創作內容

16 GP

《天秤王女的子彈》-第4彈、暗殺預告

作者:不改│2014-06-15 19:16:50│巴幣:40│人氣:443



<暗殺預告>
 
  親愛的菲爾菈.卡雷蒂斯第四王女殿下,我是一個詩人,妳的美麗有如星空璀璨般閃耀動人,令我陷入康莊大道中久久不能忘返。內心奏起黑暗凱歌,歌頌著阿撒謝爾為了愛而背叛上帝成為墮天使。我與您就像註定無法結合的羅密歐與茱麗葉,只有一方死去,才能獲得永久的和平。我親愛的菲爾菈,為了妳我願意付出生命,但請諒解我還有未完成之事,所以請妳先在黃泉的彼端等我。我發誓,我們的愛忠貞不渝,等我完成自己該做之事後,我會牽起妳的手,與妳一起漫步在最後的鎮魂曲中。
 
 
愛妳的詩人~Chu♡
 
 
  「……」「……」「……」「……」「……」
  沉默降臨在房間當中。菲爾與四位護衛隊成員對著一封應該是「暗殺預告」的書信大眼瞪小眼,看完內容後所有人都露出一副難堪的表情。大概是為了強調存在感,信紙特別選用華麗到不行的少女粉彩系。
 
  這封信與一般正常的暗殺預告有著明顯的差別,給人惡作劇意味濃重,似乎看不出寄出這封信的暗殺者有想要認真暗殺的打算。或許真的是惡作劇吧?但敢公然寄信到第四王女居住地挑釁,很明顯這種隨便的想法是不可行的。
 
  「……這封預告信還真是陽春。」
  菲爾嘆了口氣,整個人往後陷進沙發裡。她的心情似乎不怎麼明朗。
  「公主殿下,這封信很明顯就是針對明天晚上的接待宴會而來的吧。」
  「應該是吧,想要暗殺我也只能等我出門。」
  「那麼明天我看還是……」
  「不可以,明天是接待重要賓客的場合,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能缺席。」
  明天晚上有一場接待外國重要賓客的宴會。許多國家都會派代表出席,以示友好。對於卡雷蒂斯王國而言,外交也是重要一環,不可怠慢而造成其它國家的負面印象。菲爾直接否決了熊也的提議。
 
  「其實要不是大姊有事,不然我就不用出席了。」
  菲爾又繼續嘆氣。第一王女因為有機密要事,昨天就搭飛機到美國去,所以重擔自然而然落到自己身上。你問第二王女和第三王女不行嗎?答案顯而易見。懶散的第二王女絕對不可能會出席麻煩的活動,至於第三王女也同樣不用考慮,萬一受到有心人士蠱惑,隨意答應什麼糟糕的條件,那可就真的完蛋了。
 
  換言之,目前只剩第四王女這個唯一的選項。
 
  「……沒辦法了,既然無法取消,那就只好做到最完善的防護。」
  熊也的發言獲得大家的共鳴,他拿出一疊紙迅速攤開,上面記載著整座島的詳細地圖。「這條路線是到達孔雀廳的最短路線。」拿出一隻紅色簽字筆,他從東方的卡雷蒂斯山一路畫到明天的宴會會場「孔雀廳」。
 
  一旦車子駛入到市內,在哪個地方被暗算都不奇怪。
  想要做到滴水不漏的防護,最好的辦法就是不要讓對方知道暗殺目標在哪裡。只要找不到目標,暗殺就無法成立。這方法過去試過很多次,每次都得到不錯的效果。像是突然改變行車路線、延遲或提早出門時間、放出假風聲、找人替代王女,分兩條路離開,都是一些可嘗試的方法。然而,這樣僅僅是治標不治本,所以事後白介等人還是得親自解決掉殺手,減少未來的威脅。
 
  不過,對於第四王女的護衛隊而言,這些方法並不是為了保護王女——而是為了找出隱藏在黑暗中的殺手。
 
  卡雷蒂斯特製的專屬轎車堅硬到連暴力的穿甲彈都能完全擋下,所以一般的子彈幾乎拿這台車毫無辦法。除了優越的貫穿耐性以外,耐爆能力也具有相當的抗性。即使是火箭砲和榴彈射過來,車子幾乎都能在毫髮無傷下繼續前進。除非搬出一枚飛彈或直接從內部破壞,不然很難透過外側刺殺乘坐的人。所以只要王女乘坐在這輛車內,不管在城市的哪裡幾乎都可以算是絕對安全。
 
  有鑑於此,想要暗殺王女的最佳時機就是在她從車子離開後到進入「孔雀廳」的那個時段。以及——
 
  「孔雀廳位在國家公園中央,如果想要暗殺,大概只能從附近鎖定目標,無法進行長距離的狙擊。近距離開槍的可能性比較高,但是那天會安排陣容龐大的警備,大概整個占地廣大的公園都會被淨空吧,盾牌警力、鐵柵欄、警用裝甲車通通都會就位。即使對方真的異想天開想從遠處進行狙擊,但在茂密的樹叢遮掩下,也很難發現到公主殿下的確實位置,所以想從近距離暗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我們應該可以合理推測對方會在孔雀廳內部下手吧?公主殿下。」熊也鋒利的目光與菲爾略顯不悅的目光對上。
 
  ——再來的選擇就是直接在「孔雀廳」內部進行暗殺行動。
 
  「熊也。」
  菲爾翹起二郎腿,挺起胸膛繼續說道:
  「你現在的意思是我國邀請來的賓客有內奸的意思嗎?」
  「這只是合理推測,當然我也無法保證負責維持的警備的某人可能會被調換。」
  「要是這種事傳出去,國家的威信可是會受到嚴重的波及。」
  原本象徵友好的交流會變成某個國家為了暗殺王女的最佳場合,除了會引起各國猜忌以外,最嚴重會導致外交分裂。
 
  菲爾當然清楚檯面上的友好不一定真實,有時候伴隨著各種利益、陰謀,每個人和藹的笑容下當藏匿著居心叵測的意圖。這次的交流會,表面上雖說是友好,但實質上又是如何?對全世界來說,卡雷蒂斯王國所擁有的優勢就是四位王女,正因為四位王女強大的影響力,各國才積極想要親近示好,看能不能從這龐大的利益中分到一杯羹。
 
  然而,有些國家則是採取比較激烈的手段。
 
  有些國家認為卡雷蒂斯王女具有珍貴的價值,所以才策劃綁架案,企圖為己所用。而有些國家則認為卡雷蒂斯王女帶給世界巨大的傷害,因為她們過於神秘的力量顛覆了整個平衡,應當是消滅的存在。甚至有些國家將這些王女當作神蹟一般的存在,狂熱病態的思想造成一時的動亂。
 
  「即使真的有賓客圖謀不軌,也絕對不可以外揚。原因你們應該都很明白吧?」
  卡雷蒂斯王國是個弱小的國家,要是美國、俄國、中國等大國侵略,根本不堪一擊。現在之所以能夠和平生存,最大的原因就是四位王女在這些大國眼中具有非凡的價值,有他們的口頭保護承諾,才不用懼怕其他國家直接派兵侵犯。萬一在交流會上發生暗殺事件,各個國家想必會開始有所動作進行調查,背後說不定會牽扯出哪個大國指使,表面的和平共存會在那瞬間分崩離析。
 
  交流會大概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舉辦一次,至今仍沒有發生暗殺紀錄。
  每個國家都知道在這種充滿政治因素的場合上進行暗殺行動,是有多愚蠢的行為。因為一旦發生事情,大國就有藉口將這件事導向以他國的恐怖主義為前提。世界的強權可是會用各種理由來掠奪自己想要的東西——暗殺事件發生的話,美國說不定會以有某個國家圖謀不軌,出兵保護。而死對頭的俄國則會認為美國這樣做已經違反了準則,同樣會出兵進行威嚇。最壞的情況就演變成戰爭。
 
  一旦發生戰爭,世界將會受到激烈的震盪。
 
  「如果真是如此,看來是有心人士故意想要煽動……」
  除了這點,熊也大概也不清楚還有那一點可以解釋目前的狀況。
  「若只是平日的暗殺事件,那還可以用私人因素進行結尾……但萬一發生在明晚的交流會上,那用私人因素大概不會被其他國家接受吧。」
  白介接上熊也的話,表情凝重地看著苦思的菲爾,她閉起雙眼,發出「唔~」的聲音。她似乎正在思考該怎麼辦,儘管只有十四歲,但在這幾年來的磨練之下,對這類的事情算是有幾分心得和應對之道。
 
  「算了,你們自己看著辦。假如真的有內奸,那就神不知鬼不覺把他解決掉。」
  只是多數時候,菲爾的處理方式都是丟給別人。白介露出無奈的笑容。
  「交給你們了,我要繼續去忙自己的事……」
  回房間打電動吧?白介看得出來菲爾因為這份預告逼不得已要中斷正在進行中的遊戲,這心情究竟有多糟糕全表現在臉上。
 
  「對了,白介,你跟我過來,我有事要拜託你。」
  「……知道了。」看到小公主那副死氣沉沉的模樣,白介也無法多說什麼。原本想與熊也等人好好討論明天的護衛工作,只能暫時作罷。
 
 
####
 
 
  「白介,你這個豬頭!身為補師就要隨時注意隊伍的整體血量啦!」
  「呃,是,我下次會注意。」
 
  「我說白介!你到底有沒有把我的話聽進去!我不是說要隨時注意增益技能的維持時間嘛!時間一到就要馬上補上,讓增益技能常駐!」
  「是…...是的,我會努力……」
 
  「白介!你真是蠢到我快說不出話來了!哪有補師跑到前面去給怪修理的啦!」
  「抱……抱歉,我滑鼠不小心點錯位置……」
 
  「笨蛋白介!我不是叫你先不要亂點能力值嘛!全部點到STR,你是想成為暴力補師唷!」
  「因……因為突然跳出視窗,旁邊還有訊息告訴我可以點能力值……所以我不知道要點什麼,就全部點第一個了……」
 
  「夠了!白介!你乖乖當我的椅子就好!我自己來操控!」
  「哦……真抱歉……我有點不太適應……」
 
  菲爾拜託白介的事情很簡單——擔任遊戲內的補師角色。
  對於很少玩遊戲的白介來說,他連補師是什麼意思都不太了解,更不用說操控角色或點擊技能。況且菲爾邊玩邊解釋,十分隨意,很多術語在他耳中聽起來都和火星文無異。好不容易知道點哪個技能可以補血或增加隊友的傷害力,但馬上又被要求要隨時注意隊友血量和讓增益技能常駐。他大概知道紅色計量條快見底就要補血,也很盡責注意大家的血量,然而菲爾卻又要他注意增益技能的常駐,結果東看西看,頭就快昏了。菲爾說過她現在的隊伍是在越級打怪,所以必須要有增益技能輔助才能比較輕鬆的練功賺經驗值。
 
  過了一陣子,才逐漸習慣——但沒想到卻有怪物開始攻擊白介。看到自己的血量瞬間剩下一半,他慌張地想要閃開,卻沒想到一腳踏入怪物密集的地帶,轉眼間就慘遭圍毆而死亡,遊戲畫面因此變成灰色的。結果當然很明顯,被菲爾狠狠責罵一頓。之後的事情白介也不敢回想了,他最後的工作就是變成菲爾的專屬椅子,在一旁看著眼前的小公主以無法解釋的超級技巧同時操控兩個滑鼠玩遊戲。
 
  經過一段時間後白介得出一個結論:比起握槍,握起滑鼠更加困難。
 
  「呼……好麻……」
  過了看似短暫其實意外漫長的兩小時,白介像隻懶洋洋的貓癱在椅子上,大腿的麻痺感衝擊全身,即使想移動半毫米也做不到。他只能一邊看著菲爾特製的小熊電腦桌布,數著上方到底有幾隻小熊,一邊等待自己的主人回來。
 
  菲爾因為突如其來的一通電話,強制結束遊戲匆匆離開。
  從她嚴肅的表情大概可以得知那通電話裡的內容不是什麼好事,外加這幾天連續發生兩起令人費解的事件,或許正如丹所說一樣,似乎有什麼壞事正在醞釀當中。
 
  五分鐘後——
 
  「白介。」
  清澈的聲音從門口傳來,苦著一張臉的菲爾快步走了進來。
  「菲爾?這麼快?咦?」
  二話不說,一屁股坐上白介的腿上。惱人的痛麻感再次傳來,白介差點流出淚。
  即使白介低聲拜託菲爾離開,但她就像鐵了心一樣,聞風不動。身上散發出的駭人氣息教人驚恐,與方才努力打遊戲的她相差十萬八千里。
 
  「五天前的街道槍戰事件。」
  菲爾悄悄分離相黏的唇瓣,無預警下吐出了這句話。
  「我們駐守在港口的關卡檢查人員,就在剛剛被發現陳屍在廢棄漁船的倉庫裡,死亡時間預測有五天。」
  白介倒吸了一口氣。槍戰發生在五天前,檢查人員死亡時間剛好也是五天前,這兩者上的關聯不能用巧合來帶過,根本有絕對性關係。
 
  「那天,似乎有人冒充了檢查人員,事發之後音訊全無。這幾天我一直在尋找他們的下落,結果沒想到他們一開始就……」說到這裡,菲爾皺起眉頭,抵著額頭重重嘆息一聲,空氣都因此變得沉重。
 
  「最近到底是怎樣,三姊那起爆炸事件尚未查明,現在又多了一封滑稽的暗殺預告。而且明天還是一個不可以出差錯的日子……」
  「菲爾,妳太過緊張了,放輕鬆點吧。」
  白介伸出手,指尖壓在菲爾的肩膀,試圖放鬆她過於緊繃的身體和精神。
  菲爾平常在別人眼中或許只是個遊手好閒的宅王女,但她內心沉澱的事情卻遠遠超乎眾人想像。「王女的責任」這項重擔就像一顆危險的未爆彈,十分棘手。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白介除了按摩肩膀以外,還有頭部、後頸、背部上緣、手臂,任何他可以觸碰的地方都會想盡辦法。菲爾的身體有女孩子特有的柔軟,觸摸起來就像海綿一樣軟嫩。這四年來,每當菲爾陷入精神壓力過於緊張的狀態時,白介就會像現在一樣,變成一個專業的按摩師傅。
 
  起初,白介的按摩功夫糟糕透頂,經常會被暴怒的菲爾狂咬,紓解壓力的方式從放鬆自己變成發洩自己,那時候的他可是有苦說不出。為了避免再次發生咬人事情,他買了一些按摩教學的書,過了好幾個月他的技巧才有顯著的進步,菲爾也不再咬他,放鬆享受筋骨衝擊腦袋的舒爽感。
 
  指針滴答滴答地移動,不知不覺間菲爾的重量完全壓在白介的胸口上,傳出規律的可愛鼾聲。晚上九點半,對於喜歡熬夜的菲爾而言,這算是相當不尋常的休息時間。白介靠著意志力驅動發麻的雙腳,抱起菲爾站起來。他先是站了好一陣子,才一拐一拐地前進,將菲爾輕輕放在繡有高級金絲的床上,最後緩緩拉上印有可愛動物圖案的棉被。
 
 
####
 
 
  「白介,事情忙完了吧?」
  白介一回到房間,就發現熊也坐在地上拆解槍械保養。
  「是的,隊長。公主殿下已經入睡了。」
  「……真是麻煩你了,公主殿下從小就是這樣,總是喜歡拉一個人陪伴。」
  「不會,我身為公主殿下的護衛之一,這點小事不算什麼。」
  熊也從菲爾還是襁褓時就一直擔任她的護衛。時光匆匆過了十四年,他現在白髮滄桑,運動能力也隨著年齡下降。早期的他可以同時抓起兩把機槍,現在都必須兩手才能扛起來,真是歲月不饒人。
 
  「要一個十幾歲的小孩來履行王族的責任,這重擔實在太過沉重苛求,我比較希望公主殿下可以好好過著這個年齡的孩子該有的生活。不過公主殿下從小就是懂事的孩子,看到有人在眼前身亡,她都會緊抓著手中的布偶,一聲不吭。比起一些看到槍就嚇得屁滾尿流的成年人,所展現的成熟風度就連我這個當了幾十年職業軍人的老人都感到訝異。但是……我知道,她每次都會躲在房間偷偷哭泣。身為護衛的我不能做出越矩之事,所以能做到地就只有全力保護好這嬌弱的孩子。」
  熊也侃侃而談,彷彿在回憶可愛的孫子一樣,臉上盡是慈祥的微笑。白介坐在床上靜靜聆聽著,不發一語。
 
  「公主殿下一開始很排斥我這種整天拿著槍械揮舞的人,每次看到我都會躲到女僕身後。說實話,那時候還真有點受傷。」
  熊也哈哈笑了幾聲,便將目光從手中的槍套轉移到白介身上,繼續說:
  「所以對於白介你這個臭小子,我可是有點羨慕吶。」
  「呃,羨慕?」
  「究竟是用什麼花招才讓我們可愛的小公主對你百依百順的?」
  「這……不太清楚耶。」
  浮現尷尬笑容的白介搔著臉頰,他真的不知道原因為何,自然而然就這樣了。
 
  「嘖,原來你這臭小子還真的沒發現啊。」
  熊也呸了一聲,繼續保養手中的零件。槍是一種細密的東西,平常要是不好好保養愛護,它隨時都有可能在關鍵時刻背叛你的期待。就和女朋友一樣。
 
  「不提這個了,明天的事情我們已經大致商量完成。」
  保養似乎告了一段落,熊也將所有零件擺放好,看看有沒有缺漏的地方。
  「由於這次人手不足,我剛才有詢問第三王女,她願意租借護衛給我們。所以明天晚上你的任務就是和那個護衛隨時待在公主殿下身旁。」
  「我知道了。」
  「不管發生什麼事,絕對都要優先以公主殿下的安全為考量,不要因為腦衝給我誤了大事,小心我在你的鼻孔裡面塞子彈。」
  白介乾笑幾聲,這種事他就無法保證。有時候心血來潮,就會有強烈的慾望驅使著自己,不做不行、不做不行——腦袋一直迴盪著清晰透徹的回音。
 
  「對了,白介……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突然間,熊也的眼中亮起鋒利的顏色,刺在白介的身體上。
  「你有聽過……《原罪部隊》嗎?」
  「……沒有。」
  白介努力遏止自己身體上所有會表現出驚訝的部位,盡量佯裝出第一次聽到的無知神情。然而,不清楚熊也有沒有注意到自己的不自然之處,「是嗎?」他便收拾了東西離開房間。
 
  等到腳步聲漸行漸遠,白介像是虛脫一樣癱倒在床上。
  《原罪部隊》——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裡聽到這個再熟悉不過的稱號,況且還是出自熊也口中。這個部隊早在好幾年前就被消滅了,理應埋沒在歷史的塵埃當中,這時候提起究竟代表著什麼意義?算了,不管如何這種事情都無關緊要。因為白介現在並不是《原罪部隊》的一員,而是——
 
  第四王女菲爾菈.卡雷蒂斯的護衛隊成員。
 
 
####
 
 
  平常任由微風吹拂的金色長髮包了起來,綁成像是花苞一樣的造型,有些許的髮絲輕輕壓在鎖骨到肩頭的附近,變成頗有女人味的美麗髮型。女僕將仿製的銀色王冠輕輕固定在頭頂上。
 
  拿起蜜桃色的口紅,依循著小巧的嘴唇慢慢塗滿。接著拿起粉底的刷子,為白皙的臉蛋增添幾分亮澤。然後再用眉筆,巧妙勾勒出立體的眉毛。不需要太多裝飾,也不需要濃妝豔抹,光是簡單的幾個小步驟就足以襯托出她驚人的美貌。
 
  等到化妝工作告了一段落,她從椅子上起來,盯著鏡中的自己。
  寬大的裙襬順著重力晃動敞開,上方鑲有一顆顆頂級的小鑽石,以及刻劃交錯複雜的花形幾何紋路。在以藍黑色為基底下,禮服彷彿璀璨奪人的星空背景,綻放出令人心醉的夢幻光芒。上半部僅僅包覆住胸口,強調出姣好的鎖骨和肩頸線條。兩隻手上套著印有高貴刺繡的長手套,一路延伸到手肘下方幾公分處,與上緣的白嫩手臂呈現強烈的對比。或許是有點不習慣,她動了動手指。
 
  「公主殿下,您覺得如何?」
  「還可以,比上次那緊得要死的爛衣服好多了。」
菲爾不帶感情地回答。她對打扮這種事不在行,只要求穿起來不會難受即可。
 
  同一時間——
 
  待在房間的白介,整理好自己的西裝儀容,稍微用梳子梳理一下亂翹的頭髮。
 
  「……」
  但才梳沒幾下,上方赫然出現幾根髮絲。沉默的白介決定用水和手來整理。
  白介拿起放置在桌上的今天才送過來的兩把特製貝瑞塔M9型手槍,握把上雕有現代美的刻花圖紋和那位工匠的獨特記號。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和許久未聽過的《原罪部隊》名號令他心中起伏不定,所以他昨天晚上打給認識的工匠,訂製了兩把特別需求的手槍。直到三十分鐘前才送到。
 
  確認兩個彈匣內十五發子彈全數填滿後,白介預先將第一顆子彈上膛,以防不時之需,最後置入懷中的槍套當中。接下來,白介將手伸向同樣放在一旁的兩個造型特殊的黑色手套,手背上嵌有暗沉的銀色長型金屬,拋光的表面反射燈光,向前的部分開了兩個小洞。由於是露指手套,所以戴起來沒有想像中悶熱,但在重量上卻與平常的普通手套相差不少。原因顯而易見,就是那塊金屬。
 
  這兩把手槍就是為了配合這個手套而特製的。
 
  「該走了。」
  集合時間剩下十分鐘左右,白介拿起小耳機掛上,與在走廊上打掃的女僕打聲招呼後,便頭也不會朝著大廳前進。
 
  白介一腳踏入大廳,全副武裝的熊也、丹和戈爾正屏息以待站在隊伍最後面。
  這次果然又是他最後一名,但由於沒有遲到,也就不需要遭受恐怖的正義制裁了。與白介的任務不同,剩下的三人會在孔雀廳內暗處待命監視,並沒有要參加宴會的打算。所以他們不像白介一樣穿著一身正式,而是力求防護與攻擊雙全的沉重裝備。
 
  「恭迎卡雷蒂斯王國第四王女,菲爾菈.卡雷蒂斯。」
  號角的聲音與王女的身影同時顯現,菲爾今天的裝扮與平常大不同,脫俗高貴的氣質讓她看起來就像從童話故事中走出來的人物一樣,與現實毫無接軌。菲爾晃了晃腦袋,睜開半瞇的雙眼,堅強的意志力從瞳孔中流出。
 
  「我們走吧。」
  白介、熊也、丹和戈爾四個人緊隨在後菲爾之後,一起踏出了大門。
 
 

暗殺預告.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7664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4 篇留言

威爾
頭香@@[e25]

06-15 19:18

不改
速度還真快[e29]06-15 19:44
Link《零與流星》
今天要來點便.當嗎?

06-15 19:23

不改
什麼便當[e28]06-15 19:45
Caritzoc
感覺要進入故事的高潮點了~~

06-15 19:30

不改
算是進入這起事件的第一個關鍵點[e25]06-15 19:45
Link《零與流星》
便當 死亡FLAG (那句話有兩個亂入 三個意思 ) 中文真好玩阿

06-15 19:47

不改
應該說被玩壞了[e39]06-15 20:30
桔梗麻雀™
主角開外掛時間

06-15 20:03

不改
不要偷偷讀我的想法(誤06-15 20:30
一出生就單推西條和
主角有頭髮了喔(重點誤

06-15 20:42

不改
一直都有,只是比較稀疏!06-15 20:55
マジやばくね的大佐
原罪?死囚樂園!(大誤) 下回主角就會開外掛了呢 期待~~

06-15 21:45

不改
雖然我現在還不確定要直接上演槍戰還是先稍微演一下前戲XD06-15 22:21
道格
耶!期待

06-15 23:26

不改
謝謝[e29]06-16 00:03
御雷天響
辛苦了~看到大大居然採納了我的意見時我真是不勝慌恐……希望有幫到你!!有問題也可以稍微問問在下沒關系!我會盡我所能回答!((話說是和露指手套搭配的話……該不會大大你要……

06-15 23:36

不改
貝瑞塔系列我有去查一下,還有一個比較新的90two,但看下來好像只是優化和改外型而已?雖然不知道你看到露指手套想到什麼,但你願意說出來我倒是想聽聽看XD06-16 00:07
月詠紫苑
繼蘿莉子彈幼女大滅絕

不改有沒有考慮殺了下篇可能出現的幼女路人(舞會總會有些富二代大小姐 就發吧

06-15 23:43

不改
可惡,就這麼喜歡便當嘛[e39]06-16 00:08
御雷天響
那位大叔臂力真驚人!年輕時居然能拿兩把機槍!不過大大記得考慮後座力問題唷,畢竟機槍後座力頗大的,要一手操作很難。菲爾公主也和空白一樣會雙手操控滑鼠哦!那她會不會用雙腳?

06-15 23:47

不改
嗯,我知道,之前有提過這部大概會取六分現實,四分則是為了增加精采度需要誇張一點XD......菲爾還沒那麼強,不過我覺得應該是白太誇張了[e28]06-16 00:09
一出生就單推西條和
樓上 空是雙手雙腳並用4隻腳色 比白猛=

06-16 02:18

不改
空那根本......不過要說猛,神大人也很猛XD06-16 18:13
御雷天響
貝瑞塔90two的話,是M92的後繼型,其平滑的外關服何人體工學且能幫助快速抽槍。他的精準度有提升,重量也輕,是挺適合女生用的手槍,大大不介意的話也能讓它登場,我很推薦。

06-16 12:19

不改
快速抽槍......這方面還不錯,感謝[e24]06-16 18:17
御雷天響
而至於說我想到什麼……大大該不會在手套裡藏有磁石或鋼索一類能回收手槍的東西吧……

06-16 12:21

不改
我目前腦袋有兩種想法,一種真的是鋼索,另一種則是比較誇張點[e28]06-16 18:1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s86110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短心得】被戒指套住的後... 後一篇:【問卷】輕小說地雷問卷調...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iki00520大家
新書《德魯伊的紋印》,歡迎大家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4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