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1 GP

[達人專欄] ◇ 成像(拉克絲)(中)

作者:Cecil│2014-05-03 00:30:20│贊助:88│人氣:2908



請先讀過關於我的延伸創作的公開說明書





  從小窗看出去,灰暗的風景正規律地隨馬匹的步伐搖晃,模糊得彷彿下一秒就要消失在拉克絲的視野當中。
 
  那個將頭髮梳至後方、五官瘦削的軍官,正在和父親說話,他們看上去就像兩頭狼,正在議論該如何分食剛到手的獵物。拉克絲垂著纖瘦的雙肩,與母親挨肩坐著,沒放多少東西的行李擺在腳邊──裡面只有一些換洗衣物跟個人用品,蓋倫送她的小刀、《德邦軍武簡史》,跟上次拿到的《蒂瑪西亞優良公民行為準則》──觸著她腳踝的那種感覺,意外地不踏實。
 
  甚至不比她即將前往情報局服役這件事踏實多少。
 
  「如果你問我,我會說入伍年齡的限制該再下修,至少魔法師的入伍年齡可以更低點。拉克珊娜的天賦應該得到更正規、更適合軍隊需要的方式訓練。魔法師跟士兵畢竟不同,在這領域裡頭,英雄往往出少年,」那個軍官的聲音讓她頭側發痛,像被軍刀一次次劃過。「年紀再小都無妨,只要展現出足夠的才能,就應該入營服役。你怎麼看,馬可斯?」
 
  「我同意,里歐。能讓她這麼早就開始報效國家,我們義不容辭。希望你們的訓練能磨磨她的脾氣,為了讓她答應加入情報局,我們著實費了很大一番功夫。」
 
  父親的眼神掃向她,口吻輕描淡寫,好像說服女兒從軍這件事,只花了他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跟一杯直到冷掉為止都沒喝過一口的茶。她忍著瞪視父親的衝動,暗暗將指甲刺進掌心,對父親身旁的軍官露出一個充滿歉意的笑容。
 
  「那麼現在,妳能全心為妳的國王與國家奉獻了嗎,拉克珊娜?」
 
  似乎是叫作里歐的軍官瞥了她一眼。為了不讓自己真正的心情顯露出來,她竭盡全力地露出微笑。
 
  「是的。」
  「以後回答我的問題要加上『長官』,以後我就是妳的上司。」
  「是的,長官。」
  「里歐,拉克珊娜的軍階──」
  「完成訓練以後會授予中士軍銜。」里歐制式化地立刻回答。
 
  拉克絲感覺全身的血液像在一秒內被抽光,又立刻灌回體內──訓練?
 
  「請問──長官,請問訓練是……」她顧不上禮儀,在父親就要開口之前出聲詢問。
 
  「妳不會以為靠著那份天才,就能進到情報局工作吧?不,所有要前往正式單位服役的人,都必須先去軍營接受至少半年、最多一年的基本訓練。」
 
  「這是很好的,拉克珊娜。」母親柔和地拍拍她的膝蓋,低聲說:「我們總得確保每個為國家工作的人,都知道他們的職責所在,以及他們該抱持的信念。」
 
  「如果有人不明白,我們絕不會譴責或放棄他們。」里歐聳聳肩,筆挺的軍服在肩胛出浮現一點皺摺。「我們只會不厭其煩地加以訓練,直到所有人都能徹底明白他們該學習的東西。不管要重複幾千次,為了吾王、為了我邦,毫無怨言。」
 
  語畢,里歐與她的父母接連說出一句話,在往後的日子裡,那句話就像一塊用血寫就的招牌,懸掛在拉克絲的腦中,瘦小的她無論跳得多高,都難以觸及──直到終於拋棄了綁在腳上的一些東西,她才換得能碰到那句話的高度。
 
  「德邦光輝,永不磨滅。」
 
 
 
 
 
 
 
  直到站在軍營前,拉克絲才發現,原來蒂瑪西亞還是有這種灰撲撲、並非由大理石或高級石材建造而成的地方──不過,除此之外,軍營整體的建築樣式還是保有蒂瑪西亞一貫大氣的風格,只是少了些雕琢。若非能從裡面聽見士兵晨練的聲音,她差點要以為,這只是某座品味不佳的宅邸。
 
  「這裡看起來不像軍營。」她囁嚅著說。
 
  「以前圍牆上有鐵絲網,大概五六年前拆掉了,那個議案是我跟妳母親在妳哥哥加入軍隊以前審的最後一個。」她的父親流利地回答。拉克絲轉過頭,發現他並沒有看著她,而只是環著胸,自顧自說著:「我們認為自發性的守序要比由外部限制好,所以決定將防止逃兵的鐵絲網拆除。」
 
  「取而代之的是,只要有逃兵,抓到後不問理由,就地處決。」里歐冷冷地說:「對國家有無上忠誠的良好公民,都絕對不可能會想逃離軍營。如果有,我們會親自清除他,並讓其他人將他的遭遇引作警戒。」
 
  「這個法案成功把逃兵人數從年平均兩位降為零位。」她的母親補上一句。「而且讓軍營看起來更美觀。」
 
  聽著他們的對話,她感到手上的行李似乎越來越沈重。不久,里歐便直視著小門的方向,逕自開步走去,連句「走吧」都沒說。她提腳跟上,同時轉過頭,卻發現父母依然站在馬車旁邊,顯然沒有陪她進去的意思。
 
  「拉克珊娜,要聽話。」母親抱著手臂,簡短地說:「在軍隊裡別再鬧彆扭了,不是所有人都該忍受妳的脾氣。」
 
  父親微微擰起眉,接著說:「軍隊裡的人不像我跟妳母親這麼溫和,別犯錯,他們說什麼妳就做什麼。記住,只要是為了國家,就不會有錯。」
 
  拉克絲沒時間多說什麼,因為里歐已經走得很遠了。她索性不揮手也不說再見,別過頭、很快小跑步跟上。里歐的軍靴在磨石地上踏出規律沉悶的聲音,沒有為了瘦小的她刻意放慢,反而更像在參與閱兵典禮似的,跨步又大又端正。
 
  路上的所有守衛全都對里歐行了完美的軍禮,看她的視線則有一些淡淡的訝異。她垂著頭,沒有像平常一樣,對看見的每個人露出微笑──這座軍營的氣息對她而言太陌生也太強烈,宛如某種強力的藥液,把她努力營造出的偽裝都洗去了。此刻,她渾身發冷,感覺自己像塊徒具原型的石頭,只待別人將她塑造成他們想要的樣子。
 
  他們經過一條黑暗的長廊,兩邊有著許多扇上鎖的門。之後,里歐推開長廊盡頭的門,帶她走進一片寬闊明亮的區域。
 
  這裡似乎是操練場,不過清晨,就能聽見齊整劃一、高昂明亮的口號聲。她看見許多理著短髮、神情凜然的士兵正在操練,他們姿態端正、如出一轍,有如一個個扯線木偶,聽任上級指揮他們的動作。
 
  「操練還真早開始。」她聽見里歐低聲咂嘴。「蓋倫回來了嗎──」
 
  「哥!」
 
  那時的拉克絲還很年幼,即使已經習慣了兄長不在身邊的生活,忽然從人群中辨識出他的身形時,她還是忽然感到心臟像被一隻大手給抓緊,忍不住脫口叫他。里歐嘖了一聲,似乎感到十分厭煩,但他仍停下腳步,等著看蓋倫是否會回應妹妹的叫喚。
 
  站在隊伍前方,原先雙手叉腰的蓋倫,聽見妹妹的聲音便猛地轉過頭,剛硬的神情頓時軟化下來。蓋倫穿著深藍色的軍官制服,模樣儼然較以前英挺許多,但拉克絲依然覺得,即使是一副軍官的樣子,哥哥看來依然比其他人都要親切。
 
  「規則訓練第三、第四組,各二十次!待會我過來驗收。動作不整齊就扣早飯時間!聽見沒有?」
 
  「是的,長官!」
 
  交代完下屬的訓練項目後,蓋倫半跑半走過來,彷彿在「保持一貫的軍人姿態」跟「跑向許久未見的妹妹」這兩種截然二致的想法間尋找平衡點,結果反顯得有些古怪。
 
  「拉克珊娜,好久不見了。歡迎加入軍──」
  「哥、」
 
  拉克絲沒有心情跟他抱怨「別叫我拉克珊娜」,而是丟下行李,有如抓著最後一根救命稻草的溺水者,猛地揪住哥哥的衣袖,同時聽見布料在她的手底下發出揪緊的聲音。
 
  「幫幫我,幫我跟他們說我不要當兵,我不想成為軍人……
 
  這是最後的希望了──如果是蓋倫,一定可以理解她,然後像以前那樣帶著她,即使違背父親的命令,讓兩個人都被責備,也一定會幫助她──她輕聲說出這個請求後,保持著僵硬的笑容,等待哥哥說出她期待已久的回答。
 
  「放開我,拉克珊娜。」
 
  蓋倫露出為難的神情,將袖子從她的手裡掙脫出來。似乎是因為不知道該先說什麼,他半彎下腰,搭上她的肩膀,定定地看著她。
 
  「我聽父親說了,妳反抗得很厲害。」
 
  「我還不到十三歲啊,哥,我不想當──」她環抱著自己,試著把自己藏在哥哥的陰影裡,才不會被他的下屬看見,給他難堪。「我不想當兵,拜託你,幫幫我……」
 
  「拉克珊娜,妳該長大了。」
 
  拉克絲看著哥哥,發現蓋倫並沒有如同她記憶中的那般,扯出一個很勉強、卻像在說「一切都會沒事」的笑容。他神色凝重地看著她,而他的聲音就跟他們的母親一樣,有著刻意、不在乎對象是誰的安撫。
 
  「我們的國家需要妳。妳的力量非常獨特,也很珍貴,能把這分力量奉獻給蒂瑪西亞,為我們的國家付出,作為皇守家的孩子,妳應該為此感到光榮。」
  
  她愕然地瞪視蓋倫,視野中的風景又開始跳動。
 
  「哥,我說我不想當兵,你有聽到嗎?」
 
  「並不是誰都能決定自己可以做什麼的,拉克珊娜。」蓋倫嘆了口氣,彷彿對她的冥頑不靈感到困擾不已。「一個人的天賦,會決定他的道路。妳不應該拒絕用妳的才能去幫助別人,更何況,妳能造福許多蒂瑪西亞人、成為他們的模範──」
 
  「我的意願就不重要嗎!」
 
  她推開他,退後了幾步,想著自己是否只是因為站得離哥哥太近,才看不清楚他的臉。蓋倫的模樣在她看來愈加模糊,她眨了眨發燙的眼睛,想知道為什麼,卻更加看不清楚他的臉,彷彿有一股灼熱順著雙頰滑下。
 
  「別任性,拉克珊娜,妳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但是、」
  「──你就繼續當爸爸媽媽的好兒子吧,再也不要管我了!」
 
  她撇開頭,蹲下身拿出行李裡面的小刀、《德邦軍武簡史》跟《蒂瑪西亞優良公民行為準則》,把它們一件件摔在地上。連那些東西都拿出來以後,行李變得更輕了,好似她從沒有往裡面裝過任何物品一般。蓋倫沉默地看著她將行李重新關上,沒有出聲慰留或道歉。
 
  拉克絲走向站在牆邊的里歐,看見他挑起一邊眉毛,像在問他們是否把這齣戲給演夠了。她點點頭,用袖口抹抹眼睛,慶幸自己還沒哭到會抽噎的程度。
 
  「很抱歉,長官。」
  「把聲音忍住,臉擦一擦。不然待會見到別人,他們會以為是我弄哭妳的。」
  「是的,長官。」
 
  拉克絲沒有回過頭看,蓋倫是怎麼處置那些被扔在地上的東西的,但她很快就聽見他又重回訓練隊伍中。呼喝士兵們進行操演的聲音,只比剛才被她打斷前多了一點疲憊──然而,那可能也只是她的錯覺。
 
 
 
 
 
 
  不知道是誰見到了她和蓋倫爭執的場面,拉克絲都還沒正式開始訓練,這件事就在整梯新兵裡傳遍了。當晚,和她同房的室友擺擺手,笑著說:「結果還不是得當兵。接受現實吧,這裡可不像皇家學院一樣,每個人都溫吞得不得了喲。別因為妳哥哥是高級軍官,就想靠他過得多輕鬆,在這裡誰都知道,皇守少校不是那種會徇私的人。」
 
  起初,她無法習慣「不到凌晨就得起來」這件事,晨跑時還會跌倒,從旁經過的人低聲說:「原來大名鼎鼎的皇守家也有這種弱不禁風的孩子。可惜,只靠天才沒法在這裡生存。」她抓著草勉強爬起身時,手心被割傷,從傷口流出來的血液,在還沒完全透亮的天空底下,跟四周的風景一樣灰暗。
 
  為了不讓人看出她的弱點,拉克絲重新掛上笑容,試圖顯得游刃有餘。由於是在軍中,她的嘴角依然是往上彎,輕挑的眉毛卻讓那副笑容顯得有些虛幻而不可掌握。透過這種近似於武裝的舉動,她終於慢慢找回那個讓她不再渾身發冷的外殼,再次將自己保護起來。
 
  若不是靠著以前從未經歷的體能訓練帶來的疲累,她絕對無法睡著。每天,將要入睡前,她才終於卸下笑臉;眼淚忽地淌流而出的時候,她還會感到疑惑,為什麼怨恨會令她哭泣。
 
  為了不讓別人察覺自己的異狀,拉克絲把口號喊得比誰都大聲,跑步時也總是努力跑在最前頭,靠著天生的好腦袋,更是把許多基本守則倒背如流,從《蒂瑪西亞優良公民守則》到《蒂瑪西亞刑法總綱》,她都當作閒暇讀物來看。
 
  漸漸地,因為她念守則的聲音清澈明亮,發音又清楚,教官開始會叫她主領同梯學員朗讀《蒂瑪西亞優良公民守則》。課堂上隨意點人回答正義之誓的內容時,她沒有一次答錯,更能在同學答錯時,溫和地指出他們錯誤的地方。在情資分析課程上,她高明的理解能力跟分析技巧,讓所有人都稱羨不已。嘲笑的聲音漸漸少了,所有人對她說的話都變成「不愧是皇守家的,跟妳哥哥一樣優秀」。
 
  有越來越多教官都對她坦言:「難怪情報局的人告訴過我們,可以的話,妳的訓練最好能在半年內結束,讓妳儘快去那裡工作。」
 
  面對這種誇讚,拉克絲雙手緊貼身側,微笑著用完美的軍禮作為回答。
 
  結訓前幾周,似乎是為了帶新兵出去演習,蓋倫離開了軍營。她是從別人口中聽到這件事的。知悉哥哥已經不在這裡的消息時,她反而感到很輕鬆──因著極度的震驚和悲痛而把他送的東西扔在地上時,她沒看見他的眼神,卻無可避免地在稍後產生了深深的罪惡感。在他離開前幾個月,他們偶然會在吃飯時遇見彼此,但她沒有向他問候,甚至沒有多看他幾眼。
 
  漸漸地,別人終於不再稱她為「皇守少校的妹妹」,而是叫她「拉克珊娜.皇守」。
 
  雖然能立刻背誦出各種用正面積極的文字寫就的信條,拉克絲卻不覺得自己真的就是為了那些東西才這麼努力的;然而,她也不是為了榮耀皇守家而努力,更不是為了讓哥哥安心而努力──若是鬆懈了那麼一秒,她就會有一種全身的血液都被抽乾的空虛感,為了不要被這種感覺侵襲,她努力微笑、努力說話、指導同梯生功課、一邊跑步一邊大聲喊口號,聲音高昂得像是不知何為疲勞。
 
  直到睡覺時間來臨,她才任由疲倦宛如被單蓋過自己的意識,安靜下來。
 
 
 
 
 
 
 
  七個月後,拉克絲終於提前結束訓練,成為情報局的新人。她的工作地點,也就是蒂瑪西亞情報局,位於上城區,離她家很近。訓練期間,即使有休假,她也沒有回家探望父母;而七個月以來,皇守夫婦也只寄過一個包裹給她,裡面有一些冬天穿的衣服。
 
  前往情報局當天,她站在軍營門口,拿著跟七個月前相較稍微沉了些的行李袋,等待馬車抵達。經過的人都認得她,並友善地跟她行禮,祝她工作順利。她點點頭,微笑向他們道謝。
 
  「德邦光輝,永不磨滅。」
 
  前來接她的馬車抵達後,里歐從上頭走了下來,他跟七個月前相比並沒有太多變化,看見已經有所成長的她時,眼神也沒有什麼波瀾。
 
  「長官。」她出聲和他打招呼。
 
  「過去的路上我會跟妳解釋接下來的職務,皇守中士。上車吧。」
 
  他說完便逕自回到馬車上。她高聲回答「是的,長官」,也跟著小跑步過去,向裡頭說了聲「失禮了」才上車。
 
  前往情報局的路上,里歐跟她解釋了情報局負責的項目,當中包含分析各個城邦的駐外單位傳回來的資料(駐諾克薩斯單位的情報量尤其龐大)、定期檢視駐外人員的工作情況,視需要做地區異動、檢查蒂瑪西亞外的守衛回報的消息等等,不僅困難、工作也很繁雜。
 
  「妳負責分析我們的人從諾克薩斯回傳過來的資料。」里歐雙手抱胸,閉著眼說:「我受夠了見到那些二楞子瞪著資料看,搞了半天,連那些諾城狗用的魔法是哪種型態都不知道。」
 
  拉克絲大概花了五秒才習慣里歐的口吻,並且明白到,他說的「二楞子」指的應該是情報局的人員。至於稱呼諾克薩斯人的詞彙,她在軍營裡聽過最難聽的字是「諾克薩斯敗類」,但她從來沒說過這個詞。
 
  「長官,請問那些都是什麼樣的資料?」
 
  「妳上工後自己研究,有的東西是破碎的魔法使用紀錄,我們需要妳分析那種魔法的型態,知道他們到底在用什麼魔法,又是要用來做什麼──」
 
  忽然她感到非常可笑,因為從里歐的話當中聽起來,她未來的工作根本不需要太好的體力也能完成。那麼,她這七個月來的努力算什麼?他們只是為了把她磨成一個說一做一的人,才硬把她丟進那個充滿斥責跟呼喝──美其名是「為了榮譽」──的地方嗎?
 
  儘管想把頭撞在馬車內的牆上狠狠大笑一番,她還是保持著合宜的微笑,不再開口詢問任何事情。
 
  抵達情報局後,拉克絲穩健地保持著從軍營開始建立的良好形象,自然地接下情報局內的眾多雜務。每次看到有人需要喝茶,她就一邊說著「我剛好也要喝,我順便泡你們的吧」一邊腳步輕盈地走去把整個辦公室的份都泡好;要是有同僚的工作面臨困境,她也會先把手邊的工作放下,告訴對方「我的進度超前了,所以不需要擔心我」,並把資料接過來看。
 
  對於自己的工作,她更是表現得無可挑剔。
 
  拉克絲發揮超群的分析能力與魔法天賦,輕鬆地單憑破碎的魔法陣紀錄,就能逆推出它的原型;只要能知道魔法的型態跟它產生的結果,她就能輕鬆地重現那個魔法──她唯一不會重現的是死靈法術,這種東西跟她的光魔法相斥得太嚴重──更別提她利用閒暇時間開發出來的各種法術,能讓她在眾目睽睽下憑空消失,也能製造出具有傷害效果的幻象。
 
  情報局的工作實在太過繁重,即使在分析情報時越來越常看見身在國外的蓋倫的名字,拉克絲也無暇為哥哥多加擔心,而只能說服自己,身經百戰、人稱「蒂瑪西亞之力」的蓋倫,已經是一個有夠多人仰慕他,不再需要妹妹關心的人。每思及此,她都會在「任務難度判定」中寫下「任務難度判定:極低/成功率: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判定人:拉克珊娜.皇守」。
 
  十四歲那年的聖誕節,她沒有回家度過,而是選擇埋首在情報局的舊資料中,試著把前人留下、沒畫完的諾克薩斯地下水道圖整理出來,標注好闕漏、需要再調查的部份,想著以後說不定可以用到。
 
  聖誕節過後不久,她被叫到副局長辦公室,說是里歐找她。
 
  「拉克珊娜.皇守中士報到。」
  「進來。」
 
  除了進情報局那天,拉克絲沒有進過里歐的辦公室。這裡的擺設說不上奢華,但深木色的書櫃、鋪有暗紅地毯的地板,以及牆上懸掛的眾多黑框相片(裡面的里歐都掛著讓她感到極為古怪的笑容),無一不給她一種厚重感。而原本面對窗戶、逆光站著,此刻轉過身來的里歐本人,給她的厚重感更是遠遠超過其他東西。
 
  「我有任務要交給妳。」
  「是的,長官。請問是什麼樣的任務?」
  「這是妳來這裡以後第一次出外進行任務,桌上有資料,拿出來看看。」
 
  她按捺著詢問「出外」指的是前往中城或下城區的想法,上前拿起桌上的牛皮紙袋,從中拿出幾張紙。
 
  「長官,請問前往諾克薩斯偷竊的意思是……?」
 
  「就像上面說的一樣,我們偵測到諾克薩斯跟弗雷爾卓德有往來,但我們不確定他們是跟哪個部族聯絡。當然,如果是跟冰霜射手或雪之祈舞聯繫,那多半是要石沉大海,」
 
  里歐坐上扶手椅,揉了揉額角,似乎有點不快。
 
  「但如果是跟冬之爪,那我們就得把人力調到弗雷爾卓德,無畏先鋒團也可能要把一半人力調去那裡。但得先確認這分情報是真是假,為了比他們快一步行動,我們無法採取觀察放線之類的策略,那太過緩慢。妳的單兵偵查能力跟脫逃能力都是局裡數一數二的,所以我們決定派妳去那裡進行一些必要的措施。」
 
  「但是,長官,偷竊……」她為難地說:「分析觀察得來的情報是一回事,去偷他們的東西又是一回事,『蒂瑪西亞刑法總綱』中不是說過,竊盜罪依照程度輕重,會被處以一年以上、五年以下的有期徒刑,而且決不能以易科罰金或勞動服務代替嗎?而且,公民守則裡也說『我們不應當取本非屬於我們的──』
 
  「皇守中士,這並不是竊盜,請稱它為『情資活動』。」里歐不耐煩地說:「我們所禁止的竊盜,是對無辜者不告而取的掠奪,但現在我們面對的是諾克薩斯──如果妳在先前接受的訓練做了良好的吸收,就不應該忘記,那些諾城狗的存在就是邪惡,而為了打贏對他們的戰爭而採取的任何策略,都不需要用法律來判定它的正當性。如果我們多所顧慮,而讓諾克薩斯的行為危及到我們的友邦、甚至是我們自身,請問妳,皇守中士,妳能負責嗎?
 
  「不能,長官。」她知道自己必須立刻回答:「我會完成任務,長官。」
 
  拉克絲並沒有開口詢問里歐或其他情報局人員,她是不是因為太過疲累,而顯得不像一個十四歲的女孩,為什麼在決定派她前往危機環伺的諾克薩斯進行情報工作時,他們居然沒想到配給她一個護衛或同伴?然而,因為她不想再聽見里歐枯燥而教人生厭的長篇大論,她一咬牙,決定不管此行是生是死,她都要表現出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態度。
 
  如果她真的死在諾克薩斯,知道這件事的時候,她的父母和兄長或許會感到那麼一絲悔恨,後悔他們對她太過苛求。
 
  讓他們痛苦的欲望,壓下了孤身前往名聲敗壞、蛇鼠一窩的諾克薩斯的恐懼。她對未知的目的地不免有幾分害怕,卻也同時產生一種自我毀滅的興奮感,要是真的被抓到,然後死去,那或許就是對她家人最好的報復。
 
 
 
 
 
  
 
  在追兵的聲音終於消失後,拉克絲緊抓著被汗溼的紙張,倒在森林的地上大口喘氣。短時間內營造大量細緻的光魔法幻象幾乎要去了所有體力,她現在已經累到就算有蟲子爬到身上,也抬不起一根手指把牠趕走。
 
  諾克薩斯難進難出,若不是買到了運輸車後面的一個座位,她根本無法進入這個建立在花崗岩上,有如碉堡般沉悶灰暗的國家。這裡的天空不像蒂瑪西亞一樣總是晴空萬里,而是泛著跟她最討厭的記憶裡一樣灰茫茫的顏色。路上的行人模樣險惡、不時用奇怪的眼神瞅著她從兜帽中露出的一撮金髮,更有幾個人直接伸出手來要拉她,幸好她腳步快,躲了開去。
 
  聖誕節時整理的地下水道地圖,此刻終於派上了用場,她在目標建築外觀察許久,又在地下水道的某個角落窩了兩天,這才找到進去的小路。
 
  沒有人教她該怎麼潛入那個建築,拿到她要的東西後又該如何離開,一直到目標到手時,她才忽然有種被上級送入虎穴的危機感。早先想過的「用死亡作為對家人的報復」之類的事情,早已在從諾克薩斯士兵的手底下逃脫的想法產生時,宛如坍塌的沙堡,從意識的縫隙流洩而去。面對被抓的恐懼時,她發現自己可恥地產生「怎樣都好。只要能逃掉,怎樣都好」的想法。
 
  儘管才待了一星期左右,拉克絲很快就發現,這個國家跟蒂瑪西亞天差地別──這裡的人活得很真實,也很簡單。他們只想著一件事:活下來
 
  喝著髒水的流浪漢也好、搶奪別人物品的罪犯也好、為了一片麵包大打出手的孩子也好,從他們的口中聽不見所謂的公民守則、他們的眼睛也並非凝視著國家的榮耀。這裡的人只尊崇力量,沒有力量就是弱小,而弱小甚至比邪惡更可惡。
 
  看見這樣慘酷的生活環境,她忽然好想回去。虛偽矯飾又如何、浮華又如何、說一套做一套又如何,以她的條件,至少不用在蒂瑪西亞過著那樣的生活,那樣就夠了。
 
  她把臉貼在地上,張開光粒子構成的偵測網,以免有人靠近。
 
  那樣就夠了。
 
 
 
 
 
 
 
  對蒂瑪西亞的厭惡,以及對諾克薩斯的恐懼,在拉克絲出外竊取情報時,總是交相湧現。在蒂瑪西亞時,她一邊念著歌功頌德的詞句,一邊忍耐虛偽造作帶來的不適感;在諾克薩斯時,她卻又會很想念家鄉的天空與街道,還有能讓她過上好生活的環境。她試著找到一個能完美套用在自己身上的價值觀,卻發現無論是蒂瑪西亞或諾克薩斯,都無法真正符合她的需要。
 
  十四歲時,她已經拿了兩次「情報局最佳新人」的稱號,也在年度軍人表揚典禮上,和國王嘉文三世握過手。
 
  正是在那時,她重新見到了蓋倫最要好的童年玩伴。
 
  十年沒見,嘉文四世早已不是當年那個會買零食給她吃的大哥哥,而是帶兵出去打過仗、屢屢建功的男人。遠遠看上去,他年輕時那種稍嫌輕浮的影子似乎淡了,更多的是一種如同雄獅般昂然不馴的氣息,彷彿擋在他面前的所有人都該被驅除,膽敢違背他和他所代表的意志的人都該被消滅。
 
  嘉文四世非常好戰,曾在情報部判定該場戰役的成功率低於百分之三十時,仍毅然決然地帶著蓋倫和無畏先鋒團的成員突入敵陣,只為獵取敵方大將的項上人頭。他也曾在部隊撤退完成後,忽然又決定揮兵回頭,殺得敵方措手不及。情報局的判定在他眼中似乎為無物,為此她的同僚總是有諸多抱怨,說:「殿下實在太冒險了。」
 
  在三世之後,嘉文四世也親自和每個受獎人握手,表現出充分的誠意。看見拉克絲時,他似乎認出了她,微微歪著頭,輕聲說:「拉克珊娜?」
 
  「是,殿下。」
 
  「不,沒事。」他不輕不重握了一下她的手,這才拍拍她的肩膀,說:「年紀輕輕的就立下這麼多功勞,做得好。」
 
  「能得到殿下的嘉許,是下官的光榮。」
 
  她原以為他們的交集也就僅止於此,嘉文四世和蓋倫一樣,長大的腳步是她永遠追趕不上的,懷念著過去站在他們面前,也只會有種苦澀的惆悵感罷了。
 
  然而,隔天她就接到消息,說嘉文四世找她,要她即刻進宮。她的同僚七嘴八舌地議論起來,問她跟殿下私交如何、皇守家跟光盾家是不是有親戚關係、她小時候有沒有被哥哥擅自許配給嘉文四世之類的──直到里歐以軍刀般的視線橫切過整個辦公室,並淡淡地要她記得把彙整過的資料帶上,她才知道自己是以「親自向嘉文四世解釋這幾場戰役中的情報」為名義去晉見王儲。
 
  雖然小時候就住在城堡附近,她卻從沒有接近過那個地方。從馬車上遠眺出去,就能看見位於上城區北方的城堡。它是由毫無瑕疵的大理石建造而成,無論何時都泛著淡淡的瑩白色,彷彿它並不需要曉日的照耀,僅靠當中人們的諸多美德,就能保持光輝。豎立於尖塔頂端的國旗上有著西方金鷹的圖案,在風中飄揚的姿態,有如即將起飛的雄鷹。
 
  從進入城堡開始,她便深刻感覺到比在家中、在學校、在軍營都要更沈重的禮節與規矩──還沒進入城堡,她就遇到了少說三組以上的衛兵,關卡之多讓人咋舌。每個關卡的衛兵都會帶她前往下一個關卡,在抵達嘉文四世的書房所在的城堡東側前,她的領路人換了少說十五次。
 
  「啟稟殿下,殿下召見的蒂瑪西亞情報局人員,拉克珊娜.皇守已經抵達。」
  「讓她進來。」
 
  等到真的見到嘉文四世時,她感覺自己的命都去了半條。儘管如此,她還是保持完美的儀態,僅用軍服上衣口袋的手帕按了按額角,擦去幾滴汗水。看見她,嘉文也沒從辦公桌後起身,只是出聲讓她進來,同時揚手趕走身旁的護衛。
 
  他的書房非常寬,最搶眼的東西是一面牆上的世界地圖,上頭釘有各種顏色的圖釘,諾克薩斯的位置釘得尤其多。另外兩面牆則放著比他還高的書櫃,上面全都放滿了各式各樣的精裝書(可以看得出來,有些並沒有看過)。至於嘉文本人,則坐在一張擺滿圖卷跟戰略計畫書的辦公桌後面,看她的神情有幾分玩味。
 
  「殿下,下官是──」
 
  「夠了,我知道妳是誰,我的記性很好。」他不耐地擺擺手。「蓋倫成天念叨他的寶貝妹妹,我不可能把妳給忘了,拉克珊娜.皇守。」
 
  儘管很清楚嘉文決不可能再稱呼自己為拉克絲,她仍不免感到些許失落。她稍顯精神不足地輕聲回應:「是,殿下。」
 
  「妳今年幾歲?」
  「下官今年十四歲。」
  
  「如果我要妳把那個惱人的謙稱改掉,妳改得掉嗎?」嘉文忽然開口,他靠上椅背,看向仍站立著的她。
 
  「下官不能在殿下面前失禮。」她制式化地回答,不知道嘉文想做什麼。
 
  「這些禮節對我而言毫無意義。」嘉文聳聳肩,將頭偏向另外一邊。「我很清楚,即使我不勉強你們在我面前裝得恭敬,你們也決不敢造次。蒂瑪西亞什麼都好,就是這些繁文縟節讓我頭疼,還有,蓋倫老是跟我發牢騷,也讓我頭疼。」
 
  「不管下官的兄長說了什麼使殿下煩心,下官都希望殿下能寬宏大量地原諒他。」
 
  「不,我不怎麼想原諒他,因為就算我原諒他,只要問題沒解決,他就會一而再再而三地拿來打擾我。」嘉文直視著她,微微挑眉。「妳知道他一直都在煩惱什麼嗎?」
 
  「如何訓練第二跟第三梯次的無畏先鋒團嗎?」
 
  「不,那對他還說比吃飯喝水還簡單,他天生就是當隊長的材料──」嘉文發出渾厚低沉的笑聲,顯然真的覺得這有些意思。「不,他是在擔心。」
 
  她很確定,自己的偽裝被這意料之外的消息給撞出了一條縫隙,小拉克絲正從那裡面探出頭來,期待地看著外面。她很快把冷靜的表情又掛回臉上,但不確定嘉文是否看到了她動搖的樣子。
 
  「下官的兄長……擔心下官?」
 
  「說擔心還嫌太輕描淡寫了。」嘉文不耐地擺擺手,彷彿好友的叨念此刻正縈繞在他耳邊,使他心煩。「從妳加入軍隊開始,他就每天跟我說,擔心妳受傷、被欺負、睡得不好吃得不飽,可又說他對家人也得一視同仁,連要妳的長官對妳多包涵點都說不出口。每次跟我報告完無畏先鋒團的近況,就又開始說妳的事情,我昨天在典禮上看到妳的時候,可是絲毫沒有七年不見會有的那種久別重逢的感覺。」
 
  嘉文抱怨起蓋倫來的態勢也非同小可,這副模樣跟她昨天見到的嘉文、以及平常聽說的嘉文,著實差了十萬八千里。但她沒有更多心思去想這點,而是急忙消化起嘉文說的東西。
 
  他的意思是,哥哥一直都很擔心她嗎?
 
  「但是,我、不,下官的──」
 
  她話說得太急,一時沒能使用正確的自稱,但嘉文反而彈了一下手指,似乎非常滿意。
 
  「不用改,就自稱我,我准許妳在我面前不用敬稱跟謙稱,這樣快多了。」
  「但是、」
  「還是我要命令妳?」他蹙眉,顯然沒什麼耐心。
  「不,很抱歉。」她匆匆忙忙地說:「那個,我不覺得我的哥哥會擔心……」
 
  「妳的意思是我聽到的那些冗言贅語,都是我的幻想症發作嗎?」他把手放在額前,露出往事不堪回首的模樣。「妳哥哥確實擔心妳,只是他太笨了,沒讓妳知道。」
 
  「但是,我當初說我不想當兵,我哥哥他……他還是逼我去。」她垂著頭,有些沮喪地回應:「他應該只是因為有罪惡感,才會說擔心我。」
 
  「我沒辦法對他那時候的決定做評論,也無法替他辯駁,但他確實一直都擔心著妳。蓋倫告訴我,說妳變得太完美了,他很擔心──我也跟他說過,這種擔憂十分可笑。完美的公民很適合蒂瑪西亞,他應該為妳感到驕傲。」
 
  「我……」
 
  她本想說什麼,卻又住了嘴。現在,嘉文不過是在替自己的好友確認她的近況,然後要蓋倫停止擔心她,僅此而已;他不可能是真的想跟她討論所謂偽裝之類的問題,因為這種事情是人人都在做的。
 
  「我自己就是個完美的公民,沒道理你們不可能是,對嗎?」
 
  一陣沉默後,嘉文把手撐在桌上,用手攤開一幅戰略計畫書,隨意比劃著。
 
  「你是我們的楷模。」
 
  「是,沒錯,在偽裝這部份上,我確實能當你們千秋萬世的表率。不過,與其說是偽裝,我更偏好用『展現不同面貌』這種說法──偽裝畢竟不大符合『蒂瑪西亞優良公民行為準則』當中關於說謊的部份。」
 
  說出這番話時,嘉文露出忖度的模樣來。
 
  「不同的面貌?」
 
  「並不是每個人都適合看到你真正的樣子──當然我並不認為人有『真正的樣子』這種東西──所以,對我來說,我只不過是對不同的人展現適合他們需要的模樣,僅此而已。」
 
  「那不算是一種偽裝嗎?」
 
  「如果妳非得那樣說的話。」嘉文淡淡地凝視著她,似乎在考慮要如何回答這個問題。「以我受的教育而言,我表現給我的人民看的樣子,對他們很合理,也足夠了;而以我本身的性格而言,我現在和妳說話時的樣子,也有其來由。妳覺得我騙了妳而對我的人民說真話,或我騙了我的人民而對妳說真話嗎?」
 
  「我不──」
 
  「最重要的一點是,對那些有其價值的人展現妳不同的一面。妳不需要對妳哥哥表現出那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態度,他大概是整個德邦裡唯一一個關心拉克珊娜,而非『皇守家的二女兒』的人。」嘉文揉了揉額角,朝她擺擺手。「算我拜託妳,跟妳哥感情好一點,我的意思是這樣。」
 
  「所以你覺得我對你是有價值的?」她忍不住歪著頭問:「你對我表現得很……跟我以為的不一樣。」
 
  「算是剛好吧。」嘉文厭煩地說:「我受夠了只會跟我說『是的,殿下』、『這樣太危險了,殿下』之類的人。如果妳可以表現得正常點,我會很感激妳的。我最近要待在國內,但不希望母后一直介紹貴族家的小姐給我,要我跟她們吃飯。妳是個女孩,又是蓋倫他妹,老實說,是個很不錯的擋箭牌。如果我成功讓母后以為我對妳有意思,她就會先靜觀其變,直到我有什麼特別的舉動。這樣我至少可以清淨幾個星期。」
 
  「你會不會太老實了點?」她忍不住皺眉。
 
  「我不能夠老實嗎?」他露齒而笑,用挑戰般的態度說:「當然,妳可以拒絕,我的自尊並不會因此受損。妳可能會因為我經常召見妳,而受到少許的注意,不過程度應該不至於太嚴重。我會以公事的名義找妳過來,也確實會跟妳討論公事。如果運氣不錯,有記者想像力夠好,又注意到我經常找妳,他們會把我們寫成緋聞主角,我就能暫時避免被母后疲勞轟炸。」
 
  「但我就會被我父母疲勞轟炸了啊。」她猶豫了一下才開口,這種輕率的口氣讓她有些不習慣,卻也有種懷念的感覺。
 
  「所以妳如果拒絕,我不會意外、也不會生氣。」嘉文攤手,一副「要不要隨你」的樣子。
 
  她意外地發現自己並不想拒絕這個提案。反正解釋情報也是她的工作,如果多花點時間跟嘉文談話,於她也不是負擔,況且,她也很想從他那邊多問到一點蓋倫的事情。
 
  在知道哥哥一直都很擔心自己,還為此煩得時間比黃金還寶貴的嘉文四世特地找她過來時,她對他的恨意慢慢地轉變了。儘管它一時之間還無法回到幼時的仰慕跟親愛,卻終於不再使她想透過無止無休的工作,來忘掉在有如被背叛的那一瞬間猛地刺傷她心頭的絕望,以及隨之而來的空虛。





To be continued.

從中篇開始的劇情走向會稍微跟審判日誌出現一點差距,算是為我自家的拉克絲(歡樂版)鋪梗,因為以審判日誌的標準來看,拉克絲要變成我之前習慣寫的那個樣子還滿困難的。

所以就決定是你了嘉文,你一輩子都逃不了皇守兄妹的糾纏的啦

理論上來說下章的自我設定比這章還要多。拉克絲的延伸大概是我自創最多的部份了吧(結果之後每篇都這樣lol)關於我對自創劇情這部份的解說,請點到公開說明書來觀看,以下不開放噓,但可以餵食跟拍照

下篇點此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2775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League of Legends|英雄聯盟|拉克絲|Lux|延伸創作|蓋倫|Garen|嘉文四世|Jarvan IV

留言共 15 篇留言

雲大人
什麼什麼什麼我不知道內容但我要先搶下一樓然後第一個GP然後從第一行開始看!!!!!!!!(歡呼

05-03 00:32

Cecil
你頭推的速度比32秒一次的終極閃光還要快XDDDDDDDDDDDDDDDDDD05-03 00:34
潘尼亞
好看!妹妹是兄控果然棒(誤)
ps.已抓到發文規律,特地熬夜等好文

05-03 00:39

Cecil
你們抓到我發文規律會讓我在熬夜的時候覺得有人在看我耶http://emos.plurk.com/1caf1be6440e278d1bf913cc85851ad2_w48_h46.gif05-03 07:19
一直線霓凰廚x萘ృ
喜歡拉克絲的故事//////

兄控判定 ((不#

05-03 00:51

Cecil
我的妹妹不可能是個兄控!(好像來不及了05-03 07:20
RegretRen
真好,彷彿被背叛的絕望
還有丟下所有東西的深深後悔
非常棒

在軍隊這部分,的確是一種打磨
雖然很令人(ry

嘉文這部分,我只能說這是不憫的開始[e28]
兄控的話,我覺得還好
想知道哥哥的消息
多少還是想從中知道,有沒有彌補的機會吧((猜的

05-03 00:57

Cecil
拉克絲表示回不去了(去哪
雖然是往不好的方向打磨……(望
嘉文你為了不讓蓋倫煩你而選擇幫助拉克絲的那一瞬間就註定了一輩子不憫啊哈哈UCCU
其實這只是非常普通的兄妹感情O∀O05-03 07:30
炎迪
嘉文為了不讓希瓦娜叫「殿下」而頭疼XD

05-03 00:59

Cecil
希瓦娜比拉克絲還難教loooooooooooooooooool05-03 07:21
槭葉楓紅
妳為啥會有你不會寫成虛淵的信心?

to 潘尼亞:
如果訂閱作者夠多,12點後文都多到讓人崩潰,半夜發文是寫手的良好習慣

05-03 01:06

Cecil
什麼我已經虛淵了嗎我完全沒察覺!!!(喂
從7點半寫著寫著抬起頭來已經快12點就12點發,這不是很正常嗎(不對05-03 07:28
晨星x
怎麼每次都是半夜跟新啊 明天又要黑眼圈了

05-03 01:13

Cecil
壓死線(12點)交東西(作業、報告、PPT等等)已經是不可改變的好習慣(誤05-03 07:26
晨星x
話說怎麼都沒有趙信啊

05-03 01:13

Cecil
對我來說趙信太老了所以不跟他們一起玩O∀O
在我的設定中他是宮廷總管,管人事跟護衛之類的///05-03 07:26
哈某
說真的 這篇我看不下去 就像心中壓下了一塊大石
Demacia的"光輝"對比 Lux被強迫參軍
表面的開朗和內心的掙扎 如比激烈的反差
心臟承受不住啊 [e3]

05-03 01:36

Cecil
這款代誌我做不下去http://emos.plurk.com/c59d3979311f42c0ab768e8ce0edc1f4_w48_h48.gif
對一個十三歲的小女生來說去當兵跟跑操場太累了QQ05-03 07:29
不透光
我很喜歡拉克絲這篇文章
每次看到拉克絲心理掙扎的畫面就很痛心

05-03 09:14

Cecil
能寫出那種感覺真是太好了,我寫完也覺得有點胃痛(摸肚子05-03 13:40
蘿拉西泮
中間好胃痛啊Q_Q

05-03 10:07

Cecil
下篇會歡樂一點的,想想不憫嘉文跟吐槽拉克絲!(咦05-03 13:38
落葉幻想
請勿拍照餵食?我都拍打不餵食的!

說到竊聽......

某低階召喚師:德瑪西亞刑法總綱?你要不要來看看鬼島的刑法跟刑事訴訟法?對!鬼島!不是老納混很熟的暗影島!我實在很懷疑為何要有罪惡感?在鬼島竊聽是上行下效喔!

噢噢!說到法律或是良好公民守則!都是「僅供參考」! 這裡有本諾城地下暴民手冊很便宜的!要不要阿?

至於劇情上我倒是看得很平靜...皇守家的英雄從沒用過,感覺就像是別人的事情,不過還是覺得蓋倫很可愛...拉克絲怎樣的,隨便啦!(拿起沙漏...接著終極閃光飛過...)

05-03 15:02

Cecil
不餵食還會拍打,你一定是動物園的黑名單!
罪惡感它來了又走了(欸
有些東西我也是第一次寫,如果覺得我抓不太到那個感覺,希望你們不要太介意OUO
你都看完23K了還說得出拉克絲隨便,待會會被綁在防禦塔上吃32秒一次的光炮喔!05-03 17:18
滿懷憂傷的路人甲
神碼!我把這篇文看完了!
邊看邊發呆果然不是好事((翻滾+閃現回去看

05-03 16:16

Cecil
\終於看完了/
然後馬上回頭再看一次RRRRRR05-03 17:15
紫月靈喵
這是一個 哥哥妹控 妹妹兄控 還有一個吐槽皇子的 黑歷史XDXD((被巴

05-05 13:30

Cecil
你給了如此簡潔明瞭的大綱這樣我之後就沒梗啦http://emos.plurk.com/8e67570973b3ff9a77888a773d974fec_w48_h48.gif
之後會有更多吐槽系的笨劇情,YO BATTLE(被蓋大05-05 14:41
成高心
這才是我最帥的嘉文

07-27 02:05

Cecil
J4不憫但很帥!08-02 00: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1喜歡★annmcecilis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 成像(... 後一篇:[達人專欄] 【Acro...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gaireater沒有要說給誰聽
只是單純想大聲說,沒有什麼想說的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0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