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NO.108、《小貓~星之鐘戒~》-黃道篇「優佳與莉莎」

作者:不改│2014-04-04 22:51:48│巴幣:26│人氣:382



「……
「……
銀絲貓與金牛座          優佳與莉莎兩人正位在山頂上的草原中。
兩人互相望著彼此,清涼的微風拂著青草,發出沙沙的聲響。泥巴的味道撲鼻而來,這是大自然的香味。待在這裡,就會讓身體放鬆不少,令人心曠神怡。
 
「優佳,妳腦袋有洞嗎?」
先開口的人是莉莎,語氣毫不客氣。
「妳把我帶來這裡是不是在自尋死路?這裡可是大自然,也就是能完美發揮金牛座之力的主場。妳可不要跟我說妳忘了我的能力是什麼。」
<金牛座之戒>能操作具有微弱生命的生物,植物就是其中一項。在山頂上,滿是植物和泥土的大自然便是莉莎最能發揮力量的超級主場。優佳等於是在不利的客場作戰,不知道她為何會做這種蠢事。
 
「青蛙不是都喜歡潮濕的地方嗎?」
「這種地方哪裡潮          好險,差點就要吐嘈。」
「難道說,莉莎是一隻不會濕的青蛙?」
「妳在震驚什麼!我會濕!我超會濕!啊啊啊啊啊!妳都讓我說了些什麼話!」
「噗哧,真是不檢點的孩子。」
「可、可惡……!」
前一刻猶存的自信瞬間灰飛煙滅,不得不說優佳那一張嘴可謂精神武器,而配合演出的莉莎也相當愚蠢。
 
「這次我一定會讓妳永遠閉嘴的!」
「青蛙就給我乖乖待在池塘裡,少出來搗蛋。」
優佳和莉莎兩人同時衝向彼此,銀色光芒和粉色光芒互相撞擊。如同小孩子在打鬧,兩人緊抓著對方的手,互相推擠。
「明明就打不贏我,裝死後藏匿起來就能撿回一命,為什麼還要出現在我眼前!」
從優佳再次出現後          莉莎就知道內心這塊炙熱難耐的窒息感是怎麼回事。她不希望優佳死掉,但是內心這股恨意卻讓她硬生生把這些想法通通往肚裡吞。一年,整整一年,她痛恨這位背叛自己的朋友。
 
一年的時光竟然比不上兩人相會的短短幾小時。
 
這份怨恨毫無價值,這份怨恨在看到優佳時就消失一半。這份怨恨貨真價實嗎?不,看起來就像無理取鬧般,毫無意義。這正是莉莎最無法忍受的,自己長久以來抱持的感情竟然輕鬆就被自己否定。自我矛盾到令人覺得有些愚蠢。
 
「我說過了,莉莎。傷害夥伴是重罪,我必須懲罰妳。」
「啊?夥伴?到現在妳還有臉對我說出這個名詞嗎?妳這個騙子!」
一年前,莉莎深深被自己摯愛的朋友背叛。從一開始這位朋友就不相信她,以前對她敞開心房的時光全部都是假象、騙局。
 
「不論莉莎怎麼想,都與我無關……應該說,莉莎的想法根本就不重要。」
「妳說什……!」這番話似乎觸動到莉莎內心的敏感地帶,她的表情變得可怕。
「昨天的交手我已經很了解了,莉莎還是和以前一樣愚蠢,是隻笨青蛙。」
優佳加重力道,硬是將莉莎打壓下去,對方也不甘示弱地快速回擊。兩人現在如同玩相撲一樣,互相推擠,沒有一方願意退讓。
 
「那就和以前一樣,強行將我的想法灌輸給妳就好。」
對於冥頑不靈的人來說,將自身的想法強加在對分身上才是最有效的手段。
「妳……妳以為會那麼順利嗎?我可不是以前的我,哪有可能簡單就被妳說服!」
「我剛才說過了,是強行。不論莉莎怎麼想,我都會換成我的想法。」
優佳用力往前推一下後,與莉莎分開,從背後抽出熊熊燃燒的火焰鏟子。被推開的莉莎馬上亮出<金牛座之戒>。
 
「那就沒什麼好說了,湯耳斯。」
<金牛座之戒>放射出漆黑的光芒,被光芒照射到的雜草、花朵、樹木開始蠢蠢欲動。劇烈的震動自地心傳來,大地浮現龜裂痕跡。
 
「……!」巨大的藤蔓自優佳腳底下竄出,她花了一番力氣才驚險逃脫。
莉莎不給優佳喘息的空間,手指往右揮過去,藤蔓變換方向,往優佳的方向衝刺。不停從地面延伸而出的綠莖,將清爽的草地壓的稀巴爛,很難想像不久之前這裡曾經擁有令人身心放鬆的美景。
 
優佳揮動手中的火焰鏟子,將來襲的藤蔓燒個片甲不留。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燃燒的藤蔓觸碰到草地,炎熱的高溫以驚人的速度擴散開來。綠油油的山頂眨眼之間陷入無情的火海。
 
「莉莎。」
優佳一躍而起,穿越大火,在莉莎前方一公尺輕盈落地,與她面對面。
「這次我不會在手下留情,即使要使用傷害人的力量我也不會輕易饒過妳。」
丟掉手中熄滅的火焰鏟子後,優佳舉起左手。展現出強硬的態度。面對如此高漲的氣勢,莉莎不甘示弱怒瞪回去。
 
「我會很快的打倒妳,然後幫助妳找回夥伴的定義。咬緊牙關撐著吧。」
優佳蒼藍色的雙眸染上結晶狀的冰晶。手指上發出一道銀色閃光,歷經一年冰封的<雙魚座之戒>再次顯現。滴答滴答的聲響令人懷念。
 
「黃道之力不是用來傷害人的,而是用來幫助人的。但正是因為力量過於巨大才會傷害到人,莉莎妳還記得嗎?當我們繼承戒指時的聲音。」
莉莎記得很清楚,應該說想忘也忘不了。那是一生中最特別的體驗,在漆黑的世界與聲音交談,看著戒指大放光芒的絕景,即使是夢也令人難以忘懷。
 
「一開始我不想和妳戰鬥,所以放水了。因為我不想和妳戰鬥,只想和妳好好坐下來談話,希望能得到妳的諒解,修補過去的關係。但是看到夥伴們受傷後,我馬上就改觀了。妳已經不是以前的妳,我和妳之間的衝突讓彼此的想法變成兩條平行線,不存在任何交集。所以,我必須先和妳道歉。」
「怎、怎?」優佳突然的鞠躬道歉令莉莎感到茫然,不知所措。沒想到她會毫無防備在敵人面前做出大膽的舉動。
 
「我不相信莉莎,我說謊了,很對不起。」
「妳在說什……」不懂,完全不懂,優佳究竟想說什麼?
「我一直以為我自己是相信莉莎的。其實不對,我沒有相信過莉莎,昨天說的話都是自欺欺人的謊話,真的很對不起。我去年與主人約定過,在暑假過完之前,必須要一直相信他才行。這份信念卻讓我變得迷茫,讓我不知不覺間將這分莫須有的約定強加在莉莎身上。這是不對的,我不應該這樣做。」
那份約定是兩人之間的承諾,理所當然不能適用於其他人。優佳犯了一個錯誤,那就是太執著於約定,導致自己無法看清自己所選擇的道路。
 
「我剛剛有說過從現在開始要把自己的想法加強在莉莎身上,意思就是我會強制和莉莎做約定。這是兩人的約定,我必須遵守,妳也必須遵守。就算         
優佳抓緊掛在莉莎身上的黑袍領口,蒼藍色的眼珠子染上異樣的光芒,蘊含著堅韌的信念。莉莎被這股氣勢震懾,吞了口水。
 
「就算我們要一起下地獄。」
 
 
****
 
 
「莉莎,這次我是懷著玉石俱焚的心情來找妳的。」
「妳究竟想幹什麼……!」
不明的話語、不明的行動、不明的心情,莉莎無法理解優佳此時此刻在謀算什麼。能明瞭的就只有那雙充滿不尋常魄力的雙眸並非虛假。
 
「莉莎,妳知道<黃道十二宮>的力量為什麼會變弱嗎?」
不知道。這件事情一直是謎團,至今仍沒有找出解答。黃道的力量隨著時間逐漸削弱,以往輕輕鬆鬆就可以毀滅一座城鎮的力量,現在都必須用盡全力才有可能做到。莉莎昨天雖然解放了力量,但也只是勉強打敗優佳取得短暫的勝利。
 
「就在不久前,我終於了解到原因了。」
「……!」莉莎從優佳左手上套著的戒指感受到一股沉重的壓力。
「黃道的力量從頭到尾都沒有變弱,而是我們變弱了。」
「妳這話         
「正確來說,是我們的心變弱了。」
「……心?」
力量變弱和精神變弱雖然多少有關聯,但這次的現象卻誇張到讓人不覺得單單是精神上的問題,而是戒指本身的力量逐漸消逝。
 
「妳還記得嗎?繼承黃道力量的條件          那是被我們遺忘的話語。」
 
牡羊座之戒,象徵勇氣。
金牛座之戒,象徵堅忍。
雙子座之戒,象徵自信。
巨蟹座之戒,象徵感受。
獅子座之戒,象徵熱情。
處女座之戒,象徵純潔。
天秤座之戒,象徵公平。
天蠍座之戒,象徵神秘。
射手座之戒,象徵正義。
摩羯座之戒,象徵理性。
水瓶座之戒,象徵自由。
雙魚座之戒,象徵溫柔。
 
「不知道何時開始,我變得不再『溫柔』,懼怕再次失去朋友,懼怕現在所有的一切會離開我,所以我把與主人的約定當作自己的心靈支柱。無條件去信任夥伴,無條件幫助所有向我求救的朋友。只要是夥伴的敵人,即使雙手沾滿鮮血,我也會毫不留情的清除乾淨。但是,這不是溫柔,這種行為根本無法稱作『溫柔』。失去溫柔又抗拒戒指的我,早就聽不到當初那道聲音          告訴我什麼是『溫柔』的那道溫暖聲音。」
伴隨著優佳堅硬的口氣,<雙魚座之戒>綻放出如同當初一般的黑色光輝。灰暗的光芒吞噬日晝,一顆一顆的亮點如同星星般點綴這片無盡的黑暗卻。
 
「我會擊敗莉莎,立下約定,然後我們就像以前一樣繼續當朋友,好嗎?」
優佳伸出手          她的表情充滿柔和、幸福、陽光          那是笑容。
這是第一次,莉莎第一次看到優佳真心展露的笑容。與平常那副唯我獨尊的高傲冷淡不一樣,非常可愛又很迷人。
 
奸詐,好奸詐。
現在露出這張笑容是什麼意思?從來都不曾對我露出過笑容的妳,現在露出這種笑容究竟是想做什麼?不管我怎麼討好妳、讚美妳、信任妳,甚至為妳兩肋插刀,妳都不曾露出過這種甜美的笑容。
 
「但是在這種節骨眼下,妳露出這種笑容到底是什麼意思!告訴我啊!優佳!」
原以為可以一輩子當好朋友的人,結果到頭來才知道只是一場空,以前的相處全部都只是逢場作戲。無法被信任的痛苦,以及知道自己從來不存在妳心中的那份難受,妳知道這是什麼感覺嗎?
 
只有深深的恨意啊!
 
被朋友背叛,妳要我懷著什麼心情去面對妳?所以,我選擇逃跑,不停的逃跑。
將這份恨意埋藏在心中,每天提醒自己不能忘記。我必須報仇,我必須給那個背叛我的罪人最大的懲罰。沒錯,就是剝奪她的一切,讓她好好體會我心中所有的痛。失去依靠的妳究竟會展現出什麼表情?我想看的就是這個。
 
所以絕對不是現在的笑容,我想看的          才不是這種虛偽的面具。
 
可是為什麼……為什麼……我會有一種被救贖的感覺……
明明……明明……就不該這樣才是……我只想復仇,並不想與妳重修舊好。
什麼鬼約定,還是恢復以前的時光,我這一年來從來沒有想過這種不可能的幻想。只有抱持仇恨我才能維持自我,才能繼續活著。
 
要是抽掉這份情感,我這一年來還剩下什麼?
 
什麼都沒有,真的一無所有,只剩下滿滿的空虛殘渣。
比起空白的我,妳就不同了。這一年妳結交了很多朋友,夥伴被傷害會感到憤怒,以前的妳明明就沒有任何一次為了我而生氣啊?不僅僅這樣,甚至與別人訂下一個親密到令我忌妒的約定,沒想到對象還是個男孩子。我過去無法從妳身上得到的東西,他們竟然輕輕鬆鬆就可以獲得一切。
 
我不認同,我不能認同!
 
現在妳又說要給我過去無法得到的東西,這是同情嗎?還是想要贖罪?
為什麼我非得要接受不可?為什麼我非得要順應妳的意思不可?什麼都沒問就要單方面強迫我配合,妳根本一點都不想了解我,從頭到尾都沒有想要問清我的想法,只會在我前面裝聾作啞         
 
……不,即使問我,我也沒有想說明白的意思。
 
或許妳才是對的,如果不強迫我,我哪會心平氣和與妳坐下來好好交談。
看到妳的笑容,不知怎地讓我覺得心情解放不少。如果當初,妳能夠對我露出這張發自內心的笑容,那說不定……
 
「莉莎,這笑容是我的決心,我想要改變這一切的決心。」
優佳從背後抽出一把漆黑色的鏟子,烏黑的鏟片不像金屬材質,近看就能發現沒有金屬的光滑,反而充滿粗糙的顆粒。
 
「我會將妳從『異常的世界』中帶回來。」
優佳舉起黑色的鏟子指著莉莎,手指上的戒指持續綻放著漆黑的光芒。
周遭的火焰被光芒吞噬,飄著濃濃的黑霧。兩人的世界中只剩下一片黑色,什麼都沒有,彷彿這裡就是為她們專門打造的最後舞台。
 
淒涼的世界,但那光輝卻有不可思議的溫暖。
 
「特製三號-『超奈鏟子』。」
優佳咬住鏟子,輕蹴地面一步,轉眼間出現在莉莎的背後。
「唔!」反應慢了幾拍的莉莎,縱身一躍,在地上滾了好幾圈,之後來個一百八十度的緊急轉向,面對優佳。
 
剛才的速度快到幾乎像是一開始就在背後一樣。
 
「湯耳斯!」
莉莎撒下種子,不消一秒,外型像是豬籠草的巨大紫色植物穿破土壤。籠蓋掀起,露出畸形的牙齒,散發著甜味,輸送養分的籠蔓扭曲變形,化成雙腳。優佳皺起雙眉,臉上很明顯寫著「好噁心」三字,似乎有點抗拒。
 
「妳那張彷彿看到尿床孩子一樣的表情是怎麼回事!」
實在是太明顯了,莉莎禁不起對方帶刺的眼神,不小心吐嘈。
「不對,我的表情要解讀成看到一隻青蛙在電線杆旁抬腿小便才對。」
「原來如          那是什麼表情啦!」
「對了,青蛙會小便嗎?」
「妳問我問誰!重點是那是什麼表情!」
「翻成白話文就是看到一隻青蛙在路燈旁抬腿小便。」
「這句話哪裡有翻譯了!只是改個小便地點而已吧!」
「咦?標記地點對青蛙不是很重要嗎?」
「那是狗才會做的事情吧!青蛙才沒有這種習性!」
「哇,莉莎真厲害,好了解青蛙的生態,真不愧是立志成為青蛙的女人。」
「那是基本常識          妳剛剛說誰是立志成為青蛙的女人!?」
「更正,是成為腿開開青蛙的女人。」
「這哪裡更正了!只是在增加沒必要的毀謗!」
「再次更正,是成為超會溼又腿開開青蛙的女人。」
「妳、妳、妳……這傢伙!」莉莎無法反駁的話語全部化為額頭上的青筋,凶惡的眼神一副要吃掉人的模樣,教人驚悚。
 
「我要把妳啃得屍骨無存!上吧!花籠們!」
莉莎一聲令下,蠢動的豬籠草植物          花籠,全部往優佳的方向前進,速度不像植物給予大眾那般笨重的形象,彷彿靈敏的松鼠貼著地面前進。
 
「這是……!」
花籠們張開籠蓋,露出噁心的環狀綠色牙齒,甜甜的香味竄入鼻間。不小心吸入過多的香味,優佳的視野產生偏差、腦袋暈眩。
 
香味有毒。
 
優佳啐了一聲,用牙齒咬破自己的下唇,汩汩鮮血自嘴角流出。
藉由疼痛來讓自己清醒,即使效果不能說很好,但視野不像剛才一樣充滿扭曲。
三點鐘方向、九點鐘方向、五點鐘方向、十點鐘方向、正上方。五隻花籠甩著籠蔓突入優佳的攻擊範圍。它們齜牙裂嘴,揮動籠蔓攻擊。
 
優佳一邊憋氣一邊揮舞手中的超奈鏟子。
來襲的籠蔓一段接一段被斬斷,不過馬上又再生,繼續朝著優佳進攻。
真煩人,優佳在內心唉嘆一聲。<金牛座之戒>的「生長」之力,能夠將微生物成長所需的光陰化為以秒為單位的時間,植物受傷後再次恢復原狀的時間當然也可以藉由力量操控。
 
只要有土地,即使折斷植物的一部份,隨著四季過去也能夠復原。
這就和冬天葉子飄落,春天又會長回來是一樣的道理。植物具有頑強的生命力,土地所提供的養分等於讓牠們趨近於無限的再生力。
 
優佳轉動超奈鏟子,一一將靠過來的花籠全部打飛。
這把鏟子是結合奈米科技製作的特殊鏟子,硬度不用說,甚至不會沾黏上各種奇怪的流體。那怕是昨天下午那些巨大花朵的強酸,這把鏟子能夠完全抵禦。可惜那時候沒帶在身上,不然早就拿來用了。其中最讓優佳滿意的就是「永遠不會斷掉」的特性,其餘鏟子用到一定程度後都會因為耐久力歸零而壞掉。但這把鏟子沒有這個致命性問題,用數學符號來說就是耐久力∞。
 
「貝塞絲。」
在優佳的呼喚之下,<雙魚座之戒>亮了一下。
優佳慢慢閉上眼睛,她已經無法繼續憋氣,於是任由香氣進入身體內。這香氣雖然有毒,但似乎不會對身體造成嚴重傷害,頂多是混淆視聽。只要一看就會扭曲、只要一想就會頭暈          那什麼都不要做就好了。
 
右邊兩公尺。
 
一道指令突然進入腦袋中,優佳往後跨了一步,朝著右手邊揮下鏟子。
 
左前方45度,三公尺。
 
下一道指令繼續竄入腦袋,優佳傾斜身體45度,朝正前方敲下去。
 
連續兩次攻擊都有命中物體的手感,閉上眼睛也能戰鬥。
許久不曾感受過的「讀心」力量再次湧入心中,並非以往片面的聲音,取而代之是清晰又悅耳的聲音。優佳正透過<雙魚座之戒>的力量讀取莉莎的想法,知道她是如何操縱花籠大軍。
 
「優佳妳……!」
星座之力似乎超過莉莎的想像,花籠們潰不成軍,只剩下被毆打一條路。
自己的心思被讀取這件事莉莎當然很清楚,但是「操縱」的力量就是將內心想法化為指令,要是什麼都不想,植物就會像是遊魂一般不具威脅性。
 
心煩氣躁,看到優佳面對自己的攻勢仍游刃有餘令莉莎無法接受。
花籠們剛開始的組織性攻擊,因為莉莎思緒上的激烈起伏,變成各自單打獨鬥,簡簡單單就被優佳打飛或打碎,滿地殘骸。
 
「可惡可惡可惡          可惡!」
不管三七二十一,莉莎將身上所有種子丟出去。炸彈種子、藤蔓種子、風鈴草種子、食人花種子、花籠種子、荷葉種子,不管是什麼只要能夠變成打敗優佳都好。彷彿在抓住救命稻草,莉莎顯得有些狼狽。
 
「莉莎。」
然而,就當莉莎準備讓這些種子成長之時,優佳已經立在她的眼前。
冰冷的寒氣掠過身體,濃稠的殺氣圍繞周邊。莉莎的雙眼不禁瞪圓,抱住自己的身子發抖。好可怕,打不贏,我打不贏。氣餒放棄的消極想法環繞在她的心中。
 
優佳那道如北極風一樣的冷冽聲音好可怕。
優佳那雙如萬花筒一樣的藍色眼睛好可怕。
優佳那張如永凍土一樣的冷峻神情好可怕。
優佳那把如末世紀一樣的黑色鏟子好可怕。
 
莉莎一步接一步退後,最後不小心絆倒,跌坐在地上。
她的表情充滿驚恐,雙眼盈滿淚水,聲音卡在喉頭中無法順利化成語言。全身都在顫抖的她,看起來好比一隻受欺負的小狗。
 
「嗚……!」
眼見優佳緩緩伸出手,莉莎發出不爭氣的嗚咽聲,蜷縮起身子閉上雙眼。
 
啪。
 
「咦?」
額頭上傳來的疼痛令莉莎驚訝地張開眼。優佳正以一張輕盈的笑容看著她。
「為……為什麼……
「我不是說過了?我要將莉莎從異常的世界中帶回來。」
「異常……的世界……
「因為我的錯,所以才讓莉莎步入那種世界,我必須把妳帶回來才行。」
「我、我才沒有……
「不對,是異常。莉莎,妳還記得嗎?我們過去的日子?」
當然記得。超能力者是被歧視的存在,為了活下去就得忍受大家的譴責目光。
那時候大家同心協力面對這種壓力,互相成為朋友,扶持前進。優佳和莉莎兩人也是一樣,在那段地獄般的煎熬日子,她們從沒低頭放棄。
 
幸福、快樂,一切都很好。
 
「可是現在的莉莎卻因為自己加諸在自己身上的恨意,變得很奇怪。」
「我……很奇怪……?」
「感覺就像鬧彆扭一樣,強逼自己去做不喜歡的事情。」
「我、我哪有……
「不,就是這樣。莉莎妳都沒發現自己時常露出猶疑的表情嗎?」
「猶疑……?」
「剛才妳在指揮那些噁心……訂正,是植物戰士時,是苦喪著臉。」
如果是平常的莉莎,聽到噁心兩字就會馬上吐嘈,但她現在的心思都在苦喪這兩字上。我剛才真的是這種表情嗎?無法相信,莉莎不覺得自己會面露這種表情。
 
「莉莎果然還是我認識的那個莉莎,妳一直都沒變。」
優佳輕輕抱住莉莎的頭,將她湧入懷中。熟悉的牛奶香味和溫度令人懷念。
「膽小、愚蠢、廢材,可是卻有一顆遇到什麼事都會開懷大笑的心靈。」
苦的、甜的、鹹的,那張笑容不受任何雜質汙染,一直以來都在支撐優佳心靈當中的某部分。
 
「我現在的笑容是和妳學的。」
「和我學的……?」莉莎有些訝異地反問。
 
沒錯,過去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笑才好,不管遇到什麼事我都不會想笑,即使是看著搞笑綜藝節目,我也只是萌生出很有趣的想法,並不會想笑。
 
姊姊說我小時候是一個愛笑的孩子,可是我根本就沒有記憶。我笑起來會是什麼樣子?我曾經對著鏡子用手吊起嘴角,但這與我想像中的笑有些差距,看起來很恐怖。當下我就判斷出我不會笑,不過也沒差,因為我的笑容不會有人在意。
 
可是莉莎不一樣,妳和姊姊每天都在笑,就算很辛苦仍掛著一張天不怕地不怕的笑容,說實話我那時真的覺得妳們是白癡。……說是這樣說,或許是我只是單純有點羨慕,所以才會口出惡言。
 
笑容是什麼?查過字典後我知道了定義,但卻不知道該怎麼做。
為了尋求答案,我每天都在觀察莉莎,什麼時候會笑、為了什麼而笑、笑的程度、笑的方式,還記錄成一個筆記本,做為參考用。可惜都沒有用,花了好幾個月暗中努力,發現一無所獲,我依然是我,那張表情依然是那張表情。放棄了,真的只能放棄了。
 
或許我那時候不要放棄才對,因為等到我真正了解到笑是什麼時太遲了。
莉莎,妳知道嗎?在與我道別時,妳並沒有像是看到仇人般一樣面露惡相,而是不斷強迫自己強顏歡笑。彷彿在等著我做什麼事一樣          當下我想起了一段對話。
 
「當朋友露出痛苦的強顏歡笑時,這時候妳會做什麼呢?」
「妳不知道嗎?就是笑容啊笑容,笑容就是萬靈丹,不管什麼事都能迎刃而解。」
「只要發自內心去笑,一定能夠瓦解那張假面具,展露彼此的真心。」
「或許妳現在還不懂我在講什麼,不過總有一天妳一定能夠了解的。」
 
就是笑容,我必須笑出來才行。
可是,不管怎麼做就是沒辦法,我辦不到,我不知道該怎麼笑。最後只能眼睜睜看著莉莎離開,我內心滿是懊悔和自我厭惡。
 
比起每天自我厭惡,我最後選擇了繼續努力。
我決定開始學起莉莎每天都對我做的事情,那就是照顧人。我不知道莉莎是怎麼產生笑容的,就只好從過去的經歷中找尋痕跡。可惜,最後依然和過去一樣。
 
或許只是還沒到達時機吧,我這份愚蠢直到這個暑假才認清楚。
 
我們現在的小貓主人過去是個廢物。對,就和莉莎一樣廢。
房間藏了一堆沒營養的垃圾書刊,行為不檢點就算了,總是在奇怪的地方萌生自我,整天只想著怎樣才會很帥。不只沒藥醫,簡直厭惡到讓人想揍他一頓。
 
不過……不過呀……
他每次都在我最無助時拉了我一把,為我指了一個方向,是我心目中的英雄,是我最依賴的男人。雖然他現在還是一樣廢,可是我最喜歡他了,比任何人都還喜歡他。這種感情過去也曾有過一次。
 
只要他和別的女性有親密接觸,我就會很不開心。
只要他不小心撲倒女生或摸到什麼奇怪的地方,我就會憤怒。
只要他畏畏縮縮的不敢前進,我就會很不爽。
只要他不停做些無意義的耍帥,我就會覺得真受不了他。
只要他受傷卻一直努力不顧傷勢想做傻事,我就會非常擔心。
只要他睡著時露出一張天真的睡臉,我就會萌生出一股暖意。
 
「只要……只要他稱讚我……我就會開心的不得了,然後露出笑容。」
淚水自優佳的眼眶中流出,滑過臉頰化成淚珠,滴落在莉莎的臉上。
 
「我知道要怎麼笑了。笑容不是自己製造出來,而是在自己毫無意識下表現出來。發自內心,把幸福和堅強的感動化為表情傳達給別人。」
眼淚一滴接一滴落下。莉莎原本就濕潤的雙眸變得更加水潤,但真正讓她哭出來的正是下一句話語。
 
「與妳相遇我很幸福唷           My bestfriend。」
 
 

Next Time:《小貓~星之鐘戒~》-「黃道的逆襲.七道光芒」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3975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s86110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評分標準(2014/04... 後一篇:【短心得】找老婆>拯救世...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happy900526巴友
長篇黑暗奇幻小說 永恆之花更新第八集了喔 歡迎來小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5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