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七十億分之一

作者:NA-23│2014-06-14 19:13:24│巴幣:30│人氣:590


七十億分之一
1.
 
無視老師喋喋不休的講課,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死寂。
 
宣告解脫的鐘聲流瀉而出,困於水泥牢籠中的我才得以獲得暫時性的解脫,而在明日又得回歸牢籠,日復一日。
 
無趣的教條,一成不變的規則,聽命行事的教師與被迫承擔這一切的學生。
 
學校真的是一個連一秒鐘都不想多待的地方。
 
草草的收拾完書包,準備離去時,有一隻手搭上了我的肩。
 
「夏子玄,你等等放學後要去哪裡嗎?」雀躍的語氣。
 
「沒有。」我幾乎是反射性的回答對方的疑問。
 
「那要跟我們去吃飯嗎?」但是他還是不死心的追問著。
 
「不用了。再見。」我朝他翻了一個大白眼。
 
 
這個世界上充斥了許多無趣的人,比方說剛才跟我搭話的林皓昇就是一個非常典型的例子。
 
遵守著所謂的規則,在課業與人際中忙碌的打轉。他算是一個很用功的人,智商以一般人的標準而言算是中等以上,所以在課業上有所表現也是理所當然的一件事情。最讓人厭惡的是他老是擺出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別人看來光鮮亮麗的他,在我眼中卻彷彿是一尊被威權體制操縱的傀儡。
 
我打從心底厭惡這種人。
 
偏偏像是林皓昇一般無趣的人卻多到無以細數,我的身邊就有一大群無趣的人們,而我被迫每天都得見到他們的各種醜態。無趣的上學,下課,然後放學。無趣的堅持著些什麼,卻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堅持著些什麼。全然沒有意義的人生。
 
正因為如此,我死都不想和他們一樣。
 
 
目前我正在接受九年國民教育的最後一年,算是準考生。
本來應該是如此的,但是我並不打算升學,所以準考生這個頭銜對我而言實在是可有可無。
 
好不容易可以脫離體制,為什麼還要強迫自己身陷其中呢?
 
這群無趣的人,要無趣也該有個限度吧。
 
在一個總共四十四人的班級中,除了我以外,還有一個特別的存在。
 
朱語彤和我一樣,也不打算升學。
 
 
還記得當時,因為不打算升學的事曝光後,有一陣子被老師叫去約談了好多次。
 
面對那些半鼓勵半威脅的言語,我始終選擇保持沉默,所以多次進出輔導室的結果以沒有結果做收。
 
最後一次的約談完畢後,漫步在輔導室外走廊,便撞見在外邊徘徊的朱語彤。
 
「聽說你不想升學?」她先開口問。
對什麼事情都不感興趣的人少見的開口了,雖然還是一副沒有起伏的臉。
 
「那又如何?」我不耐煩的瞅了她一眼。
 
 
這個問題最近真的是被問到太多遍了,現在好不容易結束這個話題卻又掉一樣的問題,讓我感到莫名的煩躁。
 
「其實我也不想升學。」
她直視著我,一字一字地說出這句話。
 
 
 
當下我並沒有問她為什麼。
 
自己和世界始終隔著一層薄膜,無論我在什麼地方都無法融入其中。始終和他人有一種格格不入的感覺。我有一種一旦和朱語彤說明原因的話,這層薄膜就會破裂的預感。我一直努力維持建構出的世界就會和現實世界有所接觸。
 
所以為了不打破這個平衡,我不問理由。
 
但我深信,她是特別的。至少和班上的人截然不同。
 
朱語彤客觀來看是個美麗的女孩子,就我主觀來看也是。
只是一般人迷戀的是她的外觀,而我迷戀的是她的特別。
 
她和一般的女孩子不太一樣,並不會熱衷於團體間的友情遊戲。她總是一個人,靜靜的在座位上看書或是睡覺。
 
雖然平常和她沒什麼交集,但是我相信,如果是她的話,一定能夠理解我的。
 
我期待她能夠理解我。
 
我期待她能夠喜歡我。
 
因為,我喜歡她。
 
可能是因為她的外表,她的個性,她的處世態度,她的特別,也或許全部都是。
 
 
所以我決定跟她告白。
 
 
有次上完體育課,看見朱語彤獨自前往洗手台,我便抓準時機跟了過去。
 
「天氣變得好熱。」我不著邊際地說出這句話。但是鮮少和別人說話的我,此時的表情應該彆扭的可笑吧。
 
「是啊。」她一邊用手帕擦汗,一邊用狐疑的眼光打量著我。
 
我並不是一個喜歡拐彎抹角的人,我想她應該也是。
 
所以,還是直說吧。
 
 
「我喜歡你。要和我交往嗎?」非常直白的一句話,或者說是宣言比較恰當。
 
「…憑什麼?」她冷冷的回應。
 
「我一定會對你很好的。」雖然我完全不懂實際交往是怎麼回事。
 
 
在我說完這句話的同時,朱語彤少見的露出了笑容。
 
 
一個難以形容的笑容。
 
 
「我說啊…」她緩緩地開口。
 
我全身的神經因為她的聲音感到緊繃。
 
「我並不在乎你對我好不好,我只在乎我喜不喜歡。況且,我並不喜歡你。」
 
 
然後,她轉身。
 
頭也不回的走了。
 
 
我並不在乎你對我好不好,我只在乎我喜不喜歡。
 
這句話,幾乎是反射性地說出口,讓人有一種其實她已經在腦中反覆多次的錯覺。或許,真是如此也說不定。
 
一直以來,我的薄膜,與世界的區隔,破裂了。
 
在被她拒絕的一瞬間,我和朱語彤的那些其她愛慕者一般,毫無差別。
 
我與那些,沉淪於多數的無趣的人們一般,已經毫無區別。
 
 
真可笑,我成為了自己最討厭的,無趣的人。
 
 
依稀記得,去年看到的一則新聞:地球上的人口堂堂邁入七十億。
 
我極力的,不想成為多數人的那一方,極力的反抗體制,但是我終究脫離不了那七十億分之一,我依舊和多數人一樣,屬於著多數人的那一方。
 
令我感到心寒的,不是失戀這件事,而是體認到無論怎麼做,卻都無從改變的悲哀。
 
既然身陷其中就無法改變這一切,那就脫離吧。
 
 
在夕陽的餘暉中,我緩緩的步上學校頂樓,俯瞰著這不堪入目的世界。
 
 
然後,躍下。
 
 
 
2.
 
夏子玄死了。
 
他的課桌椅完整的保持原樣,稀稀落落的花束突兀的擺在桌上。
 
導師花了一整個早上的時間,述說著夏子玄是一個怎麼樣的人,過去同學們與夏子玄又如何如何等等的陳腔濫調,彷彿這麼做就可以讓自己看起來比較悲傷。
 
在副老花眼鏡後的眼睛,連一點閃爍著淚光的跡象都沒有。我能夠感受到的只有說著冗長詞彙的疲憊,還有口乾舌燥的氛圍瀰漫在老師周圍。
 
有些人的死會讓人感到悲傷且遺憾,但是有些人的死只會讓人感到遺憾卻不會感到悲傷。
 
顯然,夏子玄是屬於後者。
 
 
沒有人喜歡夏子玄,因為他和其他人不太一樣。基本上他和班上同學沒有任何共同話題,雖然就這點而言我也是一樣的,但是在大部分的時候,我選擇合群,而他卻極其所能地脫離大眾,彷彿自己是個舉世獨立的革命家。
 
坐在位子上,稍微將視線離開手中的書本,環視周遭一圈。
 
果不其然,根本沒幾個人感到悲傷。
 
看書的看書,滑手機的滑手機,甚至有人和無忌憚的直接雙手一攤,整個人直接趴在桌上睡覺。
 
大家各做各的事,完美的無視老師那可有可無的哀悼文。
 
 
唯一反應另類的,是一臉愁容的林皓昇。
 
眉頭深鎖,呼吸彷彿隨者老師的聲調起伏,雙手環胸撐在桌上,緊咬下唇。
 
不愧是現今體制下的完美工藝品,連悲傷的樣子都展現的如此逼真。
 
和死去的夏子玄相比,大家對還活著的林皓昇還比較感興趣。
 
林皓昇個性圓融,長相斯文,功課好,體育好,擅長和同儕打成一片,好成績和好表現博得長輩們的喜愛。
 
 
這種人真是噁心透頂。
 
為了完美的應付每件事情的各個表面,用各種不同的偽裝來矯飾自己。
 
 
我不曾看見林皓昇的真實,相較之下夏子玄單純多了。
 
 
記得有一次放學,林皓昇罕見地和夏子玄搭話。
 
沒有人喜歡夏子玄,我想林皓昇也是。但是為了人際,可能是為了增加其他人對自身的評價,他還是去和夏子玄搭話了。
 
當時,我清楚的看見,夏子玄的臉上閃過一絲厭惡之情。
 
 
不久前,學校對國三生展開志願調查。
 
雖然我並不是特別喜歡讀書,但成績始終維持中上。所以在志願調查表中我隨興的填了三個符合自身能力的志願,唯一換得的只有師長們滿意的笑容。
 
還記得老師當時還特地跑來跟我說:「真不愧是本班的才女啊,朱語彤。今
後好好努力一定可以考上你理想中的志願的!」一副了解我的口吻。說完後還自以為是地拍了拍我的頭。
 
別人的評價對我而言毫無價值,所以我無法理解汲汲於名利的人們腦袋裡究竟裝了些什麼。
 
不過,即使很多事物是如此的無趣,如此的無意義,我還是得做出最低限度的配合。
 
 
理由很簡單,因為我怕麻煩。
 
所以就這點而言,我很佩服在志願表上灑脫的寫下「我不升學」四個大字的夏子玄。
此舉換得的是師長們無數次的約談與關切,想到必須重複忍受精神上的洗腦,我就感到厭煩。
 
 
有一次經過輔導室,恰巧撞見剛從裡面走出來的夏子玄。
 
「聽說你不想升學?」我問了他。
 
不過這句話與其說是疑問句,島不如說是肯定句。畢竟我已經清楚的知道結果為何,但還是想親自確認。
 
「那又如何?」
 
大概是因為被問過很多次了吧,回答得很不耐煩。
 
「其實我也不想升學。」我直視著他,一字一句地說道。
 
他露出了驚訝的神情,只有一瞬間。
之後他就像平常一樣,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默默地離去。
 
 
我不想升學是實話,但是我還是會繼續升學。
主要是因為不升學會面臨更多的麻煩,我討厭麻煩的事情。
 
不過到最後,我並沒有跟他做這些多餘的解釋。
 
 
 
夏子玄在他死亡不久前的體育課和我告白了。
 
 
還記得當時我正要去洗手檯整理儀容時,夏子玄跟了過來。
 
「天氣好熱。」沒來由地說了這句話。
 
「是啊。」
 
我一臉狐疑地望著他,好奇他接下來想做什麼。
 
 
「我喜歡你,要和我交往嗎?」
 
「…憑什麼?」
 
「我一定會對你很好的。」
 
聽到這句話後,我笑了。
 
 
對於他究竟喜歡我的哪一點,我一點也不想知道,也沒有興趣知道,更沒有知道的必要。
 
我笑,是因為沒想到像他這種極端的自我本位者,居然會說出為了他人的話。
 
我一定會對你很好的。
 
從他的口中說出來,就像是一齣鬧劇,讓人不笑也難。
 
 
「我說啊…」我拚命的掩飾笑意。
 
「我並不在乎你對我好不好,我只在乎自己喜不喜歡。況且,我並不喜歡你。」
 
 
我對自己以外的事物一點興趣也沒有,所以我果斷地回絕他。
 
 
然後過了幾個小時,他就死了。
 
聽說是跳樓自殺。
 
至於自殺的原因,可能和我有關,也可能和我一點關係也沒有。
 
 
總覺得要深入的思索夏子玄的死因是一件麻煩的事。
 
所以,還是算了吧。
 
 
 
 
反正,這不關我的事。
 
 
3.
 
對於夏子玄的死,我一點都不感到意外。
 
他的個性陰沉孤僻,整天擺著一副臭臉,對各種事物都興趣缺缺。
 
活著時彷彿是一具會動的屍體,徒然的吃和睡,這種人死了也好,至少不會再浪費地球資源,實在是可喜可賀。
 
 
放眼望去,一片祥和的氣息。即使就在昨天本班少了一名學生,但是整體的氣場並沒有因為他的死亡而有所改變。也可能是因為對其他人而言,只是個可有可無的存在吧。
 
現在名義上是夏子玄的追悼會,實際上卻是索然無味的自習時間。
 
大家各做各的,頭也不抬的坐著自己手邊的事。只有朱語彤放下手邊的書,微微的抬起頭來望了一眼,又繼續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導師在臺前滔滔不絕的回憶夏子玄生前的種種,乍看之下頗像那麼一回事的,仔細聆聽內容,卻空洞的讓人想吐。
 
 
不過,我還是應景的露出一副悲傷的神情。
配合著空虛乏味的言談做出適切的反應,這是我擅長的。
 
當下,彷彿看見老師滿意的微笑。
 
 
要不是那該死的九年國民義務教育,我才不會勉強自己和這群敗類處在同一個蠢地方。
 
應付課業對我而言易如反掌,看著那些苦於讀書,勉力向上才不至於被社會淘汰的人,著實的為他們感到可悲。
 
垃圾就該有垃圾的樣子,在一灘爛泥中打滾掙扎並不好看。還不如夏子玄,悶著頭跳下去就解決了所有的煩惱,這樣總比苟延殘喘乾脆的多。
 
 
這個社會上腐敗的人太多了,偏偏地球上總共七十億的人口中,有絕大多數的人屬於如此。
 
光是和班上的人處在同一個空間,連呼吸都感到噁心。
 
我用功讀書,就是為了脫離這個鬼地方。要再和這群人共處三年,絕對是一種痛苦。
 
 
我並沒有特別的厭惡誰,而是我對誰都是如此。
 
 
進入好的高中,好的大學,接觸到的就會是爛人中比較不爛的一群,這樣呼吸到的空氣就會比現在好一點了吧。
 
 
即便我是如此的厭惡著這一切,還是得應付著麻煩的人際關係。
 
人是一種可悲的動物,是一種可悲到只有一個人就無法生存下去的動物。
 
 
所以,我是為了生存才不得不和這些低賤的存在打好關係的。
 
對於要如何應對這群人,什麼時候該有什麼反應,我再清楚不過的。
 
平常待人禮貌一點,請謝謝對不起這些無謂的詞常掛嘴邊,偶爾對他們施點小惠,指導他們課業之類的東西,他們就會感激得不得了。
 
崇拜啊,喜歡啊,這種累贅的詞莫名其妙地在身邊出現,而我也不負眾望的善加利用他人的情感來達成自己的目的,結果就是贏得同儕與師長的喜愛。
 
我處心積慮地營造自己的資優生形象,大部分的人也認同著這樣的我。
 
 
除了朱語彤。
 
她和一般的女生不太一樣。
 
她似乎和班上的女生合不來,從來沒見過她和其他人有所交集。她不屬於任何的小團體,也不屬於任何人。
 
她總是一個人靜靜的在座位上看書,不苟言笑,似乎對自己和書以外的事物毫無興趣,事實可能也正是如此。
 
她和這個世界毫不相干,一種無以名狀的氣質將她與這個世界區隔開來。這一點和夏子玄如出一轍。
 
在班上的女生中,我對朱語彤異常的感興趣。
 
她長相清秀,沉默寡言,成績也是女生中最好的。
 
我曾經有幾次嘗試性的想和她攀談,卻都被她華麗的無視掉了。
 
我認為自己是一個善於交際的人,大部分的人與我相處後都被我耍弄的服服貼貼的,只有朱語彤對我絲毫不理不睬。
 
 
這樣與世隔絕的她,卻和夏子玄有所交集。
 
在夏子玄跳樓那一天的體育課,我看見朱語彤和夏子玄在洗手檯邊,不知道說了些什麼,幾個小時候夏子玄就跳樓身亡了。
 
 
夏子玄的死和朱語彤勢必有密切的關係。
 
 
放學後,我叫住朱語彤。
 
她依舊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繼續頭也不抬的收拾著書包。
 
因此我說
 
「夏子玄的死和你有很大的關係,方便和我談談嗎?」
 
她只望了我一眼,聳了聳肩,似乎是同意了。
 
 
頂樓依舊圍著封條,現場維持著夏子玄跳樓的原狀。
 
我和朱語彤滿不在乎的跨越那些封鎖線,靠著那矮小的圍欄說話。
 
 
「我看見夏子玄在死前和你有所交談。」我故作輕鬆的起頭。
 
「喔。」朱語彤挑了挑眉,稍微被挑起興趣似的。
 
「所以你知道夏子玄為什麼會自殺嗎?」
 
我彷彿看見朱語彤眼中的熱度,在一瞬間冷卻了下來。
 
「…你把我叫到頂樓就是為了跟我說這種無聊事情?」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她的臉上漸漸地出現了表情。
 
一種鄙視著什麼的表情。
 
我一時語塞,不可置信地望著她。
 
她只望了我一眼,便轉身離去。
 
 
…這算什麼?
 
我拉下臉來問她事情,居然用這種態度來面對我?
 
她居然敢無視這樣至高無上的我。
 
不論成績或是人際,我絕對比她優異許多。
 
像她這樣的低等人種居然敢無視我,一定要給她一點教訓。
 
像我這麼聰明的人,殺人什麼的根本是小菜一疊。
 
雖然得弄髒自己的手,但是朱語彤,你應該感到慶幸。
 
你是第一個讓我想這麼做的女人,也是第一個讓我覺得值得這麼做的女人。
 
給我好好看著吧。
 
 
 
我一定會不留痕跡的,把你給殺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7529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6 篇留言

VInnie
NA評圖結束了? OAO?

06-14 19:19

NA-23
從兩點評到現在囧
不過我在比較前面所以結束了 現在在等其他人結束
然後剛好有帶筆電就剛好來耍廢w06-14 19:21
VInnie
好久噢..=口=
其實我很好奇評圖在做什麼欸wwww
我們高中沒有聽過這種說法XD

06-14 19:23

NA-23
就上台發表創作理念之類的
總共9個老師坐一排聽你講 超可怕的
而且們還會不定時的嗆你= =06-14 19:26
VInnie
原來...
跟我們專題發表好像
但是我們是一整組人上去
科上11位老師當評審 (不好就嗆WWW)
還有科上高1.2.3的學生都在

06-14 19:30

NA-23
我們是一人一人
沒有隊友的神carry...06-14 19:38
黎明卿
原來你們還要評圖哦~感覺好麻煩唷!
發表創作理念要講些甚麼呀 不會辭窮嗎

06-14 21:09

NA-23
不一定會詞窮耶
不過我覺得這次講得蠻爛的(炸06-14 23:33
VInnie
我是負責發表的那個人阿
台下超多人 超可怕的wwwwwww
但是台下好多學妹 要裝的不要緊張xD

06-14 23:44

開坑女王悲劇魅影於風
這個待續.......卡的真有伏筆

07-02 17:0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nate05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後記】關於七十億分之一... 後一篇:少年A(1、2)...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WTDragon星爆
你以為你可以在這裡噓到我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