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艦隊收藏短篇 - 提督的紅茶花嫁 (5/10日更新)

作者:桐月ぽい│2014-05-10 18:35:05│贊助:2│人氣:332
  「Hey~提督,今天也是個好天氣呢!」
  「……嗯、啊?是金剛啊……」
  「提督你為什麼會如此沒有精神的說?嗯……那是什麼的說?」
  「沒、沒什麼……只是昨天熬夜了而已……」
  我慌張地往前一趴,將攤在桌上的文件完全蓋住不讓金剛看見。
  ──呼……好險啊,差點就被看到了。
  「是嗎?那就算了。」
  金剛以眼角的餘光撇了我一眼後,一副沒興趣的樣子走向了待客用的桌子旁。
  她身子微微向前,將裙擺整理好之後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以俐落地方法泡完一壺紅茶之後,她將帶有紅茶色、冒著些許白煙的液體倒入白色的英式小杯子。
  當準備程序完成後,金剛翹起腳來,以一副津津有味的樣子品嚐著這來自天國般的幸福茶香。
  「嗯~早上的第一杯紅茶喝起來真是非常Great的說!」
  「嗯……是嗎?」
  「嗯!提督只要來一杯一定也會有這種感覺的說!」
  「嗯……還是算了吧。」
  「真是可惜的說,明明紅茶的味道如此的美味。」
  只要一喝到紅茶,金剛總是會露出最幸福的微笑。
  笑得非常燦爛,同時又有股說不出來的成熟哀傷。
  ──我不禁在內心這麼想著,也許連她本人都沒有發覺這回事吧?
  「吶,金剛。」
  「嗯?什麼事的說?」
  「嗯……怎麼說呢……」
  ──感覺上太多管閒事了,可是這種鬱悶的感覺實在讓我很不好受……唉,還是說出來吧。
  「雖然妳每次都很幸福地喝著紅茶……但是為什麼會一臉憂鬱地看著窗外呢?」
  「……」
  「金剛……?」
  在我說出內心的疑惑之後,金剛的笑臉瞬間僵掉了。
  像是觸摸到內心深處的傷疤,由發自內心的笑容扭曲成痛苦、無助的陰沉。
  「……被你看出來了啊?」
  「對、對不起──嗯、欸……?」
  原本以為她會非常憤怒地朝著我大吼或者是直接甩門走掉之類的,但以目前的情況來看,金剛正五味雜陳地看著倒影在紅茶上的容貌。
  「明明才剛相處不到一個月……為什麼提督你可以看出我的這些小動作呢?」
  「這個啊……」
  我搔了搔後腦勺,面露苦笑地繼續說道:
  「我平常時就有在注意每個人的小動作、喜歡或不喜歡的東西之類的……像是榛名喜歡在泡茶的時候哼著輕快的節奏、夕立喜歡在出擊結束之後被稱讚摸頭之類的……」
  「噗哧……」
  金剛聽完我的解釋之後,自顧自地笑了一聲。
  「真奇怪呢……提督你真是個怪人呢……」
  「你不也一樣嗎?難過的時候就給我哭啊……笨蛋……」
  「啊咧,我在哭嗎……?」
  金剛瞪大那正在哭泣的雙眼,一臉不知道自己正在啜泣的樣子看著我。
  ──也許是已經麻痺了、也許是已經遺忘了,又或許是想逃避這種悲傷的情感,但在我眼裡這只能算是小孩子的無理取鬧般的任性而已。
  「唉……雖然說女生的眼淚很珍貴,但難過的時候就給我好好哭啊……」
  「什……?」
  不等她把話說完,我起身走到金剛的面前,一把將她抱在懷裡。
  「嗚……放手!」
  「我不要!」
  「……嗚、嗚……你太狡猾了……你太狡猾了啊提督……」
  但金剛卻沒有安分的哭泣,而是不停地掙扎、捶打我的背部,甚至當知道沒辦法脫逃時還狠狠咬了我的左肩。
  「……狡猾又怎麼樣,這個時候就給我乖乖的發洩情緒就好了啊!」
  從左肩傳來的疼痛不斷刺激著我的神經,但我卻不能就這麼鬆手。
  ──這個時候必須得強硬一點。
  我緊咬著下唇,頑固地與金剛抗衡著。現在的她就像是怕受傷的流浪狗般,警戒地咬著我的肩膀。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疼痛感漸漸的消失了。
  取而代之是她鑽進我的胸前,不敢正視我的大哭著。
  「……嗚、嗚哇──!」
  哭泣的聲音比剛剛還要大聲、哭泣的感覺比剛剛更悲傷,就像是想把所有壓抑在內心中的悲傷全都宣洩出來般,發出近似沙啞的哭聲。
  ──從她緊緊拉住我的衣領這點來看,想必這段往事一定令她特別難過、痛徹心扉吧?
  「對不起,我不應該問的……」
  我撫摸著她的頭部、輕拍著她的背部,自責般地微瞇雙眼。
  但她卻輕輕地搖了搖頭、將臉埋在我的肩膀上,用顫抖的哭音向我說道:
  「……讓我初次品嚐紅茶的提督已經不在人世了。」
  「……」
  像是疲憊了這一切,金剛癱軟在我的懷裡訴說著那段過往。
 
 
 
 
  「Hey!提督,那是什麼東西的說?」
  「啊……妳是說這個啊?」
  提督將手上的紙袋稍微打開,讓我能看清楚裡面裝著的物品。
  「嗯……紅茶是什麼東西啊?」
  「妳這麼問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妳耶……跟我來吧?」
  「嗯!」
  我尾隨提督進了辦公室,不到幾分鐘的時間,提督將泡好的茶壺端到了我的面前。
  「這就是紅茶嗎?」
  「嗯,這是紅茶哦。想不想嚐嚐看?」
  「嗯,金剛要喝的說!」
  提督熟練地拿起一個白色咖啡杯,將茶壺裡熱騰騰的液體倒滿茶杯。
  「吶,小心燙啊。」
  「嗯~好香的說!」
  我小心翼翼的接過這杯顏色偏深的飲品,隨著竄起蒸氣和散發出來的茶香使我印象非常深刻。
  「呼、呼……嗯……DeDelicious!」
  「是吧?」
  雖然這種名叫紅茶的飲料有點苦苦的,但隨後散發的濃郁茶香非常的引人回味。
  提督一臉滿意的點了點頭,替自己倒了杯茶後找了位子坐下,與我一起細細品嚐這種美妙的茶類。
  這就是我與紅茶的初次相遇,在這之後只要我一開口,提督總是立刻泡一壺好茶讓我品嚐,甚至將泡茶的秘訣都傳授給我了。
  ──不得不說,這段品茶的日子是我這輩子最幸福的時光。
 
 
 
 
  這段日子維持得並不長久,大約過了幾個月,那個改變一切的夜晚來臨了──
  那天,是下著雨的夜晚。
  那是個非常寒冷的冬天,在接獲本部傳來的電文之後,提督馬上派遣主力部隊執行任務。
  我們在提督指揮下來到了北方海域進行海棲艦隊的殲滅作戰。一路上雖然與敵方的先鋒部隊正面衝突,但所有成員都沒有受到太大的損傷。
  隨著我方艦隊漸漸深入敵方陣營,我們身上的創傷也隨著時間持續增加著。
  最後,有人體力不支倒下了。
  最糟糕的情況並不是因為有人倒下,而是因為磅礡大雨使我們迷失在海面之上。
  所有人都因為這長途的作戰而疲累了,就連我也不意外。
  但所有人都明白一點──只要雙眼闔上就無法再睜開了。
  在戰場上如果失去意識便只會有這樣子的結局等待敗者,這是不變的定律。
  「振作一點啊……」
  「呼、呼……身體好冷啊……」
  「我不行了……」
  「……我好睏啊,讓我睡一下……一下就好了……」
  「……嗯……是暖爐、是暖爐啊──!」
  「……為什麼我得出來受這種罪……我受不了了……」
  隨著隊員一個一個倒下與崩潰,到半夜三點時保有自我的人只剩下我與提督。
  眼看情況不妙,我如滑冰般地接近提督所在的那艘小船。
  船內並沒有任何提升溫度的設施,當我打開房門時一陣如極地風暴的冷風迎面而來,使我在原地打了個寒顫。
  「報告提督……除了金剛以外所有人都無法繼續再戰鬥下去了,請提督下達撤退指令!」
  「嗯……不好意思,辛苦妳了……」
  我搖了搖頭,走到提督面前擠出一抹苦笑:
  「一點也不會辛苦……因為我是提督的秘書艦啊!」
  「呵呵……不管什麼時候妳總是那麼有精神呢,金剛……」
  「只要提督看著我,我就會有源源不絕的力量的說!」
  「呵呵……吶,金剛啊……」
  「嗯,什麼事的說?」
  「我與妳相處也已經快三年了……妳來到我的旗下之後也一直是讓妳當我的秘書艦努力的輔佐我……我想啊,是時候了……」
  「提督你是指……?」
  我不敢置信地摀住嘴角,與提督四目相交。
  在鎮守府流傳著一個傳說,當提督與艦娘互相了解、相愛,那麼名為約定的戒指變會把艦娘從這一切痛苦的束縛之中解脫。
  「嗯……妳應該認得這東西。不,應該說每個人都知道這東西才是。」
  提督笑著從制服口袋拿出黑色的小盒子,輕輕地將它打開後,有一枚閃耀著白銀光芒的戒指正靜靜地躺在其中。
  「每位提督在上任之後都會從本部拿到這個東西……現在我要把它送給妳。妳願意接受這枚戒指,與我共度後生嗎……金剛?」
  「我……」
  ──我現在非常地高興,我能感覺到我的嘴角正微微的上揚、眼角正泛著溫熱的液體、心臟正不安分地跳動著。
  我的回答卡在喉嚨裡,久久無法順利吐出來。
  「提督,我願──」
  如同命運女神的惡作劇般,就在我下定決心回應他的感情時,提督一臉蒼白地喘著大氣,身體搖搖欲墜的樣子看著我。
  「呼、呼……抱歉啊,金剛……我似乎已經到達極限了──」
  「……!?」
  如影帶放慢速度般,提督從椅子上慢慢的往旁邊落下。
  我疑惑地瞪大雙眼,無法明白目前的情況。
  我只能瞪著雙眼看著一切,直到提督重重地摔落在地板上。
  「提督、提督,振作一點啊!」
  「呵呵……原本以為可以撐到妳回答的那一刻,不過好像沒辦法了呢……」
  從提督逐漸空動的眼神中,我知道他即將失去意識。
  當下我才明白,擁有過人忍耐力的艦娘都已經體力不支一一倒下了,何況他只是一個擁有平凡肉體的提督?
  我懊悔的緊緊抱著他提督,從他身體傳來的陣陣冰冷讓我知道他的情況非常危急,隨時都有可能直接死去。
  「金……剛……」
  「嗯、嗯?」
  「對……不起……替我跟大家說對不起……還有……」
  「提督、提督?還有什麼……?」
  「……」
  提督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只是緊緊地閉上雙眼。
  「不要啊啊啊────!」
  我聲嘶力竭的大吼,將提督冰冷的身軀緊緊抱在懷裡。
  ──這便是我與提督最後的對話。
  那次出擊,只有我一個人安然無事。
  事後我回鎮守府求援,再度回到北方海域搜索時已經沒有剩下半個人。
  「提督、大家……對不起,我是艘不祥的戰艦……」
  草草埋葬提督與其他人的遺物之後,我跪在墓前痛哭著。
  我無法接受只剩下我一個人的事實,更無法接受大家已經不在的現實。
  「……對於妳提督跟夥伴的事情,我很抱歉,不過……」
  不知道到底哭了多久,有一個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是上級派來將我接回去的人。
  「……我知道了,我會跟你回去。」
  那人只是露出些許悲傷的表情,靜靜地等待我完成一切。
  稍微整理好心情之後,我便回到海軍本部,等待著下個適任提督出現將我接走。
 
 
 
 
  「很可笑吧……」
  「開什麼完笑……」
  「……?」
  「開什麼完笑啊,為什麼妳是艘不祥的戰艦──?」
  『滴答、滴答……』
  是眼淚?我探頭往上一看,發現提督正流著兩行眼淚。
  「……提督……?」 
  「這不是太奇怪了嗎……平安無事不是件值得高興的好事嗎?為什麼妳要如此的悲傷?」
  「明明該難過、該流淚的是我……為什麼提督你……」
  「少囉嗦!還不是因為妳平淡地說完這麼悲傷的故事還不哭?」
  「提督還真是個怪人呢……」
  我五味雜陳地微笑著,像是隻小貓般趴在提督的懷裡,希望時間就此定格──
  ──主啊,請別再將這位怪裡怪氣的提督從我身邊奪走了,拜託您……
  ──如果要帶走的話就將我帶走吧,我願意以一切來交換……
 
 
  現在是下午兩點整,是個非常適合喝下午茶的時間。
  但今天除了喝茶以外,我發現了提督另外一面。
  或許整個鎮守府只有我不知道吧……?
  新的提督非常地奇怪,卻又莫名地溫柔……應該是個好人吧?
  因為這個提督,讓我知道我的存在並不是什麼不祥的存在……
  吶,提督、夥伴們……你們在瓦爾哈拉看著我嗎?
  我很好,不必擔心我。尤其是提督,放心吧……這位新的提督也跟您一樣,把金剛看得如此之重哦……
  就算不是自己的事也會替別人著想、就算不是自己的事情也會替別人難過地哭泣,很奇怪對吧……?
  但是……他卻意外的溫柔呢。
  總覺得有點迷戀上他了……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3593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kiritsuk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艦隊收藏短篇 - 提督的... 後一篇:艦隊收藏短篇 - 提督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hing1250喜歡看繪圖的巴友
小屋的繪圖更新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0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