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迷x無名 第六章

作者:魔人的大章魚│2014-03-28 15:11:36│贊助:2│人氣:219


=========================

-下午六點四十七分-






「哇阿阿阿!」


對著手腕脈搏割了輕輕一下,那樣的痛處就讓我受不了,鮮血也大量的噴出傷口,我按住左手,噴出的鮮血濺到襯衫、褲子以及我的臉上。


「這樣…就可以了吧…嗚…!」


失血過多,讓我開始頭暈,能感覺到身體的力氣開始消失,快要撐不住了。
明明已經決定不割的,我是為了甚麼才動手的…為了廉價的自尊心嗎?


「阿阿!曉彌你這個笨蛋!」

「…阿…?」

「只要一點點就好了,曉彌你怎麼割那麼深阿…!?」


尼嘛…你也早點說阿…

現在連吐槽的力氣都沒有了,失血過多導致身體產生虛脫感,隨時有可能就這樣昏過去,搞甚麼阿…

身體越來越重、越來越想睡,該不會就這樣死了吧?
明明甚麼事情都還沒開始,因為自己的自尊心作祟才導致這樣的狀況,只能夠怪罪自己。

眼角有濕潤感,我並不知道那是血水還是淚水,按住手腕的右手早就染紅,白襯衫也被染成鮮艷的鮮紅色,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到了終結,在這最後的時刻,我居然又想到章魚了。

眼睛半睜著,已經沒有力氣睜開了,或許就這樣直接睡了吧。

半睜開的看著前方矇矓的的身影從桌子的另一角跑了過來,那是小梅吧?


「小梅…你…」

「曉彌先不要說話…!」


小梅將我按住左手腕的右手推開,並將還在噴血的左手稍微抬了起來,做出了能令我睜開眼睛的行為。

小梅用他的小嘴,盡可能的含住我割開的傷口,這樣的動作也讓鮮血濺到小梅的臉以及身體上。

小梅正在幫我止血嗎?但是用嘴巴吸允傷口能夠止住嗎?


現在只好相信他了。







-下午六點五十分-





「這樣應該就可以了吧…」


小梅鬆開嘴巴,離開我的手腕,看樣子血止住了,蠻不敢相信的。


「呃…居然止住了…」


試著甩動止血的手臂,以確認是不是真的止住了,看來是真得止血了。
失的血有點過多,我居然沒昏倒,不過也因為這樣,現在的我相當疲憊,好想就這樣好好睡一覺。


「同契怎麼樣了…?要繼續嗎…?」


雖然很疲累,但是還硬是擠出這句話,畢竟這對小梅跟我都是很重要的。


「呃嗯…已經好了,其實只要給我一滴血就好了說…」

小梅說完後,頭就低了下來,不敢直視我的眼神,我想小梅應該也知道自己忘記說出這句話而感到相當自責吧?


「沒關係啦,完成就好了…今天早點休息好了…」


我起了身子,相當疲憊的身子,靠著牆壁撐起來,撐起身子後,轉身摸了一下小梅的頭,讓他別那麼介意,畢竟人都有會忘記的時候,就不計較了。

現在身體的狀況,身上的衣褲以及手臂都是血,只想好好洗澡後,休息睡一覺,有事情明天再說吧,我又想到一件事情了。

我望著身體也沾滿我血液的小梅,想到一個難以解決的問題。





-下午六點五十一分-




打量著小梅的身體各處,半個身子沾了我傷口噴濺出來的血液,裸露出來的肩膀也有,我沉默了下來,低著頭,手托著下巴,進行失血過多後的思考。

或許是因為流過血的關係,空洞的腦袋變得更加的敏銳,就像鉛筆一樣,越是削越是銳利,但相對的容易斷裂,處於失血過多的狀況進行思考,我不知道這樣的行為是否會對身體造成傷害,但是我只能這麼做、必須思考。


「小梅…你要…洗澡嗎?」


大腦無限的搜尋,產生相當數量的電子訊號,衝向腦袋深處,逼著自己接收這些訊息而吐出的問題,對現在的我而言相當辛苦。

望著小梅身體的血跡,的確,現在的狀況小梅的確是要洗澡,洗澡本身不是問題…但是怎麼樣才能讓小梅洗澡,才是最重要的問題。


「嗯…」


我並沒有等待小梅回應,而是將現實加以接受立刻得找出最適當的方式。
目前既有的條件是:
小梅是女生、我家並沒有衛浴間…

如果只有我自己的話並不會有這些問題,但是現在的狀況是…


「到底…要讓你去哪裡洗澡才對?」


並沒有鏡子反射我現在的表情,但是我很明白現在的我相當的徬徨。






-下午七點二十二分-


-宿舍外 翔翼之霸公共澡堂- 




「哎呀,這不是阿彌嗎?」

「欸…?女王…!?」

居然沒想到在這裡遇到女王…

小野,通稱女王,並非他是真的女王,而是他平日的氣質以及個性而得到的稱號,對於曾經近距離看過他GAT對戰的我而言,是我仰慕的對象,即使在不利於自己的狀況下也會想出最好的應對方式,雖然叫做女王,卻是一個使刀者。


「喵呀!」

「阿…茶貓…」



茶貓,小野女王的寵物,雖然說是茶貓,但是毛色卻是白色的,聽說茶貓是妖貓,只是我對茶貓了解得並不深?



「怎麼啦阿彌?怎麼會到女子澡堂呢?而且你怎麼全身都是血呢?」



即使是簡單的一句疑問,卻立刻將問題拉進整個完全的重點裡面,怎麼說呢,真不愧是女王,或許外表並沒有太大的變化,但是女王的心理大概在揣測我的想法,並且加以分析我來這裡的可能性了。

該怎麼辦,該說甚麼?能夠讓自己全身而退的一句話…
太大意了,雖說已經將近七點半,距離八點關掉熱水的時間只剩下半小時,還認定不會有經過澡堂的人,這樣的賭注本身輸的機率就相當的高了,可能是因為失血過多的思考充滿著修改性卻沒有立即想出改善方式而直接實行的報應吧…


「我…」

「男子澡堂在樓上喔。」


女王簡單的一句話,讓我感受到壓迫感,互相往來的隻字片語卻在這時候展現出我與女王實力差別,或許是因為失血過多產生的暈眩感及敏感度,但是女王的關係,被迫將各感官發揮到極致。

我跟女王的實力…真的差這麼多嗎…?



 ”等等,等一下喔。”



不對勁,我一個男生出現在女子澡堂外面,被一個女生撞見到時,女生在剛開始不知情的想法,會隨著時間而在心中產生一個男生會來女子澡堂的可能性,更何況,他對渾身是血的我並不感到驚訝,能不能表示,其實女王有可能知道我所發生的事情?



「阿彌你該不會…是來偷窺的吧?」


小野露出有些許邪惡的笑容對著我這麼說,但是不可能,憑女王的程度,不可能會認為我是來偷窺的,是我搞錯了,還是…女王想裝作不知道?


「是阿,我的確是來偷窺的,只是剛剛偷窺被發現被慘遭毒打才流這麼多血的…」

「女王,能夠請你離開這邊嗎,我的偷窺還沒有結束,希望你能當作沒有見到我,也並不知道我在女子澡堂的這件事情。」



這是一個賭注,相信女王的能力,為了不讓其他人知道小梅的存在,不,是現在還不能讓其他人知道,但是如果小野能當作沒有這回事的話,那麼這場賭注還是算我贏。



「哼哼~阿彌你都這麼拜託了,我能夠不拒絕嗎?我會當作我沒經過這裡也沒遇到阿彌你的,自己要小心喔。」


女王單手抱起茶貓,從我身邊經過,拍著我的肩膀,女王是個不會說謊的人,但是也是知情的人,但基於現在的狀況,能夠讓女王離開已經是一件成功的事情了。


「我明白,謝謝你,女王。」


我對女王道謝,就這麼瀟灑得過去了。






-下午八點十分-




「睡覺吧。」


今天一整天發生了相當多的事情,洗澡後身體的疲憊雖然減少許多,但是心理上的疲憊卻沒有絲毫減少。

家裡多了一個人,連我備用的棉被也拿了出來,真要說的話,我挺高興的,有多久了呢?有個願意相信自己、願意一同生活的人就在我身邊,一直以為這種只會出現在慢畫世界裡的事情,真實的發生在我身上了,除了喜悅還是喜悅。


關上電燈、躺好身子、蓋上棉被,小梅卻從他的位置鑽到我的被窩裡。



「曉彌…可以一起睡嗎,師父說跟還不太熟識的人一起睡,這樣比較能增加感情喔。」



我並沒有回應,但是我默認了。

小梅的手握住我的手,十指相扣,像是不希望我離開那樣,我也順從他的意願,握住他的手,隨著這樣的感覺漸漸入睡到隔天。






-隔天-

-上午七點十分-




「嗚…」

「喔,你醒了阿,小梅,早阿。」


小梅揉著惺忪的眼睛,簡單的動作也使我覺得相當可愛,真的很想直接推倒他,但是我的理智不允許我這麼作,畢竟他並不是我所想像的那樣。


「嗯阿…曉彌早…」


經過了一天,確實睡了一覺,也已經將原本不可置信的二次元劇情給接受了,確實小梅就在這裡,就在我身邊,一人的獨自生活就在今天的開始而結束了。



「肚子餓了嗎?去吃早餐吧。」

「嗯~」


小梅牽住我的手,感受著手中的溫暖,我們一同離開宿舍前往早餐店。






-上午七點三十五分-

-翔翼之霸早餐店-




「曉彌,你怎麼還在悠閒的吃早餐阿!?」


耳熟的聲音從後方傳了過來,能感覺到熟識的氣息在我後方,也對著我拍了肩膀。

那正是他,是章魚。



「呃,早阿章魚,怎麼了嗎?」



我轉頭望了章魚,對上他碧綠的瞳孔,就像是閃耀的寶石,那樣的神情,使我無法注意到別處,就這樣望著章魚,等待他的下一句話。




「你在說甚麼阿!?昨天小日他已經對你申請對戰了欸,你還這麼悠閒好嗎?」


「噗…」



我將嘴裡的早餐以及飲料吐了出去,這隻章魚在說甚麼?阿日要跟我對戰了,我怎麼沒聽說這回事?阿日他明明是七級賽程的選手,在怎麼說不可能會找我對戰才對阿?我敗績已經夠多了,不會吧…



「曉彌,這個紅頭髮的姐姐是誰阿?」



在旁邊靜靜吃著早餐的小梅對我提出疑問,雖然想將小梅介紹給章魚認識,但是章魚並沒辦法看見小梅。



「他是甜心章魚,是我的朋友…」

「是這樣阿,看起來就是很溫柔的姐姐呢~」



「曉彌你沒事吧?是不是聽到要跟小日對戰嚇到精神錯亂了阿?你真可愛欸,哈哈~」



章魚對著我稍微嘲笑了一番,雖然這樣我蠻高興的,但是就算阿日對我提出對戰申請,我並沒有確認答應,怎麼可能呢?



「我能問一下,昨天阿日是甚麼時候申請對戰的阿?」

「好像是昨天晚上八點的時候吧…?當時我有在GAT會場遇到小日,就看到他在申請囉。」



八點,昨天那段時間我已經睡了,我並沒有在現場接受申請,那會是誰代理申請的?

在GAT對戰並沒有限制要監護人的認可才能進行代理,如果說要進行代理的話就必須知道我的身分證以及對戰編號密碼才有可能。


「話說曉彌,我蠻驚訝的欸,你甚麼時候抽到無名漆黑的阿~」

「欸!?」


不可能,我並沒有將小梅的事情告訴過任何人,而且在昨天最後通電話的時間是在晚上的六點十分左右,在這之後我沒有再對外面進行過任何聯絡…




……




”不對。”



差點就把自己給騙過去了,我的確是沒有在向外面連絡過,但是昨天卻遇到了女王。

是巧合嗎?現在這樣的狀況是巧合嗎?
遇到小野後的半小時,阿日他這麼剛好對我進行了對戰申請…昨天章魚跟阿日巧遇時也得知了我有無名漆黑,應該說,為什麼阿日會知道呢?

昨天的狀況也相當奇怪,身為女生的小野,會忍受甘願被一個變態男生偷窺女澡堂裡裸露洗澡的女生嗎?
依照常理來說是不可能,在當時的狀況小野一定會阻止我,但是他並沒有這麼作,理由是甚麼?

思考,快思考阿。

在腦筋最清楚的早晨,剛讓從昨天熟睡之後醒來的腦袋開始思考,一心要把事情搞清楚,到底發生甚麼事情了,遇到小野時,我當時的狀況是…

我的狀況…狀況…



”不正是為了不讓其他人發現到小梅的存在而守在外面嘛。”



難道當時小野已經發現了嗎?
不對,小野有養著茶貓這隻妖貓,會發現不是理所當然嗎?
小野的身邊的確有這不是普通貓的貓,或許他當時已經察覺到小梅的存在,在當時見到面時確實得當作不知道?


太大意了,為什麼現在才想到這點,如果是因為茶貓的存在而發現小梅存在的話就說得通了,那麼為什麼會有人知道我的身分證以及編號密碼…?




”GAT選手中央資料庫。”



「啪噹」


我將餐具跟早餐費用丟在桌上,拉著小梅,準備離開早餐店。


「曉彌,怎麼突然要走了?」

「抱歉,章魚,有事情我會再連絡你的。」





不可能吧?


拉著小梅離開早餐店,心裡的想法揮霍不去,女王他該不會…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38945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z2903698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迷x無名 第五章... 後一篇:新章節-小短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ollusca576寶可夢訓練家
小屋繪圖更新,這次是可爾妮~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