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RPG公會?】魔王「啊,又打敗一隻勇者了。」(零、一、二)

作者:清離│2014-05-12 01:53:06│贊助:24│人氣:694


靈感致敬
勇者「魔王也打倒了,那就回去吧」、僧侶的手記
基本上沒有太大的相似之處
應該也不算同人




RPG公會?
文風(大概)刻意試著和之前不一樣
希望能給人不同的感受




你覺得,
這是誰的故事?





  (零)


  沒有人跟他說魔王是如此強大又難以打敗的存在。

  身前的紅髮男人擁有非人的雙翅、及腰的長髮、連男人都稱羨的健美身材,但最欠扁的果然還是他的表情,勝利的驕傲當中又帶著幾分憐憫,戰敗的勇者最不願看見的神色。他的意識漸趨迷茫。

  「殺了我吧,是你贏了。」他自暴自棄。

  然而魔王只是挑了挑眉,撇開了頭,說:「啊,又打敗一隻勇者了……那個誰?啊,醫生,快把他送去治療。」

  疑惑和驚懼之後,他再也感受不到任何事物。





  (一)


  我睜開眼睛。我躺在床上。床有點軟。天花板是黑色系的,吊燈是紅色的。砸下來的話不是很危險嗎?為什麼寢室的設計會有吊燈?總之,這裡不是我的家,也不是我冒險時住的地方。

  嗯?說來,我是誰?

  啊,我是勇者。

  唉?那麼,我做了什麼?

  啊,我出征了,然後,被魔王打敗了。

  嗯──?這樣,我在哪裡?

  我坐起身子,想了解自己的處境,只見一名女性坐在床沿,笑吟吟地看著我。

  「妳是誰?」我警戒地問,失去意識前的狀況實在不像有人來救我,實際上也不可能有人來救我。

  「你可以叫我醫生,或者『醫屍』,都可以,我沒有名字。」女性回答。

  光聽言論,她感覺起來沒有惡意,但這很難說。人心都隔了層肚皮,何況是魔物。

  「別騙我了,妳身上有魔物的臭味。魔物是不需要醫療的,牠們會魔法,牠們信奉魔王。」我有些憤怒,我想起了旅途的夥伴──一個接著一個被牠們殺掉的同伴。

  女性,或者雖然不願意,但暫且叫她醫師,見到我的反應卻笑了。

  「魔物不一定不去鑽研人類的技術吧?我們可以和你溝通,好歹也算是高等魔物呦。而且,我們──救了你,這可是事實呦?對我這麼不客氣,這就是勇者大人的美德嗎?」

  語塞,我的身體確實感覺不到受傷時的沉重和痛楚。但美德不是表現給魔物看的。

  「誰知道你們是不是改造了我?」不構成表達善意的誘因,我持續地以言語攻擊。

  「勇者大人不會聞不出死屍的臭味吧?我們的主人早就不再製作活死人了,除非那個人生前拜託了她。」醫師噘起嘴,若不是我能聞到魔物的臭味,她長得挺不錯的。大概是二十八、九歲人類的樣貌。

  聽說魔物會掠奪人類的皮以擁有人類的外貌,天知道那是誰的皮?真是噁心。

  「我無法相信妳。」我維持著敵意,縱使身體恢復的是事實,我處在敵人的本營,而且牠們貌似也沒有意願讓我回國,大概是想處死我?光是這些就足以維持反感了。

  「不要緊,我習慣了。我是『魔物』嘛,而勇者大人是人類囉,不相信是當然的。」我的回答好像在意料之內,醫師恢復了起初笑吟吟的表情,「但我只能希望你相信了。」

  「魔王呢?我的劍呢?」我不再旁敲側擊,直切重心,「如果要處死我,至少我想帶著我的劍。」

  雖然失敗了,好歹我還以勇者自居,死也要死得像個勇者。

  這次醫生沒有笑了,她瞪大本來就很大的眼睛,「你怎麼覺得我們想殺死你?都幫你治療了,當然是要跟你說幾個故事再讓你回去啊!」

  她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她的說法我也不能相信。

  「魔王呢?我的劍呢?」於是我又問了一次。

  「真是的,互信可是交流溝通的基礎呦。」醫生嘟起嘴,對我的反應似乎相當不滿,「等會你能見到她的,劍在回去之前也會幫你磨亮了還你,畢竟並不是所有魔物都受我們控制嘛。但,現在是『我』說故事的時間,好不容易等到你醒來了,請你好好地、認真地聽呦。」

  彷彿看見她的眼笑得瞇成一條線。

  我只想說我也不屑妳的滿意,更不想跟魔物交流或者溝通。

  醫生雖然是魔物,好像不像魔王會讀心術,她自顧自地說起了「故事」,雖然想到魔王,我的心中還是有股不甘,如果她真的醫活了我,那她也可能醫死我。我試著假裝聽得很認真。

  「很久、很久以前,」她說,故事的老掉牙開頭之一。

  我忍不住吐槽的衝動,「是多久以前?」

  照理來說被這樣吐槽應該要生氣,沒想到醫生卻很認真地偏過頭思考了起來。

  「咦?說的對耶!是多久以前吶?我想想……唔……嗯……啊!距今,大概,一千兩百年左右吧?」

  還真的有確切數字啊?不,這也是唬我的吧。相信了就會落入魔王軍的圈套了。我提醒自己。

  「沒問題了嗎?那我要繼續了哦。在一個女性作為家主的家族,有一個女孩子誕生了。她很聰明,年紀輕輕就學會很多事情,尤其喜歡醫術,甚至曾經當過王室御醫,治好了千百種一般醫生認為沒救的病、救了幾千幾萬名被判斷只能等死的病人呦──但最後,在三十歲的時候,她決定引退了。」

  完全不知道重點在哪,似乎也看不見轉折點在哪。雖然故事中的女孩子真的滿厲害的,雖然有僧侶這個職業,但也有僧侶辦不到,或者是僧侶沒那麼普及、僧侶明明是僧侶卻不信神而沒辦法用頌讚魔法的地方。所以,醫學還是很重要。

  我不知道她講這個故事到底是想做什麼,但為了保險,我百無聊賴地問了一句:「為什麼?」

  對於我有所反應這點,醫生似乎非常開心,「因為家裡有很多人想殺她。雖然她是長女,但家族是以能力來論繼承權的。只要她存在一天,其他人就沒有繼承的機會。」

  「什麼啊?跟王族搶登王位挺像的啊?」

  「可以這麼說呦。可是啊,女孩子是笨蛋,她寧可相信血畢竟濃於水呦。所以啊,引退之後她也沒有什麼保護自己的措施,就這樣住在自己的別宅裡生活呦。然後,她還在這時候救了……領養了一個還是御醫時遇到的,無法說話的小女孩呢。」

  「……心腸真好啊,不愧是醫生。」棒讀。

  「你願意誇獎她也真好呢。總之,女孩子跟小女孩過了好一段快樂的事情,甚至,她還努力地讓小女孩能夠說話了呢──!」顯然她沒有發現我的棒讀。

  接著,她望向我,雙手舉起。
 
  我沒有反應。

  她皺起眉,用力地望向我,雙手沒有動。

  我還是不想反應。

  「拍手!不然不讓你回去呦!」她用力地拍著自己的手。

  「……」

  我無奈地舉起手拍了拍。

  她這才終於滿意:「可是啊,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很快。族人們看準了她不再在王室呼風喚雨,也極度相信家人──在她生日的當天攻擊了她,毀了她的房子,毀了她的人生,也差點毀了她領養的小孩子的心呦。她死前花了好一番心力才讓小女孩維持著最基本的童心呢!」

  「死前?」對於用字有些疑惑,我假裝配合地接著問。

  「嗯,女孩子死掉了呦。那時候就。」

  太好了。

  「故事結束了嗎?」

  「不,還沒。」

  我頓時忘了要偽裝出饒富興味的樣子。想必她一瞬間看到了我的死魚眼。

  「不要露出那種表情嘛。女孩子因為某個法術,重新地回到了世界的擁抱當中呦!哦,我好喜歡這個說法。然後,雖然已經不能算是活著,但是她為了看著小女孩長大的樣子,還是相當努力地活著呦。」

  「所以到底是活著還是死了?」

  「勇者大人你覺得呢?」她卻把問題丟回來給我。

  「都死過了一次,就是死了吧?」

  「可是心還活著呦?」

  我又一次語塞。

  「人之所以活著,是因為人有心呦。呐,你覺得是活著還是死了?」

  似乎在誘答,對此我決定一語不發。

  醫生盯著我的眼睛看,我發覺我竟然無法別開我的視線。

  良久,「好了,我的故事講完了。」

  「什麼?」

  「講完了。接下來是武者先生跟火之惡魔還有魔王大人的回合呦。」

  「等等沒頭沒尾的而且除了魔王難道還有其他──」

  醫生自顧自地站起身子,對我揮了揮手,完全沒有留給我把話說完的時間,她的身影消失在這個房間裡。






  (二)


  棕髮青年進入房間時我仍處於一個不知所措還有錯愕的狀態。

  「你也是來說故事的嗎?武者?」

  但我想快點見到魔王,也想快點回國,就算這次討伐失敗──就算同伴的身影會一直一直干擾我的身、心、靈,隱姓埋名應該也還能生活下去。

  所以我主動開口問,希望故事能快點結束。

  「看樣子醫屍小姐跟你說了許多多餘的事,希望她沒把魔王大人想說的也說出來才好。」武者看起來很斯文,並沒有武者的樣子,反而比較像學者。他一進門就靠在牆壁上,似乎並不希望太靠近我。我這才發現他的聲音很宏亮。

  「這我就不知道了。我哪知道魔王那渾蛋想說些什麼?還有,你那麼討厭我?離我那麼遠幹什麼?」

  武者聽見渾蛋兩個字的時候好像笑了,速度之快連我的眼睛都沒有捕捉到確切的影像,只有殘影。

  「勇者大人不是挺討厭魔物的味道?」武者說,「我某種程度上也是『魔物』,當然應離你遠一些。」

  「你倒是比醫生識相。」我對這青年的識時務瞬間有了幾分好感──當然,整體印象仍然是負值。

  「我倒是覺得醫屍小姐在命令和自身的事務的權衡上頭遠遠優過於我。」武者笑了笑,他的笑容在我眼裡看來比醫生自然多了。

  「所以呢,你的故事?」

  我放棄追問魔王軍的用意。

  「啊,是的,我想想啊……醫屍小姐絕對忘了要說時間點吧,那我就從時間點開始好了。距今大概一千三百年前──啊,你有沒有聽過一種操作絲線的技術?」

  「史書上看過。招募討伐軍時有自稱會這種技術的人來選拔,但是被國王拒絕了,說是沒有殺死魔物的手段。」我刻意忽視他們時間點的差距。一百年耶,白癡都知道要說謊得先串好供吧。

  武者挑了挑眉,「是嗎?應該是那個人技術不夠純熟……」

  「為什麼問這個?」

  「哦,因為一千三百年前,有個被人以使線者──斯兌爾稱呼的老人復活了,我不太想解釋什麼是斯兌爾所以才問你一下。」

  「什麼?這次的故事直接跳到復活?那我是不是可以等什麼惡魔進來說話了?」

  「勇者大人你把心聲說出來了。雖然我知道我們的故事並不有趣也並不好聽,但想必你的冒險故事也是如此的。請給我們一點尊重。」

  武者意外地在這方面有魄力,有種被賢人教訓的感覺,「……對不起。」我竟然不自主地道了歉。

  「勇者大人的道歉我可吃不消就是了。」前言撤回,這傢伙有點討厭。

  「……」

  「好啦,我的故事很短,而且牽扯很多東西,我想盡量簡單敘述應該就夠。」武者轉而又笑了,我注意到他的笑容其實跟醫生差不多。好像看透一切,有點不屑,卻又不知為何地帶著幾分欣羨。

  ──不對,為什麼我要這麼認真分析?我可是男人,要分析也是該分析醫師而不是這傢伙吧。天啊!難道我真的有被改造……?

  「老人作了很多努力,因為他知道自己的復活是有意義,而且是有任務在身的,也知道有一天,他必須再次回到土裡,回到另一個世界去,」武者像是在斟酌用詞,說話時感覺相當小心翼翼,和剛進房時的形象略有些不同,「不過最後他還是敗給了生的慾望。」

  「敗給……慾望?」想活著難道不對嗎。我不太能理解他的意思。

  「一開始只是想看見一手拉拔長大的孩子成長,找到避風港,沒想到,漸漸地,就變得貪心了──想看到孩子的孩子的未來,然後是孩子的孩子的孩子,還有再下去……想一直看著,看著這份血脈流傳。所以,不知不覺間,老人的生活意義和他自己最初的想法背道而馳。」武者看向我,那神情像是在悼念什麼。

  「然後他就這樣子活著了,做著應該做的事,陪著該陪的主子,看著想看的人。活了很久很久,活到拋棄了斯兌爾這個名字,活到最開始想注意的那女孩的孩子也再也不認識他。最後他必須承認或許死神已經忘記了他,他失去了死亡的資格──這是一個老人的故事。有點可笑、可悲,可以說是『自作自受』的故事。」確實如他所說的很迅速,武者自顧自地下了結論。

  我還來不及說些什麼,甚至來不及問出武者身旁那份「惋惜」的氣場到底來自哪裡,也來不及分析思考這則故事的用意,就跟剛剛的醫生一樣──武者向我微微欠身行了個禮,「再來是那兩位的時間。我本來就不太喜歡說話,就不再多說了。」

  他向著門走去,我一時語塞,不知道能在他迅速消失前問些什麼,了解些什麼。我越來越不能理解這座魔王城的人了。

  「啊,」我沒有叫住他,但武者自己轉了過來,「你以為的魔王真的是魔王嗎?『光看表面的話,人類只會不斷重蹈覆轍』喔。」

  最後,門砰地關了起來。





  後篇在此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3779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自創|原創|小說

留言共 1 篇留言

櫻天影
文風能感覺出來試著改變,某些笑點的點依然一樣感覺的很好笑XDD

然後,
又是這種,
讓人想揪小離領子說:下一篇呢...? 的文^q^(揪領(不

05-12 02:43

清離
哇啊要改寫法真的很難XD(抹臉)

呃,呃啊,有下一篇了不要揪我領子!05-19 20:27
此作品限屋主留言!

前一篇:【RPG公會】塵海永眠... 後一篇:【RPG公會?】魔王「啊...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QinHuang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搞笑推理系列《鳥頭俠》連載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小時前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