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RPG公會】永恆之淚|執念

作者:醒│2014-04-15 20:21:36│贊助:32│人氣:316









上篇連結







給 親愛的 莉莉絲,

啊!
今天我們到了奧菲雅蒂花海的南端,
跟我們邦交國的大使團進行生態考察。
主要是針對那邊的植物種類分布跟生長型態。
那裡的花海以及天空,真是美不勝收,
奧菲雅蒂南邊的空氣,聽說吸久了還會讓人感覺到像是飄在天空。
那樣的令人陶醉。

我真是健忘,居然忘了帶相機。
很想把這個就像是一張畫般的景色帶回家和你分享,
我真是不應該。

啊,那何不讓我先用眼睛把一切記憶下來。
回家用言語分享,
我甚至已經可以想像到妳聽到我的故事之後。
臉上幸福洋溢的表情了!

噢,另外一個小驚喜,看看廚房貯藏麵粉的布袋吧!
猜妳也一定會喜歡這個驚喜的


伊萊森史迦維齊
1985.2.7









      「很好。」總統說道,烏黑色的秀髮蓋住兩邊精靈的長耳。「那麼史迦維齊上校,你對於敵方的軍事武力的看法,抱持著什麼態度?」

      「咳。」
      「就我知道的最新消息,敵方意圖從西方進攻,僅此而已。」伊萊森說。

      「敵方打算從西邊進攻的話,對我方是有稍稍不利的,因為奧菲雅蒂的西部是山脈地形,雖然敵方擅長使用巨型冷兵器,不利埋伏也不適合駐紮在山中,但是我已經和吉森尼索中校討論過了,我們兩個人都同意敵方這次進攻的兵器可能會有些變化,所以…」

      「我認為,在不確定敵方的作業下,盡早出兵了解敵情之後,在進行第二次進攻。」

      伊萊森身穿西裝,站在講廳的最前端,講廳的形狀大致像是一顆彈頭,總統的位置就是彈頭突出的那個角落,從那個角落能環視整座講廳。

      講廳內部有個奇異的氣息,興奮、恐懼混雜著焦慮,流動在燈火通明的大型講廳內,講台下坐滿了一排排的軍官,他們臉上只有兩種表情。第一種,面無表情的看著手中褶痕滿佈的紙張宣告,然後略略點頭表示同意台上的說法,另一種則是,滿臉狐疑卻是興奮的張大耳朵,身體深處湧出的汗滴附著在皮膚上,被冷氣的冷風拂過時,被風帶到講廳後方的抽風口。

      「第二次進攻?你的意思是這場戰役必須還要在延長時間嗎?我國雖然不乏補給的資源,過長的戰役也會使我方身心不如第一次進攻啊!」總統推了推眼鏡,嚴肅的看著台下的伊萊森,她純白色的肌膚與頭髮呈現極度的反差,水漾的雙瞳浸泡著外人永遠沒辦法理解的神祕。

      但是對於伊萊森來說,總統的想法也不一定是最好的,對於我方最理想的情況是,溝通與討論,我們必須達成共識,用句話來說,物以類聚,我們如果沒有共識,又如何凝聚大家的心呢?

      「嗯,不好意思,但是我有一點必須要說明。」吉森尼索拎起放在桌上的一疊印上滿滿文字的白紙,清了清喉嚨,然後把身後的座椅推開,起身站在他的座位的後面,站在原地的伊萊森也看向他,微張的嘴巴似乎還很想要說些什麼。「我想......」

      「別告訴我敵方已經派了間諜潛伏在這裡了!」總統把眼鏡推到鼻尖上,頭略低的看著吉森尼索,她是在笑,但是完全感覺不到一絲笑意。

      「不是的,請您不要開玩笑。」吉森尼索感覺到肚子裡一陣翻騰,右大腿一抽痛,就差那麼一點,他就要在這百人座的講廳裡大叫出來了。

      他又覺得肚子開始在作怪,讓他想到今天早上吃的火腿蛋。


      「我方的地理環境較好,位於奧菲雅蒂北部的矮山丘群中,適合掩護的地點多不勝細數,而唯一有較高海拔的地區,距離我方本部至少有50郭克,也就是敵方向東邊進攻時,最先碰到的地理環境,雖然那邊才適合他們埋伏,但是對於我方來說,有利有弊。」他說道。

      「怎麼說呢?」總統的眼神看起來很好奇。

      「如果是他們打算主動進攻,」伊萊森接著吉森尼索的話,「是的,是沒錯,他們會處於劣勢,基於我們對敵方的武力認知,而矮山丘地形也適合我方較小兵種的躲藏及防禦,也適合隨機調離兵力支援前線,防守與進攻兼備。」

      「但是......」奧菲雅蒂的首席指揮官站起身來,眼神堅定的看著距離稍遠的伊萊森。「就您說的話,我方必須要進攻兩次,那麼那些前線的輕兵就會在廣大的花海中像一個個氣喘發作的糜鹿般來回奔波,而後面的步兵以及支援線的分配也會成為問題,這樣的作為可能會導致醫生幫戰士上場打仗一樣,您......」

      「我們沒說我方『必須』要進攻兩次,這只是其中一個策略而已,對我方雖然消耗精神與體力,但是相對更安全。」吉森尼索開始覺得自己的肚子不聽使喚,逕自小小聲發出一連串尷尬的咕嚕聲。

      「嗯。」首席指揮官滿臉不甘願的坐下,把帶在頭上的軍帽向下拉,蓋住大部分的額頭以及雙眼的上半部,那裡是一片陰影。

      先是一陣台下的細碎交談聲,有人提議說何不等待直到敵方進攻到我們家門口的時候,再給他們來個軍事驚喜,但是也被坐在旁邊其他的軍官反駁掉,這讓我方承受的風險大幅提高,高到天邊,沒錯,由於地理環境因素,我方獲勝機率會提高,但是爬的越高,摔的越重,況且我們也對於敵方會持有什麼武器,仍然像是霧中循路一樣,摸不清。

      「咳咳。」總統清清喉嚨,「請大家安靜。」總統的聲音聽起來很輕盈,但是輕盈中不失自信與果斷。

      接著,一片寂靜,台下的軍官們臉上的表情很古怪,幾乎不能用言語來形容了。





      「如果敵軍不打算主動進攻的話呢?」有一位精靈軍官發言了。

      伊萊森突然發現自己好像不是自己,他到底是誰,其實他自己也不太曉得,他站著看著自己的手,臉上一陣抽搐,接著抬起頭來,看著總統。

      「那就是我們正在憂慮的可能性啊!」












      莉莉絲手中捧著玫瑰花,與那封沾上淚滴的信,踏上階梯。

      階梯是用大理石與一些細碎花崗岩互相交錯鑄造而成,上面開始顯露出細微苔蘚還有銀白色的刮痕,在午後的陽光底下,在莉莉絲的感覺底下,顯得很狂放,也很肅靜。

      很像是曾經待過的下午,在陽光普照以及斷崖上的薰衣草森林,在其中與伊萊森漫步,她感覺到呼吸中氾濫的那種回憶,那種引人嚮往的回憶,她不禁又再度抬頭看著天空。

      莉莉絲輕聲嘆息,比玫瑰花瓣更輕盈。
      「啊!」

      她突然發現自己居然沒有穿鞋子,腳下全部沾滿了濕潤的泥土,莉莉絲微笑,取笑自己的衝動以及面臨慌亂的措手不及,她只是站在大門外側,低頭看著自己的腳。

      莉莉絲轉身坐在前廊的小長凳上面,把信封與玫瑰放在旁邊,彎腰用手把腳上的泥土撥掉,濕潤的泥土摸起來很像雲,莉莉絲沒有摸過真正的雲,有不曉得到底雲可不可以被感受到,但是至少這是她認為雲摸起來應該要有的感覺,那種來自自然的觸感。

      會不會又是一個瞬間,莉莉絲突然心中閃過另外幾個畫面呢?那些畫面看起來很模糊,輪廓很不清晰,聞起來有種暴雨來臨前潮溼的氣息,但是她能感覺到她不害怕,她站在無邊無境的草原上,雙手平攤,綻放笑容地仰望天空,清透的雙眼比什麼快樂的回憶都更加喜悅,幾萬公尺的天空烏雲開始堆積,把陽光遮蔽掉了一大半。

      因為她知道,不論伊萊森在何處,他都一直會守護著莉莉絲。不論莉莉絲身在何處,他都會想著伊萊森的臉,特別是在微笑中的臉。

      她坐在椅子上把腳上的泥土撥掉一大半,腳是變得乾淨多了,但是換作她細白的手變得骯髒,但是莉莉絲自己沒有意識到,她把身體向後面伸展,交錯的手指在空中很像是一隻黑天鵝,她扭動著自己的雙腳,一陣舒適感頓時傳來,清涼的風穿過指縫,沒錯,就像是老樣子。

      「老樣子,沒錯啊,那些美好的時光啊!」莉莉絲的語氣中,失落感已經漸漸淡去。

      因為她知道,伊萊森是個守信用的人,他堅持的事,一定就會做到,就像是斷崖邊上的那一次,那是伊萊森堅持不論路途有多遙遠,有多艱辛,他一定要把莉莉絲親自送到那邊,共享屏息的落日,莉莉絲到現在都還能很清楚的感覺到,他們接吻的時候,那種幾乎要把她的心給融化的溫暖。

      她伸了一個懶腰,然後把雙手無力地擺在身體旁邊,下午的小麥田看起來好舒服,讓她想到她雙人床與柔軟的床鋪,躺在小麥田中不曉得會是什麼感覺呢?

      蔚藍色的蒼穹比海洋更清透,隱隱約約能看到其他星球巨大的輪廓,佈滿活力的綠色與藍色的星球表面,莉莉絲看著,心思開始飄蕩,從心門的縫隙逃脫出來,在小麥田上玩捉謎藏。
      「唉!」莉莉絲吸了口午後新鮮的空氣,又想到伊萊森的臉。

      「嘿,下午的小麥田,讓我想到那薰衣草花田,不曉得你也有沒有想到呢?」莉莉絲望著天空。

      風鈴聲穿梭在門廊,那個清脆的聲音,讓莉莉絲的眼神再度變得迷濛。

      她的諾言讓她開始覺得喜悅與失落交加,很想對著清澈的天空把那些字句大聲說出來,但是他已經答應過伊萊森了,把諾言放在心中,她照做了,她安靜地看著天空,不把那諾言讓風聲偷走,她也照做了。

      但是那種很奇怪,令莉莉絲開始思念起伊萊森的感覺卻是想一點一滴地把那諾言透露出來。




      「伊萊森,我等著你,無論到什麼時候,星球墜落之時,我也會等著你的。」女孩用袖口擦著看起來眼淚幾乎就要滲出的右眼,然後眨了幾下眼睛。

      她心中霎時間冒出一些字句,想給伊萊森的話,深藏隱藏在心中的話。她暫時把那個諾言放到心海的另外一端。莉莉絲沾上泥巴的手拿出信封裡的信紙,放在一邊,然後拎起放在窗台上的羽毛原子筆,開始在信紙上寫著。

      微風緩緩掃過窗台,把莉莉絲金黃色的髮絲吹的飄起來。而她書寫完畢,莉莉絲看到自己的字跡就在伊萊森豪放的字跡旁邊,顯得很輕柔,很嬌弱,像是站在大樹下的小花。

      她只是覺得,這些心中的話必須寫出來,必須要給湛藍色的天空知道。無論伊萊森到底知不知道她寫了什麼,莉莉絲必須要有個方式,把思念暫時放到一邊,生活啊,還是必須要過的啊。





      女孩把信封與玫瑰再次放進信箱裡,然後把旁邊的紅色小旗子拉起來。

      接著走到大門前面,她聞到雛菊的香味。

      然後她伸手把大門把手轉開。












      「好的。」伊萊森面對著一張畫滿作戰方針以及策略的紙,他點點頭。

      「這是我們能想到最好的方法了,如果進攻兩次對我方比較有利的話,先派一隊精良先潛部隊靠近敵方軍營......」吉森尼索坐在伊萊森的對面,翻弄著放在大腿上的大拇指。

      這時候窗外已經是陷入寂靜中的黑暗,奧菲雅帝的深夜氾濫在被花朵覆蓋的大地上,看起來跟白天的奧菲雅帝完全是兩回事,這時候,是寂靜與神祕取代奧菲雅帝的領主的位置。

      「先觀察敵方有沒有任何最新行動,任何有用的資訊都好,跟我方後備軍隊通信之後,在看情況氣調整多寡,當然先潛部隊必須要配備必較容易攜帶的武器,潛伏在山脈地型可是很消耗體力的。」

      「然後獲得資訊之後,如果敵方依照我們的預期出兵,我軍便會退兵退到花海大約中間的位置,等待後方的支援,然後再進攻。」吉森尼索彷彿都把那張紙上的字都背起來一樣,然後聳聳肩。

      伊萊森眼神飄向白紙的空白處,他盯著那裡好一陣子,兩隻碩大的眼睛變得很無神,像是還沒有調味的烤雞腿一樣缺少了什麼,但他在吉森尼索的咳嗽聲下醒過來,他再次盯著白紙上的那些字,然後抬頭看著吉森尼索。

      「總統知道了嗎?」伊萊森詢問著,語氣聽起來有點疲勞,他突然覺得腳邊好像有些什麼古怪在小腿上磨蹭,他低頭看向自己的腳,發現自己無力的尾巴就橫掛在自己穿著皮鞋的腳上,不斷摩擦著自己的小腿,伊萊森沒有多想,因為這時候他覺得自己好孤單,像是大洋上無目標地漂浮的瓶中信。

      「呃,總統知道了,她准許指揮官們參與這次作戰,也默許我們所有人的共同原先計畫,也就是分批進攻,但是我覺得我們像是被她的眼神趕出總統會議室。」及森尼索看著自己的手,閉上雙眼,嘆了有史以來最常的一口氣,至少是他有記憶以來最長的一口氣,然後他苦笑了一下,眼神有點滑稽。


      伊萊森把那張紙放回桌上:「我想總統不贊成執行這次的作戰計畫吧。」

      「嗯。」吉森尼索雖然平時看起來很有信心,像是高掛在天空的太陽。現在的他看起來,像是毛皮被剃光的貓一樣,說話變得很小聲。

      「總統她沒說,她覺得出兵是必要的,但是這次我們提供的策略她雖然同意。我能感覺的到,我覺得她認為這方針,有瑕疵,有很多瑕疵,而且可能沒辦法避免,她也跟我說了,她不敢保證士兵的體力有沒有辦法承受這樣的計畫……」他倒抽一口氣,看了擺在窗台的菲西亞檸檬盆栽,檸檬的形狀,讓他想到小時候看到的第一輪凸月。

      吉森尼索舉起粗壯的手臂,放在書桌上:「總統認為敵方不太可能如同我們預測的一樣出兵,但是如果我們不現在馬上進攻,這場戰役會的時間將會拖長,多長,她也不曉得。她也希望戰役能早早結束,但是她覺得我們行動太草率了。」

      只有兩個人的房間裡面,空氣靜止流動。外面走廊隱約可以聽到士兵們的打呼聲,伊來森想著,可憐的小傢伙們,發誓效忠國家,卻連自己能不能活過這個月都不知道,這一次的討伐戰爭,到底是為了什麼?

      「嗯,我了解,她會這麼想我不意外。」伊萊森把右手在座椅旁邊的空間甩了幾下,接著把攤在地上的尾巴挪了挪位置。「但是如果這件事不即時處理,敵方將會南下攻打更多兵力不如奧菲雅蒂公國的國家,南方有幾個小諸侯國會支援兵力,但是也只是少數而已。」

      「況且,總統沒有實際掌控國家兵力的權力,她說的,也只是建議而已。」


      「是啊,我們有責任。」吉森吉索苦笑。



      伊來森感到一陣頭暈,然後眉頭皺一皺,看到坐書桌那邊的吉森尼索。伊來森覺得,自己好像屬於這裡,又不屬於這裡。

      接著他便抓起桌上喝到一半的威士忌,放到嘴邊晃動幾下,然後喝下去。

      伊萊森把酒杯放回到桌上:「因為總統她總是會擔心士兵的心理狀況,她覺得好的作戰,並不太需要身強體壯、肌肉滿佈的士兵。如何讓士兵安心、全心全力去作戰,這是她的目標,這就是我們的總統啊。」伊萊森也笑了一下,但是沒有感覺到他是真的因為開心才笑。他聞到有股淡淡檸檬香味在室內的空氣中浮動。

      他用手勢示意吉森尼索也不要也來點威士忌,那個手勢讓他想到莉莉絲白皙的雙手。

      「對啊,您也了解,但是這次兩邊的期望好像互相違背。」吉森尼索把背靠向以背,他坐在伊萊森辦公桌的訪客坐椅上,面相伊萊森坐著的位置,「哦,好啊,唉......漫長的一天,來點威士忌最結束還是最棒的了!」他接過伊萊森遞給他的酒杯。

      裡面的威士忌倒有七分滿,在奧菲雅蒂共和國的習俗中,七分滿才是真正的「滿」。比七分滿少,是度量狹小,比七分滿多,是表示自視高於其他人。





      外頭完全靜止,像是一團黑色的事物覆蓋整片大地,微弱的月光與星空散發的光線,成為花朵們的禦寒大衣。

      但是伊萊森與吉森尼索都知道,在過幾分鐘的凌晨時刻,就會有件令人十足驚嘆的大自然的傑作,即將會在奧菲亞帝上綻放它的美妙、它那令人屏息的瑰麗。

      就像是莉莉絲的臉。






本章出現名詞

伊萊森.史迦維齊( Elaisum Sckavelgea )
莉莉絲.奧思古德( Lylyc Osgoode )
吉森尼索( Gesennisalle )

郭克( Croq|虛構長度單位,一郭克約等於 4.7km )

奧菲雅蒂花海( Ophiatti Flora Sea )





接續篇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0919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情人節

留言共 1 篇留言

月灕
好讚WWWW~!!
我喜歡!!!~

04-15 21:23


啊啊很高興你喜歡(((說謝謝好像有點奇怪XDDD'')@Q@
建議可以從第一篇看到這第三篇哦!
一起為這場戰役祝福吧!04-15 21:4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spplor1603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感觸。四... 後一篇:【RPG公會】永恆之淚|...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yooo
鬼滅之刃同人<望>持續更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