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0 GP

[達人專欄] Absinthe 第一章、怪物

作者:路(RuSiRu)│2014-04-08 01:54:46│贊助:58│人氣:579
  1.1
 
  
 
  「叩叩。」
 
  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毅哲,去開門。」
 
  「喔。」聽到父親的話,毅哲放下手中的餅乾,從沙發上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餅乾碎屑。
 
  「你又把餅乾屑拍到地上,跟你講過多少次了,這裡還是新房子,等下去拿掃把掃乾淨!」
 
  「好好~」毅哲一個白眼,他總是受不了母親的潔癖個性。
 
  這棟老舊的房子經過重新裝潢,從內部看起來確實就跟新的一樣,不過毅哲對這種偏僻的鄉下房子一點興趣也沒有,要不是父親強制要求全家一起到新買的屋子渡假,他一點也不想來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
 
  沒有網路線,甚至連第四台都沒有接,水電還是最近才重新申請好的,而且這裡連3G也搜尋不到,想用手機上個網都沒有辦法,晚上待在家裡時,說有多無聊就有多無聊。
 
  雖然全家人都一起過來了,不過兩個還在唸國中的妹妹,興趣喜好都跟大學即將畢業的毅哲搭不上半點邊。這兩個小女孩帶來的漫畫和小說,毅哲是連翻第二頁都覺得崩潰,只能坐在電視前,跟著爸媽一起看無聊的電視節目。
 
  「叩叩。」門外又傳來敲門聲。
 
  「來了來了~!」
 
  毅哲不耐煩地回應,套上室外拖鞋,走到門口。這房子要說有什麼地方好,就只有特別大而已。
 
  「咿呀」一聲,毅哲看著霧玻璃大門外的人影,將門給拉開。
 
  「你好,你們是新搬到這裡的住戶吧?」一個甜美的聲音說道。
 
  毅哲愣愣地看著眼前年紀稍長的女性,大概二十六七歲上下,身高略矮於他,在門外昏暗的路燈照射下,毅哲看不清楚對方的面孔,卻被她那對極具誘惑的眼睛所吸引,彷彿光源本身就是從她雙瞳中透出。
 
  吞下口水,毅哲點了點頭,剛才不耐煩的感覺早就一掃而空,語調有些揚起地問道:「對啊,請問有什麼事情嗎?」
 
  「是這樣的。」女性抿了抿嘴,這時毅哲才發現她的雙唇是多麼地誘人。「我是這區鄰里的代表,對於新搬來的住戶,我們都會贈送一瓶附近酒廠釀製的酒,做為祝賀喬遷的禮物。」
 
  「可是我們不會在這裡長住……」
 
  「沒關係的,請收下吧。」女性帶著撫媚的笑容彎下腰,提起一個紅色紙袋,將紙袋遞到毅哲面前。
 
  「那……」毅哲接過了紅色紙袋,瞥了眼紙袋中裝著的酒瓶,瓶子包裝地十分精美。「謝謝。」
 
  女性輕笑說道:「呵呵,不會,希望有機會我們能多聊聊。」
 
  毅哲愣愣地點了點頭。
 
  「那我就先離開了,再見。」
 
  看著她回眸一笑,拎著手中另一個紅色紙袋走向路口,身影飄逸地消失在轉角,半晌後毅哲才回過神來,關上了門,提著紅色紙袋走回客廳前廊,幾步後發現自己忘記脫掉拖鞋。
 
  或許這裡是個不錯的地方,他在心裡這麼想著。
 
  
 
  1.2
 
  
 
  「剛才是誰?」毅哲的父親坐在沙發上,手中端著一個空掉的玻璃酒杯,冰塊還沒完全融化。在毅哲出去時,原本還有三分之一的威士忌躺在杯中。
 
  毅哲把紅色紙袋放到桌上,將裡面的酒瓶拿了出來,「她說是附近鄰里的代表,這是給我們的喬遷禮物。」
 
  「現在都快十點了才來?真是怪人。」毅哲的父親將空酒杯放到桌上,拿起包裝精美的酒瓶,幾下便將包裝給拆開,看著玻璃瓶中裝著的碧綠色透明液體,皺起眉頭說:「這是什麼怪酒?長得跟漱口水一個樣。」
 
  「我也不知道。」毅哲望著沒有任何標籤的酒瓶,瓶上的雕飾倒是十分精緻,瓶身曲線也相當具有設計感,看起來一點也不像鄉下酒廠出產的商品。
 
  「這也不知道是不是假酒,還是丟了吧。」
 
  「喔……好吧。那我也順便去睡了。」毅哲聳了聳肩,接過裝著碧綠酒液的瓶子,抓起剛才還沒吃完的餅乾,拿著餅乾和酒瓶走向廚房。
 
  不過在他走到廚房流理台並打開水龍頭後,卻沒有將酒給倒在水槽中,而是任由清水流了一陣子,便直接關上,然後拿著未開封的酒瓶走向自己的房間,還順手拿了個乾淨的酒杯。
 
  路過通往二樓的樓梯時,毅哲正好聽到兩個妹妹從樓上房間內傳來的嘻笑聲,或許兩人正在討論著什麼他聽不懂也從沒看過的偶像劇。他搖了搖頭,走向唯一一間位在一樓的臥房。
 
  關上門並將門反鎖,毅哲一手提著酒瓶,一手拿著酒杯和餅乾,走到床前,將東西放在床頭櫃上,然後打開窗戶,看著屋後用「荒涼」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的景色。
 
  房子左右都還有其他鄰居,不過屋後卻是一片相當寬廣的小山丘,除了遍佈的雜草,只有幾棵零星樹散落在這個小山丘上。
 
  嘆了口氣,毅哲走到床頭,拿起遙控器按下開關,裝在牆壁上的四十吋螢幕亮了起來,電視上同樣播著無聊的節目。這裡原本是要作為客房使用,所以裝潢比其他三間房間還要用心,如果要帶朋友來這渡假的話,感覺就十分氣派,毅哲都能想像他父親在向朋友介紹客房時的得意神情。
 
  只是第四台還沒裝,空有一個只能播送無聊節目的電視,也著實無趣。
 
  呆滯地轉了兩輪頻道後,毅哲將畫面停在新聞台,拿起放在床頭櫃上的酒瓶,扭開瓶蓋,將碧綠的透明酒液倒入玻璃杯中。
 
  一股淡淡的藥草香散了出來,應該撲鼻的酒氣被這股清香掩蓋,毅哲挑起眉頭,這味道好像滷汁裡常常會出現的八角味,在酒裡出現還真是新奇。
 
  他想起剛才那名女性,或許明天早上可以拿這瓶酒當藉口去和她聊聊。不知怎麼地,她對毅哲有種奇特的吸引力,只是不知道該如何形容,或許就像是蟲有趨光性一般,本能地拍動翅膀朝向光源前進。
 
  這是每個男人都會有的不自主行為,或許是這樣?毅哲自嘲地搖了搖頭,不知道他的女朋友知道了,會做何反應。不過她不會知道,而且毅哲也沒打算做出什麼出格的事,只是認識一下,有個攀談的機會而已。
 
  腦中胡思亂想之後,毅哲端起酒杯,輕輕地搖晃著,這是他跟父親學到的動作。專注地看著冰塊在杯中搖晃,彷彿一切的情緒都凝結在冰塊之中,化在酒液裡,隨著慢慢地品嘗,也將這些情緒一併消溶。
 
  看著杯中的酒,毅哲將酒杯湊到嘴邊抿了一口,隨即訝異地舔了舔嘴唇。甜的,還帶著濃濃的八角味。
 
  這瓶酒不像是一般基酒有著強烈的酒精味,也不像是香甜酒那般甜膩到讓人皺眉,酒的氣味和藥草在舌尖有著微妙的平衡,而甜味就是平衡兩者的牽線。毅哲滿意地點頭,在父親的薰陶下,他也喜歡喝好酒,而這瓶酒無異能列入其中。
 
  剛才抿了一口,酒的氣味並不濃郁,毅哲心想這瓶酒的酒精濃度或許不高,於是一口氣將杯中的酒喝光,打算再多倒一些。
 
  沒想到才剛喝下去,毅哲只感覺自己的喉嚨像是千百萬隻蟲子蠢動,灼燒感從胸腔一路湧上喉頭,瞬間讓他動作一滯,瞪大眼睛看著手中的空酒杯。
 
  過了一兩分鐘,在他終於可以恢復正常呼吸後,立刻重重地吐出一口氣,這時酒精氣味才脫離藥草的約束,瞬間充滿了整個房間。
 
  這灼熱的感覺根本不是一般四十度的烈酒可以比擬,甚至連五十八度的醇酒都略遜一籌,但是在剛才入喉時,卻感覺不到半點酒精特有的酸澀味。
 
  「這瓶酒……丟了真的太可惜。」
 
  毅哲讚嘆地輕輕拿起酒瓶,打開瓶蓋,從裡面又倒了一些,只是這次他不敢再如此輕率地大口乾杯。
 
  塞了兩口餅乾,捧著酒杯半躺在床上,毅哲將注意力放到電視裡的新聞。原本已經萌生的睡意,在喝掉方才那杯酒後,精神突然變得十分專注集中,先前那點困倦感彷彿隨著酒液一同被沖了下去。
 
  「這已經是這個月第三起因毒品造成的社會案件。三起案件的死亡人數都超過了十名以上,其中第三起更是高達二十七個人。三起凶案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兇手在犯案時精神狀況極不穩定,遭到殺害的幾乎都是兇手周遭的親友鄰居。警方目前初步推測,造成兇手犯下兇案的,是某種名為綠精靈的新種毒品,關於毒品的來源,警方並沒有近一步透露消息,只說已經掌握了重要的證據,毒品來源將會嚴加控管,請各位民眾不需擔心。」
 
  「毒品?」毅哲皺起眉頭,對於這種害人的東西,他從未嘗試過,也不想去碰。
 
  「新聞快報。又一起因為毒品綠精靈所造成的凶案,犯案地點為──」
 
  「靠,第四件啊?」毅哲自言自語後,抿了口酒,接著愣愣地看著新聞中所提到的凶案地點。「這不就在附近嗎?下午開車還有經過耶……」
 
  新聞中的畫面慘不忍睹,就算經過馬賽克處理,也可以感覺得出現場有如被狼群襲擊般,滿滿的畫面都是被霧化的血和屍塊。
 
  「推測犯案時間為兩天前,此次凶案的兇手共有四人,其中三名已經在制伏過程中死亡,另外一名陷入昏迷。目前確定死亡人數為四十五人,失蹤人口三十二人,警方正在進行調查。」
 
  這時毅哲才想起下午路過那裡時,似乎真的安靜地有些詭異,一個路人都沒有看到。雖然只是一個山區中沿著馬路建設的小鎮,連間便利商店都沒有,但是一個人都沒看到確實不太對勁,沒想到竟然是死了。兩天的時間才被發現,看來或許整個小鎮的人全死光了都有可能。
 
  「大半夜的,播這個是要嚇死誰……」
 
  一想到今天才經過一堆死人的地方,毅哲的雞皮疙瘩全都冒了起來,他將電視頻道轉到下一台,喝了口酒,舒緩被新聞搞得十分緊張的情緒。
 
  「叩叩。」
 
  門外傳來敲門聲。
 
  「睡了嗎?」毅哲的母親在門外輕聲喊道。
 
  毅哲沒有回答,裝作自己已經睡著。沒多久便聽到母親離開的腳步聲,外頭的電視聲似乎也已經停止,大概兩人都回房去休息了。
 
  他端著酒杯起身走到門旁,關掉了房內的燈,然後又窩回床上,電視正在播著果汁機廣告,三合一機種,買就送保溫瓶。
 
  聽著購物台的主持人說得天花亂墜,不知不覺第二杯也空了,但毅哲卻越來越清醒,於是又續上了一些。
 
  突然間,敞開的窗戶外似乎閃過了什麼,紗窗微微震動。
 
  「嗯?」毅哲確信自己剛才真的看到什麼東西。他趕忙放下酒杯,右手習慣性地摸到床角,裡面藏有一隻鋁棒,那是他兩年前贏得棒球賽時所用的球棒。只是他忘了自己現在正在新屋中,球棒還靜靜地躺在大學城的租屋裡。
 
  遲疑了半晌,毅哲站起身,緩緩走到窗戶旁,一把關上了窗戶。透過霧玻璃朝外面瞧,什麼都看不到,只有一片漆黑。
 
  「……看錯了吧?」他說服著自己,或許只是一隻作息顛倒的小鳥,恰巧飛過他的窗前。
 
  摸黑回到床上,毅哲揉了揉眉間,再度端起酒杯。這酒的後勁有點強,雖然神智越發清醒,可是反應似乎慢上不少,不像是一般喝酒發茫,而是處於一種清醒卻不太真實的感覺中。
 
  「叩叩。」
 
  又傳來敲擊聲,只是這次不是從門外傳來,而是天花板。這間房的正上方,就是毅哲兩個妹妹睡覺的房間。
 
  「叩叩、叩叩。」
 
  「砰!」
 
  「叩叩、砰!砰!砰!砰!」
 
  毅哲狐疑地望著天花板,不知道這兩個小鬼是開始打起枕頭仗還是在做什麼,怎麼會發出這麼大的聲響?才正要坐起身出去查看,這時毅哲卻發現眼角似乎瞄到了什麼,於是他轉過頭,朝窗戶望去。
 
  一個散發著瑩綠色光芒的奇怪物體正站在窗戶外,緊貼著霧玻璃。看到這景象,毅哲愣住了,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這個東西的形狀看起來似乎是一個人,但是卻又不太像,透過霧玻璃只有一團模糊的瑩綠色微光。
 
  「砰!」
 
  窗戶被狠狠地撞了一下,嚇得毅哲整個從床上彈起,衝向房間門,一把轉開喇叭鎖衝出房間,然而那團瑩綠色光芒卻跟到了走廊盡頭的後門。
 
  聽到身後傳來猛烈地撞擊聲,毅哲嚇得不知所措,看著二樓走廊上的微弱夜燈,他想也沒想就衝上二樓。
 
  不過就在他大步跑上樓後,卻看到臥房敞開著,兩頭身體散發著瑩綠色暗光的噁心生物,正趴在臥房地板上,啃咬著什麼。
 
  牠們背上有著和腦袋一樣大的膿包,其中一隻的膿包還裂了開來,墨綠色的汁液從膿包內流出,毅哲只感覺想吐。
 
  「砰」的一下,臥房的門被甩上,毅哲根本沒有看到是誰關上了門,他好想就這樣轉身跑掉,或是衝去父母的房間,但是……那兩個怪物在啃咬著什麼?
 
  想到這,毅哲的心跳瞬間加快了幾分。他一把抄起走廊上的立燈,握住門把,將門推開。
 
  透過走廊的夜燈,他這次終於看清楚,躺在地板上的,是他的兩個妹妹,只是她們沒有半點掙扎,任憑怪物大口啃咬著身體,鮮血流滿了整間房的地面。毅哲的腦袋一片空白,手中的立燈在恐懼和憤怒混雜之下,猛力砸向正背對著他的綠色怪物。
 
  「啪」的一聲,毅哲手中的立燈扎扎實實地砸在其中一隻綠色怪物的背部,那流汁的膿包瞬間爆開,噴到滿地都是,也濺了毅哲一身。
 
  另一隻怪物轉過頭,對著他發出刺耳尖銳的吼叫,毅哲被這隻怪物的長相嚇得一縮。沒有眼睛和耳朵,一個像是觸手的吸盤從凹陷的鼻子處探出,不斷地收縮擴張,血盆大口中銳利的牙齒沾滿肉渣和濃稠鮮血。
 
  「咚!」
 
  一個悶響過後,毅哲才意識到自己已經舉起立燈打在另一隻怪物的腦袋上。
 
  他沒辦法思考,不知道是因為剛才的酒,還是因為恐懼壓過了一切,只能一下下猛力砸在兩個怪物身上,直到牠們被砸到血肉模糊,整間臥室都是從怪物身上噴濺出的墨綠色血液。
 
  立燈殘破不堪,燈泡早在砸下第一棍時就已經碎裂,隨著毅哲混亂的砸打,燈座也被打斷了,只剩下沾滿綠色血液的燈桿還握在手中。他停下動作,手卻不住顫抖,兩隻怪物癱在地上抽搐著。
 
  毅哲大口喘息,心臟仍然劇烈跳動,他的兩個妹妹躺在怪物身旁,帶著蕾絲花邊的睡衣上沾滿鮮血,一動也不動地倒在冰冷的地板上,他甚至分不清誰是誰。她們總是很相像,互相模仿著彼此,穿著同樣風格的衣服,梳著相同的馬尾,連講話口氣都一模一樣,但是身為她們的哥哥,怎麼也不可能會認不出來。
 
  只是此時……
 
  「嘔……」一陣嘔吐,先前吃的餅乾全被他吐了出來,上面還混著綠色的酒液。立燈因為無力而脫手,不過緊隨而來的腳步聲,卻讓毅哲再度彎腰抓起了沾滿血液的燈桿。
 
  那不是他父母的腳步聲,而是一種拖著地板、急促卻又沉重,還帶著奇怪碎裂聲的步伐。
 
  毅哲轉過身,想要把門關上,但一隻身上散發著墨綠色暗光的噁心怪物已經出現在門口。隨著牠撲向前,毅哲才知道為何那腳步聲聽起來這麼詭異。
 
  怪物的身形因為快速移動而左右大幅搖晃,雙腳拖在地上,隨著牠的移動前腳跟著高高舉起,甚至越過了胸口,然後重重地落下,發出「咚」的悶響,而腿在落地時斷成十幾節,扭曲變形,甚至還有幾節深黑色的骨頭從綠色皮膚中穿出。
 
  「嘎啊嘎啊嘎啊!」
 
  怪物的口中發出從未聽過的詭異吼叫,尖銳刺耳令人難以忍受,不過毅哲並沒有辦法摀上耳朵,因為怪物已經撲到他面前,緊隨在後的還有另一隻怪物。毅哲舉起立燈,什麼都沒想,或者該說他根本就沒辦法思考,因燈座斷裂而變得尖銳的燈桿,直接桶進怪物的腦袋,從後腦杓穿出,綠色血液直接噴在另一隻怪物噁心的臉上。
 
  毅哲看著在門口嚎叫的怪物,緊張地想要將燈桿拔出,但是燈桿卻深深崁入墨綠色的腦袋中。他下意識地將死去的怪物連帶著燈桿向前一推,「刷」的一聲,另一隻怪物的胸膛被尖銳燈桿給劃開,深綠色的血噴灑在走廊上,牠嚎叫著轉身跑向樓梯,身體誇張地擺動著,那對斷成數十節的雙腳不斷發出噁心的骨折聲,轉眼消失在樓梯口。
 
  毅哲絲毫不敢放鬆,抓住卡在怪物屍體腦袋上的燈桿,使勁全力將燈桿給拔出。他緊張地左右張望,卻又不小心瞥見兩個妹妹悽慘的死狀,腦袋再度一陣暈眩。
 
  過了片刻,毅哲才稍微恢復過來,忍著快要炸開的心臟,走出房間,探頭望向走廊和一旁的樓梯口。什麼都沒有。
 
  他完全不敢回頭再望一眼,只能大步衝向父母的房間。
 
  只是跑沒幾步,毅哲便停了下來。敞開的房門,昏暗的房間,在走廊夜燈的照射下,毅哲已經看到一大灘從床頭流到地板甚至擴散到門前的血跡。
 
  毅哲雙手一軟,燈桿掉在地上發出響亮的聲音,接著自己也跪坐在地。酒精的效力和腎上腺素不斷刺激之後,他感到一種深沉的疲憊,連難過、憤怒的力氣都沒有,只能呆滯地望著地板。
 
  不知道過了多久時間,在他終於恢復一些思考能力時,「報警」這兩個字閃過了腦海。
 
  他趕忙掏出一直放在牛仔褲口袋中的手機,滑動螢幕,卻發現螢幕仍舊是一片黑,絲毫沒有動靜。是沒電了?還是剛才撞到了什麼?他不知道。
 
  該怎麼辦?毅哲想去找鄰居求救,但是又害怕遇到剛才逃走的怪物。腦中有個聲音一直要他乖乖待在屋子裡,回到房間把門鎖上,最好躲進被窩,就當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過,只是一個可怕的噩夢。
 
  然而另一個聲音卻清楚地告訴他,這些怪物進得了房子,也能進到你的房間,躲在這裡只是等死罷了,趁自己還能跑時,快去找人幫忙。
 
  快去找人求救!
 
  毅哲穩住發抖的雙腳站起身來,還差點因為重心不穩再度跌坐在地。他抓著扭曲的燈桿,一步一步走向樓梯口,依仗著二樓走廊上的夜燈走下樓,接著稍微探出頭左右張望,但是樓下沒有燈光,在一片黑中,什麼也沒有看到。
 
  他憑著印象,緩緩地走到轉角的廚房,先前在開水龍頭時,有看到水槽旁擺著一組新的刀具。一陣摸索後,毅哲抓到一把水果刀,便緊緊攥在手中,放掉了沾著黏液的扭曲燈桿。
 
  憑著薄弱的記憶,毅哲一隻手搭著牆壁,一手舉著水果刀護在胸前,沿著牆邊慢慢走到了客廳。前廊就在客廳再過去,只要到了那裡,大門外的路燈應該可以讓他看得清楚一些。
 
  那隻怪物不知道跑到哪去了,整間房子悄然無聲,但是毅哲的心跳卻劇烈無比,他好怕心臟跳動的響聲會吸引到那隻怪物。
 
  一個不注意,毅哲絆到了什麼,向前一撲,水果刀掉在地上,「匡噹」一聲在沉靜的黑夜中迴響。他撐著地板坐起身,雙手沾上了奇怪的黏稠液體。
 
  這裡已經是前廊的轉角,路燈透入的光就在前方,但光線卻沒有照到他倒下的地方。毅哲驚恐地摸著水果刀掉落的位置,拇指在慌張搜索時被刀鋒割傷,不過他卻如同抱到浮木般一把抓住了水果刀。
 
  然而在拿起水果刀時,他卻同時摸到了另外一樣東西──一條觸感十分滑順的手帕。
 
  這是他母親隨身攜帶的手帕。因為潔癖的個性,他的母親在觸碰東西前,都會先用手帕將東西擦一擦,基本上是片刻不離身的,更別說是這樣隨意地丟在地上。
 
  想到這裡,毅哲顫抖的手摸向剛才絆倒他的東西。
 
  是一截手臂。只剩下一截手臂。
 
  在毅哲抓起的瞬間,就如同被燙到般縮了回來,這個大動作讓手臂向前滾了兩圈,毅哲的心也隨著這詭異的滾動聲涼了半截。
 
  他的雙腳軟到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抓著水果刀驚恐地向後退,直到背部猛地撞上牆壁,路燈透入的微光照在他的左邊臉頰。
 
  腦袋裡又是一片空白,毅哲只能憑著本能爬向光源,大門就在眼前。手腳並用地爬到了前廊的底端,他下意識地套上拖鞋,接著穩住顫抖的腳,向前走了幾步,搭住大門的把手。
 
  打不開,他轉動握把上方的鎖,門把卻依舊不動。
 
  他用力地扳動,門把因為鏽蝕發出「嘰嘰」的刺耳聲響。聽說當初改建這裡時,因為大門本身的設計十分漂亮堅固,也因此而保留了下來。
 
  「嘰嘰嘰嘰!」
 
  毅哲大力地扭著門把,這刺耳的聲音讓他的胃像是被掏空一般。
 
  「咚!」
 
  後門的方向傳來重重的落地聲,毅哲緊張地停下手邊動作,回頭望向一片漆黑的客廳。
 
  「……」
 
  「嘰」的一聲,他的手按在門把上,不自覺地又施加了力道。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一陣如同暴動般的猛烈步伐朝著毅哲的方向衝來,毅哲瞪大眼睛恐懼地大力上下拉著門把。
 
  「快啊!」他大吼著,緊緊盯著門把不敢再回頭。這時毅哲才注意到,一個作為內鎖的鐵閘卡在握把下方。
 
  腳步聲移動的速度非常地快,片刻便繞過了廚房,毅哲慌張地拉開鐵閘中的鐵條,拉下門把向前一推,閃身出了大門,接著將門用力甩上。
 
  「砰!」
 
  下一刻大門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撞上,嚇得毅哲死命擋住門板。
 
  「砰!砰!砰!砰!」
 
  透過霧玻璃向內看,那個散發著微弱綠光的怪物正撞擊著玻璃門板,不過厚實的門板並沒有因為這幾下衝撞而碎裂。
 
  片刻後衝撞停了下來,毅哲恐懼地看著貼在霧玻璃另一側的腦袋。在霧玻璃的遮擋下,怪物的面孔十分不清楚,不過毅哲卻可以感受到那對漆黑的眼睛正透過霧玻璃瞪著自己,瑩綠色的暗光從裡面透出,只有那對眼睛的位置是一片漆黑。
 
  看著那對漆黑的眼睛,毅哲頓時像是被催眠一般,連提起半點反抗的念頭都沒有辦法,就像是被獅子盯住的羚羊,只能無助地站在原地等著被撲殺。
 
  「砰」的又是一聲,怪物狠狠地撞了下大門,接著消失在門的另一側。
 
  隨著怪物離開,毅哲手腳再度回到自己的控制之中,他左右張望,看著兩旁的住戶。在這條小巷只有四棟住宅,巷子對面是一棟五層樓的廢棄宿舍,這裡的地勢高低起伏十分明顯,比鄰的屋子並不多,道路也非常蜿蜒,在房屋和道路突起處的遮蔽下,視線顯得相當狹隘。
 
  兩側的住戶都已經熄燈,猶豫半秒後,毅哲選擇跑向左側的鄰居門口,大力地按下電鈴。然而電鈴卻沒有如預期地響起,他張開嘴大聲呼救。
 
  此時聲音就像是被吸進黑洞之中,毅哲明明知道自己正在大喊,耳朵卻沒聽到叫喊聲。
 
  毅哲用力拍打著鄰居的大門,只希望這陣騷動會有人出來查看,但過了片刻,卻沒聽到應門的聲音,甚至沒有半點聲響。
 
  「快走!快走!」腦中的聲音提醒著他,快走,怪物說不定已經離開了屋子。毅哲用力地捶了下門板,轉過身,大步跑向小巷的轉角。
 
  
 
  1.3
 
  
 
  黑夜裡悄然無聲,安靜地像是戴上了耳塞,只有心跳和急促的腳步打著不成節奏的拍子,在毅哲的耳邊亂轉。
 
  他不清楚現在是幾點,或許才剛進入深夜,也可能已經過了午夜,甚至是凌晨一點、兩點、三點,在漆黑的夜空中,烏雲遮蔽月亮和群星,根本無從判斷這夜還有多長。
 
  剛才喝酒時有些恍神,酒的後勁讓他失去了時間觀念。腦袋發麻,分不清東西南北,毅哲只能沿著道路不斷向前跑,盼著前方或許有哪間屋子的燈還亮著,如果碰上其他人,就可以把剛才發生的詭異事情和那些噁心的怪物,全都一股腦拋給對方。彷彿只要這麼做,他心中沉重的感覺就會減輕不少,彷彿只要這麼做,恐懼就會離他遠去。
 
  不過他的希望落空了,在這恍若迷宮的山間小道,沿途的住家竟然全都已熄燈,如同死城般的寂靜無聲,讓毅哲原本就十分緊繃的情緒瀕臨崩潰邊緣。
 
  他曾幾度大力敲門,卻依然得不到任何回應,想要大喊大叫,但聲音就像是被鎖在透明的罐子中,怎麼也傳不出去。而且在他停下來喘口氣時,才發現這陣無聲太過詭異,明明是夏夜,屬於蟬與青蛙高歌合鳴的季節,卻只聽的到他的心跳聲,連半點風吹樹葉的聲響都聽不到。
 
  一切彷彿都被關上靜音,除了心跳,還有再度奔跑起來的腳步聲。
 
  他沿著小道一直向前奔,跑過一整排的住家、繞過岩壁,穿過一個林間小道,再經過一間道旁的小土地公廟。
 
  喘口氣後,毅哲繼續邁開麻木的雙腳,轉過一個小坑,看到下坡的幾戶住宅,經過一個小廣場、兩間明顯沒有住人的破舊屋子和一座不大不小的學校,然後是兩側緊貼岩壁的山路,上坡、上坡、蜿蜒的上坡,接著他又看到了一整排的住家,但是仍然沒有半間屋子亮著燈。
 
  於是他只能繼續向前跑,繞過了岩壁,穿過一條坐落於樹林中的林間小道,接著又看到一間小土地公廟。
 
  這時他停了下來,喘著氣,絕望地拍打自己發脹的腦袋。他終於意識到,自己根本是在繞圈子,而且這個小土地公廟不是第二次路過,或許已經是第三次、第四次,還是第五次?
 
  這該死的酒,怎麼讓自己的思考越來越遲鈍,毅哲忿忿地揉著眉間。
 
  剛才過來的路,就在這一圈封閉區域中的某個地方,他應該要往回跑,另外尋一條出路,但是毅哲卻怎麼也想不起來,究竟是怎麼繞到這個地方的。
 
  深夜、怪物、酒精、死寂、迷失、無助、恐懼,這一切都讓他變得疑神疑鬼,草叢後究竟有沒有躲著什麼,在他穿過樹林時會不會衝出那個噁心的墨綠色怪物,怪物跑動時的詭異動作一直在他腦海閃過。
 
  還有透過霧玻璃看到的瑩綠色微光,以及那對漆黑的眼睛,彷彿就在他的背後,只要他一轉身……
 
  不行!毅哲猛拍自己的臉頰,繼續邁開雙腳向前跑,他要找到出路,他要找到人求救,他要遠離那些該死的怪物,他要活著。
 
  要活著,要活著,要活著,要活著,要活著,要活著,要活著……
 
  出口!他看到了一條路!就在這排住家最後一棟的轉角,他記起自己方才就是從這個地方下來的。
 
  然而,跑到轉角前時,他卻愣住了。
 
  「咚!刷刷……咚!咚!刷刷……咚!」
 
  那如噩夢般的腳步聲從轉角後方的道路傳來。毅哲停下腳步,心臟似乎腫成三倍大,劇烈的跳動讓他無法正常呼吸。
 
  「刷刷……咚!刷刷……咚!咚!刷刷……」
 
  毅哲按住自己的胸口,緊握水果刀的右手顫抖著,那個怪物正朝著他的方向拖步走來,兩條斷成無數節的腳,在移動時發出噁心的骨頭碎裂摩擦聲。
 
  毅哲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要是倉皇逃跑被怪物追上,他實在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勇氣面對這個噁心的怪物。但要是就這麼待在原地,迎來的不會有別種結局。
 
  明明是簡單不過的選擇,毅哲卻這麼愣在原地,直到怪物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他才終於回過神來拔腿狂奔。
 
  「刷刷……咚!刷刷……刷刷……咚!刷刷……咚!咚!刷刷……咚!」
 
  怪物的腳步聲隨之加快,瞬間就越過了轉角,在毅哲背後發出「嘎啊嘎啊」的尖銳嚎叫,接著毅哲只感覺背後被重重一壓,怪物將他猛撲在地。混亂中他胡亂地揮舞著手中的水果刀,在怪物臉上留下一條極深的血痕,卻也在自己左臂上劃了一刀。墨綠色和鮮紅色的血液流到地上,像是爭奪著地盤,在地面混雜成奇怪的圖形。
 
  「咚」的一聲,被壓制在地的毅哲腦袋重重受了一擊,後腦杓直接撞向地面。這一下砸得他頭痛欲裂,卻也讓他清醒許多。他不再胡亂揮舞著水果刀,而是直接將刀尖刺向那張不斷試圖啃咬他的血盆大口。
 
  水果刀無聲地沒入怪物口中,牠用力一咬,想要將毅哲的手給咬斷,卻因為這個動作,刀鋒直接從上顎刺進腦袋,就這麼保持著半開的嘴,向側邊一倒。在牠死去的時候,背上的膿包如同幾百個粉刺被擠出來般,同時流出噁心的濃汁,嚇得毅哲趕忙推開死掉的怪物,才沒讓這些噁心的汁液流滿他全身。
 
  他揉著後腦勺坐起身,然而這時才注意到遠處上坡又傳來腳步聲。那陣腳步十分地急促沉重,每一下落地都彷彿要將地板給踩碎一般。
 
  是那個怪物!
 
  毅哲腦中閃過這個念頭,掙扎著爬起身來,轉頭朝廣場的方向跑去。他不想要面對那個東西,一點也不想,他可以找個地方藏起來,直到天亮。只要待到天亮,一定會有人來救他!
 
  「咚咚咚咚咚咚!」
 
  遠處的腳步聲非常快速地朝著他奔來,毅哲知道自己已經被對方發現了!他加快步伐衝向前方的岩壁,一繞過去就看到那個林間小道,毅哲跑入林間,小廟就在前面。
 
  只要繞過去之後,下坡處有很多地方可以躲藏,他可以跑到小廣場的角落,還是躲到學校裡面,找一間空教室,藏進講台下面。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後方不遠處的腳步聲越來越快。毅哲根本不敢轉頭,或許那個怪物正在跑下山坡,或許牠早就跑下山坡,或許牠已經跑到岩壁後方,或許牠繞過了岩壁,或許牠就在自己後面!
 
  「刷」的一聲,林裡突然伸出一雙手,抓住了毅哲的衣領,同時制住他緊握水果刀的右手,一把將他拉進樹林裡。
 
  「噓,安靜。」
 
  那人在他耳邊輕聲說道,並將他拉倒在地,順手奪走毅哲手中的水果刀丟到一旁,還在他身上潑了一瓶味道十分怪異的藥水。這藥水聞起來像極了先前他喝的那瓶酒,只是全無酒氣,八角的味道卻濃上幾分。
 
  毅哲還想掙扎,但一聽到那陣可怕的腳步聲正朝著樹林衝來,嚇得連動都不敢動,任由眼前看不清面孔的人摀住他的嘴。下一秒,毅哲就看到怪物衝進了林間小道。他驚恐地想要爬起身朝樹林深處逃,卻被身邊的人按在地上無法動彈。
 
  怪物經過他們眼前,就這麼停在小道末端的路燈旁,昏暗的燈光撒在牠身上,怪物微微抬起頭,似乎在嗅著什麼,或許突然消失的腳步聲讓牠起了疑心,而毅哲也因此藉由路燈的照射下,看清楚這個怪物的樣貌。
 
  牠的外型跟人十分相像,但就算是人,也是相當高大的人,雙腳非常粗壯,幾乎和一旁的路燈一樣,腳上一對鹿蹄隨著牠回頭走了兩步,發出沉重的跺地聲,然而牠的雙手卻和竹竿一樣細長,上面佈滿了奇怪的細小乳突,和蛆一樣不斷地扭動著。
 
  最讓毅哲作噁的,是這個怪物背後那對和飛蟻一樣的昆蟲翅膀,但是那對翅膀並不是一對「完整」的翅膀,而是由無數個細小鱗片所組成,隨著牠間歇性的拍動,一片片薄翅就像是飛落的皮屑。這些細小薄翅似乎具有腐蝕性,將泥土地面侵蝕出一個個細小坑洞。
 
  毅哲不清楚牠身上為什麼會散發著瑩綠色光芒,彷彿是從皮膚中透出來的,不過此時站在路燈下方顯得十分不明顯,只是牠如同蛇般扁平的臉上,那對渾圓的眼睛依然像是黑洞般,將一切光芒吸入無底深淵。看著那對空洞凹陷的眼窩,毅哲只感覺頭皮發麻。
 
  怪物嗅了一陣子後再度回過頭,朝著廣場的方向移動。
 
  聽著沉重的腳步聲漸行漸遠,毅哲一直卡在喉頭的恐懼終於落下幾分,身旁的人放開了手,撈起地上水果刀遞回毅哲面前。
 
  毅哲瞥了眼怪物消失的轉角,接著看向那人,接過水果刀,用沙啞的聲音輕聲問道:「你……你是誰?」
 
  習慣樹林內視線的毅哲,望著眼前的男子,對方的年紀至少比毅哲大上十歲,身形高挑,手臂卻十分結實。消瘦的臉龐流露出一種幹練的氣息,那對和老鷹一樣銳利的眼神直直盯著毅哲時,讓毅哲感到像是被剛才那隻怪物盯住般動彈不得。
 
  那人從腰際掏出一個鐵製的精緻小酒瓶,轉開瓶蓋,湊到嘴邊灌了一口,接著轉緊瓶蓋塞回腰際,瞥向怪物離去的方向,用低沉的嗓音淡淡吐出一句:「不重要。」
 
  
 
  1.4
 
  
 
  毅哲聽著怪物沉重的腳步聲消失在遠處,緊張的感覺卻沒有消失,因為眼前男子仍然讓他備感壓力。除了那對銳利的眼神,還有他正在整理的裝備,都讓毅哲不敢動彈。
 
  一把大獵刀靜靜地躺在刀鞘中,繫在他的左腰側,但讓毅哲訝異的是他從懷中掏出來的黑色手槍。這把槍十分厚重,毅哲並不清楚手槍的型號,事實上他只有在電影裡看過手槍,親眼見到這還是第一次。
 
  對方熟練地檢查著槍,接著塞回懷中,然後從右肩拉下一把更大的獵槍。他們兩個站著的角度,正好擋住那人一直揹著的獵槍,一看到對方卸下獵槍開始檢查槍枝狀況,毅哲更是心驚膽跳。
 
  毅哲吞了口口水,看著對方身後鼓起的黑色背包,不知道裡面究竟還放著什麼東西。
 
  看著對方檢查完獵槍揹回右肩,毅哲才吞吞吐吐地問道:「剛才那是什麼……?」
 
  「怪物。」
 
  「這……」聽著對方有說跟沒說一樣的答案,毅哲也不敢有任何怨言。「那你……是來獵殺牠們的嗎?」
 
  「牠們?看來你都遇到了。」對方輕輕地點頭。
 
  「我的父母和妹妹……都被怪物……」
 
  「你還能活著運氣已經很好了。」
 
  說完,對方便不再搭理毅哲,轉身走出樹林。
 
  「等一下,你……我……」毅哲跟了上去。
 
  見毅哲失魂般地跟著他,高挑男子停下腳步,從口袋裡掏出一瓶藥水塞進毅哲懷裡。「……留在這裡,不管聽到任何動靜都不要出來。只要看到牠們在你附近徘徊,就把這瓶藥倒在自己身上。」
 
  「可是我不想一個人待在這裡,我──」
 
  沒等話說完,高挑男子突然重重一拳灌在毅哲肚子上,他痛到想要大叫,卻被對方一把摀住嘴巴。
 
  「待在這裡,你才有可能活命。」高挑男子不耐煩地說,接著便拋下痛到無法站起身的毅哲,用快速卻安靜的步伐走出林間小道,朝著怪物方才離開的方向前進。
 
  毅哲望著對方離去的背影,半晌後才撐起身子,但隨即向後一倒癱坐在地。
那人像是追著這些怪物而來的,感覺他似乎有辦法可以對付牠們。毅哲不知道對方為何不乾脆直接打昏自己就算了,也就不用在這裡擔心害怕。
 
  有種古怪的感覺在毅哲心中浮現,不過他的腦袋還是十分沉重,沒辦法想更多的事情。撒在身上的藥水,有著濃厚的八角味,這刺激的味道讓他有點想吐,卻嘔不出半點東西。
 
  他用力地揉了揉眼睛,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只是仍然徒勞無功。
 
  現在究竟是什麼狀況,毅哲一點也搞不清楚。是現實中出現了怪物?還是一場夢?幻覺?是那個酒讓他產生了幻覺嗎?
 
  可是一連串的事情卻讓他感到相當真實,那個像是獵人的高挑男子,也不像是他幻想出來的。即便他現在昏沉沉的,也沒有道理連現實和幻覺都分不清楚。
 
  「Venez,Venez……」
 
  這時,一陣女性輕柔的歌聲唱著異國曲調,從林間小道的另一邊傳來。在這一片寂靜裡,歌聲如同黑暗中的微光,接著這陣歌聲越來越近,最後就像是在他耳邊一般。
 
  聽著起伏不大的音調,讓他原本恐懼的心突然感到十分平靜,彷彿先前所遭遇到的一切根本不重要,毅哲只覺得自己有些不受控制,他好想朝著聲音的方向走去。
 
  「Venez,Venez……」
 
  聲音呼喚著他,呼喚著要他到她的身邊,只要在她的身旁,一切都不再令人感到害怕。
 
  他放掉了手中的水果刀,用雙手撐起身子,彎腰撿起地上一根粗樹枝當作拐杖,走出樹林,沿著林間小道,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去。
 
  這陣歌聲隨著他的步伐越來越清晰,微微傾斜的上坡道路,毅哲一拐一拐地走著卻絲毫不感吃力,他只想趕快到對方的身邊,擁抱她,親吻那唱出美妙歌聲的雙唇。
 
  爬上小坡,只要繞過岩壁,前面就是剛才殺死怪物的地方。不過此時他卻一點也不感到懼怕,就算那隻雙眼如同黑洞般的怪物出現在他面前,他也不會因此停下腳步。
 
  「Venez,Venez, Allez dans mes bras……」
 
  毅哲拄著粗樹枝,向前一步,又再向前一步,動作緩慢地繞過了岩壁,接著他望向前方。
 
  在五棟屋子並排的小空地前,先前被他殺死的怪物還躺在原地,然而此時卻有一群人正攤在那個怪物的身旁。
 
  他沒有去細數地上究竟躺著幾個人,七個或八個,可能更多,不過他並不在意那些人究竟是何時出現的,也絲毫沒有注意到那些人──或者該說屍體──腦袋全都不在脖子上。無視地上滿地濃稠的紅黑色血液,毅哲拄著粗樹枝,一拐一拐地向前走,目不轉睛地盯著坐在人群中間的美麗少女。
 
  他不在意少女淡綠色的皮膚,不在意她背上為何有一對如同蝴蝶般的翅膀,也不在意她身上散發著和另一隻怪物一樣的淡淡螢綠微光,更加不在意她所坐著的,是三具疊在一起的無頭屍體。
 
  少女用撫媚的眼神望著毅哲,嘴角露出微笑。
 
  「Venez,Venez, Allez dans mes bras……
 
   Sommeil, dormir il,Dans mes bras……」
 
  少女用輕柔的嗓音,不斷重複唱著同樣的異國歌曲。毅哲分不出這是哪一國的語言,但他卻像是聽懂了歌詞中的意思,想要走向少女的溫柔懷抱,想要在她的懷中沉沉睡去。
 
  回過神時,毅哲已經跪在少女面前,臉頰感受著少女伸出的冰冷雙手。少女捧著毅哲的臉頰,一邊唱著歌,一邊將臉緩緩湊到毅哲面前。
 
  毅哲只感到無比的期待,想要再靠近一點,想要占有眼前的少女。
 
  這時歌聲停止了。
 
  毅哲像是觸電般突然清醒,看著眼前的少女正以詭異角度彎下腰,捲成球狀,脖子整個貼在腳踝處,背上那對美麗的蝴蝶翅膀中間裂開,露出一張如同鰻魚嘴滿是利齒的血盆大口,朝著毅哲慢慢貼來。
 
  「啊!啊啊啊!」毅哲尖叫著拼命向後退,但是那雙捧著他臉頰的手卻如同鐵鉗般,將他的腦袋牢牢固定在原地。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0114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9 篇留言

路(RuSiRu)
這部分之前發過了
就是重新潤過一次稿
接下每天一更
這禮拜會把這本寫完

04-08 01:55

綾采姬〞
可惡你怎麼可以搶自己頭香![e3]

04-08 01:58

路(RuSiRu)
頭香沒什麼好搶的啦(遠目04-08 02:08
沉石(G/J.G.F)
看到潤稿過的文章,就會想拿潤稿前的文章做對比[e29]

04-08 02:11

路(RuSiRu)
其實差不多XDDD
只是把一些不順的地方改掉而已(淚04-08 02:14
幻玄
該怎麼說呢....是法語

04-08 03:28

路(RuSiRu)
嗯 是法語XD04-08 03:48
Crow~★烏鴉女僕
那個歌真有意思

話說敵人其實是人型史萊姆!!!

04-08 07:18

路(RuSiRu)
呵呵 那首歌很好聽喔(誤
人型史萊姆(遠目04-12 17:13
白髮控-戮劍心
我還以為是新坑
原來是我沒看過的啊!

04-08 10:41

路(RuSiRu)
呵呵 喜歡的話繼續追吧~04-12 17:13
路(RuSiRu)
呵呵 喜歡的話繼續追吧~04-12 17:13
蒼月幽
我也以為是新的呢
這部真是嚇死人啊
路大大真的很適合寫恐怖小說
對了,那燒紙錢這部呢?什麼時候要更新?

04-08 14:36

路(RuSiRu)
呵呵 不過有些人覺得不恐怖XD
燒紙錢不好賣 可能先等等吧04-12 17:14
無敵涮涮鍋෴二世
好讚OAO(?

04-08 18:28

路(RuSiRu)
呵呵XD 為什麼要加問號XDD04-12 17:14
阿絳
還以為是新的章,結果竟然是潤稿後的 (º ロ º๑)

04-08 20:30

路(RuSiRu)
嗯啊 是潤稿後的QQ04-12 17:1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0喜歡★NKSH2043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活屍末日生... 後一篇:[達人專欄] Absin...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meke6608T.gondii 貓糞 生肉
精神疾患を予防するために感染症を予防せよ(統合失調症.思覺失調症)(双極性障害.躁鬱症)貓糞寄生蟲學員真感人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