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實驗> Day 21

作者:冰翼羽蛇│2014-04-01 23:24:09│贊助:0│人氣:142
Day 21
3/18(五)
紀錄者: 藺嵐宇


      「妳也多保重。嗯,再見。」


        我掛上電話。

        談話已經結束了,我仍然拿著手機站在原地發呆,眼睛盯著手機上的螢幕良久,上面顯示剛才通話的聯絡人。

        這是一支很古老的手機,只有最陽春的通話功能。不像現在人手一支的智慧型那樣,還可以上網、照相、傳圖片、收電子郵件、聽音樂、玩遊戲等各式各樣的功能。

        這支手機什麼都沒有,就只能打電話跟接電話,而這兩樣功能就夠我使用好幾年了。手機最初的設計不就是為了通訊嗎?我需要其他這些功能做什麼?更不明白那些為了趕流行一年換一支最新款手機的那些人。

        算了,反正我也沒錢換一支新手機。

        公車突然轉一個大彎,我站穩腳步,左手緊抓住剛才沒放過手的欄杆,才沒有被慣性力道甩出去。

        在搖晃的公車上盯著螢幕還真不舒服,不過幾秒鐘頭就感到有點暈眩。我收起手機,回到原本已經用自己書包佔好的位子,將我的書包從位置上拿起來放到腳邊。

        坐在隔壁位子的鄭同學意識到我回來了。但她只是將頭轉過來,用清澈明亮的雙眸看著我而已,表情上沒有任何變化。等我坐好位置後,她又將頭轉回去,雙眼望向窗外,眼神卻沒有對焦在窗外任何地方。

        她沒有問任何一句話。

        對我剛才為了接電話而刻意離開座位這樣明顯的舉動沒有任何意見。但我想她大概無意間有聽見打過來的人是嘉加,只是應該還不知道我跟嘉加的關係是什麼。

        對啊,她這學期才剛轉進來,當然不可能知道去年在班上發生的事。

        不過鄭同學本來就對於這些誹聞並不感任何興趣,如果沒人跟她說,她也絕對不會問。

        也許我應該是說,恐怕幾乎沒有任何事情能引起鄭同學的興趣。

        班上有同學邀請她參加生日聚會她表示沒有空,有學長邀請她加入社團她也婉拒,而學校有什麼活動她幾乎都不參加。像之前導師希望她可以代表學校參加高中學科能力競賽,因為自從她來到班上以後,全校第一名的寶座便禪讓給她了,結果這項競賽到最後變成僅次於她的我成為後補代打。算了,反正就當作是去挑戰,看看能不能賺點外快。

        不過,還是有事情是鄭同學自願幫忙的。才剛轉進來不久後,她便舉手主動接下數學、物理、化學三項科目的小老師。小老師這種工作就是負責幫忙該科老師收作業、發考卷、登記成績等各種小事情,簡單來說就是負責幫老師打雜的。這種雜工只是當一個生物的就已經夠我忙了,她居然一口氣接三個!

        但我實在看不出來這應該算什麼嗜好。服務業嗎?嗯,班上同學有功課上的問題來請教她是都會熱心的幫忙解題啦,但也僅止於此。

        鄭同學雖然與班上同學表面上相處的還不錯,但我看的出來她只是在應付而已。臉上戴著微笑面具,用理性這件外衣包裹住自己,從不表現出感性的那一面。不管是對同學、班級、學校,她全都冷淡應對,而絕不會向其他人坦白的表露出真正的情緒。沒有人猜得出她內心的想法,也許她也不希望任何人去觸碰到。

        這一點我以前倒是常常被小布跟嘉加抱怨,說我一點人情味都沒有,冷酷的程度幾乎到達冰點。現在他們發現鄭同學的冷漠指數與我不相上下,小布最近還常常起鬨說我們兩人個性這麼像,怎麼還不趕快湊成一對?

        想太多,個性很像又不代表彼此相合,尤其我們兩人幾乎沒什麼交談過。

        現在雖然坐在一起,一同上下學,但我們都沒有想跟對方閒聊的衝動,就如同陌生人一般。她不想問,我也不想提,我們之間不會有任何的交集,三個禮拜以來都是如此。

        這就是我們的相處模式。除了沉默,我們之間的關係還是只剩沉默。


        沉默就在今天被打破了。

        她的視線忽然不再望向窗外,美麗的眼神帶動些微紅潤的雙頰面朝前方。我往她的方向看過去,原來是公車上的小電視螢幕吸引她的目光。

        電視上的新聞台主播正在播放最近剛發布出來的新聞:

      「在國內大大小小的醫師似乎都會有醫死人的案例,像這位原本預計要在今年初發表『仙藥』的楊醫師也在最近幾個月纏上這樣的醫療糾紛。楊醫師所照顧的劉姓病患在三個月前診斷出肝癌,而負責治療這名患者的楊醫師卻沒有安排妥善的醫療照護。足足拖了快兩個月的時間才進行切除手術,結果患者在手術台上去世了。劉姓病患家屬憤而將這名醫師告上法庭,而就在前日三月十六日傍晚判決出結果。法官最後判楊醫師敗訴,判決結果是賠償病人家屬三百萬元鉅款――

        接下來的畫面是那位楊醫師被一群麥克風團團包圍住,他身旁兩位同伴在警察的幫忙下努力護著他穿過記者群。鎂光燈一閃一爍地打在他們身上,看起來相當不舒服,而畫面中被成為拍攝標靶的楊醫師似乎也有相同感受。

        畫面接著不斷切換到不同地方。病人家屬的憤怒,醫師對同行的看法,律師對法律條文上的解釋。噢,連記者都來參一腳,發表自己的獨到見解。但之後的內容我就沒有聽得很清楚,腦中不斷湧出許多想法攪和在一起,差點腦筋打結。

        聽說那位楊醫師曾經是醫學界的權威,考上執照成為醫師後,年紀輕輕就拿到博士學位,不到三十歲就取得教授資格,聘請到國家研究院工作,發表許多著名的論文,甚至也在國際間相當出名,認為他是科學界的新興人才。前幾年好像還發明叫做「仙藥」的東西,我不太清楚那是什麼,聽以前來學校的學長說好像是抗癌藥物,感覺應該是相當了不起的發明。

        總之,他的資質天分幾乎被許多專家學者認為是天才,但僅止於去年。不久前,聽說原本要在今年出產的「仙藥」出了問題而突然喊卡,接下來原本研究院也因工作疏失辭去了,現在又發生手術失誤醫死病患,更是讓許多民眾感到憤怒。原本的好名聲在這短短幾個月內消失殆盡,這位曾受眾人肯定前途無量的知識人才,所有功名都在今年全毀了。

      「為什麼?」

        完全沒有預料到她輕柔的話語會突然冒出來,我驚訝的轉頭看她。

      「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要提告到法院?」原本眼睛還盯在螢幕上,聽見我的回應後她轉頭詢問我:「他做錯什麼?」

        我想那個「他」就是剛才在新聞上的那位楊醫師。

      「嗯,因為他沒有處理好,在幫病患動手術的時候害他喪命。」

      「就因為這樣?」她雙眼稍微睜大,雙眉也微微挑起:「不過一場手術上的失誤不是嗎?」

        我從來沒見過她出現這麼有變化的表情。

      「可是這個失誤卻葬送一條人命。」

      「手術本來就有機率出現失敗或失誤的情形。」

        不曉得為什麼,這種話題似乎會挑起她的興致。

      「結果一定會有治療成功或治療失敗兩種可能性。家屬不也簽約同意動手術嗎?手術的結果如何不是應該都能夠接受?」

        在她一連串的提問後,我感覺她似乎很疑惑,不了解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

      「我想家屬並沒有料想到動個手術就會鬧出人命吧。」我試著告訴她可能的原因:「家屬可能認為原本病患可以在手術後順利恢復的,但這個情況看起來是醫師的疏失才導致病患的死亡,家屬才會如此不滿吧?」

      「不就是一位病人?」她繼續追問下去:「為什麼需要為一個人的死亡而去做這種麻煩事?她不知道一場訴訟要浪費多少時間、金錢跟人力嗎?」

      「那名家屬看起來應該是死者的母親吧。」我有聽見她大聲哭喊兒子:「對那位母親來說,要面對自己兒子的死亡大概很難以接受,所以感到痛苦,一氣之下才會告上法庭吧。」

        她輕皺著眉頭,繼續用困惑的眼神看著我,似乎還是不明白。

      「就因為如此,她才會感情用事?所以連一點理智都沒有嗎?」

        在我們討論的過程中,我大概能夠理解她是怎麼想的。

        她從一位全然旁觀者的角度去觀察這整件事情。人本來就會死去,只是時間上早晚的問題。世界上數十億的人口中,每一天都有人在世界上的某個角落喪命。不管是因飢寒凍死在街頭的流浪漢、受到戰亂波及中槍的無辜孩童、被刺客鎖定暗殺的重要官員,還有許許多多因各種不同原因而死亡的人們。對這個混亂的人類社會而言,這些恐怕都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沒什麼大不了。

        回想起兩個多禮拜前我與鄭同學在實驗課上的對話,那時我就大概知道鄭同學是用一種絕對理性的觀點來看這個世界。在以前經歷過那件事以後,我刻意埋藏自己感性的那一面,甚至想將這所謂的「人性」徹底拋棄。以冷眼旁觀的角度去看這世界,對所有事情感到冷漠、麻木,想要逃離這個世界。在這世界上發生的任何事情,即使攸關他人生死,也都與我無關。

        但我仍希望自己還有這點人性,不是因為我認同它,而是因為我希望它仍然有存在的價值,哪怕是一點點也好。

        然而,在我看來,鄭同學似乎是連這一點感性都不保留,做得比我還絕。在她看來,也許那名病患跟實驗桌上的青蛙沒什麼差別,反正都屬於這顆星球上的生物,只是不同種類罷了。

        老實說我並不清楚,把剩下的感性給消除掉,維持自己的理性來處理事情、判別是非是否永遠是對的?在思考上去除掉所有的人性,也許這麼想真的會比較好。

        但我仍想保留住這一點人性。

      「這樣想吧,如果死去的是妳母親,妳不會感到難過、氣憤嗎?」

        她突然瞪大雙眼,聽完我的反問後啞口無言。她不再想要辯解什麼,但我不確定她是不是明白我的意思。

        她只是靜靜地別過頭,視線又轉回窗外。

        我在想剛剛我是不是說錯了什麼,忽然聽見她微弱像是自言自語似的一句簡短回應。

      「……我母親,她……已經走了。」

        原來我不小心刺痛到她的傷心處,看來她還是有自己感性的那一面,是關於親情這方面。一直以來我對她的印象似乎太過偏頗,剛才居然會對她有這樣的認知確實是我的錯。

      「對不起。」

      「沒關係。」

        她沒有回頭,繼續望向窗外。

      「沒事的。」

        她依舊不帶任何感情地回答我,讓我搞不清楚她是不是在生我的氣。我是不是應該說些什麼安慰她?

        但她仍然沒有回頭,繼續望向窗外。我們之間的沉默關係又開始了,直到我們下車。


        冷戰持續到街頭上。

        鄭同學說她的母親已經走了。我知道沒有母親是什麼樣的感覺,我的母親也離開了。但――她走的方式不太一樣,我可能永遠無法體會「失去」母親是什麼樣的感覺,我恐怕不會明白鄭同學的內心有多傷心。

        我感到很羞愧。剛才那十幾分鐘我一直在想到底該怎麼做她才會原諒我,但我怕最後兩人只會變得更冷淡。我突然很不喜歡以往兩人習以為常的靜默不語,我現在好想要說些什麼,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片沉默在我們之間醞釀,恐怕沒有破解的希望。

        雖然兩人走在一起,距離卻很遙遠。而到了路口的分別處,兩人之間的距離只會更加遙遠。

        我開始猶豫不決,等一下在路口處要不要跟她開口道別。我覺得很恐慌,可能我們再也沒有談話的機會了――

      「藺同學。」

        她突然主動開口叫住我。

        我趕緊回頭,我想跟她道歉:「那個,鄭同學,剛才――

      「你剛才在車上說的話,我已經重新想過了。」

        咦?她突然這麼說,我應該怎麼回答?

      「藺同學,你剛才說那位母親會想要為兒子的死這麼做,」鄭同學開口詢問我:「是因為有『感情』嗎?」

        唔,她這麼問,我想我應該要很小心地回答。

      「嗯,可以這麼說。我想那位兒子對那位母親而言是很重要的人吧。」

      「因為是『重要的人』嗎?」她低下頭思考著。

      「應該是。對人來說,親情、友情或是愛情,牽扯到這些人之間彼此互相聯繫的『感情』,都不是只用『理性』就能夠解決的。跟其他生物不同,這些感情就是我們人類擁有的『人性』。」

      「『人性』嗎?」她像是在自言自語似的。

      「嗯。一旦跟『人性』有關,事情就會變得很複雜,如果說像是牽扯到――妳跟妳父親之間的關係就會是這樣。所以人跟實驗室裡的青蛙不一樣,不能只從理性的角度去看事情的。」
我試著這麼解釋,希望她能夠理解我在說什麼。

      「原來如此。」她輕輕點著頭:「我明白了。」

        呼,幸好,剛才我應該沒有刺激到她,要好好把握機會。

      「嗯,鄭同學,剛才我是不是不小心――

      「我說過,沒事的。」她抬頭看著我,很肯定的對我說:「你別擔心。」

      「是嗎?那我就放心了。」

        原來她剛才一直在想我之前在車上所說的,根本沒有在生我的氣。呼,真是好險。

      「對了,藺同學。」

      「怎麼了嗎?」

        我搔著頭皮,難道還有事嗎?

      「我以後不稱呼你藺同學,直接叫你嵐宇,可以嗎?」

      「咦?」三個禮拜以來,我還是第一次聽到她開口稱呼我的本名。

      「我們在班上不是同學嗎?」她眨著雙眼向我解釋:「可是只有我們不直接稱呼對方的名字,這是不是很奇怪?」

        我心裡面感到有些驚奇,我完全沒料想到她會這麼說。

      「嗯,如果鄭同學不介意的話,當然沒有問題。」

      「以後也直接叫我雲英就好,嵐宇。不然只有你的稱呼不一樣不是很奇怪?」

        嵐宇,她當場直呼我的姓名!

        我不自覺地發自內心露出微笑:「好的,沒問題,雲英。」

      「你笑了。」她仔細觀察我臉部的表情:「你以前並不常微笑。」

        是這樣嗎?我想可能是不太在她面前微笑吧。雖然我平常確實不常笑。

      「妳也是吧?」我半開玩笑地說:「一個禮拜前,我還沒看見雲英笑過呢。」

      「嵐宇也喜歡看我笑嗎?」她用那雙美麗又明亮的眼珠望著我,臉上好像帶有些好奇。

      「當然。」我保持微笑著回答:「妳笑起來比較好看。」

      「原來如此。」雲英也露出她的微笑回答:「謝謝你的建議,我以後也會多微笑的。」

        就這樣,兩位高中男女站在十字路口上,在夕陽的見證下互相微笑著。我不太清楚我們微笑的背後代表了什麼,是傻笑,是嘻笑,是強顏歡笑,還是會心一笑,又或者只是單純的微笑。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只要知道我們的微笑能夠化解兩人之間默不作聲的尷尬,融化彼此之間隔閡的冰牆,這樣就夠了。

      「別客氣。」我繼續保持著微笑:「想不到我們今天會在這裡聊這麼久,那麼下次上學的時候再碰面囉。」

      「嗯。」她微笑著點頭。

        我們揮著手互相道別。正當我要轉身離開的時候,她突然又開口叫住我。

      「對了,嵐宇。」

      「怎麼了嗎?」

        真是奇怪,今天雲英怎麼會主動找我這麼多次?

      「回想起來,班上我好像只缺你的手機號碼,可以方便留給我嗎?」

        雲英一邊說著,一邊從自己的書包裡拿出手機。我定睛一看,是一支看起來相當豪華粉色的智慧型手機,而且是我完全沒見過的型號,搞不好是最近才出的最新款。

      「唔,好吧。」我相當不好意思地拿出自己的古董機,告訴她這支手機的電話號碼。不過,當她看見我用了幾年的老古董後並沒有譏笑或是鄙視我,好像對她來說兩者都是手機,只是長的不一樣罷了。

      「你也留我的號碼吧。」她只是單純地盯著手機螢幕,手指滑動著按鍵輸入,並說出她自己的手機號碼。

        兩支手機彼此都新增了剛加入的連絡人。

      「好了。」我將手機放回自己的口袋裡。

      「嵐宇,」雲英收好她的手機後告訴我:「明天考試加油。」

        啊對了,差點忘記明天還有代表學校參加高中學科能力競賽,還好有雲英提醒,現在應該還來得及準備。

      「謝啦。」我感激地接受她的鼓勵:「我記得這比賽之前導師也有找妳談過吧。所以妳原本不打算參加嗎?」

      「我明天有事。」她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要告訴我原因:「要去醫院進行定期檢查。」

      「醫院?」

      「沒什麼,只是例行檢查。」她似乎對此感到不以為然。

      「那妳昨天請了一整天的病假是――」我想起她昨天一整天都沒來學校,上下學時也沒看到她,後來才輾轉知道她昨天請病假。

        「身體不太舒服。」她簡短地回答我,聽起來好像沒什麼大不了:「小毛病而已,但爸爸執意要我先在家休息。」

      「這樣啊。」

        我在心中鬆了一口氣,還好沒出什麼事。

      「其實明天我想參加,但是我不能去。」

        想不到她會對這樣的競賽感興趣。搞不好她是屬於喜歡念書考試,不斷想驗證自己能力在哪裡的那種人,所以她才會一口氣接三個小老師?

        好吧,可能是我想太多了。雲英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會有這種狂熱般的興致。

      「咦?已經這麼晚了?」我忽然發覺夕陽幾乎要落到地平線下,天色越來越黯淡,路燈不曉得什麼時候已經亮起來。雲英也似乎沒注意到時間的流逝,轉頭跟著我望向即將消失的陽光。

      「想不到我們今天會在這裡聊這麼久。」我回頭看著雲英:「時間也不早了,我們還是先趕快回去吧。」

      「也對。」她點頭同意:「爸爸還在等我回家。」

      「那麼下次上學的時候再見囉。」我輕揮著手向雲英道別,微彎著嘴角露出微笑:「再見。」

      「再見。」她也露出微笑,做出相同的動作。

        兩人道別後,各自朝著自己回家的方向前進。


        說真的,我們兩人今天會有這樣的溝通,進展出這麼多的談話內容,完全在我預料之外。

        原本我從來沒想過我們之間還會有進一步的交談,以為接下來我們只是會默默地度過這學期。雖然在同個班級當同學,上課坐在隔壁、實驗課在同一組、上下學搭同一輛公車、回家走同一條街道,但彼此之間只會像陌生人般互相沒有交集,只剩下冷淡沉默的關係。然而,這些情況都在今天開始改變了。

        也許我們原本以前的相處模式已經足夠了,不過現在我想這樣的改變也不錯。多了解雲英一點,多了解她的思考模式,這些小小的新發現不知為何竟然能讓我這麼開心。

        不過,還是要提醒自己別忘了自己該做的事情。等等回去的時候我――

        ――

        手機突然響起單音符的來電鈴聲。我匆忙地從口袋拿出正在震動響鈴的手機,瞄一眼手機上的螢幕,螢幕上顯示自己熟悉的連絡人。

        好不容易終於等到的來電。我微笑著按下接話鈕,舉到自己的耳邊。


      「喂,小雲,怎麼了嗎?」

--------------------------------------------------------------------------------------------------------

老實說 這段對話我重新修飾過好幾次 一直都覺得不是很滿意
現在才終於寫下這個版本 決定好男女主角吵架(?)的內容

抱歉 之前在準備投稿短篇 沒時間上來這裡就一直拖到現在Orz
最近比較有空閒 趕快來繼續填坑了o_O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39463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darkflygo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實驗> D... 後一篇:品質與產量...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xch53172123
TIOBE Index 程式語言的排行榜,來看看目前最火紅的程式語言是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3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