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6 GP

[達人專欄] 【飛鳥】『果然,正牌就是不一樣啊。』

作者:飛鳥│2014-06-06 16:52:39│贊助:128│人氣:1281

  最近,沉寂許久的白面殺人魔又回來了。

  他總是身著西裝打領帶,一副中規中矩的上班族模樣,但與常人不同的是……疏著西裝頭的他臉上永遠都掛著一張面具,那面具如同石膏模板般白森,沒有花紋、沒有造型、沒有特色。但……在那張無表情面容之下給予受害者的卻是莫大的恐懼,至少僅存的受害者是如此形容他的。

  「我甚至不敢確定他是不是……『人類』?」

  在描述中得知,他會邊哼著詭異的童謠,邊拖曳長柄斧行走於街燈之下,那搖晃的身姿如飄渺燭火般形影不定,而在他發現『目標』後,他便會加快步伐並提高歌唱的音量,那是興奮的高唱聲,心理變態的最佳證明。

  據說,在這陣高唱中被砸爛雙腿的受害者,將會飽受一連串的虐殺,先是……

  「夠了夠了,翠葉。」金髮的少年汗笑出聲,神清尷尬的抬起手打斷了話題。他身穿高中制服,隨意敞開的衣領給人一種不良的印象,而他那頭雜亂的金髮與銳利的雙眼也加深了這個觀點,他名為山崎政宗,是就讀藤美高中二年級的混混。

  而被他喊停的女孩則是張嘴愣了愣神,隨後面頰迅速竄紅慌忙的搖搖手:「那、那個!人、人家也是聽來的哦……不、不小心太八卦了呢!」被男孩稱為翠葉的她綠髮披肩,蓬鬆的秀髮給人一種毛茸茸的錯覺,她帶著溫柔的微笑做出了結論與提醒:「不、不過白面殺人魔復出是真的……我、我們晚歸回家還是要小心點唷。」

  「啊啊,所以我才會在這裡啊。」政宗挑眉痞痞的笑望翠葉,緊接著對眼前空氣擺出了拳擊的戰鬥架式,先是對前方揮出了兩個左手刺拳後,他以右手上鉤拳做結尾:「什麼白面殺人魔的,真敢出現我一定把他的面具打成豬頭。」

  「嘻嘻……那可要說到做到哦?」政宗這份逞強的自信,逗的翠葉與之相視而笑。

  是的,他們倆今天因為學校的專題製作而晚歸,現在已經是九點多了,政宗本來大可以無視這個作業,但他實在放心不下讓翠葉一個人回家。這件事鬧的這麼大,他也是知道的,消失一年的白面殺人魔復出這件事情……可不是開玩笑的。

  看看街景,就連九點這種時間,街上的行人也少的可憐。

  畢竟,那傢伙殺了十四個人啊。
  
  想到此,政宗嘴角微勾,對翠葉攤開雙手:「總之,我先送妳回去吧?」

  「唔嗯!謝、謝謝政宗保護人家唷……」她則掛著靦腆羞澀的笑容,對前方的十字路口舉起食指:「前、前面右轉……很快就會到我家——唔哇!?」她話都還沒講完,一道人影便猛然從翠葉所指轉角竄出,兩人的笑容在一瞬間僵硬起來,身子也不住的顫了一下。

  靠靠靠,沒那麼衰的吧?

  ……還好,沒那麼衰。

  「啊啊……」政宗定睛細望才發現,來人不僅身形肥胖,竟還是一身警官打扮。胖警官走出轉角瞪了一眼僵直的兩名年輕人,便皺了皺眉:「喂,你們的下課時間早就過了吧?最近這條街很不平靜的,你們趕快回……」話音未落,『唰咚!』一聲悶響,一柄長斧突兀的嵌進了胖警官的後腦,他在一秒愣神後,雙目上吊渾身顫抖,唾液也不自主的從嘴角滾落:「……家。」

  「唔嗯……」「哈……」兩人眼望胖警官在街燈照耀中面著地倒下,不自覺的互看了眼。

  真的,很倒楣。

  

  伴隨著警官肥胖身軀倒地的厚實音色,幽幽的曲調從不可視之轉角處傳出。

  那曲子宛若童謠,卻不是任何一國的童謠,至少歌詞就詭異的不適合予孩子聆聽。

  就連大人……都不會想多聽這種令人頭皮發麻的歌曲一秒。

  「喂喂……翠葉。」政宗嘴角發顫,斜眼撇視身旁瑟縮的綠髮女孩。

  「唔、唔嗯……?」而翠葉這次並沒有望向政宗,她雙目直勾勾的盯著緩緩從轉角步出的人影,就連她那微張的小嘴中也滿是驚恐而顫抖的音色:「什什什、什……什麼事……?」

  「我可沒聽妳說過……」邊如此尷尬的笑著,政宗邊深吸了口氣,他稍微鎮定情緒過後,便逞強似的擺起了拳擊的戰鬥架式,眼望那逐漸浮現的慘白面具,他咬緊牙關,從齒縫間哈出一口寒氣:「這傢伙連警察都殺啊……」

  面具向來帶有神祕氣息,而人類的恐懼往往來自那份未知的神秘。

  人影高瘦而西裝筆挺,連結著上梳劉海的是那張惹人心慌之面容,那是多次出現於警告文宣、新聞、報章雜誌、都市怪談中的熟悉身影……白面殺人魔,已經葬送了十四條人命的喪心病狂者。

  那詭異的白邊哼著引人發寒的曲調,邊將胖警官後腦上嵌著的長斧拔出。剎時,漿汁伴隨著血水形成了一座小噴泉,而那束腥味濃厚的噴泉此刻映在政宗眼裡,宛若死神的警告。這份警訊刺激著他的大腦,使他咋舌怒吼出聲:「翠葉!跑!」

  如此高吼過後,政宗用力推了一下翠葉胸口,緊接著便邁步疾馳,但他不逃,反而是朝面具男的方向衝去,在側身躲過面具男毫不猶豫的一計劈砍後,他以肩膀與全身的壓力猛然往面具男腹部急撞!這一下力道驚人,竟然將那道高瘦的人形撞倒在地!

  「去報警什麼都好!快點!」肩膀的痠疼可不好受,但眼下沒時間思考了。

  「可、可是……」當然,女孩她猶豫了,畢竟她喜歡那名捨身的男孩。

  「沒有可是!」高吼打斷了女孩的猶豫,那張嚴肅堅毅的面容也在同時映入了翠葉的眼簾,她總算回過了神,抿緊雙唇用力的朝政宗點了點頭,隨後轉身小跑步奔離:「很、很快就會回來的!」

  耳聞翠葉離開警訊的聲響,政宗閉眼哈了口氣,太好了。

  這樣就好。

  『碰!』僅是這鬆懈的一瞬間,長斧的木柄便猛然撞向他的胸膛,強大的劇痛伴隨肋骨折裂的脆響翻攪於胃袋,這使政宗吃疼的低吼出聲,整個人抱胸滾落至路燈腳下:「他、他媽的……呃啊……」

  「Where are you going?
     Why won't you stay?」

  在路燈的冷色光芒照映下,慘白的面具搖搖晃晃爬起身子,他動作柔軟如毛蟲般的詭異扭動使自己站定,眼望目標,他一手拖曳著長斧前行,一手輕輕調整他的領帶,而透過那張假面傳出的曲調正是死亡的喪鐘。

  一步、兩步……

  三步,已至跟前。

  政宗痛苦無助的瞪著他蹲下身,以戴有白手套的左手掐住自己頸子。

  但他已然無力反抗,窒息感逐漸加深。

  「呃……!」喘不過氣來,他瞇起雙目,僅能眼睜睜望著面具男舉起長斧。

  『咚!』斧面重擊政宗的腦袋,將他的頭頂敲出一道裂傷,血水順著臉頰滾落。

  政宗如斷線的魁儡一般垂下了頭,鮮血滴答落地,在地面上開出朵朵腥花。

  就是這個……就是這個!

  白面殺人魔一直以來追求的就是這一瞬間!

  血液的流淌與噴發,這一切都讓他興奮極了,白森的面具也因喜悅而抖顫。

  面具底下他的嘴形咧成了燦笑,嘴中哼唱的曲子也高了好幾個分貝。

  「He has no face——!」長斧再次高舉,這次,斧刃向下。

  他還要更多!更多的噴發與脈動……更多無助的死亡。

  「……He hides with the trees。」然而,下一句歌詞,卻不是從面具男的嘴中流出,如此便讓面具男愣了愣神,即將揮下的長斧也硬生生停滯於半空中,面具男遲疑的瞪著政宗上鉤的嘴角,直到一陣劇痛從自己的腹部傳上大腦。

  「……!」他愕然的低下了頭,發現自己整齊的西裝上正緩緩暈開一抹紅,一把折疊刀就刺在他的腹部上,他認得那東西,那柄好刀本該乖乖被繫在自己的腰帶上,卻不知何時被政宗熟練的摸了出來,並狠狠給予他致命一擊。

  疼痛使他鬆開了手,而政宗則藉此機會摸了摸喉嚨站起身子,從腦袋瓜上流淌如溪的鮮血掩蓋了他半張臉,他以舌間輕舔滑過嘴角的紅血,眨眨眼,面無表情的冷言開口:「你真的學的很像,連腰間藏著一把折疊刀以備不時之需這點都有做到。」

  感受長柄斧被一把抽離自己無力的手,跪地的男子吃疼抬起頭,第一眼瞧見的,是雙手持斧做出預備揮棒動作的金髮高中生,他衝著自己露出微笑,緊接著毫無猶豫,一擊揮出!

  斧面重重敲打在男子的側腦上,感受面具脫離顏面後傳來的透氣感與腦內空洞的迴響,男子仰面倒地,他最熱愛的血漿也在此時流淌,為他的後腦鋪了一張地毯,血水的溫熱讓他恢復了痛覺,左耳好像被敲爛了。

  原來被打這一下這麼痛啊。

  男子無力的如此想著,嘴角抽蓄,他以僅存的力氣睜開眼,正巧望見政宗從地上撿起了自己掉落的面具,政宗把玩面具一陣後,將之緩緩蓋到臉上,在即將完全覆蓋之際,政宗染血的嘴角微微上揚:「我還是希望模仿犯要聰明點才不會壞了名聲,我要告訴你三件事。」

  第一,我不曾去殺害警察,因為太麻煩又太危險了,不智慧。

  第二,我不會因為對方是高中生就輕敵,他或許是個會假借『自我防衛』幹掉你的人。

  第三,你讓我決定……偶爾要出來活動活動筋骨了。

  講到此,在政宗那深邃烏黑的雙眸中,透出了一直以來埋藏許久的……興奮。

  「哦。」像是想起了什麼,政宗恍然大悟的喊出聲,在輕呼之中,他已將那張死白而無表情的面具戴到了臉上:「還有,你最後一個小節唱的太高亢了,會破壞原本的曲調。」邊如此說著,他邊雙手操起長柄斧,做出預備揮擊的動作。

  原來如此。倒地的男子如此想著,邊咳血邊注視著已不屬於自己的『白面具』。

  而像是要示範一般,那張慘白面具下,飄出了幽幽的哼唱聲。

  「He has no face……」

  『咚——!』
  斧柄重擊扣下,將男子的左肩頰骨敲個粉碎。

  「He hides with the trees。」

  『唰!啪嚓——!』
  沉重的一個揮砍,男子感覺右半身失去了知覺,因擠壓而湧上的血水與唾沫從嘴角淌出。

  「He loves little children……」

  在月色下,身穿高中生制服的金髮青年一手將劉海往後撥,一手則高舉那已染滿濃血的長柄斧,而掛在他臉上的無表情白面具,諷刺的正與男子仰角可視的圓月相呼應,在月色的點綴下,冷白的假面微微歪了歪腦袋,口中吟詠出最後一句歌詞。

  但男子已經聽不清楚了,模糊的黑占據了他的視線,他微微一笑,發出含血的咕噥聲。

  果然……正牌就是不一樣啊。

  啪嚓——!

  「When they beg and scream.」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6609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速水翠葉|山崎政宗|有病|RPG公會

留言共 14 篇留言

天樞D奧古斯特布麗
偽物!死吧!!!

06-06 16:59

飛鳥
死!06-07 02:00
音律
喔呀~喔呀~~真刺激~

06-06 17:05

飛鳥
我房間裡有更刺激的06-07 02:00
阿雪
疝氣居然活下來了!!!!

06-06 17:32

飛鳥
他上一篇也幸福快樂的跟翠葉在山洞裡吃同學屍體活下來了好ㄇ06-07 02:00
混玄
真是太出乎意料了,每次都以為是翠葉......

06-06 18:53

飛鳥
政宗表示被殺夠了也想殺人06-07 02:01
^^善逸可愛善逸^^
欸什麼時候寫BL

06-06 20:08

飛鳥
BL06-07 02:01
超大顆好吃蛤蠣
這次輪到政宗病嬌了

06-06 20:16

飛鳥
嚴格來說沒有嬌啊!!06-07 02:01
虛無
這次居然是政宗的回合!?

06-06 23:18

飛鳥
政宗再不表現一下就會定型為『啊,這傢伙又要死了』ㄉ角色了
不過我發現政宗的回合人氣就變超低是怎樣(噴茶06-07 02:02
嘉兒黛亞‧呂娜萊斯
那歌詞是在說slander man?WWW

06-06 23:44

飛鳥
是ㄚ 手常腳長slander man06-07 02:02
Rubik
他沒有臉

他隱身在樹中

他喜歡小孩子

當他們尖叫和乞求時

……為什麼我翻譯完歌詞後背後感到毛毛的?

06-06 23:50

飛鳥
好歌推推推06-07 02:02
菲歐
我還是覺得翠葉病嬌比較萌的說...

06-07 01:38

飛鳥
不要拿男生跟女生比ㄚ!!06-07 02:03
菲歐
不過情節很令人意外~
是很棒的作品[e24]

06-07 01:39

飛鳥
可惜這篇人氣超低的(噴茶06-07 02:03
嘉兒黛亞‧呂娜萊斯
是說我反而比較好奇主角為什麼當初會成為殺人魔 然後又消失?
現在居然還反過來保護女孩子避免被冒牌貨攻擊WWW

06-07 02:15

飛鳥
多半跟家境有關,所以我人物介紹才特別把角色家境寫出來
後者第一他對翠葉有好感,第二,他其實是故意想把模仿者找出來06-07 02:18
嘉兒黛亞‧呂娜萊斯
那麼當初消失的原因該不會是因為遇到翠葉吧?WWW

06-07 02:25

飛鳥
其實真的是這樣沒錯XDDDDD 你好會猜06-07 02:37
身披人皮的邪靈
果然正牌的才專業

06-08 12: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6喜歡★jay82011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飛鳥】『... 後一篇:[達人專欄] 【飛鳥】高...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ora1022浦公英
尋找旅遊的理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1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