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RPG公會】夜雨嚴寒(尤理×莫兒←法亞←愛絲)《和諧版》

作者:清離│2014-03-23 18:47:57│贊助:8│人氣:271



  這到底該擺在B/GL分類還是愛情分類?
  我思考了很久。
  到底該好友限定還是該開放丟去公會賺經驗?
  我思考了更久。

  如果這篇能讓平常好像很欠扁的法亞的形象變得可愛一點、討人喜歡一點,就太好啦!
  他真的是好男人唷(ˊ//艸//ˋ)!連媽媽我都好想嫁給他喔!(自重)




  》糟糕的描寫、暗示。(很微妙請不要有所期待)
  》時間允許的話,請先閱讀過〈世界崩壞之始〉的上跟下了解角色關係。
  》如標題所述,莫兒、尤理、原初惡魔
  》時間點是〈世界崩壞之始〉後的六年,不是現代。




     (要選擇不聽或者找其他人的版本也行啦XD)
     (主要是因為調味料さん的低音是法亞的假想CV(ˊ//艸//ˋ))
     (歌詞是誰的想法可以自由代入)






  雨滴點點落地,乍來的暴雨積出一個個迅速自小而大的水窪,轉瞬成了小河,破壞森林的寧靜,這是一個好似在阻止她即將暴走的身體那般,突如其來的壞天氣。莫兒獨自待在洞穴裡,望著大雨。

  雨勢看起來暫時不會停,在離人們群居有點距離的此處,她可以放心地把身體交給本能。自契約被訂定以來不斷侵擾她的、來自那名為法亞──火焰──的惡魔的恐怖本能。

  見血的衝動、殺戮的慾望、縱慾的念頭、搗亂的意欲。

  大多數的高等惡魔能與這些情緒共存,他們多少知道什麼時候能或者比較容易做些什麼事,而低等惡魔早已成為了較高等級的高營養價值糧食。然而,莫兒只是個人類。人類的惡欲,比起惡魔的本能,簡直微不足道地可笑。

  能抵擋和難以抗拒。兩種惡念之間在根本上存在著如此的鴻溝。

  「………………

  莫兒仍是慶幸的,對於這場雨。發作前,她正和附近村落的小孩兒玩耍。要是雨再晚一些──惡魔不會阻止她做出傷天害理的事情,而失去理智的她不可能思考。這時有事件來阻擋她,讓她不無法做出身為「人類」的自己不想,而吸收「惡魔」的力量的她亟欲完成的事。

  或許神沒拋棄自己。她天馬行空地思考,試圖將自己從衝動意念的泥沼中拖出……當然未果。雨聲越大,身體裡的火焰似乎就跟著燃燒得越旺。

  這些的起因都是出於她不了解惡魔的契約,不了解自己的能力。

  「……你,一定,覺、覺得,很好笑……對、對吧?」

  她知道那個惡魔在她的身邊,從她離開家鄉就一直是這樣。她命令惡魔不許接近她三公尺內,惡魔倒是挺聽話,一直跟在她後頭,或者走在前方開路。她不知道惡魔的目的是什麼,只是了解到交易的副作用之後,她變得難以相信那簇燦然燃燒的焰火。就是自己也有錯好了,孩子似地賭氣心態和人類的本心使然,她仍將過錯推到他人身上。人類的弱點和醜陋不堪完全地展現了出來。

  『對吧、對吧……』自己問出的問句回音傳回耳中,然而,就這樣了。沒有記憶裡熟悉的低沉嗓音,那個總在這時候任由她罵些難聽的話,一聲也不吭的人的聲音。

  咬牙忍耐著的她沉默了下,而後勾起嘴角,「哈哈」地嘲笑起自己來。

  「這,算什麼嘛……

  她在期待那個惡魔給她什麼?






  法亞望向天空,雨滴持續落下,他離開惡魔領地已經過了好一陣子。身為不老不死的惡魔,連他自己都沒有任何到底離開了多久的概念。途中惡魔協會打擾過他兩次,所以大概是五年左右吧?

  在還待在惡魔領域裡時,五年是他完全不會去思考的計時單位。造化弄人?或許可以這麼闡釋呢。他感受雨滴落在身驅上,很冷,冷極了。即使如此他仍期望藉由這份寒冷澆熄自己對同行人過多的、太沉重的「熱情」。

  「法亞。」

  接著,一陣聲音叫住他,這不是同行人的聲音──這些日子來日日夜夜傾聽她的想法,這陣聲音不是莫兒的,法亞不消一秒就反應過來。

  何況,莫兒不會叫他的名字。

  他警戒著轉向來人,隨即放鬆下來。

  眼前,女性的笑容表露著絕對的自信,或許是對能力,又或許是對容貌。冰藍色的髮絲在沒有月亮的雨夜裡透著獨有的光澤,赤色眼眸似乎隱隱發著光,黝黑的肌膚和他相同,身邊因氣溫驟降而引起的霧氣清晰可見,那些都是她的武器。見法亞只是直盯著她看,和身旁氛圍截然迥異的鮮紅雙唇再次輕啟,「好久不見。」

  是寒冰的原初惡魔──愛絲。法亞認識她。

  「久未見汝。」法亞回答,心中泛起一陣漣漪。同樣身為惡魔,他們能夠接受彼此的慾念,而不像其他有貞潔觀念的種族要求有關「負責」的問題,所以他大可現在告訴愛絲他快爆炸了──但他自己介意,自從在意起莫兒這女孩,他再無法對其他人有所求。

  「你都跟著那女孩那麼久了,還沒學會現代一點的說話方式嗎?」只見愛絲嘆了口氣搖搖頭,「受不了你。」

  「並不是,不行……」聞言,法亞試著有意識地操控說出口的話,「只是很麻煩,汝不這麼覺得?」

  「你太宅了。外出六年還改不了你的用語。」愛絲又一次搖了搖頭,放棄命令法亞用現代方式和她溝通的念頭。他倆並不是不能用這種方式交流,只是現代幾乎無人使用古語,學習現代話語將能更無限制地與人交談。催促他使用現代語也是她擔心他的表現之一,「也是,對我們而言六年似乎太短。」

  自出現到現在都是笑著的愛絲所說全是實話,法亞撇開頭,不予置評。雖然不知道宅這個字指的是什麼,光從字面意思他也猜中了四、五成。

  「……那女孩,不要緊嗎?」接著,寒暄也夠了,愛絲提出自己此行的目的。她能感覺得到從不遠處傳出來的意欲。畢竟莫兒的身上有一半的惡魔力量,同族的她能解讀。而這些外洩的力量和意欲大多都在這裡被眼前的男人給擋下了,要不是曾見過莫兒,她也會收不到莫兒的訊息的,「過分保護呢,你。」

  「我不行。現在的小、現在的莫兒,也不行。」法亞望向莫兒所在的地方,「汝能理解,不是嗎?」

  「我可從來不知道從前野獸般的男人骨子裡竟有這種紳士風度?」愛絲褪去笑容瞇起眼,敘述他們共同的回憶。

  「莫兒要是知道,定將更加厭惡吾。」聞言,法亞沒有反駁,將請求融於話語之中。過去的他打造出此刻的他,惡魔沒有拒絕過去自我的權利。愛絲沒有,他也沒有。

  「知道、知道,我連跟那女孩說上話都還沒有機會呢,過度保護先生。」愛絲重新笑了開來,「至少了解你這次是認真的,那麼我……」就可以好好地支持你們。她沒有把話說完,話鋒一轉,「可是,那女孩很需要你喔?雖然,你大概是因為偏陽性而沒感覺,她的難受可是連我都想幫她一把了呢。」

  「呃!」戳到痛處,法亞重新撇開頭,悶哼了聲。

  「嗯……?」愛絲靠近老友,雙手繞上對方的臂膀,「你不是也很介意、很想……

  「汝會跟一個喊著別的男人的名字的男人做?汝愛那個男人,然而那個男人愛另一個男人?」法亞打斷愛絲的話,將自己的情況性別倒轉後出聲制止同時抽開對方抱住的手。

  愛絲先是瞪大了眼,從前的法亞不會如此為了他人而激動,至少不會對著她如此──環抱住的手臂自懷中離開的同時並看見這反應的瞬間,她真切地了解到自己已經不再是特別的存在,再也不,可是諷刺地,她竟仍能理解法亞外表下所期望得到解答的問題,「你不是已經做好等她的準備了嗎?而且……你只有一個地方能用了?我以為跟喜歡的人做應該是喜歡的人感到快樂比較重要?」

  對表現偏陰性而顯得感性許多的愛絲的精闢意見,法亞噤聲。而「愛絲也是個傻女人」這點,他到很久以後才了解。

  「如果是我的話?他不讓我做,我就幫他,這麼簡單嘛!虧你曾經是我們之間的帝王吶,法亞『大人』呀。」愛絲半閉起眼,用帶著幾分藐視意涵的神態仰視對方,法亞沒回答,她顯然不很滿意,神情轉而帶著怒意,「法亞,你聽見了沒!」

  「吾、吾馬上回去!」似乎是被這樣子的愛絲嚇了一跳,又或許心底其實只是需要某個人推一把,實力明明和愛絲不相上下甚至可能略勝一籌的法亞就這樣被趕了回去。



  留在原地的愛絲直至再也看不見法亞的身影才蹲坐在地。

  「太過分了啦,人家、人……」自言自語只到一半,她舉起手揉去在眼眶內打轉的眼淚,「不對,比不過,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呢,哈哈?」

  她迅速地用自己的方式調適,失去同族伴侶的惡魔是孤獨的,只有自己能夠幫助自己,「總、總之呀,得去打獵一下呢,要讓協會注意不到這裡才行……犯點小錯沒關係。」

  言語中的心痛即使是同為惡魔的其他同族也分不清、看不見,就連法亞都不知道她對他動了真情──不,連她自己都是在分開之後才了解到:她對他的依戀不是來自於相連的身驅,而是更加深沉的某種感情。

  「我啊,就只幫你這一次喔……親愛的、我所愛的,法亞大人……法亞……

  這次會面結束於愛絲的痛不成聲。然而,心軟的她後來還是出手了好幾次,這毋需多提。







  回到洞穴裡,法亞馬上就聽見了莫兒的嗚咽聲。莫兒忍到現在已經十分難得,人類的身體不該承載惡魔的力量,尤其是他這種力量古老、過於強大的惡魔。身軀滿佈冷雨,若要觸碰莫兒這並不應該。他催動魔力,轉瞬間身上的雨水就蒸發殆盡,這舉動同時也帶起了因雨水埋於心底的慾念,他盡力地無視它。

  「小莫……莫兒,沒事了。」這是他第一次不只在旁邊看、接受莫兒的怒罵,而是主動接近她,他只在莫兒清醒時叫她小莫兒,法亞蹲下身子靠近莫兒時被她伸過來的手抓傷了胸膛,這對他而言是小意思,連顯得吃痛都沒有,他將女孩輕擁入懷,「莫兒。」

  「尤理?」

  雖然睜著眼,莫兒已經沒有辨別事物的能力,法亞見過尤理,是個和她一樣的小女孩,不可能有這種身材能夠環抱住她,但她卻寧可相信在自己身邊的是最喜歡的人。這個模樣的她,法亞已經見過很多次。

  莫兒第一次發作時,他在聽見尤理兩個字時逃走了。

  這次不會再犯。

  「對,我在這裡。沒事了,莫兒。」心在淌血嗎?法亞不清楚,他只知道真的去實行,無視於對方喚出的名字其實並沒有這麼難。

  「嗚、嗚……不要、不要走了……好痛喔……好奇怪喔……、我不像我了……好想殺人、好討厭……

  面對莫兒只對兒時玩伴──戀愛對象──顯露的軟弱,法亞驚覺自己竟然有些忌妒死者。他的幻形模樣沒有身著上衣,肌膚能直接感受到莫兒的吐息。無疑地,將莫兒擁入懷中的舉動令自己的衝動愈發難忍,但……

  法亞一面呢喃著莫兒的名字試圖讓她放下心、一面順著莫兒的粉髮,那是他的惡趣味,她雖然不喜歡,卻逐漸接受了。

  這次換他接受她。






  下過大雨的清晨空氣顯得十分清新,有鳥鳴,還有出來採蜜的蝶和蜂,不至風和倒也還有日麗。莫兒醒轉時自己正躺在毯子上頭,昨天在雨中急急忙忙趕進這裡時的記憶有些模糊,但她確定她並沒有鋪任何毛毯,那麼,是誰?

  思考著,她起身,「唔……」微妙的脫力感讓她站不穩身子,眼見就要跌落回地,法亞出現在身後接住了她的身軀,「小莫兒,小心點哦♥。」

  「惡魔!不要碰我!」身後的人是和自己訂定契約的惡魔,莫兒皺起眉,面露嫌惡,昨晚的記憶只到眼前的惡魔不在自己身邊,此刻的反應頗有幾分賭氣的情緒。

  見狀,法亞沒有憤怒,只是默默退開身子,「小莫兒昨晚如何?」

  「怎、怎麼可能好!都是『多虧』了你,我、我才……唔……」莫兒自己也知道,什麼都不了解就被蒙蔽而莽撞地簽下契約的是她自己,不可以怪罪他人,她搖搖頭嘟著嘴停止話題,轉身便走出洞窟,「我要上路了!不要忘了三公尺!」在離開家鄉之後,她開始的是一段沒有終點的旅程。法亞倒也沒有反對的意思,只是由著她做。

  「好、好,吾了解了,不過,汝走路時可得小心點呀?」法亞見莫兒往洞窟外走去如此叮嚀著,想當然爾對方是不會聽進耳中的,只是他自己想說。兩人相處的方式和這之前並無不同,他理解到昨晚的事情她真的沒有一絲記憶,這樣很好。

  至少在她心中,他們之間什麼都沒有發生。這樣就好了。這樣就夠了。

  這麼想著,法亞收拾好自己用魔法弄出的毯子之後跟上莫兒的腳步,當然,有記得維持莫兒要求的距離。



  「──今朝曉風仍覓春,但願汝之笑靨長存。」







  從這邊可以看見法亞其實意外的介意心靈上的問題
  他們認識到現代一千多年了法亞沒有強硬地要求過一次。
  所以他們沒有(Bi-)過,沒有

  對不起ㄚ,我家都純愛向。(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38486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sighi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真夜冰使/... 後一篇:【RPG公會】艾比西‧伊...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obert286 •̀ ω •́
TAPSONIC TOP 台 ID Reaper •̀ ω •́ •̀ ω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45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