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同人小說】《黑暗靈魂-無名者的故事》16-無名的信念

作者:大理石│2014-05-20 21:56:16│贊助:1,050│人氣:247
※最近我才發知道原來DS1有兩首有歌詞的搖滾樂宣傳歌。(而且都出自搖滾團體The Silent Comedy
※其中,我十分喜歡Bartholomew這首歌,而且歌詞內容也相當契合整個故事的發展。
※所以我就擅自把它想成了本篇故事的ED了。
   
----------
16-無名的信念

那是一則悠遠的傳說,縱使輾轉千百回也不曾褪色,閃耀如日。
  
  但誰會相信它?又為什麼要相信它?但也許正因為那則傳說不值得去相信、也沒理由相信,所以它才能永遠光鮮亮麗。
  
  所謂的理想不過如此,投注了千萬人的信念,換來的卻只是道遙不可及的幻影。
  
  (啪沙……啪沙……
  
  「……哼哼,是你啊。」
  
  --你……戰士,你還留在這嗎?也對、也對,你留在這,你總是待在這。
  
  「唉,一看見你就有氣,自從你敲了鐘之後,這個地方就越來越吵、越來越擠……現在旁邊還又出現了個奇怪的傢伙,不僅聲音和鼾聲超大,嘴巴也臭到不行!……唉,這裡本來很舒服的,可是就因為你,一切都毀了!」
  
  有天你會習慣的……你一直都這麼過來的,不是嗎?
  
  「自從你敲了鐘之後,我的好日子全都沒了,就連火焰都拋棄了我……不過啊,看來應該是有人動了那個女孩兒的歪腦筋吧?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選在這時候下手,這真是……哈哈哈哈--……。」
  
  女孩兒……防火女……你去看過了?……不對,這不用看也知道,畢竟只要火焰消失,任誰都會知道防火女出了事,對吧?
  
  ……只是你本來可以阻止這一切發生,因為你一直待在這,你有義務保護她!…………你!
  
  「你很生氣,但有多生氣呢?都傷成這樣了,你還有力氣把我給抓起來嗎?」
  
  ……戰士,喔、藍衣戰士啊……很抱歉,我失去理智了……可是,她消失了……那叢火焰沒了!因為羅特雷克!因為他,我的夢想……我的光芒……全都消失了啊……
  
  「活屍,哼,就是你這種人把鐘給打響的嗎?啊,算了,也只有像你這種人才會蠢到去相信那些傳說…….既愚昧、又愚蠢……不過,現在,要是你想,你也可以暫時停留一會兒,趁你還懂得什麼是"休息"的時候好好放鬆一下。」
  
  不,我要的不是休息!
  
  我還得前進……可是我要去哪呢?對了,這顆眼珠子,它總是看著那處高牆,它對我下達了指示……沒錯,我往那去,我必須去那裡!
  
  「別裝瘋賣傻了,你覺得自己很痛苦嗎?如果受不了痛苦,那就放棄吧,別再追尋什麼鬼夢想了,哈哈哈……來,坐在這。喔,請別拒絕,我堅持,活屍先生。」
  
  看著我,戰士……聽著!我已經說出一切了,已經、已經沒有時間了!現在我不能停下來,再這樣拖下去他會遠遠離去……從羅德蘭消失……我不能容許這種事情發生!
  
  「你是啞巴嗎?光瞪著我有什麼意義?有事情就開口說啊,渣渣。」
  
  沒聽見?不,我說了……好吧,現在就讓我在說一次:("我要殺了他!那傢伙是我的……!")
  
  「喔?哪個人這麼好心願意跟你瞎攪和?」
  
  ("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讓我走就行了……。")
  
  「讓你走?我從不阻止任何人送死,要是你想,我也可以直接送你上西天……可是今天不一樣,偶爾我也想當個大善人。」
  
  善良會害死你的……在這種地方,善良一點意義都沒有!
  
  「……哈哈哈……這樣好了,讓我說個故事。」
  
  你為什麼不肯聽我的說話?難道我連讓你傾聽的資格都沒有嗎?
  
  我……我只剩下這麼點請求了……大人啊……請聽聽我說話……請放過我吧……。「"陽光之女說:子民們啊,切莫恐懼,這夜雖孤寂、但有我的星點相伴,這夜雖黑暗、但有我的月光相隨。"
  
  ……我不要月亮跟星星,我只要她活著……。「"於是,萬物酣然入夢,它們將白晝的疲憊放逐於幻夢,於沉默、於黑暗,靜待破曉晨曦。"
  
  ……我不能……在這睡著……睡著……。「睡吧,大英雄。」
  
  ……太陽……。「放下你的怒火,沒有任何事情值得你生氣,這裡--永遠只有消極的事等著你,永遠、永遠……。」
  
  
  
  可是我好生氣。除了生氣之外,我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
  
  ……啊,也許這就是我吧。
  
  你同意嗎?戰士?
  
  
  
  一場夢。真實之夢。
  
  但身處夢中的我到底看見了什麼?是一群又一群的屍骸?還是一條永無止盡的碎石路?也許什麼都沒有,我僅僅是睡了,陷入無盡的黑暗中,直到雙眼睜開為止。羅德蘭,我最後的真實,然而你還留在此地嗎?是的,如果這片天空不是你,羅德蘭到底還剩下什麼?可是這處平台已經沒有意義了,溫柔與慈愛不存在於此,所謂的祭祀場也不過就是片讓雜草叢生的廢墟。
  
  藍衣戰士,你是因此才離開的嗎?你讓出了你的座位……你裝的像個善人一樣,為什麼?哈啊……為什麼?
  
  你說這裡永遠只有消極的事,那你又為什麼要行動?真是個騙子,天殺的騙子……
  
  「黑先生,你還好嗎?」
  
  ……古利古斯,你躲在那做什麼?我值得你躲著嗎?
  
  「你離開好一陣子了,而且這陣子發生了好多怪事!對了,是你敲了鐘吧?我跟我的新朋友……呃,或者說談話對象,總之,我們都聽見了!」
  
  新朋友……真是恭喜了,古利古斯,這可是難得的際遇啊。
  
  「呃……黑先生?」
  
  我在聽,魔法師,我在聽著。
  
  「你很在意篝火的事情嗎?」
  
  ……哼,真是觀察入微,要我給你點獎賞嗎?優等生?
  
  「那只是團火焰,再過點時間就能重新點燃了。不過在這之前,你可能得先想辦法處理那身燒傷才行。」
  
  ……只是團……火焰?…………焰?……她不只是火焰!她是、她是我的光芒!
  
  「冷靜點,黑先生,請冷靜點!」
  
  ("古利古斯,你一直在和什麼姓黑的講些什麼啊?哇喔!火焰保佑,古利古斯啊,你連他也能惹生氣嗎?")
  
  勞倫狄斯?你也在這嗎?魔法師也在?他在……我的眼前?
  
  ("劍士,看在我的份上,請別跟那位魔法師計較這麼多了。來,放下你的武器,事情沒這麼嚴重……凡事都有得談的。當然,前題是你還沒變成活屍。")
  
  我……我在做什麼?……對不起,古利古斯,請原諒我,我…………啊啊……
  
  (鏘鐺……
  
  沒事的,我……很好,我就坐在這,我會一直坐在這。一直、一直……哪也不去了。
  
  ("嘿、魔法師,你到底說了什麼話啊?")
  
  ("我不是很清楚,咒術師先生……大概跟篝火有關吧!")
  
  「我!……我沒事,」對,就是這種語調,說話吧,不死人,你會說話的:「只是讓傷口弄煩了,兩位。」
  
  ("嗯……我不相信。")。請相信我吧,咒術師。
  
  「真的?黑先生?」。當然囉,魔法師!你看看我,這身滿是泥巴的爛皮……這真的很痛,又熱、又痛!
  
  然而,最後我卻對他們說:「我需要點休息,這段路太遠了……我的腿好痠,整個人渾身不對勁。」
  
  ("又吃壞肚子了嗎?唉,好吧,有需要就說一聲,我會在牆壁後頭等著。")。啊……謝謝你的仁慈,咒術師。
  
  「請讓我幫點忙,黑先生,至少讓我幫你處理一下傷口吧!」。可是,魔法師啊,你卻太過仁慈了……你不能妄想就這麼解決任何難題,古利古斯。
  
  「那你想怎麼做?」
  
  他說:「讓我想想,給我一點時間。很快,馬上就……對了,先把傷口洗一洗!彼海姆的標準實驗災害救助程序:淨身、解咒、隔離、再觀察。不過燙傷也包含在這項程序中嗎?燙傷的標準救助程序到底是什麼來著了……不用提醒我,我就快想到了……總之先清理傷口,然後以冷水降溫,沒錯,這就對了!」
  
  古利古斯,你看起來很著急,但我值得你著急嗎?「呵呵……你會不會太喜歡給自己找麻煩了?」
  
  「這不麻煩!」
  
  「夠了、夠了,古利古斯……我很好……哼哼哼……好到不能再好了。」
  
  「但是--」
  
  「請讓我一個人坐在這,只要一會兒就好了……我只想一個人坐在這……。」
  
  「…………假如你需要我的幫忙,我就在那,那個角落。不,應該說,假如你沒事的話,請一定要來找我!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談談。」
  
  可真是個活寶啊,古利古斯,像你這樣的人根本不該留在這,但這是你的選擇。
  
  選擇。
  
  對,選擇。這也是我的選擇。
  
  
  
  我選擇接受騎士的請求,接受使命。為什麼?因為我失去記憶嗎?不,我只是想得到救贖,哪怕只是一點點,我渴望能獲得原諒。
  
  但現在,乞求救贖?不,我只想永遠待在谷底,什麼拯救、希望,那都不是我該得到的。沒錯,一旦接受事實,也就沒有什麼好掙扎的了……讓我成為原本的我,詛咒、痛苦,那都是屬於我的東西……妳也是,防火女,妳是我的……
  
  「黑先生,你打算去水道那嗎?」在前往水域的途中,古利古斯叫住了我。
  
  「是的,我想降個溫……在找到下個篝火前試著讓自己好過一些。」
  
  「喔,也對,這是必須的。其實本來你可以不用跑這麼遠,因為在舊神殿那積了一攤水池,」他跟了上來,並接著說:「但現在沒了。可是我想你之後還是過去看看吧,也許這與你的任務有關。」
  
  「任務?是啊,任務。」我身上的皮好像都被烤乾了。不,這好像是汙垢,或者……好吧,皮膚與泥巴,之類的。隨便啦。
  
  「那則傳言、或傳說,當初我聽到時總覺得有些不對勁,彼海姆的同學們大多認為那不值得認真,畢竟在古文獻中,羅德蘭的鐘就跟所有教會的鐘差不多,單純只是用於生活與宗教機能上,」古利古斯說的十分起勁,我也沒什麼理由打斷他的發言,「不過,現在我認為這可能不只是傳說,而是有意安排的路程。但是誰安排的呢?神明嗎?神明指的又是誰?要是羅根大師在,他一定很快就能理出個頭緒了!不過他也根本不會在乎這種事情就是了,哈哈哈……
  
  (嘩啦嘩啦--)
  
  喔,冰水……雖然我不認為它有多乾淨,但至少不臭。
  
  「需要布嗎?呃、看起來不需要了。」接著,古利古斯又問:「你確定要直接躺在這?」
  
  我就打算躺在這。「如果你想去另一邊,那就直接踩過的我身體吧。」
  
  「嗯……。」
  
  「你別真的煩惱這種事,好嗎?」
  
  古利古斯坐在門外的小通道上,並回答:「這個嘛,確實也沒什麼好煩惱的……那個,對了,黑先生,剛才的事情我很抱歉……。」
  
  「……忘了它,這對我們都好。」
  
  魔法師嘆了一口氣。我不懂他為什麼要嘆氣,因為同情?還是感到無言以對?我不知道,因為他也確實不再提任何早先發生的事情了。「好吧,那就不提了。不過除了這件事情之外,我還想對你說另一件事。」
  
  「洗耳恭聽。」實際上,我的耳朵確實泡在水裡。
  
  「我想問你有沒有興趣學習魔法?」
  
  魔法?那種艱澀的東西……。「我看起來像是個聰明人嗎?」
  
  「你行的,就像我的後輩盧恩一樣,我看出你們有這種資質!」
  
  「小人受寵若驚,還望大人別開這種玩笑了。」他也認識個叫盧恩的人嗎?或許那個人也想當的冒險家也說不定,偉大的冒險家。
  
  「這不是玩笑,黑先生。」
  
  「我也認識幾個魔法師,但他們怎麼沒提過我適合學魔法?」
  
  後來古利古斯沉默了好一段時間。他知道我在抗拒。他知道嗎?希望真是這樣。
  
  可惜我錯了。古利古斯突然開口:「我知道有幾個東西很適合戰士們學習!」
  
  「哇嗚……你可真堅持。」
  
  「我想報答你,黑先生,可是除了魔法外,我沒辦法給予任何報答……。」
  
  「你已經提供夠多協助了,魔法師。」這是真的,古利古斯。
  
  「還沒,我連一點忙都沒幫上--啊啊,別跟我爭這種東西,黑先生,請容許我的堅持。」
  
  「好吧,古利古斯大人,如果你執意要"報答"我,那就請答應我一件事情吧。只要你做到,那就是最好的報答了。」
  
  「沒問題!」
  
  沒錯,這件事很重要,請你一定要答應我……。「你要好好活著。」
  
  「嗯?好的?」
  
  「這就行了,請你多保重,我的朋友。」
  
  流水冰涼沁心,它沖去了我的一身汙穢,連情緒都帶走了。就像在不死院一樣,凝結成石的孤寂壓在胸口,寒冷、卻令人平靜,我只能意識到自己留在這,徒留一具軀殼;但今天,我卻好像找到了什麼,充滿罪孽的我不再空無,生命因而實滿。
  
  雖然還我不自由,因為憤怒仍盤據心頭,但也因為這股怒氣,我才能體驗到生命的真實。所以,就繼續沉淪吧,讓我繼續走下去,直到神形俱滅……
  
  這是我的選擇。
  
  
  
  在那之後,我們又談了些話。盡管大多時候都是古利古斯在發言,可是我聽的到挺開心的,這有點像是上課,但更為輕鬆有趣;最後,當我們在回去祭祀場的途中,他說出了自己來訪羅德蘭的目的。古利古斯告訴我,他是為了追尋一個名為羅根的魔法大師才來到羅德蘭的。大帽子羅根?我沒聽過,畢竟我也不是很懂魔法領域,不知道這種事情也是很正常的。
  
  不過他說了羅根發名的某些魔法,一聽到這,我就明白那是位不得了的人物,畢竟有時候能看見有錢的雇主請了個法力高強的顧問在身邊,那些人在靈魂魔法上的造詣相當高,但其中也只有少數人使用那位羅根大師的法術。足比媲美葛溫王的雷電?雖然我不知到葛溫王的雷電長什麼樣,但至少我很確定,它比戰神信徒們的雷槍要可怕的多。
  
  「黑先生,之後我會繼續尋找羅根大師的去向,可是更多時候我會留在這邊解讀文件,」他拍拍堆疊在角落的各種書籍,看起來是在這段期間蒐羅來的,「所以,要是你回心轉意的話,隨時都能找我學習魔法!」
  
  「謝謝你的好意,魔法師。」
  
  「對了,早先我提過在舊神殿那的事情,也許你該去看看,異相通常是解答的前兆,也許去在那就能讓你找到下個解答也說不定。朝那走,在咒術師先生休息的方向。」他指著祭祀場的另一頭。不過,解答啊,我已經不在意了。
  
  「我會去看看的。」本來我想揮手,不過才剛抬起臂膀,那層乾燥的皮膚綻了開來,潺潺血水自裂縫中不斷流出,古利古斯看了之後臉都揪成了一塊,好像被火烤的人是他一樣。礙於行動不便,所以我只能點頭示意,而魔法師則以一笑,表示他明白我的意思,接著便催促著我趕緊先去找個新的篝火。
  
  ……篝火啊……
  
  話說,我的大劍丟哪了?黑騎士的大劍啊……喔,原來我把它留在那了,留在藍衣戰士的位子前……藍衣戰士,總是滯而不前的你到底是為了什麼才走的?難道平凡已經無法滿足你了嗎?還實你認為自己已經休息夠了,所以才逕自離開?又或者真的是厭惡了這個場所,因為它已經不再為你所獨享?
  
  ……
  
  (鏘喀!)
  
  黑騎士,讓我們成為過去式吧,這一路上的問題已經夠了,接下來是無名之人的旅程,所有的解答都是枉然。
  
  ("嘿,老兄,你看起來乾淨多囉。")。回過頭,我看見咒術師站在坡上的殘牆後頭,身子半傾地靠在牆上,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樣。
  
  「唷,勞倫狄斯。」
  
  「氣消了嗎?」他問。
  
  「還沒。」
  
  「我就不管你在氣什麼了,但應該和魔法師無關吧?」
  
  「無關。」
  
  「了解。」勞倫狄斯聳聳肩,接著又問,「對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我是弗雷米莫的無名氏。」
  
  「真的有人叫"無名"嗎?你真夠奇怪的了,陌生的朋友。」
  
  「你也不差。」
  
  我沒看見他的眼神,那層兜帽著住了勞倫狄斯的眼睛,但我看見他在微笑。這時他招招手,並說:「過來會兒吧,我說過要報答你的。」
  
  「你想送我雙鞋嗎?」
  
  「我以為你天性愛好自然,畢竟你連上衣都沒穿!」
  
  「一時間很難說明白。」
  
  「總之你就過來吧,我等著你。」話一說完,他就躲回了牆後。
  
  先是古利古斯、再來是勞倫狄斯,接下來還會有誰想找我呢?我一邊想著,一邊走上了階梯,然而正當我準備走進勞倫狄斯所在的位置時,我突然瞥見兩道拱圈之後佇立著一隻形似巨蛇、又不像是蛇的怪物。那東西看起來很巨大,想必古利古斯口中的異相正來自於牠吧?我真該慶幸早先我忘了神殿水池的事情,否則肯定又是一團混亂了。
  
  「嘿,劍士,那東西很詭異對吧?。」勞倫狄斯耳語著。
  
  「是……很詭異,那是什麼玩意兒?」
  
  他回答:「某種與火焰無緣的東西。」
  
  ("你,不死人。")
  
  糟糕,牠好像注意到我了。先裝作沒看見吧。「勞倫狄斯,你脫困之後就一直坐在這嗎?」
  
  「大部分時間是,我很喜歡這個地方,尤其是這棵樹,它跟我十分合得來。」
  
  ("不死人,我在呼喚你,不死人。")
  
  我走近勞倫狄斯所在的角落,順道也避開了怪蛇的視線。「這棵枯樹?」我問。
  
  ("最近的年輕不死人怎麼都這麼沒禮貌……。")
  
  「但總有一天會繁榮的。它還活著,我感覺得到。」
  
  「接下來你有打算去哪嗎?」
  
  「我會留在這繼續修練咒術,也許這就是我的命運……啊,對了,我可以教你咒術,你想學嗎?」
  
  「你不會是剛才才想到這件事吧?」
  
  勞倫狄斯笑了幾聲,並說:「不,只是順水推舟罷了,畢竟這是我能給你的最大報答……你不會覺得咒術很噁心吧?」
  
  咒術?我對那種東西沒什麼特別的感覺。「不,我不覺得咒術噁心。」
  
  「是嗎,太好了!」
  
  「但我現在沒什麼學習動力。」
  
  「這不是重點,總之,你就先拿著這個吧。」話一說完,咒術師就以右指從左手中捏出了一團火苗,並將它遞給了我。
  
  那團火苗有如燭焰,但更為黯淡、鮮紅,一縷曳尾飄上半空,細柔如絲。它不是篝火,可是那東西卻令人感到平靜;它帶來了寧靜,是隔絕一切雜音的弱小力量;那團火苗彷彿黑夜中的螢蟲,它不只是光輝,還是種訊息,來自某種平常難以注意到的事物。
  
  可是那團火苗正在茁壯。它開時發黃,焰尾讓灼流纏繞……噪音……
  
  (吱吱----)
  
  ("保持冷靜。")
  
  (吱吱----)
  
  ("你不該沉溺其中。")
  
  (吱--……
  
  ("敬畏它。")
  
  (吱吱----轟--)
  
  ("好……現在,它是你的了。")
  
  「……我的?」
  
  「你的。」
  
  這是個非凡之物……不屬於我的偉大力量。「為什麼?」
  
  「該從哪說起呢……咒術是火焰的技藝,而咒術之火則是咒術師身體的一部分,現在,我將我的火焰分給了你,它因你的靈魂而茁壯,因此,它成了你的東西……」勞倫狄斯的聲音充滿了思索,「也許你永遠不會使用咒術,這也無所謂,因為只要借由這團火焰、這團接近原始生命的能量,你就能更冷靜地看待自己……僅僅如此就行了,我所求如此。別讓羅德蘭把你逼瘋了,朋友。」
  
  「但……但我不值得,勞倫狄斯。」
  
  「這是個開始,無名,也許以後你就會明白自己擁有這個價值了。」。這次我看見他的眼睛了,壓在那雙低寬眉骨下的雙眼就像燭光一樣閃耀著。
  
  「……你難道不怕我拿它為非作歹嗎?」
  
  「那也是你的選擇。生命無分善惡對錯,在這一生中,我們永遠的只是選擇了一個方向,就像現在,我選擇把火焰交給你……好了,你想開始我們的第一課了嗎?」
  
  未來……以後吧,勞倫狄斯,先讓我拿著就好,它太沉重了……太溫暖了。「謝謝你,勞倫狄斯,這樣就夠了。」
  
  「等你準備好了就來找我吧。不過也不一定非得要有個術式才能使用它,咒術之火就是火焰,你覺得火焰能做什麼,它就能做什麼。」
  
  「比如說烤肉?」
  
  「話先說在前頭,那東西沒辦法讓食物變新鮮。」
  
  「喔……。」我早該知道的。
  
  「哼哈哈哈--你性格真是非常大沼啊,無名的朋友。」
  
  這到底是稱讚還是揶揄?看在你是大沼人的份上,我就當這是稱讚吧,勞倫狄斯。
  
  ("兩位聊完了嗎?")
  
  勞倫狄斯聽見怪蛇的聲音,接著便低聲說道:「那個怪東西在找你了,無名。」
  
  「搞不好他在找你也說不定。」
  
  「那就假裝我不在吧,朋友。」說完話,勞倫狄斯就闔上眼睛,立即進入了冥想狀態。
  
  ("敲醒甦醒之鐘的年輕不死人啊,請過來吧,我、世界之蛇,正在召喚你……")怪蛇說道,("不說話嗎?好吧,若你不願答應,我們也無須對談。但,不死人勇者啊,請聽我一言:若你是承陽光之名而來,願你在王都尋得天啟;若你承黑暗之名而來,願你能在考驗中獲得救贖。這是使命,無可迴避的命運……")
  
  是嗎?可惜那東西已經不是我的了。
  
  ("傳火的命運……。")
  
  比不上我的恨意。
  
  這裡怎麼會只有消極的事呢?盯著那團術火,我好像看見了最初的傳火祭祀場、看見第一次接觸篝火時的喜悅與慵懶。如果剛開開始,所有的東西都是被遺棄的,沒有時間、沒有方向,存在只是無邊無際得怠惰--如果只是如此,那確實稱的上消極。
  
  但曾幾何時,我開始跑了起來?
  
  ("年輕的不死人勇者啊,願葛溫王的意志與你同在。")
  
  去你的意志。
  
  勞倫狄斯,我很冷靜,因為你的火焰,我更加明白自己被束縛著,毫無自由可言。但這很好,我非常喜歡這種感覺……接下來這股火焰還必須更旺盛……旺盛到能把一切都摧毀--不,還不夠,我要的不只是仇恨,我想要創造屬於自己的地獄!真正……困住我的……夢魘……
  
  ……哈哈哈!……快點,讓我們走吧!
  
  往哪?你說往哪?那座高牆嗎?沒問題,防火女,請你引導我……走向毀滅。

----------

※我在進行本篇創作的時候遇到了一些難解的困境,這大概就是所謂同人與原創之間的平衡點問題了吧。
※我本身是希望盡可能尊重原劇本的對話,然而發展至今,已經有許多互動被迫有所更變,其中藍衣戰士大概是整個定位與性格崩壞最大的一位角色。
※原本藍衣戰士在故事中是典型的失敗者與追隨者,於是當玩家成功敲響第二鐘後在和他對話就會促動他的離開,但最終依舊是以失敗作結。不過在《無名者的故事》中,藍衣戰士變成了更近似於導師的地位,藉由他的經歷,藍衣戰士看透了無名者的軟弱,於是令他最終採取了(主動且善意的)行動。
※另外他用了一個原創的奇蹟。該奇蹟的預設名稱叫做【夜祈】,但與其說它是一種奇蹟,不如說是父母會對小孩子唱的安眠曲(或入睡前的祈禱文),是一種很廣泛流傳的白教祈文。
※是最後有關咒術師與魔法師兩位角色。古利古斯與勞倫狄斯的角色則產生了不可抗的互動,可以想像的到,那就是"咒術 vs.魔法"這樣子的場面吧。(但各位不用擔心,雖然兩人有所爭執,但討論的還算挺愉快的。)。

※以上就是本次更動較為劇烈的二創設定解說。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4707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同人小說|DarkSouls|黑暗靈魂

留言共 2 篇留言

mildred
對嘞XD我還要畫怨恨滿點的黑先生呢XD

05-20 22:41

大理石
不用在這種事情上產生執念啦(;´ω`)05-20 22:55

哇…一直覺得世界大蛇還滿噁的
而且這集各種消極
然後不小心點到1000巴幣
不過沒關係,我很喜歡這部作品( • ̀ω•́ )✧

03-29 23:32

大理石
嘿嘿,這1000巴幣窩就收下惹!( • ̀ω•́ )✧03-30 00:0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blackto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同人小說】《黑暗靈魂-... 後一篇:【同人小說】《黑暗靈魂-...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thouse
奇幻小說「比史萊姆還不如」第二部新章再啟,歡迎大家來小屋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4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