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3 GP

【RPG公會】心靈印表機

作者:醒│2014-03-27 20:41:13│贊助:86│人氣:1755




Reification




    

   廣場的街角,新開了一家很奇怪的商店。





      那新開商店中的角落,販售著一樣新穎的電子產品,名叫「心靈印表機」。

      不貴,幾張鈔票就能搞定的交易,卻遲遲沒有人取出皮包裡面的皮夾,結束這筆交易。




      那台印表機,它能把你心中的思想具現化。
      那台印表機,它能把腦袋中的幻想,順著噴洒墨水的過程,具現化。
      那台印表機,它能把腦袋中的幻想,沿著噴洒墨水的過程與微微的震動,在紙上一點一滴的顯現。
      那台印表機甚至能,知道別人腦袋中的幻想,然後一併具現化。


      它穿著純白色的塑膠殼,被擺在角落,被黑暗與灰塵籠罩的角落,被店裡擺放的層架擋住它的視線,它靜靜的等待。





      直到某一天,有個帶著灰色牛仔帽的中年男人走進這家店,在店裡四處走動,漫無目的的走動以及若有似無的好奇眼神。

      然後他看到它。

      男人慢慢走向商店的角落,靠近只有那台印表機,與一盞日光展示燈的世界。他右手俐落的一翻,仔細閱讀著上面的使用說明與使用的科技。



      他覺得這很神奇,純粹覺得好玩,讀心不是一直都是大家渴望的能力之一嗎?既然科技已經有這個高度了,何樂不為呢?

      他買了它,那天的天空風和日麗,天上沒有半朵雲。








      他把它小心的搬回家,擺在客廳最顯眼的角落,他的老婆與小孩們,都向那台印表機投射好奇與興奮的眼神。

      他們開始圍繞在它身邊,觸摸它的身體,女兒跑去客廳另一個角落的木櫃中,拿出一影印紙,然後把紙塞進印表機下面的紙張存放口。

       男人先試了,他想著去年出國遊玩時,那莊嚴的碉堡與奢華的內室影像一直無法在他的心中消逝。他對那座碉堡感到十分喜愛,十分愛慕。

      印表機開始微微顫抖,發出一些齒輪與油墨的細碎聲響,一張紙被吸入,等到那張紙再次出現的時候,那個碉堡的影像完完全全的被複製到紙上面。

      全家人驚呼,開始爭先恐後的嘗試自己心中的想法。



      花朵滿簇的公園、一望無際的草原、成堆的玩偶、車輪大小的棒棒糖、絕版四年的漫畫書的封面、夢想中的自己、未來可能的樣子、宇宙的邊境、夢裡的世界、滿坑滿谷的殭屍、一顆太陽大小般的眼珠、混合苦瓜與草莓基因的不明食品,隨著想像力的延伸,印表機裡出來的影像,也越來越不實際,逐漸超出平時思考所能達到的境界。



      他們拿著自己心中的影像,捧在自己的雙手上。

      他們開始覺得這些是自己的寶物,因為這些都來自別人偷都不走的心中。

      他們開始對於那些照片感到迷戀,一種前所未有的愛戀,那種愛戀起源於一個很簡單的想法。

      這是我的。

      而且現在變得更真實了。




      女兒想像著自己躺在一片一望無際,被花瓣覆蓋的大地。

      大兒子想像著現在的世界已經被殭屍肆虐,人類瀕臨滅絕的邊緣,而自己正在掃射一群殭屍。

      小兒子想像著自己與一群太空人一同進入過去與未來。

      妻子想像著夢想中的自己,應該要是一位名望竄及世界各個角落的歌星。

      而他,想像著自己是個古代的君王,及大權於一身,國家所有公民都必須要服從的對象。




      自己。

      他們都想著自己。

      心靈印表機裡面出來的影像,是他們心中最真實的想法與思維,想避免掉都沒有辦法。

      因為連避免的過程,都被印表機印下來。











      自從買了心靈印表機之後,家人各個成員的行為開始變得有些古怪。

      他們開始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像是女兒,他把房間貼滿了她的想像,整天待自己的房間裡面沒有目的的晃來晃去。偶爾的吃驚聲,源自於牆上的另外的一張想像。

      或是小兒子,他開始真的以為自己是太空人,那著一疊自己的想像,在家裡奔跑著。因為實在是太真實了,真實到我不融入都不行,因為這就是我的想像啊!這不就是我心中的完美世界嗎?

      媽媽,更不用說了。她帶上墨鏡,進到她的世界。她原本需要靠想像來覺得自己是一位歌星,但是現在呢?根本不用想像,因為她就是一位歌星,她就站在自己的舞台上高歌著。


      沉浸到自己的想像。在這一刻變成,把想像具現化,自己生活在裡面。






      它只是默默看著這家庭逐漸開始崩解,它有自己的位置,就在客廳角落。






      屋子開始變得髒亂。

      廚房的水槽被使用過後的餐具堆滿著,完全沒有想要去清潔的跡象。

      印表機的墨水匣一換再換,使用後廢棄的空殼子即將要把倉庫給塞滿了。





      男子開始把想像擴大,把自己的想像貼在屋子裡的各個角落,命令家人為他作事,把自己當成一位真正的絕對君王。

      女兒開始變得心智不清楚。因為她發現自己怎麼一直在花海裡面,朝著邊境走了一個星期,總該要有的另外的什麼東西吧?

      大兒子做事開始變得無理與殘暴,出手打自己的弟弟已經是習以為常的事了,他甚至一度認為自己的弟弟是殭屍,還準備要去倉庫拿取武士刀,直接把自己的弟弟送上西天。

      被哥哥罷凌的弟弟則是把這些傷痛轉換成探索過去與未來的旅程中,經歷過的任何不快與情緒低潮,但是弟弟越錯越勇,越是艱辛的旅程,他就更渴望找出答案。他跪在哥哥面前,被鞭子抽打,被淤血滿佈的雙手旁,散亂著自己穿著太空裝,在沉寂的黑暗中行走著的影像。

      媽媽開始變得疲累,連一個禮拜的加碼演唱會誰都受不了,但是她發現自己很想要休息,那些畫面卻不斷的告訴他,安可、安可、安可、安可、安可,無止盡的安可。

      但是更讓她感到更古怪的是,自己卻聽從那些安可,再度穿上自己的想像。





      而他,開始不去上班,整天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對著空氣大吼大叫。

      奇怪,他想,怎麼都沒有人要幫本君王做飯,也怎麼都沒有人告訴本君王軍事進攻的下一步是什麼,於是他轉頭,看到自己的老婆在廚房,五音不全的唱著歌,身上穿著的絲綢難看的要死。



      他開始使喚她,但是發現沒有用。

      於是他站起來,走向廚房,但是在他的眼中,他正走向宮殿的大堂。

      他一手把她打倒在地。

      他再度使喚她,要幫本君王做飯,但是發現還是沒有用。

      她的眼神好空洞。
      然後她站起來,繼續高歌。





      爸爸的臉上湧出前所未見的火氣,但是他沉住自己的氣,回到客廳。

      他瞥了一眼心靈印表機,一個點子突然乍現在他的心中。

      她在想什麼?

      於是他把一疊紙塞進心靈印表機,再熟悉不過的刷刷聲再度傳出。

      她站在台上的姿態,神采飛揚的姿態,完完全全顯現在上面,一滴不漏。

      他的眼睛霎時間瞪的非常大,就跟蘋果一樣大。





      他不是對自己的妻子那滑稽的想像感到吃驚,而是台下的觀眾,他們的表情。

      就像是看到心目中的偉人,或是自己最愛的電動玩具,那種仰望、崇拜與愛戀,讓他感到吃驚,也讓他感到無止盡的憤怒。

      憑什麼她,在那噁心的舞台走來走去,就有那麼多仰望著與崇拜著?
      憑什麼她,就憑她那五音不全,就有人想送她求愛的信件?

      我建立一個國家,我治理好一個國家,造福大眾,是我應該才要贏得掌聲與崇拜吧,結果沒有任何一個人,要來幫我做飯,連根本君王說聲早安,都沒有!!
      憑什麼她,憑什麼!!!



      無盡延伸的憤怒,他抓起茶几上的彩繪玻璃花瓶,直接走到廚房,向自己的老婆的腦袋砸過去。

      血跡飛濺。

      競爭者沒有了。

      這下只有我,只有本君王,是大家要崇拜的對象了。

      他對著空氣狂妄的大笑,衣服上沾滿了老婆的血跡。






      她站在台上,已經連續加碼第四十三首歌了,怎麼大家還是不停的叫安可呢?

      還是,她心中暗自笑著,因為我希望,不管唱的有多難聽,大家還是要永遠的崇拜我吧!

      唱著唱著,她發現台下觀眾的臉開始有些變化。

      首先是開始變得有點沒有神氣,他們是在狂歡,是在讚好她的歌喉沒錯,但是她漸漸開始感覺到有些怪異,她問著自己,他們是不是真正的在對我的歌喉讚美著?

      突然一聲巨響,舞台上方的金屬支架崩解,直接壓向她的頭。

      她此生的最後一幕,是看到自己的老公拿著花瓶,準備砸向自己的臉。






      女兒的房間,臭氣燻天。

      她伸出爪子刮著牆壁上的油漆,不斷的哀號。

      花朵已經漸漸開始腐爛,她卻永遠都逃不出這個世界。

      會不會只是一個簡單的念頭,就只因為「我想要永遠生活在花海之中」呢?

      永恆什麼的,去死吧。

      她看著牆上那些新鮮花朵的照片,也就是她的想像,流下兩行血淚。

      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她對著空氣嘶吼著。

      我想要逃出去,她說。

      於是女兒拿出衣櫃裡的一條童軍課取得到的繩子,綁在天花板的掛勾上,然後雙腳離地。

      結束了。

      我自由了,這是她的最後一個念頭。







      它默默看著這家庭逐漸開始崩解,它有自己的位置,就在客廳角落。







      弟弟的身體被哥哥百般折磨,完全不是人該有的皮膚。

      哥哥臉上冒出微笑,用繩子勒著弟弟的脖子,對著他狂笑三聲。

      臭殭屍,看我怎麼把你送到地獄去。

      然後他們到了客廳。




      弟弟則是抓著自己的想像,告訴自己我們快要找到答案了。這一切的傷痛,完全都會值回票價。



      心靈印表機,穿著乾淨的純白色大衣。
      逕自啟動,把哥哥與弟弟心中的畫面完全印出來。

      哥哥手中拿著,是弟弟的想像,他想像哥哥是一頭兇猛的野獸,毫無人性的野獸,雖然造成了肉體上的傷痛,但是完全不會影響到我的雄心壯志。

      弟弟手中拿著,是哥哥的影像,他想像弟弟是一個殭屍,沒有理性沒有感性,更沒有對未知的好奇心,一個整天只會想著要吃人腦的生命體。



      哥哥感到前所未見的憤怒,弟弟也是。

      哥哥恨弟弟,因為他想的是你應該才是兇猛的野獸,你才是應該要被屠殺的對象,為什麼變成我了?你完完全全不知道我有多麼勇敢,才能把滿山滿谷的殭屍給殺掉,你的存在證明我的存在,我藉由殺戮你的同伴增加我的價值。你現在說我是一頭野獸,不是搞亂賓主關係是什麼?

      弟弟恨哥哥,因為他想的是我的努力,我的智慧,我對未知的好奇心,你憑什麼直接惡意抹壞我的辛勤,直接說我是一個殭屍?我看穿過去,知道人類的起源,我看穿未來,知道人類的去向,知道世界的下一步是什麼,你直接說我是一個殭屍,這是什麼意思?


      兄弟倆人開始在地板上扭打,鼻青臉腫,湧出的鮮血就像是噴泉。

      過了一段時間,就再也沒有動靜了。






      它默默看著這家庭逐漸崩解,它有自己的位置,就在客廳角落。







      爸爸坐在沙發上,看著自己的兒子們雙雙死去,心中暗自竊喜。

      當初直接投靠我不就好了嗎?為什麼搞成這樣呢,對兩邊都沒好處啊!

      然後他舉起掃把,那空氣中胡亂揮舞,在他的眼中,那是一把劍,純金鍛造的劍。

      笑了幾下,再度躺回沙發上。




      屋子變得好安靜。

      他逐漸開始覺得自己越來越虛弱。

      沒有人。

      他使喚了好一陣子,沒有人要來幫他送上食物。

      愈來愈虛弱,直到他嚥下最後一口氣。







     『 嘰...嘰...』機器運轉聲迴盪著。

      心靈印表機把五個人的最後一刻都給印下來。





      女兒跪在腐爛的花海中,仰天垂憐,
      那是由一堆骯髒的顏色佈滿的白紙。

      大兒子被屠殺與控制所顯現的畫面,
      那只是一絲絲毫無秩序可言的黑色線條,壓縮在一起。

      小兒子伸出手,即將取得最真實的答案,
      手卻被應聲切斷,嘶吼聲顯現出一群鮮紅色的點。

      媽媽演唱會的最後那幕,高潮與突發事故的雙重奏,
      雜亂的絳紫色線條,與鮮黃色的三角形,在整張白紙上逐漸浮現出來。

      爸爸因為飢餓而陷入昏迷,
      毫無意識到離開人世的那幕,紙上是被淡淡的灰色隱約地覆蓋上去。







      那家店的主人,掏出鑰匙,轉開手把,對屋內情況感到相當滿意。


      他把印表機的插頭拔掉,把那五張紙完整地放進資料夾裡面,然後掏出一張紙,並且在今天的日期上,把「+5」標示上去。

      他把心靈印表機抱在懷裡,然後再次把那台印表機放到店面的角落。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38875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9 篇留言

山羊先生
頭香

03-27 20:45


感謝頭香@Q@03-27 20:47
蘇雪
手殘不會畫畫的操作者好想買一台啊!

03-27 21:28


哦哦我也好想啊@Q@03-27 21:32
装甲の究極紳士
喔喔喔 超喜歡這類型的小說阿
現實和幻想的差距 不願被扯回現實 寧死於幻想
最後一刻慘絕的畫面和前面形成強烈對比 更能引人共鳴

03-27 21:41


嗯嗯是啊OAO
我寫這篇是希望大家能真正清楚分辨什麼是現實,什麼是幻想哦@Q@

對比是我很喜歡的手法之一,很開心你發現到了~>w<03-27 21:47
小日本
想買一台,然後應該會印出旁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東西吧!(默默收起來..)
現實與幻想的對比喔~ 是個不錯的(一般)的觀看點。
幻想的泡泡啊! 是如此的絢爛美麗
在膨脹極限的那刻,剝,連生命一起刺破。
用血色的墨於紙上作戳記.. 也很美不是嗎?

03-27 22:39


哦哦(拍拍)>w<
好喜歡你的比喻@Q@03-28 05:23
葉月葵
好特別的故事,有時人真的不能太過沉迷於自己的幻想,總得面對事實阿!

03-28 07:28


嗯嗯是啊OWO

事實有時候殘酷,有時候很難抉擇
但是如果幻想真實到了一個程度之後,其實也跟現實差不多了!
更駭人的是,人們會不知道眼前的世界到底是真實還是幻想OAO03-28 13:36
ĆÄŤ (ง ᐛ )ว
想像小醒OWO

03-28 09:58


>w<~[e5]03-28 13:33
樂之
@Q@!!

03-28 10:20


OWO//03-28 13:33
葉月葵
夢和現實交織出來的自己,我覺得很美好呢!!感謝你分享了這一篇文章xD

03-28 14:13


嗯嗯!能影響到你我就非常非常開心了>W<
感謝支持囉OWO03-28 14:19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小屋管家 敬上

03-28 14:34


感謝感謝OWQ03-28 14:36
身披人皮的邪靈
我可以幫那家店的主人取個名子嗎?

03-29 16:37


當然可以啊@Q@歡迎歡迎!
我還沒有任何想法呢03-29 16:49
身披人皮的邪靈
老實說
我看完這篇全身起雞皮疙瘩

03-29 16:40


哦哦如果有造成不適我真的很抱歉OAQ
因為這種類型的故事是我喜歡的類型
正在練習我的構思技巧03-29 16:51
毒×林檎
其實看了之後某方面的感想
這和RPG還蠻像的……
具現自己的幻想,活在二次元中……

03-30 19:11


哦哦是的!@Q@
某方面來說,這篇文章我是寫給RPG的大家的OWO
(暮之門是我的稱號,是獻給RPG幻想國度公會的)

最主要的目的,是希望大家能夠偶而跳出來一下,不要完全被想像的「無限」給侷限住了(O)
而導致一些倫理道德上的錯誤OWO 03-30 19:16

雖然這只是主線故事的支線小劇情而已XDDD''03-30 19:17
毒×林檎
走向有點乙一的風格www
不知道醒桑看不看日系小說就是XDD

03-30 19:19


比較少啦OWO(但是湊佳苗和東野圭吾的小說我非常喜歡)
我的大部分的小說都是美系的,有時候會看一些義大利文學OWO

哦哦是看起來挺像的>w<03-30 19:22
真鹿
開頭很好
好的開頭讓我想繼續看下去

04-02 11:12


謝謝讚美!!OWO
這就像是寫論文一樣吧,好的Introduction會讓教授想看下去OAO04-02 14:06

好棒的故事……

04-02 18:36


哦哦真的您不嫌棄OWO
真的很感謝>w<///04-02 18:39
黑崎一護
引人共鳴[e12]

04-04 00:08


哦哦真的嗎??@Q@
謝謝讚美OWO04-04 06:15
身披人皮的邪靈
嗯~~
取什麼呢?(摸下巴)
叫"蒐"吧!
因為它也是鬼吧?
而且...蒐集也算他的興趣之一吧

04-06 20:55


哈哈XDD''
好啊www我可以聯想看看「蒐」相關連的名字@Q@
謝謝你提供的意見囉!

啊你說到重點了,那家店的主人是在蒐集具象化的靈魂!
提供他的食糧@Q@04-06 20:59
身披人皮的邪靈
嘿!我突然想到了!
"怨聚"(唉!我只有這點程度嗎?)

04-06 21:32

光翔
總覺得文章副標題可以加上這句話──"日有所夢,夜有所怨"
當夢想成了困住自己的枷鎖就成了"怨"(?)

12-26 17:3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3喜歡★spplor1603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實記寶藏箱】實況墨爾本... 後一篇:【RPG公會】旅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inale8763發財之刃
發財之花讓我發財啊啊啊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3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