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4 GP

[達人專欄] 【五章連載】《水晶王者》 第一章──美麗與哀愁

作者:湛藍琴海│2014-06-06 22:53:38│巴幣:56│人氣:1059

                             
                                                               第一章──美麗與哀愁



         光燦和煦的日暉,遍灑城郭,於縱橫交錯的街道上,鋪蓋一張纖細緻密的光網,並迅速延伸──通至一座晶瑩剔透,煥發寶藍色的圓頂水晶宮,其左右立有尖錐城樓,均勻對稱、氣派宏偉,但並無精緻雕飾,無特別富麗堂皇、美輪美奐,而呈現素淨樸實、清麗澄明的風格。

        但在日暉映照下,寶藍色的水晶宮殿,顯得更為明亮瑩透,熠然閃爍,而透射絢爛奪目、燦麗明耀的光輝。

        而環繞宮門外的花園,山水仙遍地盛開。

        此際,一名擁有茶褐色長髮的小女孩,她身著鑲有紫藤色花朵的青色連身洋裝,蹲踞身軀,凝神欣賞山水仙。她腦後盤繞一撮圓髻,但她的髮絲下放及背脊中央。她的眼瞳亦為茶褐色,在日光灑照下,透映燦亮閃爍的光輝,且在她的秋波深處,映現正向自信、機靈聰敏的氣質。

      「伊萊莎,妳在哪裡?」

       一陣柔軟稚嫩的呼喚傳來,聲氣溫和敦厚,但也摻雜困惑不安。

      「在這裡,哥哥,我在看山水仙。」名為「伊萊莎」的小女孩答腔,此際一名擁有淺栗色頭髮,身著靛藍色套裝,領口鑲嵌稜形水晶,並繫有黑色腰帶的男孩向她前來。

      「原來妳在這裡。山水仙?這裡什麼時候種滿山水仙了?」男孩提高聲調。

      「很久以前就開始種了。園丁會隨著季節就會種新的花。這代表哥哥真的很久沒出來了。」伊萊莎淡然回道,她回首持續凝視山水仙,並保持蹲踞的姿勢,向前挪移。

      「那個,那是因為……我真的……比較喜歡待在宮廷裡。可是,我出來後發現,我們的水晶宮,真的是好漂亮、好美麗。」

        他轉首望向寶藍色的水晶宮殿──寶藍色的宮殿,與其深邃奧藍、清澈澄靜的目瞳,相互輝映,愈形光澤。他那蕩樣的蔚藍眼波中,使水晶宮恍然矗立於深海之中。

      「對啊,真的很美麗。哥哥只要常出來,就會發現很多美麗的建築物和花草。而且,我真的很喜歡研究花,所以我常出來,一看就是會看很久。平時我就會去研究花語。不過,我還不知道山水仙的花語是什麼……」伊萊莎茶褐色的瞳眸,頓時閃耀:

      「對了,要不要再玩『唱謎語』?但這次的題目是「花語」喔。哥哥知道一些花語不是嗎?我有教過。」

      「呃,也是一樣唱完謎語後,只要答對,就要丟『魔幻藍寶石』,並且接住,對吧?」

      「沒錯,那這次讓哥哥先出題。」

      「我?可是最近有好多次都是我先開始了……」

      「沒關係,禮讓哥哥是應該的。」伊萊莎搖頭,雖及時反應,但語調沉著平穩依舊。

      「那個,這樣不行,我會不好意思的。最近都是我先,這樣不公平,應該要先讓妹妹才對。而且『魔幻藍寶石』在伊萊莎那裡吧。」口吻一直優柔膽怯的男孩,此際終於漸轉堅定。

      「好吧~我先開始,先從最簡單的來。」伊萊莎俏皮一笑,旋即不假思索詠唱:


                                     謎語啊謎語      讓我們來聽花語      猜花種!

                                      她像是不斷飛舞的蝴蝶      如此興奮愉悅   

                                      但最後累了   倦了   而停在花蕊中休息了

                                       但是她的情意         已經成功傳遞

                                                           幸福就即將飛來!


      「我想……是Moth Orchid (蝴蝶蘭)!對吧?」

      「Bingo!」伊萊莎嘴角上揚──那是一絲純真童稚的微笑,且帶俏皮。她迅即從口袋掏出晶亮瑩剔的藍寶石,將其握住,隨即向男孩擲去──

      「呃,啊!」男孩怔然片晌,踉蹌數步,便將藍寶石接住了。

      「伊萊莎,為什麼要投直球?」藍瞳男孩困惑不解。

      「每次都投變化球不好玩啊。現在換哥哥了!」

      「……嗯!」男孩應聲,尋思半晌,柔聲吟詠:


                                       謎語啊謎語    讓我們來聽花語    猜花種!

                          她誕生於藍寶石    肩負傳授    神之聖諭的使命   堅定不移

                                             凡是接受到她的福音    必然虔誠皈依

                                               雖然她擁有高貴氣質    聰慧機智

                                                但是對於情感    卻總是抱持警惕

                                                  但願我能感受妳真實的心意!


      「Sea Aster (紫苑花)!前幾天我教哥哥的,果然還記得。」

      「Bingo!」男孩神采飛揚──那是一絲溫文靦腆的笑靨。他旋即將藍寶石向小女孩投去──

        伊萊莎沉著細察其動作,發覺藍寶石在距她咫尺之遙之際,迅即朝下,但她展露胸有成竹的神色。她立即彎下腰,伸出左手,一派輕鬆地將其握入手心。

      「咦?為什麼伊萊莎會知道我要投什麼?這是……我很少投的變化球耶。」男孩不禁難以置信。

      「看動作就知道了呀,而且我有想過,哥哥這次可能會投跟之前不一樣的了。」他年幼的妹妹續言:

       「換我了。」伊萊莎再度吟唱:


                                    謎語啊謎語   讓我們來聽花語   猜花種!

                                             他帶著相遇的緣分    累世情深   

                                   我沉醉於他的芬芳    更熱愛他的醇厚善良

                                     他是如此寧靜深遠    美麗動人   令我出神

                                          藏在花瓣中的    是無法吐露的真情

                                                他希罕如珍    也是奇蹟的象徵

                                                      相信    奇蹟終會成真!


         「呃,這個……」藍眼男孩緊蹙眉頭,結巴支吾。

         「……我真的不知道……」

         「Loser!」伊萊莎微垂眼眉──那是略感遺憾的宣告。她隨即拋擲藍寶石──

         「嗚?哇啊?」男孩一臉錯愕,他朝藍寶石飛撲而去──但撲個空。
  
           在男孩的軀體即將落地之際,在半空力揮的右手,霎時憑空幻化出清澈澄藍的水──

           嘩沙。

          一灘藍水與藍寶石同時落地。

          男孩驚詫,伊萊莎則啞然無語。

        「……水?」伊萊莎向他走來問道。

        「……好像是,可是怎麼可能……?」男孩瞪大藍瞳續道:

       「我怎麼可能變出水?現在有下雨嗎?」

       「不然哥哥就像剛才那樣再用一次看看。」

       「嗚,這是不可能的吧?」男孩縱然質疑,但躊躇片晌,仍再揮一次右手。

          一灘水於他的右手上方變幻而出──

       「試試看能不能變成水晶球!」伊萊莎緊接道。

       「咦?」男孩更是狐疑,但仍及時將「藍水」凝結為晶瑩閃爍的水晶球。

       「沒錯,這應該就是我們祖先擁有的『水晶魔法』!這失傳很久了,哥哥竟然有遺傳到!」伊萊莎的秋波,波光粼粼,極其光燦閃爍。

       「什麼?水晶魔法?」

       「父王跟我說過,如果有這種魔法,到了某個年紀,而且有強烈意念的時候,魔法就會覺醒,我想夠專心玩遊戲可能也可以是覺醒的條件。但其它的事父王沒有說得很清楚,有空再問父王。」伊萊莎續語:

       「那現在改用水晶球來玩吧,現在不唱謎語了,只要玩丟水晶球就好,玩法跟剛才一樣。」

       「啊,好!」男孩踟躕半晌,調整架式,將水晶球奮臂擲去。

         須臾,水晶球墜落於地──但隨即彈跳起來。
   
       「可以彈耶!跟『魔幻藍寶石』不一樣!」藍眸男孩欣喜雀躍。

       「而且真的很美!」伊萊莎答腔,隨即依循水晶球的彈跳方向游移,抓準時刻將其握住。

        她放開掌心,凝眸端詳璀璨精緻、耀芒閃熠的湛藍水晶球,晶亮剔透的水晶表面中,映現她的倩影。

      「擁有這種魔法,真的是太美了。摸起來好冰涼,但好舒服。」伊萊莎不由自主地讚嘆,登時其兄向她前來。

      「……沒想到我有這種美麗的魔法……」男孩伸手觸摸他的傑作。

       片晌,男孩凝視小女孩的圓髻,隨後道:

      「伊萊莎的髮髻快掉了,我幫妳綁好吧?」

       「好,謝謝哥哥。」

        男孩一面謹慎細心地將髮髻盤緊,一面詢問:

      「那個,剛才我猜不出來的花是什麼?」

      「是Blue rose(藍玫瑰),但藍玫瑰其實幾乎不存在,通常是染色『月季』,又稱Blue enchantress(藍色妖姬)。」

      「”Bluerose”聽起來好美,但可惜幾乎不存在……為什麼伊萊莎要考我這個呢?」男孩柔聲問道,他將髮髻盤緊後,與伊萊莎四目交會。

        「……我不是有唱她的花語了嗎?而且她的藍色,就會讓我聯想到哥哥的美麗的藍眼與水晶宮。」小女孩的眼神透閃光明自信的光芒接道:

       「我們繼續吧!」

        其兄應聲,兩個孩子的嬉戲玩鬧聲,此起彼落,洋溢盛開的山水仙庭園……


                                                                  ###########


       (數個月後)

      「伊萊莎!妳在做什麼?」男孩瞪大他的晶瑩深邃的藍瞳。

      「剛才來了一陣強風,把這個水晶馬雕飾吹到地上,摔碎了。我正在清理……」

      「我來看看!」

  男孩連忙前去。

        一地的水晶碎片,映入他的眼簾。

      「騙人的吧!這是我最喜歡的雕飾啊……」男孩緊接質問:

      「真的不是伊萊莎弄的嗎?如果不是的話,那為什麼妳剛好會在這裡?而且還急急忙忙地收拾……」男孩不禁提高聲調。

      「真的不是,別誤會了,我只是想幫哥哥的忙──」

      「啊,真的嗎!伊萊莎最會說話了,每次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男孩語調漸轉激烈:

      「說實話吧!伊萊莎!只要妳說實話,我就原諒妳!」

      「就說了真的不是我!看看外面風有多大!」

      「別說了!」男孩右手奮臂一揮,一陣藍水潑灑而出──

      「啊!好燙!」熱水潑滿了伊萊莎的臉龐、洋裝,她面容擰曲,不斷拭臉後倒地。

       「伊萊莎?怎麼了?妳說好燙?」男孩趕緊奔至她的身旁,蹲下身搖晃她。

      「伊萊莎?伊萊莎?聽得到嗎?醒醒啊!」他的嗓音惴慄不安。

       「天啊,妳身上的水好燙……這真的是我弄的嗎?」男孩雙膝跪地。

        登時,戶外大雨傾盆而下。

      「對不起,伊萊莎!我不是故意的……」

        霎時──

     「發生什麼事了?布朗寧!」

       一名身穿王袍的男子開門,朝兄妹倆衝來。

      「父王!我好像不小心潑熱水,傷到伊萊莎了,但是我不知道自己有這種魔法……」

       「啊,那是……」國王開始向被稱為「布朗寧」的男孩闡釋。


                                                                         **********


        (數日後)

        伊萊莎在典雅寬敞的房間踱步,黯然尋思。

         她回憶起──

      『伊萊莎,聽好了。我終於找到有對這種魔法相關紀錄的古書了,所以查清楚了。』國王不禁喟嘆,而後接續闡述──

        大意為兩百五十年前,「希羅頓」王國由「凱爾洛特」王室建立,亦即伊萊莎的祖先。而約莫兩百年前,當年的第二公主,十一歲時──僅比伊萊莎的兄長布朗寧年少一歲,她的「水晶魔法」覺醒,原本認為這是美麗珍貴的能力,但日後發覺此種魔法難以控制,尤其情緒一旦激動,這種魔法便會情不自禁地釋放,進而傷害他人。而且在憤怒之際,會轉為熱水,水的溫度由情緒所控制。一般而言,水的觸感為沁涼,怒火中燒時為灼熱,灰心喪志時則為冰冷。

        此外,一旦其出現悲傷、懊恨、遺憾、惶恐等負面情緒,舉國便連日豪雨,甚至釀雨成災。

       自從發現該種魔法的危險性後,曾從古籍得知鄰國的「矮靈族」的存在,國王夫婦便親訪該族,請求開示。但該族的長老也別無他法,因此眾人開始與其疏離,包括其雙親。縱使接觸也盡量避免刺激到她,而鮮少坦露真心話。而公主也為避免傷害他人與國家,盡其所能壓抑自身情緒與魔法,但她的壓抑,及親族宮僕的疏離,嚴重傷害她的身心,以致她漸形封閉,且髮色轉白,身體孱弱。

        最終,於十八歲當年,因國王駕崩,令她悲愴欲絕,而再度釀雨成災,舉國深陷水深火熱當中。她為了遏止水災,且決定為此負責,並警惕後代切勿重蹈覆轍,因此她於宮殿庭園,盡情揮灑魔法,將宮殿搖身一變為「水晶宮」後,自刎身亡。

        是故,國王交代伊萊莎必須減少與布朗寧的接觸,以免發生摩擦衝突,而且別再眷戀過去兩人的美好回憶。

        國王向伊萊莎如是說道:

      『妳總有一天會長大,不能一直這麼依賴哥哥,我知道妳很獨立,但妳應該要能夠減少對他人的情感依賴才是。現在妳就當作是開始學會這件事吧。雖然這麼做『治標不治本』──還記得這句話的意思吧。會這麼做,真的是沒辦法了。』

        伊萊莎憶此,低喃:

      「到底該怎麼辦,難道真的沒有控制魔法的方法了嗎?」

       憶起數月前,布朗寧細心替她重盤髮髻的光景。

       此際,她將腦後的髮髻取下,走向五斗櫃,將右上方的抽屜拉開,取出一把鈍刀。

      「對不起,哥哥,在想到辦法之前,我只能按照父王的話去做──雖然他大概沒想到我會用這種方式……」

        她按下鈍刀上的按鈕,剎時鈍刀煥發扎眼奪目的鋒芒,她輕輕朝自身的及背茶褐色長髮一割──

        一束髮絲飄落。


                                                               ∢ ∢ ∢ ∢ ∢


       (四年後)

       一名茶褐色短髮少女,神色黯然,於宮廷的長廊中獨步。

       霎時,一名白髮蒼蒼,摻雜數綹淺栗色髮絲的少年映入她的眼底──他具有藍海深邃般的冰眸,冷若雪霜,但並不冷峻,反而閃動溫柔敦厚的光亮,但卻難掩深沉慘澹的灰黯。兩相交集之下,顯得淒楚動人。

      「伊萊莎,母后病情怎麼樣了?」擁有水藍冰眸的美少年詢問。

      「還過得去,別擔心。」短髮少女──伊萊莎淡然回道。

      「是嗎,每個人都跟我這麼說,但卻不讓我親自探望她,雖然我也很害怕會傷到母后……」雖然他的聲線明顯是少年,但音質偏向輕柔纖細。

      「感覺每個人都不願跟我說真話。相信我,我一定能夠克制自己的。伊萊莎,妳小時候不是這樣的,明明妳是最能對我說真心話的人,但是……」他續道:

      「這樣的話,萬一我在法定年齡「二十歲」前,父王不幸駕崩,必須一滿二十歲就繼承王位,那怎麼辦?很擔心四年後我就要面對這個問題,因為我只要情緒受到波動,即便極力壓抑,我可能還是會傷到他人和國家,尤其如果再傷到伊萊莎,我會……」

       摻有大量白髮的少年眉頭深鎖,攤開雙掌,仔細俯視,而後雙手交抱,垂下黯沉幽邃的藍瞳。

      「我因為壓抑自己,使自己頭髮白了,而且身體也越來越虛弱了,這樣的我繼位為王,能夠當多久呢?而且誰敢向我提出諫言呢?這樣我要如何成為仁慈賢能的國王?」

       布朗寧以緩慢沉重的步伐,與伊萊莎擦身而過。

      「哥──」

      「別提了,伊萊莎,妳比我小三歲,假如我一到二十歲就必須繼承王位,妳也沒辦法代位繼承……」

  而後,布朗寧走進叢叢晦影之中……
 


                                                                      ※※※※※※


       (再過四年)

       昏暗沉寂的圖書館。

       一名亭亭玉立的短髮少女──伊萊莎,她在圖書館查閱古籍。
     
    宮外的雨聲,於她的心海波瀾蕩漾──她與布朗寧的對話回憶,於心海中漸次映現……


◎◎◎◎◎◎◎◎◎◎◎◎◎◎◎◎◎◎◎◎◎◎◎◎◎◎◎◎◎◎◎◎◎◎


      『伊萊莎!我最擔憂的事情,果然不幸成真了……母后兩周前病逝了,而本來就憂勞成疾的父王,得知這個噩耗後就短短三天駕崩。但因為我兩個月前剛滿二十歲,因此可以繼位。』

         布朗寧──這名美青年,他原有的淺栗髮色,已徹底泛為一片雪白。他的體貌愈形消瘦憔悴,水藍色的瞳眸睜大,且幽闇無光。

       『雖然我已竭盡心力壓抑自己,但是還是讓外面下雨了。即便我能壓抑這次的悲慟,但以後呢?誰願意向我誠實進諫呢?因為怕我的情緒有個萬一,就會讓魔法失控……』白髮青年滿面愁容。

      『可是明天就要舉行加冕典禮了,這樣的我根本無法登基為王!伊萊莎,願意的話請妳當女王吧!』

        伊萊莎猛力搖頭,沉靜回道:

      『不,因為沒有事先商討,而且法律本來就是由長子優先繼承,因此由我來繼位會『名不正言不順』,況且,我對權位沒有任何興趣。』她聲色肅穆:

      『再者,我能協助處理國政,這樣就足夠了。我認為只要找到控制魔法的方法,哥比我有成為『王』的條件。』

       布朗寧滿腹疑惑,頓時怔住。

       窗扉外,晦雲羅布,雨聲淅瀝。

       須臾,布朗寧拉高聲調問道:

      『為什麼?妳是指什麼條件?』


◎◎◎◎◎◎◎◎◎◎◎◎◎◎◎◎◎◎◎◎◎◎◎◎◎◎◎◎◎◎◎◎◎◎


      『我很懷疑,兄長有認同我所說的『條件』嗎……』伊萊莎一面翻查古籍,一面持續尋思:

      『無論如何,唯一能夠讓事情兩全其美解決的方法,就是我一定要盡速得知鄰國『洛林波特』的矮靈族的所在地,請求他們開示控制魔法的方式或解藥!』她續思索:

      『雖然以前就已經用盡各種方式,都無法打探到任何消息,但如今兄長明將登基為王,事情迫在眉睫,與其再指望他人,不如自己想辦法!或許現在矮靈族已經得知駕馭魔法的方式了!』

        思此,她茶褐色的眼瞳煥發堅毅凜然的鋒芒,與其簡潔俐落的短髮相襯。而後持續埋首書海中。


                                                                      *************


       翌日。

       伊萊莎身著米白色的兩段式洋裝,儼若平民,於市聲鼎沸的城街行走。

     『這副打扮,果然就不會有人看出我的身分,所幸今天是加冕日,宮門開放。不然要獨自離開宮殿,是絕無可能之事──除了私底下悄悄出來走一下例外。』

        爾後,她望見一間寶石專賣店,她隨即前去。


                                                                     ※※※※※※


      「嗯……不好意思我沒聽過,真的有『矮靈族』的存在嗎?聽起來好像傳說……」寶石店老闆捻捻鬍鬚,仰首默思。

      「這種事情也不知道要向誰打聽。嗯,不過我可以為小姐介紹本店的特價品,最多打到三折喔!要是您願意的話──」

      「不好意思,打岔一下。我國確實有『矮靈族』,但他們隱居深山,且以結界與外界隔離,以確保他們的安定生活,那結界是誰都打不開的。只有該國的王族和應王族之邀的人,才能進去。但被邀請的只能有一個人。」

        一名擁有紅棕頭髮、目瞳的少年,駐足於櫃檯右側,僅距伊萊莎咫尺之遙。他身穿洋紅色的西裝外套,內服則穿純白襯衫,上頭結有米白絲綢領帶。

        伊萊莎先是眨眼,隨後通盤打量紅棕髮少年。而後回問:

      「先生怎麼知道的?」

      「這是我國很多當地人都知道的事,相信我。」少年與她四目相交。

      「原來如此,感謝先生告知。老闆,我先走了。」伊萊莎旋即轉身,推開店門離去。

        踏出數步後,在嘈雜的市街中,她隱約耳聞寶石店門敞開的聲響,於是她回首,眼見那名少年也離店,朝水晶宮的方向步去。

        伊萊莎注視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


        宮廷正在舉行宴會。

       一名白髮藍眼青年頭戴金碧王冠,身著一襲鑲嵌金黃絲條的湛藍錦緞禮服,並繫有玫瑰紅的領帶,身後則有赤紅,但鑲邊則為純白色的披風。他,是布朗寧。

       伊萊莎則換上紫藤色的雪紡紗禮服,並有荷葉領,裙襬則有潔白的蕾絲邊。

       她環顧四周,剎那間──

      「不好意思,這位是……公主殿下?」

       那名身穿洋紅色的西裝外套,頂有紅棕髮的少年,從她身後現身。

      「是的,全名為伊萊莎‧凱爾洛特,很高興又見面了。」伊萊莎向他行禮。

      「喔,公主殿下!在寶石店見面時我真是太失禮了!因為我不知道殿下就是公主!請接受我的致歉。」他即刻單膝跪地行禮。

      「我名叫安卡‧弗德烈,是洛林波特的王子。很榮幸能在這裡再次遇見殿下!」他貌似謙卑,但目光炯然閃爍。

      「請起身。不需要稱我『殿下』,我不太喜歡被這樣敬稱。」伊萊莎伸出手,輕握王子的淨白手套,將他拉起身。

      「喔,謝謝殿下──呃,我該如何稱呼您呢?可以稱您為『伊萊莎公主』嗎?」

      「可以,其實我也不是很喜歡被稱為『公主』,不過才剛認識,姑且如此。」

      「啊、啊,是嗎!我……不好意思我有點緊張,在這樣的隆重的場合,而且沒想到會這麼有緣分又見面……沒錯,緣分!看在跟伊萊莎公主這麼有緣分的分上,我們好好聊一聊吧!」

        伊萊莎頷首,兩人便一同朝宮廳一隅走去。



                                                                          ###########


       伊萊莎與弗德烈在宮廳一隅交談。

      「沒錯,公主完全說中了……」弗德烈捧腹大笑,但旋即用手摀口,壓低音量。

      「對了,我一直想問弗德烈殿下,寶石店見面時,跟我說很多當地人知道矮靈族的事,果真如此?還是因為殿下是王室成員,因此才會知道?」伊萊莎刻意直視他的雙眸。

      「喔,那是真的啦,不過因為我是王子,當然會更清楚,因為有求於他們時,我可以跟他們長老協調好時間,去拜訪他們。」弗德烈接問道:

      「伊萊莎公主當時會去打聽這件事情,是有求於他們嗎?」

       伊萊莎尋思半晌,答道:

      「是的,那敢問弗德烈殿下是否願意帶我進去呢?因為殿下有說過除了該國的王族外,可再容一個應王族之邀的人進去。」

      「這個……公主可以先告訴我是有什麼事有求於長老嗎?我是說,這麼問會太冒昧嗎?我不是想刺探您的隱私,但因為在加冕典禮落幕後,我必須為極重要的事情而回到長老那裡,我其實是從長老家出發,來參加加冕典禮的。」弗德烈些許尷尬地撫摸後腦勺。

      「所以,若要帶伊萊莎公主去的話,我們會一起在長老那裡。也許我們可以互相扶持,一起解決雙方的問題。」

      「殿下有什麼問題,如此急迫?」伊萊莎迫切詢問。
   
      「這個……我想我們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好好說吧。」

        於是伊萊莎立即偕弗德烈朝宮內前去。


                                                                          **********


      「原來如此,也難怪弗德烈殿下會如此急迫。」伊萊莎深表認同。

      「真的啊,現在每天都在跟時間賽跑,十一天後,要是沒有找到方法,讓我國的『克蘇威』火山大爆發,將全國活埋,我就會成為亡國的罪人。」弗德烈神色籠罩一層陰霾。

      「我是唯一的王室後裔,父王必須處理國政,母后臥病在床,只有我能向長老求助。我必須一人承擔『千年一次的殘酷宿命』。」

      「確實,剛才弗德烈殿下有說這火山一千年才會大爆發一次。而且無路可逃,因為這是詛咒,即便逃亡,無論是誰還是必死無疑。這的確令人同情。」

     「是啊,包括矮靈族。對了,請伊萊莎公主不需要稱我『弗德烈殿下』,叫名字就好。」

      「不,沒關係,才剛認識,直稱名字我不習慣。請先容我如此稱呼您。」伊萊莎搖頭,凝視弗德烈的紅棕瞳眸。

      「好的。其實我也很同情公主和您兄長的遭遇,公主的兄長身為國王,卻為魔法所苦,這也非常不幸。但願我們都能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我們守望相助吧!」

        弗德烈頻頻頷首,一派懇切地與她眼神交會。

      「不過,這件事情,若讓兄長知道了,他一定會為了保護我而不讓我去,因此我們必須悄悄啟程。但為了不讓他擔憂,我必須先在自己房間留下字條。」

      「好,沒問題!公主先去寫字條吧。對了,公主要先換衣服嗎?不然穿禮服可能不方便做事。」

      「那長老那邊有什麼輕便衣服可換嗎?」

      「有,那您到那裡後再換上吧,而我的輕便服裝已留在那裡了,所以不用擔心。」

      「好的,那請弗德烈殿下在這裡等,我寫完字條後過來會合,我會帶殿下去一間空的貴賓房,確保不會被發現。屆時再用剛才殿下所說的『傳送卷軸』將我們傳過去。」

        弗德烈頷首應允,伊萊莎隨即轉身離去。


                                                                  ∢ ∢ ∢ ∢ ∢


        伊萊莎與弗德烈獨處於豪華寬敞的貴賓房。

      「這就是『傳送卷軸』。不過它傳送的距離有限,而且無法去很精確的地點,『長老家』是例外。」弗德烈自洋紅色西裝外套口袋掏出將一張泛黃的卷軸,並且攤開。此際伊萊莎瞥見其口袋中,一顆卵形的祖母綠。

       「準備好了嗎?現在我們只要把其中一隻手壓在捲軸上三秒,想著要去的目的地,就能出發了。」

      「請等一下,那顆祖母綠還真漂亮,它有什麼用途嗎?」伊萊莎問道。

      「喔!那個啊……它只是我的收藏品。」弗德烈些許挑動眉宇續道:

      「準備好的話就出發吧,把手壓上來。」

        伊萊莎與弗德烈分別將右手及左手壓上捲軸。片晌,卷軸散發耀芒。

      「跟伊萊莎公主一起去,有種說不出的,奇妙……」

        伊萊莎隱約耳聞這番話,她轉首注視弗德烈──眼見他流露欣悅滿足的微笑,一變方才正襟危坐的態度。

        終末,兩人消失蹤影。

------------------------------------

        現在開始連載上次先預告的「中篇企劃(小說)」,共有五章,目前整部已完稿,不用擔心斷尾問題,大約每隔一至兩周會連載一篇。

        為什麼會想創作這部作品?嗯,我想很多讀者應該不難看出來,這篇的靈感來源為何吧──正是「冰雪奇緣」,看完冰雪後,真的中毒甚深,尤其是主題曲"Let it go"真是太經典了!到現在還是很夯啊=w=不過個人一直對於劇情,有些不滿意之處,因此便開始思考,若是類似的設定我會怎麼寫?因此經過多個月的沉澱思考,便下定決心創作我未嘗思考過要嘗試的領域奇幻童話」,過去從來沒考慮過寫王公貴族的故事,因為我比較喜歡描寫小人物,甚至是境遇坎坷的角色.......

        是故,「水晶王者」這部作品,著實顛覆過去的創作風格與慣例,不但要寫沒寫過的奇幻,更要寫與個人文風簡直天壤之別的「童話」,而且覺得迪士尼的音樂劇風格很有意思,因此還要仿造迪士尼的音樂劇風格──基本上每一篇幾乎都有歌曲啊!而且之後會有幾首類似"Let it go"的大曲,對於一個很少聽歌曲,極少寫歌的人而言,著實是十分艱鉅的挑戰,但在創作的過程中樂趣無窮,尤其完成後的成就感,更是覺得一切辛苦都值回票價。

        當然,我也了解自己的確寫不出來純粹的西洋奇幻童話風格,故我仍注入許多個人文風與思想,故這部作品的概念以冰雪奇緣為藍本,但設定與內容仍與其截然不同,因此絕非二創。個人的作品不會像迪士尼要考量到兒童市場,我仍能盡情發揮,因此劇情會更嚴謹,也會有許多比較有省思的內容。而且在設定上,有許多的不同──比方從姊妹改成兄妹情誼,兄妹性格與冰雪的姊妹性格迥然不同等。

        簡言之,這部不單是與「烽塵騎士」截然不同,更是我初次嘗試的風格,但願諸君喜歡!更歡迎交流與指教!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6655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湛藍琴海|創作|小說|中篇|奇幻|童話|迪士尼|水晶王者

留言共 10 篇留言

深藍烈火
  在下倒是沒看過冰雪奇緣,所以可以把這篇當作原創看吧?
  話又說回來,感覺這篇作品命中在下的好球帶了--奇幻的魔法,詛咒般的血統,至親的奉獻,不思議的冒險,以及不斷開展的舞台......不過在下也必須說,身為一個爛好人,在下絕對是由衷的希望,最後不要發生什麼不可挽回的事啊......

  謎之聲:你不覺得你說的那些要素,通通可以在你筆下的某人身上看見嗎?

06-07 19:18

湛藍琴海
咦咦!烈火居然來看了,我剛剛還在私信裡講到關於這部的事情QAQ(寫信的時候看不到通知)

原來烈火喜歡這種的,嗯,不會太意外──因為有魔法,而且最重要的是有「親情」!仔細想想我好像有點久沒在此著墨了,不過對我而言沒什麼困難,因為原理差不多(笑)

烈火最後一句是指「烈火大魔王」嗎=w=
06-07 19:46
晝燈
一開始的確就讓我想到冰雪奇緣,但我想應該不會這樣簡單。

花語的猜謎,蝴蝶蘭比較簡單,我有猜中;最後一首,是猜月見草,沒想到是藍玫瑰啊!! 國小的時候,應該兒童日報吧,有漫畫連載,其中有一篇漫畫就是藍玫瑰的故事。

一位有為的年輕人立志栽培出藍色的玫瑰,一位失去家人的女孩子頭靠了他,但最後花種被商人偷走...故事已經忘了,但藍玫瑰讓我印象很深刻。

我也常常看到某篇故事、電影或動漫畫等,也會有一些新的靈感想寫,不過最近的心情都是日常生活的故事居多了。

祖母綠,嗯....伊萊沙的秘石嗎? ^^"

06-08 21:56

湛藍琴海
當然不會就只是像冰雪奇緣啊,這樣的話直接寫一篇同人還比較快。個人是十分喜歡冰雪的歌,但是劇情.......除了有些突破迪士尼的固有框架外,說真的設定很不嚴謹,也有諸多不合理之處。雖然可以說反正只是老少咸宜的童話,何必要求這麼多,但個人就不太能接受,什麼都能這樣含糊過去的話,也真的是太隨便了。

因此,我盡可能將劇情與設定更加嚴謹與合理,而且想嘗試若是寫「兄妹情誼」會如何。畢竟這不是同人,設定與風格必須是自己的,劇情細節也有諸多不同之處,請拭目以待:)

原來燈也會猜花語,其實我對花語也略知一二而已,但由於個人認為花語與文學結合偶爾能達到理想的效果,因而在過去的短篇作品中,也曾經藉由花語表達涵義。

有注意到祖母綠啊!這是伏筆,將來會解釋喔[e24]
06-09 14:30
乘風而起
恩,這篇表現不俗,若單指文章風格與鍛字能力。
這篇給我有種飄飄然的感覺,淡香環繞,久而不膩。可說是相當喜愛。再論用字,其精要、練字程度不需多提,懂者自然一眼會出。
劇情方面由於僅只一章,無法斷言;角色方面對我吸引力甚弱,沒有鮮明的色彩,不感興趣。
先這樣吧!只看一章,不能大話過份,所以我要說。
說好的第二章何時發佈?還有,給予GP以示支持。

06-12 09:29

湛藍琴海
感謝您的支持與指教[e41]

關於文筆,不敢當,我相信自己還有進步空間,要一直追求進步:)

劇情當然一章是看不出來的,畢竟一開始都只是在鋪梗,這章我埋了大量伏筆,之後會逐一浮現。

角色的話,嗯,其實個人認為角色會是賣點之一,只是這部分可能跟劇情一樣,一開始比較難看出來,因為我希望用劇情來帶動角色性格,從角色的處事態度與言行舉止,相信其色彩與內涵(兩者結合為性格),便能彰顯出來。

當然,每個人各有觀點,您所提出來的想法我會反省,雖然我對每一個環節,包括角色塑造,絕不馬虎,但相信確實要繼續力求進步,才有可能漸臻完美。

至於第二章?我有說是「一至兩周」連載一篇,這次我打算在本周末上傳,也就是一兩天內會上傳~~願意的話,歡迎再來捧場交流[e41]06-12 12:16
XDIN
這故事確實有冰雪奇緣的影子
在故事中融入詩歌的方式也很棒
文中的字數雖然多,但很容易將整篇看完

期待之後能看到琴海大原創的部分

06-15 15:57

湛藍琴海
嗯嗯,後面的原創才多喔,應該真的能完全視為與冰雪截然不同的作品了[e24]
有第二章喔,有看到嗎?沒看的話歡迎去看並交流[e34]06-15 16:48
k4567890
在男孩的軀體即將落地之際,在 (半空力揮的右手),

怪怪的

06-18 15:14

湛藍琴海
有嗎?若有更好的寫法,再改上去好了:)06-18 16:31
k4567890
半空力揮的右手

是在半空中用力揮動的右手嗎?

06-18 16:56

湛藍琴海
沒錯[e34]06-18 19:02
廢墟貓
確實是以《冰雪奇緣》為發想的故事呢[e16]
不過看到兄長的人設更動出現就明白怎麼回事了: D,第三角度敘述時的手法上,風格我覺得跟《罌籠葬》的感覺頗接近,文句比較文言精簡,修辭很用字用詞很炫麗,可以感受到水晶王國的華麗氣場~

劇情上的細節上是很漂亮了,但層次似乎可以再多一些,像是角色個性的刻畫,這方面我比較不知道怎麼用文字具體說明,有些書我在閱讀的時候除了文句上感到琅琅上口及詞藻華美,也能感受到「即使作者講的是角色一些無聊的生活瑣事,自己讀起來卻感到津津有味,還能回頭再看幾遍。」我想這個可能需要長時間的去思考跟經驗~~湛藍桑的文筆程度已經有一定水平在,沒辦法只是用簡單的漂亮美麗或好看的字眼來形容,所以講的比較上去(?)一點

簡之,湛藍桑加油,我會再抽空把後面故事的補完[e35]

07-05 10:52

湛藍琴海
角色個性嗎,其實在這方面(應該說任何環節)我都很用心塑造,只是說我不是很了解貓大所謂「層次再多一些」是指?

不知道在角色性格方面,之後會不會讓貓大更能感受到呢,畢竟角色都是從種種劇情中逐漸帶出來的。

所謂「講的比較上去」是指?能不能說明一下0.0

總之,感謝貓大的支持喔[e41]07-05 11:59
廢墟貓
講得比較上去~~~嗯應該說是講得比較深入一點: D"

湛藍寫作感覺是慢火燉熬,或許要看到後面才能感覺角色的個性吧,因為有的書一開頭角色做的事情所暴露出的個性就寫的開門見山ww,所以才這樣提出XD"

層次再多一點這個部分我不太會用文字說明,這部分也可能是我個人喜好的關係,就是描述一個事件更細微,像是宮廷正在舉辦舞會,著墨在布朗寧跟伊萊莎身上穿的衣服非常的細微,但兩位腳色當時在宮殿中的場景個別怎麼樣的姿勢,在左在右或是站著坐著,搓搓手或捏捏衣服,這些我認為添加上去是可以在劇情還沒發生時就透露出角色的個性是不安、急躁、端莊或是如何等等

覺得這些可以補述一下,接著再銜接「環顧四周,剎那間」,對我來講畫面比較好銜接下一個鏡頭。大概是這樣吧[e12]

07-05 14:29

湛藍琴海
嗯嗯,貓大講到重點了,在描述角色的各種方面,舉止是我最不擅長的(噴淚)雖然很努力改善這部分,但我果然還不是很行,因此多半靠語氣、神情、思維等來表現性格。動作方面我要再努力啊~~~

銜接的部分我會注意的,感謝建議[e41]

07-05 17:02
湛藍琴海
補問一句,貓大不是有說過特別喜歡我對景物與角色的描述嗎,所謂喜歡「角色的描述」是指?能再解釋一下嗎0.007-05 17:20
廢墟貓
: D哦哦當時是看麻美那篇,喜歡開頭一段金黃色落日時有學生來來往往的場景,那時的敘述就顯得頗容易聯想出畫面

Quote
「金碧璀璨的黃昏。
在筆直寬敞的街道上,眾多學生成群結隊,他們摩肩接踵,不時傳來琅琅笑語。而後人龍紛至沓來,嬉笑喧嘩陣陣傳來,與車輛的引擎聲相雜,以致恍若沸反盈天。」

像這樣氣候色調的形容、角色在景物中做些什麼事情,看這段我就大概可以想像出整體的畫面氛圍。這個方式在本篇水晶王國的前段開頭也有營造出氣氛,文字也很簡鍊。

07-05 18:00

湛藍琴海
嗯嗯,大致了解,感謝貓大的解說。原來所謂的「景物與角色描述」是指這個,我還以為是角色性格之類的0.0

感謝貓大的支持喔[e41]07-05 19:24
孤浪
奇幻故事啊,正好是小弟喜歡的類型。

話說初看到王子會使用操控水的魔法,和他不小心傷到妹妹的橋段,
小弟就已經猜想到這該不會是跟冰雪奇緣有關吧,結果也是如此。

湛藍大的用字遣詞依舊優美,劇情方面由於還是第一章,加上完結的緣故
小弟就不多做猜想了,不過我想劇情發展應該跟冰雪奇緣雷同,
一個是妹妹救姊姊,湛藍大的是妹妹救哥哥,
我想應該會是個happy end[e12]

03-25 20:34

湛藍琴海
很多人都喜歡奇幻故事,而我這部也是首度嘗試WWW

是否會雷同,就請看後續發展囉[e34]03-25 23:0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4喜歡★a7354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電影分析... 後一篇:[達人專欄] 【五章連載...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oy55559阿彌陀佛
南無大悲觀世音菩薩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2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