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小說』《交錯的歧異點》——第六章 愛與訓練、就算是神也奈我何?

作者:龍膽藍理│2014-04-14 19:26:34│巴幣:0│人氣:227
第六章 愛與訓練、就算是神也奈我何?

——俄羅斯聖彼得堡的第二天早晨、民宿內。

「嗯~~睡了一場好覺呢!」
雖然熬夜,但還是能有效在短時間內睡的舒服,也是一種訣竅呢。

當我打完哈欠,準備起身時……

「哥哥的貞操,不要跑!不是說好要給妹妹的嗎!」
凜似乎做了什麼奇怪的夢,表情略顯憤怒的呢喃。

「睡在我的貞操上,我能跑到哪裡去啦……」
我無力的吐槽。

「呵啊啊~~早安,優君。」
在我右手邊的愛娜,揉著眼睛向我道聲早安。
「早安,愛娜。睡的好嗎?」

「不知道為什麼和優君一起睡,一點也不會累呢!」
愛娜很有精神的趴到我面說道。
「所謂的天生技能吧。」

「那……昨晚的晚安吻,感覺如何?」
「嗯……嘛,還不錯?」

「不要用疑問句啦!老實說愛娜的嘴唇很濕潤很柔軟就好啦!」
愛娜不滿的嘟起臉頰。

「既然如此,不如再一次吧。」

「隨時奉佩!」
愛娜將嘴湊近我。

「嗯?!」
正當彼此的唇要接觸時,突如其來的一隻手將我的嘴給遮住了。

「想在我的眼皮底下做這事,就算是後宮也不能太囂張啊!」
原來凜已經醒來了。

「昨晚給妳太多好處了,今天是我的回合。」
凜一把抱住我,將我的臉埋在她的小泡芙之中。

「雖然很不甘心,但的確是事實啊。」
愛娜緊咬雙唇,不甘心的看著凜。

「哥哥對愛娜太私心了,明明我也很需要愛的說。」
凜緊抱著我,不滿的抱怨。

「別這麼說,在我心中每個人都有一個地位,最高的當然非凜莫屬啦。」

「嘴上這麼說,做卻不是這麼回事啊!」

「愛要適時的拿捏,初次見面時要給強烈印象,再慢慢的淡下來,然後再以後宮宮的路線努力,這才是所謂的『愛』!」
我很強烈的主張。

「哥哥的人生道理哲學,明明就是從戀愛遊戲學來的啊。只是沒想到,能將空想變成現實啊。」
「別忘了,妳哥哥也是很厲害的喔。」

「這點我可是謹記在心呢。」

「唔……優君與凜醬的感情好好喔,能這麼自然的一搭一唱。」
愛娜在一旁看的淚眼汪汪,別哭啊!

「畢竟是家人啊,一起相處了很多年,這是在自然不過的事了。」

「愛娜也是家人了,今後一起創造回憶不就得了嗎?」

「可我還是好羨慕啦!」

「齁!三人一起抱總行了吧!」
凜不耐煩的將愛娜拉過來抱在一起。

這個早晨,還真是不錯呢,我心想。

「各位~~都起床了話,就來吃早餐吧。肚子餓了可沒有體力進行今天的訓練喔!」
香奈的聲音從隔壁的大廳傳來,帶著類似叮囑的語氣。

「早餐做好了,我們去吃吧,餓肚子一點也不好受的說。」
我從凜的身上抽身,將睡衣脫掉,準備換衣服。

有兩道視線投射過來……

「優君的皮膚好白皙喔!明明是個男孩子,卻這麼可愛的說

「哥哥的美臂與背部曲線,真是絕景!」
兩人看到我裸著上半身,不約而同的稱讚。

「嘿!把頭轉過去,再看我要收錢了!」
我拿襯衫遮住我的胸膛。

「不要這麼見外啦,都是家人了,坦誠相見是很重要的不是嗎?」

「愛娜說的是,哥哥太見外了。」
兩人擊掌,彷彿成為知己。

「算了,反正節操本來就是拿來扔的。」
我放棄似說道,接著不理會兩人繼續換衣服
當我們三人換裝完畢後,來到大廳與正在等著我們的香奈會合——
「今天,是計畫開始的第一天,各位要好好努力喔!」

「小優,我忘了告訴你一件事。」
香奈突然開口。

「世界之樹今天有些許的變動,可能是洛基幹的好事,目前要先放著不管嗎?」

「先擱置吧,首要是訓練愛娜,世界之樹是其次。」
我將香奈給我看的狀態圖收掉,繼續吃著早餐。

「優君,這座城市與我會在一天之後就被重置的原因,你知道嗎?」
「很簡單,是洛基幹的。」

「他殺了我,卻又救我、毀了城市、又復原城市,最後連那些機器也不見了,他到底在想什麼……」

「這點我倒是略知一二喔。」
我自信的說道。

「真的嗎?!優君快點說啦!」
愛娜激動的敲著盤子。

「這樣不禮貌喔,愛娜。」
凜在旁一邊糾正。

「啊!抱歉,失禮了。」
愛娜很有規矩的低頭道歉。

「這件事就等訓練完再告訴妳吧,現在還太早了。」

「怎麼這樣……」
愛娜失望的停下手中的食物。

「如果堅持到最後一天,我就賞妳一顆我做的奶昔泡芙喔。」

「五顆!」

「三顆。」

「成交!」
很會討價還價啊,小姐。

「哥哥,你竟然用泡芙收買了愛娜!」

「才認識一天就收買人家,小優真是腹黑。」

「腹黑是種個性,也是種魅力,懂得善用的人,才有資格冠上腹黑之名~」

「吶,能先和我說明,這三天訓練安排這些內容的原因嗎?」
愛娜問道。

「我們這次出國旅行,只打算待五天,五天一到就要回日本了。」

「因此,在最短時間達到最高的效益,並保證絕對成功的計畫,就是一件極為重要的事了。」

「然後最後一天,就是決戰的時刻,所以才安排三天訓練吧?」

「對。」

「那我懂了,謝謝優君的說明。」

「不客氣。我們快點吃完早餐,接著第一天的訓練吧!」

「喔!」
三人同時回應。


——假期第二天、訓練第一天、廣場上。

「首先,請愛娜將《智天使‧錯視使徒》的神力使用權限轉讓給我,能做到嗎?」
先說明目的後,我看向愛娜。

「雖然我沒這麼做過,但我想應該是行的。」

愛娜將《智天使‧錯視使徒》喚出後,將中心的《六翼》水晶取出遞至我手上。

在水晶被我握住的那一刻,愛娜的《盛裝》完完全全的轉移至我身上。

這代表,現在的愛娜沒有神力了,如果《六翼》落到壞人手裏,那可不得了啊……
「轉讓的核心除了《六翼》外,本人的意識應該也是其中一環。」
我看著身上的盛裝與水晶,低聲呢喃著。

「優君的《盛裝》似乎和我不太一樣?是使用者的關係嗎?」
由於愛娜從沒做過這種事,所以不清楚。

我的《盛裝》大致上與愛娜的無異,差別只在於我的前額部分多了個類似舞孃所穿戴的薄紗,由絲綢與藍白布料點綴而成。

「這還真是有點多餘啊……」
從薄紗裏向外看,可以清楚看到眼前的景象,似乎是設計成外邊看不見、裏邊看得見的功用吧。

「就連愛娜的力量也無法否認哥哥必須穿女裝……偽娘萬能!」
凜對我豎起讚表達佩服。

「同意到不能再同意了!」
香奈也附和。

「簡直是存心與我做對啊……妳個神力。」
我很自然的喚起《智能‧二元論》,當我手握雙槍時,剩下的兩把則在空中懸浮著。

「首先就來測試,大致上的實力吧。」
我從口袋中丟出一個種子,當它接觸到地面的同時,產生劇烈膨脹,最後以『稻草人』的姿態出現。

這是以訓練為戰鬥目的的專屬AI,用來測試實力是最好不過的了。

「開始。」
當我下達指令後,稻草人舉起它的武器木棍,朝我展開攻勢。

「《智能‧鏡中倒影》(AI Mirror—Reflection)!」
當木棍與我的距離為零時,我穿過稻草人的身軀,從背後倒刺它的胸口。
 
「二階段。」
從刺穿的部分開始,稻草人分裂成兩半,接著以極快的速度復原,成為兩個個體。

「一、二、一、二。」
從左襲來的深綠色稻草人,蹲低姿勢攻向我的腹部、從右方襲來淡綠色稻草人,利用假動作的影子,轉移至上空朝我丟向木棍。

「嘿!」
兩者的攻擊同時間造成傷害,若是正常人不可能閃過這樣的速度,除非……

「詐欺也是門藝術。」
由於兩人的時間點相同、空氣與光的配合恰到好處,我才能在地面製造一個重影騙過它們,而真正的我其實在空中。

「幻影似乎也納入神力的一環。」
我從空中一閃而下,將兩人從頭到腳摧毀掉。

「好快……優君竟然這麼輕鬆,怎麼辦到的?!」
愛娜深感佩服的驚呼。

「經驗。對戰鬥越多經驗的人,不論擁有什麼力量,都可以運用自如。」
雖然用說的很簡單,但實際上也是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有這種成果。

「但哥哥你的分數只有六十分啊。」
凜幫我檢查被擊倒的稻草人,體內的計算分數,上面寫著六十的數字。

「擦邊嗎……那再一次吧,這次用『初代試驗機』。」

「我倒覺得結果也不會差太多。」
凜無奈的回應後,從衣袖裡取出試管,將裏頭灰色液體倒入地面。

看似水泥的液體逐漸吸收空氣產生膨脹,最後以水花綻開的方式顯現——人型訓練兵器,一個由白色機體包覆全身、由巨劍作為武器的機械。

「貴安,初代。」
我向試驗機打招呼,並稱它為初代。

「在這種節骨眼叫醒我,你不知道我明年才會醒來嗎?」
初代滿口抱怨。

「沒時間等啦,來充當我的對手作為訓練吧!」

「不要,煩人。」
初代一口拒絕。

「你不認真點,我會讓你連明年都醒不來喔。」

「這是威脅吧……好啦,做就是了,誰叫這是我的工作嘛。」
妥協後,初代擺好架式,高舉的巨劍散發出震撼的氣息。

「跳、砍。」
我一個弓箭步飛躍至初代面前,右手釋放全力的揮落下去。

「《X軸》。」
初代的巨劍橫面的掃過來,我與他的攻擊造成巨大的氣流,使地面產生凹陷。

「你的劍似乎又更重了,你在睡覺時偷偷練的?」
我單手撐住初代的巨劍,同時問道。

「當初製造者,將我設定成待機時會逐漸增強的類型,即使是睡覺也不例外。」

「你不說我都忘了那個渾蛋呢!《旋葉切之舞》!」
我果斷捨棄右手的長槍,向後利用風壓跳往空中,命令荊刺雙槍自律迴旋,並配合我的速度以舞蹈之勢,切入初代的表面。

「真是麻煩啊……《VX軸》。」
初代收回巨劍,很自然的從斜角線砍向我,並在一擊結束後立刻接著第二連擊。

這場戰鬥沒有任何的多餘也沒有任何的手段,只是純粹的廝殺,比誰能撐最久罷了。

因此,當初代的供給能源逐漸下將時,優勢就不對等了。

「初代的威力比起新型機反而更強,但過度投資在這方面,使得持久力下降。」
我將三把槍連續丟出,第一把摧毀的巨劍、第二把摧毀外殼、第三把貫穿內殼。

在經驗跟學習的方面上,初代不輸我,但思考的方面上就略輸一截了。

「打從一開始比賽就不公平唉!你有實力又那麼瞭解我,而我也只是一檯訓練用的兵器,怎麼可能會贏嘛。」

「這可說不定,就算你是被製造出來的,你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思考,這才是最重要的。」

「您就別在諷刺我啦,我的任務結束,先回去睡了,再見。」
初代無奈的回應後,伸伸懶腰化為液態狀流回凜手中的試管內。

「凜,分數如何?」
我解除神力,走向凜面前。

「竟然變九十了……你肯定在虐初代。」

「哪有~~我也有被砍到幾次啊,是多虧《網膜》才能零傷過關呢。」

「行了,接下來去測試愛娜的力量吧。」

「好好。」
看著凜雙手環抱胸部,我知道她也開始認真了。

「愛娜,《六翼》還給妳吧。實力確定了,接下來就是我倆的對戰了。」
我將取下的水晶交還給愛娜,並告訴她接下來的事宜。

「優君要和我對戰?」
愛娜接過水晶後,歪著腦袋發問。

「親身體驗妳的神力後,我就有方法教妳變強啦!而最快的捷徑,就是實際切磋!」

「原來如此,優君好聰明。」
愛娜可愛的拍手。

「(可惡,又是這個動作,是想萌死我嗎!)」
我忍住不被影響,將愛娜帶往中央。

「這樣一來,優君你沒有武器,要如何和我對打啊?」

「『拳頭就是最好的武器』,這是格鬥家的名言,要記住嘍。」
我將繃帶一圈一圈的纏至手腕與手心,接著向愛娜解釋。

「好吧,我相信優君所言即是!」
愛娜做好戰鬥姿態,等著作為裁判的香奈倒數。

「在三秒後,決鬥即將開始,請雙方做好準備。」
香奈拿了一把紅旗子,站在我倆中央宣布著。

「三、二、一,開始!」
倒數完的瞬間,香奈揮下紅旗。

「呀啊————————————————————————」
愛娜對地面螺旋加速,以猛虎之勢撲向我

「《捨近求遠‧二番》。」
我踏出極光步伐,閃過愛娜面前奔向後方。

「嘿啊!」
愛娜喚起荊刺雙槍,向後方追擊我。

「抓住吧。」
與愛娜接觸的那個時間點,我將纏在手上的繃帶纏在愛娜的衣角,而我利用加速與反彈的原理,反射衝向愛娜。

向我飛來的雙槍,被我輕易的閃過,我的左拳直直深入愛娜即時阻檔的雙槍內。

「順暢與一氣呵成的力道,不愧是優君啊!但別忘了,我有兩把能夠憑我意識操控的雙槍喔!」
愛娜一邊稱讚的同時,一邊讓飛行途中的雙槍折返回來。

「不要被字面上的意思給誤導了,這才第一次擊呢。」

「難道……啊!」
被擺了一道,愛娜心想。

優向後跳躍後,抓住兩把折返回來的雙槍——

「《狂氣支配》(
Haunting Holder)!」
將所有力量在短時間內強制轉換權限,使其施術者挪用的『奇蹟』。

「竟然能控制我的雙槍……優君在這方面還真是恐怖啊。」
愛娜冷靜的說道,同時握緊手中的雙槍。

「要來嘍——凝視吾之身姿吧!」
我化為黑暗的電流,潛藏於氣流中,反手交叉利用雙槍製造衝擊波。

「為了解放、為了自由,在世界和平之際的曙光啊——《智能‧自由主義》(AI Liberalism)!」
愛娜高舉雙槍,大聲宣告誓詞。

當誓詞宣告結束的同時,愛娜分化為數百位靈體,如同粒子與射線構成的光點,同時追擊我。

「喔喔!這可不好對付啊。」

我心急之下,對全方位釋放衝擊波。

但是沒有命中任何一個靈體,它們反而利用這個空檔,將手持的長槍一同朝我展開連擊。

「啊哩!這下手也太重了啦。」
俗話說的好,一旦被人抓到機會,基本上就沒有勝算了,除非你是可以扭轉局勢的那種人。

「現在宣告——『自由』!」
當混在其中的愛娜,宣告這句話時,所有的靈體從我身上退開,並單手高舉長槍。
令我吃驚的現象是在這之後所發生的事情——無數個羽翼向我飛來,將我全身包覆。

「『光明與我們同在』!」
最後的話語下令,以我為中心產生劇烈光芒與氣流,將周圍的雲朵一同吹散並遮住所有人的視線。

「唔,到底發生了什麼……」
香奈遮住額頭,微微徵著眼睛,想看清楚上空的樣子。

「勝負已定,哥哥輸了。」
戴著太陽眼鏡的凜,凜然的說著。

「肯定放水了吧。」

「那不是當然的嗎?只是要給愛娜一個信心。」

「我有預感,愛娜知道了肯定會氣死。」

「我倒覺得,事後在告訴愛娜,她反而會笑著說沒關係呢。」
凜與香奈兩人閒談著我們的話題。

「嗚喔——————————————————」
當我能當開雙眼時,我已經朝著地面飛快墜落了。

「優君!」
在靈體全數消失後,愛娜飛向我將我公主抱。

「好輕喔……優君的身體和女生沒兩樣呢。」
愛娜原以為會有點重量,但抱起來不但輕還很舒服呢。

「男人,也是懂得控制食慾的人,至少我是如此。」
我這麼主張。

「所以,這場對決我贏了嗎?」
愛娜露出期待的眼神。

「當然嘍,『勝利者』。」
我輕撫愛娜的頭作為慶祝

「嗯!」
露出高興笑容的愛娜,緊緊抱著我,直到降落地面。

「哥哥,頒發結果評語吧。」
凜催促我。

「好。」
我點頭回應。

「首先,我得先稱讚,愛娜妳對自身的神力瞭解,使得妳的反應與思考快人一截。」

「美中不足的就是破綻太多了,雖然本身的攻擊很強勢(這點無庸置疑),但自信過勝反而會被反將一軍喔!」

「優君說的這點,我自己也很清楚……但這可能是我自身的個性所影響,很難改的啦。」
愛娜無奈的說道。

「不用改啦,只是偶爾要懂得退一步,這樣收穫才會取得平衡。」

「收穫?」

「就是所謂的『運氣』啦!」
香奈在旁補充。

「運氣這種事情很微妙,當妳太過要求運氣時,它會不甩妳、當妳不需要運氣時,它反而會貼者妳不放。」

「所以,要懂得運用運氣,不論在什麼場合,能伸能縮的人才有主導權喔!」

「嗯……就像推倒優君的時機,要懂得拿捏才會有最高效益?」
愛娜用自己的方式解釋我說的話。

「就是這樣沒錯……喂!這是什麼比喻啦!」
當我佩服愛娜可以迅速理解的時候,我錯了……

「哥哥,這些是你的教她的嗎!?你的節操呢!」

「扔了。」
別跟我提節操,除了拿來扔沒有其他用途了。
 
「這下可不妙了,得在哥哥的童貞被奪走前,讓生米煮成熟飯啊!」
凜露出緊張的神色,不管一切將我推倒在地,還強制將我的內褲褪下。
 
「那我也得加入戰局了。」
香奈將自己的內褲褪下後,走到我臉頰上方,似乎打算跨坐。
 
「Stop!!」
我隨手抓起一旁(某人)的內褲拿來遮住眼睛,並使進全力翻身。
 
「愛娜也來快來壓住哥哥啊!只要處男是我的,其他給妳都沒關係喔!」
妳竟然就這樣把妳哥賣了!!
 
「喔喔!這麼好的待遇不能浪費啊!」
一下就被收買的愛娜,飛撲過來。
 
「不要在野外幹這種事啊!就算沒有人也不行,回房間在做!」
 
一瞬間,時間彷彿凍結了,三個人停下動作開始思考。
 
確實,比起在野外,家裡更顯的舒適,而且還有浴室可以洗澡——香奈心想。
 
雖然野外很刺激,但哥哥似乎喜歡和平一點的做法,那就迎合哥哥的喜好吧——凜心想。
 
雖然不太懂,但感覺好厲害喔!——愛娜單純的想著。
 
「妳們……可以起來了嗎?
一個坐在我的大腿上、一個坐在我臉上(內褲隔著),另外一個趴在我胸膛,我根本無法掙脫啊!
 
「既然小優都這麼說了,今天先放你一馬吧。」
 
「沒關係,下次就有機會了。」
 
「不太懂意思,可是優君的身體好棒!」
三人說了一堆不明所以的話之後,各自從我身上離開。
 
「下次得甚選用詞了……」
我無奈的看向天空。
 
由於之後是休息時間,我們四人在廣場、街道、商區隨意的逛著,直到夜晚來臨前。
 
 
II
 
 
「還真是一群很享樂的人啊……但能夠讓你們這樣玩的時間也不多了,就好好享受剩餘的時刻吧!」
洛基坐在世界之樹頂端的邊緣,享受著風吹拂臉頰的同時,監視優他們的一舉一動。
 
「差不多該進行第二階段了……『世界之樹啊、你的根是守護世界的力量、你的枝幹是為了延伸世界的存活、你的葉片是賜予世界的希望』。」
 
「『但現在這力量不再是為了世界,而是為了我、為了改變而存在』這就是你的職責。」
洛基觸碰世界之樹的樹幹,並詠唱了一段『誓詞』。
 
劇烈風壓與灰色的煙霧包圍整個天空、樹幹,無止盡的符文吞噬整個雲層。
 
「愛娜啊……妳同樣也是神,但是妳永遠不會瞭解我的目地吧。」
 
「生存在世界之上、生存在曙光照亮的地方,與生存在黑暗、生存在世界背面的我,妳是如此的幸福啊……」
 
「諸神黃昏對妳來說是一件悲傷的事,對我來說卻是改變一切的源頭。如果沒有神可以接手這一切,那就由我來吧!因為我是『惡神』、是個『狡猾』的神啊!」
 
洛基張開雙手,吸收世界之樹內部人們(聖彼得堡人民)的惡意與絕望、負面的情感。
 
「在我的世界裡,沒有幸福、沒有曙光、只有快樂與絕望交織的悲劇……而這一切沒有回頭的餘地,我只能繼續走下去,直到毀滅或重生。」
 
最後自嘲自己的洛基,回到頂端——
 
樹頂上的地面、葉子與草地,一切的生機早已不復存在,只剩下無止盡的枯木。
 
「世界之樹,是比神還要更早出現的『奇蹟』。但在神出現後,『奇蹟』就被神奪走了。」
 
「諸神黃昏之後,沒有了神沒有了『奇蹟』,只留下『死寂』,這就是現在的狀況了。」
洛基蹲下身來,觸摸著乾旱的土地。
 
「但收集了這麼多人類,還有我力量,應該能強制讓世界之樹恢復『奇蹟』吧。我不求完全恢復,只求那一點點就足夠了。」
洛基將包覆身上的惡意,透過手傳遞到整個地面。
 
雖說微弱,卻可以發現乾旱的土地上,正一點一點的恢復生機,但那是充滿惡意的生機。
 
「照這樣的成長速度,正好就是在這裡的第五天,算是巧合吧。」
 
「雖然是神自己造的禍,也與我脫不了干係……但比起神的智慧,人類似乎是略勝一籌吧。」
明明創造人類的是我們,卻是我們戰敗,洛基無奈的嘆氣。
 
「嘛,就算只有我也無所謂,不願承擔罪惡的神,比人類還不如,至少我還有一點尊嚴呢。」
 
 
——世界之樹內部核心,『自我意識』區域。
 
「咳……我們始終沒有選擇的餘地。」
 
『這也是沒辦法,在神出現之後,我們就不代表一切了。』
 
【是啊,我們的命運是由神與人類給左右的,誰會正確的使用我們、誰會錯誤的使用我們,全看使用者啊。】
 
『自我意識』內的三個光點共同對話著。它們沒有軀體,是由世界之樹創造出來的意識傳達者亦即世界之樹本身。
 
「但說真的,與其保護世界,不如教導人類如何存活,才是最重要的吧?」
 
『說得也是,只是一昧給予了話,不管是人類還是神都會怠惰的。』
 
【你倆說的簡單……我們能做得也不多啊。】
 
「的確不多,但是有方法的。」
 
『我們不需要直接幫助人類,而是透過間接、透過某個人就行了。』
 
【我記得上一次,已經給予某位魔女了吧?】
 
「這樣還不夠,現在還需要一個人。」
 
【那要去哪找呢?】
 
『遠在天邊,近在遠前啦!』
 
【所以是誰啦!】
 
『等他來了就知道啦。』
 
「很愛賣弄關子喔。」
 
【算了,都沒差啦!反正我也累了。】
 
「我們雖只是意識沒有實體,但我們還是能做到最基本的傳達、整合與給予奇蹟的權限。」
 
三個光點匯集在一起,化為光源照亮整個內部。
 
 
——假期第四天、訓練第三天,塔夫利花園休息區。
 
「今天是訓練最後一天了,各位加把勁吧!」
我和愛娜、凜、香奈,四人目前在休息區、樹蔭下的長椅上休息。
 
「但在這之前,我們是不是該來吃午餐?」
躺在我大腿上的凜,雙手正抱著我的肚子,試著聽聽裡面的聲音。
 
「比起吃午餐,我還想繼續睡的說。」
愛娜將頭靠在我的肩膀上,闔上眼睛繼續睡覺。
 
「提問,小優要先吃愛娜還是小凜?」
香奈坐在一旁對湖水丟著小石子,同時問道。
 
「吃便當好了……」
 
「又是姐妹丼啊,那順便連我一起吃吧!」
為什麼是『又』啦!
 
「我說『便當』,才不是姐妹丼呢!」
 
「眼前的三位就是便當。」
香奈毫不留情的反擊。
 
「哥哥要先推、先吃、還是被我吃?」
凜抬起頭來,與我面對面。
 
「凜推優君、我推優君、香奈推優君,這樣就好啦!」
 
「說的也是。」
兩人同意愛娜的提議。
 
「不都一樣嘛!妳們這些紳士,自重一點啦,我要吃便當了!」
 
「便當就是我們,聽不懂喔!?」
香奈突然憤怒的大喊。
 
「是。我錯了、對不起!我吃就是了……」
真是多災多難啊。所幸三人最後還是乖乖吃了便當(食物),至於是怎麼樣的場景,當然是餵食啊(這還需要說嗎?)!
 
「哥哥,啊~~」
 
「哼,嘴對嘴餵食雖然是第一天的事了,但那次沒有成功,這次一定行!」
我與凜嘴對嘴的吃著煎蛋。
 
啊~和妹妹一起吃著煎蛋,果然就是幸福啊!
 
「既然如此!優君,我的泡芙也請想用吧!」
愛娜將衣服敞開,露出裏頭的肌膚——沒有戴胸罩啊!妳那身衣服是不准戴胸罩的嗎!?還是妳根本沒穿!?
              
「不准脫!雖然很讚,但是我必須克制,野外什麼的還太早了(前天好像也說過)!」
 
「說的是!現在咱們就來野戰吧!」
香奈似乎被開啟起某中開關,不受控制的撲倒我。
 
「姐姐大人不要~~我還很純潔的……」
被強壓在下方的我,一把淚水的說道。
 
「你若是純潔,世界就是精●色了。」
 
「這太失禮了吧!?」
 
「不管,姐現在要吃妳,做好失貞的準備!」
兩眼發出閃光的香奈,已經蓄勢待發了!
 
「說好公平競爭的,奪取(保護)哥哥的童貞,是妹妹的職責!」
凜用筷子從香奈頭上用力敲下去。
 
「姆!好痛啊~~小凜。」
由於冷不防地遭到攻擊,香奈狼狽的趴在我身上。
 
「真拿妳沒辦法呢。」
不捨香奈流出淚水,我輕輕的將她抱住。
 
「小優……我好高興!」
香奈喜極而泣。
 
「計畫成功!」
 
「計畫?」
我不解。
 
「先假裝生氣,博取注意。再轉為強勢推倒,接著小凜擊敗我後,由小優來安慰。沒想到,我還挺有演員的天份!」
香奈很了不起的點著頭說道。
 
「優君,我也要啦(抱緊)!」
喔喔!這個觸感就像棉花糖一樣,又軟又甜的感覺!果然很符合愛娜的胸部呢!
 
「愛娜我呢,最喜歡優君了,一輩子的喜歡!」
愛娜從背後緊抱著我,連心跳聲都能感受到。
 
「哥哥的愛,是妹妹的!」
凜也不服輸的抱住我。
 
這個情景已經重覆太多次了,請各位換點新花樣啦!只要擦邊,再怎麼H都可以喔!
 
「修羅場,也是戀愛遊戲的一環。但現實是,我肚子餓了,再不讓我吃完午餐,會沒力氣的啦!」
 
「小優,是個口是心非的『嬌』。」
 
「非常同意。」
 
「以上~」
 
「喂,我真的要吃午餐啦!妳們也是,再不吃午餐就涼嘍。」
我掙脫三人後,拿起便當繼續食用。
 
「那我們也快吃吧!」
 
「嗯。」
這次是真的好好吃完午餐了。
 
到了午休時間,除了我以外,三人都安穩的睡著了,可能是累了吧。
 
「改變有好有壞,一個微小的改變就足以牽動整個世界。我不會否認你做的一切,但我會『修正』這個世界的錯誤。若別人無法做到,那就由我來做。」
 
「某方面來說……你和我很像喔。」
我對著遠方的世界之樹樹頂、洛基所在之地,與他對望說著。
 
「哼。『很像』這點我承認,就連我的目的你也是最早看穿的。但我們走的路不同,若你真能修正錯誤,那就儘管來吧!」
洛基坐在樹頂邊緣,回應我的話噢。
 
「『這個委託我接受了。』」
我將摺好的紙飛機射向洛基的所在。
 
「倒是挺用心的嘛。那這個就送給你吧!」
洛基接過紙飛機後,將它放進口袋中。
接著,從另個口袋拿出世界之樹頂的幼苗並綁在一個枯枝上……丟到我面前。
 
「幼苗?似乎不是剛種的啊。」
我從枯枝上取下幼苗,雖說還是嫩綠色的,但可以看得出『生長時間在過去』。
 
「那個幼苗是在諸神黃昏還未來臨時,我偷偷從樹上摘下的,反正我不需要了,就送給你吧。」
洛基看到我一臉疑惑,就替我解答。
 
「是嗎,對於喜歡收集『事件』的我,這東西我就確實收下了。」
將幼苗虛擬化放置介面的倉庫後,我站起身——
 
「『推動世界』不是我的職責,而是『所有人的責任』。我只是負責『修正』、『享受』、並體會這個『不平靜的世界』所帶來的一切。因為我是活在這個世界的人啊!」
我伸直雙手,對著天空也就是洛基的位子,比出射擊姿勢——宣告這次『事件』的閉幕前夕。
 
 
——當天晚上、切斯馬教堂前、訓練尾末。
 
「最後的訓練很簡單,我希望愛娜能夠提升『理解』層次的思想。」
 
「理解?」
這是個很抽象的概念,愛娜不清楚也是正常的。
 
「人與人之間都有一條線聯繫著,那是代表『機會』與『命運』的意思。也就是說若想了解那個人的一切、想要去感受那個人的心,甚至是與那個人交流,我們就必須依靠連繫的『機會與命運』去達成這項『事件』。」
我很自然的比起手勢來表示我所說的意思。
 
說起來『機會與命運』的多寡平常是在一定值,只有在一方有著『接觸』意願時才會上升呢。
更簡潔的說『正常狀態』下,人與人只會『差肩而過』、『萍水相逢』或是其它的普通事件。
但只要一方與另外一方有『接觸』的意念,就會建立起『事件』,從而開始攀談、交流,若彼此又有共識便能逐步成為人們所稱得『朋友』。
 
不過,這一切都建立在『事件』順利進行的情況下,如果彼此接觸後,另外一方卻沒有意願繼續下去、從而拒絕離開,這樣的處境發生了話,我們該怎麼做?
 
大致上分為兩種:
1﹒切斷這條既有的聯繫,改換另個方式銜接,便有機會成為朋友。
2﹒即使被拒絕,也不放棄,用真心去對待、更加了解那個人,總有一天那人也會知道這份心意的。
 
你想問為什麼沒有失敗的原因?
很簡單『人活著就必須去嘗試一切的可能,照表超課是無法改變現狀的,自己思考怎麼做,那才是人類!』、『不以失敗為前提,以成功為籌碼,那才是機會與命運的道理!』
 
「說了這麼多,今天的重點是『以朋友為前提,不接受任何妥協,強制去了解他的一切吧!因為這就是『朋友』所為啊!』。」
 
「優君你說得『他』,不會就是指洛基吧……要我和他做朋友,那是不可能的。」
愛娜認真的神情透露出她確實討厭洛基。
「我拒絕『不可能』、『做不到』這些話。不論他做了多過份的事,我都必須讓你去了解他,否則妳是贏不了他的。」
「那至少要告訴我,這麼做的原因吧?」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想要贏,除了了解自己,也必須了解敵人。而現階段只要你去了解洛基就行了,剩餘的就等成功後再說吧!」
「好吧,但是洛基不在這,我要怎麼了解他?」
「我相信,妳比我還要更了解洛基才對,不是嗎?『同樣都經歷過諸神黃昏的神』。」
是啊……愛娜不可不了解的,活在同個世界、經歷同樣浩劫,存活下來的人,怎麼可能會無法『理解』呢,這可是顯而易見的答案啊。
「真是諷刺的話啊……」
「的確,最認識洛基的人是我,明明很清楚他的目的了,但我卻一直在逃避,因為他所做的一切,是多麼『罪惡』的事啊。」
洛基他的思維打從一開始就和其他的神不同,因此他的所做所為也替他自己被冠上了諸多稱號,且有好有壞。
例如擁有『狡猾』、『最惡』這兩個惡意的稱呼,卻同時被稱為『旅行者』、『天空行者』等這些正面的稱呼,可以知道洛基本身就是個性格豐富的怪人。
為什麼說是怪人?因為洛基每一次所做的事情都不合邏輯,也就是不被任何知識給束縛,完完全全只照自己的意思行動,那就是洛基的個性。
不過說是這麼說,在感情與人類無異的諸神們面前,洛基是屬於劣勢的一方。雖與主神『奧丁』有著兄弟關係,人氣卻是呈顯反比的走向,當然這個數據是取自於『主神』支持率,在『巨人族』裡洛基可是明星一般的存在吶!
或許有人會問,神國、冥界是兩極化的世界。但當你親自去問經常來往這兩個世界、甚至長久待在人類所居住的『中庭』(Midgard)裡的洛基——
他會肯定的告訴你:「跟人類世界無異,充滿趣事、歡笑、欺惡、騙局,真要說差別,只在於所住得地方不同罷了。至於『能力』這部份,人類也是有的,只不過是合乎『現實』的適當力量。」這就是洛基的看法。
這句話雖短,卻充分表現出洛基比任何一個神還要關心這個世界,不單單只是喜歡,更因自己就是生活在這個世界上啊!
然而這一切,在諸神黃昏之後毀於一旦了……洛基的目的是——
「洛基打算讓世界回到諸神黃昏之前啊!想要改變戰爭的『導火線』、想要回到一千年前,這根本是不可能事啊……」
「難道洛基他……」
洛基不是為了誰,而是為了自己喜歡的世界、為了自己曾經經歷過的世界!所以背叛了『現在的世界』,沒有人能支持與幫助他,所以他只能靠自己了!
「啊啊……這部份我想妳我都心知肚明,就別說下去了。我想問的是,妳得出結論了嗎?
既然愛娜大致上得出結論,我覺得是時候該問了。
               
OK,我的答覆是『洛基必須活著、未來也必須前進!洛基不能死,要由我們來變他!』但是……」
「放心吧,最後的『修正』就由我來做吧。」
我將愛娜內心的癥結點說出。
「嗯!因為能夠這麼做的,現在也只有優君你了!」
「這只是我的份內工作啦。」
我害羞的搔搔頭。
「臉紅什麼勁,明明就是妹控。」
凜不爽的吐槽。
「不能小看妹控啊!『世界可以毀滅,唯有妹妹不行!』這可是妹控一生的嬌傲啊!」
「來了來了,『超妹控宣言』小優又開始發作了!」
香奈變成播報者,開始替大家解說。
「讓我來告訴我所有人,所謂的妹控只需記住這一句話就夠了——『妹妹即是真理』!」
 
「好的。就如各位所看到,右手邊這位喊著『妹妹即是真理』的人,是我們妹控的嬌傲,請各位多多看齊喔!以上,是播報員香奈的實況解說『妹控固然好,但愛到傷身就不好嘍!小心你的衛生紙』!」
前面解釋的不錯,但最後那一句算什麼啦!
算了,看在妹控(自己)的份上,不追究。
 
「難得的氣氛就被妳們這樣破壞掉了,真是的!話說,我們現在還要做什麼嗎?」
愛娜可愛的抱怨了一下,立即轉換正題。
 
「今天就到這了,訓練的最後一天就是要輕鬆,明天才有好好的體力去迎接『結局』啊!」
我輕鬆的將這話題結束掉,然後再次仰往夜晚世界之樹的身影。
 
「嘛,看來哥哥是勝券在握了,這次肯定也是完美結局吧。」
 
「經驗豐富……凜和優君相處最久了吧?有機會了話,能告訴我妳們之間的故事嗎?」
 
「當然沒問題,但不是『現在』。慢慢等一切開花結果吧,呵呵呵……」
 
「小凜又開始故弄玄虛了,受不了。以上。」
 
「別以為加了一個『以上』,我就認不出妳啦!香奈。」
 
「兩位對於優君的信賴度,果然是常人以上呢,真羨慕啊。」
 
「什麼呀,愛娜不也很信任哥哥嗎?哥哥這人呢,只要和他相處過,不論時間長短,都會令人印象深刻。」
 
「不單只是『偽娘』作為前菜,而是哥哥自身的思考模式與態度,能夠替周圍的人染上快樂的氣氛,所以才會被記住啊!」
 
「沒錯沒錯,小優可是世界級的怪人呢,明明承認『偽娘』也時常穿女裝,但
每次都會刻意否定,這就是所謂的『傲嬌受』吧。」
 
「可惡,妳們對優君的評價都好好,這樣我不就更喜歡優君了嗎!」
愛娜痛苦的抱著頭抱怨,但其實心裡很高興。
 
很快地,迎接深夜的夜晚來臨,這次只有優一個人還醒著,其餘三人確實睡著了。
 
而現在是夜晚三點十分,地點在新民宿的靠外陽台上——

「洛基呀,你都聽到了吧?愛娜也打算改變你喔。」
靠在陽台上的我與世界之樹頂端的洛基對話著。

「不,我覺得多說什麼也沒用,一切的結局就等明天吧。」
洛基淺淺笑著,髮絲被風微微吹動著。

「說得也是呢,那就趁開戰前,問你一件事好了。」

「喔?你想問什麼?」

「你真的討厭這個世界嗎?」

「真是可笑的問題啊……」
 
「我並不討厭現在的世界,但我更愛我曾活過的世界。」

「是嗎……既然如此,我更加確信了呢。」

「確信?」

「這個世界,就是一本書——匯集了各式各樣的故事,有好有壞、有笑有怒,甚至是無以計數的事件。可引發這一切的不單單只有人,只要是活著的生命體,都可以構築這個故事!而洛基你也不例外。」
我張開雙臂,激動的說道。
 
「你說得倒輕鬆,活在這個世界上,也是很費力的一件事。」
 
「正因如此,我們才會尋找所謂的『幸福』啊!不管是別人賜予、還是去爭取,誰都有可能得到幸福喔!這就是人與人之間、人與世界之間的聯繫啊!」
沒錯,所為的『幸福』就是如此簡單卻也如此的複雜。
 
「啊啊……你真的是非常樂觀的一個人,對你來說或許就是這樣吧。也罷,我並不討厭你說的這些話,說不定我本身就在追求幸福吧。」
洛基很自然的微笑著,肯定優所說的。
 
「好喔!作為你也瞭解的慶祝,今晚我們就乾一杯吧。」
我久違的利用傳送魔術,來到洛基的身邊。
 
「你有帶酒啊?」
 
「這不是必須的嗎~」
我從褲子後方的口袋取出一罐清酒,並分別倒入兩個紙杯中,然後遞給洛基。
 
「若要說年齡,你還不到喝酒的年紀吧?」
 
「大丈夫,我連香奈調的高濃度烈酒都不會宿醉,區區一個年齡難得倒我?」
 
「真有自信啊。好,乾吧!」
 
「喔!」
我舉起酒與洛基的酒相碰撞,接著一同飲盡。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0809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AXW786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小說』《交錯的歧異點》... 後一篇:『小說』《交錯的歧異點》...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huLongQinHu小屋更新
希臘風彩色插圖 歡迎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