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另一個潘朵拉之盒】第一話「另一個潘朵拉之盒」

作者:ミルク猫│2014-03-25 14:03:56│贊助:22│人氣:261
  「所以說,潘朵拉遺跡原本就是潘朵拉之盒!另一個黑色的潘朵拉之盒!」

  愛薇爾大力的拍著桌子,大聲的說,不過在場的人都一臉不敢置信,就連Despair也懷疑自己所見到的,竟然有兩個黑色的潘朵拉之盒。

  「潘朵拉遺跡我與魔泣去探查過,只對於內部這一千多年所維持的魔力來源懷疑過,不過沒想到遺跡本身就是潘朵拉之盒……」

  一名藍髮的男子說道,男子身上的穿著與Despair類似,似乎稱作所謂的祭司服,不過卻是黑色的,男子的頭髮長度到腰際,因此綁了個馬尾。

  「微風,你怎麼看?」

  Despair詢問藍髮男子,藍髮男子的全名是微風.薩末爾,象徵著驕傲,亦是創造出愛薇爾的人。

  微風沉默了一下,看向另一名黑髮男子後,緩緩開口:「還是魔泣來說吧。」

  「既然微風這麼說了,那麼我就說出我的想法吧!」

  被稱作魔泣的男子起身說道。

  魔泣.羅阿格特,象徵著懶散,黑髮、臉型俊俏,身上的衣服與微風相同,不同的是他披著一件白色的斗篷。

  「不意外!」

  魔泣簡短的用三個字說明。

  在場的眾人一片沉默,突然一把短刀劃過魔泣的臉,筆直的射到牆上。

  動手的是一名穿著制服的短髮少女,外表大約十五、十六,身上的制服以白色為底,又有點類似水手服,不過卻露出了腹部,只見她又從口袋拿出一把短刀,作勢要丟出去。

  「冰閻,妳冷靜點啊!」

  一旁的白髮男子說。

  「維爾,你再阻止我,我連你也殺!這種簡短的說明有誰會懂?」

  少女警告著,臉上的表情似乎是認真的,只見白髮男子苦笑了一下,緩緩的後退。

  白髮男子的姓名叫做維爾,本名維爾諾.羅格,象徵著憤怒,臉上有著一條由左而右明顯的刀疤,體格壯碩。

  另一名少女稱作冰閻.貝蘿娜,是象徵著忌妒,只見冰閻瞪了瞪魔泣,舉起手準備再次射出短刀……

  「停!住手!Stop!The magic gets rid of可沒辦法免除物理攻擊!」

  魔泣大聲的說著,The magic gets rid of(魔法免除)是魔泣的絕招之一,可以化解任何的Magic(魔法),不過卻無法防禦物理性的攻擊,冰閻緩緩的收起短刀,以眼神恐嚇著魔泣繼續說下去。

  「你們難道不曉得潘朵拉遺跡是誰建造的嗎?」

  魔泣如此的說著。

  潘朵拉遺跡,是另一個黑色潘朵拉之盒,潘朵拉之盒的原擁有者是琰月.阿斯維克,這麼說……

  「沒錯,是阿斯維克家族所建立起的。」

  此話一出,眾人再度沉默,怎麼可能?從千年前就存在的潘朵拉遺跡,與內部遺跡的希望,存在了千年之久的希望,這希望根本……

  「難、難道遺跡的希望是潘朵拉希望?」

  愛薇爾驚呼著,不過除此之外並想不出別的答案,能夠存在千年之久並維持魔力的運作,這只有潘朵拉女神的希望才有如此的能耐。

  微風緩緩的點點頭,潘朵拉女神的希望,高純度的希望,這點在場的人都從赤羽櫻,也就是轉世潘朵拉女神的身上見識過,所以意思是,阿斯維克家族的人不但創造出潘朵拉之盒,千年以前也曾經完成轉世潘朵拉女神的願望,而得到了潘朵拉希望。

  莫非,潘朵拉之盒也是阿斯維克家族利用潘朵拉女神希望所製造出的『希望容器』?

  Despair思考著,這實在有點詭異……不過總覺得若是不了解希望的構造,絕對很難製造出希望的容器,除非是用希望製造出……

  「對了,微風,聽說有自稱皇族的人出現?」

  愛薇爾問,微風點點頭,只見愛薇爾一臉不悅的表情說:「那群該死的,裏世界毀滅的時候是死到哪了?這種時候該不會說是要重新擁有皇族的權力?」

  「不曉得,不過我想他們大概也是這意思,畢竟現在重建的工作是我們在執行,他們大概是想等真正重建完成再開口吧。」

  「放心好了,潘朵拉女神的希望,我跟微風都有明確的收好。」

  微風與魔泣說,現在裏世界的重建工作主要是由微風與魔泣在執行,藉由使用潘朵拉女神希望轉換成魔力,一點一滴的重建,維爾與冰閻則負責幫忙其餘事務,畢竟維爾與冰閻屬於Magic不在行,絕對無法像微風或魔泣不浪費希望的轉換並使用。

  Despair點點頭,接著笑著說:「聽說一小部分已經重建完整,我到裏世界都還沒好好的逛過,愛薇爾要一起去嗎?」

  「笨、笨蛋!這種時候你竟然想要逛街?」

  愛薇爾反駁,的確,另一個潘朵拉之盒才剛被搶,或許不是逛街的好時機,不過現在亦並不曉得搶奪的動機,也還查不出是誰搶走的,現階段只能處於被動狀態。

  Despair思索了一下,正打算說「說的也是」時,愛薇爾走到門口,轉頭瞪著Despair說:「快點!本小姐想逛街,還不跟上來?」

  「是是。」

  「『是』只要說一次!」


  兩人來到的是位於城鎮外的小市集,雖然小卻很熱鬧,幾乎任何日常必需品都可以在這邊找到。

  「沒想到有這麼多人呢。」

  「是啊!聽說微風他們回來後,就先以當時皇族的皇宮為根據地向外重建,並且號召人民重新回到這生活。」

  「呵,所以現在我們佔據著那群皇族的皇宮,真想看看他們的表情!嘻嘻……」

  「妳喔……」

  Despair苦笑著,不過說真的,的確是很難讓人接受那群皇族的想法,什麼事情都沒做卻想要重新拿回皇族的權利,實在很難讓人接受。

  「兩位是情侶嗎?要不要買一些香料?」

  「兩位是新來的?沒見過呢!要不要買一些冷飲啊?可以特價喔!」

  「要不要買……」

  路過的攤販都會向Despair與愛薇爾宣傳,直到路過一家冰店時,愛薇爾指著說:    「Despair,我想吃冰。」

  「等……我還不知道裏世界的貨幣?」

  「嘻,看我的就對了。」

  愛薇爾露出一個神祕的笑容後,朝冰店走了過去,老闆一看見愛薇爾後,笑著打招呼:「您好,要吃什麼口味的?」

  「大叔!我想要這個、這個、那個跟那個!」

愛薇爾指著類似紅豆、布丁、花生與椰果的材料說,只見愛薇爾拿出了紅色潘朵拉之盒,最後還補充一句兩人份的喔!

  老闆看了看,不但沒生氣還笑著說:「原來是潘朵拉組織的,好!大叔我就給妳優惠再優惠!每種口味都給妳!」

  「謝謝大叔!」

  Despair無語的看著,潘朵拉之盒有這麼大的本事,可以吃冰不用錢?

  愛薇爾轉頭朝Despair喊:「還不快來吃,冰都要融化了!」


  「為什麼那個大叔給妳吃免費冰?」

  Despair不解的問,只見愛薇爾挺起微微隆起的胸部,驕傲的說著:「哼哼,因為我們可是重建裏世界的人,類似救世主喔!」

  「看來我們目前對於他們而言,比當時的皇族更有影響力。」

  「當然!那群皇族只會自顧著躲起來,而我們則是努力著重建!」

  「不過真是沒想到,還有這麼多裏世界之民存活著。」

  Despair鬆了口氣,原本以為毀滅的裏世界,恐怕早已沒任何人存活著。

  「你以為人們都是笨蛋啊?當然是躲起來囉,之後都是自給自足著。」

  「嗯,愛薇爾你的鼻子吃冰囉!」

  Despair伸手將愛薇爾鼻頭的冰擦掉,舔了舔說草莓口味,愛薇爾脹紅著臉說不出話。

  「唷,Despair你跟愛薇爾在這啊?」

  維爾的聲音從背後傳出,Despair與愛薇爾回頭看,發覺冰閻也跟著,愛薇爾含著湯匙發出不明聲音。

  「唔爾尼……唔喔!咳咳……」

  愛薇爾嗆到了,Despair連忙拍著愛薇爾的背說:「看吧,嘴裡有東西不要說話,不過維爾你怎麼會跟冰閻來這?」

  「只是做基本的巡視,然後看看有沒有人需要什麼幫忙。」

  冰閻冷冷的回,後面還補了一句:不然誰會想跟這傢伙來?

  維爾苦笑了一下:「嗯啊,大部分的工作微風與魔泣都做好了。」

  「哼哼,快感謝本小姐吧!」

  「來,愛薇爾,啊……」

  「啊……嗯!」

  愛薇爾一臉陶醉的吃著Despair餵的冰,隨後才發現自己的行為,突然一拳就往維爾腹部揍了下去。

  「唔……身高差……」

  維爾說完這句不明就裡的話後,就抱著肚子跪了一下……辛苦你了,Despair心想。

  「啊,對了,還是沒有任何爺爺、貪食或色慾的情報嗎?」

  「琰月的就只有遺跡的,貪食與色慾就沒了,或許都在表世界吧?」

  Despair點點頭,思考著:或許真的還在表世界吧,畢竟只要回到裏世界,看到這景象就大概了解正在重建……

  如果他們真的都不回裏世界的話呢?

  該不會要我在表世界找到死?

  等找到的時候裏世界都重建好了,還找他們回來幫什麼忙?

  「Despair你沒事吧?臉色很差呢!」

  愛薇爾擔心的說著,Despair搖了搖頭,維爾此時緩緩的起身說:「我知道你很擔心裏世界的重建,又認為自己沒幫上忙所以想找齊剩下的兩位,不過並不能保證那兩位不會像艾諾格一樣。」

  「說的也是呢……」

  Despair嘆口氣,的確沒必要如此心急,微風與魔泣可是有效率的在幫忙重建呢!

  「不過,最令人在意的是,為什麼那個人會拿走遺跡希望,甚至知道潘朵拉遺跡本身就是潘朵拉之盒?」

  冰閻剛說完,Despair突然起身拍了一下桌子,口中唸唸有詞的說著:我怎麼沒想到……

  「怎、怎麼了?Despair你臉色突然變得很難看?」

  「走……回去,有事情要討論……」

  愛薇爾疑惑的歪著頭看著,Despair牽起愛薇爾的手說。

  維爾與冰閻互看了一下,點頭跟了上去。

  為什麼最重要的事情會遺忘呢?

  「沒錯,是阿斯維克家族所建立起的。」

  當時魔泣這麼說著。

  潘朵拉遺跡是阿斯維克家族所建立起的,所以外人根本不曉得遺跡本身就是潘朵拉之盒!
  可惡……自己竟然會遺忘如此重要的事情!Despair如此想著。

  四人就這麼朝著皇宮回去,卻不知在不遠處有一名男子披著斗篷看著這一切……


  「微風,魔泣!你們在哪?」

  Despair一進入皇宮就大喊著,魔泣笑著跑出來:「怎麼了?」

  「微風在哪?」

  「會議室。」

  「我有話要說。」

  Despair說完直接往會議室走去,魔泣滿臉疑惑的跟了上去。

  打開會議室的大門,只見微風優雅的坐在那看著公文。

  「Despair怎麼了?一臉慌張的表情。」

  微風仍舊看著公文,維爾小聲的咕噥著:微風肯定會過勞死……

  「是有關潘朵拉遺跡的事情。」

  「遺跡怎麼了?」

  「我懷疑遺跡盒子是阿斯維克家族的人拿走的。」

  微風突然停止手邊的工作,嘆了口氣:「我還以為你不會發覺的……」

  「你早發現了?為什麼不跟我說。」

  「因為說了也沒用,畢竟……」

  畢竟阿斯維克家族的人早已全都死亡了啊!微風緩緩說道。

  Despair不敢相信的聽著,這太荒謬了……好不容易有的線索就這麼斷了?

  微風看著Despair的表情繼續說:「所以當時我沒說就是這個原因,阿斯維克家族最後的一人,也就是琰月當時也在我們的面前死去。」

  微風當時以旁觀者的身份,持續觀察著,包括琰月的死亡。

  「那其他與阿斯維克家族關係親密的呢?」

  愛薇爾大聲的說,對啊,與阿斯維克家族親密的或許知道。

  「很遺憾,沒有,或者說都死光了吧。」

  魔泣如此的回,也是呢,都過了這麼久……

  雖然不想相信不過……

  Despair嘆口氣說:「爺爺他……如果沒死的話……」

  眾人沉默著,如果琰月沒死,又為什麼會搶奪遺跡盒子?

  實在很難讓人想像,不過現在除了必須追查搶奪的人是誰外,還需要堤防搶奪的目的,畢竟現在連遺跡希望都在他手上,儘管已經持續了千年之久,終究仍是潘朵拉女神的希望!

  「不過呢,有一個人跟琰月的關係很親密呢!」

  魔泣突然這麼說著,微風恍然大悟:「對……竟然沒想到她……」

  「沒錯呢,就是『她』!代表色慾的蕾莉亞.潔妲坦斯特.德亞希。」

  「明明有線索,不過卻不知道她在哪……」

  Despair懊惱著,總覺得最近都很不順利……

  魔泣笑了笑,聳聳肩說:「也晚了,大家收拾一下準備吃晚餐吧!Despair你跟愛薇爾的房間也有準備。」

  「謝謝。」


  「結果,還是沒任何線索啊,魔泣那傢伙……」

  愛薇爾脫下外套,抱怨的說。

  「沒辦法……似乎還在表世界吧,或許他們認為過了一千多年,根本不可能重建……」

  Despair坐在床邊說,不過,這樣就又多了一個一定要找到他們的理由了,愛薇爾走到  Despair面前,背對Despair任由他抱著。

  「愛薇爾,如果今天那個搶奪遺跡盒子的,是爺爺的話該怎麼辦?」

  「唔……抓起來給微風跟魔、魔泣想辦法……啊,那、那裡不行……啊!」

  Despair的手不安分的在愛薇爾身上遊走,緩緩的伸進愛薇爾的上衣,愛薇爾紅著臉喘息著……

  「變、變態……啊!」

  Despair解開了愛薇爾的白色內衣,丟在床邊,愛薇爾轉身抱住Despair吻了下去。

  「Despair……你……喜歡我嗎?」

  「當然喜歡。」

  「從、從微風創造我以來,我、我就很喜歡Despair,不過我很害怕,害怕這種感情是對於殺你的歉疚……」

  「笨蛋!」

  Despair抱起愛薇爾,將她壓在床上,將愛薇爾的上衣卸去,愛薇爾雪白的上半身一覽無遺。

  愛薇爾紅著臉,眼眶中含著淚水,小聲說著好高興,Despair一手握著愛薇爾,另一手撫  摸著愛薇爾的胸部說:「陪在我身邊就好,愛薇爾。」

  愛薇爾緩緩的點點頭,Despair吻了上去。

  「唔……嗯……」

  愛薇爾的掙扎逐漸變成了享受,Despair也緩緩的卸去了愛薇爾的裙子,正打算進行下一步動作時,突然維爾穿著圍裙推開門,大聲的喊著:「Despair!愛薇爾!吃晚餐……了……」

  愛薇爾瞬間穿好衣服起身,紅著臉憤怒的看著維爾,腳下有無數的魔法陣在旋轉著,各種光芒的魔法陣彷彿代表愛薇爾的憤怒……

  「愛、愛薇爾大小姐……?小的做好了晚餐,請您前去餐廳享用……」

  「進門的禮儀是什麼?」

  愛薇爾冷冷的說著,從腳下的魔法陣竄出無數的水繩在身後威嚇著,維爾一邊退後一邊說:「請息怒……」

  「維爾諾.羅格!你給我站住!」

  愛薇爾大喊了一聲後衝了出去,維爾見狀,馬上往餐廳的方向逃去。

  Despair苦笑了一下,跟著往餐廳的方向移動,現在還是先好好享受這時光就好!


  「維爾,真沒想到這些都是你做的。」

  Despair驚訝的看著,桌上滿滿豐盛的美食不論是外型、口感都恰到好處。

  維爾苦笑了一下:「當時在表世界有稍微學過。」

  「食材也是從表世界拿來的。」

  冰閻接著又補充了一句:真不知道這傢伙一千多年在表世界是在幹什麼?

  Despair苦笑了一下,不過真的很難得可以跟大家一起共進晚餐,這幾年都是跟愛薇爾一起吃,很少有機會可以大家聚在一起,畢竟都是潘朵拉組織的一員。

  微風仍然優雅的用餐,冰閻餐盤上的牛排則是在一瞬間就切成數塊,魔泣與維爾也很正常,反觀愛薇爾……

  「Despair,幫我切。」

  Despair嘆口氣,拿起刀叉幫忙切著愛薇爾餐盤上的牛排,切好後……

  「Despair,餵我。」

  愛薇爾剛說完,Despair馬上拿起一塊切好的牛排,遞給愛薇爾。

  「唔嗯……好好粗!」

  大概是要說好吃吧,Despair笑著從自己的餐盤切了一塊牛肉,果然很好吃。


  維爾像是要彌補剛才的錯誤般,謙卑的說:「愛薇爾小姐,甜點還有很多,請您慢用。」

  「這還差不多,啊……嗯!」

  愛薇爾愉快的享用著飯後甜點,當然仍然是由Despair拿著湯匙餵,忽然魔泣用力的拍了桌子一下,眾人都被魔泣的這個舉動嚇到暫時停止動作了。

  「沒事!」

  ……

  兩把短刀擦過魔泣的臉頰,些微的頭髮就這麼被劃了下來,短刀筆直的射在牆壁上……

  「好啦,我說我說!停下你們的Magic跟把凶器收起來!」

  魔泣慌張的說著,冰閻這才緩緩的收起小刀,愛薇爾也將腳下的魔法陣收回……

  如果沒看錯,剛剛似乎是Ice Cube(冰之璧)與Hell Fire(地獄之火)的組合魔法……Despair心想:愛薇爾剛才似乎是認真的……

  「就是,有人通知說,見到了似乎手拿紅色潘朵拉之盒的人。」

  魔泣說完,眾人不敢相信的聽著,難道是貪食或者是色慾?

  「不過呢……」

  魔泣嘆口氣繼續說著:「他形容那個潘朵拉之盒的外型是,正立方體……」

  嗯,潘朵拉之盒的外型就是如此,正立方體,類似金屬的質感,紅色與黑色兩種。

  「六個面上都被畫上了九宮格的黑線……」

  ……九宮格的黑線?

  「而且,每面的顏色都不相同,有紅、橙、黃、綠、藍、白六種顏色……」

  ……魔術方塊?

  「開什麼玩笑啊!」

  愛薇爾最先發火,一隻腳踩上桌子,也不管內褲露出來是否被看見,憤怒的說:「那傢伙搞什麼鬼?把潘朵拉之盒搞的像魔術方塊一樣?是誰?那傢伙是誰?」

  「嗯……聽目擊者說似乎是男的,我想應該是象徵貪食的薩克爾.歐洛斯。」

  微風嘆口氣:「哪邊看到的?」

  「聽說是在市集看到的,因為那個盒子類似我們拿的潘朵拉之盒,所以目擊者就來問了。」

  魔泣說完,似乎也在苦笑著……

  不過,總算有貪食的下落了,重點是為什麼象徵貪食的薩克爾明明來到裏世界,卻不來會合?

  雖然很不想往壞處想,不過最壞的想法恐怕就是,薩克爾與艾諾格一樣,都有在打潘朵拉之盒的主意……

  「薩克爾他,你們認為能信任嗎?」

  Despair不安的詢問,眾人互看了一下,都沉默著,沒人能保證薩克爾毫無敵意。

  「放心好了,我們都會幫你的。」

  維爾拍著Despair的肩膀笑著說:「在場的,都是認同你才會在這。」

  眾人點點頭,沒有任何人反駁。

  曾經否定潘朵拉之盒存在的維爾,想搶奪琰月潘朵拉之盒的冰閻,與忒瑟司……愛薇爾的製造者微風,與適時的幫助自己的魔泣。

  「謝謝你們。」

  Despair低頭說道,愛薇爾默默的握住Despair的手說:「我、我絕對會幫Despair,我是說,我會為了潘朵拉之盒幫你的!」

  突然一陣玻璃碎裂的聲音響起,維爾直接往大廳奔去說:「是從大廳傳來的!」

  「我們追!」

  Despair大喊,跟了上去,到底是誰?故意引起這麼大的聲響?

  莫非是陷阱?不可能,現在這邊可是有六個人啊!除非對方有把握一打六。

  到達大廳後,只見窗戶的玻璃全部碎裂,並且有感覺到一股魔力的流動……

  「有魔力的流動,對方不是普通人?」

  愛薇爾看著碎裂的玻璃說,微風點點頭,這的確是用Magic瞬間把全部的窗戶所打破。

  難道……把我們引來這是為了……

  「糟糕!潘朵拉希望……」

  「在我這唷!」

  魔泣拿著潘朵拉之盒笑著說:「這麼重要的東西當然是要隨身攜帶啊!」

  還好……Despair鬆了口氣,那麼犯人的目的又是什麼?

  眾人互看了一下,實在想不出,單純的使用Magic惡作劇?

  「站在這裡也不是辦法,大家先回去餐廳吧!」

  微風說完,手一揮,玻璃瞬間全部恢復原狀,真不愧是微風!Despair心想。

  「也好,我的甜點還沒吃完呢!」

  愛薇爾走最快,看來她真的等不及吃甜點,回到客廳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愛薇爾突然的大叫,接著跑去廚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甜點都、都不見了!」

  不只是甜點,餐桌上的食物都被一掃而空,維爾打開冰箱,一臉不敢置信的說:「我們遭小偷了……」

  什麼?不會吧,竟然有人大膽到來這邊偷……

  「維爾,不見的只有食物嗎?」

  Despair問,維爾點點頭,真的有人大膽到來這邊偷食物……

  「咦?這什麼……」

  「魔泣怎麼了?」

  只見魔泣從餐桌上拿起一張紙唸著:「謝謝你們的食物,貪吃的薩克爾.歐洛斯上。」

  魔泣唸完後,將紙翻到背面,發覺還畫有一個可愛的小圖案。

  「不可原諒……」

  愛薇爾的腳下……不,是整間房間都在閃爍著愛薇爾的魔法陣,魔法陣不斷的旋轉著。

  「那個貪食的,我絕對、絕對……絕對要他付出代價!」

  語畢,魔法陣的光芒又更加耀眼,旋轉的速度也似乎更快,Despair不知所措的看著……

  「微風,你覺得這裡有幾個組合魔法?」

  「……」

  微風嘆口氣,搖了搖頭後,緩緩的看著Despair,Despair點點頭說:「好了啦,明天再帶妳去買冰,想吃什麼都跟維爾說……」

  「維爾做不出來的話,妳就殺了他吧。」

  冰閻補充著,這時魔法陣才緩緩的消失,維爾則是滿臉憂愁的看向魔泣,似乎在尋求救援,不過沒想到魔泣……

  「今天先這樣吧,維爾,明天好好加油啊!」

  ……

  不會吧?維爾不敢相信的看著,魔泣竟然見死不救……

  Despair苦笑了一下,牽起愛薇爾的手走了出去,此時冰閻靠近維爾小聲的說:「都.聽.清.楚.了.嗎?」

  維爾默默的點點頭,似乎想哭卻哭不出來……

  微風默默的接過魔泣手上的紙,思考著:果然薩克爾來到裏世界了?

  留下這種紙條是什麼意思?代表對潘朵拉之盒與潘朵拉希望沒有任何興趣嗎?

  不過為什麼不來跟我們會合?還是這張紙只是個幌子、是個陷阱,打算等我們信任後再奪取?

  果然還是不能太相信……


  回房後,Despair坐在床邊一樣在思考著,薩克爾的舉動到底?

  莫非這舉動與色慾有關?

  可惡,根本想不出啊!

  「Despair?」

  愛薇爾輕輕的呼喚,Despair這才回過神,愛薇爾一臉擔心的詢問:「你沒事吧?」

  「嗯,只是覺得薩克爾的舉動很令人在意。」

  Despair說完,突然注意到愛薇爾穿著一件藍色的睡衣,愛薇爾手插腰挺起胸說:「哼哼,漂亮吧?這可是冰閻給我的喔!」

  「嗯,裡面的色調不同呢……」

  Despair就這樣掀起愛薇爾的上衣,裡面穿的是白色的內衣,愛薇爾脹紅著臉說:「色、色狼!」

  「好啦,睡覺吧。」

  Despair摸著愛薇爾的頭說,不過沒想到冰閻竟然會有這麼可愛的睡衣,真是讓人難以想像,那冷酷的冰閻……

  想到這Despair不禁笑了出來,愛薇爾疑惑的看著問:「Despair你在笑什麼?」

  「只是想到冰閻竟然會有這麼可愛的睡衣……嘻。」

  「你好過分啊!」

  也是,事情很多,能像現在好好休息的時間隨時都會消失,趁現在能享受就享受吧。

  Despair就這樣抱著愛薇爾,緩緩的進入夢鄉……


  一片純白的世界中,放眼望去都是白的,什麼都沒有。

  Despair一人站在這雪白的世界中,彷彿在等待什麼似的。

  「又是當時的夢嗎?」

  Despair喃喃自語著,有時會無意的夢到了拿回記憶時的夢,不過與當時不同的是,之後的夢境並沒有再次夢到琰月。

  或許自己仍然在期待著,可以在夢境中再次見到爺爺吧?

  想到這,不禁苦笑了一下,如果是爺爺的話,遇到現在的情況又會如何呢?

  自己果然還是比不上爺爺啊!

  「潘朵拉希望……」

  誰?是誰的聲音?Despair尋找著,確實有聽到。

  「潘朵拉希望,我會來拿的……互相吸引的潘朵拉希望……」


  Despair猛然的睜開眼,令人不愉快的夢……

  不過眼前的景象可以說是每天早上都可以看到,一般人想看卻看不見的愛薇爾睡臉。

  還在睡啊?Despair溫柔的撫摸的愛薇爾的頭髮。

  為什麼自己也會這麼喜歡愛薇爾?

  孤單嗎?Despair搖了搖頭,互相吸引嗎?被都屬於人工生命體本質所吸引?

  不用想這麼多了!

  正當Despair閉起眼,想再睡一下的時候,突然間來了地震。

  「地震?不對,遠處有魔力的流動……」

  Despair起身,看來愛薇爾還在睡,就先讓她睡吧。

  換好衣服,才剛出房門,維爾與冰閻早已在門口等待,三人互相點了點頭,就朝魔力源跑去。

  「微風與魔泣怎麼說?」

  「他們說,似乎就只是以強大的魔力引起地震,詳細原因並不瞭解。」

  是嗎?不過魔力源位置似乎是市集,希望沒事……


  跑到市集,果然,路面正中央彷彿被小隕石所撞擊,破了個大坑,周邊的店家少數遭到波及,其餘的都將店面關了起來。

  在不遠處,則站著兩名身影,一名外表看似十二、十三歲的小孩,穿著斗篷,手上拿著魔術方塊;另一名則是穿著黑衣斗篷的男子,臉部幾乎都被斗篷的帽子蓋住,手上拿著則是遺跡盒子(另一個黑色潘朵拉之盒)!

  「望,莫非……」

  Despair點點頭說:「沒錯,就是那個男的搶走遺跡希望與盒子。」

  冰閻已經拿起短刀,架起戰鬥姿勢。

  「小心點,那個男的Magic似乎不弱,薩克爾的能力我們也不曉得,小心應對。」

  「是!」

  兩人一說完,就瞬間衝了出去,Despair在手掌製造藍色的魔法陣後,也跟著衝了上去。

  「維爾、冰閻,薩克爾的實力我不曉得,可是那個男的Magic很強,他交給我!」

  總不能一直依賴愛薇爾,Despair伸手,手掌上的魔法陣瞬間發出耀眼的藍色光芒,無數尖銳的冰刃射了出去。

  「Ground Ice(破碎冰刃)!」

  Despair大喊,魔法陣瞬間擴大,接著Despair另一隻手舉起,忽然男子的腳底出現一個黃色的魔法陣,一道從天而降的雷就這麼打在男子身上。

  「The thunder of judgment(審判之雷)!」

  又一道雷打了下來,不過卻沒聽到男子任何的哀號聲,煙霧散去後男子彷彿沒事般,依然站在那,只見遺跡盒子上發出微弱的黑色光芒。

  「可惡,用了遺跡希望嗎?既然如此……Ground Ice!」

  Despair再次於手中製造藍色魔法陣,接著就衝了上去。

  要讓你沒時間用遺跡希望!Despair衝到距離男子一公尺的距離釋放尖銳的冰刃,不過冰刃在快射擊到的瞬間,就這麼消失。

  「The blade of ice(冰之刃)!」

  Despair手掌中的魔法陣瞬間改變樣式,上頭的六芒星圖案快速的旋轉著,接著在魔法陣前端,慢慢的凝結成一把晶瑩剔透的冰之劍柄。

  Despair握住了冰之劍柄,持續的釋放魔力,從劍柄前端開始凝結出劍刃,最後成了一把冰之劍。

  男子彷彿冷笑了一下,拿著遺跡盒子也衝了上來。


  「望沒事吧?」

  維爾一邊閃避薩克爾的拳頭一邊說,冰閻一手拿著短刀,另一手招喚出了雷之刃攻擊著:「先顧好我們,小心他的拳頭!」

  不過薩克爾的眼神似乎有點詭異……冰閻才剛這麼想,薩克爾突然將攻擊目標轉向冰閻,瞬間撞了上來。

  「什……唔!」

  瞬間的撞擊,另冰閻來不及反應,就這樣被撞在牆上,薩克爾笑了一下,又衝了上去,一拳就朝著冰閻的腹部打了下去,冰閻瞬間吐出一口鮮血。

  「可、可惡……」

  要不是剛才在腹部做了魔力的防護罩,抵銷了基本的魔力,自己早就死了吧……

  果然……薩克爾的拳頭破壞力會那麼驚人,除了力量以外,再來就是凝聚於拳頭上的魔力……

  眼看薩克爾另一拳就要揮下,冰閻閉起眼心想:可惡,琰月……

  沒事?睜開眼只看到維爾即時擋住了揮下的拳頭,正抓薩克爾的雙手說:「快、快起來啊!妳還在做什麼?」

  「薩克爾他……可能是被控制思想……」

  冰閻喘著氣說,只見薩克爾一臉憤怒的吼著,原本處於勢均力敵狀態下的維爾,逐漸的被壓制了過去。

  「這、這傢伙力氣怎麼會這麼大?」

  瞬間,薩克爾掙脫一隻手,就這麼朝著維爾打了下去,維爾也在瞬間放開手跳開閃避,薩克爾沒放過這麼機會,跳了起來就往維爾踢去,維爾一手擋住去,抓住薩克爾的腳就這樣將他甩到地面。

  「他……?」

  「大概暈過去了。」

  維爾扶著冰閻說,瞬間薩克爾又睜開眼,緩緩的起身笑著。

  「冰閻,妳先去旁邊……」

  「小心他的拳頭,不只是力量,還有凝聚於拳頭上的魔力……」

  冰閻緩緩的退到了維爾身後說,維爾點點頭,要避免與薩克爾的攻擊正面接觸,恐怕不只是拳頭,就算自己魔力微弱,也可以感應到他在攻擊的瞬間,會在攻擊的部位凝聚魔力。

  現在冰閻又因為剛才那一擊的傷害還沒恢復,只能跟他比速度戰了吧!

  維爾瞬間繞到薩克爾背後,一拳正要打下去,沒想到薩克爾竟然頭也沒回,就這樣抓住維爾的拳頭。

  「唔!」

  沒想到薩克爾居然不用回頭就反應,正想睜開薩克爾的手,不過這握力遠比想像中的要大。

  「我、我可以打斷他的手嗎?」

  「薩克爾現在可能是控制思想啊!」

  「不過我想問題是我想打斷也打不斷吧,這力氣……唔!」

  手開始以不自然的角度彎曲,再這樣下去手可能會……

  「Water Rope!」

  無數的水繩將維爾與薩克爾分開,不過薩克爾仍然緊緊抓著不放開。

  「喔啊啊啊啊!」

  維爾怒吼,一拳朝著薩克爾臉上打去,薩克爾這才鬆手,接著就被水繩給綁起,高掛在空中。

  「手感覺差點就斷了……」

  維爾看著手上深深的印子說,這握力真的太恐怖了……

  愛薇爾跑到冰閻旁,扶起冰閻說:「抱歉,來晚了,等等微風跟魔泣就來了。」

  冰閻點點頭,只見薩克爾仍然在掙扎著,想掙脫這水繩。

  「他就是貪食?」

  愛薇爾看著,沒想到儘管被水繩給捆住,竟然還有餘力反抗,這樣水繩可能會被破解,這時愛薇爾突然咬破自己的大拇指,讓鮮血滴落到腳下的藍色魔法陣,滴落的瞬間使魔法陣變成鮮紅色的。

  「The rope of blood!」

  鮮血之繩,水繩的強化版本,缺點是會持續吸收施術者的血液。

  水繩瞬間變成鮮紅色的,猶如血液般,並且變的更堅硬,這時薩克爾才真正的無法反抗。

  「哼哼,本小姐早就學會控制血液了,困你個一小時都不成問題!」

  愛薇爾笑著說,接著轉頭看另一邊的戰鬥,只見Despair拿著冰之刃與那名男子正在纏鬥著。

  Despair一劍揮下,男子以遺跡盒子擋住,接著伸出另一隻手釋放黑色的火焰。

  「是Hell Fire?哼,Binder(重力束縛)!」

  Despair閃避地獄之火,伸出手在男子的周圍釋放魔力,形成一個重力場。

  男子單腳跪了下來,沒想到重力束縛他竟然撐得住?

  「The magic gets rid of!」

  「咦?」

  男子瞬間免除了重力束縛,沒想到竟然除了魔泣外,有其餘的人也會使用魔法免除。

  「唉啊,他竟然偷學我的絕招!」


  魔泣不知何時,站在愛薇爾身旁笑著說。

  「咿啊!不要突然出現嚇人啦!」

  愛薇爾一拳朝著魔泣腹部揍了下去,只見魔泣痛苦的抱了肚子跪了下來……

  「糟糕,下意識就想說是維爾……快起來啦!貪食的思想控制還要你解除!」

  愛薇爾踹著魔泣說,魔泣伸出手比了個OK的手勢後,愛薇爾這才停下腳。

  「沒辦法!」

  愛薇爾又一拳朝著魔泣腹部揍了下去,魔泣再度抱著肚子跪了下去……

  「妳起碼等我把話……唔!停!快停止!不然我會上癮!」

  「去死!去死!」

  愛薇爾憤怒的踹著,踹了好一段時間後,終於停止……

  忽然冰閻招喚出雷之刃,瞬間就朝著一動也不動的魔泣插了下去。

  「嘖,沒死啊。」

  雷之刃碰觸到魔泣的瞬間,就這麼消失,這是魔泣發動免除的證據。

  魔泣緩緩的起身,苦笑著:「妳剛剛拿真刀我可能就真的死了吧。」

  「喂!你給我說清楚為什麼沒辦法?」

  愛薇爾指著薩克爾說,薩克爾仍然被鮮血之繩抓著,卻還是不斷掙扎,魔泣嘆口氣說:「有看到那個遺跡盒子的光芒嗎?那是持續轉換希望的思想控制,除非施術者停止控制,否則就算是免除或瓦解也沒用。」

  「那我現在去……」

  魔泣伸出手制止愛薇爾,維爾也搖了搖頭說:「現在去也幫不上什麼忙,相信望吧!」


  「Hell Fire!」

  Despair朝著男子釋放出地獄之火,男子卻沒使用免除,地獄之火確實的正中目標……

  黑色的火焰猛烈的燃燒著,不過沒想到男子竟然對著自己使用Ice Cube,使用冰之璧將自己包覆起來防禦地獄之火……

  不行,這樣下去只是耗費自己的魔力,Despair解除了地獄之火,男子也跟著解除Ice Cube,Despair握緊了冰之劍,再次凝聚魔力,劍身慢慢的擴大,變成一把冰之巨劍。

  Despair舉起巨劍,朝著男子揮了下去,男子拿出遺跡盒子抵擋,Despair這時灌注了更多的魔力,巨劍終於因為承受不了魔力而爆裂,無數的冰之碎刃朝男子射向。

  男子沒料想到這招,只好用另一手揮起斗篷防禦,Despair看準時機衝了上前抓住遺跡盒子。

  雙方爭奪著遺跡盒子,這時男子舉起另一隻手伸向空中,一道雷就這麼打了下來。

  「啊啊啊!」

  Despair承受不了而彈開,彈開的瞬間伸出手,使用剩餘的魔力聚集魔法陣。

  「Dissonance!」

  瓦解……薩克爾的思想控制吧,Despair心想。

  就在同時,薩克爾也停止了掙扎,魔泣笑著:「看來Despair成功了。」

  愛薇爾緩緩的將薩克爾放下,接著就朝男子衝了上去,男子見狀,朝愛薇爾射擊了無數的冰之碎刃。

  「唔!」

  不知道是不是剛才的鮮血之繩消耗太多魔力,還是來不及使用Magic,愛薇爾只能以雙手在前的方式防禦。

  「The magic gets rid of!」

  魔泣瞬間擋在愛薇爾面前,將冰之碎刃全數免除,笑著說:「你在抵抗也沒用囉,現在五對一,明智的話就放下遺跡盒子。」

  男子緩緩退後,開口說:「潘朵拉希望……我會來拿的……互相吸引的潘朵拉希望……」
語畢,身軀逐漸消失,Despair不敢置信剛才說聽到的,竟然是夢裡的聲音……


繼續脫稿中……(嚼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38653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潘朵拉之盒

留言共 3 篇留言

葉月
還有另一個呀///第1話內容很有份量呢[e29]

03-25 15:44

ミルク猫
大約1萬多字吧(死03-27 16:55
任孤行
可惡耶
幹嘛打斷床戲啊..

03-25 16:48

ミルク猫
後續請購買無修版本(誤03-27 16:56
飛豬十二元
[e19]

03-25 19:42

ミルク猫
感謝支持~03-27 16:5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reh1jl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倖存者的故事】第三章「... 後一篇:【倖存者的故事】第四章「...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