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RPG公會】幕間(補述)

作者:清離│2014-05-23 10:39:08│贊助:16│人氣:277




  時間點為「塵海永眠」之後,賽拉‧斯兌爾回城(阿斯嘉特永夜)之前。

  補述用的
  短打。
  短打。
  短打。
  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謁見室的門關了起來。負責的人闔上門的動作相當輕柔,諾索爾沒有感覺自己受到多少打擾。

  ──謝了,白籠。

  想著,他在內心傳述心情給自己忠心的手下。沒有回音,不過從別的「話筒」那兒傳來的嘆息聲讓他得以確認想法確實有傳達過去。

  今日的謁見時間差不多結束,接著以他的工作表將是閱讀公文的時間。理解委託方的需求、思考接下委託的投資報酬率、選擇最適合工作的人代表公會前往解決委託,這些都是作為一名會長的基本能力。

  「哼嗯……」事情告一段落,在王座上顯得略微放鬆了些。整個公會的狀況都在他的管轄之下,譬如某人的眼鏡掉了──笨蛋,在你腳邊──、某人今天的晚餐是炒飯加上養樂多──喂,他記得公會裡的炒飯有加香腸吧?這樣肚子不要緊嗎──、公會難得讓他親自承認的某對夫妻正在吵架原因則是要不要生小孩之類云云──說來如果他們要請假,他也不至於是那種不准的惡人──,自然,精神上的耗弱是常人無法理解的。

  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也是他一直沒有能對某個孩子出手的原因,雖然更多的是對自己之後所要做的事的不安使然。

  想見她。

  心中,有某個聲音這麼說,只要現在短暫地逃離這裡,回到寢室就可以了,不過──

  專業的,以及「有目標」的另一個自己馬上就把這份欲望塞回意識底層。打從他為了阻止自己的胞兄而創立這個公會──他大多數的時間就已經不是自己的。這也是全體會員之所以尊敬他、願意在他麾下工作的原因。

  大多時候他寧可虧待自己,也不會虧待已然承認的成員。

  天生的領導者。於是同為公會會長的人們當中,有人如此稱呼他。

  「……都沒有情資過來?」接著,他喃喃道,對象是在身側化身為男性、穿著西服的騰蛇紅蓮。今天是某個「前‧成員」準備幹一番大事業的日子,前些日子在他推斷出她真正的想法後他後悔為什麼要將資訊告訴她──然而在那之後他再也聯絡不上她,就像是有什麼較他的能力更為高強的人阻擋住了他那樣。

  「沒有,」紅蓮側耳傾聽了約三秒,更正道:「至少,臣下這兒沒有。」

  『妾身這兒也沒有呦。呀,客人您喝多……』
  『我們這裡也沒有呢!』『沒有唷!啊你這渾蛋離姊姊遠一點!』
  『……嗯,無,對不起。所以,您今天的要求……』
  『是的,根據情報組的回報,今天沒有任何相關消息──甚至可以說平靜得誇張。』

  腦海裡同時並傳來了其他手下的聲音,從之後由於沒切斷好而傳導的聲音看來,大夥都還在工作。

  「應該是大事件才是啊,她可是業界內少有的女性操線使,」用手托著下巴,換個姿勢,諾索爾面有難色,目前放出的調查人員已經是極限了,如果她還是成員自然可以讓檯面上的人也去調查──

  難道那傢伙連這也想到了?

  諾索爾搖了搖頭,自己否定自己的想法。她只是很純粹知道他也有目標。而不想拖累彼此吧。正如他在時間到了的時候也會盡力地不要求她,或者另一個她為他獻身。

  如果這時候能碰碰她就好了。

  諾索爾發現今天的自己有點軟弱。果然是因為有什麼要發生,或者是有什麼已經發生而造成的不安嗎?抹了抹臉,前些日子「那傢伙根本該死地一開始就不肯回來!」的大吼大概嚇到人了,他倒是連這都還沒向她說到抱歉。

  公會的會長平時心中總有這麼多心聲大概是一般會員不會了解、也不可能想得到的事。而,就在此刻……

  「主上!」

  突然呼喚他的紅蓮的聲音中帶著幾分著急,諾索爾馬上感覺到那份著急源於何處。正常來說,要來到這間謁見廳要經過外頭,他的第四手下──精靈王的批准,然而此時──

  「是這裡,沒錯吧?」
  「嗯?這倒是挺氣派的。」
  「這孩子需要快點休息……」
  「……」

  未曾見過的一行五人突然地出現在房間的正中央。

  粉髮和棕髮的女性四下打量,前者短袖和短褲的衣著雖看來像獵人卻沒有帶著弓,後者的包包內有魔法的反應,他從她們身上感覺到未散的魔力,這是傳送魔法,大概是兩人合作的傑作。銀髮的男子沒有說話,身後背著一把和他身高幾乎相符的劍,相比其他幾人他的存在感也是最低的,但若將他獨立出來,從少了一隻手臂卻仍神色堅定亦能感覺他並非省油的燈。黑髮的男子手上抱著一個人,他的體態可說最為瘦弱,諾索爾來不及看清他懷中的人是誰,那身影便被銀髮男不著痕跡地用身體擋住。氣氛一下子變得劍拔弩張,見狀,紅蓮和諾索爾都已準備好了攻擊的起手式──卻被其中棕膚的紅髮男性的聲音震懾,他明顯非人的翅膀過於吸睛,諾索爾難得地從紅蓮那感受到驚愕的情緒。

  「吾等無意攻擊汝等,給吾放下武器!」

  諾索爾自話語中聽見對能力的絕對信心,那並不似他或舊友的一份經過現實錘鍊的自信,而是與生俱來的性格中的驕矜,他感受了下,了解對方的確有和此匹配的強大魔力。雖然拼盡全力的話勝負未定,但既然對方並無惡意,他也無戀戰之欲。

  這是領導者的天職,盡量地,避免不必要的衝突。

  「這裡是我的公會,而你們確實是不速之客。」他重新坐定,對方既如此表態,大概是能商談的類型,他們五人都非等閒之輩,會找上門來多半是有事相求。

  「惡魔,不要嚇到人家。」粉髮女性似乎是一行人的首領,在她說話的瞬間,其餘四人的壓迫氣息少了一半以上。

  「唔嗯~~小莫兒對不起♥」此話一出,諾索爾和紅蓮的緊張感也少了一半。雖然女性稱這男人為惡魔,但從他,呃,看起來的迷戀女性的程度,大概也不會隨意出手。男性馬上退到一旁,只留黑髮和銀髮男子在前頭。

  「我們這裡的α和γ有事想找你,公會會長。」女性解釋道,她說話的方式和舉手投足都略有幾分貴族的氣息,諾索爾覺得微妙地似曾相識。但馬上便被兩個男性吸引注意力而未能深思。

  「我的名字叫做席爾法,代號α。想必賽拉和你提過我。」銀髮的男性率先開口了,諾索爾對此只是挑眉點了點頭,同時不著痕跡地多瞪了他幾眼。他還記得這個叫做席爾法的人便是禍首之一,對他的印象並不是極好,那麼少掉的那隻手臂大概是舊友曾提過的私刑……「請不要對我如此有敵意,將來我們多少有合作的可能性。」

  諾索爾只是從鼻子哼了口氣沒說話。他厭惡投奔黑暗的人,無論對方是不是已經金盆洗手。這總令他想起胞兄。

  「小哥啊,你不喜歡席爾法,我也能理解,不過,至少也給我一點尊重吧?」然後,換黑髮男子說話了,「你的目標是___,對吧?我們也差不多,日後相信是有交換情報的餘地的。」

  「你,想必是γ?請問來到寒舍有何貴事?」保持最基本的禮貌用語,諾索爾回問道。

  「我的名字叫做斯兌爾,或者說,大多數的人這麼叫我。」然後,黑髮男性回答。

  諾索爾沉默,「就我的資料,您應該已經死去了,在三年前就──」

  「是這孩子告訴你的?」斯兌爾不再讓席爾法擋住懷中的身影。這次,諾索爾好好地看見了,那倚靠著斯兌爾的,他所熟悉的舊友的面容──

  「她?您?你們?」他難掩驚愕,連身側的紅蓮也是竭盡全力才忍住上前去查看少女狀況的衝動。

  「有點難解釋啊?總不能把你們做成切片,」斯兌爾嘆了口氣,「這些日子大概聽說過你厭惡黑魔法的傳說,我的復活確實是緣於黑魔法,我只能向你保證,治療這孩子時用的不是黑魔法,所以不會有後遺症,以及,我……不,我們打算做的,可能是壞事,但並不是會傷害人的事。」只會傷害自己。他感受了下身後的雇主的氣息,沒有顯得繁亂,仍有些緊張。她知道自己的魔法系統不被此處接受,也並不如惡魔那般覺得理所當然。

  「相信您不肯詳細說明,我說的應該沒錯?」

  「我倒是相信著你有那個能力調查到,別讓我失望啊,小哥。」語落,斯兌爾笑得開懷。諾索爾感受到了幾分和賽拉相似的氣質。

  「您果然是養大賽拉的人。」至少賽拉回來這裡了,而且好好照顧就會沒事……「她」應該多少會感到高興的吧?他發現自己又想好好地和那個人偶說說話了。

  「好說、好說!她能結下小哥你這種緣份我也挺驚訝呢。」斯兌爾識人無數,雖然當年確實是難得的失了準。他看見眼前的年輕會長有和賽拉相似的陰影,不過這些都是年輕人們自己該去渡過的劫,正如身後的雇主,「我家小孩就暫時交給小哥你啦,她大概會失落好一陣日子吧,不過她受的苦我想也夠多了。請你看著她開啟新的人生吧。」

  諾索爾示意紅蓮上前,紅蓮略為鞠了個躬之後警戒著上前接過賽拉,他警戒的不是轉而表達善意的兩名賽拉的關係人,而是迷戀著一行人首領的──惡魔,惡魔並不在乎這裡,也不在乎懷中的女孩,他甚至可以直接輾平這個地方,之所以沒有這麼做只是純粹地因為不需要──因為女性沒有下令。直覺告訴他這群人很危險,雖然諾索爾在「話筒」中安撫他沒事。

  接過賽拉的那瞬間他發現她瘦了許多,或許出於關心又或許是恐懼使然,半神祇的他轉而將注意力放在傳輸些力量給少女這件事情上頭。

  「如果我們有任何關於你的目標的情報,還會再聯絡你的。」見事情告一段落,粉髮女性沒有自報姓名,而是逕自定下約定,「我知道你們很在乎人情,但救這女孩是我自己的意志──應該說,是我僱用斯兌爾的責任,你可以當作她得到恩人幫助。不需要客氣。」

  一行人身旁的魔力漸趨強大。諾索爾判斷這是連續的傳送魔法,他們果然不是泛泛之輩。

  「還有,如果你需要如何稱呼我們一行人的話。α、β、γ、惡魔、蕾娜。自行配對吧。我會期待與你再見之時,想必到時候我們都離理想更進一步了。」在身形轉趨透明且漸漸消失的瞬間,女性留下訊息。

  諾索爾終於想起那臉是幾年前被他的胞兄所在的組織亡國的王室公主的長相。而公主的名字正是蕾娜。

  「在我不知道的時候妳又交了多少朋友啊,賽拉……」諾索爾乾笑,房間裡已經沒有任何剛剛一行人來過的跡象,連一絲殘存的魔力都沒有──個個都是高手,包括賽拉的仇人。

  「臣下能先把賽拉小姐送往房間歇息嗎?她的氣息相當微弱。」見諾索爾轉換為放鬆卻又警戒的模式,紅蓮詢問。

  諾索爾擺手同意,「你就直接留在房間照顧她吧。」

  紅蓮基於抱著賽拉並未鞠躬,點頭致意後轉身離開謁見室。

  舊友既已回歸,在她醒來前也難再為她做些什麼,剛剛一行人的話倒是令他相當在意,雖然一部份的他仍想著「好想捏捏旅燄啊──」

  各位,幫我調查一些事情。


  表層的他已轉而思考下一步應如何進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4966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小說|自創|原創

留言共 2 篇留言

櫻天影
....................
我原本想說好帥,可是
...可是,那個,諾索爾你的形象..(?
...///(滾。

05-23 13:15

黑崎一護
不錯喔[e12]

05-25 10:0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sighi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向自家角色... 後一篇:【FFO】雙生悖論(純試...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