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RPG公會】永恆之淚|秘藏

作者:醒│2014-04-18 15:39:14│贊助:26│人氣:264









上篇連結





                                                                           

即使,蒼穹烈火蔓延,
月轉變成鮮紅色,大地焚燒之餘;
我仍在你身邊,擁抱你,
一起跨入天國的大門。

                            Cirous Fyone                          







      莉莉絲發現自己醒來的時候,眼眶是濕潤的。

      牆上的油畫中,花海中的女孩手上提著一籃鮮花,有紅、有紫,也有捆成束的雛菊,她臉上的表情很奇幻,說不出她到底是在沉思還是在微笑。

      也許,她只是走著,頭頂上的天空很明亮,跟著無限延伸的大地伴隨至畫面盡頭。畫面遠處有一座山,畫師利用渲染的方式把山形容得非常奇異,那種感覺,讓莉莉絲躺在床上,腦海飛轉,身體一動也不動。她想著那天空。

      莉莉絲想起好幾年前的農夫市集會,那時候的天空就跟那油畫裡的天空很相似。莉莉絲不是一位對畫特別會品味的人,但是每次她都能從畫中挑出一些平凡人找尋不到的個人觀點,她感覺到,那畫中的山,看起來很模糊,她心中的伊來森,也越來愈模糊。







      農夫集會,是莉莉絲第一次與伊萊森在廣大花海中相遇的角落。

      莉莉絲正在排隊,前面有兩個帶著編織華麗的草帽女孩正在等著他們的冰淇淋。一名身穿黃色洋裝的婦女排在莉莉絲的後面,拎著自己的皮包,把頭湊向皮包的黑暗處,應該是正在尋找自己的手機。旁邊有人低頭看報紙走路走到一半,步入草叢,直接迎面親向櫸樹樹幹的樹皮。莉莉絲看到有人在笑,露出排列不甚整齊的皓齒,正跟自己熟識的農夫打交道。

      一位老人,悠然地漫步過農夫市集中央的那條街,臉上的皺紋就像是山谷一般凹折,雖然他已經步入高齡,人生依然燦爛與美好。

      莉莉絲把手伸出來,蓋住曝曬在雙眼上方的日光,擦上口紅的雙唇上,漫出陣陣櫻桃香味。這陽光好刺眼,莉莉想著。奧菲雅蒂的居民的應該對這樣的光線感到非常熟悉,彷彿就像是看到太陽女神在空氣中翩翩起舞,但是莉莉絲只覺得,這裡好陌生。

      女孩的眼睛愈張愈小,直到最後成兩條細細的黑線。她的心思不斷地晃盪,就像是在秋千上的男孩一樣,難以停止。莉莉絲猜想著,別人也一定覺得我不屬於這裡吧。穿著這樣奇異的衣裳,金黃色頭髮,這應該是位來自花海反面世界的公主。

      直到冰淇淋車的老闆用種沙啞,卻慈祥的語氣喚醒莉莉絲。那種語氣讓莉莉絲聯想到躺在沙灘上的感覺,就像是被暖陽包圍著軀體,在香草薰風中隨風靜靜擺動。冰淇淋車上漆著鮮黃色的『愛密天域冰淇淋』,莉莉絲猜想這裡的冰淇淋一定與眾不同,看著排隊的人潮就知道,這冰淇淋中一定有什麼寶。

      莉莉絲張大雙眼,呆楞了幾秒,但是接下來,她便毫不由愈地說出自己想要的口味。

      『我想要那個...什麼......野莓雪崩口味,謝謝,噢,順便幫我加上幾片香草威化餅,謝謝你!』

      然後,莉莉絲笑了出來。



      前面的女孩們點的冰淇淋,十足像是個火山爆發的場景。從碗裡面直接堆出一座五顏六色的小山,莉莉絲猜想,那個冰淇淋我大概可以吃兩天都吃不完。她們兩個似乎是好朋友,互相聊著男朋友,邊你追我打地搶著冰淇淋。

      莉莉絲從皮包裡掏出皮夾。站在原地等著老闆把冰淇淋遞給她。北邊的藍天看起來十分清澈,在陽光底下更是令人屏息。莉莉絲以為一度以為自己不在這顆星球上,而是在天堂,她就坐在一張黃金雕琢的宮廷椅子上,旁邊有演奏師正在仰天閉目地彈奏著豎琴,曲調十分柔和,讓人遺忘以往的不歡,而莉莉絲低頭看著自己批在腰上的絲綢,半遮不掩地蓋住自己的下半身,還有一些象徵生命力的樹葉裝飾圈環繞在腰部。把自己化身成為一位掌管生命與愛情的女神。在那裡的莉莉絲,水藍色眼睛能看穿過去,白皙的小手一揮,生命就再度降臨大地。

      冰淇淋車的老闆再次呼喚莉莉絲,而這次,女孩臉上的茫然頰色已經消失了。

      『謝謝你!』然後把幾枚銅板遞給老闆。









      離開冰淇淋車的窗口的時候,笑容滿面的莉莉絲手中拿著自己點的野莓冰淇淋,輕快地走向農夫市集的主要集散地。那是個露天的大廣場,用樹幹與帳棚簡易搭建而成的許多個小店面。莉莉絲嗅到飄蕩的新鮮水果味。人潮開始聚集,像是夜空中的星雲一樣,喧鬧的人聲比新鮮水果與蔬菜更繁雜。萬里無雲的湛藍天空,從這一端,射向無盡處。

      有片樹葉在空氣中翻了幾圈跟斗之後,隱沒到樹群後方。

      莉莉絲只是邊漫步邊看著,看著農夫們臉上的表情,有的很和藹,有些很嚴肅。小店面前方花團錦簇,把農夫市集裝飾的非常亮麗,那像是在畫中才會出現的景象,一抹藍、一抹紅、一抹橘,沿著市集中央大道朝著廣場走過去,當莉莉絲視線從農夫們身上移到那些花卉,她突然感覺到一種奇異的歸屬感。『好像家。』

      有幾個小朋友在市集前的廣場互相嬉鬧追逐,伸出小手臂似乎想要抓到對方,彷彿是正在求偶的蜜蜂一樣,讓原本有些在廣場低頭嚼著麵包屑的鴿子被嚇飛起來。或這依照莉莉絲的說法:「漫舞的花瓣。」他們臉上的幸福、愉快與興奮映射到莉莉絲的心中,這讓她微笑,但是也讓她仰天長嘆,感慨滿溢。


      『唉,我親愛的弟弟啊,你到底在哪裡?』



      旁邊有幾張木製長椅,莉莉絲捧著手上的冰淇淋,湊向其中一張看起來還挺新的長椅。又有幾對情侶抱著這個季節盛產的玫瑰蜂蜜罐邊行走邊歡笑,他們正在討論稍後的午餐時刻打算在哪裡相聚,而隨後他們邊開始歡唱,互相摟著腰或是肩膀,沿著大道的邊緣轉向另外一個農夫市集區。

      她坐下來,用眼角發現到長椅旁邊坐著一個人。
      特別的是,與其說是人,不如說,是一隻龍。

      莉莉絲轉頭。

      『啊!』








      


      躺在床上的莉莉絲睜開半瞇的雙眼,把疊在身上的羽絨被子掀起來,蓋到床的另外一半,羽絨被發出的空氣擠壓聲,突然讓莉莉絲全身無力。

      天氣並沒有寒冷到必須要蓋羽絨被,但是莉莉絲的體質天生比較虛弱。凌晨時刻,氣溫總是會上下起伏。躲在羽絨被子裡,一方面保暖,另一方面,在半夢半醒中找回自我。

      「妳不是說自己很堅強,能自己繼續把生活過下去嗎?」莉莉絲捫心自問,那個聲音好輕柔,連莉莉絲自己幾乎都聽不到:「怎麼哭了呢?」然後一陣風從窗外吹過。

      『妳在胡說些什麼啊?!』她心中有個聲音呼喊:『這不就是你想要的自由嗎?』『想想看妳現在擁有的,妳有自由,有權力,有這整棟房子,換作是我,一定天殺地愛死這一切的。』那聲音很令人厭惡,像是烘烤不完全的麵包一樣難以入口。

      『但是,』另一個聲音說,比起第一個聲音,莉莉絲寧願跟這聲音上街購物:『這個家,有伊萊森才算完全,才真正是個家。』

      莉莉絲從床上坐起來,覺得自己的手腳好冰冷,房間裡面只有鬧鐘聲在裡面迴響著。窗外的景色稍稍變了樣子,大地比之前更翠綠了。莉莉絲蹣跚地站起來,揉揉眼皮,開始在房間中來回踱步。




      


      那時候的伊萊森身穿蓬鬆的皮革外套,腳下穿的質地厚實的皮靴很像是兩顆石頭,還有他那結實的尾巴。莉莉絲敢發誓一用力,那條尾巴可以一次送好幾個人上西天。

      但是他只是坐在那裡,兩隻巨大的雙眼緊閉,似乎正在想些什麼大道理。

      莉莉絲眼角掃到另一對夫婦睜在恩愛地走過市集前方的廣場,然而,眼前這位紳士更吸引她的注意力。

      『......他......跟弟弟好像............』莉莉絲喃喃自語。

      然後伊萊森突然張開眼睛,看著旁邊這位小姐。莉莉絲的視線中突驟然出現這麼奇異的變化,她嚇了一大跳,當場把手中的『野莓雪崩』抖到地板上,差一點就要沾到她的布鞋。



      『啊啊!不好意思,女士,我......』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莉莉絲在房間中來回踱步,她半猜想、半追憶地思索著她與伊萊森的往日。「啊,我真的是很抱歉,女士,因為我真的沒有看到你坐在我旁邊。」莉莉絲的嘴唇映照著過往,聲音跟雲差不多的輕。她站在窗邊,眼睛瞪著外面的翠華。







      『唉!』坐在長椅上伊萊森嘆了口氣。

      『不要緊的,冰淇淋重買就有了!』莉莉絲微笑,揮動著自己白皙的右手。

      『真的不好意思,我有點頭痛,所以......』

      莉莉絲小聲地道:『因為你長得跟我弟弟真的非常像。』接著她問道:『請問你也是在奧菲雅蒂裡擔任軍官嗎?』莉莉絲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樣問一個從沒見過的陌生人,但是基一種古怪的潛意識,莉莉絲也不打算止住自己的嘴巴。

      但是她開始覺得,跟弟弟之間的美好時光,不斷地飛躍在她的腦海中。

      『是的,在下是伊萊森下校,現在隸屬奧菲雅蒂共和國。』伊萊森把自己的大手在臉頰上磨蹭:『現在正在休假中。』

      「唉。最近雖然看起來很平和,但是老實說,奧菲雅蒂這塊樂土一直是多家必爭之地,最近又要跟鄰國開打。我覺得好...呃......沒有必要。」

      「抱歉打擾了小姐美好的早晨,在下先......」伊萊森扭扭脖子,轉頭面相莉莉絲,然而。這次換他一動也不動。他發現莉莉絲的臉頰上泛起淚光。


      她好美。


      莉莉絲心中,弟弟的臉似乎跟伊萊森的臉重疊了,說也奇怪,腦袋自動把自己弟弟的過去全數灌輸道眼前這位紳士上。歷史的洪流,環繞在他身上。莉莉絲的嘴唇開始小小跳動。她突然覺得,大腦不聽使喚,她知道,人在情緒激動的時候,會由身體主導全局,大腦只能站到一邊吹口哨。

      她不斷的搖頭,想把這兩個人搖到兩邊不同的位置。

      莉莉絲覺得這個念頭很可笑,很想要跟這位紳士講,不料一開口卻只能發出咕嚕咕嚕聲。她又試了幾次,卻發現她居然連一句話都不會說。

      『咕嚕咕嚕。』她開始哽咽了起來。

      『...弟弟......』然後,莉莉絲身體一倒,像是個沒有吃飽的不倒翁。她直接把手環抱在這位紳士的腰部,原本亮麗的早晨,被這個巧合一困惑,讓莉莉絲止不住自己的淚水,直接抱著伊萊森大哭起來。

      『...嗚嗚,弟弟啊......』

      『呃。不好意思,小姐,您是...』










      「然後你就開始問我,我是誰、我從哪裡來、發生了什麼事,還帶我去買新的一盒冰淇淋,我知道啊!寶貝,你就是這麼可愛。」莉莉絲輕聲道。然後她又想到自己弟弟到現在仍然下落不明,遲遲等了好幾年,他依然杳無音訊,像是隻候鳥飛到遠方,從未飛回

      莉莉絲已經開始覺得身心俱疲,每天思念著弟弟耗費了莉莉絲太多心思。然而,每次看到牆上,自己與弟弟的合影,她就會忍不住盯著那張照片,站在床邊,就跟座石像一動也不動一般,然後思索著過往。

      「你坐在我身邊,傾聽我的困擾。這是我弟弟也時常會做的事。」莉莉絲心中另外一個聲音說。







      當天午後,伊萊森就被邀請到莉莉絲的家裡。那時候莉莉絲的家,還只是一個迷你套房。客廳的窗戶外可以看到藍天,花海的景色映照在窗框就很像是一幅畫。

      他們兩個人坐著,分享心事,拎起茶杯啜飲著。雕花的小茶几是莉莉絲在二手店以半價購買的,有點破損,但是伊萊森看起來對它感到十分喜愛。兩人之間的陌生感,慢慢在這個午後時刻溶解,莉莉絲微笑看著伊萊森,她的心也正在微笑。


      『你弟弟是?』伊萊森問著。

      『我弟弟在好幾年前配派到一支輕兵隊,說是要去突擊當時的席默思王國,但是過了幾個月......』

      『那場戰役我們不是贏了嗎?而且當時的席默思政權也在那場戰役後兩個月瓦解了。』

      『是啊。我很高興我們獲勝。但是遲遲等了幾年,我弟弟依然下落不明,我是說,從此我都見不到我的親弟弟。他是我唯一的親人。』莉莉絲突然覺得有點空虛。她抽出一張衛生紙,把茶壺邊不小心溢出的茶水擦拭乾淨。

      『這樣啊,那妳的父母親呢?』

      『我的母親,在我弟弟出生的時候難產過世了。父親則是酗酒,在我十歲的時候,把我跟弟弟趕出家門。』『我們兩人從此相依為命。』莉莉絲細白的手擦者桌面,也把記憶擦得明亮。

      寧靜,降臨到屋子裡。窗外一隻麻雀飛躍過。


      『我真的很抱歉。』伊萊森道。他把莉莉絲摟在懷裡,就像是個洋娃娃。


      『沒關係的,過了這麼久,我也應該要找回自我,把生活繼續過下去啊!』莉莉絲臉上溢出微笑,然後他在伊萊森的臉頰上放上一個吻。不炙熱,但是很溫暖。這個舉動讓莉莉絲想到自己的母親。

      他看著眼前這位女孩,看起來雖然嬌弱,其中卻蘊藏著不凡。也許只是個小念頭,像是棵剛發芽的種子,伊萊森詢問著:




「那,要不要跟我住呢?一個女孩自己住,挺讓人不放心的呢!」




      隔天,莉莉絲搬進伊萊森的家。
      那天晚上,莉莉絲把人生的第一次,獻給眼前這位隻龍。
      那天晚上,窗外月光皎潔。










      莉莉絲轉開把手,走下樓梯。

      伊萊森已經離開一個月了,家裡面依然有他那溫柔的氣息。

      「我仍然在你身邊,擁抱著你。」莉莉絲嘴邊清唱著這句歌詞。開始感到有些飢餓,女孩打算去廚房幫自己做一些早午餐。

      她走進廚房,打開放置鬆餅粉盒子的櫥櫃,並且把裡面裝有鬆餅粉的紙袋取出。但是,在她把紙袋取出的時候,有一個東西跟個一起被拉出,掉落到地板上。

      「噢!」她驚呼。











       總統的聲音被擴音器放大:「此次的戰爭正式開始,各位請堅守你們的崗位,我們的目標是位在花海西邊的諾達王國。加油,奧菲雅蒂自由的未來由我們來創造。」

      「注意!」

       所有的士兵、軍官以及醫護官都聚集在這巨大的兵器貯藏室前方的室內小廣場。室內漾起緊繃及興奮的情緒。伊萊森能看到一排排士兵後方的機甲群,還有漆在上面「奧菲雅蒂共和國」的標誌。有一隻麻雀誤闖這室內空間,在空氣中滑翔著,原本飛的很慢,但是彷彿得到某種神力一般,瞬間加快,以嚇人的速度衝向窗口,翅膀一拍,消失了。

       「總統我,對於這次的軍事進攻完全沒有指揮權,所有的權力......呃...歸給台前這幾位軍官,請大家務必聆聽指揮作戰。」總統把瀏海一撥,露出一雙湛藍色的碧眼,然後她舔了舔嘴唇,左手一拍,她繼續說下去。

       「當然,請各位不要放棄,即使我方位於劣勢,甚至是戰敗,請盡大家的力量,輸的也要輸的光榮!」總統喊道,整個貯藏室都是她那輕柔卻有力的聲音,也沒必要隱瞞了,她把自己內心的祝福也說出來。



       「願花海之神庇佑我們!」她閉上雙眼。



      伊萊森心中忍不住想著這會不會都是幻覺,也許他被送到精神療養院而不自知,藥效過了卻不見護士來補針。

      「出發吧!祝我們凱旋回歸。」總統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右手握成拳頭向上舉,然後微微傾向前面的士兵,有些士兵被這個舉動嚇了一跳。


      然後一陣震耳欲聾的『出發!』


      那句話回響在這空間中,也迴盪在每個士兵的心理。腳步聲四竄,有人坐上機甲的操控室,有人穿上輕便的皮衣,也有一小群人正在為致幻音響最做後的測試。貯藏室旁邊的大鐵門拉開之後,鳥語花香頓時撲進堅硬如鋼鐵的倉庫裡,甚至有幾隻蝴蝶正在空中起舞。有一隻湛藍與翠綠相間翅膀的蝴蝶,緩慢地飛到伊萊森眼前,她轉了幾圈之後,兩邊伸出的觸角輕輕碰觸著他的臉。

      第一批輕兵已經出發,和煦的陽光蓋在他們的背上,接著。倉庫裡傳出一些噪音,第一批機甲軍團也準備就緒。伊來森走出倉庫,用手遮掩耀眼的陽光。


      「好,」吉森尼索打開個人飛機的艙門,回頭跟站在跑道上的伊來森說:「特攻隊就麻煩您的指揮了,伊來森上校。」

      「願女神站在我們這一邊。」語畢,他乘著小飛機滑向遠端西邊的山脈。天空沒有半朵雲,蔚藍色的背後能看到滿天星斗。

      「是啊。」伊萊森呆望著天空。他沒想到此時的莉莉絲,也正凝望著天空,腦中奔馳著他們初次相遇的場景。然後他大步走回貯藏室,跟特攻隊的隊員們會合。


      接著他們也出發了。







      莉莉絲把躺在實木地板上小紙卡取出,那是個用樺木製成的堅硬紙卡,伊萊森最喜歡的紙的種類。紙的顏色是淡淡的粉紅色,上面繡有一些雕花,但是莉莉絲不知道那是哪個品種。紙卡的正面寫有莉莉絲的名字,她認得那個字跡。

      「這是什麼?」莉莉絲把紙卡翻到背面。藉著柔和的陽光,莉莉絲可以看到紙背上寫有兩行字。




Chonggsihaide,
Ash And Its After Life.







本章出現名詞

伊萊森.史迦維齊( Elaisum Sckavelgea )
莉莉絲.奧思古德( Lylyc Osgoode )
吉森尼索( Gesennisalle )

奧菲雅蒂花海( Ophiatti Flora Sea )
奧菲雅蒂共和國( Republic of Ophiatti )
席默思王國( Himous Kingdom )
諾達王國( Knodda Kingdom )





接續篇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1190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spplor1603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永恆之淚|... 後一篇:【RPG公會】永恆之淚|...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7119926哈哈
人家真是又善良又可愛又有公民精神。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5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