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銃士武勇浪漫譚-假面騎士GUNNER 第十四章

作者:真壁達哉│2014-06-01 22:04:35│巴幣:8│人氣:653
新增重妄想電王世界印象曲 Coldrain--Die tomorrow
14.G電王VS負電王

「小雷,你在媽媽心中是最完美的孩子。所以不可以消沉,知道嗎?」

這是雷昂斯這次的打盹,所聽到的最後一句夢話。

之後雷昂斯醒了,眼中不自覺流下了一滴淚珠。

「雷昂斯先生,你怎麼了?」在一旁練習跳舞的春緋問著雷昂斯。

「沒什麼……我只是夢到了我的母親。」雷昂斯擦乾眼淚說。

「能讓雷昂斯為之流淚的母親……一定是個好媽媽吧!」看著電視的約翰笑著回應。

「是啊。」雷昂斯回答。這時雷昂斯的次元手機響了。

雷昂斯便按下接聽鍵,準備聽取任務的情報。

「銃士,你現在已經在假面騎士電王的世界了。」羅蘭在電話裡說著。

「我在這個世界的任務是什麼?」雷昂斯問著。

「緝拿在時間中遊走的罪犯,與時間的執法者締結羈絆。」羅蘭說出了這次的任務內容。

「知道了。」雷昂斯回答。

「你的語氣似乎不太尋常啊,銃士。」羅蘭聽著雷昂斯的語氣,總覺得雷昂斯的情緒有點低落。

「不關你的事。」雷昂斯掛斷電話。

雷昂斯每當想起自己的父母,就會有種說不出的失落感。

但現在,雷昂斯只能夠把他們放在心裡,並且往未來前進。

「我出去看看,馬上回來。」雷昂斯帶著GUNNER DRIVER,離開了老沃克酒吧。

雷昂斯在街上漫無目的地走著,但是這次沒有那麼幸運,一下子就遇到事件。

「還是回到酒吧去吧。」雷昂斯微微嘆氣,準備打道回府。

在回酒吧的路上,雷昂斯回想起自己的母親,海蓮娜‧A‧涼風院的事情。

A代表著Artist,也就是藝術家的意思。

海蓮娜是聖艾露西亞美術學院的老師,負責教學生各種美術技法。

而當時八歲的雷昂斯則是念普通學校,但是由於他的長相太像女孩子,再加上太過柔弱,於是便成為班上的男生欺負的對象。

某天的早上,雷昂斯在床上賴著,一點都沒有要去學校的意思。

「小雷,為什麼不去學校呢?」海蓮娜在雷昂斯的床邊撫摸著雷昂斯的臉頰。

「因為學校的人都欺負我,學校好可怕。」雷昂斯流著淚說。

「那媽媽今天先幫你請假,我跟爸爸來想想辦法,好嗎?」海蓮娜關愛的親吻了雷昂斯的額頭。

「嗯。」雷昂斯回答,但他的臉上沒有笑容。

之後,海蓮娜跟雷昂斯的父親—巖一郎‧B‧涼風院開始討論著雷昂斯將來的教育問題。

巖一郎的職業名代表的是狂戰士的意思,雖然他是個其貌不揚的狂戰士,但是他不僅是個好丈夫,也是個溫柔的爸爸,雷昂斯和妹妹克蕾兒天生的白髮,也是巖一郎遺傳給他們兄妹倆的。

「孩子的爸,小雷在學校似乎無法適應呢。」海蓮娜擔心的對巖一郎說。

「我知道,這樣下去不行啊。雷昂斯那孩子自從幼稚園開始上學,到現在小學二年級了,他回到家都是愁眉苦臉的。只有放假的時候才會開心一些……那孩子以前不是這樣的。」巖一郎也語重心長的說。

「不如……孩子的爸,你來訓練小雷當一個狂戰士吧。說不定能讓那孩子堅強起來。」海蓮娜提議。

「老婆,你不了解狂戰士的訓練是多麼的嚴苛。」巖一郎握著海蓮娜的手。

「況且,雷昂斯是個溫柔的孩子,狂戰士不是他該走的路。」

這時,雷昂斯追著手上拿一張畫,年僅三歲的小克蕾兒來到了客廳。

「還給我!那是我的畫!」雷昂斯脹紅著臉說。

「爸爸媽媽,你們看!哥哥畫了一張漂亮的畫!」克蕾兒天真的笑著。

當海蓮娜接過這張畫的時候,雷昂斯的臉已經紅得跟蘋果一樣。他不希望別人看他的畫,因為他覺得自己畫得不好看。

但是事實不像雷昂斯想的那樣,海蓮娜看著雷昂斯的這張鉛筆素描,在各方面都已經展現了超越同年紀孩子的細膩與技巧。

這時,海蓮娜靈機一動。

「小雷,你喜歡畫畫嗎?」海蓮娜溫柔地看著雷昂斯。

「……嗯。」雷昂斯靦腆的說著。

「明天開始,你就跟著媽媽一起去我教書的學校畫畫好嗎?」海蓮娜問著雷昂斯。

「可是……」雷昂斯擔心著換了新環境,還是會跟原來的學校一樣。

「媽媽知道你在擔心什麼,我的學生都很善良,就跟小雷一樣喔。」海蓮娜知道雷昂斯的心裡在想什麼,便鼓勵著雷昂斯。

「真的?」

「真的喔。」海蓮娜微笑著說。

雷昂斯回想著過去的回憶,沒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老沃克酒吧。他便打開了老沃克酒吧的門。

「我回……」雷昂斯看到了一個令人驚愕的景象。

春緋滿身是血,看起來已經死了。而約翰跟老沃克都哭著,只差在老沃克無能為力,而約翰則一直用治療魔法試圖喚回春緋已逝去的生命。

「不會吧……這到底是什麼爛玩笑……」雷昂斯驚愕地說著。

「剛才有個假面騎士衝進酒吧……把春緋亂砍一通……」約翰哭著,手上施加的治癒魔法沒停過。

「我該怎麼跟這孩子的爸爸媽媽交代呀……」老沃克也哭得死去活來的。

雷昂斯趕緊跑到酒吧外面,撥了電話給鳴瀧。

「鳴瀧,怎麼回事?春緋被殺了,幫我找出是誰幹的!」雷昂斯憤怒的說。

「雷昂斯,我大概已經知道是誰幹的了,但是請你冷靜聽我說完。」鳴瀧開始說著他在這個世界的行動。

這個世界,有一個極度兇惡的時間犯罪者,他的名字是反塔羅斯,是被稱作「異魔神」,能自由自在於時間遊走的存在。

反塔羅斯雖然在之前被假面騎士電王捕縛並交落時間警察,但是反塔羅斯在最近逃獄了,並且與某位女子締約,反塔羅斯控制著這位人類女子的身體,以殺手的身分與接各個黑幫的生意。

而鳴瀧找上了反塔羅斯,企圖用他的力量消滅假面騎士SABER—柳生宗名。

但是當初鳴瀧給他的指令是:「消滅來到這個世界的異世界之女性」。

就這樣,反塔羅斯首先盯上的,是與雷昂斯一起來到這個世界的異世界之女性。

「對不起,雷昂斯,我沒想到他居然……」鳴瀧在電話裡滿是歉意。

「……」雷昂斯直接掛斷電話,帶著沉默的憤怒。

這時,有位穿著西裝,帶著墨鏡的男子。帶著一位看起來很懦弱的少年來到了老沃克酒吧。

「今天暫停營業,裡面死了人。」雷昂斯伸手擋住了那兩個人。

「我們就是為此而來的,敝姓黑崎,是一名時間巡警。」這名叫黑崎的男子拿出了自己的時間警察手冊,他的全名是黑崎凌志。

「你知道這件事情的始末?」雷昂斯問著凌志。

「略知一二,現在我們需要你來一起追捕時間犯罪者反塔羅斯,假面騎士GUNNER。」凌志說著。

「連我的身分都知道了……但你能保證救回我朋友嗎?」雷昂斯問了他最在乎的問題。

「可以。」凌志向雷昂斯保證。

這時,天上「飛」下了一輛列車,它在凌志跟懦弱少年的背後停了下來。

「你就跟著我和良太郎來吧。」凌志示意雷昂斯進入這輛列車。

雷昂斯進入了這班列車,看到裡面有四個異魔神。及一個再熟悉也不過的人影。

「雛子!?」雷昂斯驚愕地看著宗名。

「很驚訝嗎?」宗名喝了一口咖啡。

「妳怎麼會在這裡?」雷昂斯不解地問著宗名。

「知道反塔羅斯吧?彼岸跟嘉蘭被他殺了。」宗名眼神凝重地說著。

「你也是來救人的?」雷昂斯說著,然後看著那些異魔神在玩各自的東西。

「不然呢。」宗名對雷昂斯比了個無力的鬼臉。

雷昂斯又把眼神飄向了那四個異魔神,黃色的異魔神看起來在睡覺,睡得挺熟。藍色的異魔神靠在牆邊優雅地喝著咖啡,紫色的異魔神趴在地上用蠟筆畫畫。

而紅色的異魔神注意到了雷昂斯的視線。

雷昂斯感受到紅色異魔神看他的眼神不太友善。

「看什麼?沒看過咖啡啊!」紅色異魔神—桃塔羅斯看著雷昂斯。

「告訴我,你們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雷昂斯問著桃塔羅斯。

「我們啊?我們就是被稱為異魔神的存在,我們與人訂下契約,之後就能夠在時間遊走。」桃塔羅斯繼續喝著那杯看起來詭異的糖霜咖啡。

「話說回來了!你是誰啊!為什麼來我們列車上?」桃塔羅斯大聲地問著雷昂斯。

「只是過客,沒有必要知道我是誰。」雷昂斯漠然地說,然後隨便找了個座位坐下。

這時紫色異魔神—龍塔羅斯開心地跳了起來,然後開心的唱著歌把手上的畫紙遞給雷昂斯。

「給我的?」雷昂斯看著龍塔羅斯。

「嗯!」龍塔羅斯開心的拍著手。

雷昂斯看著這幅畫,畫中的人似乎是自己。雖然技巧方面仍有待加強,但是雷昂斯能夠從這幅畫裡面感受到龍塔羅斯的童心童趣。

這時的雷昂斯也感到技癢,自從當上銃士之後,他已經很久沒有好好畫一張畫。他看到了經過自己身邊的車掌小姐直美,便問了她一個問題。

「能借我紙跟鉛筆嗎?」雷昂斯問。

「可以啊!」直美笑容可掬,沒多久便從另外一節車廂拿來一張紙跟鉛筆。

雷昂斯拿起鉛筆,並且開始在紙上隨性地作畫。

「黑崎,關於追捕反塔羅斯,你有什麼計畫嗎?」雷昂斯邊作畫邊問著凌志。

「我們會利用這台能穿梭時間的電列車,搶先一步阻止反塔羅斯並且逮捕他,很簡單易懂的計畫。」凌志說著。

「是啊,很簡單易懂。」雷昂斯此時已經快速地打好了草稿。

「之前也有像你一樣從別的世界來的人呢。」懦弱少年—野上良太郎微笑著說。

「那個人之後去哪了?」雷昂斯看了他一眼,然後開始描繪細部。

「不知道,他就這樣無聲無息地走了。」良太郎說著。

雷昂斯非常的好奇,DECADE究竟是什麼樣的人?根據鳴瀧的說法,他應該會是個十惡不赦的大壞蛋吧。

「說說你對那個人的看法。」雷昂斯此時已經將畫中的良太郎細部描繪好。

「這個嘛……雖然我搞不懂那個人的想法,但是他是個好人,這點是無庸置疑的。」良太郎微笑。

「跟我聽到的差很多。」雷昂斯這時開始描繪著在一旁打瞌睡的黃色異魔神—金塔羅斯的細部特徵。

「說起來,宗名小姐跟你都是來自同一個世界吧?你們為何會來我們的世界呢?」這時藍色異魔神—浦塔羅斯放下手上的咖啡,逕自坐到了宗名的旁邊問著雷昂斯和宗名這個問題。

「我是為了阻止某個笨蛋去追殺DECADE的。」宗名也很自動地挪動自己的座位,離浦塔羅斯約半公尺左右。

「那麼白髮的小哥呢?」浦塔羅斯也很自動的坐近了宗名半公尺。

「我是去追殺DECADE的,但是半路上卻被某個整天嚷著要跟我結婚的小女孩阻撓。」雷昂斯已經開始在畫宗名的細部特徵,這是畫中最後一個需要完成的人物了。

「少得意了!誰要跟你結婚啊!」宗名沒好氣地說。

「誰答腔我就在說誰。」雷昂斯連思考都沒有就說出這句話。

這句話一出,宗名可是又羞又氣,她不懂小時候的自己怎麼會喜歡這樣的男生。

不……應該是雷昂斯變了吧,宗名如此想著。

而雷昂斯這時也把畫給畫好了,他便把畫放在桌上給大家欣賞,除了凌志還在確認到達目的地的剩餘時間,其他人都圍著去看畫了。

「哇!好厲害喔!」龍塔羅斯拍著手讚嘆著。

「不過……這張圖中的宗名小姐感覺比其他角色精細得多呢。」浦塔羅斯扶著下巴說著。

宗名也看著那張畫中的自己,畫中的自己優雅地喝著咖啡,並且微笑著。

可是那時的自己,明明沒好氣的跟雷昂斯說著話。

「雷昂斯……難道你……」宗名臉紅的看著雷昂斯。

「就當作是為了在上個世界我對妳說的那些話道歉吧。」雷昂斯臉紅著,眼神刻意迴避著宗名。

宗名微笑了,原來雷昂斯一點都沒變。

他還是那個小時候被自己親親抱抱會臉紅的那個可愛的男孩。

「雷昂斯,那個……我上次說我們下次見面就是敵人了……那個……」宗名帶著歉意的笑容說著。

「答應我下次說話思考一下,別說自己做不到的事。」雷昂斯起身,拍了拍宗名的肩,然後去找凌志了。

「黑崎,我們什麼時候到?」雷昂斯問著凌志。

「快到了,你們跟我先下車,我們要阻止反塔羅斯殺死你們的朋友。至於良太郎則是留守電列車。之後他們會回來接你們回到屬於你們的時間的。」凌志說著。

「明白了。」雷昂斯回答。

過了沒多久,雷昂斯、宗名和凌志下了電列車。時間與地點是雷昂斯出去閒晃當時的老沃克酒吧。

「我們在此埋伏,等反塔羅斯變身的假面騎士負電王出現。」凌志指示雷昂斯跟宗名躲在牆後。

「黑崎,要不要聽聽我的計畫?」雷昂斯在心中也草擬了一份攻擊計畫。

「你說說看。」凌志說著。

「你跟雛子只要一起攻擊負電王幫我製造機會,我會在遠方用狙擊槍一槍擊破負電王。」雷昂斯說明他的攻擊計畫。

「他可是連我跟良太郎聯手都搞不定的傢伙,更何況你要怎麼在我們三人混戰的時候狙擊他?」凌志提出異議。

「別擔心,雷昂斯的槍法很準的喔。」宗名笑道。

「那,就這樣做吧。」雷昂斯說完,將GUNNER變身卡插進GUNNER DRIVER中。

「KAMEN RIDE,GUNNER!」接著GUNNER又拿出另外一張卡。

「ATTACK RIDE,ILLUSION!」GUNNER接著便消失在宗名和凌志埋伏的地方。

GUNNER到了距離老沃克酒吧五百公尺的大樓外,使用了精準狙擊卡。他調整著呼吸,用狙擊鏡看著現場。

沒多久,一輛紫色的電列車從天而降。從中跳下了一名紫色的假面騎士,他正是假面騎士負電王。

「柳生!準備了!」凌志變身成假面騎士G電王。

而宗名也將SABER變身卡插進SABER DRIVER中。

「KAMEN RIDE,SABER!」

宗名往前揮了一刀,SABER DRIVER揮出的劍氣形成了假面騎士SABER的裝甲!

「假面騎士SABER,我的劍將斬斷扭曲的亂世!」SABER說完,一邊衝向負電王一邊插入強化斬擊卡。

「ATTACK RIDE,SLASH!」

「什麼!是時間警察嗎!」負電王見情形不對,也抽出劍與SABER和G電王對抗。

負電王實力堅強,躲過了SABER的好幾記斬擊。同時還能夠游刃有餘的用劍彈飛G電王槍下的子彈。

「哈哈!時間警察不過如此嘛!」負電王見情勢對自己有利,便開始了一連串的猛攻。

SABER抽刀抵擋,但負電王的刀勁狂猛,在負電王的不停連斬之下,SABER只能採取防禦姿勢。

「頸部,背部為其弱點。」G電王的解析系統解析出了負電王的裝甲弱點所在。

在負電王與SABER一對一的戰鬥下,G電王看準時機,拿起列車槍縱身一躍,跳到了負電王的背後射擊負電王的背部!

「嗚啊!」負電王被子彈擊中,整個人停止攻擊。

而SABER也趕緊跳開,製造機會給在五百公尺外的GUNNER。

GUNNER在五百公尺的大樓外扣下扳機,光彈擊中了負電王,讓負電王解除了變身!

負電王的力量來源異魔神,反塔羅斯也被打出了與他締結契約的人類女子身體外。

「柳生,妳先去顧好反塔羅斯,別讓他有機會反擊。」G電王解除變身,拿起手銬走向那名與反塔羅斯締結契約的人類女子。

「是是。」SABER照著凌志的指示去做,拿著SABER DRIVER指著倒在地上的反塔羅斯。

凌志正打算逮捕這名女子的時候,卻發現一件驚人的事實。

「媽媽!?」凌志驚愕地看著這位中年女子。這個女子正是凌志的母親—水島小百合。

「什麼!?」SABER看著驚訝於現況的凌志。

「凌志……對不起……」小百合帶著歉意看著凌志。

「媽媽,為什麼要跟反塔羅斯定下契約!?」凌志此時沒有生氣,但是他非常擔心自己的母親。

「對不起……我只是想回到過去……改變那個『一直困擾著你的事實』……」小百合流著眼淚說。

這時,在SABER和凌志都放鬆戒心的情況下,反塔羅斯找到了機會。

「哈哈哈!你們太大意了!」反塔羅斯又附身到了小百合身上。

被反塔羅斯附身的小百合馬上把凌志推開,接著起身拔腿就跑。

「你這傢伙!」SABER想追上去,但卻被迎面衝下來的負電列車擋住了去路。

「再見啦!」小百合狂笑著,並駕著負電列車離開了。

而在遠方的GUNNER也解除變身變回雷昂斯。

「看起來計畫是失敗了。」雷昂斯輕嘆。

但是從自己觀察到的情況看起來,似乎是凌志為了什麼事情在猶豫著。

到底是為了什麼?在遠方的雷昂斯無法聽到現場的聲音,只能用狙擊鏡看見遠方的情況。

雷昂斯收起GUNNER DRIVER,準備離開大樓。

「這件事的始末,有必要找黑崎問清楚才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6064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自創角|同人|特攝小說|特攝|假面騎士|穿越文

留言共 6 篇留言

神代
那個阿,在Decade原作中,良太郎的戲分是零蛋吧
遇見士先生的機率又不高,有一點點怪,在來是MoMo跟大熊,嗯,有種講不出的違和感

06-01 22:21

真壁達哉
你忘了DCD x 電王劇場版
另外我真的得承認這次寫得不是很好,人物塞得太多了......06-01 22:23
神代
對耶!(敲)
不過我沒有把"出場人物多"這一點當缺點

06-01 22:32

真壁達哉
是嗎XDD那太好了XDD06-01 22:47
輝水蘭
終於等到了~

06-01 22:46

真壁達哉
對不起讓你等了這麼久(?)06-01 22:47
風見流星
這次不錯,只是人物比平時的多。(?

06-01 22:57

真壁達哉
對啊,人物多寫得超累的(?)06-01 22:59
風見流星
不過反電王人間體讓我吃了個大驚。

06-01 23:02

真壁達哉
你吃驚了嗎XDD那太好了,劇情爆炸性發展成功~~~06-01 23:05
風見流星
不過我更在意的是結局(?

06-01 23:18

真壁達哉
電王世界會給一個好結局的(?)06-01 23:3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dennis83102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牙狼:未來幻想】鋼拳騎... 後一篇:假面騎士 FUTURE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ittingisok愛看小說的你/妳
[達人專欄] {微醺藏紅(新)}第六十九章 失聯(二) 愛情x都市x調酒x演藝圈x微奇幻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4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