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實驗> Day 19

作者:冰翼羽蛇│2014-03-22 01:32:08│贊助:0│人氣:223
Day 19
3/16(三)
紀錄者: 楊德音

       大門應聲打開。

       埋伏在外面的記者群聞風而動,不理會站在門口兩側維護現場秩序的警察,瘋狂加快腳步團團包圍住門口,爭先恐後互相推擠著遞出麥克風,硬塞在剛踏出門檻的男子面前,幾乎把他逼得動彈不得。聳立在包圍網後方的攝影師則扛著笨重的攝影器材,一齊瞄準今日晚間新聞的目標,期待他接下來的表現將會幫忙提高新聞台的收視率。

       記者群不願意放棄這短短幾分鐘的時間,接連將預備好的問題拋出去。

     「楊醫師,你跟病人家屬談判的內容是什麼?」

     「法官最後判決你敗訴,所以你承認是自己的醫療疏失嗎?」

     「請問一下,這件事情會不會影響到你以後的行醫生涯呢?」

     「楊醫師,請問被告上法庭的感受如何?」

       滿臉愁容的他被這場圍攻突襲,身體頓時僵住,臉上表情變得更加蒼白,額頭又皺的更深,白頭髮也增加不少根。整個人就好像已經待在法院好長一段時間,不過數小時的光陰卻看起來老了十幾歲,也許是在檢察官咄咄逼人的審問下時間過的特別漫長。

       夕陽快落下至對面的地平線,光線卻顯得更加刺眼,就跟他眼前圍堵在法院門口的這些傢伙一樣。他將視線壓低,不想再看見那些貪得無厭的嘴臉,也不想被他們挖出自己徬徨眼神下可能還保留的秘密。

     「好啦,各位前來採訪的記者們,」從教授身後竄出來擋在面前的中年男子代替被採訪者發言,而跟在他旁邊的夫人則趕緊到教授身邊饞扶著。

       陳醫師勉強裝出笑容,對各大電視台派來的採訪團體解釋:「今天辛苦大家在此等候,法官既然已經作出判決,後續就交給法律程序處理。沒事了,各位先回去吧。」

       記者群對於這樣的回答並不滿足,反而更加步步逼近,想試試看對方能不能再多吐露出幾句話。然而,陳醫師只是繼續裝上虛假的笑容,對著前方擋路的人潮叫喊借過請讓路,努力在警察的保護下鑽出一條能通出去的路徑。後面兩位也緊緊跟上去,以免被人群給淹沒。

       走到盡頭,那輛轎車終於出現在眼前。站在車旁一位戴著黑框眼鏡的青年開啟車門,示意眾人趕快上車,與那群記者顯然不是同夥。陳醫師先帶領跟在後頭的教授陪同那位青年到後座,自己則匆忙快步走到前頭的駕駛座。等到最後上車的林醫師關上車門坐好,陳醫師輕踩著油門加速逃離新聞記者的窮追猛打。

     「呼,想不到這些記者會緊盯到這種地步。」陳醫師手握緊方向盤,嘴上依然念念有詞的感嘆:「德音,看來你這幾天就要登上頭條啦。」

     「你還有心情說笑!」坐在旁邊副駕駛座上的林醫師伸手捏住隔壁座位上老伴的耳朵:「你也不想想,這種醫療糾紛惹上身會有多嚴重。」

     「唉呦,好啦,我開玩笑的嘛!」

       方向盤稍微沒握好,整輛車差點在高速公路上打滑。

     「嗚,沒事的。晚輩先謝謝兩位前輩願意載我們過來。」教授面露苦笑對前方兩位夫婦一邊道謝,左手一邊輕揉剛才頭部被撞擊的地方。這一撞才讓他抽離之前在法院的苦悶心境,猛然回想起自己平常都還會記得的習慣,坐在後座也是要繫上安全帶的。

     「唉呀,沒事就好。」林醫師回頭確認教授沒受什麼嚴重傷害,才鬆了一口氣:「楊醫師別這麼見外,大家都同事這麼久,互相幫忙也是應該的。」

     「是啊,」陳醫師附和道:「不過德音啊,你這樣以後恐怕病人都不敢找你看診了吧。你要不要學學院長改去開個小兒科診所算了?」

     「以後也許吧,但不是現在,」教授望出車窗外,雙眼漫無目的看著一幕又一幕的昏黃風景:「而且我現在還有更要緊的事需要優先處理。」

     「說的也是,不然德音你也不會願意拉下臉,在開庭前先找他們私下妥協吧。」

     「唉,這也沒辦法。」教授無可奈何地回覆一句。

       他還記得以前也遭遇過幾次相關的醫療糾紛,也因此被告上幾次官司,但從來都沒有像這次這麼淒慘,不過最後只判賠三百萬元,沒有要他坐牢服刑已經算幸運的了。

     「教授,所以……」一樣坐在後座的杰,用手指輕輕撥弄他戴上的黑框眼鏡。原本一直沉默不語聆聽長輩間的對話,他想要提出自己的疑問:「教授不打算再上訴嗎?」

     「不可能。」教授直率的否決這可能的提議,但臉上多了些許無奈:「這場官司打從一開始我就沒有立足的餘地。」

     「是什麼原因呢,教授?」杰再度提出疑問,很想了解自己的指導教授為何會狼狽至此:「我其實都只是聽說的,不是很清楚這場糾紛到底是怎麼回事?教授如果……」

     「沒關係的,杰。」教授調整好自己的坐姿,面對坐向自己的學生:「你既然也是參與人員之一,我想也該坦白告訴你原委。」

       看見教授一臉嚴肅的表情,杰連忙挺直後背,正襟危坐準備好仔細傾聽。稍微瞥一眼坐在前方的醫師夫婦,沉靜的低氣壓籠罩在車廂內,似乎接下來將要訴說一段嚴肅的故事。

       教授深呼吸一口氣,先下好故事的開頭:「從現在算起大概快三個月吧,那時候張醫師還是國家研究院院長,而我們也還是那裡的研究人員。」

       教授抬頭看一眼自己指導學生的反應,繼續訴說下去。

     「我那時候剛接手那位病人,檢查發現他肝臟有一小塊大概不到兩公分的腫瘤,而且診斷之後發現是癌細胞。幸好發現得早,肝癌還只是在初期,一般來講只要動個小手術把腫瘤徹底切除,沒出什麼意外通常不會出事。」

       教授吞了一口口水後才接上最後一句:「但我沒這麼做。」

     「為什麼?」

     「那位病人一聽到要開刀整個嚇得要死,家屬也一直拜託我改用其他方法治療。我自己評估過,雖然動完手術可以把癌細胞去除,但他的心臟本來就比一般人虛弱,又有過幾次重大病例,就算順利的開完刀,他最好的情況還是得繼續躺在病床上休息二十天左右。所以我後來決定改用『特克林』。」

     「『特克林』?那不就教授你的……」杰聽見這藥物名稱後感到相當訝異。

     「就是原本預計跟科技中心合作要在今年出產的新藥。前幾年我跟張醫師還有……」

       教授欲言又止,長嘆了一口氣後繼續說:「……你學姐一起開發出來的。經過長期在動物上的實驗,果蠅、牛蛙、老鼠、甚至在獼猴身上,我們試用在各種不同的動物實驗上、施打不同的劑量,並且在長期的觀察下,我們發現該藥物能夠迅速消除動物身上的癌細胞,更讓人驚奇的是,它沒有其他副作用。」

     「當時這些實驗結果確實讓我們感到訝異呢。」陳醫師也表達出自己的看法:「這項結果在發表出來後,在學界確實造成很大的轟動。我們院內的的人甚至還給它起個名稱叫『仙藥』。」

     「那新藥初次發表的時候我也有在學會聽過,當時覺得相當不可思議,而且沒想到是教授您開發出來的。」杰若有所思的點著頭,但接著皺起眉頭詢問:「但是我後來聽說那個『仙藥』在一個月前被一些學會的學者駁回,之後就再也沒聽到相關的消息了。我之前有問過教授是發生什麼事……」

     「嗯,跟那位病人有關。」教授沉著臉,記得杰之前確實有問過這麼一次,但自己卻回瞪他一眼,害他不敢再提起這件事情。回想起來當時杰確實是無意冒犯,自己的反應實在是敏感過頭了。

     「其實『仙藥』並沒有進行過人體實驗。但你也知道要找有意願的受試者並不是那麼容易,尤其『仙藥』的受試者必須找罹癌病人,沒有人會想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然而,『仙藥』長期以來在動物身上從來都沒有出錯過,因此我與院內的各前輩協調,也包含當時任上的張院長在內,決定要在『仙藥』上市前選定幾位臨床罹癌病人作為首次的人體實驗。當然也都事先跟病人與家屬溝通過,雙方也都簽下同意書。於是,『仙藥』在還未正式發布前,我們研究院在私底下先進行這項秘密實驗。當時我們太過有自信,直覺地認為『仙藥』一定能夠達到實驗的預期結果。」

       雖然從黑框眼鏡中看不太出來,但透過鏡片仍然可以注意到眼睛的些微變化。杰正圓睜著雙眼繼續聽取教授的表白。

     「但沒想到『仙藥』完全沒發揮它的作用。兩個禮拜後,我們發現癌細胞並沒有死去,就像完全沒受到影響,所有受試者的結果都一樣。我並不死心,院內大部分的研究員也都認為可以繼續做下去,相信最後一定可以達到原本的期望。一個月過後,『仙藥』還是沒效,而且有些受試者的癌細胞反而開始擴散開來,逼不得已我們必須中止這項實驗,優先搶救那些臨床病人。還好大部分都有救回來,但是那位病人――

       教授垂下雙目,用雙手撐住自己的頭,好像回想起這件往事就會頭疼不已:「――他的病情惡化的太快,肝臟上的癌細胞成長相當迅速,更糟糕的是癌細胞開始轉移到其他器官上,先是胰臟,再來是小腸,然後是胃部,而且他開始出現其他併發症狀,情況已經惡劣到就算動手術或化療都不太可能救回來的程度了。」

       杰微張開嘴巴,用難以置信的表情看著教授,從來沒想過竟然會有這些隱情。他眼神轉往前觀察兩位醫師夫婦的反應,他們似乎早就知道這些內幕了。

     「但是教授,」杰想要釐清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小心的提問:「病人家屬最後的死因是癌症嗎?我記得病人是在手術台上去世的。」

       教授低著頭沉默不語。

     「如果是平常的話,以德音那樣的資質天分,那位病人就算危及他還是有救回來的希望。」聽見教授沒有回答,陳醫師接話補充道:「但你也知道,中間還發生那場意外……」

       陳醫師所說的話嘎然而止,似乎消失在轎車發出的引擎聲中。車上一片鴉雀無聲,四個人全都靜默不語。

     「是我拖太久了。」最後教授首先打破沉默:「病人心臟根本撐不住,連急救也來不及。」

     「楊醫師,請不要自責。」林醫師關切的安慰他:「你當時的狀況去動這麼大的手術實在太辛苦了。」

     「不,這些事情確實是我的錯。」教授雙手摀住自己狼狽的面孔,手指間隱約滲出懺悔的淚水:「當時如果聽她的話,提早中止實驗就不會發生這麼多慘劇了。」

       杰看著教授難過的模樣,心裡想著應該要怎麼安慰眼前這位長輩,如果澪在這裡的話一定知道這時候該怎麼做吧。

     「教授,那『仙藥』最後在人體上沒效的原因會是什麼?」杰試著提出不同的疑問,想藉由討論學術問題來轉移教授的心情。

     「嗯,還不曉得。」教授用衣袖拭去眼上的淚水,深呼吸調整好自己的心情後回答:「不過,應該有辦法找出來。開庭前我跟病人家屬聯絡過,同意讓他們討回公道並且接受他們的請求,而交換條件是病人遺體的病理切片。」

     「咦?他們會同意嗎?」要做病理切片可是要把病人的遺體解剖來找出死亡的病因,有多少民眾會願意讓自己家人的遺體交給別人動手動刀呢?

     「這多虧前輩請的那位賴律師,總算是成功說服他們,今天在法庭上才沒有刁難我,法院上的戲碼才有辦法演下去。」

     「哼哼,沒什麼啦。」陳醫師一副驕傲自誇的模樣,好像這一切的幕後功臣都是因為他:「賴同學可是跟我穿同一條內褲長大的兄弟,我有需要幫忙他當然會全力以赴囉。」

     「你少在那邊給我得意起來。」

     「好了啦,別再捏了,我還在開車耶!」

       轎車又不小心打滑了一下,還好這次大家都有繫上安全帶。這對老夫老妻要是打鬧起來還真的會出人命。

     「教授,可是為了這病人的死因而接受他們要求的鉅額,這樣沒問題嗎?」心境從剛才膽戰心驚的一刻平復下來後,杰繼續提出自己的疑問。他很清楚三百萬元的鉅款可不是一般人付得起,至少他是不可能。

     「無所謂了。」教授調整一下自己身上的安全帶後,輕嘆一口氣:「那些錢我已經不需要了,我只希望這一切都不會是平白無故的犧牲。」

     「所以,方同學。」林醫師又回頭確認沒有出現傷亡人口,告訴杰教授藏在心裡面沒有說出來的一句話:「楊醫師非常需要你的幫忙,他才會要求你博士論文的題目是你現在正在進行的研究。」

       了解整件事情的始末後,杰立刻理解教授在這快一個月的所作所為是為了什麼。

     「我明白了。」

       杰輕輕調整他鼻樑上的黑框眼鏡,恭敬地對教授表達他的誠意,而這並不只是為了讓自己能夠畢業而已:「那麼教授,學生方杰一定會盡自己的全力配合您的。直到您告訴我要停止前,我會持續進行這個研究。」

       教授的嘴角彎出欣慰的一抹微笑,這是他今天的第一個笑容。

     「謝謝你,小杰。」

       教授轉頭再度望出車窗外,雙眼漫無目的看著一幕又一幕的黯淡風景。

     「金錢、成就、名聲什麼的對我來說都已經不重要了,」教授面對窗外自言自語,像是對著虛空中的人物訴說自己的苦悶:「我已經失去太多東西了。」

       黯淡的天空昏暗無光,遙遠觸不及邊的黑幕籠罩這座城市。這片黑暗就像教授將要面對的未來,走在危險的鋼索上,不論逃到哪處都會跌進深不見底的坑洞中,沒有回頭,只能望向夜空中唯一閃亮的那顆指北星,朝這最後的一絲希望小心前進。

       這夜空――

     「咦?現在已經多晚了?」教授突然驚覺窗外的天空越來越黯淡,路燈不曉得什麼時候已經亮起來。

     「已經六點半了。」

     「該死,剛才在法院被他們折騰太久了。」教授突然焦急起來:「前輩,能不能開快一點,我早該在半個小時前就回去的。」

     「趕不過去的,德音。我已經改往醫院的方向了。」

     「可是……」

     「先連絡看看吧,楊醫師。」林醫師回頭給教授這樣的建議。

     「也好。」雖然不太放心,但他現在也不能做什麼。

     「小杰,有需要的話聯絡你學弟。」教授丟下這一句話的同時,從口袋掏出手機撥打熟悉的電話號碼。

       沒人接。

       教授更緊張了,他試圖讓自己保持冷靜,改撥打另一通電話號碼。

       ――

       ――

       第二通終於接起來了,回應的是低沉又沙啞的聲音,聽到是這位熟悉的老先生讓教授安心不少。

     「小子,你們到底要我們等到什麼時候。」電話另一頭的張醫師氣憤的抱怨著,但是細小如螞蟻般的音量讓人聽不出來他在生氣:「我跟你那位小助教在這邊都已經幫你們準備妥當,你們早該在這個時間就過來的,到底在搞什麼鬼?」

     「抱歉啊,前輩,法院這邊花的時間比我想像的還久,我們現在正趕要過去。」教授表面強做鎮定對這位前院長道歉,但心中那顆擔憂的大石頭還懸在空中:「不好意思,想要請問前輩――

     「她早就過來了。」張醫師一聽就知道教授想問什麼:「我們已經等你很久了。」

     「呼,幸好。」教授終於可以放心了。他揮舞另一隻空出來的手,用肢體語言告訴車上其他三個人這安心的消息。

     「還有什麼話要說嗎?」

     「那請前輩幫我傳話,」教授真心露出欣慰的微笑,這是他今天的第二個笑容:「跟她說――我愛她。」

     「臭小子,你把我當什麼啊?」張醫師再度氣憤的抱怨道:「要講這麼肉麻的話不會自己跟她說啊?要不要乾脆讓她來接聽?」

     「啊,沒關係的,前輩,我們很快就到了。」

     「呿,小子就是小子,等你過來再好好教訓你。」

       張醫師埋怨完後立即掛上電話,但教授並沒有因此感到不高興,反而更放心了不少。他不自覺地露出了微笑,這是他今天的第三個笑容。

     「教授,那邊還好嗎?」

     「沒事的,小杰。」教授保持他第三個笑容對著車上的其他人:「我們趕快過去吧,他們都在等我們。」

       轎車穿梭在城市中,行駛於暗夜中亮起的霓虹燈街道。也許教授可以一直維持住這的三個笑容直到今日的最後一刻。

       ――或是到達目的地以前。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38310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darkflygo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實驗> D... 後一篇:<實驗> D...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o7799318給喜歡黑暗懸疑的人
做死(?)開新坑-黑暗懸疑短篇系列《閱讀者》更新第一章,歡迎喜歡這類型的大大來鬼屋交流+好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