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RPG公會?】魔王「啊,又打敗一隻勇者了。」(全文完)

作者:清離│2014-05-19 20:26:50│贊助:20│人氣:353

  前篇在此



  (三)


  「魔王」踏進房間時,想起勢不兩立的立場,我從床上跳了起來。

  紅髮的「魔王」見到我先是瞪大了眼,然後哈哈哈地笑了開來。

  「汝當真認為吾為萬魔之王?」

  混雜著古語的說話方式和印象中一樣,那個力量強大、睥睨眾生的魔王,「難道不是嗎?」我問──然後才想起其實我不開口也無所謂。

  這傢伙會讀心術。

  「若汝認為如此,或許的確無誤?」

  「……」我竭力忍住扶額的衝動,他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又或者是根本不想回答。

  「人類總是如此,注重表象,而後重蹈覆轍,一次又一次。」接著,他這麼說,沒頭沒尾地,我聽不出這和我的疑惑之間的關連性,話說回來,剛剛武者似乎也是這麼說的。

  於是我狐疑地看向他,這次似乎沒有想跟我動手的意願。

  「要不是汝剛問完吾是否為魔王就上前和吾對打,吾本不願將汝傷得如此重,別這樣提防吾啊。」魔王說出聽起來好像有些受傷的話語,當然看到他的表情就會知道這都是騙人的。

  「原來吾在汝心中是這種定位啊?難怪,畢竟吾是魔王……啊哈。」總覺得他似乎憋笑憋得很高興。這讓我有點不開心。

  或許是因為對方沒有釋放出敵意,跟之前的戰鬥相比的強烈許多的輕鬆感竟然我稍覺能夠鬆懈一些。

  「嗯──吾為焰火之化身,原初之惡魔,古名與古字均不再重要,汝可稱吾魔王,倒是,噗,待會兒可別後悔呀。」魔王想了想,對我說出應該是自我介紹的言論,雖然總覺得帶著幾分輕蔑……

  「吾確實不曾看重過人類?」魔王附和我的想法。跟他說話壓力很大,我不能思考太多重要的事。比如國內機密,比如我看重的東西。

  「汝已經在思考,」魔王又打斷我的思考,「若汝不想讓吾窺視汝的想法,就別再思考,聽吾說話即可。」

  「……」難以反駁,於是我沉默。

  「沒想到勇者汝竟然如此聽話,嗯哼,待會可為汝加幾分印象分數。」像是在玩遊戲,他舉起手,指尖放出幾簇火焰。他剛剛好像說他是火的化身吧?難怪剛剛戰鬥的時候他用的都是火系魔法……如果魔法師在的話或許就能輕鬆拿下他了。

  「汝可別想些不切實際的假設,」魔王似乎聽見了我的想法,但他表現得像是根本不在乎我和魔法師的合作攻擊,正當我有些不悅,「可不是不將汝等放在眼內,而是已然死去的……汝的同伴,是不可能復生的,此般假設,不正是不切實際的想法?」他如此補充。

  這倒是……沒錯。

  在接近魔王城的時候,他在我面前因魔物的突襲啪地、咚地、砰地,發出了幾聲僅能用狀聲詞表達的聲響──突然地死去。

  生命原來如此脆弱,連挽回的餘地都沒有。

  我們之間突然一陣沉默,等待著我的心情平復似地,魔王一句話也沒說。

  然後,「吾能說話?」

  「……」終於忍不住了嗎,請便。

  我連開口說話的心力都沒了。

  魔王斜眼瞄了我一眼,「吾可不是最後一個,汝若想及早回國就別再像個娘們似地在那嘰嘰歪歪。」

  等等,剛剛他是不是說出了跟他的形象相當不合的詞彙?我驚愕地看過去。

  他卻是別開眼睛,沒有再看向我了。

  「汝大概還是習慣現代語吧?吾盡量嘗試,可別說汝聽不懂,就算醫屍會生氣,吾可不保證不會再差點殺了汝一次。」

  ……這有點困難啊,老實說光是轉換人稱我剛醒過來的腦袋就有點快爆炸了。

  思考完這句話,我感覺到魔王的氣場突然變得很兇惡,於是我閉上嘴,盡量放空自己。

  「大約一千五百年前,有名獸族少女成為了魔王。」魔王說,真的用了近現代的說話方式,「她不記得成為魔王之前的事了,在全世界的暗魔力這個枷鎖套到她身上的那個瞬間,她就已經不再是一個活著的生命……」

  這時,魔王的話語停了下來。

  「汝知道魔王是什麼樣的存在嗎?」然後他這麼問道。

  「不就是萬『魔』之『王』嗎?」我理所當然地回答。

  「……真是如此嗎?」魔王輕笑。

  我想這大概是在他之前的那個魔王的故事吧,又或者是更前面幾任的。用意比剛才兩個人的故事好懂多了。雖然這麼想魔王一定聽得見,這次他沒有對我的看法做出任何表態,而是逕自說了下去。

  「魔王的工作,是吸收世上過多的黑暗。魔物聽她的話,是因為圍繞在她身邊的『黑色魔力』,而不是因為『她是魔王』。一任魔王通常不會超過六百年。魔王死去時身體的器官常常已經不能連結在一起。」

  「什麼?」和從小到大學習到的教科書中的說法截然不同,魔王總是強大而且不在乎世上的一切,如果真如魔王所說,那魔王正在做的事卻是拯救世界。這時我驚覺眼前的魔王雖然有很不好聞的味道和不舒服的魔力──不夠,以「世界」為單位的話,這種魔力太少了。

  「汝發現了?」魔王輕笑,但他沒有肯定,也並未否定,「獸族的女孩在繼任後被封印了起來,因為魔力過多對生命將是種危害。她被封印在藍色的水晶裡,魔力只進不出,失去意識,不是人,不像人。」

  我不知道該做何反應才是正確的,魔王的語氣很輕鬆,就像……在告訴我這畢竟是另一個人的故事那樣。

  「然而在繼任的一百年後,她被喚醒了,作為沒有雙目的魔王──艾莉絲。」

  魔王停頓了下。

  「Eyeless。」然後重複了一次,「沒有眼睛的艾莉絲,失去雙目的最強魔王。」

  「為什麼?」我問。即使是現代,獸族也以身強體健為名,極少有獸族擁有身體上的殘缺。

  「為什麼呢?」魔王笑了,「因為她身在水晶裡而吸收了歷任以來最多的惡,身體卻負荷不了世界的惡,所以就快死了,這不是很簡單的答案嗎?」

  簡單的回答,卻讓人戰慄。如果魔王將會有這樣的殘缺,那是不是代表眼前的這個人並不是魔王?他四肢健全,他看得見我,他的翅膀還會隨著呼吸擺動。他或許不是人類,但至少仍是活著的生物。

  「喚醒她的人喚她為萬魔之王。用她的力量為非作歹,毀了一個國家,毀了一座森林,毀了許多人的美好世界──其中也包括吾的……」魔王──火的化身,原初的惡魔──惡魔,沒有把話說完,我不知道他想說的是什麼。他的世界也被毀了?魔族也有自己的重要世界?「汝終於了解了嗎?如汝所思,吾並不是魔王。叫吾惡魔吧,她也是這麼喚的,吾並不討厭。」

  「……」我心中的敵意仍在,而更多的是不解。自幼我被教導魔王是絕對的惡,魔族們指使下等魔獸攻擊人類,所以魔王應死。但這時他所告訴我的卻不是如此,而且真誠得讓我不覺得他在說謊。

  「汝畢竟有和吾等截然不同的成長環境,不了解吾等、誤會都是當然的,也是可以理解的。」魔──惡魔看了門外一眼,在等待著什麼似地,但馬上又把頭轉了回來,「在那時,有一個活死人決定要為這個迴圈劃下句點。」

  「汝覺得,她是誰呢?」

  他問我。

  這時門外突然傳來砰的一聲,像是某人跌倒的聲音。

  「武者沒跟著?」然後耳邊傳來惡魔嘖了嘖的小聲嘀咕。

  我沒能想到答案,他也並未待我回答就衝出了房門,門關上前我看見有抹黑色的身影坐在地上,惡魔一踏出房間就蹲下身子照看那身影。

  重新坐回床上,我短暫地得到了一點喘息並且釐清自己現在的處境的時間。

  我是勇者,我在魔王城裡,處境有點艱困。

  然而現在,我驚覺自己有些同情魔王。




  (四)

  或許是因為前面三個人的話而早有還有一個人會進來的心理準備,當粉紅色頭髮的女性步入房內時我發現自己竟然不是非常驚訝,無論是她的純黑滿佈蕾絲的衣著,又或者是可以跟男性匹敵的身高。就連她摸著牆壁為向我前進而側過身子,發現她大概有近一半的髮絲都是純然的黑色時,面對這樣新潮的造型,我也沒有太大的反應。

  但,我很快地發覺了一樣真的令我驚訝的事實──她看不見。

  正確來說,是繃帶和紗布擋住了她的雙目,我無法望見她的眼睛,想必她也是。

  她張開嘴,似乎想說什麼,但沒有聲音自喉嚨裡傳出來。

  ──光看表面的話,人類只會重蹈覆轍。

  我想起武者和惡魔的話語。

  「魔王?」然後,我直接了當地問。

  只見女性的動作停頓了下──接著轉而像餓鬼一樣,披頭散髮地,往我這邊迅速地衝過來。

  他媽的想嚇死誰!

  要不是從差點被絆住的動作確認她真的看不見,我真的會馬上跳起來狂奔逃走,管他這裡是不是魔王城。剛剛那一個瞬間,她給人的視覺效果實在可怕過頭,雖然她自己大概完全沒有意識到。

  她很快地來到我的面前,用快到連我都看不見的速度抓住我的手。

  「聽得見嗎?」

  接著,有聲音傳進腦海裡。

  「對不起,因為聲帶也不行了,只能這樣跟你溝通,不過,請放心,我跟惡魔有本質上的不同,所以我不會讀心術,只是單方面地把我這裡的心情傳遞給你而已,所以,就是,呃,不會對你的隱私造成侵犯的!絕對!」

  「是妳在說話?」為了確認,我一面說一面看向這個正站在床邊的女性,雖然我馬上想起她看不見我。魔王會有身體上的殘缺,如果這就是所謂的殘……好像哪裡不對勁?

  女性聽見我的話用力地點了點頭。

  「嗯,是我。啊,還、還有我就是魔王,沒錯!」用奇怪的強調語法做出了這樣的宣言,我在心中姑且暫時當作是魔王的女性露出了彷彿相當寬慰的笑容。

  「這次的勇者大人很好說話呢,之前的幾個都在我一進門的時候就想把我給殺掉了,我現在可經不起肉搏戰鬥什麼的。醫生跟武者,甚至連惡魔也總是受到不由分說就開打的待遇──只有你不一樣。」腦海裡傳來這樣的聲音,我終於發現違和感來自哪裡──她身上沒有死屍的臭味,雖然身旁圍繞著令我不舒服的黑魔法的氣場,她,不是魔物。

  我覺得自幼至今建立起的道德觀和價值觀好像一瞬間崩壞掉了。

  如果魔王不是魔物,那至今為止我要討伐的是什麼?

  「妳不是魔物?」結果我就這樣無視於她的感慨將問題問了出口。是因為她身上一種認命的氛圍嗎?還是她傳來我腦海中的聲音過於溫柔?

  照理來說,我是勇者,而她是魔王。我的許多夥伴,甚至連我的家人都死於魔物的進犯和侵擾。但我卻沒辦法把同伴死去的恨意投射在她身上,因為想必她也是失去了許多才變成這個樣子。我這時愈發確定了剛剛惡魔所說的故事並不是惡魔自己,而是──

  魔王聽見我的問句愣了一愣,「這次的勇者大人,真的相當與眾不同呢。如果不是有惡魔在,我說不定會迷上你唷?」

  「呃,請、請不要開玩笑。」如果是醫生的話我大概會馬上回絕吧,但眼前這朵看起來即將凋零的花卻讓人無法粗魯地對待她。

  「呼呼,才不是玩笑話呢,這陣子以來,性別什麼的也不是太大的問題了。應該說起初喜歡她,就不是因為她是女孩子吧……嗯……嗯,是因為喜歡所以喜歡呢。不管對她或者對惡魔都是,或許還有一點點感謝吧。」魔王好像陷入了自己的思路當中,同時我還覺得自己好像聽見了有點不得了的東西,嗯,還是當作沒聽到比較保險,難保我不會因為這樣被殺。

  「嗯,我是快死掉卻沒有死掉的人,所以擔任這種工作最適合了。」在自顧自地結束思考後,魔王轉而回答起我的問題,「根據文獻,歷年的魔王不倚靠水晶,撐個一百年就很了不起,而三百年是極限,當時那位魔王,將職位轉讓出去後,身體就馬上『崩潰』了,」她的聲音在這裡停頓了下。

  我並不想知道她口中的崩潰是什麼樣子的,一瞬間卻想起了僧侶為保護我們來不及張開自己的結界而死去的模樣。碎裂一地連原本的長相都看不出來的模樣。

  「但是我不小心就撐了一千多年,如果能一直這樣下去,不要再有新的魔王誕生的話就最好了!魔王的力量總是被濫用,但我有惡魔跟重要的手下在,就算我不能再用黑魔法了,他們也可以好好保護我。」聲音重新傳遞過來,看不見她的眼睛,我無法判斷她的整個臉的表情是什麼樣子的。

  但起初就感覺到的那份認命果然並不是假象。

  她給我一種感覺。

  她的人生從沒有為了自己而活過,沒有為了自己而選擇過。

  是為了剛剛談論到喜歡或者討厭時所提到的女性嗎?雖然這並不是我該注意的地方,我舉起沒有被抓住的那隻手拍了拍不知何時在床邊坐了下來的她魔王的頭。明明剛進門的時候給人壓迫感和不安感,這時看起來卻像個小孩。身負重責大任太久太久了,而顯得疲憊的小孩。

  她起初顯得很驚訝,卻轉而馬上接受了我的觸碰,「謝謝你,勇者大人。」她說,連我都不是喚她為魔王大人,她卻……「我不累哦,這也是為了她。」

  果然沒有為了自己而活過啊。我是勇者,至今經歷了很多痛苦、想去死的事,但我來到這裡,此時此刻在這裡,都是我自己的想法,為了幫家人朋友復仇,為了替世界除害,就算價值觀瞬間被摧毀,這也是我自己的選擇,是我所要經歷的孽。

  但魔王呢?

  「啊,我、我真的不會讀心術,只是你的表情看起來好難過呢,你果然跟之前的勇者不太一樣。」魔王突然慌張地解釋起來,我這才發現她剛剛的言論確實很像聽見了我內心的想法。

  不過比起惡魔,讓魔王這樣的人聽到心聲或許也不差。

  「唔,不小心就聊得太久了,勇者大人,我過來是要問你之後的想法的。我啊,可以幫你把那些死掉的同伴都復活喔?」

  接著,魔王突然說出爆炸性的言論。

  話題是怎麼變到這的?啊,也是,一直都是魔王在主導話題……我直直地看向她,這句話讓我想起自己是勇者,也讓我想起她是魔王,「妳是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因為對你很抱歉,所以我可以……」

  「他們的生命是這麼廉價的嗎?死了又復活?然後讓他們陪我回國,路上又要經過一樣的路?可能活了又死?」我有點生氣,我費了好一番心力才接受他們死去的事實,不許輕易地就扭曲掉!

  這次換魔王一時語塞了,「嗯,也對,人類都不喜歡這樣嘛,帕依妲跟斯兌爾一開始也是又感激卻又生氣,好不容易獲得安寧,可能程序不太對,好不容易接受了死掉的事實,卻被打擾了……而且不小心就會活得太久……嗯,也對呢……」然後,自言自語了起來。

  「對不起,因為這次的勇者大人實在太與眾不同了,所以想著如果這樣的我也能為你做點什麼開心的事情就好了呢。」魔王嘿嘿地笑了笑,面對我的斥責卻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你說的對,生命果然還是回歸於塵土,獲得安寧才是最棒的。」

  「那,就讓我送你一點小禮物吧,這是我對歷任勇者都會做的事,這樣可以了吧?」她說,馬上恢復了精神,卻放開了手。我依然聽得見她的聲音,握住手是某種儀式什麼的嗎?

  「那要看是什麼而定。」

  魔王不著痕跡地嘆了口氣,「……是……後……呢……」

  我沒能聽見她嘆口氣之後所說的話,大概是因為她不想讓我聽見。

  「往後的一百年內,魔物們由我們負責。」然後,她的聲音重新清晰地傳遞了過來,「我們會把勇者大人你送回國,請你告訴你的國民,告訴這世界的人們,討伐成功了。魔王死了,魔物將有好一陣子都不再攻擊你們了。」

  「什麼?」我的思考一時有點轉不太過來。

  「好歹我還是接任了被稱為萬魔之王的工作哦,這點能力還是有的。統御魔族,或者殺掉他們──總之,不讓他們進犯人類的能力,我多少還是有一點。」

  我想起史書上記載的,我國的以及他國的成功的勇者們的事蹟。

  「那,往年的勇者難道?」

  「嗯,都是我們送回去的。我保證,一百年之內會很和平,人類可以安心地生活……」

  「所以呢?」

  這是施捨嗎?

  我沉默。

  魔王也沉默了,她或許發現了我的心情複雜。

  一直到剛剛為止都還算是熱絡的氛圍……是從哪個話題開始的呢?氣氛瞬間降到了冰點。我覺得自己的耐心彷彿就要被啃噬殆盡。

  「這個位置,真的不辛苦。」良久,魔王淡淡的聲音傳了過來,「雖然漸漸地不能用眼睛,不能說話了。但,跟可能不接受我們,也可能像你能夠接受我們的勇者們說說自己的故事,說說不想忘記的事,很多事情就可以努力地撐著,避免已經快要爆炸掉的腦袋瓜忘記。」

  「我是這樣,醫生是這樣,武者也是這樣呢,只有惡魔很習慣這樣的歲月了,所以他總是以他的方式幫我做開場白。」魔王如此敘述,聽起來沒有要我應答的意思。

  「我不能放下這個位置,一千多年前,總是接任這個位置的家族已經被我解放了,所以我得負起責任來。醫生跟武者他們轉世並且再見到羈絆深刻的靈魂們的可能性也被我摧毀了,所以我得負起責任來。世界的惡不能沒有容器,所以我得負起責……」

  她從頭到尾都沒有笑過。嘴角連一絲幅度都沒有。

  比強顏歡笑更討厭也更痛苦的是故作堅強。

  「那麼誰來為妳無視自己的選擇負責任?」我插嘴問道。

  魔王愣了一愣,然後,「有像你這樣的勇者為了討伐我過來跟我說說話,我就覺得很開心了──那個,勇者,你的同伴,我很抱歉。」

  她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回過神來惡魔和武者不知什麼時候站在床的另一邊,醫生則站在魔王身側。

  ──我被包圍了。

  「小姐,妳太勉強了。」

  彷彿聽見醫生這麼對魔王說,看見魔王以困窘卻全心全意相信的笑容回視了下,連我都來不及反應,感覺後頸部受到一陣重擊……

  啊啊,又要昏過去了?就不能小力一點嗎……

  在心中這麼吐槽,果然不打算讓我太輕鬆地回去啊。

  在閉上眼睛之前,我看見魔王再次張開嘴。

  聲音沒有傳遞過來,我勉強才看清她的嘴型。

  謝謝你,一直想告訴你,你銀色的頭髮,很漂亮呢,泰斯嘉爾。

  我來不及問為什麼她知道我的名字,也來不及問為什麼她知道我一直很在意自己的銀色髮絲。


  (完)




  以下是人物對照表,如果想自己思考的或者想對答案(?)的可以反白來看看。

  魔王:蕾納莫兒
  惡魔:法亞
  醫生:帕依妲
  武者:斯兌爾

  勇者:席爾法‧泰斯嘉爾的後代
  僧侶:賽菲席絲‧凱維拉的後代之一

  一千年之後有人改變也有人沒有改變。
  不過或多或少都改變了一些吧?

  沒有人會真的在原地踏步的。




  魔王跟惡魔的結局是一開始就決定了的,比賽拉的結局決定得還要早。

  總之終於是大概交代了這一組人馬的後續情況XD~

  畢竟他們之後不會再出現在阿斯嘉特,總覺得有必要為他們做點畢業典禮什麼的。
  意料之外地竟然破了一萬字呢。
  本來最後還想寫寫勇者(跟僧侶)(?)的後話,
  不過,想了想,這畢竟不是勇者的故事,而是一行人的畢業禮,就算了。
  一直想用側寫的方式去寫主角,不知道這次挑戰能不能算是成功呢?

  魔王跟惡魔的感情生活還會再開一篇短篇來寫吧,
  希望可以是甜甜的、微酸的愛情喜劇(?)

  如果稍微跟前面的劇情能有所連貫,或者是讓人覺得看起來很暢快就好了呢。
  這是我小小的願望。

  今後,在別的故事上,也請多多指教。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4588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自創|原創|小說

留言共 2 篇留言

櫻天影
...別嘰嘰歪歪(噴(大笑(這重點#

05-20 11:02

清離
一千年以來也有學點新用詞呢。
雖然又過了一千年嘰嘰歪歪也不是新語句了。(?05-20 13:41
緋月星空
讀心惡魔

05-20 13:37

清離
過了一千年之後學會更多東西的惡魔大大超帥的!(自己說)05-20 13:4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sighi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魔王「啊... 後一篇:【RPG公會】向自家角色...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ses1594女子かう生
四月怎麼還沒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29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