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實驗> Day 27

作者:冰翼羽蛇│2014-04-05 23:55:17│贊助:2│人氣:150
Day 27
3/24(四)
紀錄者: 楊德音


        媒體輿論的力量果然很可怕。

        這幾天給楊醫師看診的病人越來越少,僅有的幾位也都面有難色,抱著膽顫心驚的不安感前來。有些還會在看診中不停地質詢教授:「我得了什麼病?」、「吃這藥沒問題嗎?」、「你真的是醫師嗎?」、「你到底會不會治病?」

        不爽不要看。教授差點就要罵出來,但他忍住把這句話吞回去,耐心仔細地診斷自己的病人,直到他們離開關上診療室的笨重木門以前,教授一刻都不敢鬆懈下來。

        今天一下就看診完最後一位病人,應該可以提早下班。

        教授心裡面這麼想著,但是沒那麼容易,每日例行的巡視工作還是要去處理。

        他提著自己的公事包走進醫院內敞開的電梯大門,按下按鈕「13」。一股力量將整個電梯箱垂直抬起,教授感覺自己的身體更沉重了。

        電梯大門再度敞開,醫院內部慘白又空蕩蕩的走廊呈現在眼前。

        醫院內的第十三層樓是用來做為特殊處理病房、實驗室或是手術室。若非必要不太會去使用到這層樓的,所以平常不太會有人出現在這裡,放眼望去走廊的盡頭還是一點人煙都沒有。

        這樣很好,這裡越少人知道越好。

        教授彎過好幾條走道,皮鞋踏下的沉重步伐在這層樓迴蕩著,聽不見還有其他皮鞋引發出同樣的共鳴。

        很好,趁現在沒有人趕快溜過去。

        教授最後停在一處比走廊盡頭還要更隱匿的地方,開起那扇沉重的大門――

      「哇!」裡面突然發出女性的尖叫聲,嚇到剛踏進門的教授。

      「原來是教授啊……」裡面一位年輕貌美的女子被突然的開門動作給嚇壞了。她輕輕喘一口氣,用右手背部擦拭去額前剛被嚇出的冷汗,也順勢撥弄整理逐漸快長到肩膀的秀麗短髮。

      「真是的,教授。怎麼進來不先敲個門啊?」那名女子嘴裡咕噥著,手裡握著一隻幾乎快大過她嬌小手掌的吸量管,身上穿著的實驗衣上沾上一點深藍色汙漬。顯然她剛剛正在處理什麼實驗,而實驗對象很可能是她手邊那幾隻關在實驗室專用飼養箱的白老鼠。

      「抱歉,抱歉,我不知道現在這裡還有其他人。」教授感到很不好意思地向助教道歉:「不過,小澪。妳現在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教授,今天是星期四啊。行程表上都有寫,我是在星期四過來排班的,你忘了嗎?」澪斜歪著頭反問道。

        教授一心只想著自己的事情,其他什麼的早就拋諸在腦後了。

      「對了,還有剛才小杰已經分析完實驗數據,要我在這裡等著交給你。」澪將手上的吸量管掛在架子上,拾起擱置在桌子角落的一疊紙張。

      「嗯……」教授從澪手中接過那疊紙張,仔細地看了看那份分析報告上的數據。他繼續往下翻,眼睛也不停地在紙張來回掃視。

      「好,我明白了,我會再跟他聯絡。」教授將剛瀏覽過一遍的報告收進自己的公事包裡:「小澪,妳今天課教的還好嗎?」

      「是啊,順利的結束呢!」嘴角上露出彎彎的笑容,澪謙卑有禮地答謝道:「這也多虧教授的幫忙呢!沒有你的幫忙我可能真的會趕不及。」

      「我其實根本沒做什麼,要謝就跟『她』謝謝吧。」

      「嗯……」澪微閉著雙目,似乎在思考些什麼。教授自然知道自己的學生在想些什麼,而且也跟著她重複同樣的動作。

        兩人之間忽然出現這片刻的靜默。

      「嗯,好的,教授要回去了吧?那請務必幫我跟她道謝,她應該還在等你呢!」澪故作輕鬆的語氣開口應答,想化解這突如其來的尷尬。

        教授點點頭,但他的注意力沒有放在她身上。視線已經轉移到她手邊那幾隻被關起來的白老鼠。

        他伸出手輕輕觸摸著飼養箱上方的蓋子。其中幾隻白老鼠看見一隻手伸過來,以為是負責放飼料的主人送食物來,幾乎將整個肥胖的身軀都硬撐著站起來,露出有些泛黃的門牙隔著籠子拼命咬住什麼。白忙到最後結果一無所獲,發現是自己被騙了,才垂下頭繼續在箱子裡打轉,等待下一次發食物的日子。

        沒有人知道那群笨老鼠是怎麼想的,而這些笨老鼠也不會知道自己往後的命運會如何。

        教授收回他的手,看著這幾隻笨老鼠若有所思,回頭對助教說:「澪,請務必好好對待妳的實驗對象。」

      「知道了,教授,我一定會的。」澪點頭回應著,她知道這至少是自己應該要做到的本分。

        她揮手向要離開的教授道別:「那麼教授,再見了。我會繼續忙完我的事情才離開的。」

        「再見,不要忙到太晚喔。」

        教授回頭瞄了澪一眼,也回頭瞄向裡面空蕩蕩的手術台。

        厚重的大門被關上,發出低沉的巨響。



        冬天已經過去了。

        天氣開始變得炎熱,雖然晚上會逐漸轉涼,但城市內沉重的溼氣依然讓人悶熱的難以忍受。

        即使如此,教授還是選擇穿上厚重的黑色大衣,戴上一頂幾乎完全遮住自己臉上表情的深灰軟呢帽。他要避開的不是潮濕悶熱的不適感,而是其他人的目光。

        離開了醫院,他低調地走上人行道,小心翼翼地不要露出馬腳,最好不要有人注意到他――

        ――突然自己的右口袋震了一下。他拿出來一看。

        沒事,是自己的手機在震動。他用拇指按下通話鈕拿到自己的嘴邊。

      「教授,你現在在外面嗎?」低沉又略帶些磁性的男性聲音從話筒傳來。然而,這聲音卻又不讓人覺得過於老氣,教授一聽就知道是誰打來的。

      「嗯,我現在正要回家。」

      「咦?可是教授你現在不太適合一個人在外面吧?需不需要我幫忙――

      「沒事的,杰。」教授直截了當地拒絕他的好意:「你今天不是還有實驗要做嗎?先去忙你的吧,別拖到太晚。」

      「啊哈哈,好吧,既然教授都這麼說了」聽得出來對方正在苦笑著,他明白教授平常不會那麼輕易就妥協的:「那教授你已經看過了嗎?」

      「那些數據嗎?」教授想一下杰要表示的是什麼:「澪剛才已經交給我了。我大概看過一遍,果然跟我預測的一樣。」

      「所以,教授――

      「繼續做下去。」教授直接對自己的學生下達指令:「雖然看起來確實有明顯的上升趨勢,但這差異還不夠顯著,你的統計分析結果不是也這麼寫的嗎?」

      「但是――

      「就算我不這麼說,她也會堅持要你繼續做下去的。」教授態度堅定地給予指示,好像在強迫對方必須接受,沒有轉圜的餘地。

      「好吧,我知道了,教授。」杰最後只能輕輕嘆一口氣:「我已經答應過教授您,必定盡自己的全力配合的。」

      「知道就好。」教授聽見他的回答,滿意地點點頭:「那你應該已經拿到切片了吧?弄的如何?」已經談好一件要緊的事後,教授又將話題轉移至另一件正事上。

      「已經處理完畢了,但是目前的切片還看餔出什麼東西,我們還是不能夠確定病因為何。所以我拿一部分去做染色分析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這還需要等好幾天才能分析出來。」

      「很好。」教授又滿意地點頭稱讚,並且反問道:「那等結果出來之前,你先猜猜看,你覺得會讓『特克林』無效,導致病患無法康復的可能原因是什麼?」

        雖然教授平常不太管自己的學生,但是在科學研究的態度上相當嚴格。對自己的學生而言,懂得觀察現象、發現問題、提出假說、推論原因並且分析結果都是很重要的基本思考。剛好藉由這個契機來進行機會教育。

      「嗯……」杰思考了一陣子,最後終於出聲回答:「教授應該知道我們人類是屬於真核生物吧?」

      「這我當然知道,不然我怎麼當的了教授?」其實就算不是當教授的也都知道,這幾乎可以算是常識。

      「啊哈哈,說的也是。」杰半開玩笑地表示,但接下來他的回答轉變為較嚴肅的語氣:「真核生物的基因表現並不像細菌那類的原核生物一樣。真核生物的基因其轉錄跟轉譯過程中都需要經過切除、修飾才能做出需要的蛋白質。」

      「所以你覺得跟這個有關?」

      「我記得教授所開發的『特克林』,其作用機制是在施打進入人體後,會去尋找癌細胞表面上大量表現的受體蛋白質,並且與之結合,才能進入癌細胞內部進行破壞吧?」

      「所以?」

      「雖然只是猜測,不過我覺得――」杰遲疑了一會兒,吞一口口水後又繼續說下去:「――會不會是這種受體在我們人身上的癌細胞並不存在?」

      「那為什麼只有人類沒有?」

      「教授,我覺得是因為產生受體的這段基因不是我們人最後表現出來的外顯子。」杰在電話的另一頭想努力表達出自己的想法:「這段基因在轉錄跟轉譯的過程中都已經被我們體內的酵素切除、修飾掉了。」

      「嗯,很有趣的推論。」果然跟教授想的差不多,像杰這種能夠深入思考,舉一反三,並且能表達出獨到見解的學生實在難能可貴。

      「我還想到第二種可能性。」杰繼續表達自己其他的看法:「從微生物演化到脊椎動物,一直演化到我們人類。我想也許在演化到我們人類的時候,這段基因就已經不存在了。所以,其他生物都還保存著這些製造受體蛋白質的基因,但是這段基因已經在生物演化成人類的過程中被剔除掉了。」

        這次的回答倒是讓教授感到頗為訝異,這部分反倒是被他忽略了。

        ――或者是刻意忽略。

        從那次意外之後,他已經不想再去思考因為「人」本身的「缺陷」所導致的問題。他以為他已經學到教訓了,想不到這個教訓竟然又回來嘲笑他,真是諷刺。

      「呵呵。」教授冷冷地笑著問道:「所以你覺得『仙藥』會失敗的原因很有可能是因為『人』本身的『不完美』造成的嗎?」

        聽見教授這樣冷冰冰地回答,電話另一頭的杰趕緊慌忙地解釋:「不,那個,教授,我無意冒犯,這只是我的猜測――

      「不錯的猜測。」教授緩和自己的語氣,點頭稱讚道:「沒關係,我早就知道當時自己的想法是多麼的天真愚蠢了。哈哈,我想那個頑固老頭應該也早就知道了吧。」

      「啊哈哈,教授,你這些話可別讓張院長聽到才好。」聽見教授似乎不是在生氣,杰感到釋懷而將自己的語氣鬆懈下來。

      「是前院長了。」教授糾正他,並且用嚴厲的口吻命令:「而且比起張醫師,這些話更不能讓她知道,尤其是切片的事。」

      「明白了。」杰恭敬地遵從命令:「那教授,我該回實驗室了,下次有什麼新發現會再跟你報告的。」

      「好,那就先這樣,再見。」

        教授掛上電話。

        談話已經結束了,但他仍然拿著手機站在原地發呆,似乎在思考剛才杰所說的那些推論。

        果然是因為「人」的「不完美」所造成的問題嗎?但「人」又怎麼可能會「完美」呢?

        不可能,這根本就不可能存在。他已經知道了。

        教授心裡頭想著,忽然抬頭發現時間似乎不早了,還是趕快回去吧。

        他站在路邊舉起手攔住一輛計程車,內心同時也希望他不會在搭乘的過程中被司機認出來,他可不想要因此耽誤太多時間。

        早點回去別讓等太久。



        還好過程中沒出什麼事,但下班尖峰時段路況有點塞,回到家的時間有點晚了。

        教授在繼續走向家門口前,先左顧右盼四處張望著,確認沒有問題後才拿出鑰匙,打開自己的家門。

      「回來了嗎?教授。」

        從門裡面傳出一道清脆悅耳的女性聲音,然而,卻聽不出來有任何的情緒隱藏在裡面。教授對這聲音的出現並不感到意外,他早就知道現在的時間她已經回到家,正等待著他的歸來。

        一位年輕美麗的黑長髮女孩緩步從屋內走向玄關迎接教授的到來,她身上還穿著今天剛從學校回來的高中制服。然而,她那紅潤吹彈可破的臉頰上看不出有任何的表情變化,看起來不像是會開心期盼爸爸回家的女兒。明亮澄澈的雙眸正盯著教授看,卻無法從她的眼神中看出些什麼。

        即使是這樣的冷淡接待教授也毫不在意,他仍然回以強作歡顏的笑容來面對。

        短暫的片刻後,女孩的眼神忽然出現微小的變化,似乎是突然意識到自己說錯了什麼。

      「對不起,爸爸。」她低著頭對教授道歉。

      「沒事的,雲兒。」教授走向雲英面前,伸出右手輕撫她的腦後,彎下身驅想看清楚她那雙漂亮的眼睛:「你喜歡怎麼稱呼我都無所謂。」

      「沒關係,爸爸。」雲英語氣堅定地回答他,但依然沒有抬頭,好像有意要迴避爸爸對望過來的眼神。

        教授非常清楚地知道她向來都很堅持自己的原則。一旦她決定要做什麼、怎麼做,沒有人能夠改變她的心意,包含現在身為爸爸的自己。

        教授張開雙手緊抱住自己的女兒,這突如其來的舉動似乎讓她感到不知所措,不曉得自己的手該往哪裡擺才好。

      「爸爸?這――

      「沒事的,雲兒。」教授將頭輕靠向她的頭側,在她的耳邊輕聲細語地安慰著:「妳可以跟我一樣張開雙手抱住我,或是妳不想要的話也沒關係。」

        聽見教授的回應後,短暫的猶豫間她作出了決定。雲英也伸出雙手抱住他:「爸爸會比較喜歡我這麼做,是嗎?」

        教授感受著自己的女兒也緊緊的擁抱著她,享受父女之間才有的溫暖懷抱。此刻,兩人緊擁著彼此,好像彼此都很害怕只要稍微鬆開手就會失去對方。

      「謝謝妳,雲兒。」教授欣慰地露出笑容:「妳其實是可以有其他選擇的。」

      「但我選擇這麼做。」雲英將自己的頭輕靠在教授的肩膀上,輕聲地回應他:「我不後悔。」

      「雲兒……」教授的音量變得很弱小。有時候他是多麼希望她能夠改變主意,做出自己的選擇。

        但也許這就是她的答案。

      「好了,時間不早了。」教授鬆開雙手,站直了身子向她宣布:「晚餐時間也快到了,有什麼事情我們可以飯後再來繼續聊。今天就來煮義大利麵給妳吃,怎麼樣?」

      「嗯。」雲英點頭同意,不過她似乎也不在意要吃什麼,反正不管晚餐內容改成什麼花樣她似乎都能夠接受。

      「好吧,」看見雲英還是一如往常沒什麼特別的反應,教授心裡面有些失落:「那雲兒,妳再等我個十幾分鐘,我去廚房準備。」

      「我想我可以幫忙――

      「不行!」教授突然大聲地斥責,嚴厲反對她這麼做。雲英瞪大著眼睛看著教授,剛才的舉動似乎把她給嚇著了。

      「對不起,雲兒。」教授又再度彎下腰輕撫著她的頭,想要安慰剛剛被自己嚇壞的女兒:「爸爸只是擔心妳萬一要是不小心受傷了,爸爸會不忍心。」

      「我知道,爸爸。」雲英抬頭望向教授那看起來有些滄桑的面容:「爸爸這麼做是為了我好,我知道。」

      「雲兒……」

      「沒關係,爸爸。那我先回房間等爸爸準備好。」

        雲英沿著客廳左側走向那扇幾乎看不見的房門。她按下「門把」後,啟動機關,走進那隱匿在牆壁中的房間。

      「嗯,那晚餐好了我會過去叫妳的。」

        教授看著自己的女兒回到他當初安排設計的房間,房門最後隱藏在那道牆壁中,幾乎看不出任何破綻。



      「對了,爸爸。」

        晚餐過後,是教授與女兒一起待在她房間裡交流談話的時間。雲英坐在自己的床邊報告完她在學校裡目前的課業進度、人際交往或是新鮮趣事,這時她拿出一張紙交給正坐在書桌椅上的教授:「這個給你。」

      「這是什麼?」教授接過那張紙拿起來一看,原來是期中考的成績單。

      「前幾天剛考完期中考的成績都公布出來了。」雲英解釋道:「這上面有班上所有人,所有科目的成績,拿給你做參考看看。」

        教授微瞇著眼睛仔細盯著成績單上的數字,全班五十個人總計包含國文、英文、數學、物理等十項科目的成績全都呈現在眼前。教授注意到最後的總分跟平均成績,看起來都是自己的女兒遠遠超過班上其他人。除了國文有包含問答寫作這種沒有一定標準答案的科目外,其他都是幾乎拿滿分。離第二名的差距雖然不大,不過依然可以看的出來自己女兒的實力超越一般高二生的水準。

      「這次的物理跟數學確實比較困難,鑑別度夠大,我想應該可以拿來做為參考。」

      「嗯……」教授點點頭,似乎對於這樣的結果相當滿意。

      「全校的成績單應該也快出來了,不過我還沒有聽到有其他班級的學生成績超過我,而且爸爸應該也知道我轉進去的是資優班,班上平均都比其他班級還高。」

      「我知道了。」教授將那張成績單收起來,調整好自己的姿勢,整個身體往前靠向自己的女兒。

      「我剛剛在成績單上看到你們班上第二名那位同學,好像就是之前妳提起過那位常跟妳一起上下學的――藺同學嗎?」

      「他的名字叫嵐宇。」雲英指正道:「爸爸別擔心,他不會對我們造成威脅。」

      「嗚,對,是嵐宇。」大概幾天前,雲英已經從「藺同學」改口稱呼為「嵐宇」了。教授不太清楚這中間是發生什麼樣的轉變,他不太放心。

      「想不到雲兒已經這麼篤定了?他跟妳走得這麼近,又這麼常跟妳接觸――

      「如果他想跟蹤我每天都辦的到,但他從來沒這麼做過。」雲英用堅定的語氣回答他:「別擔心,如果他有任何對我不利的企圖,我會知道的。」

      「是這樣嗎?」聽見自己女兒的回答如此肯定,教授稍稍鬆了口氣。他知道雲英一向都很小心謹慎,能夠讓她有如此信任的外人實在是少數。

      「不過,雲兒,一切還是小心為上。我們可千萬別太惹人注目。」

      「知道了,爸爸。」雲英點頭答應:「我會保持戒心。」

      「時間也不早了,妳是不是該去睡了?」

      「也對。」雲英再度點頭答應:「謝謝爸爸提醒。」

      「好吧,沒事的話我就先離開了,妳也早點休息吧。」

        教授站起身正要走向那扇隱藏在牆壁中的房門,雲英突然出聲叫住他。

      「對了,爸爸,那些標本――

      「喔,那二十隻標本澪都已經收到了,他還要我跟妳說聲謝謝。」

      「能幫到忙就好。」雲英恭敬地回應,嘴角忽然抽動了一下卻又馬上停下來。好像是突然不曉得該怎麼扭動雙唇比較好,又看起來像是忘記自己要怎麼笑,或者該不該笑。

      「爸爸。」在教授按下牆壁上的密碼鎖,要從剛被開啟的隱藏房門離開之前,雲英又問了教授一句:「你喜歡看我笑嗎?」

      「當然。」教授回頭望向自己的女兒,露出欣慰地微笑回答:「妳笑起來跟妳媽媽一樣漂亮。」

      「媽媽……」雲英忽然低下頭沉默不語,好像沉浸在過去的悲傷思念中。

        教授這時發覺自己提起了不該提的事,害她回想起一段傷心不愉快的回憶:「雲兒,別想太多了――

      「沒事的,爸爸。」雲英故作輕鬆地回答,希望她的爸爸別再為她操心:「我沒事。」

      「沒事就好。」教授這才鬆一口氣:「那時間也差不多了,妳趕快回床上好好睡吧,妳明天還要早起去上學呢。」

      「好的。」雲英在自己的床上躺好,為自己蓋上被子,躺在柔軟舒適的枕頭上,清秀嬌嫩的臉龐面向站在門口的爸爸:「爸爸,晚安。」

      「晚安。」

        離開前,教授替她關上房間的燈,漆上亮粉色的房間霎時間變成黯淡的紅色。等到教授關緊房門後,裡面將會沒有任何一絲光線能夠透進去。

        教授站在「牆壁」前面許久,回想起這幾個月發生的事情。

        他只希望接下來這一切都能夠平安順利。

        這是教授所想要的最平凡、最簡單的祈求,但天曉得連這麼簡單的願望是不是真能夠實現。

        他拿起手中的成績單看著,回想起剛才雲英所提起的那位同學――藺嵐宇。

        雖然從女兒的說法聽起來他應該不是一位會隨便亂來的人,不過還是小心多注意一點比較妥當。下次也要記得提醒雲英多注意觀察看看,以防萬一。

        多一層防護總是比較安全一點。

-------------------------------------------------------------------------------------------------------

我已經盡可能把一些較專業的部分寫得淺顯易懂

我是這麼希望啦,大家都能投入到故事裡面,沒有什麼門檻限制。
不過我自己也不知道有沒有這樣就是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39881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darkflygo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品質與產量... 後一篇:<實驗> D...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3979405各位巴友們
小屋難得(?)更新繪圖,歡迎來參觀~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4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