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同人+自創】APH——《1930!1945!,Chapter 17.(上)》

作者:冬將軍™伊薩│2014-04-13 22:41:10│巴幣:16│人氣:540
※APH自律聲明※
〈注意!這裡的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
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引用史實:1936年,2月26日,日本青年軍官發動政變未遂,史稱「二二六事件」或做「帝都不祥事件」。

— ※— ※ —※— ※— ※—

  二月下旬,天氣已經明顯回暖許多,對於日本人民而言,最期待的莫過於三月的櫻花祭。櫻花與菊花皆深受日本人民喜愛,前者是象徵了日本武士道精神,有著趨近「國花」的存在。後者則是因代表「皇族」,皇族的八重十六菊家徽,對於重視皇族的日本人民而言,菊花會受到喜愛也不無道理。

  然而在中國有句俗諺,春天後母面。春季的天氣搖擺不定,時而溫暖時而寒冷,雖然日本人民早已習慣,但多少還是會因突如其來的寒冷而感到失落。而今日遲遲不願從被窩中脫身的迪宮裕仁在內心的天人交戰過後,總算趕在晨起的底線時間,早晨五點三十分起床了,既沒多一秒也沒少一秒。此時他則不得不感嘆自己身體裡的生理時鐘。

  梳洗完畢後,他如同往常那般走到了飯廳,發覺桌上早已準備好兩人份的早餐,而往常會坐在那邊等他一同享用早飯的青年卻不在。而離奇的是那份屬於那人的餐點完全沒有被動過的痕跡,而青年呢?他不知道,但他篤定青年並非睡過頭,而是無暇顧及飢餓。

  他在和室中踱步著,之後在停下腳步時發現後頭跟著一隻有著奶油色的小狗,那隻小狗似乎他踏進和室以來就一直跟在他後頭。他蹲下身用手摸了摸小狗的頭,動作輕柔的撫著狗兒背上柔順的毛,當他的手摸到小狗的臉時,小狗友好的伸出舌頭舔了舔他的手,濕熱搔癢的感覺讓他笑出聲,他索性將小狗抱在懷中,拉開門後坐在和室的地板上。他發現外頭有積雪,但他並不知道何時開始下雪的,他想大概是在他已經就寢的時候吧。

  「汪嗚?」小狗乖順的待在他的懷中,偏頭看著他,細小的鳴聲幾乎讓他難以察覺,但他仍然笑著揉了揉小狗的頭,沒有開口。他希望藉由這個動作,能夠傳達「不需要擔心」的心思給這隻長期陪伴在自己的國家身邊的寵物。

  他其實是知道的,自己的身體狀況容不得他只因為青年暫時的離開而不進食。由於多半是近親通婚,日本皇室的血統純種歸純種,卻也連帶的引出許多遺傳疾病。而他的父親就是其中一個最大的例子,他雖沒有多大的疾病,但身體多少也有些虛弱。比如說右手會不自覺的顫抖,血糖稍微偏低就會昏昏欲睡。因此自他幼時,青年與他那過世已久的祖父就十分嚴格的控管著他的生活作息,為的只是讓他的身體保持在最好的情況。他也知道自己的身體不能再壞下去了。

  記憶深處那逐漸泛黃卻永不模糊的笑臉仍歷歷在目,他知道那是祖父的臉。他還記得幼時的他十分厭惡時間的流轉之快,每次到了要就寢之際是他最討厭的時刻,而這時祖父總是會講一些故事,從歷史到神話全數概括。而神奇的是,聽完祖父講的故事之後,他就肯乖巧的去就寢。

  想到過世已久的祖父,他的鼻頭泛起酸楚,眼眶一熱,隨即就差點掉淚。他知道祖父是他最崇拜的人、也是生命中對他影響最大的人。每當他感到沮喪之時,幾乎只要想起幼時祖父對他所說的那些話,他幾乎就能夠打起精神。然而伴隨而來的也是難以平復的空虛感與惆悵。

  他用袖子隨意抹了眼角幾把,嘗試將那熱燙的酸楚抹消,後面傳來的腳步聲讓他有些錯愕的回頭,他發現是青年回來了。懷中的小狗跳出他的懷抱,向青年的方向邁著小小的步伐奔跑過去,並在青年的腳邊搖著尾巴。

  青年是個穿著白色軍裝的黑髮黑眼男子,一般人--除了小孩子,大多都能察覺其身為國家的事實。他是日本的化身,也是名叫本田菊的青年。

  「抱歉,臨時有些事情得處理。未經提醒就先外出了,請見諒。」本田菊畢恭畢敬的向他鞠躬,這歉道的不明不白,他也有些疑惑。但他只是一如往常的微笑,要求對方坐上餐桌,兩人說了句「我要開動了」之後便動起筷子。

  待本田菊率先解決完早飯時,他仍剩下一些湯尚未喝完。而當他將那些有些燙口的湯解決完並將湯碗放下時,對方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突然開了口,而對方的聲音自然引起他的注意力。

  「萬分抱歉,天皇陛下。我知道在這種時候不該說這種有些不吉利的消息,但是……。」本田菊露出了有些為難的神色,他那墨黑帶有淺棕的眼瞳有些不安的不停偏移視線,「這件事情非常重要,即使我想您聽了應該會多少有些難受。」

  「我想您應該知道吧,昨天的東京凌晨難得的下了場鵝毛大雪。這是幾十年來的頭一遭,那時您已經就寢,而我因處理軍方內部的一些內鬨而晚歸。」本田菊不給他回應的時間,自顧自的說了下去,「在回到皇居時我稍微梳洗了下便直接就寢,但到了清晨四點三十分時我被內閣的臣子們委託了一些事情。」

  「我們現任的內閣總理大臣,岡田啟介。我想您知道他是誰吧?他是明治天皇陛下時代時,甲午戰爭與日俄戰爭的功臣。」

  本田菊慢慢的鋪陳著,緩慢的速度讓迪宮裕仁感受到的壓迫感越來越沉重,他用力的點點頭表達自己知道。對方向他微笑,是有些苦澀的恬淡笑容。像是對什麼感到惋惜似的,露出了苦悶的笑容。

  「他的妹夫,松尾傳藏。在清晨四點三十分時,於首相官邸……被少壯派軍人的襲擊行動波及,當場身亡。」



  東京幾十年來的第一場大雪,如此不和平安詳的染上了鮮紅。無論是本田菊還是迪宮裕仁,甚至是日本人民也好,沒有人樂見這種事情的發生。尤其當這件事情發生在政治官員身上,無論是誰多少都隱隱約約嗅的出有些叛亂的味道。

  關於軍中內部的兩大派系——皇道派與統制派的惡性鬥爭,其實迪宮裕仁也多少知情;這兩大派的起源從明治天皇摧毀幕府之後就開始了,一直持續到如今。比起統制派,皇道派的作為相對的較為激進,自一九三二年開始,統制派就有許多的人陸陸續續的被刺殺,皇道派也不停的發起政變想讓天皇擁有實權,然而至今卻皆都未果。

  對當時想要推行君主立憲制的迪宮裕仁而言,統制派不外乎就是他面臨皇道派不合理的要求時,總事會無條件站出來擋在前方的重要防線,但迪宮裕仁並未特別偏愛哪一派系。或許是受到祖父影響吧,他十分討厭不團結的群體。

  他多少能夠得知皇道派越來越氣燄囂張的原因。

  就在去年的八月十二日,統制派的首領永田鐵山遭到刺殺,而接任成為首領的是一名不怎麼出名的陸軍大臣。迪宮裕仁對他認識並不深,連名字都記不太清,只記得有個「東」字,對他印象最深刻的應該是那陸軍大臣只要稍微被他瞄到就會精神奕奕的行著軍禮,而這時本田菊的神色總是十分複雜。他想皇道派之所以會更加不把統制派的勢力放在眼裡,或許是因為看在其才剛上任也沒什麼領導力的原因吧。

  而在本田菊跟他講完目前情勢的幾分鐘過後,他的貼身侍衛,那名叫做甘露寺的青年急急忙忙的跑進和室中要求他換上戎裝並到皇宮政務室,甘露寺同時簡潔的報備了下目前局勢。而聽到甘露寺的統整及匯集,迪宮裕仁也多少感到不安。他下意識用單手掩蓋住眼睛,卻不知道自己的用意何在,但那一瞬間襲上心頭的恐懼與氣憤,卻讓他忽然有種靈魂剝離身體的失真感。

  在他走進政務室時,已經有不少的內閣大臣們都在裡頭了,包括本莊繁、宮內大臣木戶、內相湯淺及侍從次長廣幡都在場。他們向他報備情況,其中本莊繁因過度驚恐,早已面無血色且不停的顫抖著。

  「首相、藏相、侍從長跟內大臣等重臣,都遭到皇道派的軍人攻擊,目前生死不明……」本莊繁的聲音因為恐懼而不停發抖,但從那斷斷續續的話語聽來,仍能聽出本莊繁的焦急。聽到此次暴動已經引起首相與許多內大臣的死亡,迪宮裕仁忍不住皺眉。

  「怎麼會這樣呢……」迪宮裕仁咬著下唇,皺起秀氣的眉宇,「能請你們立即平息嗎?」

  「……啊、是……。」本莊繁遲疑,接著才艱難的點點頭,眼神中帶有異樣的情緒。當迪宮裕仁的視線掃過時,其他內閣大臣們紛紛逃避著迪宮裕仁疑惑中帶有期待的眼神。迪宮裕仁有點不解的稍為轉頭望了本田菊一眼,本田菊只是點了點頭示意他可以結束話題,沒有多說。

  代替了有些驚慌失措的迪宮裕仁,本田菊邁步,站在會議桌前,向所有內閣的大臣們說了聲:「散會。」接著就領著迪宮裕仁走出門外,留下獨自扶額嘆氣的本莊繁。

  在走出政務事時他們不意外的看到自始至終都站在外面等候的甘露寺,甘露寺先向迪宮裕仁行禮,在抬起身子的那一瞬間與本田菊對上視線,眨了眨眼示意本田菊。後者自然接受到了暗示,他拍拍迪宮裕仁的背安撫對方,勸說對方先回到房間休息。迪宮裕仁一向不是會使性子的人,只是點點頭,向他們微笑之後離開。

  獨留下的本田菊看了眼甘露寺,甘露寺只是走到方才本田菊與迪宮裕仁停留過的和室中,禮貌的先請了對方坐下,接著才又坐到對面。

  「請問甘露寺先生有什麼事嗎?」本田菊露出微笑,他望著眼前的青年,這名代替他,在他繁忙時照顧天皇的貼身侍衛。

  甘露寺臉上那一貫的淡然神情沒有改變,他只是坐正了身子,說:「沒什麼,只是最近想請您多注意一下天皇陛下的舉動……。」

  「怎麼了嗎?」本田菊仍舊莞爾,他微偏頭,烏黑的髮絲也隨之擺動,「天皇陛下沒有生病吧?」

  「我也說不上那是什麼,算是病,又或許不是……」甘露寺停頓了片刻,他的眼神有些飄移,但本田菊知道他不是刻意逃避,「該怎麼說,我覺得那比較像是,靈魂分裂了。」

  「靈魂?是指人格嗎?」本田菊坐正了身子,他有些錯愕。因在他看到迪宮裕仁時,對方幾乎都與平常無異。但因最近越來越多的政務纏身,漸漸的他無法常陪伴於對方左右,甘露寺也因此有更多的時間代替他照料迪宮裕仁。

  「應該是吧。」甘露寺模稜兩可的說著,他也無法確切的說出那是些什麼。「偶爾,真的只是偶爾,天皇陛下聽到統制派與皇道派的爭執時,他的眼睛都會……變成紅色的。」

  「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我想大概與情緒有關係。」甘露寺的聲音有些顫抖,他盡力的維持著平常心,然而腦海中的那影像卻歷歷在目,讓他有些惡寒。「我想您知道,從明治天皇時代開始,統制派與皇道派就在爭吵,至今依然如此。」

  「嗯,我知道。」本田菊依然微笑著,提到逝世已久的明治天皇時,他的心臟幾乎是反射性的緊鎖了一下,但他並沒有表現出來。「我會多注意的。也謝謝您了,甘露寺先生。對於您在我繁忙的時候照顧天皇陛下,我十分的感激。」

  「不會的,這是我身為貼身侍衛的義務。」甘露寺禮貌的彎下腰行禮,本田菊亦也行了個禮,爾後甘露寺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突然說著:「還有一點,就是我希望本田菊先生能夠對內閣們施加點壓力,讓他們知道國事重要。」

  面對甘露寺的要求,本田菊感到有些意外的微睜黑眸,他尚未表達出自己的疑惑,甘露寺就先說了下去:「他們畢竟都是內閣大臣,許多親人都在軍隊中。雖然他們嘴上是那麼說,可是究竟會不會幫忙……」

  「我明白。」本田菊的唇角勾起淺淡的弧度,他看向甘露寺。那雙黑色的眼眸之中帶有的是對國家的擔憂,更多的是擔心主子。本田菊瞬間明白了,甘露寺並不只是擔心國家,另一方面是出於對於工作及職位上的義務而擔心著迪宮裕仁。

  甘露寺頷首,一向冷靜淡然的他難得的露出微笑。本田菊無法理解那抹笑容之間含有的情緒,但他也像是受到影響似的加深了嘴角的弧度。

— ※— ※ —※— ※— ※—

後記:
天啊,我脫稿了將近兩個月耶我好不敬業(?

然後我知道篇幅看起來很少,但是相信我,真的有破最低門檻四千字!只是因為段數很少看起來很少!

這次打二二六事件時有點遇到了一點瓶頸,因為維基百科上的資料有夠少,只好上百度百科自己看資料然後慢慢想過程與經過……中間又一直跳坑、又一直考試…所以就(ry

不過打這篇時我一直很興奮(?)因為我知道打完這篇天皇就可以徹♂底♂崩♂壞♂了

對不起上面那些奇怪的符號是怎麼回事,天啊我自己去面壁(ry

從初設定到現在都一直很喜歡天皇的崩壞時期的我總算可以實現夢想(?)了,整個愉悅(?

順便說一下,查百度百科時發現天皇身邊的侍從叫做甘露寺時我很想笑,想說WTF怎麼有這麼可愛的名字XDDDD從裕仁當上攝政王之後也開始照顧生活起居這種經歷聽起來就很可愛XD所以偷加了很多戲分給他(Noooo

然後附上縮圖原圖,因應二二六事件所以用了日本的圖!↓



— ※— ※ —※— ※—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0730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影牙|伊薩克_I.z.a.c|自創|創作|歷史|Axis powers ヘタリア|大日本帝國

留言共 1 篇留言

銀風月希
糟糕這篇我只有菊先生好有魄力的念頭,其他都沒有啊ˊ_>ˋ111
4K字,我是不是速讀功力進化了,看5分鐘就結束.....ˊ_>ˋ

04-13 22:52

冬將軍™伊薩
其實不知道是不是我描寫的問題,我一直覺得菊先生在天皇面前一直盡力保持著像是爺爺的角色,在面對其他大臣時卻超有魄力(ry
恭喜進步了(?)也許是因為段數比較少吧XDDD04-13 22:5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g207700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日誌】Melancho... 後一篇:[達人專欄] 【創作百題...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yvonne40528小屋人氣
剛剛顯示昨天的人氣是0,真是嚇死我了,幸好現在看變成45了X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