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第一章 流浪影子

作者:小佐│2014-05-12 00:43:37│贊助:20│人氣:322
第一章:流浪影子

  隨手將書包擱置在已成山丘的廢書堆旁,與那國小六年和國中兩年的書本為伴,而在書山旁還有著它的前輩──國小書包。

  「啊──終於回家了,好累。」我深吐了一大口氣,整個人癱在軟綿綿的床上,對著空了快一整個白天,毫無人味可言的房間這麼說著。

  時間近黃昏,冬季放學時最後半小時的太陽光穿過米色窗簾透進來,燈雖未開,但絲毫沒有光源不足的問題,一切都很清晰。

  ──連影子也是。


  突然想到一件重大消息有立即告知某人的必要,我立刻縱身而起,快步移動到窗邊。

  此時的光線正好將我的影子清晰照出,而我也是因這點而移動到這來的,為了跟「他」報告某件事。

  「今天打聽到八年級的大樓有人看到鬼影,從對面大樓望去,被窗簾遮蔽住的教室,有著龐大且形狀怪異的影子移動。」

  從桌子抽屜中拿出淺綠色帶幸運草圖樣的筆記本,我抽出筆坐了下來。一個剛返家還未換下制服的學生坐在書桌前,手中的原子筆在簿本上穩定運行,看上去悉鬆平常。

  「那可就麻煩了呢。」我直視著紙頁上仍未乾的文字,誦讀了出來。

  「可不是嗎?那大概最近又要忙了。」有如對話一般,我在桌前喃喃自語。

  右手緊握著筆桿,再度開始移動了起來,我曾想過玩錢仙的人會不會被神靈移動的銅錢給嚇到,畢竟某股神祕力量正推移著銅板,帶著你的雙手移動,怎麼想也不覺得能神態自若。

  但若是我就有可能,因為習慣了。

  「那就找個……」運筆到此,突然字跡歪曲了,而且無法繼續書寫任何一字,這不是好現象,有點類似卡紙,不是會造成地球爆炸的大問題,而是人們能夠處理,但會覺得麻煩的小事。

  我從椅子上起身,拉開窗簾望了望外面,此時的太陽光,不曉得是被對面的公寓大樓給遮住了,亦或是天上的雲層作祟,總之光線比起幾分鐘前,亮度少了許多。

  我將房間窗簾全開,這是很直接的處理方式──增加光源。

  和作用力與反作用力的道理相近,當一物被某道較強的光源照耀時,便會因物體本身遮蔽的無光地帶,複製出它的黑色分身──影。

  我繼續坐下來書寫,手中筆的運行完全不受大腦意識的操弄,我不知道上面會寫些什麼,即便是我親手寫的也一樣。

  傀儡。如同被絲線操弄著的傀儡一般,而那掌握著線的主謀,人正在身旁的地面上。

  「達斯,那句不用寫了,直接進入重點吧。」我對著正在為上句末加上「間」字的右手如此說著。

  達斯將筆停了下來,似乎正在思索著該如何開頭,同時筆也在我的指間來回穿梭,旋轉的軌跡和優美的指形是我所做不到的。

  但是,那是我的手。

  被裝上活動關節的塑膠玩偶可以將手肘扳到凡人應韌帶斷裂、永遠無法達到的情況,原因是他們沒有知覺,但我可不同,我是活生生、精神感官齊備的人類。

  還記得多次路過公園,就會看到三三兩兩的父母帶著小孩來玩,有的爸爸就會教小孩玩球,抓著他們的手告訴他該怎麼投。

  對,這是一樣的道理。同個身體,操縱者不同,而我的那位主人,正是我的影子──達斯。

  有點反客為主,就像本來是「去吧!皮卡丘!」變成皮卡丘把你從神奇寶貝球丟到戰鬥場上的詭異。

  但這是事實,我是位影儡。

  若這世上真的有平行時空,而另一個自己過著截然不同的生活,那……又怎樣?反正兩條平行線永遠不會相交。

  但影卻不同,他們的世界與我們身處的現世僅是一線之隔,猶如油水分離的乾淨,互不相犯,而那位處交界面的便是我們──影儡。

  當人移動時,影子會跟著移動,無論如何兩者的動作都不會有差異存在,就我們淺薄的觀點來看,我們是影子的主宰。

  當影子移動時,人也會跟著移動,無論如何兩者的動作都不會有差異存在,就影子的觀點來看,影子是人的主宰。

  對任一方來說,對方都是影子,是遵從自身行動的存在,但事實上不然。

  複製。影子世界和人類世界僅有色彩上的差異而已,他們的所作所為,他們都認為是自我意識,當然,人類也這麼認為,雙方就這麼「一界各表」,完全沒想過有兩個世界同時存在的可能性。

  至於影儡與凡人最大的差距,就在於他有一個跟自己不同的影子,而我的就是名為「達斯」的影子。

  影子與人類,操弄權是在影子手上的,他剛剛不是就在控制我的雙手振筆疾書,回應我的話嗎?

  但他也不是隨時隨地都能自在操縱,若他身體變淡,控制力也會大為減弱,之前字跡歪曲即是如此,而應對方法就是增加光源使影子清晰。

  我們兩界,有點像是單方向的電話,唯一的交流方式就是我說他聽,然後他利用控制把訊息以文字傳達。


  ──碰!我家的大門似乎被什麼人給打開了。


  「我弟好像回來了,剛剛提的事暫且擱著吧!」我闔上了筆記本,熟練地將它塞進書桌右下角兩個小抽屜中沒上鎖功能的那個。

  為什麼不放在另一個抽屜然後鎖起來?這是種心理戰,相信我,被放在平凡的抽屜中,和其他雜物放在一起,可疑程度可說是低了不少,相較之下,鎖被撬開或鑰匙被偷的情況發生率更高。

  我邁出房門,從房間所在的二樓移動到樓下去接他。

  「你回來啦!」理應有的問候。

  大門仍敞開著、他已經離門口有段距離卻未脫鞋、而且一向習慣將書包棄置於門口的他,書包不合理的出現於他的肩上,而且他手上拿的……好像是尺?

  我仔細的看了一下,那是上週他為了美術課而買的五十公分長鐵尺,照理說現在早應該被他棄置在書櫃的一角才是。

  他怎麼了?他給我的感覺怪怪的……


  我的身體急劇後退,拉開與他的間隔距離,並逐漸往放置球棒的角落前行。

  達斯,還不要那麼早下定論!我在內心中喊著,此句並不能出口,但是我和達斯唯一聯繫方式就是言語,這樣就算內心吼千百遍也傳不到他那裡。

  抄起球棒,我做出防範的姿勢。

  我試圖放下手中的傢伙表達善意,但雙手卻握的緊緊地,達斯強硬的主控著我的身體,我不可能有任何行動上的自主。

  「弟!你怎麼了嗎?」我唯一可做的,就是言語。

  他將肩上的書包卸了下來,他打算把那黑色長方體丟到老位了嗎?

  右手緊握著銀色鐵刃、左手將黑色流星槌高速的旋轉著,以一名普通國中生所佩帶的東西來說,能使用這樣的武器可說是相當難應付。


  拿著球棒,我深吐了一大口氣,老弟啊!若達斯不小心傷了你可別怪我,畢竟接下來的這場戲,你我都只是演員。

  Action

  我縱身一跳,竟跳到了一旁牆面之上,雙腳牢牢的黏著,成為相當不可思議的景象。想必所有人都看過影子沿面攀附而上的景況,但看到人這樣做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且這也確實不算我做的──行動者是達斯,而我是他的影子,影子能辦到一般人所辦不到的事。

  我的右手向後伸展,有如拉了滿弓,手中笨重的球棒此時蓄勢待發,達斯看準了目標,以肩代替弩,偌大的箭矢向前飛去。

  這一箭直接竄進黑色的漩渦之中,隨即劃破黑暗,過重的質量同時阻礙了高速的旋轉,從黑洞中離開時,棒尾握柄處還勾住了連接中心的黑暗鎖鏈,在剎那間破壞了他所施加的向心力,讓黑色流星槌隨箭飛出。

  流星槌,封印。


  他見其中一樣武器被我給擊落了,立刻有轉身回收的打算,不過達斯就正看準了這點,我立刻用力一蹬,利用了牆面的反彈力一個踢擊直中他的右膝。

  他的右腳因此退縮了半步,但右手上的銀刃卻是報復性的直往我的太陽穴刺擊而來,使我必須費好大的勁,向門的方向水平跳躍才能閃過。

  等我再度站在地面上時,我人已來到門邊,而他正拾起我剛剛向他投擲的球棒,手中的危險物品再度變回兩項,而且此時的我手無寸鐵。

  我望向敞開的大門和空蕩無人的馬路,身軀彷彿聽我命令般的奪門而出,事實上這跟我無關,僅是達斯和我剛好有同個想法而已。

  望向鋪設柏油路面的巷弄,兩邊皆是住戶,從這裡離開的路僅有一條,所以無法用地利之便來擺脫他。

  我向前狂奔,在經過某戶不認識的人家時,達斯順手抽走路邊花盆的泥鏟,將它反握,形成了一把圓鈍的匕首。

  飛快的跑到數十公尺外的轉角處,此時我弟才剛一腳踏出門外,雖然不知道他是否會就這麼算了,亦或是死命追殺,但至少被我取了緩衝距離。

  轉過一個彎,迎面而來的卻是苦惱的問題──一名回家的高中生,倘若他看到我弟手上抓著鐵尺、把球棒扛在肩上,他做何感想?

  「調頭啊!」我大喊,但此舉動在旁人看來歇斯底里,甚至認為我神經有問題,需要去看精神科之類的。但我的手腳並非能自主控製的,記得嗎?

  軟薄的鞋底與厚實的柏油路劇烈摩擦,甚至擦出些許火花,使我的膝蓋感覺到劇痛,但我的身子總算停下了。

  「好痛……」我彎下腰抱著一陣陣疼痛的膝蓋,這算是我們影儡最心酸的一面──因影子而挨大大小小的傷。

  混著哀嚎,我忍痛對達斯說了段悄悄話:「達斯,他被流浪影子附身了。盡量不要傷到他,也不要傷到我可以嗎?」

  我所提及的流浪影子,是指原本人類突然死亡自己卻未意識到,因而沒有人身的影子,經常會竊據平凡人的肉體,而我們影儡就是這類事件的處理人。

  達斯用我的身軀點了點頭。說實在話,達斯不是一個鐵齒的人,而起和其他影子比較起來,他對影儡的態度可說是放低許多,很少有這麼聽影儡話的影子,但有些時候無法和他說話時,悲劇還是會上演的。

  「回去吧。」

  腰直挺挺的、跨步俐落不拖泥帶水、走在道路正中央,看起來真像是個不畏任何事的英雄,其實我內心緊張的跟什麼一樣,深怕轉入巷中就看到血紅一片,可是達斯卻不斷的驅動我的腿。

  那種別人可能因自己疏忽而受害的感覺,和出入一場又一場生死戰鬥的感覺截然不同,有種忐忑而非害怕的心情。


  「呼……」我深吐一口可觀的氣量。

  平靜無事的氛圍、一血不染的街道、空無一人的景致──我弟沒有追來。

  正暗自慶幸時,剛剛疼痛不已的雙膝卻啟動我雙腿的馬達,由第一步起就加足馬力向前衝,身體的速度快到連我這主人都差點立即暈眩過去──這不誇張,若你正坐在一部狂飆的跑車上,你做何感覺?很害怕吧,倘若你是那輛跑車呢?

  若會寫字的不只達斯,膝蓋、關節他們一定會連署控告他。

  一道鬼影竄進了我家的大門,但那不是什麼魑魅魍魎,而是速度太快到僅剩殘像的我。

  「呼……呼……呼……」肺部劇烈的喘息著,心臟過大的振幅差點讓我以為上半身快爆裂開來,六十兆個細胞爭奪著早已匱乏的氧氣──我以前好像常讓血量所剩不多的勇者繼續硬著頭皮打怪,當時不以為意,但今日可真受足了這種折磨人的痛苦。

  似乎是聽見我那高音量的吐息聲,腳步聲從樓上傳來,聲音隨著與地面垂直高度的減少而規律增加——他來了。

  反握著小泥鏟,約莫三十公分的它十分好掌握,但我望著那圓鈍的前端,心理不免產生不安……這樣真的沒問題嗎?那他又會拿什麼樣的武器?衣架?掃把?

  他走下來時,我的腿都整個軟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3775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佐|小說|影儡

留言共 3 篇留言

楓玥
坐等後續啦弟弟君你到底拿了甚麼WWWW

05-12 17:05

小佐
這是一種兄弟鬩牆的概念(喔不
wWWWW05-13 22:46
退隱的緣~/銨銨
好辛苦的主角~

05-12 19:18

小佐
在我筆下的主角似乎都命運多舛(?XDDD05-13 22:46
不透光
好酷的題材XDDDDDDD

05-19 22:2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h78802058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新連載影儡封面... 後一篇:[達人專欄] 第一章 流...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over568367大家
【小說】異世界第二卷第3章更新啦~過年前最後一更,有空歡迎來我小屋看看吧!也歡迎交流加好友>_<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0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