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BZR】冷流心結

作者:淺夢│2014-05-20 15:16:22│贊助:0│人氣:113
距離豐饒島的火災已經過了一段時間,島上的保育家們都很努力地進行恢復工作,即便還沒有回到最初的狀態,但是也已經有相當程度的復元。島上的森林已經開始逐漸恢復原有的生機。
此時,我和勝哉正在豐饒島某處尚未整理完全的森林角落,整理著早已失去生機的焦黑森林。

「黑曜。」勝哉隨手將一棵焦黑的殘木放在地上,「都已經下午了,去休息一下?」
「嗷。」我簡單地應了一聲,迅速地把手上的工作做完。
我們兩個隨意地找了個看起來還算乾淨的地面直接席地而坐,然後勝哉從背包裡拿出了一個紙袋。勝哉從紙袋裡面取出了兩塊三明治,把其中一個遞給我。
「吶,午餐。」勝哉笑了笑,「雖然早就已經過了午餐時間啦。」
「嗷嗚。」我接過三明治咬了一口,嗯,是我喜歡的辣茄三明治呢。
「黑曜還是這麼喜歡辣茄。」勝哉輕輕揉揉我的腦袋,然後也就開始吃起了自己的午餐。
還算悠閒的午餐時間,要是眼前的景色不是像這樣被破壞殆盡的森林,現在的午餐的時間應該會更棒吧……想到這裡突然覺得有些難過,畢竟這樣大片的森林生命就消失了。

『嗶嗶。』勝哉放置一旁捕獲游標傳來兩聲簡單的機械音。

「好像有訊息…」勝哉拿起了遊標,熟練地點開訊息視窗,然後陷入沉默。
「嗷?」我有些不安地看著勝哉。
「是芬傳過來的訊息…」勝哉的表情變得凝重,手中才咬了幾口的三明治再次放回紙袋裡,「黑曜,冷流島好像出了些狀況…我們去幫忙。」
「嗷!」稍微看了一下手上的三明治,最後我還是決定先把它吃掉再說。
勝哉有些失笑地看著我的動作,然後吹響了最近新買的哨子…那是用來召喚黑須的哨子。哨子發出了特別的聲音,隨即黑須便出現在我們的上空。
「黑須,麻煩到冷流島去,越快越好。」乘上黑須後,勝哉對著黑須下指示。
然後,空中頓時出現一個以極快速度、不規則飛行的黑色不明物體。

抵達冷流島後,勝哉先是讓黑須先前往冷流島基地待命,以免隨時需要黑須的幫忙,接著勝哉依照芬的指示在海岸邊找尋集合地點。
我和勝哉稍微在海岸邊走了一會兒,很快地便發現遠遠地有幾個人影。

抵達集合地點時,在場的保育家人數並不多,而且都是和勝哉同期入學的畢業生。我稍微注意了一下受傷的白海獅,從白海獅身上的繃帶和稍微癒合的傷口看來,其他人已經幫他做過緊急處理。
「能夠和我說一下狀況嗎?」才剛抵達沒多久的勝哉急忙地詢問,而夜鳴很快地便回答了勝哉的問題。
夜鳴根據芬所給的訊息和河流的走向,推測白海獅和他的夥伴可能在上游發生了什麼事情…而上游最有可能出事的地點有:雪山、洞窟和森林,並且強調了雪山和洞窟可能存在對人類不是很友善的傳說神奇寶貝。
然後在夜鳴解說的途中,其他和勝哉同期的保育家也陸陸續續地趕到現場。

「我想…或許我去洞窟吧。」勝哉稍做了思考後說,「擁有波導能力的黑曜在洞窟裡也能有一定的視野,如果遇到什麼麻煩也比較容易應付…啊,或許紫宛可以跟我一起?」
「沒問題的。」紫宛和小路也都點點頭表示沒問題。
其他的保育家們隨後也分好了各自的組別,勝哉和紫宛是探索洞窟的波導組、擁有飛行夥伴的歐森和芬負責雪山地區,而剩下的SAKA和仁則是搜索森林深處。至於夜鳴和嵐將會把白海獅送回冷流島基地治療,並且持續收集情報、隨時和在外探索的組別聯絡。
「好,既然已經分好組了,那我們就各自分頭行動吧。」勝哉在離開前補充道,「因為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所以請大家務必注意安全…如果有任何狀況一定要通知大家。」

冷流島上的洞窟說遠不遠,但是說近…卻也要讓人走上好一會兒。終於抵達了洞窟的勝哉和紫宛先是探勘了洞窟附近的狀況,確認沒有任何問題後才正式進入洞窟內。
並非如勝哉所想的那樣,洞窟內沒有想像中的黑,基本上不使用手電筒還是能夠看到路。不過為了以防萬一,我和小路還是不約而同地使用了感知波導的能力。
「如何?」勝哉輕聲地走在洞窟裡,「黑曜或是小路有沒有感覺到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嗷。」小路用感知能力看了不久,似乎是在洞窟裡發現了什麼東西。
「啊,小路好像發現了什麼?」紫宛看著小路說,「是…在洞窟深處?」
「嗷!」小路用力地點點頭回應了紫宛的說法。
「……」我…好像沒有看到特別奇怪的地方哎。
「別難過。」像是看出了我的想法,勝哉拍拍我的頭,「紫宛他們負責探索,那我們就負責其他的事情…這樣才是分工合作,對吧?」
「……」雖然不是很甘心,不過既然勝哉都這樣說了,那我就要在其他方面更加努力才行。
「勝哉,該走囉。」已經小小地走了一段路的紫宛在前方說著。
「馬上就來!」勝哉回應著前方的紫宛,之後便連忙跟上對方腳步。
「……嗷?」正當我打算跟上勝哉的同時,腳下似乎被什麼東西拌了一下。
隨手把那個東西撿起來,有點大顆的螺絲釘…雖然不曉得這麼大的螺絲釘會用在哪裡,但是在這種洞窟裡竟然出現了人造物品…不由得讓人非常在意。
稍微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並且把螺絲釘握在手中,之後我迅速地趕上走在前頭的勝哉他們。

跟著紫宛和小路的腳步,我們逐漸來到了洞窟的深處。沿路上看到了不少的可疑的機械,還遇到了一些零散的盜獵團成員,這讓我們堅信洞窟深處可能會有什麼東西存在。
「紫宛…小心點。」勝哉突然開口,「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不對勁…?」紫宛有些疑惑地反問。
「雖然我們一路上遇到很多盜獵團的成員,但…」勝哉提出了自己覺得違和的地方,「他們看起來不像是要進入洞窟…反而像是準備離開這裡。」
「這麼說來…似乎是這樣子沒錯…」紫宛低頭思考了一下,然後抬頭反問,「不過這是為什麼呢?」
「這我就不清楚了…」勝哉也不明所以地思考著。
最後我們終於走到了洞窟的最深處。那是個很奇特的房間,說大不會很大,只要望四周看去隱約能看見牆壁;但是說小…卻也有能容納好幾隻吼鯨王的空間。稍微抬頭還能看到高處有不少的石階,以及最頂端照入光線的洞口。
不意外地,在這個房間裡一樣有著不少可疑的機械,這些機械使得看起來天然的石洞窟散發著一股不協調感。
「這裡是…?」首先進到石室的紫宛立刻在四處找尋有沒有什麼線索。
「看起來是個簡單的小房間…」而勝哉則是決定仔細觀察一下附近的可疑機械。
「是盜獵團弄出來的嗎?」紫宛微微地回頭詢問。
「不…看起來似乎不是…」勝哉伏下身看了看機械的底部說,「這機械底下石磚上還有很明顯的拖曳痕跡…石磚似乎是很久以前就存在,但機械是最近才搬進來的。」
然後勝哉取出隨身帶著的簡易工具組,嘗試著將機械拆開。而機械拆開後,勝哉將幾枚看起來有點像是記憶卡一類東西的黑色晶片放入口袋中。
「那麼這些盜獵團究竟在這裡做什麼呢?」紫宛疑惑地說著。

『人類…難道還不懂得放棄嗎?』正當勝哉打算開口回應紫宛的瞬間,一道沉穩卻憤怒的聲音回響在石室裡。

「…!」勝哉倏地站起,並且警戒著四周。
「是誰在說話?」紫宛和小路也迅速地往出口的方向和勝哉會合。

『哼…』那沉穩的聲音不屑地冷哼,『無止無盡地想要逮住我…自不量力也該要有限度。』
接著,在石室的上方逐漸浮現出一道威嚴的身影。

「鐵心神奇寶貝,勾帕路翁…」紫宛不自覺地喃喃低語著對方的身分。
「勾…勾帕路翁!」似乎是感覺到對方不友善的氣息,勝哉對著對方說,「你會錯意了!我們是保育家,是來調查盜獵團的蹤影的。」

『即使自稱保育家…也改變不了你們是人類的事實!』勾帕路翁的眼神中充滿不友善,並且石室的四周突然不自然地晃動著,『離開這裡吧…不要再出現了!』
下一秒,石室中大小不一的岩石不停地朝我們墜落、襲來。

「不好!是尖石攻擊!」紫宛急忙地向出口奔去,「勝哉!我們快離開!」
「麻煩你帶路了!」勝哉在情急之下取下腰間的鍵石,「黑曜!麻煩你幫忙擊碎朝我們掉落的岩石!」
「嗷!」短暫地感受了百萬進化的過程,我在光芒散去的同時順手擊出一顆波導彈,把紫宛上方的岩石擊碎。
「謝…謝謝。」紫宛慌忙地道了聲謝。
「有什麼話到了外面再說吧…總之現在先想辦法離開!」
嗶嗶--!就在此時,捕獵遊標上的通訊器不合時宜地響起。
「什麼啊!在這種時候打來!」勝哉有些氣急敗壞地怒吼著。
「勝哉…別急…」紫宛苦笑著,「說不定是後勤組又有什麼線索了…」
「…哎,這我當然知道。」總之兩人按下耳機上的接通按鈕。

『注意!白海獅的拍檔並不是被盜獵團傷害!而是被破壞盜獵團基地的水君給捲入了!盜獵團的位置在森林中的……』耳機中傳來為了確認所有人都收到訊息,而不斷重複的話語。

「……結果我們根本打從一開始就跑錯地方了。」勝哉有些煩躁地抓抓頭。
「嘛嘛…我們趕快到盜獵團的基地去吧…」紫宛依然苦笑著說,「不然那名保育家可能會有危險…」
「……哎,這我當然知道啦。」勝哉有些不樂意地說。
終於脫出洞窟的兩人,便急忙地往森林中盜獵團基地的方向趕了過去。回頭望了一下洞窟,就在我們離開的同時,許多巨大的岩石便將洞口給死死封住了。

隨著後勤組所傳達的指示,我們很快地就抵達了疑似盜獵團的基地。不可思議的是,這個盜獵團基地比我想像中還要大,直接往圍牆的對面看過去竟然還看不到盡頭。依照常理看來,我們現在應該是位在後門的位置。
「沒想到冷留島上居然還有如此隱密的地方。」紫宛有些訝異地看著眼前的建築。
「不論如何…總之我們先進去吧。」勝哉仔細地觀察著眼前的鐵門。
「嗯…我們該怎麼進去呢?翻牆嗎?」紫宛看著有點高聳,還帶著拒馬鐵絲的圍牆,「或是讓小路直接在牆上打個洞?」
「不用這麼麻煩啦…」勝哉有些心不在焉地說著,因為他正拿著隨身攜帶的工具拆解著門邊的電子鎖。
「這樣沒問題嗎?」紫宛似乎有些擔心地說著。
「別擔心,這可是我的強項呢…」勝哉稍微擺弄了一番,電子鎖發出無力的兩聲嗶嗶,「這樣就沒問題了。」
接著,勝哉輕輕地一推,眼前看似厚重的的鐵門便輕而易舉地被推開了。總之我們悄悄地潛入了盜獵團基地。

我們靜靜地走在盜獵團的基地裡,但是這附近似乎已經人去樓空。
「黑曜…這邊的區域有點大,能麻煩你協助小路一起探索附近的狀況嗎?」勝哉在轉角偷偷地往外瞧著。
根據黑曜和小路的波導搜索,在不遠處有一股微弱的波導氣息。其他比較正常的氣息就離得比較遠,應該是盜獵團成員的氣息,位在盜獵團基地的正門那一區。
然後…還有一股強大的波導氣息在更遠一點的地方,附近似乎還聚集了其他的氣息,但是距離太遠而且又被那股強大的波導干擾,小路和我都沒辦法正確地判斷出有多少人在那邊。
「暫時先不管那些比較遠的波導了…」紫宛急急地拉著勝哉往那微弱的氣息過去,「這樣微弱的氣息…感覺很不妙!」
最後來到了一個房間…正確一點地說,是被破壞得到處都呈現著廢墟模樣的房間,後方的毀壞的牆壁外面甚至還能看到河川支流。仔細一看,才發現房間裡面有個人倒在血泊中…看看對方身上穿的衣服,對方似乎也是個保育家。
「天啊!」紫宛慌忙地跑過去搖了搖對方,「你沒事吧?能聽到我的聲音嗎?」
「……」或許是沒有完全失去意識,紫宛碰觸的動作讓對方皺了皺眉頭。
「這些…好像是冰…而且不是一般的急凍光線…」勝哉看著周圍地上的殘冰說,「真的是水君?但…為什麼水君會傷害保育家?」
然後就如同在洞窟中那樣,勝哉再一次把附近不明的機械拆開,拆了一些零件出來仔細地端詳著,然後再放進自己的口袋裡。
「勝哉,能想辦法幫我把這個保育家帶回去嗎?」紫宛用身上帶著不多的急救藥品幫對方止了血。
「……」勝哉倏地站起來,取下、吹響了掛在腰間的哨子,「紫宛,我剛剛吹的那個哨子是用來召喚我另外一個夥伴黑須用的。等等黑須會過來,麻煩你和他一起帶那個人回基地吧。」
「咦?」突然聽到勝哉答非所問的回答,紫宛稍微有些反應不過來,「那…那你呢?」
「我覺得有些不太好的預感…我想去正門看一下。」勝哉臉上的表情有些糾結,「而且感覺不是很安全…」
「你…沒問題嗎?」紫宛看著勝哉說。
「沒事,好歹我以前是訓練師呢…這種事情我最熟練了。」勝哉邊說邊離開了房間,「那個人就交給你囉。」
接著,我便和勝哉一起離開房間,只留下一串清脆的鈴聲和蹲在原地照顧那名保育家的紫宛和小路。

越來越靠近盜獵團基地的大門口,能聽到的吵雜聲就越來越清晰。勝哉躲在一處轉角邊,折過轉角之後那裡有幾個盜獵團的成員,因為不清楚對方的能力如何,所以勝哉並沒有直接衝出去和對方正面對上。
這一點倒是讓我挺意外的,想當初勝哉還是個訓練師的時候…遇到這種狀況一定是直接衝出去了。
「…我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我了呢。」像是看穿我的想法,勝哉微微地笑著輕聲說。
然後勝哉再次提高戒心,仔細地聽著轉角後那些人的對話。

『所有人注意!保育家已經接近…馬上給我到大門口去!』
『不管手上有多少神奇寶貝…全部都上!』
『勾帕路翁已經失敗了,至少要把水君帶回去!』
『博士的裝置…還有沒被破壞的裝置嗎!如果有的話快點拿出去!』
『報告!博士一直窩在裡面的房間不出來!』
『啊啊,先不管了…總之快去大門口幫忙!』

「裝置…和…博士?」勝哉自言自語般地低聲重複了捕捉到的詞彙,然後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隨後我捕捉到附近有人靠近的波導,正想出聲提醒勝哉,但似乎已經來不及了。
『你是…保育家!』從另一方轉角出現的盜獵團成員毫不猶豫地叫出黑魯加攻擊,『黑魯加,噴射火焰。』
「黑曜!閃開來!」勝哉很快地進入狀況,並且準確地下達指示,「波導彈!」
我驚險地閃過對方速度很快的噴射火焰,手中聚集淺藍色的波導,二話不說地直接朝對手身上扔去。只是對手也不是省油的燈,對方也是驚險地閃過。
『哼…』對方冷冷地笑著,『沒想到竟然已經被入侵了…很厲害嘛。』
「彼此彼此。」勝哉也不甘示弱地回應,「竟然能夠在保育家基地所在的島嶼上,無聲無息地建造這麼大規模的建築。」

對方是火、惡系…而我是格、鋼系,因為互相都有相剋的屬性,這使得雙方僵持不下,兩邊都在等待、猜測對方下一步的動作。只要踏錯一步,就有可能是全盤皆輸的死局。
『……黑魯加!』首先沉不住氣的的是對方,開口下達指令,『炎牙!』
「……」勝哉幾不可聞地笑了,「黑曜,擋下來!」
「嗚!」我反射性地舉起左手擋住對方灼熱的攻擊。
對方黑魯加的炎牙就這樣順勢咬在我的左手上,火焰的熱度讓我不是很好受。
『哼,保育家也不過爾爾。』對方冷冷地笑了聲,『黑魯加!就這樣把那路卡利歐咬死!』
「不過爾爾的到底是誰呢?」勝哉不帶笑意地笑著,「黑曜,用發勁把對方打飛!」
「…嗷!」我把波導蓄在右手,對著黑魯加揮掌!
就在碰觸到對方的瞬間,我把積蓄在右手裡的波導瞬間釋放。被釋放的波導在我的手掌和對方之間被壓縮,直到再也無法承受後,波導在我兩之間炸開!
因為我的右手不停地釋放出波導,所以衝擊力並沒有對我產生影響。但是黑魯加就這樣毫無防備地被彈飛出去、拋到空中。
『什…!?』盜獵團成員顯得有些慌亂。
「黑曜,最後一擊…波導彈!」勝哉輕輕地說著。
『黑魯加…』對方似乎還想要反擊。
「嗷!」但是我手中的波導很快地再次蓄滿,直接朝著空中的黑魯加擊出。
已經沒有任何反擊餘力的黑魯加被波導彈擊中、落地,然後失去了意識。
『怎…怎麼可能!速度竟然比剛剛還要快?』盜獵團成員顯得很訝異。
「路卡利歐的特性是不屈之心,在畏懼的狀態之下速度會提升。」勝哉緩緩地走近那個盜獵團成員,「就連這一點簡單的常識都不懂,你…還早呢。」
『等等…你不是保育家嗎?為什麼你會那麼熟練神奇寶貝戰鬥!』對方驚恐地問道。
「這就不關你的事了。」勝哉微笑著,然後對我使了個眼色。
收到勝哉的暗示後,我朝著盜獵團成員的後頸一打,對方頓時陷入昏厥。用繩子把盜獵團成員捆起來,然後看了一眼對方的黑魯加…似乎是掙扎了一番之後,最後還是決定把對方的黑魯加放生。
「不要再被這樣的人逮住了。」勝哉輕聲對也已昏厥的黑魯加說道,然後繼續往盜獵團基地的深處走去。

最後來到盜獵團基地深處一個看起來巨大的房間,不知道為什麼,門上還很俏皮地貼著一張寫著「進房間之前要敲敲門,不然博士會生氣喔☆」字樣的紙條。
「……」勝哉有些無語地看著這張奇怪的字條,然後再次取出隨身工具,打算要撬開電子鎖。
說時遲那時快,正當勝哉想要撬開電子鎖的瞬間,眼前的鐵門就像是已經預知勝哉的來到、緩緩地打開了。

那是個充滿各式各樣機械的房間,牆上有許多疑似監視器的螢幕,那些螢幕映著整個盜獵團基地內部的狀況,然也包含大門口目前的狀況。雖然看不太清楚,但是能夠隱約地看到大門口的螢幕那邊有著水君的身影,還有勝哉其他的保育家同事們。
似乎是聽到大門打開的聲音,房間的中央的巨大金屬椅旋轉了過來,上面坐著一名身穿白袍的男子。

『歡迎,勇敢的保育家。』白袍男子瞇著眼、笑著說。
「……」勝哉沒有說話,甚至連房間都沒有踏進去,只是警戒地看著那個人。
『別這麼不給面子,進來吧。』男子從座位上站起,到一旁的小桌上準備茶杯,『我看看…你想要喝茶呢?還是想要咖啡?』
「……不用了。」明知道這有可能是個陷阱,但是勝哉還是緩緩地走進房間裡。
『啊,咖啡不小心被我喝完了,喝茶沒問題吧?』像是沒聽到勝哉的回答,白袍男子自顧自地拿起茶包放入杯中,然後在茶杯裡沖入熱水。
頓時房間內充滿了滿滿的茶葉香氣,而且…似乎還是很高級的茶。
『好啦,接下來就邁入正題吧。』白袍男子把茶杯放到勝哉手上後,也給自己沖了一杯茶、回到座位上,『所以,你來到這裡是為了什麼呢?』
「……」勝哉把手中的茶杯隨意地找了個地方放著,「你們,來到冷流島是為了什麼?」
『嗯,豪不拐彎抹角的問答我最喜歡了。』白袍男子輕啜一口茶後說,『這是個很簡單的問答,我來到這裡是為了捕捉勾帕路翁…只是沒想到剛好遇上了水君,所以就想順便把水君也抓回去囉。』
「……!」勝哉的臉上瞬間閃過一絲怒意。
『哎,別這麼生氣。』男子把手中的半杯茶放下,然後拿起了一旁的平板螢幕撥弄著,『這不就跟神奇寶貝訓練師一樣嗎?看到喜歡的神奇寶貝,然後用神奇寶貝球收服對方…僅此而已。頂多就只是我並不是用神奇寶貝球呢。』
『來,笑一個。』不給勝哉說話的機會,男子用手中的平板螢幕對著勝哉拍了一張照片,『我看看…你叫做…子日勝哉,是吧?』
「什…!」勝哉臉上露出一絲驚訝。
『出身是離這裡有點遠的海外,曾經有參賽過神奇寶貝聯盟。』男子一點一點地說出勝哉的來歷,『嗯?參加過神奇寶貝聯盟?原來你以前是神奇寶貝訓練家啊…那你應該很能理解我的感覺呢。』
「不!」勝哉果斷地否認。
『嗯?不是嗎?』男子露出了戲謔的笑容,『難道你以前看到傳說中的神奇寶貝,從來沒有對他丟過神奇寶貝球嗎?』
「……!」像是被說中了什麼,勝哉頓時語塞。
『被我說中了?』男子笑容不減地說著,『嘛,你手上應該有從我的機械拆出來的零件…你可以回去把神奇寶貝球拆開看看,雖然我的零件有改造過,但是你可以在神奇寶貝球裡找到相似的東西。』
「……」勝哉的臉色有些難看。
『嗯,看看時間,也差不多該離開了。』男子優雅地從座位上站起,『雖然時間不長,但很高興能和你聊天…保育家,子日勝哉。』
「你覺得我會讓你離開嗎!」勝哉稍微有些失去冷靜地說道。
『你不會。』男子果斷地說道,『但是我自然有離開的方法。』

男子一捻手指,房間周圍頓時出現了許多蟲系的神奇寶貝。對方並沒有下達任何指令,但是那些蟲系神奇寶貝不約而同地使用了睡眠粉。
「這是…!?」勝哉急忙地掩住口鼻,但是在如此大量的睡眠粉之下,也早已吸入不少粉末。
『你沒有喝我的茶,我很難過呢。』男子故做傷心地說著,對方就這樣站在睡眠粉中卻一點都沒有被影響的跡象,『剛剛的茶裡有睡眠粉解藥…你不喝,就不關我的事了。』
「你…別走…」被睡眠粉逐漸奪去意識的勝哉,一點一點地倒下。
『哼…』男子冷笑了一聲,『別擔心…我們還會再見面的。』
在失去意識前,只有聽到男子瘋狂的笑聲,以及優雅離去的背影。然後…只剩一片黑暗。

當我清醒的時候,我和勝哉也都已經回到了冷流島的保育家基地。我覺得應該不是我的錯覺…清醒後的勝哉一直呈現著鬱鬱寡歡的模樣,手裡總是拿著從盜獵團那邊拆來的零件,然後盯著它看。
雖然遇到了不少事情,最後在其他人的努力之下,水君也已經恢復正常、然後不知去向。但是當大家問起勝哉遇到了什麼事情時,勝哉就只是簡單地帶過,並沒有仔細地說出他和那白袍男子的對話內容。看著勝哉現在的模樣,我實在是很擔心。
「嗷…」我輕手輕腳地坐到勝哉的身邊。
「吶,黑曜。」勝哉頭也不抬地盯著手中的零件,「我好像不太知道,自己究竟是為了什麼而當上訓練師、當上保育家了…感覺那個人說得有些道理,在某種程度上…我好像也做了一樣的事情。」
「……嗷!」我有些生氣地搶過勝哉手中的零件,手中稍微地聚集了些波導、施力,那個零件就這樣在我手中粉碎殆盡。
然後我從勝哉的背包裡翻出了我的寶貝球,我知道勝哉一直把這個帶在身上…就是為了當我們遇到甚麼危險的事情,他能夠在第一時間把我收回去。而我把寶貝球翻出來之後,比照剛剛的方式也把手中的寶貝球破壞。
「嗷!嗷嗚!」我衝著勝哉大吼著,每次勝哉有什麼事情老是喜歡憋在自己心裡。
你也依賴我一下啊!我們是夥伴啊!我才不是因為寶貝球的關係才變成你的夥伴啊!是我…想要跟著你才成為你的夥伴的啊!
也不知道勝哉有沒有聽懂,但是我就是這樣吼著。
「黑曜…」勝哉有些無助地望著我。我知道那男子說的話影響了勝哉,但是沒想到這麼嚴重…

正當我還在想辦法不要讓勝哉胡思亂想的同時,冷流島基地內響起了廣播讓參與這次任務的保育家們集合。雖然勝哉稍微受到一些影響,但是基本上任務算是很順利地完成了。
哎,接下來我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呢…看著已經往集合地點走去的勝哉背影,我淺淺地嘆口氣、然後追上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4663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s2468389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BZR】破碎的線索... 後一篇:【TAG】無題...

訂閱

作品資料夾

qazw0102
通知。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2分前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