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艦隊收藏短篇 - 提督的紅茶花嫁 (5/20日更新 全篇完)

作者:桐月ぽい│2014-05-20 05:54:25│贊助:6│人氣:439
 
 
  「提督,現在已經非常晚了,請問您真的不去休息一會嗎?」
  「不,像這種時刻我反而會睡不著……」
  榛名維持滑冰的姿勢緊貼我乘坐的小船旁邊,時不時會以關心的口吻找我聊天,似乎是想排遣我的壓力。
  但我只能微微苦笑地接受榛名的好意,接著繼續凝視著前方。
  我們從鎮守府的港口出發,轉眼間已經航行了數小時。
  從原本嫣紅的天空已經轉變成一片漆黑、佈滿晨星的寧靜夜空。
  一路上以來非常的平順,表面上沒有太大的問題,但是內心中不安的預感提醒著我在這片北方海域的深處一定潛藏著什麼危機等著我們。
  「嗯……那是什麼?」
  ──是燈火?……不,那應該是光線?
  海平面上冒著零星的火光,若不是非常仔細觀看的話會誤以為自己是眼花看錯了。
  我微微的皺起眉頭,看著這不尋常的光線並且思考著下一步該怎麼做。
  然而,光線不足使我方無法派出偵察機調查。於是我拿起放置在一旁的夜視鏡眺望著來自水平線上的未知燈火。
  隨著我們距離的縮短,我逐漸看清那個發出耀眼光線的東西──
  「這、這是……」
  「……為什麼要來打擾我們安寧的生活呢?」
  ──是海棲艦隊。
  一名少女佇立在海面之上,從她的頭上戴著一頂類似水母的帽子、黑色的披風與白色的緊身衣作為武裝這點來看似乎是空母ヲ級。
  也許是注意到我們的意圖,她與頭上那隻怪物的眼中閃爍著詭異的紅光。
  與此同時,我內心不安的感覺瞬間達到了巔峰。於是我冒著冷汗拿起無線電朝圍繞在我周圍的艦娘們下令:
  「全員聽令,進入警備狀態!」
  「……愚蠢的人類啊,為打擾我們安寧付出慘痛的代價吧!」
  ヲ級輕輕以手中的拐杖敲打海面,這個舉動替平靜的大海激起無數的水波。不到數秒,從水波之中冒出了一個又一個ヲ級相像的少女。
  「除了空母級以外還有戰艦級、雷巡級跟輕巡級嗎?」
  我咬著下唇、滿頭是汗地看著眼前逐漸成形的海棲艦隊。同一時間,雙方的第一輪交戰也即將展開──
 
 
 
 
  順著夜色的掩護,金剛躡手躡腳地走到海港旁準備往下一跳時,突然有兩個熟悉的人影出聲叫住了她。
  「請留步,金剛姐姐。」
  「姐姐大人,請問這麼晚了您要去哪裡?」
  當遮蔽月亮的烏雲飄過時,月光重新照亮大地,讓兩人的身影逐漸清晰起來。
  從穿著相似與頭上的髮飾來看,這兩名少女不外乎就是金剛型的其餘兩姐妹──比叡跟霧島。
  「比叡、霧島……妳們為什麼會在這裡?」
  「這是我要問您的話。」
  比叡沒有回答金剛的問題,反而是以一臉怒容來質問她所尊敬的姐姐大人。
  這反常的態度讓金剛滿臉疑惑的挑起眉頭朝比叡開口道:
  「就是……出去找提督啊?」
  「跟我想的一模一樣呢……」
  霧島聳了聳肩,一副早就知道金剛會如何回答的樣子。她推了推眼鏡之後,輕輕嘆了一口氣道:
  「原本提督交代我們不可以讓妳過去的……不過我也很擔心榛名姐姐跟其他人。所以,我有一個請求……」
  霧島語重心長地看了一眼金剛之後,告訴自家姐姐大人內心的想法。
  「我就先聽聽妳的請求吧。」
  「請金剛姐姐務必帶上我!」
  「喂,霧島!太狡猾了……姐姐大人,請也務必帶上我!」
  「可是……」
  儘管霧島與比叡想盡一份心力的心意金剛非常高興,但考慮到北方海域的可怕程度不禁使她搖了搖頭,以動作告知姐妹們她的想法。
  「姐姐很高興你們有這份心,可是……」
  「拜託妳了,金剛姐姐!儘管霧島知道自己的請求很胡鬧,但是一想到榛名姐姐與提督可能再也不會回來我就坐立難安、難以入眠啊!」
  突然地,霧島跪在地上磕頭、以非常嚴肅的口氣央求著金剛。
  而後者在看到這情景之後以慌張地口氣及凌亂地手勢朝霧島開口道:
  「霧島別這樣,姐姐知道了……妳先起來好不好?」
  「不,在金剛姐姐答應之前霧島絕對不會起來!」
  像是在表達內心中的覺悟,霧島連頭也不抬起來的與金剛對峙著。在一旁看著的比叡也跟隨霧島一起下跪,以顫抖的音量朝著金剛說道:
  「比叡也拜託姐姐大人您了!我們……我們也想幫姐姐大人,雖然拯救提督只是順便的事情,但是也請讓我們跟過去!」
  「姆……我知道了啦,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可不管哦!」
  金剛生氣地大力踩著地板,一副無法拒絕自家妹妹的樣子轉過身來背對她們,似乎是在鬧著彆扭。
  「謝謝金剛姐姐!」
  「姐姐大人,非常謝謝您容忍我們的任性!」
  「少囉嗦,快走吧……不知道提督他們會發生什麼事情,我們得盡快才行。醜話先說在前頭,我可是不會等你們兩個的!」
  「不需要金剛姐姐擔心。」
  「放心吧,比叡死也會追隨姐姐大人的!」
  在像是吵鬧的對話結束後,三人同時往海港旁的大海一躍,紛紛像滑冰般地高速往北方海域前進。
 
 
 
 
  「呼、呼……」
  「提督大人,請您振作點啊!」
  我大口大口地吸著空氣,一副非常痛苦地摸著流著鮮血的肚子。
 
 
  不久前,我們與海棲艦隊激烈地戰鬥著。
  一開始因為視野不佳的緣故,我並沒有指派加賀、赤城放出艦載機爭奪制空權。
  但敵方ヲ級似乎不受這方面的限制,直接朝我們放出大量的艦載機進行大範圍的空襲。
  在非常不得已的情況之下,我還是命令加賀與赤城放出相對應的艦載機回以顏色,而就在我們在搶奪置空權時對方的戰艦與其餘小船也開始有所動作。
  當然,我方的木曾、北上、陸奧反應非常快速地上前迎擊,而榛名則是一直在戰場後線掩護我,讓我不受流彈波及。
  從戰局來看,雙方不相上下,我們就這樣子僵持了好一陣子。
  ──但戰局總是千變萬化的,我在今天完完全全的明白了這一點。
  意外總是會發生在疏忽的時候──
  「糟、糟了,提督……!」
  「……來不及攔截下來!」
  有一臺敵方的艦載機突破我方赤城與加賀的空襲網,無畏地朝著我所搭乘的小船迎面撞來。
  「自殺式攻擊……?!」
  「提督大人,請小心啊!」
  因為事發太過突然,榛名也無法在第一時間以砲火擊落敵方艦載機,我就這麼傻愣愣地瞪大雙眼看著這架飛機筆直撞來。
  『轟──!』
  我所搭乘的小船隨著這次自殺攻擊的成功,船體冒起了熊熊大火。
  「提督大人、提督大人,您在哪裡啊──?」
  榛名在第一時間上了船體,在艙房內不停地尋找我的蹤跡。
  「榛、榛名……」
  「提督大人,請您振作點……我馬上就來救您出來!」
  榛名以袖子摀著鼻子以免吸入大量濃煙,一副不悅地皺起眉頭。
  ──我被夾在因爆炸而產生的船體廢墟裡頭。
  除此之外,我的腹部以及頭部被流著大量鮮血,如果沒辦法在第一時間止血,那我的情況將會非常地不樂觀。
  『轟、轟、轟──!』
  「呀!」
  就在這時,外頭激烈的砲擊戰產生大量的衝擊力。船身不斷搖晃使得榛名綁手綁腳、難以行動。
  「嗚……不要管我了……快去支援其他人……」
  因為失去我的指揮以及擔心我的緣故,應該讓戰場上奮戰的夥伴們開始猶豫了──從外頭不斷傳來的砲擊聲響我得到了這個非常糟糕的結論。
  於是我示意榛名上前支援,別將時間浪費在拯救我這愚蠢的舉動之上。
  然而,榛名在聽到之後卻少見地朝我大吼著:
  「怎麼可能!榛名怎麼可能放下提督大人不管而放心去戰鬥!」
  「可是現在大家失去我的指揮所以陷入苦戰,要是不在快點想辦法的話……會全滅的……榛名,拜託妳快代替我上前指揮她們啊……!」
  「可是……!」
  「別再可是了……!」
  榛名露出非常痛苦地神情之後,握緊拳頭轉身離開。
  在她即將消失在我的視線時,她頭也不回地朝我丟下一句話:
  「如果提督大人死掉的話……榛名死也不會原諒您的,請您記住這一點!」
  「……妳還是一樣愛操心啊,榛名。」
  我發出輕笑聲之後緩緩地閉上雙眼,意識開始逐漸模糊了起來──
  ──好痛苦、好難受……我,要死掉了嗎?
  ──也是呢……在這種情況下不死也難吧?
  ──希望大家平安無事的打贏這場戰鬥……還有榛名,對不起了啊……我啊,可能沒辦法堅持到戰鬥結束了……
  「提督──!」
  就當我即將昏沉過去時,從外頭傳來了非常耳熟的聲音。
  ──是金剛。
  我用盡全身上下的力氣打開雙眼,第一眼看到的是喘著大氣、滿頭是汗的金剛。
  「金……剛,妳怎麼會在這裡?」
  「這種事怎麼樣都好,拜託你先別說話!」
  金剛慢慢地朝我走過來,眼角含淚及不悅地神情讓我很難分辨她到底是在生氣還是在哭泣。
  「妳……在哭嗎?」
  「不,我在生氣!」
  「生氣……為什麼?」
  「因為提督打算丟下金剛一個人啊!」
  「噗哧!」
  聽見金剛的回答之後,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笑了出來。
  夾帶著淚水與高興的情緒,噗哧一聲的笑了出來。
  「不准笑!你知不知道金剛有多擔心你啊!」
  金剛一邊將廢棄的建材大力扳開,一邊將我背在肩上不滿地抱怨著。
  「對不起啊……讓妳擔心了。」
  「哼,金剛才不要道歉呢!」
  「那麼金剛大人要些什麼呢?」
  金剛鼓著嘴巴的樣子實在太過可愛,於是我不禁露出一抹非常溫柔的笑容。
  「金剛什麼都不要,只要提督能陪在我身邊就好了!」
  「是嗎、是嗎……吶,金剛……」
  也許是因為失血過多的關係,我的意識漸漸地模糊了起來──
  「像我這麼傻的人……真的可以嗎──?」
  還沒等到金剛的回答,意識就先違背我的意願使我闔上雙眼昏厥過去,無法再度睜開雙眼面對金剛。
  「提督、提督,睜開眼睛啊……拜託你……睜開眼睛啊──!」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緩緩地睜開雙眼。
  映入眼簾的除了是白色之外,還是只有白色。
  「提督大人?您終於醒了!」
  「這、這裡是……?」
  從我虛弱的聲音看來,這次應該傷得特別嚴重吧?
  我揉了揉不知道沉睡多久的雙眼之後,看了向一旁的榛名。
  在我病床旁的除了榛名,還站了一名留著白色鬍子、一臉爽朗的大叔。
  「唷,桐月大將。」
  「山本……總司令?」
  我訝異地看了看山本總司令,下意識地坐起身子。
  「提督大人,您還不可以亂動啊!」
  「嗚……」
  「沒事、沒事,你這傷兵就給我好好療傷就好了!」
  山本總司令揮了揮手,示意我好好躺著。接著便自顧自地開口說道:
  「你啊……也太胡來了。雖然本次殲滅戰成功了,但是你卻傷成這個樣子……以你的身體上的創傷來看,你已經沒辦法在擔任海軍的一份子了。」
  「這樣啊……」
  非常意外地,我並沒有因為聽到這個消息而感到悲傷,而是非常地淡然。
  ──這樣啊,北方海域被大家成功拿下了是吧?這樣啊……真是太好了呢……
  「還有,因為金剛帶頭違背軍令所以被我下達解體的命令了。」
  「什麼?」
  「我說因為金剛帶頭……」
  「誰跟你說這個啊,臭老頭──!你到底幹了什麼傻事啊?」
  「嘛、嘛,別激動嘛……等我把話說完啊……」
  看我非常激動、一副想揍飛自己的模樣之後,山本總司令再度示意我冷靜下來。
  他在咳嗽幾聲之後,便緩緩地向我解釋起來:
  「戰艦金剛因為擅自決定並且帶領其姐妹的霧島、比叡出擊而給予解體處分,時間是發生在幾天前的事情了。但因為創造豐碩戰果以及身上擁有戒指等特殊條件,決定解除她身為艦娘的身分,讓她回歸到正常人的生活。」
  「什……嘖,居然這麼不坦率啊,山本老頭?」
  我瞬間理解了山本總司令的用意,於是故意擺起臉色捉弄他一下。
  「誰叫某人那麼努力呢?而且金剛在知道你不能再當提督之後一直煩我……我老人家可是需要休息的,可不可以請你們這對傻瓜情侶饒了我啊?」
  ──但山本總司令卻露出一副無辜地臉龐、聳了聳肩來化解我的揶揄,果然薑還是老的辣,嘖嘖。
  「嘛……那麼您老人家得保重啊?」
  「你也是啊,那麼我還有事先走了。」
  「那麼提督大人,我也先回鎮守府去了。」
  「祝你們一路順風啊!」
  「你這臭小子!」
  總司令豪爽地笑了幾聲之後,隨著榛名離開了我的病房。
  「那麼妳也該出來了吧……躲在櫃子後面的那傢伙……」
  「欸……還是被發現了嗎?」
  「嗯,從一開始就發現了哦。」
  「姆……桐月欺負人……」
  打從一開始就被我發現的金剛從櫃子後面站了起來走到我的病床旁,以一副非常掃興的樣子看著我。
  現在的她穿著十分平凡──簡單的白色小洋裝以及高跟鞋,頭上的髮飾也被拿下來了。
  ──唯一不變的可能就是她那根非常突出的呆毛吧?
  「嘛……不過現在的我該如何稱呼妳啊?」
  「啊啊,差點忘了!」
  金剛像是想起什麼般瞪大她的雙眼,乾咳幾聲之後以一副非常哀傷地樣子朝我開口:
  「提督……祝您武運昌隆,我會在瓦爾哈拉看著您的……唉唷!你做什麼啦,氣氛都被你破壞掉了!」
  「妳是笨蛋啊,沒事幹嘛說這個?」
  在聽完這串廢話之後,我朝金剛的額頭上輕輕地敲了一下。而後者則是朝我大吼,一副非常不滿地樣子。
  「就……告別金剛的身分然後以新的身分跟桐月打招呼啊?」
  「噗哧!」
  「你笑什麼笑啊,人家想這句台詞可是想了很久的欸!」
  「沒事、沒事,果然金剛就是金剛呢……」
  「姆……這種莫名的不悅感是怎麼一回事……嘛,算了。總之請多指教囉,桐月!」
  「妳也是,金剛。」
  我們相識而笑,而屬於我們的故事也從這裡開始展開。
  當然,這不是結束,而是另外的開始。
  後來發生了很多很多事情,但那又是另外的故事了。
  當我出院之後,金剛就拉著我到戶政事務所結婚了……嘛,雖然是被強迫壓上指印的就是了。
 
 
  「吶、吶,達令~」
  「嗯?」
  「你喜不喜歡金剛啊?」
  「嗯……如果說不喜歡呢?」
  「你在開完笑的對吧?」
  「誰知道呢?」
  「別欺負我嘛,告訴人家啊──!」
  金剛手上的戒指閃閃發光著,對她來說這是世界上最珍貴的事物──當然,對桐月來說也一樣重要。
 
 
  ~全篇完~
 
 
 
 
  不好意思,把前一章的出擊名單從比叡改成陸奧。
  我犯了一個非常蠢的錯誤,請各位讀者別見怪…… (苦笑)
  咳咳,那麼我是桐月poi,你們好!
  嫁文終於寫完了,讓我鬆了一口氣。
  謝謝你們看完這長達四十頁的廢文,真的很感謝你們。
  不知道我寫的故事你們是否喜歡,如果不喜歡的話那可真的非常抱歉,浪費你們的時間了。
  我非常喜歡故事內的金剛,當然也希望你們會喜歡。
  那麼,差不多該到說再見的時間了。
  我們下次見,謝謝你的觀看,請容我至上最高的謝意。
 
 
  2014/5/20 5:52am By桐月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464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泰斯塔羅莎
我在想,比叡那3人會不會也放棄艦娘的身份啊?跟這姐姐金剛一起過平凡人的生活?

05-25 22:40

桐月ぽい
會的。當她們也獲得跟姐姐一樣的戒指信物時將會從艦娘的束縛之中解脫,當然,那些則是另外的故事了:D05-26 00:11
泰斯塔羅莎
那,那篇故事也會寫出來?

05-26 06:47

桐月ぽい
看時間跟有沒有適合的故事吧
05-26 19:2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kiritsuk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艦隊收藏短篇 - 提督的... 後一篇:艦隊收藏短篇 - 橫須賀...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zozo10727大家
小屋新圖發表~~~順便來看周末做出的暗黑料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0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