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王器戰爭---berserker vs lancer

作者:爺只是路過的│2014-05-11 13:17:33│巴幣:2│人氣:165
以黑暗靈魂系列及FATE系列為藍本 從"充滿黑暗靈魂的聖杯戰爭"為發想所開始的一篇文章...

王器之爭---黃金騎士與被封者之戰

自上古時期 遺留下了一個被稱為"王器"的寶物
據說只要往裏頭注入許多偉大的靈魂 王器便會啟動 並無條件為你實現一個願望
然而 這項寶物早已失傳 但也正因此 許多的魔法師們開始嘗試著依照傳說及古籍來復原"王器"
在多次的嘗試下 終於 一個由八名高強的魔法師組成的團體完成了這項艱鉅的挑戰
只差臨門一腳了 想要啟動王器 他們只須分別招喚出八名偉大英靈 並聯合起來將他們一一打倒 最後把他們的靈魂注入王器的複製品中即可
然而 原本目標一致的八名魔法師 卻因為各自理念的不同而日增嫌隙 最後迎來了決裂
至此 他們分別各自招喚了一名英靈 並與其締結了某些約定作為交換條件 開始了爭奪王器的腥風血雨
這項殘酷的戰爭發生了不只一次 在這八名魔法師都早已消逝的現代中 仍持續上演著...



"鏗鏘!"

銀色的槍尖與刀刃碰在了一起
在劍刃相交後 隨即退開的兩人 正展開著一場惡鬥...

"X X X X X X !"

手執奇特大劍的劍士發出稱不上言語的古怪吼聲 衝了過來
提著金色十字型長槍的長槍手 將槍枝擺成了犁位起勢 彷彿手中的不是把槍 而是長劍似的

"喔啊!"

劍士以單手握著鑰匙形的大劍 重重向長槍手揮下
長槍手並沒有閃避 也沒有用槍桿擋住砍擊 他知道 即便對方只用了單手 但那也是不可能輕鬆擋下的力道

奇怪的是 長槍手忽然握住十字型的特殊槍柄 將槍尖轉向自己 將槍柄朝向敵人
他把槍桿往左一揮 從長槍手右上方砍下來的劍刃就這麼被巧妙地架了開來
"X X X X X X !"
劍士發出了古怪的咆哮
長槍手沒有理會他 只是趁著向左揮的勁頭 將原本指向自己的槍尖向右轉 往劍士的左胸揮去...

"喀啦!"

發出金屬相碰撞的聲音
槍尖被了敵人左胸上所纏繞著的鎖鏈給擋下 別說突刺了 連一丁點劃傷都沒有的樣子

怎麼會?

長槍手心中這麼想著: 自己剛才可是以雙手之間只有25cm左右的距離 用屠龍的寶槍 將長達50cm的開鋒槍尖向對手砍去... 連岩石都會被砍穿的 但是這鐵鍊... 究竟...

不過 這樣的猶豫與遲疑 只持續了不到1秒 長槍手立即採取了下一步
以左手托住槍尖 右手握住十字槍柄 將緊貼敵手的長槍用力一扭...

"滋滋滋滋滋滋!"

那是肉體被高壓電接觸所發出的聲音
長槍手正透過金質的槍柄 施展著自己的力量
那是能自體發電的雷之力 屬於遠古神族的獨門絕技

一陣燒焦味隨即飄向了長槍手 對方的身上正冒著煙
鎖鏈下 更能隱約看到原本是紫紅色 現在卻已變得焦黑的皮膚
成功了? 長槍手心裡閃爍過了這樣的念頭

他隨即明白了自己的愚蠢

一股紫紅色的霧氣在劍士的身旁浮現 並開始迅速地往劍士聚集 彷彿被吸進了劍士的身體般
長槍手感覺情況不妙 用特別的架式向後蹬了一步 如漂浮般的退開
霧影朦朧中 長槍手看見了劍士原本已焦黑的身體 其顏色正漸漸變得鮮豔
約2秒後 霧像被吹跑似 忽地向四周散了開來
劍士身上被燒焦的皮膚 竟已變回了原本的紫紅 看起來毫髮無損

"哼哼哼哼哼..."

從開戰時就一直待在劍士背後 一個懸浮著的紅色小亮點 發出了聲音:
"如何啊? lancer...  身為長槍使之英靈的lancer  會敗在有著最強怪力與敏捷的berserker手下 也是在所難免的 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哼哼哼..."
那雖是充滿挑釁的語調 但在獅子型的黃金頭盔下 lancer的表情並沒什麼變化

被稱作berserker的劍士 開始狂吼了起來 打算衝到lancer的面前再次突擊
"夠了  berserker! 我說話時給我安分點!"
懸浮的紅色光點突然增強了光芒 berserker忽地跪下 以一副痛苦的樣子抽搐著
"總之 在berserker的寶具 '永世之枷鎖' 的淫威下 你是不可能獲勝的 哼哼哼哼哼... 嗯?"

突然 那聲音停下了悶笑
"啊... 原來如此 你的主人似乎是要來和我戰鬥的樣子...  才一對小情侶能有甚麼能耐來打倒我這承襲了數個世紀之優良魔法師血脈的我呢? 我真好奇... 哼哼哼... 哈哈哈哈哈!"

這是lancer和其主人的計畫---由lancer引出berserker 並讓主人與其盟友能趁機突入berserker主人的根據地
只是 對方是能和英靈匹敵的可怕魔法師 雖然主人的盟友帶著一名英靈... 但這樣就足以獲勝了嗎?
況且 自己似乎也陷入了苦戰

"那麼 好好為你的主子祈禱吧 我要去替這場鬧劇作結... 再會"
紅色光點漸漸黯淡 然後徹底地消失了
剛才還跪在地上不斷抽搐的berserker 此時也緩緩地站了起來
"X X X X X X !"
他身上的鎖鏈隨著狂吼一同顫動著

lancer往berserker端詳端詳 發現他全身上下只有頭沒被鎖鍊纏住
先不論他在這種狀況下還能保持這麼驚人的速度 如果只有頭被暴露出來的話 就代表只能攻擊頭部了
他的臉部樣貌相當古怪 彷彿是帶了個白色的面具 上頭還有個鑰匙孔形狀的大黑斑
無論那怪臉有著甚麼秘密 現在也只能上了...

"X X X X X X !"
狂吼中 berserker突然張開四肢 全身上下的鎖鏈隨之伸長 這是截至剛才所沒見過的招式
"X X X X X X !"
berserker將左手上的鎖鏈猛力甩向lancer
被鎖鍊纏住就不妙了  lancer用特殊的架式 向左側滑步
"啦喝啊!"
berserker將左手往左一撥 同時揮出了右手的鎖鏈
向上猛力一跳的lancer 雖躲過了自右側橫掃而來的鎖鏈 但berserker右手上的鎖鏈 卻從空中劈下...

空中 lancer像是漂浮一般 忽然向右輕輕一滑 迴避了鎖鏈的打擊
這與那特殊的滑步都是lancer的拿手好戲: 用遠古神族那被稱作"奇蹟"的法術 讓自身向地面或空氣產生推力 藉此 如漂浮 如飛行一般移動

緊接著 在閃開鎖鏈後 lancer在空中開始向前猛衝 如一台噴射機般地飛行著 衝進berserker的懷中
握住槍桿 lancer向berserker的臉刺去
但berserker卻敏捷地避了開來 接著對lancer用左腳使出一記側踢
lancer將身子稍稍向後一仰 輕鬆地避了開來...

berserker左腳上的鎖鏈 忽然快速伸長 纏住了lancer長槍上的十字槍柄
趁著lancer僅僅1秒的驚愕 berserker跳起 抬起右腳 將右腳的鎖鍊纏住了十字槍柄的另一側...

"X X X X X X !"
察覺不妙的lancer已經來不及了 飛跳到高空中的berserker 忽然間 將鎖鏈迅速縮短
被鎖鍊纏住武器的lancer 能感受到鎖鏈那極強大的拉力
而berserker也正藉著這股力道 高舉手中的大劍 向lancer飛去
lancer扭緊槍柄 放出雷電之力 藉著鎖鏈 電流佈滿了berserker的全身
但 即使身體開始焦黑 berserker仍然不為所動 鎖鏈拉動的速度反而更快了
被拉扯得快要失去平衡的lancer 正想著逆轉的契機
以那樣的力道 要用槍來抵擋是不可能的.... 正面迎擊? 不... 自己的懸浮衝刺不足以和那種怪力正面對決.... 而在武器被纏住的情況下 閃開這一擊會讓自己的武器被搶走...

怎麼辦?

靈機一動 lancer決定放手一搏
雖然力道上可能會不足以達成 但也沒時間再思考了
雙手握住了被纏住的十字槍柄 lancer將槍柄用力一轉...

berserker的鎖鏈旋轉了一圈 隨即像打結的繩子一般纏繞在一起 致使berserker失去了平衡
架式崩潰的他 失足般墜落了下來

"好機會!"

lancer不由得大喊 握緊了十字槍柄 將槍尖對準了墜落而下的berserker的頭...

"啪滋! 嘶嘶嘶嘶...."

傳來鮮血飛濺的聲音

lancer將berserker的身體按在地上 用一支腳踩住他 把槍給拔了出來
"嘶嘶嘶嘶"
血流不止
贏了吧? lancer心想: 主人應當開戰許久了 得趕快去支援才行...
話說 還真是棘手的傢伙
但 也就這樣了

轉身 準備離去

"幫幫... 我..."

從背後傳來了聲音

"鑰匙...頭...插..."

怎麼可能? 頭...明明...

"你...辦的到..."

轉身一看......


紫紅的霧 突然包圍住了lancer...
lancer想起berserker身體復原時的場景...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

爆音響徹了天際 連lancer的鎧甲都在震動
霧氣迅速往匍匐在地上berserker聚集 方才那一地的血泊也不知去向了

"X X X X X X !"
berserker緩緩站了起來 lancer因而皺了下眉頭
"渾蛋..."
berserker擺出了攻擊態勢 以排山倒海之勢往lancer襲來
面對一連串毫無章法的大劍揮砍 lancer以來自不同角度的刺擊 一邊架開berserker的劍 一邊和他保持著距離

驚愕之餘  lancer看見了有趣的東西
雖然對方的肉體受到各種傷害都能迅速再生 但鎖鏈卻顯然不那麼回事
方才還帶有些許光澤的鎖鏈 在一連串的通電之後 因為處於高溫且暴露於空氣中的緣故 已經產生了明顯的生鏽 相信其強度應該減去了不少吧
雖然如此 但在lancer一連串的刺擊之中
雖然能感覺到鎖鏈的強度有下降 但也只是鎖鏈表面會剝落的程度而已 仍然無法刺穿
而且 就算解去其防護 對於殺不死的敵人又有何意義...

槍劍交鋒中 lancer忽然想起了疑似是berserker所說的話
"鑰匙...頭...插..."
甚麼意思?
lancer往berserker身上注視 想看出些端倪
大劍的形狀長的簡直就是把超大的鑰匙 而頭部上則有個鑰匙口形的黑斑
插.........

難道是要把那大劍插進他頭裡的意思嗎?

不 先別提這樣做到底能不能擊敗他好了 自己能拿到把劍嗎?
再說 這也許是敵人的某個陷阱...

做嗎? 不做嗎?
lancer望向不斷揮舞著大劍的berserker
雙手越來越麻 自己差不多也快無力再戰了 再拖下去必死無疑 唯有先下手為強 用尚足夠的力氣一口氣打倒他 這才是唯一的勝機!
但是 該怎麼做?

lancer想起了那雖堅硬無比 但仍會氧化的鎖鏈
"竟然那鎖鏈還這麼堅硬 那麼只要把它變得更軟一點就行了吧"
突然 lancer用槍尖將berserker的大劍撥開 隨即張開雙手 奔向他的懷中...




然後用力將他抱住


berserker完全沒有意識到這行徑有多古怪 理智全失的他想要再次攻擊lancer

lancer忽然大量地釋放出雷之力
所有的鎖鏈都被這閃電等級的電流燒得通紅 連兩人腳邊的野草也開始燒了起來
憤怒而痛苦的berserker 舉起幾近焦黑的右手 用力將劍尖往lancer左大腿的後側刺下

"呃... 啊啊啊!"
何等的痛楚 lancer痛得大叫 退了開來
雖然受了會影響行動的傷 但在短時間內尚能靠特殊的滑步來彌補 且目的已經達成
燒紅的鐵鍊 強度想必會大幅下降吧  lancer不禁莞爾
兩人之間 紫紅的雲霧開始飄動
舉起長槍 lancer用滑步來向前衝刺 直至berserker面前...
"接招!"

"咖滋咖滋咖滋咖滋咖滋咖滋咖滋咖滋"

"X X X X X X !"

金屬斷裂開來的聲音 伴隨著淒厲的咆哮 響徹了這座陷入火海的森林公園  紫紅的霧突然散去
在被閃電所焚燒之野草上的星星之火給點燃 蔓延著大火的戰場之中  一些東西在黃金騎士身旁飛散著
電光火石的攻勢中  頸部、左肩、右肩等八處關節被切裂開來 berserker的軀體四散於著火的草地上
緊握著劍的手已鬆開 奪取"鑰匙"的機會就在眼前了

"喝啊啊啊啊啊啊!"

精疲力盡的lancer丟開了長槍 飛奔到berserker那被砍下的右臂旁 取走了"鑰匙"
紫紅色的霧又再次散了開來 隨即往berserker那焦黑的頭部聚集
berserker那殘破的四肢懸浮了起來 抓住了lancer
力道之大 另lancer難以再邁出一步......

"X X X X !"   "X X !"   "X X X X X X !"   "X X X !"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  

狂怒的berserker 從其四肢上傳來的力道越發強大


難道 到此為止了嗎?


"還沒完!"
協助主人的使命還沒結束 怎麼能放棄?

"我還能再戰!"
保護故國的心願尚未達成 怎麼能放棄!

"別小看我翁斯坦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只差一步了!

吶喊出其真名的lancer 掙開了那浮空的四肢 奔向霧的中心

"死吧!"





"噗滋"

霧 散了

劍 直挺挺地刺進berserker那懸浮著的臉 其劍刃的形狀和那黑斑剛好相符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

berserker吼著 四散的身軀發出了強光
那些發著光的殘破肢體集合在了一起 變成一位由光化成的人


"謝謝"
光之人對著驚愕無比的翁斯坦說著
"我自己來的話 就算把鑰匙插進頭裡再多次也是沒用的... 萬分感謝... 真的..."
光之人哽咽 彎下身子 對翁斯坦磕頭

"你... 死了... 嗎?"
翁斯坦過於驚訝 結結巴巴的問著他現在最關切的事情
"還沒 但終於可以了"
光之人做出令人不解的答覆
"謝謝你破除我的鎖鏈  現在我終於能回到我的時代 像個正常的人類一樣 迎接我的死亡"
光之人深深的鞠了個躬
"我的願望已經實現 也沒有必要再為了甚麼王器來爭鬥了...

那麼 雖然大概是沒機會了 但還是期待與你的再會  好好加油吧
最後 真的很謝謝你"
光之人發出了耀眼無比的強光 與四周的熊熊大火相輝映 令人無法睜開雙眼...................


漸漸能看見了
從眩光中恢復視覺的翁斯坦 甚麼特別的東西都沒看見
周圍應當陷入火海的草地和樹木也依然鬱鬱 彷彿甚麼都沒發生
仔細一看 連被刺穿的左大腿也毫髮無傷
不過 在大腿上 鎧甲的裂痕卻依然存在 一旁的石磚道上也佈滿了燒焦的痕跡   真奇怪啊...

"嘖... 真是..."

一位可敬的對手就這麼離去 除了驚險的記憶及鎧甲上的裂痕外 甚麼都沒留下
"總覺得無論那傢伙是死了還是活著 都被他擺了一道呢..."
莞爾一笑 翁斯坦撿起了草叢中的黃金之槍 往槍桿摸了一摸

"接下來 得趕快和主人會合呢 說不定已經陷入苦戰了 呵呵"
lancer笑著 再次看向了光之人曾站立的那塊草皮  而後轉身...

飛跳! 筆直地前往主人所在的方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369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黑崎一護
不錯喔[e12]

06-08 07:31

爺只是路過的
感謝賞識06-15 16:35
爺只是路過的
目前在這裡連載中 歡迎來看看! http://forum.gamer.com.tw/C.php?page=1&bsn=16775&snA=15699&subbsn=007-02 19:3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bless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後一篇:[歌曲] ラブ・ストーリ...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ALOL~~
故事屋更新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