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原創】—Poplus Rhapsodia—,Characters:Rome、Germania、Others。(103/6/2更新)

作者:冬將軍™伊薩│2014-05-25 00:20:18│贊助:20│人氣:882
導引:

民族名or所在國家名or部落名稱/名(外文,大多是義大利文),若非上述排版,民族名就是角色的名字。

綠色→古羅馬藍色→日耳曼民族橘色→凱爾特民族/黑色→其他。

若有兩種顏色,代表該角色代表的民族是兩種民族混血而誕生。

介紹中雖未提及,但大部分的日耳曼民族幾乎都有著金髮藍眼,或深或淺,但基底都是金色或藍色。

— ※— ※ —※— ※— ※—

  古羅馬/瑪爾斯‧西爾瓦諾斯(Mars Silvanus):
  有著深棕色頭髮、綠色眼眸的民族體現,是居住於古羅馬境內的主要民族。因羅馬人深受羅慕路斯與瑞穆斯的羅馬建城故事影響,自稱「瑪爾斯之子」,也連帶的讓他同樣自稱自己是「瑪爾斯之子」,名字是為了配合族人們取的。
  個性隨和、不拘小節,擅長粗暴地與外頭的遊牧民族打招呼(攻打併吞領土意味),喜歡美食及美人,興建公共澡堂、競技場、教堂等漂亮或實用的建築物,各方面來說都很難與「強國的民族」做聯想。有個弟弟叫Leontius(利昂特奧斯),從羅馬帝國開始衰弱後兩兄弟感情就越來越差。西元395年羅馬帝國分裂時正式分居,但仍十分煩心。
  匈奴西遷導致民族大遷徙時被外頭闖進領土裡的遊牧民族(大多是日耳曼尼亞的兒子們)而被打得落花流水,為了因應兵力不足而雇用了許多日耳曼人做傭兵,從而開始跟日耳曼尼亞生活,卻反讓自己的弱點被洞悉,西元476年西羅馬帝國滅亡時也因此死亡。

  拜占庭(東羅馬)/利昂特奧斯(Leontius):
  有著淺褐色頭髮及金棕色眼眸的民族體現,拜占庭帝國(東羅馬帝國)境內主要民族。不擅長表達情感,因此看來總是版著一張臉,但內心意外的熱情,包容力很強,隨性溫和但異常善戰。擅長與哥哥瑪爾斯唱反調,但兄弟倆感情依然不錯(國家衰弱導致的摩擦不算數的話),直到西元395年羅馬帝國分裂時正式分居。
  拜占庭帝國成立初期十分生不逢時,剛獨立時因正逢匈奴帝國活躍期間,長年遭掠奪、剝削及戰亂,國力衰弱、民不聊生,也因常逢戰爭而滿身是傷,但在得知西羅馬帝國遭匈奴攻打時卻仍前去協助。曾想幫助瑪爾斯免於死劫,但最後仍功虧一簣。
  值得一提的是,在西羅馬帝國滅亡後不久,拜占庭帝國就滅了東哥德、汪達爾等日耳曼民族建立的王國。

  日耳曼尼亞(Germania):
  有著金髮藍眼的民族體現,是廣泛分布於歐洲大陸上、數量龐大的日耳曼民族共同的父親,他們多半稱他為「日耳曼」或「日耳曼尼亞」,少數稱之為「父親」。他們對他的印象很薄弱,他亦也是。即便有新的孩子出生,他也從未在乎過,甚至有些民族因勢力太過薄弱而消亡,他也從不知情,幾乎是放任自己的孩子自生自滅。因此絕大多數日耳曼民族對他沒有好感。
  民族大遷徙中因長年侵擾古羅馬,加上古羅馬迫切需要兵力而成為雇傭兵,長期與瑪爾斯生活。在西元476年與自己的孩子(西哥德、東哥德、汪達爾等)親手殺了古羅馬。

  高盧(Gaule):
  出生於西歐(現今荷比法地區)的民族,有著紅髮紫眼,屬於凱爾特人種。是凱爾特的弟弟,個性比較樂天、奔放,早期長年與羅馬爭吵,維持著亦敵亦友的關係,後來還是被打敗。高盧戰爭之中,作為聯盟軍首領的阿維爾尼慘敗,宣告著高盧部落的戰敗,此後羅馬在高盧地區建省之後傳入羅馬地區的文化,在許多方面都被拉丁化。
  居住地因物產豐饒、氣候溫和,經常被外族侵擾、甚至被羅馬騷擾,在難熬的歲月中,高盧的紓壓方式是照顧部落中新生的民族體現,對羅馬征戰而戰敗的阿洛布羅基、阿維爾尼在幼時都被他照顧過,兩者長大後也十分的頑強。但最後皆滅亡,徒留下他一人。
  西元五世紀時遭到法蘭克民族入侵、同化,無力招架而滅亡。

  凱爾特(Celt):
  出生於不列顛群島上的民族體現,偏紅的金髮與碧眼,是高盧的哥哥。身為凱爾特家族的長輩,因必須同時照顧許多人加上羅馬長年的侵擾,十分善戰且好戰,殺紅眼時甚至有些病態。
  但因擁有三名親生骨肉(現今蘇格蘭、愛爾蘭、威爾斯民族),面對孩子們的個性相對來說的確溫柔許多,獨力扶養三名孩子成長,是名好父親。早期長年與羅馬征戰,西元四世紀初時羅馬軍撤出不列顛,換取幾十年的和平之後又遭到盎格魯、撒克遜及朱特的入侵,纏鬥了一個半世紀,最終在寡不敵眾之下遭到屠殺、同化,因此滅亡,留下三名仍然幼小的孩子。
  凱爾特的慘死對孩子們的影響極深,間接造成了他的後代與日後盎格魯、撒克遜、朱特的後代盎格魯-撒克遜族之間不和睦且宛如火藥般一觸即發的關係,且直到現代都仍未和解。

  阿維爾尼(Arverni):
  出生於西歐(現今荷比法地區)的民族,紅髮碧眼,屬於凱爾特人種。是高盧的朋友,也是他名義上的兄弟,小時候是由高盧照顧成長,長大後(西元前二至三世紀)成了所有高盧部落之中的霸主,作為一個最強的存在、同時身兼著守門人的角色,不停的與想吞併高盧地區的羅馬人征戰。
  西元前121年敗給羅馬人,優勢逐漸轉移,但並不像在凱爾特戰爭中就慘遭統治進而滅族的、同樣身為他與高盧的兄弟的阿洛布羅基,阿維爾尼藉由談判協議爭取了獨立,儘管擁有的領地很少。
  在西元前58至52年,羅馬的凱撒為了展現自己的威信而向北方的高盧部落展開了統一的征戰,史稱高盧戰爭。在這場戰爭中,阿維爾尼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維欽托利(想統一高盧部落的首領的兒子)聯合了諸多高盧部落向羅馬反擊,這是高盧最後一次向羅馬展開的大型反抗。最終維欽托利仍然落敗,高盧地區納入羅馬的版圖,而阿維爾尼也在之後逐漸衰弱、滅亡,徒留下高盧。

  條頓/條頓伯德Teuton/Teutobod
  居住於日德蘭半島北端的民族,特徵是銀髮極左藍右紫的異色瞳。血緣上因無法判別究竟是日耳曼還是高盧,沒有親人,是個像孤兒般的存在。因此對他而言,辛布里與安布昂與他熟稔的程度幾乎像是他唯一所熟知的親人。
  西元前二世紀末與辛布里、安布昂遠征到達羅馬,起初贏了幾場仗但最後仍慘敗。辛布里與安布昂滅族,條頓王條頓伯德遭處死,餘下的條頓人被古羅馬賣給高盧作為奴隸,一直到西元480年法蘭克王國成立後,被薩利安釋放,從此在法蘭克王國內生活。
  因為開墾的問題及法蘭克王國的版圖不斷向外擴張,條頓與族人也因疆土不斷擴大而不停地遷移至東部開墾。到了西元843年法蘭克王國分裂為西、中、東法蘭克王國,順理成章的成了東法蘭克王國(後來演變為神聖羅馬帝國)的居民,因此與薩克森、巴伐利亞族、阿勒曼尼一起生活。現今的德意志民族是由薩克森、巴伐利亞族、條頓一同扶養成長的。
  西元1192年條頓騎士團成立時再度出現於歐洲歷史上,條頓騎士團解散後、普魯士公國成立後便一直以「普魯士正規軍」的身分默默的活躍著。

  辛布里、安布昂:
  出生於日德蘭半島的日耳曼民族,與條頓是好友兼鄰居。因環境的關係,兩人雖然善戰但隨和。西元前120年因日德蘭半島遭受暴風雪侵襲而南遷,直到西元前113年開始與古羅馬征戰。由於戰術上的缺乏,最終敗給了羅馬將領兼執政官馬略。安布昂人與辛布里人滅族,兩人也因此死亡,從此被歷史淡忘,而「條頓遠征」這項史實也被當時的羅馬史學家紀載了下來。

  阿杜亞都契
  出生位置不明的日耳曼民族。條頓遠征失敗後一世紀,原因不明的以青年的姿態突然出現在高盧地區附近,雖然個性溫柔隨和,但也有著日耳曼民族驍勇善戰的天性。
  長相與辛布里十分神似,就連個性也是,繼承了部分條頓遠征時藏在辛布里腦海中的記憶,但並未參與過條頓遠征。是在辛布里入侵高盧時餘下用來看守糧草的人們與少部分條頓人通婚誕生出的民族,與辛布里血緣關係較深厚。
  在身為高盧的奴隸時,條頓曾經多次看見他在高盧地區附近,但礙於身分無法上前攀談,只覺得他與老友辛布里長的十分相近。
  阿杜亞都契最後在高盧戰爭中因幫助高盧,而被凱撒攻打,進而滅族。

  朱特(Jutt):
  出生於日德蘭半島的日耳曼民族,在五世紀到七世紀時是日耳曼民族中的三位強者之一,另外兩位則是撒克遜、盎格魯,個性與兩人相較起來隨和許多,但隱藏不了其善戰的天性。也是現在英格蘭的盎格魯-撒克遜民族的父親之一。

  撒克遜(Saxon):
  出生於日德蘭半島的日耳曼民族,是薩克森的孿生弟弟,在五世紀初為了躲避匈奴而離開哥哥,夥同朱特及盎格魯入侵不列顛群島並將當地土生土長的凱爾特人屠殺,凱爾特因此慘死。在西元五世紀到七世紀時與盎格魯、朱特並稱為日耳曼民族中三位強者。個性相對熱情開朗,但偶爾會因太衝動而被責罵。十分疼愛自己的孩子。

  盎格魯/安格斯(Angles):
  出生於西歐的民族,與朱特、撒克遜並稱,西元五世紀時與另外兩人入侵了不列顛群島。個性相對嚴肅拘謹、沉默寡言,異常的冷靜理性(到了令人膽寒的地步)。制定許多現代看來十分不合邏輯的刑責,也被朱特理解成「擅長拐彎抹角的挖苦別人」的具體化行動。但其實藏在尖銳冰冷的話語底下的永遠都是出自於擔心對方的善意及心思。

  法蘭克/薩利安:
  出生於西歐的民族,定居羅亞爾河下游的日耳曼民族。是法蘭克族三個部落中的大哥,同時因擁有身為兄長的自覺,十分的強大,工於心計而狡猾,切開來裡面都是黑的(腹黑到極點意味),雖然疼愛弟弟但手法一次比一次來的更加極端,令他的兩位弟弟對這個太照顧他們的哥哥感到膽寒。侵略高盧成立法蘭克王國,釋放了被古羅馬賣給高盧作為奴隸的條頓。
  擅用長矛、長槍、戟等武器,也是因為懂得靈活運用這些武器的緣故,被取名「法蘭克族」。
  俗稱的斧頭幫,善於掠奪,血腥殘忍,是羅馬最為警戒、防備的一支民族。

  法蘭克/里普利安:
  出生於西歐的民族,定居於德意志地區的日耳曼民族,是法蘭克族中的二哥,個性較溫和。對於哥哥過度的關愛有點忍受不了。

  法蘭克/卡蒂(黑森):
  出生於西歐的民族,定居於高盧東北部的日耳曼民族,是法蘭克族中的么弟。個性冷淡、沉默,但出乎意料的會幫助有困難的鄰居們,但即使感情不溢於言表,與他有同樣困擾的二哥里普利安同樣知曉他對自己的大哥仍是又愛又怕。

  薩克森(Saxony):
  出生於日德蘭半島的日耳曼民族,後遷居於德意志地區,是撒克遜的孿生兄長。個性意外的沉著穩重,有些固執,與撒克遜互相扶持成長。西元五世紀時與弟弟撒克遜分離從此沒再見過面,心底深處他早知道撒克遜已經因為血統的淡化與欠缺意識上的認同而死去。
  在民族大遷徙中是少數沒有遷移、留在原本居住地抵抗匈奴入侵的民族。東法蘭克王國後來成了神聖羅馬帝國,與巴伐利亞族、阿勒曼尼與條頓一起生活。後來自立了薩克森選侯國後與奧地利、普魯士關係一直不錯。前期與奧地利關係較好,七年戰爭期間因普魯士為了逼迫奧地利出兵而遭到普魯士進攻,但相比起劍拔弩張的普奧兩國,本人相當冷靜。戰爭結束後從普魯士佔領區復國。
  其懂得識時務者為俊傑、變化多端的個性讓普魯士、奧地利等在德意志地區較強盛的國家對他又愛又恨。如拿破崙橫掃歐洲期間,原本為普魯士的盟國,後因預估得知普魯士會戰敗而加入萊茵邦聯,後來因邦聯解散自立為王國後又跟普魯士十分要好甚至是其統一德意志的幫手,等等作為。

  巴伐利亞族/拜恩‧維特爾斯巴赫(Bayern Wittelsbacher):
  出生時間及地點皆不明的日耳曼民族,據說是一部份蘇維比人與其他日耳曼民族通婚誕生出來的新民族,嚴格推理起來算是蘇維比的兄弟,但因長久的民族融合,對蘇維比並無歸屬上的認同感,只有部分共通點。
  居住於德意志地區,與薩克森是鄰居。早期與薩克森、阿勒曼尼、弗里斯蘭等民族同樣受到法蘭克王國的征服,屢屢戰敗但都未投降,因此有著不服輸、好勝的個性,喜歡捉弄熟人(尤其是薩克森),總結來說是個容易讓人感到煩躁的人。
  與薩克森有著孽緣,在神聖羅馬帝國時期各自自立為選侯國後暗中跟薩克森較量著。很遺憾的是薩克森軍力雖不強、擁有的國土面積小,但因外交手腕柔軟,跟許多國家都有往來,地位就跟普魯士一樣舉足輕重,巴伐利亞不用多說就直接落敗。但值得一提的是在德意志帝國成立後,相較起自願併入帝國而失去自治權、僅保留著公爵爵位的薩克森,巴伐利亞仍保留著自治權,甚至連外交都擁有自主權,僅在戰爭爆發時須聽命於中央。
  姓氏「維特爾斯巴赫」的由來是取自西元十二世紀時接納巴伐利亞為領地的維特爾斯巴赫家族。現代的德意志民族也是他與薩克森及條頓的族人共同通婚誕生的新民族。

  弗里斯蘭(Frisians):
  出生並居住於現今荷蘭、德國靠北海沿岸的日耳曼民族、出生時間不明,但因在民族大遷徙前都沒有其他日耳曼民族看過他的蹤跡,因此無法確定究竟是從血緣上就源自日耳曼尼亞,抑或是隨著民族大遷徙而被日耳曼化。對同輩而言十分神祕,但本人溫和隨性,異常好相處。
  前生(身)是弗里斯(Frisii),因在西元1世紀中旬入侵高盧地區被羅馬帝國視為眼中釘,到了西元3世紀末被羅馬帝國征討,殘餘的族人被送往羅馬帝國當農奴,弗里斯從歷史記載上消失也像是人間蒸發,之後弗里斯居住的地區因空缺而被其他日耳曼民族佔有,恢復生機後再度出現於歐洲大陸上,因長相與個性都與弗里斯一模一樣,被當時鄰近的撒克遜誤以為是弗里斯,但本人聲稱遺忘了所有「弗里斯」留在體內的記憶,不排除可能是弗里斯本人刻意遺忘抑或真為弗里斯的重生。
  曾經隨著盎格魯、撒克遜、朱特入侵不列顛,但半途折返,原因不明。在西羅馬帝國滅亡、法蘭克帝國成立後與拜恩、薩克森、阿勒曼尼同樣遭受薩利安的征服,因此對三人有著信賴的好感。
  在現代是荷蘭、德國、丹麥等地區的少數民族,與文德(現今被稱為索布人)一樣,是個文化、語言倍受死亡威脅的少數民族。

  阿勒曼尼(Alemanni):
  出生地點、時間不明的日耳曼民族,定居於美因河上游地區,最早出現在羅馬歷史上是在西元三世紀時一位羅馬皇帝卡拉卡拉宣稱自己擊敗了阿勒曼尼人。在羅馬的觀點中,阿勒曼尼擁有極高的危險性及攻擊性,就如同法蘭克人,讓羅馬人無法越過萊茵河與夏日耳曼行省。
  公元一世紀時萊茵河成了被羅馬控制的高盧及日耳曼的天然界線,羅馬沿著萊茵河建立了上日耳曼及下日耳曼省,羅馬人在上日耳曼建立日耳曼長城防止被入侵。但長期以來,阿勒曼尼不時越過長城攻擊羅馬帝國的邊境,並在此後不停擴張到奧地利、巴伐利亞、瑞士高原與亞爾薩斯等地區,又自行建立了一個國家「阿拉曼尼亞」,但仍經常臣服於法蘭克人之下。
  雖然被羅馬說成是擁有高度危險性的聯盟,但實際上卻有著相對於善戰好戰的溫柔和善與敦厚木訥,善於照顧他人,特別是與自己有著相同苦難的人們,因此不求回報的幫助著弗里斯蘭、薩克森與拜恩,而這四人的感情一直都很好,即便他們彼此沒有同樣身為日耳曼民族的感覺。

  勃艮第(Burgundi):
  出生於現今丹麥的勃恩霍姆島(古丹麥語稱之為勃艮第霍姆,即勃艮第島),而後才向歐洲大陸遷徙的日耳曼民族。與諾爾斯一樣是個極容易被忘卻的存在。
  在早期的羅馬歷史中甚至都沒有記載,唯有在六世紀時的哥德族的歷史記載中提到勃艮第在四世紀時被哥德族擊敗,移居到萊茵河西岸後建立了自己的王國。之後與西羅馬帝國呈現對峙的狀態,但在第二任勃艮第國王岡多巴德在位期間,因為宗教關係,使得勃艮第王國與威尼斯主教的關係良好。
  匈奴西遷看過匈奴,在某些方面與匈奴相性極好,在文化方面受到了匈奴的影響。
  雖然從屬於羅馬帝國,甚至在西元370年羅馬帝國將勃艮第列為可資助的日耳曼蠻族部落以對抗更難纏的阿勒曼尼,但勃艮第並不受統一的指揮,反而經常出兵攻打羅馬行省下的高盧。
  經歷改朝換代,勃艮地王國衰滅又重建,最終被法蘭克王國吞併,「勃艮第」這個詞成了法國東部的公爵領地名稱。而勃艮第也在血統的融合下失去了自主意志,成了戰爭機器,在軍事上完全受薩利安的控制;在日常生活中卻有著自己的行為能力。之所以沒有完全死去是因為即使沒了血統上的關係(不再有純正的勃艮第民族),但仍有意識上的認同(凡是居住在勃艮第公國抑或法國東部勃艮第的居民都稱為勃艮第人)。

  汪達爾(Vandals):
  出生於日耳曼東部部落的民族,而後遷徙到西里西亞地區。破壞力超群,被譽為是日耳曼民族中的破壞之王。曾因一度入侵羅馬帝國將財務劫掠一空、俘虜三萬名羅馬人(包括皇室成員)、更將羅馬城燒得精光,而被羅馬畏懼著(此後這種破壞殆盡的掠奪手法被稱為汪達爾主義)。但異常沉默,話極少,大多都以肢體動作表達自己的想法,對同輩的家族成員來說是個神祕的存在,閒暇時的興趣是做手工藝品,有著其他民族意想不到的巧手。
  早期仍是個默默無聞的小部族時,經常得依附著其他強大部落才得以維生,諸如哥德族、馬考曼人。也被迫得跟著依附的部落一起同進退,曾經因此而損失慘重,但也因依附部落的衰弱,趁機得到了休息與獨立自主的機會,進而壯大。
  因定居處西里西亞地區山林密布、平原又少,且沒有出海口,因此汪達爾無法像其他東日耳曼民族那樣發展畜牧業與漁業,而是專精手工業、兼營農業和狩獵。
  在當時,日耳曼民族之間的貿易是十分興盛的。戈比德控制的維斯瓦河三角洲有一座盛產琥珀的島嶼,使得四面八方各部落的商人階級群眾定期前來參訪,維斯瓦河三角洲也因此成了當時東北歐的期貨集散地,距離此處不遠的汪達爾更是常客。汪達爾所製作的陶器遠銷到當時日德蘭半島,而他的手工藝品,諸如皮革製品、石雕、木雕、金屬飾品等在周邊地區也廣受歡迎,它們帶有濃厚的凱爾特藝術風味。
  在民族大遷徙中結識了國破家亡的阿拉伯遊牧民族‧阿蘭,從此兩人一起活動、生活。甚至在之後汪達爾–阿蘭王國被拜占庭帝國所滅時也一起戰鬥到最後一兵一卒,因此滅亡。

  哥德/西哥德(Visigothi):
  出生於東歐的日耳曼民族,哥德族的兄長,東哥德的雙胞胎哥哥,兩人同生死共患難,是第二代的日耳曼家族中感情最好的兄弟。雖然經常分居但依舊感情很好。匈奴西遷時曾幫助被匈奴攻擊的東哥德,後因同樣戰敗而向西遷移至羅馬帝國境內,在羅馬的壓榨下與東哥德揭竿起義,成了羅馬長年的憂患。但在面臨共同的敵人(匈奴)時卻又能恰好的與西羅馬聯手。
  羅馬滅亡後於伊比利半島成立了西哥德王國,途中滅了因宗教問題時常與自己發生衝突的、位在伊比利半島西北部的蘇維比王國,後來遭到拜占庭帝國干涉內政,被北非的薩拉森(阿拉伯帝國)所滅。

  哥德/東哥德(Ostrogothi):
  出生於東歐的日耳曼民族,哥德族的老么,西哥德的雙胞胎弟弟。與哥哥感情深厚、十分信賴哥哥。是第二個遭到匈奴入侵的民族,因慘敗而向西逃竄至兄長西哥德的定居地(德涅斯特河)請求協助,後因西哥德同樣戰敗而遷移至羅馬帝國境內,在羅馬殘酷的壓榨下起義。
  在當時是數一數二的強者,許多鄰近的部落必須服從他的權威。好奇心很旺盛,有著任何事都想嘗試一下的慾望,即使知道自己做不到也一樣。是所謂的戰士集團,英勇善戰,思維單純。
  與哥哥西哥德長年的遊牧生活不同,東哥德在三世紀時於黑海北邊曾經有屬於自己的帝國,十分鼎盛,但毀於匈奴。西羅馬帝國滅亡後接手了西羅馬在義大利的領土成立的東哥德王國,最後遭拜占庭的查士丁尼大帝所滅,做為一個民族,東哥德與西哥德都不付存在。值得一提的是,即使接管了義大利,拜占庭也無力控管,導致最後義大利半島落入了斯堪地那維亞地區遷徙來的倫巴底手中,使義大利遭受強大的武力掠奪。

  哥德/戈比德:
  出生於東歐的日耳曼民族,哥德族的成員(無輩分),東哥德的義弟,因為很少說話,因此讓人難以捉摸他的個性,唯一能夠得知的是其慢條斯理到不可思議的境界的惰性十分可怕,但確實與東哥德相同,是英勇善戰的部落。長年跟著東哥德生活,最著名的事蹟是在阿提拉死後連同東哥德殺死匈人,阿提拉的長子也是死在他手中。
  西元539年建立了自己的國家戈比德王國,但好景不常,在東羅馬帝國的設計與挑撥下,戈比德與倫巴底交惡,成了仇人。之後十年內,倫巴底的王子阿爾博因殺了戈比德王儲里斯蒙德,兩國後來雖然和解,戈比德王甚至將自己的孫女許配給阿爾伯因。
  但之後在從亞洲而來的強大遊牧民族阿瓦爾(柔然)的幫助下,倫巴底最終戰勝了戈比德,殺死了戈比德王坎尼蒙德,將坎尼蒙德的頭骨做成骷髏杯,西元551年戈比德王國正式滅亡。戈比德也因此在成為倫巴底的奴隸的歲月中逐漸步上衰弱,最終滅亡。
  

  蘇維比(Suevi):
  出生於斯堪地那維亞半島,位置大約為今日瑞典南部的日耳曼民族,是以殘忍暴戾及征戰聞名的倫巴底的哥哥,個性與倫巴底不同,雖然同樣善於征戰,但並未如倫巴底那樣殘暴,相反的仍有點理性存在,也因此而被倫巴底認為是個不切實際的人,與自己的弟弟處不好。
  遷移到德意志地區時曾經看過薩克森及撒克遜,十分羨慕他們倆的感情好。曾經試圖與倫巴底挽回一些破碎的關係,卻都屢遭失敗,最後連嘗試的勇氣都消磨殆盡。
  早期因為居無定所,過著漂泊的游牧生活,建立在互助互愛的關係上,與倫巴底的感情不錯,直到開始與羅馬產生衝突征戰,兩人性格上的分歧總算被彼此看見,因而越來越疏遠。
  羅馬滅亡後與倫巴底正式分家,於伊比利半島西北部建立了自己的王國,但最終因為宗教問題而與西哥德產生衝突,最終敗於西哥德。隨著王國的衰亡,蘇維比也逐漸滅亡、消失。

  倫巴底(Langobardus):
  出生於斯堪地那維亞半島(位置大約為今日瑞典南部)的日耳曼民族,平日樂觀。以戰時殘忍、冷酷、善於征戰聞名,是蘇維比的弟弟。因不贊成、不認同哥哥在戰爭中仍保有理性、對敵人抱有一絲仁心的思維,開始與羅馬產生衝突後就逐漸疏遠蘇維比。
  因不善表達情感,只能不停的用具體行動表達自己的想法,在一次次的征戰中讓蘇維比看見自己最殘暴的一面,卻反而讓蘇維比更加無法理解,彼此的隔閡更加擴大,一發不可收拾。
  西羅馬滅亡後與蘇維比分家,但仍是處於居無定所、無國無家的狀態,直到六世紀時翻越阿爾卑斯山入侵了義大利半島北部,成立了自己的王國。西元八世紀時逐漸征服了原本處在東羅馬帝國控制下的義大利土地,入侵了羅馬教宗管理的轄區。教宗向法蘭克國王丕平三世求助,因而被薩利安、里普利安、卡蒂三人打敗。
  西元773年丕平三世的兒子查理曼大帝擄獲了他的岳父兼倫巴底國王——狄希德里烏斯,導致查理曼兼任法蘭克及倫巴底的國王,倫巴底在失去對義大利的控制後不知去向,消失無蹤。

  瓦隆(法語:Wallons
  出生於現今比利時及荷蘭邊界地區,現今居住在比利時的日耳曼民族,因為體內流著高盧的血,有著金髮紫眼。是個好好先生,但兇起來不好惹,存在感低落,與諾爾斯一樣經常被遺忘。
  現今居住於比利時境內,與身為同居人但文化語言方面都大相逕庭的佛蘭德相互厭惡。
  據本人說法,在他還是個小孩子的時候,曾經有個多次幫助過他的民族體現,叫做貝爾格。在條頓遠征時,曾與條頓交手過並勝利。但貝爾格在之後與羅馬的交涉中爆發戰爭最後死去。

  納爾維(Nervii):
  出生於現今比利時地區的日耳曼民族,但文化上多數屬於凱爾特文化,是十分罕見的屬於被凱爾特化的日耳曼民族。是貝爾格的弟弟,兩人都十分的勇猛善戰,尤其是貝爾格曾在西元前打贏過當時號稱戰無不勝的條頓人,而納爾為身為貝爾格的其中一支部族,被認為是最凶猛善戰的。與大多日耳曼民族不同,納爾維是不喝酒、卻十分強悍的。
  西元前一世紀中旬,貝爾格人聯盟瓦解,造成當時貝爾格的重創。對於注重貝爾格人世代相傳的「精神」的納爾維,他指責其他部族像羅馬凱撒的俯首稱臣,開啟了薩比斯河戰役,但最後也因不敵羅馬而滅亡。但因納爾維人在戰場上的勇往直前與英勇,凱撒在勝利後回到羅馬大聲的讚揚納爾維是「英雄」。

  諾爾斯(Norse):
  出生於斯堪地那維亞半島的民族,有著趨近於銀色的白金色髮絲與藍色眼眸,日耳曼尼亞的孩子之一,但因非出生於歐洲大陸上、居住地太偏遠而導致幾乎被遺忘。名字「諾爾斯」有來自北方的人之意。
  待人處事態度方面圓滑,但同時也可以很粗暴。西元八至十一世紀時曾為了商業貿易、海上活動等理由南下到歐洲大陸的沿岸,甚至到了高加索山脈地區。
擁有三名孩子,由大至小分別是維京、諾曼、瓦良格。

  維京(Vicking):
  出生於斯堪地那維亞半島的民族,是諾爾斯的孩子,作為血統純正的後代,擁有與父親相同的白金色髮色與藍眼。被歐洲大陸上的人們稱之為「Northman」,即北方來的人之意。崇尚武力、厭惡懦弱,性格衝動、魯莽、不拘小節但有情有義,性格的養成大多部分是源自於其長期從事海盜所導致的結果。
  西元八世紀時因驚嘆於歐洲大陸上潛藏著的許多高價財寶而攻擊性的開始入侵歐洲大陸,其中一支維京人留在高盧地區,與當時居住於法蘭克王國境內少數純種的高盧人結合,誕生出了新民族「諾曼」。
  西元八世紀至十世紀時侵略行動十分興盛,導致後來法蘭西帝國(西法蘭克王國演變而來)不得不將其中一塊土地哥讓給諾曼作為要求其保護沿海地區的代價。但在十世紀時,盛極一時的侵略活動慢慢的弭平,據說是因為開始信了基督教,便不再相信傳統的神靈的緣故。

  諾曼(Normans):
  出生於高盧地區的民族,是諾爾斯的孩子、維京的弟弟、瓦良格的二哥。是部分留滯於高盧地區的維京人與當地少數純種的高盧人結合所誕生的新民族,作為融合兩大民族的血統的後代,諾曼擁有與兄長維京不同的紫色眼瞳,但無論是掠奪方式意或生活態度方面都遺傳到了兄長。
  因侵略活動太興盛,導致後來法蘭西帝國甚至不得不將其中一塊土地割讓給他做為要求他保護沿海地區的代價,而那塊土地就是後來法國的城鎮「諾曼第」。因為這件事,使得過度保護法國、視國家為一切的薩利安十分厭惡他,卻又不得不倚靠他藉以維持沿海的秩序。
  雖然不常將情緒表現在臉上,但心底深處是個活生生的暴君,其在諾曼第的統治歷史經常與內鬥、壓榨脫離不了干係。即便後來改信了基督教、改說法語、在諾曼第定居數十年後放棄了海上活動改採陸上騎兵戰術,但即使是在改變了這麼多外在表現的情況下,屬於祖先(兼兄長)維京的個性仍然保留了下來,使得他經常表出一種極度不安魯莽的氣質,近乎愚勇的好戰、與詭計多端。
  出乎意料的擅長工藝(尤其是竹編之類的),也曾經入侵不列顛,讓當時剛失去至親,國家、情緒都還沒整頓好的威塞克斯及艾塞克斯措手不及,但也僅只於文化及語言上的影響。

  瓦良格(Varangoi):
  出生於高盧地區的民族,諾爾斯最年幼的孩子之一。是諾曼的弟弟,早期與諾曼共同生活,過著海盜兼商人的雙重工作生活。後來逐漸沿著商路往東遷移,來到東歐平原,活躍在當地的商路上,除了經商,必要時甚至劫掠,擄掠、販賣人口為奴,到君士坦丁堡出售賺取外快。
  瓦良格曾受雇於沃斯托克(東斯拉夫)的王公,充當親兵、從事征戰。其中一位瓦良格人領袖留里克還建立了留里克王朝,統治基輔羅斯,後逐漸被斯拉夫同化。

  阿蘭:
  阿拉伯的遊牧民族,曾在頓河以東建立了自己的國家阿蘭國,同時也是第一個因匈奴急需休整及補給的犧牲者之一,阿蘭王也在匈奴的突襲下戰死。西遷時遇到了居住在頓河以西的汪達爾,走投無路之下向汪達爾求救,得到同意之後與汪達爾遷移至北非成立了汪達爾-阿蘭王國,兩人一起生活著。
  因阿蘭將汪達爾視為救命恩人,在汪達爾王國即將戰敗於拜占庭帝國時仍未逃走,反而是自願留下與汪達爾一同作戰直到死去。西元534年,汪達爾王國在北非的領土成為拜占庭的一個行省,作為民族,汪達爾與阿蘭也隨著汪達爾-阿蘭王國的滅亡而消失。

  盎格魯-撒克遜/威塞克斯、艾塞克斯Anglo-Saxon/Wessex、Essex
  出生於不列顛群島上的日耳曼民族,是朱特、盎格魯、撒克遜的族人們通婚誕生出的新民族。令人意外的是雖身為日耳曼民族,但也許血緣中有少部分的凱爾特血統,而是綠色眼眸。兩人有著異常極端、迥異的性格,最大的特徵是自左、右臂延伸到左、右臉頰的紅龍及白龍印記。雙子之中,哥哥威塞克斯較沉著穩重,但弟弟艾塞克斯卻異常的放縱,讓威塞克斯很頭痛。
  因長年居住於島上,在歐洲大陸的會議中經常被排擠(光榮孤立之類的啦,現代的G20高峰會、歐盟之類的啦ry),讓負責外交的威塞克斯養成了口嫌體正直的糟糕個性,實際上回到英國後常常跟艾塞克斯抱怨,而負責大英國協事務的艾塞克斯反而沒這個困擾……。
  在海上霸權時代雖屬於後起,但追上的速度卻很快,也是擁有眾多殖民地的宗主國民族,據說全世界的國家,兩兄弟只剩下22個沒去過(全世界的國家只剩22個沒被英國殖民過意味)。因歷史因素,從英法百年戰爭以來,與法蘭西民族至今仍處不好,凡事都能夠槓上。


— ※— ※ —※— ※— ※—

後記:

花了我將近一個月,不停的砍掉重練,找資料,腦補,絞盡腦汁生出來的角色介紹。就在這裡,總算打好了,我現在除了感動已經找不到更好的詞形容了。

但是這只是「羅馬+日耳曼民族+其他古羅馬時期的民族」,意思就是說還有其他篇……而且其實這篇很不完整……(ry

打這篇角色介紹,查資料時,我不小心聽了一些很感傷的歌。查到很多資料的同時也發現日耳曼家族真的很亂很雜,戰亂是家常便飯,滅亡更是無時無刻在發生,併吞是小事,兄弟?同胞?那是什麼,能吃嗎?能養嗎?能像綿羊乳牛那樣拿來交易嗎?答案是不行,對不起。

最後壓垮我的是維基百科上「日耳曼人」的頁面,上面那句「日耳曼人不稱自己為日耳曼人。在他們的漫長歷史中他們可能也沒有將自己看作是同一個民族」徹底把我給擊沉了(<傷不起啊

但是也不能怪日耳曼尼亞,這種做法真的很有日耳曼的霸氣(到底),就是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的感覺。也因為有這種爸爸,這些孩子們才都那麼強。

啊,差點忘了,其實凱爾特家族也很慘……哪兒有要認殺父仇人「爸爸」的八卦啊?

民族擬人坑中我最喜歡的虐梗:1、紛亂的日耳曼家族,2、溫馨也揪心的凱爾特家族,3、飽受外族干擾、世代都逃離不了被奴役的命運、缺乏彼此的認同感的斯拉夫家族。

然後不忍說,雖然很想畫人設圖,但是我本人的腦袋中,日耳曼尼亞卻是APH中的那個日耳曼的樣子……^q^

— ※— ※ —※— ※—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5182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影牙|伊薩克_I.z.a.c|自創|歷史|民族狂想曲—Poplus Rhapsodia—|原創|中古世紀|日耳曼|羅馬

留言共 2 篇留言

炸蝦綽
頭香ww明天在細讀……

05-25 00:35

銀風月希
今天看世界新聞,又想到凱爾特家三兄弟,特別最近蘇/格/蘭出現率頻高剛好來翻翻看,結果沒看到他們OAO

09-07 22:53

冬將軍™伊薩
對喔因為凱爾特三兄弟的資料還沒找齊,所以一直沒辦法完整的打出人設……09-07 22:5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g207700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創作百題... 後一篇:【日誌】畢業...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