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達人專欄] Absinthe 第二章、山區度假別墅

作者:路(RuSiRu)│2014-04-09 04:34:11│贊助:58│人氣:510
  2.1
  
 
  「三天連假就讓我們好好放鬆吧!」柏彥一隻手握著方向盤,用空著的右手撥了撥昨天剛剪的帥氣髮型,車子正駛進寬廣的道路,朝著山上前進。
 
  「放假!」坐在副駕駛座上的郁庭跟著歡呼,敞開的車窗吹著她的褐色長髮不斷飛舞。
 
  坐在後座的秉鈞和蕙茹就沒有那麼興奮了,他們兩個是半拖半就地參加了這次旅行。事實上秉鈞原本打算待在家裡,連續玩上三天的遊戲,他剛買的「最後倖存者」才玩了一小段,平常上班累得要命,回到家根本沒時間玩,這次趁三天連假,想把這款遊戲一次破台,就算一直待在電視前會加深他的眼鏡度數也沒有關係,沒想到卻被好朋友柏彥拉來這次的旅行。
 
  一旁的蕙茹則表現得忐忑不安,因為坐在她身旁的秉鈞,是蕙茹一直以來十分心儀的對象。從剛進公司時蕙茹就已經注意到他,那帶著黑框眼睛專注在電腦前的樣子,還有帶點孩子氣的笑容,讓沒交過男朋友的蕙茹每次看到他時都會心跳加速。
 
  知道這件事的只有郁庭,在同期進公司的人中,只有她們兩個女生,所以兩人的感情非常好。不過這次郁庭卻給了她一個大驚喜,原本她只當是要陪著郁庭,才勉強答應參加這次三天兩夜的旅遊,要是知道秉鈞也在其中,蕙茹打死也不敢參加。
 
  她只想默默地在旁注視著他就好,兩人從進公司到現在三個月的時間,說過的話大概不超過十句。這時秉鈞就坐在她身邊,還正巧兩人視線對上,讓蕙茹一時之間不知該作何反應。
 
  秉鈞對著蕙茹露出一個無奈的笑容,惹得蕙茹差點羞紅了臉,只能勉強擠出笑容。
 
  「這三天就請多指教囉。」
 
  秉鈞說完後,瞬間在腦中把自己罵了千百遍,「請多指教」,這是什麼話啊?他們四人是同一期進到公司的,要說請多指教也該是在三個月前講,這時候說不是感覺很客套生疏嗎?
 
  「請……請多指教,呵呵。」蕙茹怯怯地回應,心中卻開了花。
 
  不只是她,秉鈞在聽到時也大大地鬆了口氣。其實他對眼前粉墨未施的單純女孩十分有好感,雖然也只停留在有好感的階段而已,對他來說,工作、遊戲,就已經佔滿他的生活,愛情什麼的,在他大二被劈腿過後就再也沒認真想過。
 
  不過坐在前座的柏彥和郁庭可不是這麼想,這一趟旅程根本就是為了湊和兩人才舉辦的。表面上是柏彥和郁庭為了想要有近一步的關係,才誕生這個四人旅遊,事實上他們倆個早就已經偷偷在一起,全公司的人包括秉鈞和蕙茹都不知道。
 
  他們打算在今天晚上入住山區的出租別墅後再公布這件事,至於接下來兩天,就是想盡辦法地湊和秉鈞和蕙茹了。
 
  「離目的地似乎還有一兩個小時,你們就休息一下吧,到了我再叫你們,今天晚上好好喝上一攤!」柏彥開心地喊道。
 
  「好喔~!」郁庭笑著回應,兩人交換心照不宣的笑容。
 
  經過漫長的車程後,車子在山間一棟兩層樓的獨棟別墅前停了下來,柏彥將車子熄火,關上車窗,打開車門鎖,伸了個懶腰,「我和郁庭去找這裡的負責人拿鑰匙,你們就先把行李拿出來吧。」
 
  秉鈞點了點頭,推開車門,走到後面將後車門拉開。蕙茹緊張地看著郁庭,然而郁庭卻只回了她一個笑容,接著便隨柏彥走向不遠處的一間小育樂中心。
 
  剛才沿路駛來時,並沒有看到其他住宅,只有崎嶇的山路,較窄的路段甚至只能讓一台車通過,而且都沒有護欄,負責駕駛的柏彥一路上都開得十分小心。
 
  這個山區渡假村一眼望去,大概有五間別墅,彼此都有一段不短的距離,負責管理這區的人就待在這裡的小育樂中心裡。沿著山路再過去,會到一個原住民部落,不過柏彥並沒有去過。
 
  會知道這裡,是因為他曾和朋友來過一次。這一區的別墅,是他朋友在當兵時認識的廚房阿姨,和其他族人一起合夥建的,他們都是這裡土生土長的原住民。
 
  負責管理這區的人也一樣,一對上了年紀的夫婦,再加上一個年輕黝黑的兒子,柏彥之前來時還跟他們一起喝酒唱歌過,熱情的款待加上小米酒的催化下,讓他和朋友渡過了愉快的一晚。
 
  所以這次柏彥特地選了這裡,一方面可以和郁庭有個美好的旅遊回憶,另一方面就是要完成他們這次旅行的最大目的,湊合秉鈞和蕙茹這對互有好感的男女。
 
  「這附近真的很荒涼呢,而且這條小路也太陡了點。」
郁庭跟在柏彥身旁,肩並肩地走向小育樂中心。兩人繞過了一棵大樹,沿著小徑往下走,他們今晚要住的別墅已經被後方的土坡給擋住,看不到秉鈞和蕙茹的身影。
 
  「這是清幽~妳仔細聽。」柏彥放慢腳步,雙手搭在郁庭肩上。
 
  四周傳來小鳥嘰嘰喳喳的聲音,風吹拂樹葉,還有夏蟬的鳴叫,組合成一首動聽的森林交響曲,配上山壁另一頭流水潺潺,讓人感到十分放鬆。接近傍晚的雲帶著微紅光彩,和這一片綠意盎然營造出一幅美麗的景象。
 
  郁庭露出微笑,回過頭輕吻柏彥,帶著微笑說道:「真的呢,我想我只是在都市生活太久了,不習慣這樣的風景吧。」
 
  「明天早上我們再去附近走走,下面有一個果園,我們可以去採水果來吃。還有一個地方非常適合看日出呢,不過我想妳這個小懶鬼應該起不來吧。」
 
  「哼,誰說的。明天看誰比較早起,輸的人就……」
 
  「輸的人就要親對方一下。」柏彥捧著郁庭的臉頰,深深地送上一吻。
 
  「這不是一樣嗎?」郁庭笑著輕拍柏彥的胸膛,接著回頭望向後方的土坡,「不知道他們處得如何呢?」
 
  「呵呵,他們大概正在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然後有點尷尬地等著我們回來吧。我們就慢慢走,讓他們有時間破冰囉~!」
 
  「你真壞耶!」
 
  「哪有,我是替他們著想囉。」
 
  兩人的眼中都露著惡作劇時的開心神情,讓他們再度相視而笑。
 
  「走吧,拿完鑰匙後,我們可以先去附近走走。」
 
  「好喔。」
 
  至於另一邊秉鈞和蕙如的狀況,真如柏彥所說的,正坐在門口的階梯上,帶著尷尬的氣氛有一句沒一句地閒聊著。
 
  方才秉鈞幾下的功夫,便把所有的行李抬到了門口,蕙茹因為秉鈞不肯讓女生搬重物,只好坐在階梯上,看著自己心儀的男生扛著行李搬來搬去,心裡甜滋滋的,但又不太敢表現出來。
 
  不過當秉鈞忙完,一屁股坐在她旁邊時,尷尬的氣氛瞬間充滿兩人之間。
 
  「今天有點熱呢。」秉鈞搔了搔臉頰,半晌後開口說道。
 
  「是啊,夏天嘛。」蕙茹絲毫不敢看向秉鈞,只能望著前方,盯著樹林和後方的山頭。
 
  「不過這種時候來山上避暑正好呢。」
 
  「對啊,我也正想來山上避暑呢。」
 
  「呵呵。」
 
  「呵呵。」
 
  「……」
 
  「……」
 
  「……剛才妳在來的路上,有沒有看到一隻超大的昆蟲?他的翅膀好大一片,我還以為是我看錯了呢。」秉鈞為了找點話題,不讓氣氛這麼尷尬,正好想到方才半夢半醒之間看到的畫面,就只好拿出來閒扯淡。
 
  「我還蠻怕蟲子呢……」
 
  「也是,女生嘛,呵呵。」
 
  「呵呵。」
 
  「……」
 
  「……」
 
  「……」
 
  「那個……秉鈞。」
 
  「嗯?」
 
  「我最近有看到一款遊戲實況啊,很有趣呢,叫做『最後的倖存者』,你有聽過嗎?」
 
  「喔!當然有啊!我還特地為了這款遊戲買一台新主機呢!這款遊戲真的超好玩!」一聽到遊戲名稱,秉鈞的眼睛整個亮了起來。
 
  「真的嗎?我也覺得很好玩,呵呵。」
 
  其實蕙茹怕死了,平時連割傷手看到血就會臉色發白,裡面一堆半死不活的喪屍跑來跑去,嚇得她幾乎從頭到尾一直捂著眼睛,但是為了讓自己和秉鈞有個共通話題,自從聽到他和柏彥在討論這款遊戲後,蕙茹花了將近兩個禮拜的時間,才努力用「聽的」把這款遊戲的劇情摸清個七八分。
 
  「那妳想不想玩?改天去我家玩吧!」聽到蕙茹也喜歡這款遊戲,秉鈞瞬間便脫口而出,接著才發現自己剛才的邀約十分不經大腦,「當然,柏彥和郁庭也會一起來囉……」
 
  「……嗯。」
 
  看到蕙茹點頭,秉鈞心中吊著的大石頭瞬間落下,一想到如果蕙茹拒絕他,那會是多麼尷尬的一件事,接下來兩天相處的氣氛可想而知。
 
  然而此時蕙茹更是心花朵朵開,自己努力了兩個禮拜的成果終於沒有白費!只是如果真的要去秉鈞家玩那款遊戲,說不定一下就被戳破她根本不敢玩恐怖遊戲的事實。
 
  想到這,蕙茹已經下定決心在這次的旅行回去後,要來個幾天特訓,就先從「驚聲尖笑」開始看起好了,以前她連這種惡搞恐怖片的電影都不太敢看。只是她真的很喜歡秉鈞,就算是朋友也好,只要能靠近一點她就心滿意足了。
 
  「我現在才玩到他們正開始前往醫院的路上呢,妳既然是看遊戲實況,那應該已經全部看完了吧?」
 
  蕙茹輕輕地點了點頭回答:「對啊。」
 
  「那不要跟我說劇情喔!不行!絕對不行喔!」
 
  看著秉鈞露出大男孩的表情望向她,蕙茹一邊心跳加速,卻捨不得失去能光明正大對望的好時機,只能暗暗握緊右手拳頭,露出她自以為不會露餡的平和笑容說道:「好啊,那就下次一起玩。」
 
  在柏彥和郁庭回到別墅時,蕙茹和秉鈞已經從遊戲聊到兩人都有看過的漫畫,此外更是閒扯了不少事情,才發現兩人其實有不少共通點。這都多虧柏彥和郁庭在附近繞了「三圈」才回來。
 
  柏彥一副「我就跟妳說吧」的神情,得意地向郁庭露出笑容,不過郁庭也趁著他們把行李搬進別墅時,狠狠地偷捏了柏彥一下。
 
  沒兩下功夫,兩個大男人便將大件的行李都安置好,開始搬起飲料和酒,而郁庭和蕙茹則將帶上山的食材放進冰箱,只在流理台留下今天晚餐的份。
 
  「我不太會煮飯啊,要靠妳了呢。」郁庭悄聲說道。
 
  「放心交給我吧!呵呵。」
 
  和秉鈞聊了好一陣子,蕙茹心情正好,沒等一切安置妥當,便哼著歌開始清洗起手邊的白蘿蔔。
 
  「我呢?我呢?」郁庭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只能呆站在一邊。
 
  「哼哼~這個給你,把它撥成小片小片的。」蕙茹將切半的高麗菜遞給郁庭,接著繼續開心地哼著歌。
 
  
 
  2.2
 
  
 
  不知不覺天色漸漸黑了,柏彥和秉鈞已經將整個別墅大致檢查過一遍,正無聊地在客廳沙發看著電視,中途他們曾想幫忙女生做菜,不過卻被郁庭給趕了回來。
 
  在郁庭的幫助下,一道道料理經過蕙茹的巧手,漸漸將客廳的桌子給占滿,七菜一湯,一個半小時的料理時間,每道菜都是色香味俱全,這可不是半路出家的新手做得出來的。
 
  看著桌上滿滿菜餚和盛好的飯,以及期待地拿起碗的柏彥、秉鈞和郁庭,蕙茹覺得十分幸福,尤其是聽到秉鈞誇獎她煮的菜看起來好好吃時,蕙茹開心到差點沒有飛起來。
 
  一頓飯的時間,一下子就過了,四個人掃光了一半以上的菜,而剩下的份則拼成兩盤放在桌上,由柏彥和秉鈞負責洗碗,郁庭和蕙茹則坐在沙發上休息。
 
  兩人看著電視裡的綜藝節目,有一搭沒一搭地討論著,她們的感情原本就很好,不需要一直聊天也不會覺得尷尬。
 
  不過沒多久,郁庭就決定要履行她戀愛邱比特的職責,直接對蕙茹發出突擊。她突然湊到蕙茹身旁,帶著曖昧的笑容小聲問道:「欸欸……如何?有沒有很開心啊~?」
 
  「唉唷,不要鬧我了。」蕙茹臉頰泛紅。
 
  「要不要乾脆趁這三天,找機會把他搶到手啊?我聽說公關部的小D也喜歡他喔,如果妳再不行動就要被別人吃掉啦。」
 
  「怎麼可能嘛……」蕙茹微噘著嘴。
 
  那個公關部小D喜歡秉鈞的事情她也聽說過,不過人家可是性感尤物,每天都穿著可以顯露美妙身材的緊身套裝,妝感也十分嫵媚,公司裡不知道有多少男同事對她示好。哪像自己,每天隨便畫點淡妝就草草了事,衣服也是一般的地攤貨,比身材沒人家好,要長相也沒人家漂亮。
 
  聽說對方已經好幾次向秉鈞暗示,也不知道是看上秉鈞什麼地方。事實上蕙茹對於秉鈞的事不是很了解,只知道他的家境似乎相當不錯,才剛出社會,就可以一個人住在公司附近的高級公寓。
 
  或許是因為這樣吧。不過就算是這樣,自己也沒有條件跟對方競爭。
 
  「別想太多啦,就衝了啊。反正失敗又不會怎樣,對吧。」
 
  「那樣多尷尬……」
 
  「不會啦,偷偷跟你說,秉鈞對你也有好感喔。上次我偷聽到他和柏彥的對話,他說他最喜歡溫柔體貼又會做菜的女生呢,那說的不就是妳嗎?」
 
  蕙茹一聽耳根瞬間通紅,拍了下郁庭的肩膀,「別開玩笑啦~!」
 
  「在聊什麼啊?」柏彥拿著兩瓶冰鎮過的玫瑰紅酒,從廚房走了回來,跟在後面的秉鈞則是端著四個清洗過的高腳杯,還有一大桶冰塊。這是柏彥和郁庭下午時從育樂中心拿來的。
 
  郁庭瞇著眼瞪了柏彥一下,要不是柏彥和秉鈞正好回來,說不定就能說服蕙茹對秉鈞展開攻勢了。
 
  柏彥一看到郁庭的眼神,就知道他不小心壞事了,只能帶著歉意向郁庭一笑,卻換來一個鬼臉。
 
  「現在才七點多,這麼早就要喝酒啊?」蕙茹趕忙轉移話題,來掩飾她正處於相當害羞的狀態,直盯著柏彥放在桌上的紅酒,完全不敢看秉鈞一眼。
 
  「有一件值得慶祝的事情啊,所以我們就早點來開瓶慶祝吧!」柏彥開心地說。
 
  「喔?」秉鈞和蕙茹同時望向柏彥。
 
  秉鈞輕捶柏彥的肩膀,笑著問道:「你有什麼事竟然沒跟我講?快交代清楚。」
 
  「就是啊~」柏彥繞過桌子,走到郁庭身旁,牽起她的手,將她拉起身,「我跟郁庭已經正式交往囉!」
 
  說完柏彥便轉過身,在郁庭的嘴唇上輕輕一吻。水蜜桃口味的唇蜜,有點甜。
 
  「真的假的!」秉鈞和蕙茹喊出一樣的話,接著兩人對視。秉鈞瞬間大笑出聲,而蕙茹則是害羞地微微低下頭。
 
  「竟然沒有先跟我說!你好樣的!」秉鈞重重捶了柏彥的肩膀一下,這次就大力多了,不過他是真心替柏彥感到高興。
 
  「所以說啦,這是不是值得慶祝?」
 
  說著,柏彥拿起一瓶玫瑰紅酒,轉開緊鎖的瓶蓋,倒入四只高腳杯中。玫瑰紅酒的好處就是不用像紅酒一樣還需要醒酒的時間,而且甜度跟普通的飲料一樣,十分好喝,價格又相對便宜。這次他們搬了一箱來,此外還有幾瓶名貴的單一純麥威士忌,不過那是明天晚上才要喝的。
 
  「妳真壞耶,都沒跟我說。」蕙茹拉著郁庭坐下,帶著些許埋怨卻同樣替她開心的口吻說道。
 
  「因為要給你們一個驚喜啊~!」郁庭俏皮地笑道,接著湊到蕙茹耳邊,「接下來換妳囉。」
 
  「唉唷!」蕙茹害羞地推開郁庭。
 
  「來,給妳。」柏彥將三分滿的杯子遞給蕙茹和郁庭,也給了秉鈞一杯,接著拿起桌上剩下的那杯酒,正要開口,卻被秉鈞給打斷。
 
  「在這個值得慶祝的時刻,是不是該讓我講個祝酒詞啊?」
 
  「哈哈,好啊。」柏彥笑著在郁庭身旁坐下。
 
  「咳、咳。」秉鈞假裝咳了兩下,「各位朋友,晚上好。」
 
  秉鈞做了個誇張的鞠躬,逗得三人一陣大笑。
 
  「愛情,是美好的,然而擁有愛情,是連美好都不足以形容的。然後……哈哈,我編不下去啦!祝你們長長久久!乾杯!」秉鈞笑著高舉酒杯。
 
  「乾杯!」
 
  柏彥和郁庭相視而笑,在一個深吻後,才同時一口氣、像是在較勁般地將杯中的玫瑰紅酒一乾而盡。
 
  蕙茹從來沒看過這樣的秉鈞,腦海裡滿是他剛才所說過的話,還有柏彥和郁庭深情相吻的畫面,只是在自己的幻想中,親吻的人是她和秉鈞。接著她也在秉鈞對她露出的微笑之中,喝光了杯中的玫瑰紅酒。
 
  「再來!今天就把那一箱玫瑰紅給喝完!」柏彥大聲笑道,拿起玫瑰紅酒打算替大家續上一杯。
 
  「你也太誇張了!」郁庭親暱地拍了下他的額頭。
 
  「叮咚!」
 
  門廊傳來門鈴聲。
 
  「我去開門,幫我倒酒。」柏彥將酒瓶交給秉鈞,揉了揉郁庭柔順的褐髮,離開客廳穿過小廚房走向門廊。
 
  換上他和郁庭新買的情侶拖鞋後,柏彥走到門邊,轉開內鎖拉開大門。
 
  「喔?」
 
  門前沒有半個人,不過地上卻擺著一個紅色的紙袋。柏彥探出頭左右查看,卻沒看到任何身影,他聳了聳肩,將紅色紙袋提起查看。
 
  「這次的度假禮物這麼好啊?還包裝過呢。」
 
  上次他和朋友來時,負責管理這裡的原住民夫婦,也有送他們一瓶自己釀的小米酒。帶酸味的小米酒雖然一開始不怎麼令人適應,不過喝上幾口後滋味卻也不賴,而且後勁十分強烈。
 
  柏彥提著紅色紙袋,關上大門,在門廊換回了室內拖鞋,走進客廳。
 
  「等一下喝完那瓶玫瑰紅,我們先來喝這個吧!」柏彥從紙袋中拿出包裝好的酒瓶晃了晃。
 
  秉鈞好奇地看著包裝頗為精美的酒瓶問道:「這是什麼?」
 
  「應該是阿讓拿來給我們的旅遊禮物啦,上次他們也送我和朋友一瓶小米酒,味道還不錯喔。」柏彥口中的阿讓,是管理員夫婦的兒子,在唸國中,還沒開始發育,個子看來小小一隻。
 
  「還有禮物啊?讓我先拆開來看看。」秉鈞期待地將酒瓶的包裝紙給撕開,他一直很想喝看看原住民自己釀的小米酒。
 
  不過在他撕開包裝後卻愣住了。
 
  「小米酒是綠色的嗎?」秉鈞皺眉看著手中的酒,這跟他印象中的小米酒似乎長得不太一樣,反倒像是他以前在法國遊學時,在酒吧常看到的一款酒。
 
  「它是綠色的耶。」郁庭新奇地看著眼前放在桌子上、用透明玻璃瓶裝著的酒。
 
  「這是……艾碧斯嗎?」柏彥問道。他在大學時也常跑一些酒吧和夜店,一般的烈酒大多都是透明無色的,例如伏特加,或是像威士忌那樣呈現琥珀色,這種碧綠色的酒,在他印象中似乎也只有艾碧斯。這款酒他曾經喝過一次,只是不知道是因為那間酒吧進的酒品質不好,還是他單純不習慣裡面刺鼻的藥草味,喝了一口就不想再碰了。
 
  「好!我們來轉戰這瓶吧!」秉鈞雖然有點失望手中拿著的不是小米酒,不過如果真的是艾碧斯,那倒也無妨。要是這瓶酒跟在法國喝到的一樣,那他十分樂意將今天晚上貢獻給它。
 
  「真假?這種酒很烈耶,要是──」柏彥還打算說下去,卻被身旁的郁庭頂了一下,看到郁庭對他眨眼,頓時就意會了她的意思。
 
  酒精向來都有推波助瀾的效果,尤其在男女相處這方面。只要半夜時,找個理由出去走走,放秉鈞和蕙茹兩人待在客廳,這艾碧斯會是最好的邱比特之箭。
 
  「也好,反正玫瑰紅可以明天再喝,是吧?」柏彥改口。
 
  一旁的郁庭趕忙附和:「是啊,既然他們都送酒來了,當然要好好品嘗一下囉,妳說對不對啊~蕙茹?」
 
  聽到秉鈞想要喝,蕙茹自然是點頭如搗蒜,反正她的酒量早已被郁庭訓練得還不錯,只要不要喝太快,應該不會因為酒醉做出什麼令人尷尬的事情。
 
  「好喔!」秉鈞笑著轉開瓶蓋,一股藥草香從瓶口溢出,瞬間充滿整間客廳。「哇喔……這裡面是加了香精嗎?怎麼會這麼香?」
 
  「先倒一點讓我們喝看看嘛。」郁庭催促著,她可從來沒喝過這種綠色的酒,不過光是聞到剛才散發出來的味道,就讓她躍躍欲試,於是郁庭便一口氣乾掉了杯中的玫瑰紅酒。
 
  柏彥也陪著郁庭,拿起桌上的杯子直接喝光,接著將酒杯湊到秉鈞面前。說不定這酒,會比他先前喝過的那一瓶好上許多。
 
  「好、好。」秉鈞幫兩人都倒上一點,接著也幫蕙茹倒了些,然後喝光自己杯中的玫瑰紅酒,替杯底殘留的微紅覆上瑩綠色的酒液。「好!那現在換誰要來講祝酒詞?」
 
  「我來!」柏彥舉起杯子,「乾杯!」
 
  說完,伯彥便一飲而盡。
 
  聽到他直接喊乾杯,逗得大家大笑舉起杯子跟著附和:「乾杯!」
 
  一股滑順的感覺順著喉嚨流下,蕙茹只覺得這酒比起剛才喝的低酒精玫瑰紅酒還要順口,而且十分甘甜。酒裡的藥草味一點也不刺激,反倒和酒精像是達成某種協議般,在舌尖迴繞著餘韻。
 
  然而下一秒眾人只感覺喉頭湧起一股熱焰,酒量稍差的蕙茹甚至咳了起來,喝慣烈酒的伯彥和秉鈞也是忍不住重重呼出一口氣。
 
  「這酒好烈。」郁庭揉了揉有些發脹的喉嚨,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桌上那瓶綠色的艾碧斯,補了一句:「不過真的很好喝。」
 
  伯彥一把將郁庭擁進懷中,笑著說道:「今晚喝這瓶的話,我看妳明天一定爬不起來去看日出囉。」
 
  「哼。」郁庭輕哼一聲,然後用撒嬌的語氣回應:「那你是不是應該讓我一下啊~?」
 
  「好~明天就算妳這個小懶鬼起不來,我也會揹妳去看日出,這樣如何?」
 
  「是你說的喔,不要明天早上還在床上打呼呢。」
 
  看著伯彥和郁庭甜膩膩的調情,蕙茹十分羨慕地望著兩人,接著偷偷瞄向秉鈞。
 
  這時兩人的視線又再度對上,蕙茹卻沒有移開視線,而是藉著喝了一兩杯酒的膽量,想要主動說些什麼,只是一時之間想不到任何可以說的話,兩人就這樣看著彼此。
 
  「夜還很長,我們坐下來慢慢喝吧。」秉鈞假借著拿起酒瓶轉移了視線,而蕙茹也趕忙低下了頭,向後坐在沙發上。她的臉已經紅通通,只是不知道是因為酒精的影響,還是因為秉鈞。
 
  伯彥和郁庭交換心照不宣的微笑,看來這趟旅程不會白來了。
 
  
 
  2.3
 
  
 
  夜半,電視機頻道停在電影台,正在播放著湯姆漢克主演的「浩劫重生」,被命名為威爾森的排球在海浪的拍打下,漂離了小木筏。
 
  除了湯姆漢克驚醒大喊著威爾森的叫喊之外,整個夜裡十分安靜,先前同樣來度假的其他別墅住戶原本吵吵鬧鬧、玩得不亦樂乎,此時也已悄然無聲,時鐘的指針指向兩點五十二分。
 
  蕙茹和秉鈞一人躺著一張沙發,睡得很熟,桌上兩盤菜已經被清空,反倒多了幾包沒吃完的餅乾,四只酒杯都殘留著些許的酒,不過整瓶艾碧斯已經空了,直直地立在桌面的正中央。
 
  沒有看到伯彥和郁庭的身影,他們早在一個小時前,就藉故出去走走,放蕙茹和秉鈞在客廳培養感情,只是聊著聊著,兩人睡著了,伯彥和郁庭卻還沒回來。
 
  電影繼續播放,湯姆漢克躺在竹筏上,鯨魚不斷在他臉上灑水,接著一艘大型貨輪經過。
 
  「叭~!」
 
  貨輪尖銳的汽笛聲和緊隨而來的鳴響喚醒了秉鈞,這聲音跟秉鈞的手機鈴聲很像。因為總是很晚才睡,秉鈞總是把鬧鐘調到上班前二十分鐘,習慣性聽到鬧鈴就要起床趕上班的秉鈞,一聽見電視裡發出的聲響,秉鈞一個起身,正好從沙發滑下,臉朝地摔在地板上。
 
  幸好地毯有些厚度,但這也足以讓秉鈞的酒意清醒幾分。
 
  他抹了抹臉坐在地板,摸著桌面找到了自己的眼鏡戴上,看著牆上的時鐘,兩點五十七分。
 
  這瓶艾碧斯的酒精濃度很高,一點也不輸他過去曾在法國喝過的酒。秉鈞扶著桌子站起身來,看了眼電視螢幕,湯姆漢克正坐在飛機上看著窗外,他已經獲救了。
 
  隨即秉鈞將視線轉往另一側的沙發,蕙茹在沙發上正睡得香甜,嘴裡還喃喃自語說著夢話,模樣十分可愛。
 
  雖然蕙茹不是典型的美女,若是和郁庭放在一起比較,十個男生中有九個選擇長頭髮又會打扮的郁庭,然而秉鈞卻剛好是那剩下的一個。
 
  留著短髮,一對小兔牙,帶著些許的嬰兒肥,嘴角甚至還有流口水的痕跡,看起來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讓人很想保護她。想著想著,秉鈞才驚覺自己已經湊到蕙茹面前,只差沒有直接親上去。
 
  不過,就算偷偷親一下,蕙茹應該不會發現。看了看四周,伯彥和郁庭都不在,或許是去哪裡溜達了,這讓秉鈞有些猶豫,可是偷親這檔事,又不像是他平常的作風。
 
  也許是酒精催化的關係,秉鈞這麼想著,那既然如此,真的偷偷親一下,也沒有關係吧?
 
  吞了口口水,秉鈞又向前湊近了些,看著蕙茹熟睡的俏臉,他深吸了一口氣。
 
  「咚!」
 
  牆上的掛鐘正好整點,響聲迴盪在客廳,嚇得秉鈞向後一倒肩膀直接撞到桌角,痛得他整張臉揪在一起。
 
  掛鐘連續敲了三下才停止,而方才秉鈞撞上桌子的聲響也吵醒了蕙茹。她揉了揉沒睡飽的雙眼,歪著頭看向倒坐在地的秉鈞,睡眼惺忪地問:「怎麼了嗎?」
 
  「沒事、沒事,我剛剛收拾桌子時不小心滑倒了。」秉鈞尷尬地回應,站了起來。
 
  「沒事吧?」蕙茹坐起身子,關心地問道。
 
  秉鈞有些慌張地將餅乾全都倒在一起,裝作隨意地說:「沒事、沒事,妳繼續睡吧。」
 
  「我來幫你收拾,反正我也不太睏。」蕙茹抹掉嘴角的口水,強打精神走到秉鈞旁邊,絲毫沒有注意到秉鈞把餅乾全都倒在一起的怪異行為,而是想著趁這個機會,多和秉鈞相處,至於郁庭和她提到要攻佔秉鈞什麼的,她可是完全不敢多想。
 
  「妳還是再睡一下吧,等伯彥他們回來我在叫妳就好。」
 
  「咚!」
 
  蕙茹正想回答,卻聽見掛鐘傳來響聲,於是便抬起頭看向時間,「原來已經三點了啊。」
 
  秉鈞疑惑地轉過頭,剛才掛鐘已經響過三聲,這老式的掛鐘是照著整點的時間來敲響,幾點就是幾聲,這莫名其妙多出來的響聲,讓秉鈞有一種微妙的感覺。他看著上面的分針停在五分,疑惑地問道:「這鐘是壞了嗎?」
 
  「咚!」掛鐘又響了一聲。
 
  這時秉鈞才發覺到,這個聲音跟方才整點時的響聲有些不同,而且,似乎不是從掛鐘發出來的。
 
  「咚!」
 
  聲音偏離了位置,逐漸向左移動,好像鐵片敲在牆壁上,有些悶,卻讓人感到莫名的毛骨悚然。
 
  「秉鈞……那是什麼?」蕙茹不自覺地靠向秉鈞,向來十分害怕鬼片的她,聽著又一聲響從左側傳出,手已經緊緊抓住秉鈞的衣角。
 
  秉鈞的視線也跟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移動,酒精還在干擾著他的思考,讓氛圍變得更加詭譎。
 
  「咚!咚!」
 
  響聲加快了速度,方位也漸漸移到客廳左方的窗戶,秉鈞和蕙茹屏住了呼吸。
 
  左側窗戶的外頭沒有路燈,而且在窗簾的遮蔽下應該是一片漆黑,但是秉鈞卻彷彿看到一絲光芒,呈現著詭異的螢光綠。他不知道這是慌張所引起的錯覺,還是客廳擺飾的反射,只能目不轉睛地看著窗戶,等待下一聲響。
 
  「砰!」
 
  右側突然傳來巨大的敲擊聲,嚇得秉鈞和蕙茹同時望右方看去,是大門的方向。
 
  「砰!砰!砰!」
 
  「秉鈞!開門!快開門!蕙茹!」
 
  聽到郁庭急促的叫喊,秉鈞趕忙跑向大門,而絲毫不敢放手的蕙茹則拉著秉鈞的衣角一同跑到前廊。
 
  秉鈞一把轉開門鎖,拉開門,就看到伯彥靠在郁庭身旁,右肩上有個很大的傷口,鮮血還沒止住,將他和郁庭身上的衣服染成一片紅。
 
  「怎麼回事?」秉鈞急忙向前替郁庭扶住伯彥,卻聽到身後傳來一聲悶響,回過頭就看到蕙茹昏倒在前廊的地毯上。
 
  他協助郁庭將伯彥扶進屋子後,趕緊鎖上門,接著便去攙扶暈過去的蕙茹。一陣手忙腳亂,終於將伯彥和蕙茹扛到了沙發上。
 
  郁庭慌張地在客廳翻找著醫療箱,秉鈞則脫下薄外套,替臉色蒼白的伯彥加壓止血。
 
  「怎麼搞的?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秉鈞眉頭緊鎖,擔心地看著伯彥血流不止的肩膀。
 
  「有怪物……」伯彥氣若游絲地說道:「我們剛才碰到了怪物……」
 
  秉鈞不解地問:「怪物?你在說什麼?」
 
  「是真的!綠色的怪物!牠們撲向我,伯彥擋在我前面,然後、然後……」郁庭說到一半卻沒有繼續說下去,看得出她神情非常害怕,但依然盡可能專注地尋找著醫療箱。
 
  「你是說,怪物襲擊了你們?」秉鈞不可置信地問道。
 
  伯彥虛弱地點了點頭,舉起右手輕輕一甩,秉鈞才看到一把沾滿墨綠色黏稠液體的折疊刀掉在一旁,刀刃已經斷成兩截。
 
  「我殺了那些怪物……別管我了……先報警……」伯彥吃力地按著右肩上的薄外套,並推開了秉鈞的手。
 
  秉鈞點頭,快步跑向廚房,他們的手機都放在廚房的櫃子上。
 
  拿起手機,他滑動螢幕,撥打了110後湊到耳邊。然而片刻過後,秉鈞卻默默放下手機,拿起另一支手機查看。
 
  沒有訊號,四支手機都沒有訊號。
 
  「找到了!」郁庭大喊著,抱著醫療箱快步跑到伯彥身旁。
 
  她一把拉掉伯彥右肩上的薄外套,轉開雙氧水的蓋子,胡亂地灑在伯彥肩上,痛得伯彥發出一陣哀號。
 
  只是郁庭也顧不得其他,又轉開碘酒,將整罐倒了上去,反正衣服都已經滿是鮮血,根本分不清楚那些是碘酒。隨後便是一整塊紗布貼了上去,接著郁庭咬著牙,替伯彥的傷口綁上繃帶。
 
  其實郁庭根本不會處理這些,這樣的步驟還是她在電視影集中學來的,但生性堅強的她,即便碰上方才那樣令人兩腳發軟的事情,在這種時候,她也不允許自己像個嬌弱的女人。那三隻怪物中,還有一隻是被她用石頭砸死的。
 
  「會痛嗎……?」直到繃帶包紮好之後,貼上膠帶,郁庭才關切地看向伯彥蒼白的臉龐。
 
  伯彥看著身旁的郁庭,勉強露出一絲苦笑,輕輕點了點頭。
 
  「這裡沒有訊號啊!我們該──」
 
  秉鈞苦著臉走回客廳,卻在沙發前停了下來。
 
  「怎麼了?」郁庭依循著秉鈞的視線轉過頭。
 
  左側的窗戶外頭散發著詭異的綠光,透出窗簾,方才郁庭在翻找醫療箱的時候也有看到,但當時她只顧著找箱子,並沒有仔細注意。
 
  「那邊……沒有路燈……對吧?」伯彥額頭冒著冷汗,喃喃道。
 
  「咚!」
 
  「咚!」
 
  「咚!」
 
  片刻的寂靜,突然間,「砰」的一聲巨響,玻璃炸了開來,碎玻璃掉了一地,受到波及的窗簾被刮出幾個小洞,同時上面彷彿沾到了什麼東西,開始一點一點腐蝕起來。
 
  一聲詭異的吼叫從窗戶外傳來,嚇得秉鈞猛地向後退了兩步,隨後便看到一隻詭異的綠色手臂從窗戶伸了進來。這隻手臂有一個水桶那麼粗,看起來十分肥膩,五隻手指看起來腫脹不堪,然而令人更加作噁的是,這隻滿佈膿瘡的綠色手臂裡,似乎如萬蟲鑽動般不斷地蠕動著。
 
  「怎麼辦?我們該怎麼辦?」秉鈞靠在牆壁上,一步也不敢動。
 
  「啪」的一聲,那隻綠色手臂上破了一個膿瘡,無數隻像是蛆一般的噁心綠色小蟲掉到地板上,開始朝著他們爬來,沿途經過的木質地板被灼燒出一條條黑色的痕跡。
 
  「快,去找阿讓爸……」伯彥掙扎著站起身,郁庭正要扶他,伯彥趕忙說道:「不用扶我,把蕙茹一起揹過去……」
 
  「我、我來。」秉鈞快步走來,一把將攤在沙發上的蕙茹抱起。他的心跳像是打了一劑腎上腺素,快到讓人有些承受不住,若是在玩遊戲,秉鈞一定十分亢奮,但現在他卻只希望一切不過是酒醉後的惡夢。
 
  不過這並不是,他能感覺到懷中蕙茹的體溫,還有自己額頭流下的冷汗,眼角那一團團噁心的小蟲,以及窗邊試圖擠進來的噁心胖手,都是真的。
 
  伯彥在郁庭的攙扶下到了前廊,大門被推開後,秉鈞沒有多餘的時間套上鞋子,只能穿著室內拖鞋抱著蕙茹緊跟在後。
 
  不遠處幾間別墅裡的燈都是暗著的,沒有看到其他人,只有一盞路燈屹立在廣場中間。山坡下的小育樂中心燈火通明,可是這段陡峭的下坡路卻一片漆黑,秉鈞沒有任何辦法,眼見伯彥和郁庭沒入黑暗之中,也只能跟了上去。
 
  月色不明,在漆黑一片的陡坡中行走,懷中還抱著蕙茹,秉鈞害怕一個踩空就這麼摔落谷底,但卻又怕那個噁心的綠色怪物追來,只能盡可能地踏穩每一步。一陣夜風吹來,少了一件薄外套在這夏夜裡還是稍嫌微寒。
 
  「怎麼了……?」懷中的蕙茹發出細弱的聲音。
 
  「妳暈過去了。」秉鈞一邊說著,一邊專注盯著腳下的泥土地,隨著步入黑暗,他的雙眼也漸漸習慣,只是在現在這種情況下,也容不得他些許放鬆。
 
  蕙茹發覺自己正被秉鈞抱在懷中,想要掙扎,不過四周一片漆黑,胡亂動作或許會害秉鈞受傷,只能繼續窩在他的懷裡。「伯彥還好嗎?」
 
  「我沒什麼大礙……」伯彥的聲音從前方傳來,他和郁庭的腳步聲一直在前面領著。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蕙茹,妳還是不要問吧,等我們找到管理員夫婦,應該就沒事了。」郁庭知道蕙茹的個性,要是一股腦把怪物的事情告訴她,說不定馬上又暈過去。
 
  此時他們已經步下陡坡,小育樂中心就在前面,屋內透出的燈光足以讓他們再度加快步伐。身後沒有聽到任何的聲響,彷彿剛才那隻怪物只是他們的集體幻覺。
 
  郁庭扶著伯彥一拐一拐走到育樂中心的門口,推開門走了進去。
 
  由鐵皮搭建的育樂中心十分寬敞,角落擺著兩張桌球桌,比鄰著投籃機,另一邊的櫃子則擺著一台老舊的映像管電視,還有一張長桌跟幾張椅子。然而卻沒有人在。
 
  「阿讓爸?阿讓媽?」伯彥呼喊著管理員夫婦,聲音卻像是被吸走一般,喊出口後瞬間就消失了,似乎根本沒有傳到樓上。
 
  看著通往二樓的鐵梯,上面只有一個休息室,伯彥曾上去過,那是管理員夫婦休息的地方,現在已經是半夜三點多,他們可能正在睡覺。
 
  「阿讓爸?阿讓媽?阿讓?」
 
  伯彥再喊了一次,這一動氣又感到十分舒服,只能在郁庭的協助下坐到一張椅子上。
 
  「我去看看吧。」秉鈞已經將蕙茹放了下來,探頭探腦地一步步走向鐵梯。
 
  走上鐵梯,梯子發出「匡噹匡噹」的響聲,秉鈞放輕腳步,走到二樓。才一開門,便看到兩隻綠色的怪物正趴在床鋪上啃著殘破的軀體,床單上滿是血跡。
 
  秉鈞嚇得連退幾步,發出劇烈的聲響,背後撞上欄杆差點翻下樓。他穩住身體,就看到兩隻怪物齊齊轉過頭瞪向他,秉鈞腦袋一片空白,呆愣在原地。
 
  「吼!」
 
  其中一隻怪物撲向他,背後的巨大膿包抖動著,秉鈞雙腳一軟倒坐在地,卻正好絆倒撲來的怪物,怪物就這麼向前一翻,在空中轉了半圈,直接摔下一樓。那怪物背後的膿包重重砸在地面,炸出一片墨綠色的濃稠汁液,在地上無力地掙扎著。
 
  另外一隻怪物跟著衝來,秉鈞終於能夠掌控自己的雙腳,扶著欄杆連滾帶爬地跑下鐵梯,身後的怪物踩著重重步伐緊跟著他。
 
  「快出來!」
 
  郁庭在第一隻怪物摔落時,便已經反應過來,抓著魂不附體的蕙茹,和伯彥跑出育樂中心。
 
  秉鈞大步繞過了長桌,那隻摔倒在地的怪物還試圖伸出手抓住他的腳,聽著鐵梯傳來的「匡噹」聲,秉鈞感覺喉嚨的血液都被抽乾似的,連叫喊聲都發不出來,只能朝大門飛奔。
 
  只要跑出去,這門至少可以抵擋一些時間,或許不行,育樂中心的窗戶都是敞開著的,但秉鈞根本無暇細想。
 
  然而就在他即將跑出鐵皮屋前,身子卻向前一倒,怪物已經整個撲到了他身上。秉鈞驚恐地翻過身,看著怪物猙獰的面孔拼命掙扎,只是怎麼也爬不起來。
 
  門外的蕙茹跪坐在地,伯彥和郁庭跑向他,但怪物已經張開佈滿利齒的嘴,朝秉鈞的腦袋咬去。
 
  「刷」的一聲,一把長竿穿過伯彥和郁庭兩人的中間,直接桶進怪物的腦袋。怪物背後的膿包炸開,噴得伯彥和郁庭滿身都是。
 
  秉鈞見怪物沒了動作,趕忙使盡力氣將攤在他身上的怪物推開,站起身來大口喘著氣。
 
  三人望向大門外,只看到蕙茹身旁多了一個人。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0210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7 篇留言

Crow~★烏鴉女僕
呵呵~~

04-09 05:28

路(RuSiRu)
XD04-12 17:14
血麟
很刺激!

04-09 08:18

路(RuSiRu)
謝囉XD04-12 17:15
白髮控-戮劍心
這些名字都是我朋友的欸

難不成我認識路

04-09 12:11

路(RuSiRu)
哈哈 我取名字都是正常人會取的(應該吧04-12 17:15
蒼月幽
又有另一批受害者了
還有我想不透,那個拿綠酒的人是要救他們還是要害他們啊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呢?好期待

04-09 15:27

路(RuSiRu)
嘿嘿嘿 這部比較偏懸疑~04-12 17:16
喵芭渴死姬
終於啊!!!!坐等!!
超多謎團的~WWWW

04-09 23:28

路(RuSiRu)
呵呵 希望可以寫得順利04-12 17:16
雪之王女‧F‧巧可奈
比起小說本身,真正嚇到本奈的反而是左下角的相關創作之文章預覽圖......@@

04-10 01:12

路(RuSiRu)
這我應該要難過嗎XDDDDD
不過那張圖真的滿可怕的04-12 17:18
幻玄
樓上+1

04-10 07:0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NKSH2043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Absin... 後一篇:[達人專欄] 廢宅的幻想...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odpower539學測戰士們
下禮拜倒數8開頭ㄌ +U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4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