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1 GP

【RPG公會】永恆之淚|戰火餘視界

作者:醒│2014-04-22 16:47:09│贊助:42│人氣:337









上篇連結




Strings Attached



                                                                           

戰火,你代表的,
不僅僅是權力與力量;

你更是在人們的心海中,
留下恆久傷疤的,

那支匕首。

                        Cirous Fyone                           





Part One.

其一


      「瓊斯海德?」莉莉絲對著那張紙卡說道。

      廚房的身影在中午的陽光下看起來若隱若現,陽光撲灑在流理台上方並且隨著時間左晃右擺。水槽旁邊堆滿了早餐麥片盒與塑膠袋,其中至少有幾個麥片盒已經空了,張開空虛而且黑暗的嘴巴面向廚房天花板。

      盒子上面印有動畫般的貓狗圖樣,旁邊還打上了「顛瘋蜂蜜口味」。盒子接近流理台邊緣的那角被竄進屋內的微風輕輕地提起,整著紙盒隨即掉落到廚房的地板上,把莉莉絲嚇了一跳。

      (摸黑走在傍晚的迷宮,簡直就像是發瘋)

       莉莉絲腦中縈繞著一段深沈的景象,她以為自己現在就在一座沒有邊境的迷宮裡面,手上提著一個破舊的燈籠,寒冷降臨大地。她看著沒有星斗的天空直打哆嗦。轉過一轉角,顯現在眼前是個五岔路口,彷彿是冥界的審判正等著犯人背押扣至前。

       被枯死的籐蔓爬滿的迷宮牆壁,在微弱的燈光下看起來比沒有光線更駭人。莉莉絲轉頭望向每條岔路,有三條通向吞噬萬物的黑暗。莉莉絲能聞到另外一條從遠處漫過來的屍臭味,剩下的那一條,在遠端的角落莉莉絲能看到一絲絲氾濫的血色。

      冷空氣降臨,覆蓋迷宮的上半部,像是毛皮地毯一般壓制著大地。

      籐蔓焦枯的根彷彿要把莉莉絲的心抓出來一般,伸出五爪緊緊扣在石牆上面。天空開始起了變化。

      女孩左右轉頭,想把四周為看清楚,但是由於空氣中瀰漫著陰暗的灰燼,視線也跟著被限制住。莉莉絲手上的燈籠左右搖擺,不知道哪來的陰風似乎就要把微弱的火焰掐熄了。(我聽到呼吸聲,有東西在我的背後)

      莉莉絲下意識地轉頭,接著她,

      看到了




      「啊!對了。」莉莉絲站在流理台前面對著掉落在地板上的麥片盒子大叫,彷彿盒子像是做錯事的孩子一般遭到責罵。

      然後女孩快步地拎著紙卡跑到二樓,久違的咚咚聲響遍整棟房子。

      「瓊斯海德是.......伊萊森在四年前寫給我的短篇故事集。」這些字水落石出地冒起,莉莉絲認為它們是一群關鍵字,但是根據什麼而得知,莉莉絲並不知道。

      「我想起來了!那個迷宮,好像叫做『闇之頌』。」莉莉絲邊爬樓梯邊說道。一種怪異卻窩心的想法湧進來,她以為她此刻就在伊萊森的懷裡。

      她聽到庭院的鳥叫聲四起,像是個停不了的合唱團,無止盡地唱到世紀末。

      她站在伊萊森的書房門口,臉上露出含蓄的笑容,那的確是一抹真實的微笑,但是莉莉絲心中有一些陰暗的事物正在底層翻騰著。

      「如果我的記憶還可靠的話,那本書就在.......」

      莉莉絲深吸一口帶有室內濃濃實木味的空氣,然後把門推開。







       「吉森尼索中校。我們已經成功潛入敵方陣營的大樓,現在的時間是中午十三點整,偵查隊若有獲得最新的敵方兵器情報,將會即時報告您。完畢。」

       接著是另外一則訊號:「報告及森尼索中校,偵查第一小隊已經埋伏在山谷的出口處,目前尚未得到敵方武力的進階資訊。等待指......」接著是一陣雜亂的訊號,吉森尼索好奇地伸出一隻手拍打對講機,另外一支手左右搖擺地控制飛機的方向桿。一連串無意義的雜號傳出,「有雜訊,請重複。完畢。」

      吉森尼索開始把偵察機緩慢地下降,面相峽谷,把機體慢慢靠近奧菲雅蒂西邊的山脈。今天的花海飄散著一種很古怪的味道,像是烤焦的棉花糖加上裹上泥巴的玫瑰花瓣。但是吉森尼索沒有管那麼多,繼續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對方的答覆上。

      「...請.......」
      「搞什麼?」

       天邊傳來一聲爆炸聲,一枚火舌竄上了藍天,迅速地跟獵鷹有得比。火焰頂到了一個高度之後,往旁邊天女散花般地灑開。吉森尼索嚇的差一點把控制飛機的那隻手縮回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有點急了,讓出的另外一支手不斷敲打對講機,但是他給的問題的答案只用了些無意義的雜亂訊號草草帶過。他突然以為敵方已經殲滅了我軍,正在下面開派對,火舌是慶祝勝利的砲彈。

      「趕快回答啊!該死。」吉森尼索對著湛藍的天空吼叫著。他的眼角瞄到右邊山腳下有些動靜,隔著窗戶他能看到有一支輕兵部隊正要接近山谷口,接著被一團紫色的雲霧罩住,大約覆蓋掉半座山的山腳,在翠綠的山巒下看起來很顯眼。吉森尼索的雙眼瞪的大大的,吞了口口水,接著他開始對著控制桿咒罵著。

       他趕緊把揮動的手放回到控制桿上,這讓吉森尼索稍微平靜下來。

       吉森尼索沒辦法看到火舌竄出的原因,因為飛機的視覺死角,讓他只能瞧見有些我方的機甲兵在地面上衝向西邊。火舌位在他的右手邊,但是在他把飛機左傾之餘,機殼內部底右邊的世界全部覆蓋住。

      「...吉....索...校..........敵方...出...時......冷兵器..........二十五分...峽谷.....畢。 」吉森尼索緊緊盯著對講機。


       對講機旁邊的機艙壁上貼滿了貼紙,其中有一張非常靠近對講機,七彩的背景與下面斗大的字『寶貝喜樂園』,那貼紙是吉森尼索去年跟女友去那座遊樂園時拍的相片,但是好景不常,在那之後的一個月,兩個人就起義分手了。他看到儀表板上的時鐘顯示現在的時間是下午一點五十分。

      (已經過了五十分鐘?這麼快,這不合理啊!)

       「接收到雜訊,請重複。完畢。」他皺起眉頭。然後他再把飛機右傾,透過透光的玻璃他能在右手邊看到翻騰的煙霧,盤繞在花海上面。我方的機甲兵團也在那團煙霧裡,透過煙霧,他能看到有一大群輕兵倒在地上。吉森尼索不知道他們是死了,還是奄奄一息地倒在地上,或只是休息片刻。但是他的意識告訴他,情況不妙了。

      「糟糕。」吉森尼索吼著。

      潛伏在山口的軍隊慢慢退到後方的花海。吉森尼索把飛機降到半山腰的同時,他又聽到後方遠處一記響亮的爆炸聲,聽起來很像是步槍的聲音,接著便是一團濃霧從地平線上向天空迅速地爬升。跟下方五彩繽紛的花海比起來,彷彿地獄的魔王從天降臨了。吉森尼索嗅的到煙味,他把頭縮了一下。

      「報告吉森尼索中校,」對講機終於冒出了一些比較清楚的話語,半隨著不時出現的雜訊,讓吉森尼索感覺自己的腦袋痛得腫脹。他把控制桿向左下方移過去。「敵方於十三點二十分,首次出現在思康峽谷的左側,我軍派遣的前鋒部隊目前已經退到山腳下,準備迎戰。完畢。」這次則是清楚的要命,吉森尼索聽到耳中有道低沈如蒼蠅般的嗡嗡聲,正在裡面回響著。

      (還有那火舌跟躺在地上的士兵又是怎麼一回事?)

      他正想開口問,把手放在對講機上的對答按鈕準備按下去,但是接著又是一團墨黑色的煙霧快速地從不遠處的山腳下快速散開,伴隨著吉森尼索認為是此生聽到最大的巨響,煙霧吞噬了思康峽谷口,也吞噬掉了吉森尼索的視線。然後接著是廝殺的吼叫聲與槍砲聲灌入機艙,就像是地獄審判官們正在陰間慶祝除夕。

      「我要降落。」吉森尼索心中浮現這輩子他體會過最執著的想法,讓他開始把控制桿往下移,機頭跟著下潛。窗外風聲呼呼大作,彷彿猛虎出閘。

      但是心中想的往往沒辦法完全浮現於現實,他也明白。吉森尼索轉了一個彎之後,突然經歷到一陣狂亂的顛簸,他能看到天上的浮雲移動非常緩慢,這個時間的奧菲雅蒂花海不應該出現低空亂流。但是有個直覺告訴他,就像是媽媽的床邊故事一樣悅耳,卻不實際,他覺得這不是氣流造成的亂流。峽谷在右手邊,看起來很就跟一把鋒利的鐮刀沒什麼兩樣。

      如果因為風,以他的經驗來說,飛機不可能在短暫一秒之內上下抖動超過三回,而且吉森尼索也看到天上的浮雲有些異樣。

      「什麼鬼玩意兒啊?」頭被有點晃暈的同時,吉森尼索發現放在狹小機艙的貨櫃全部堆積成一團,讓他聯想到保齡球全倒的景象。幸好晃動只持續了大約五秒,或是說,他以為的五秒。然而他沒有意識到,後面的貨櫃瞬間變了樣,剛才成堆的小貨櫃瞬間變回到出發前完美堆疊的狀態。

      接著他把飛機往左下方直切過去,動作跟切乳酪蛋糕一樣毫不遲疑。接著他望向左邊,他能看到我方的醫護兵與後備軍正集結在峽谷口的左手邊,也看到伊萊森的身影。

      而且他也看到,他剛才看到躺在地上的我軍,飽受摧殘的機甲,一夕之間全數消失,地上的花海耀目依舊,沒有鮮血、沒有屍體。花海上的玫瑰群在風中左右搖擺,彷彿剛才什麼也沒發生過。而他也沒看到,儀表板上的時鐘被調回到半個小時之前。







      伊萊森率領的特攻隊快馬加鞭地趕到峽谷南端,那時候的時間是下午一點半左右。當伊萊森的從特快輕航機上跳下來的時候,他看到有一團我軍的輕兵像是被定格一般,「跑」在花海上,臉上的表情有的很猙獰,有的很平靜,而有些輕兵則是抱著自己的武器,跪在他們後面發抖,表情看起來有點恐慌。

      「發生什麼事了?」伊萊森皺起眉頭,有辦法把人直接固定住的能力,伊萊森沒碰過幾個人,更不用提景色絕美的花海中了。但是他也不敢隨便下定論。

      「伊萊森上校,您來了啊。」有一位精靈軍官匆忙地跑過來,跑的氣喘吁吁。他看到大部分的我軍仍然鎮守著峽谷口的南端,但是彷彿有種力量,把峽谷從中直接切成兩半,所有的機甲、醫護設備以及人員都集結在一邊,另外一邊,也就是峽谷口的北端,則是完全看不到任何人,敵軍,我軍,一個影子都不見。

      「我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敵軍似乎動用了某種強大的武器,會把通過那邊的人全部凍結。」精靈軍官螢光藍的雙眼看起來比天空還要明亮。他指了指停在半空中的輕兵們。「啊。對了。我是隸屬醫護部隊的總指揮官,賽西思。向伊萊森上校請安。」他有禮貌地打算要鞠躬。

      伊萊森伸出大手阻止,口氣有點不耐煩:「都什麼情況了,還不快點確認敵方到底是用了什麼武器。」接著他向前走,留下一臉茫然的賽西思。伊萊森相信,敵方吃了好幾年的敗仗,武器總是要有一點改良。沒想到突然出現如此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變化,伊萊森表面上顯得有點恐慌,但是心中最底層,興奮感不逕自走。

      賽西思跑過來,似乎想要跟上腳步急速的伊萊森。金色髮絲在空氣中上下飄動。伊萊森轉身一看,發現有些擺在地上的醫療包被胡亂地扯開,裡面的針線與紗布散落一地,剪刀也不翼而飛。接著他把視線移到那些被定格的士兵身上,他看到他們背上貼著奧菲雅蒂共和國的標誌,純黑色的制服上沾滿了泥土與花瓣。「他們在那裡多久了?」伊萊森問著賽西思。

      「大約是十五分鐘,不久。大約從敵方首次攻擊我方的時間點算起。」賽西思的語氣聽起來充滿疑惑,彷彿自己連會不會說話都不知道。「我們試著把他們拉回來,但是一伸手碰到那堵無形的牆,那個人也會被定格。」

      伊萊森也詢問了我方目前的戰況,賽西思的回答讓伊萊森不知道到底要安心還是緊張,他說就我們知道的世界,我方式處於優勢。伊萊森翻翻白眼,這回答實在是很模糊,就像是濃霧中探路一樣。

      「我方有多少傷兵?」伊萊森繼續快步依舊。

      賽西思看起來很想要追上伊萊森的快步,幾乎就要氣喘發作了。「呃...我知道的有,輕兵八名,機甲操縱師兩名。但是有一部分的機甲跟步兵目前是失聯的。」

      「我明白了。」伊萊森半瞇著龍眼,今天花海上的陽光異常刺眼。其實他什麼都不明白,他反而覺得有點恐懼,或是好奇,他甚至能清楚聞到敵方軍隊身上的汗水味,以驚人之勢朝著他湧過來。「你在這邊繼續觀察,我到......」。而就在此時,峽谷口那端爆出了巨響,有人扯開嗓門吼叫著,聽起來很像是深海的猛獸的號叫聲,嚇得在地上行走的鴨群亂飛。

      但是有個奇異的事物突然吸引伊萊森的目光,他停下腳步,然後抬頭。
      有個飛機頭在空中劇烈地晃動,然而,只有飛機頭。
      伊萊森認得那個飛機頭。

      『吉森尼索?』







      莉莉絲跪在書櫃前面,尋找著伊萊森親自下筆的小說。

      「瓊斯海德,你在哪裡呢?啊,找到了。」
      纖細的手指翻開粗糙的書皮,那個書皮是伊萊森特別訂做給莉莉絲的。她把書頁刷刷地翻過,發出有如與滴滴在屋頂上的聲音。她翻到『暗之誦』這篇故事的時候,有一張小紙卡滑落進莉莉絲的視線中。

      「迷宮,暗之誦。伊萊森,你想告訴我什麼?」她暫時不理會那張紙卡,把它擺到旁邊的書桌上。

      接著女孩翻開暗之誦的第一頁,那是一張伊萊森親自畫的小插圖。水準不及莉莉絲的專業,但仍敲中莉莉絲的心。那幅圖,跟她剛才腦中的那個畫面,幾乎是一模一樣。

      莉莉絲的眼神變得有點茫然,左手手指不斷敲擊書面。窗外飛過的青鳥叫出響亮的一聲,彷彿是在報時。

      她看到插圖下面多出兩句話,那個筆跡莉莉絲萬分確定是屬於伊萊森。



勇烈的凝滴,劃落千古,恆久不變,始終如一。
靜與動,使天地旋轉。




      莉莉絲把書闔上,再把書翻到那一頁,瞪著那幾句話,特別是『使天地旋轉』。然後又把書闔上。突然有個回憶,如大海潮水般灌進莉莉絲的思緒中。

      去年,月圓的那天凌晨,他們兩個人仰臥在後院的草皮上。月亮散發的光線反射到眼睛裡面,也把大地照的一片閃亮。伊萊森轉身吻了莉莉絲的鮮唇,左臂擁著莉莉絲的胸,然後把女孩往自己倚靠過來,伊萊森的臉霎時成了莉莉絲的星空。兩個人的唾液在唇瓣之間牽起一道絲,在月光下透出銀白色光芒,莉莉絲覺得自己的軀體熱的發燙。她把雙眼緩緩地閉上,然後把頭側向沒有人的另一邊。

      「想不想看看銀河?」伊萊森的語氣讓莉莉絲幾乎就要融化了,有如烈日下的冰塊。

      「啊,好。」女孩有氣無力的回答,她仍享受著此時此刻,那感覺讓她想到躺在沙灘上做日光浴,那麼使人放鬆與陶醉。烈吻、激情,躺在草皮上的莉莉絲不斷的想用腮紅掩飾自己的慾望,屬於人類那原始的慾望。莉莉絲甚至開始把輕輕掩蓋在豐胸上的輕紗掀起,露出乳白色的肌膚,月光直接一絲不露地撲灑在上面。

      但伊萊森只是微笑地站起來,然後往放置在庭院的儲藏室走過去。


      坐在書房的莉莉絲眼睛看著書桌,或是說,看著什麼都沒有的書房,她呆楞在那裡,杏眼圓睜,雙手平攤在地上,像是兩條吸飽水的毛巾。耳邊似乎有道音頻不斷地拉扯著莉莉絲。

      「...我...」
      她想到那時候的她,是多麼渴望伊萊森在她的身邊,她信任他,那種強勁的力量連莉莉絲都忍不住都張開大嘴流口水觀望。而她就是當事人,那種清晰又模糊的意象重現在腦海中。

      伊萊森從倉庫拾來一張圓形卡紙,轉身仰臥在莉莉絲身邊,然後開始旋轉著。莉莉絲那時候的眼中,只容納得下伊萊森的臉,以及圓盤中被框著的穹頂。

      一道刺痛的念頭打中女孩心中的靶心。那個時候的星空的確是在旋轉著,而伊萊森勾引著莉莉絲的話語,也讓她的心開始打轉。她感覺到那景象就像是蹦跳的白兔,在她的心中四處亂撞。

      她又看了那句話。
      (靜與動,使天地旋轉)

      「我要去貯藏室。」直覺引領著莉莉絲的心思。而在她站起來的同時,視角瞄到桌上的紙卡,上面用墨汁描出的絕美草書:


去吧!莉莉絲。勇敢地追求妳心目中的烏托邦吧!
                                                                

伊萊森,史迦維齊



Part Two.

其二


      「該死!」偵查小隊的隊長阿茲維亞上下不斷晃動著對講機,發現他所在的位置的通訊根本是無用的。他再試了一次,他按下通訊的按鈕,然後像是連珠炮似的說話,彷彿要在記憶消散以前把話全部講出來。

      「吉森尼索中校。我們已經成功潛入敵方陣營的大樓,現在的時間是中午十三點整,偵查隊若有獲得最新的敵方兵器情報,將會即時報告您。完畢。」阿茲維亞示意其他三位偵查隊員,躲到走廊另外一側的儲藏室裡,然後他把門關上,把身體靠在轉角處。

      一位看起來像是醫護官的敵軍正拾著一疊資料往阿茲維亞躲藏的轉角靠近,口中念念有詞,還不時小聲吃吃地笑,但是阿茲維亞並不知道他在說什麼。阿茲維亞把頭套蓋上,然後把收納在口袋的麻繩拿出,等到一個醫護官稍微經過阿茲維亞,他快速從轉角用手臂鉤住醫護官的脖子,把麻繩擱在脖子上方。然後另外一支手拎起一團由布揉合成的球塞進醫護官的嘴。

      「死吧!」阿茲維亞用麻繩勒住醫護官的頸部。醫護官喉嚨中發出兩聲類似打嗝的怪響。不過了一會兒,天堂裡就多了一個靈魂。

      他把醫護官的屍體拖進儲藏室,然後悄悄地關上鐵門,其餘三位偵查兵不斷地在他身上東摸西摸,希望摸出什麼其他有用的資訊。而阿茲維亞則是站在一旁盯著手中那疊資料。

      「時空切割計畫......什麼鬼東西?」他左翻右翻,但是遺憾的是,整疊資料除了斗大的『時空切割計畫』標題以及下方用黑筆簡單勾勒的圖示,其他的資訊阿茲維亞完全都看不懂。

      「席恩,妳讀的懂嗎?」他轉頭小聲地問其中一位偵查兵。席恩聽到命令之後馬上走向阿茲維亞,然後把手上的事物放到儲藏室的桌子上,阿茲維亞並不知道他們在醫護官上獲得哪些情報,但是看到那團東西至少有些收穫。

      「報告隊長,我沒有辦法閱讀。但是我可以知道其中一個控制室在哪裡。」席恩指著那個示意圖說道。接著是一聲巨響,像是條蛇一般竄通整座大樓,席恩差點嚇得叫出聲來,阿茲維亞本來想用手摀住她的嘴,但是後來發現不用了,因為她已經把自己的嘴用手包的密不透風。

      「知道情報,那就快走吧!」阿茲維亞靜悄悄地道。







      莉莉絲推開貯藏室的門口,首先是聞到一股濃烈如咖啡的木頭香芬。

      「就是這裡了。」莉莉絲輕聲道,發現自己的額頭被汗水浸濕成一大片。他用右手臂胡亂地擦拭,接著把貯藏室的燈泡點亮,裡面用層架收納的犁、水管以及塑膠椅子頓時現身。

      他看到那個幾張椅子,就突然意識到自己下午必須要去上班。伊萊森擁有的資產雖然足夠到買下好幾棟豪宅,足夠支付兩個人的日常花費還綽綽有大餘。然而,他們兩個人曾經坐在餐桌旁,雙手攤在桌上,好好討論了一番。莉莉絲認為自己必須要有份固定的工作,生活不應該總是享樂再享樂,彷彿自己的背後有好幾坐金銀堆出來的山一樣。

      伊萊森能理解,他也放手讓柔弱莉莉絲去追求自我,而他後來在書房獨自思索,發現自己是白擔心了,在他們還沒有正式交往之前,莉莉絲是如何打理生活,同時又要照顧弟弟呢?

      「你讓我自由,就像是我以前自己討生活的日子一樣。」莉莉絲在塑膠椅旁的收納盒用手不停四處摸索:「因為你相信我,你知道我夠有勇氣,軍人的直覺嘛。」

      接著她便摸出那時候在星空下,兩個人愉悅地目賞天空上的銀河,使用的那個觀星盤。莉莉絲發現上面有一些日月累積的灰塵,她輕輕吹了口氣,記憶也跟著從灰塵下方顯露出來。


      莉莉絲手中捧著觀星盤,凝視它好一陣子,接著她閉上雙眼。

      溫暖的淚珠從右邊臉頰緩緩流下,滑過莉莉絲的雙唇,接著滴到觀星盤上方。

      然後她笑了,淚光反射著那個夜晚的回憶。


      「嗯,我果然還是不能沒有你啊!」愈來愈多的淚珠湧出,莉莉絲直接跪坐到地板上,用袖子蓋過自己的雙眼,但是那卻蓋不過莉莉絲的哭喊聲。

      星座盤順著莉莉絲的大腿滑到地板上。

      而她卻沒有發現寫在上面的一句話:



勇氣,是戰勝天地的鑰匙。
                                  

伊萊森史迦維齊




      吉森尼索駕駛的飛機顛顛簸跛地降落到花海上,那是他從出生以來經歷過最糟糕的一次降落。被左搖右晃的腦袋讓吉森尼索感到一陣暈眩,他以為下一秒就要直接墜機,倒栽蔥地插進花海的泥土地上。

      吉森尼索踏出機艙門口的時候,發現有個身影漸漸靠近他。他用手把耀眼的陽光阻擋開之後,他看到那個身影屬於伊萊森。

      「真是糟糕的降落!」吉森尼索小孩般的抱怨聲其實讓伊萊森會心一笑。
      但是他看到伊萊森臉上的表情很古怪,像是親眼目睹自己的爸媽載彈簧床上玩跳繩。

      「怎麼了?」吉森尼索正想要開口問,峽谷那邊那邊又是一記爆響,他們兩個人都紛紛回頭,看到有些輕兵正前往支援前線。

      「待會我在跟你說,趕到峽谷了解情況要緊。」接著伊萊森命令兩位特攻隊的成員跟著他,後面引領著醫護隊的賽西思也前往支援,吉森尼索被這怪異的變化震懾在原地。

      他跑回機艙,想說要把自己專屬的小步槍取出來戰鬥。他嗅到煙味。但是當吉森尼索按開機艙口的那瞬間,眼前的景象差點把他嚇攤在地上。

      所有的貨櫃堆疊地完好如初,彷彿他剛剛看到的那場景像是海市蜃樓一樣。

      但是正當他開始感到恐懼的時候,對講機突然爆出一段訊息。
      「吉森尼索中校....... 」




Part Three.

其三


      阿茲維亞把身體倚靠在門邊,然後他微微地轉頭,看到這被落地窗環繞的控制室裡面,除了至少有四位敵方的人員,還有數不清的電腦與控制搖桿。他看到敵軍的制服身上有一些拼音詭異的單字,他忍不住把眉頭皺起。外頭陽光普照,他甚至能看到有些蝴蝶正在飛舞。

      「這根本跟我們知道的訊息不一樣。」他輕聲抱怨。
      「才過了一年,諾達政權就突然有了這麼突飛猛進的進展。」他瞧了瞧手錶,發現在的時間是下午一點二十五分。

      「報告吉森尼索中校。就目前的情報所知,敵方貌似研發出新的科技,跟時間有某些關連。但是就兵器來說,他們還是使用冷兵器作戰。現在的時間是下午十三點二十五分。完畢。」阿茲維亞接著比了手勢,四個身影立即潛入房間。

      「什麼,有......」控制人員們意識到阿茲維亞等四人的時間已經晚了,控制室裡的人員的已經全數被暗殺致死。

      阿茲維亞把沾滿敵軍血液的小刀收進衣服的口袋,接著快速地在房間裡面來回探索可靠的資訊。一句話也好,阿茲維亞心中想著。房間裡面的控制桿上都標誌著奇異的符號,但是有一支特別顯眼,因為所有的控制桿都被向下拉到底,只有那支看起來尚未被移動。

      阿茲維亞在看了看手錶,時間已經悄悄邁入三十五分。

      他把頭抬起,發現天空上的雲有點古怪。那雲好似被切成兩半,左邊的那一半仍然飄在空中,但是右邊的雲朵完全消失。


      「什麼?」

      控制室剛好建在峽谷正中央,可以俯視整著峽谷口。阿茲維亞看到我方的軍隊正在右手邊廝殺著敵軍,他聽不到那些嘶吼聲,但是情況似乎是我方佔上風。

      但是當他把頭轉向左邊,那些景象讓他感到十分詫異。

      他看我方大批的輕兵與機甲的屍體與殘骸堆積在一起,像是小孩玩膩之後不想收拾的積木。但是為什麼右邊那些我方軍隊都不知道,我們已經損失了大量機甲與輕兵了呢?

      他連忙把對講機抽出來。

      「吉森尼索中校,我清楚的看到敵軍已經戰攻幾乎整片的峽谷北端,還有無數我方機甲的殘骸,請儘快派兵力去支援。完畢。」





      「...校...敵軍......峽谷北端...我...殘骸...支援......」

      吉森尼索拎起放置在儀表板旁邊的對講機,滿臉疑惑,同時也滿臉恐慌。
      「請重複,請重複。完畢。」吉森尼索簡直就快要發瘋了,他差點要把自己的頭直接撞向控制桿。他發現自己的身體熱的要命,像是焦紅的炭火,他趕進把自己的黑色風衣脫掉,留下一身輕裝。

      雜音,當然。吉森尼索開始懷疑自己的耳朵有沒有問題。

      然而,峽谷那端爆出的嘶吼聲抽打著他的心思。他沒辦法繼續待在這裡了。
      隨便取出一支步槍,接著花海上便看到一個魁梧的身軀朝向峽谷口狂奔過去。

      「吉森尼索中校!吉森尼索中校!」對講機自然自垂掛在控制稈旁邊,左右微微擺動,從中傳出的聲音卻是無限地驚恐。而剛才定格在空中的輕兵們,已經完全地消失在空中,留下湛藍的天空與鮮豔的花朵。





      「該死,中校你快回答啊。」阿茲維亞蹲在窗戶旁邊,看著我軍在右邊斯斯殺敵軍,左邊的敵軍卻是悄悄地除掉了我方重要的機甲兵團,然後正朝著峽谷右方極速衝過去。

      而且我方卻完全不知情。

      這就是他正感到恐懼的事。他發現自己的腳正不自主地劇烈抖動著。他轉頭看向其他三位偵查兵,發現他們也好不過哪裡去。他們全部跪坐在落地窗前面,目睹一切,卻是無能為力。

      



      有些細碎的聲響傳入阿茲維亞的耳朵中。他把注意力擺回到此時此地,抽出腰間的小刀,蓄勢待發,像是準備撲向獵物的獵豹。

      他趴在地板上,看到標有敵軍標誌的靴子在在視線範圍內四處走動,然而阿茲維亞卻聽不到任何一絲說話聲,只有無意義的發語詞,以及彷彿要把空氣凍結的呼吸聲。「來了!」阿茲維亞原本預測敵方會派小隊過來查看狀況,果然真的來了。

      阿茲維亞示意其他三位,從旁邊繞過去,見幾個殺幾個。

      他鑽過鋼鐵鑄造的桌子下方,臉上的表情可能連阿茲維亞都不認得那就是他自己。有一雙腳突然靠近,他微微地向後靠。

      然後房間爆出一陣慌亂的話語聲,阿茲維亞透過桌腳能看到席恩與其他兩位偵查兵已經把一些敵方人員送上西天。「做得很好!」因為這幫他引開敵方注意。

      接著,他便快速地從桌子底下鑽出,抱住一位應該只是小兵的敵軍,奮力從背後扣住他,並向他的心臟部位一刺,鮮血直接噴撒出來,像是爆發火山口中噴出的岩漿一樣不止。

      「好,然後......」他又把幾個還搞不清楚狀況的小兵處死。





      但是,就正當他們四個人準備離開這間監控室之時,有一個不是人的生物出現在門口。阿茲維亞也能看到,戰在那生物後方一排排的敵軍,全副武裝,手中扣住的步槍對準著室內。

      「啊,完蛋了。」阿茲維亞正想要告訴其他三個偵查兵直接破窗逃生,那生物突然從他的腹部射擊出一道光線,打中站在房間正中央,毫無防備的阿茲維亞。

      阿茲維亞直接被這光線打到裝有控制桿的那張桌子,他大叫一聲,席恩見狀俯衝過企圖要把隊長扶起來。但是說時遲,那時快,阿茲維亞被光線擊中,失去控制的右手直接撞向那支與眾不同的控制桿。整動大樓開始有如猛虎出閘一般,開始晃動。阿茲維亞整個人直接癱倒在地上。


      在阿茲維亞意識變得模糊的那一刻,他看到席恩的臉頰好漂亮。

      敵軍似乎也亂了秩序,紛紛四處逃竄,
      那隻生物也被一些人員押走,消失在門口前方。
      接著,阿茲維亞也看到,不遠處的天空,怪異的雲恢復成原本的樣貌,繼續在蔚藍色的天空上漫步。




      「隊長,你醒醒啊。」席恩看著阿茲維亞道,她跪在地上,眼神變得迷濛。

      其他兩個隊原則是互摟著對方,不發一語地站在旁邊,看向倒在地上的阿茲維亞。


      (雖然我們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阿茲維亞覺得自己的意識開始被無形之力給吞噬。
      (我們盡我們的力量,這才是最重要的)

      接著,隊長便斷氣了。
      掛在胸口的對講機傳出一段語音,那是伊來森的聲音。      







      莉莉絲坐在辦公桌前面,低頭拿著針線織著毛線衣。早上淚珠留下的痕跡依然在她的臉頰上清晰可見。
      伊來森遠離莉莉絲之後,莉莉絲因為擔心自己的心情狀態會影響工作,便跟公司請了整整一個月的假。
      今天是她心情穩定後,第一天上班。

      然而,她用眼角發現第二層抽屜上面黏著一張貼紙。
      好奇心使然,莉莉絲放下手邊的毛衣,彎腰查看那張貼紙。

      兩個用優美草寫寫下的的字,被永恆固定於上。

      「茫洋?」莉莉絲說。

      這時候,有道天使般的話語聲傳進莉莉絲的心中:



      「在茫洋中找到歸宿。」





本章出現名詞

伊萊森.史迦維齊( Elaisum Sckavelgea )
莉莉絲奧思古德( Lylyc Osgoode )
吉森尼索( Gesennisalle )
阿茲維亞( Alzvia )
席恩( Cyen )
賽西思( Xecith )

諾達王國( Knodda Kingdom )

瓊斯海德( Chonggsihaide )





接續篇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1649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LILY

你回來啦^-^

04-22 20:00


我一直都在哦@Q@ [e7]04-22 20:04
黑崎一護
勇氣,是戰勝天地的鑰匙。[e12]

04-24 22:24


沒錯>w<
希望自己能把這句話牢記!04-24 22:2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1喜歡★spplor1603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永恆之淚|... 後一篇:【RPG公會】【高級住宅...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eterorz大家
希望大家可以來追隨我0.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5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