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跨不過的檻】掙扎

作者:Tsu Li Gue│2014-05-10 04:21:20│贊助:10│人氣:194
  一個人可以被另一個人在普通不過的話搞到淚腺崩壞兩次,是不是說明這兩個人註定不適合?
  當朋友不會適合,當戀人更不可能。

   「你覺得我活在另一個世界嗎?」女人幾乎崩潰的問眼前的男人。

   「不覺得,因為我也是」他滿不在乎的說,跟睡覺睡一半突然覺得有尿意迷糊間走去廁所撒泡尿一樣平常心。

   「你覺得我PO的那些文字或消息高達八成都難解嗎?」她接著問,幾乎可說是憤恨的眼角泛淚。

   「不會阿,跟我的廢文比強多了。」他依循著多年的肥宅氣息悠悠回覆,這臉皮早已肥厚得可以擋原子彈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你也太可愛了』她沒敢說出來,倒也不是因為怕他生氣,而是眼下說話氣氛正好沒必要添堵。

註:男人的廢文是以一行詩或兩三行詩為節奏,以夏季跨越十四小時的時差,在地球上另外一個可以住人的地方,凌晨時段,發生自體免疫性疾病:短短10分鐘內速發1-4篇廢文動態。堪稱歷史上最會洗塗鴉牆,也洗得最有臉面的騷(肥)人(宅)。

   「你還有和她聊聊天嗎?」她說完自己的事,其實對男人的情況還是挺擔憂的。
  女人是真的害怕他未來會因為暗戀的人嫁人而變成社會版上的病嬌,那是她最不願看見的,所以女人希望他能像自己過去那樣:放下執念。

   「沒。」簡短、卡在喉嚨深處吐不出的字音,她還是聽見了。

   「太忙還是?不對阿,很忙有心還是會聊的...」這還是這男人過去崩潰時告訴自己的話。想了想,她覺得自己的嘴真不好使,總是說錯話。

   「她有男友。」這次他語氣鎮定,雖然在她眼裡看來是「故做鎮定」,但她無權戳穿他與世無爭的偽裝。

  她為什麼知道?

  因為一個心靈、精神狀態良好的人,是不會容許自己在好友的圈子內狂發這種特殊詩意的「廢文」,雖然現下有個也很想這麼做卻遲遲不敢進行的人、不作為大概是因為……她甩了甩頭,不希望這思想帶給他文字的混濁。趁著對方還在和深夜中二病糾纏,趕緊接著說:
   「也可能比重不一樣……」

  「嗯,我那損友就交了一女的,但現在我們還是可以聊,有時還會聽見和他商量的事莫名變成他倆一起給俺出主意,該怎麼說呢?當年他為了追這女的還被這女的的前男友打斷過鼻樑,那時他總是深夜兩三點打電話過來聊些鬼打牆的內容諸如『我還要不要繼續喜歡她?』或是『女方是不是把我當備胎?』等等,這些讓我對那女的印象更差。」

   「其實早先差的原因是我受這損友之託替他畫了那女的作業用的產品插圖,但是這女的一直給我砍價讓我很不爽,最後這錢還是我這賤骨頭的損友出的。」

   「當時很不看好這兩人在一起會有什麼好結果,結果現在卻這樣,倆人也算是同居,小日子過得還挺美的。說來也奇怪,到了現在對他女友的偏見反而消失的一乾二淨。或許是因為我覺得那女的從話筒裡傳出的聲音是真心想和我那損友過好日子的吧?又或者覺得他倆依現在情勢說不定能好到畢業後就領證去……」

   「總之,我想說的是,有時候因為你是對方的好基友,比他那口子了解他,所以會知道他在女方面前有時會逞強或裝逼之類的糗事,可是合著你還是他的好基友,還是繼續幫著他瞞住他那口子,讓他那口子只看見這廝中路很強的假象,而他輸的時候還都是跟你這好基友講電話的時候,呵呵。」

   「就像每個人都有點小毛病,可能朋友看來還好,但就是會藏起來不希望自己那口子看到那樣……」

   「這也是個突破點吧?堅強阿孩子,快去勾搭一下,等你好消息。」她一口氣說完超長的內容,沒啥看他的眼睛,專注的講述完,這才喝了口被醫生禁喝的紅茶。

   「嗯……」他面目顯得呆滯的聽完她舉的例子,面上沒顯露出來,但其實內心正細細咀嚼這故事中的轉變。

  男人不知道,女人只和他說了成功的案例。

  她沒敢告訴他的是,當年幫助他的那個男孩的故事。她最後選擇從男孩身邊特別靠近的位置默默搬遷出來,留一大呼吸空間給他。對於男孩,她還是覺得始終欠了太多,她不敢再多說什麼,深怕影響到他好容易得到的甜蜜與開心。

  想著,女人下意識降下眼簾。

   「也許吧。」回過神,男人淡淡的回。

   「嗯...你打算通宵?」女人看了看時鐘,自己這邊是下午六點出頭,他那是凌晨四點多。

   「嗯,或許。」

  「別想太多,發洩發洩你那深夜中二病的詩欲就能好起來。」她隔空拍了拍他的肩膀,是阿,剛剛合著都是她的幻想。

  希望他能在夢裡醒悟。
  見對方沒回應大概是歇了,女人收拾了下自己,出門買飯去。

  End.



後記:
我覺得和他聊會有一些挺神奇的想法,
現在熬夜是因為覺得必須寫下,
我恐懼這樣衝擊的想法消失,
消失便無法警惕。
雖然昨夜通宵一夜做作業到現在都未眠...
但還是該寫下這些事情。

有點我忘記寫進去,
就是他曾發了一廢文寫「知己誰是?」
但是還有人會讚他,
我和他說...(消音)
突然意識到有些話也不方便留這,
這樣好像顯得我內心多缺陷一樣(雖然本來就是)
主要是,我開頭說的那朋友說了兩次乍看很普通的話,
卻是那種聽的當下或是看見的當下,
委屈的很想哭的話。

這世界不了解的人可以隨便的曲解,
但認為是朋友的人卻只看見「表皮」或覺「只不過如此」的時候,
覺得好心寒。

以上。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3538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短篇|惡搞|經驗小說|回憶碎片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pikahan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失蹤1(極短斷尾)... 後一篇:【詩】〈最近的阻礙〉、〈...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at0604讀者們
風平同人更新篇章!新角色登場!貴圈更亂! https://forum.gamer.com.tw/Co.php?bsn=45064&sn=2808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