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實驗> Day 2

作者:冰翼羽蛇│2014-03-10 00:01:12│贊助:2│人氣:166
Day 2
2/28(日)
紀錄者: 楊德音

      「以上是我這次報告的內容。謝謝大家!」


        一開始只是幾點稀疏的掌聲,但有如病毒的傳染力般鼓掌聲越來越多、越響越大,再加上此處的建築材質特別容易回音,短短片刻已震響整個會議廳。

        但如果真的很累的話,再怎麼吵雜的地方你都會睡著的。

      「教授。」一旁的助教試著開口喚醒「教授」,但發現怎麼叫都叫不醒,他幾乎已經睡死了。

        那位助教只好湊向耳邊再度提高音量叫喊:「教授!」

      「……嗯?」教授好不容易開始有了動作,移動了原本撐住整顆頭顱的右手。對於以這種不舒服的姿勢打瞌睡還能睡得這麼熟,那位助教在心裡不得不佩服。

        當然現在不是佩服的時候。

      「趕快醒醒,演講已經結束了。」

      「嗯?喔,嗯……」教授稍微扭動一下脖子,將整個身體往後靠至椅背,試著讓自己的頭腦能醒過來。

      「教授,你還好吧?竟然睡得這麼沉。」一旁的助教憂心忡忡的詢問著。

      「嗚,喔,抱歉……」

        全場掌聲逐漸變小,此時是台上講者與台下聽眾的提問交流時間。教授雙眼無神的盯著台上的報告者,想要試著聽清楚一點內容卻像柔風只輕掠過耳邊但進不了耳道裡。

        在沒有掌聲的掩蓋下,助教不得不壓低音量:「教授這些日子是不是太勞累了啊?」

      「你說呢?」教授輕挑起眉頭反問她,但他沒有任何責備的意思,口氣中倒是帶有許多無奈:「澪,我這幾天拜託你幫我處理的事情應該都有弄好吧。」

      「好的,教授。」澪開始簡短報告教授所交代的事:「教授不再的這幾天,我已經跟潘教授與柯教授表示要延緩合作提案,科技中心那邊的合約我也跟他們的理事們說明過了,老實說――雖然他們臉上硬撐出笑容,但對於你突如其來的拒絕感到相當不滿。」

      「唉,那邊就先別管了,反正之後合作機會多的是。」教授不耐煩地搖著手:「繼續說下去。」

      「呃,至於病房那邊……」臉上的表情變化多端,澪欲言又止似地在猶豫該如何說明,最後改口道:「那個,臨床那裡是沒出什麼狀況,但你之前手術的那位病人家屬又上來提告找你麻煩――

        他媽的。

        這句話差點從教授的嘴巴爆發出來,但他馬上把話語哽咽在喉頭上,避免可能會引起現場其他人注目的可能性。教授調整好自己的心境,對他身旁的助教猛吐苦水:「他們是有病啊?就跟他們講過這手術就算開了還有一半的風險存在,那些傢伙死都不信,還一臉不屑的表情抱怨怎麼開個手術都會有風險,嗆我還敢說有自己多專業,這種病都治不好當什麼醫生。我呸!這麼專業不會自己當醫生自己開刀喔。現在開完沒問題就拍拍屁股走人,有問題責任就全丟在我頭上,動不動就要打上官司,還怕沒幫手就自己找媒體來炒新聞。馬的,這些傢伙是腦袋有洞啊!」

      「教授,你冷靜一點。」在一旁看著教授越講越激動、越說越氣憤,澪趕忙輕拍著肩膀,試圖讓教授的語氣緩和下來,以防場面最後失控暴走。她最後用溫柔親切的語氣表示:「我看等小杰結束後,我們再繼續討論好了。」

        澪回頭望向台上的另外一位助教,杰正在回答台下觀眾的提問。



      「不好意思,方先生,」剛回答完問題後,另一角落又有人提出疑問:「您剛才在報告說,這項新藥物的實驗在剛才那些像老鼠啦、斑馬魚啦、果蠅啦這些上面都有不錯的效果存在,那這樣的藥物如果現在放在人身上使用的話是可行的嗎?」

      「好,那關於你剛才的問題――」台上的助教此時側眼瞄向坐在最前排的教授,想試著從臉部的表情去揣測怎麼樣的回答才是最恰當的。

      「由於考量到每種生物對藥物的耐受性不同,尤其如果對象是人類的話就更需要做出適當的實驗設計與妥善的評估測試,況且人體試驗會牽涉到的問題還包含道德倫理甚至是法律的層面,更不可能說做就做。不過在未來,當然,以現階段要談這些都還太早,不過我們也會嘗試朝這個方向努力看看。謝謝!」

        最後提問的觀眾回座後,教授目光左右掃描觀眾席,確定沒人發問之後便站起身宣布:「好,謝謝台上方先生帶給我們精彩的報告內容,那時間也差不多了,今天的演講就在此落幕。感謝各位的聆聽,謝謝!」

        此起彼落的掌聲再度陣陣傳來。



        散場後的會議廳場面相當混亂。除了擋在門口魚貫走出的人潮外,也有不少聽眾三兩成群四散聚在會議廳的各處,彼此交流、交換名片、大聲閒談抑或是分享剛才聽講的心得想法。

        台上報告完的演講者站在講桌台旁收拾整理資料文件,同時又有身穿昂貴西裝看來心懷鬼胎卻不顯露於面色上的名貴人士前來短暫寒暄,從對方過於謙卑的禮貌與旁敲側擊的問法可知道不是只想來打個招呼這麼簡單。運用多年來應用在社會上的說話技巧,杰採取迂迴的方式簡單打發掉這位不速之客。就快整理完的時候,又有兩位穿著白袍的走過來。一位頭上略摻有幾絲白髮,雖然還年輕卻看起來有些蒼老的男子,而另一位飄著秀麗短髮的女子近乎蹦跳的方式飛奔前來。

      「講得不錯嘛。」澪的臉上帶著笑意,話語中帶著欽羨的感覺稱讚著。

      「啊哈哈,沒什麼啦!我其實也只是隨機應變而已,跟小澪比起來我這樣的表現還差多了呢。」杰將已經收拾好的文件拿起來放在身體左側,轉向他的指導教授問道:「楊教授你覺得我剛才講得如何?」

      「呃?啊!那個……」教授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在自己學生這麼重要的時刻結果居然從頭睡到尾覺得實在是很慚愧。

      「喂,過來我跟你說喔。」澪輕拍杰的肩膀後湊到他耳邊低語,幫教授打個圓場。

      「啊哈哈,這樣啊,原來他們又來找教授的麻煩。」杰聽完她的解釋後露出苦笑的表情。

        教授也露出與他同樣難看的表情: 「呃,真是抱歉啊。」

      「啊哈哈,沒差啦,反正教授已經聽過我好幾次的預講了。」杰搔著頭皮,再度露出他的招牌表情。但接下來他湊近來轉變成較嚴肅的語氣低聲問道:「不過我想教授這幾天會這麼忙是因為那起意外的關係吧?」

      「嗯,你們先跟我來吧。等人都到齊了會一起跟你們宣布的。」說完便離開會議廳走上外面的走廊,澪與杰則加快腳步緊跟在後。



        廳外的走廊似乎無限延長看不到另一頭似的,但整個路程沒有很長。半途中教授就遇到他正要找的幾個人,兩群人就這樣在半路上聊起來。

      「張醫師、陳醫師、還有林醫師,你們來的正好。」即使長時間的忙碌早已讓他疲憊不堪,教授仍試著擠出應有的笑容:「我有重要的事情與各位討論。」

      「德音啊,我們都已經聽說了。」陳醫師首先開口,直率地回應:「那就不要浪費時間了,直接切入主題吧。」

      「好,前輩們,那我就直說了。」教授深吸一口氣讓自己的腦袋在清醒一些:「事情已經在昨天告一個段落,該處理的準備我都已經安排好了。」

      「恩,我這裡的部分也已經協調好了。」張醫師低沉又沙啞的聲音安靜的像隻螞蟻,需要張大耳朵才能聽得到:「小子,有需要幫助的地方我隨時可以提供給你。」

      「了解,接下來前輩只要確保那邊器材的保養跟藥物上的供應就好,其他的都交給我處理。」

      「呼,那就太好了。」陳醫師稍微鬆了一口氣:「今天終於能稍微休息一下了。」

      「現在還高興得太早了吧。」綁著貴婦頭的林醫師馬上對他潑一盆冷水,對著她的老公冷嘲熱諷道:「更辛苦的部分還在後頭呢。」

      「唉呀,你別這麼掃興嘛。」陳醫師嘟著嘴抱怨,不滿對他這麼刻薄的太太。

      「我可說的是實話,接下來才是最關鍵的部分。」林醫師不理會他的抱怨,轉而對教授關切地問道:「可是楊醫師,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老實說我不曉得,只能抱持著這點希望了。」教授輕嘆了一口氣,心中的悲傷從中由起:「這畢竟是她的遺願,我不想辜負她。至少還能替她補償些什麼。不過我能做的也只是幫忙找人,剩下的只能以後再說了。」

      「教授……」一直在旁默不作聲的澪,此時不自覺地想哭出來。她趕緊伸出雙手嗚住嘴,害怕教授聽見。而也是悶不吭聲地杰則是低著頭無語。

      「沒關係啦,哈哈。」教授像自言自語般突然笑出來:「反正我這一生也沒做過什麼轟轟烈烈的大事情,這次就拚了我這老骨頭吧!」澪非常清楚這句話不只是想安慰他自己,也是想要她別那麼介意。

      「什麼老骨頭!小子,你可是連四十歲都不到呢。是把我這老骨頭放在哪裡了?」張醫師卻對教授的這番話感到氣憤,頻頻抓著他那長過脖子的白鬍子。

      「抱歉啊,前輩。」教授苦笑著說:「接下來的情況我日後會再通知各位,先感謝各位前輩願意前來協助。」

      「哪裡,我們都很樂意。」林醫師露出難得一見的微笑:「畢竟我們也不希望好好一位人才就這樣白白浪費。」

      「謝謝各位前輩,那現在就先到此為止吧,這裡不太方便再繼續聊這個話題。」教授對前輩們敬禮等他們回完禮之後:「那我就先走一步了,等一下我還要趕去開會呢。」

      「啊對了,德音。」在其他醫師與教授道別完離開後,陳醫師靠過來用一種挖苦人的表情說道:「剛才我從門口進來,發現外面擠了一群人。看起來好像是你上次手術失誤的事情,那些家屬跟媒體還在外頭等你呢。」

      「他媽的。」這次教授直接把話毫不避諱地講出來,即使是在前輩面前。

      「媽呀這些媒體都不休息的嗎?今天不是假日嗎?還是國定假日耶!我今天還要拖著快虛脫的身子來開會,這已經夠累了!他媽的這些混帳要糾纏到什麼時候啊!」教授開始如連珠炮般的把內心裡的話一股腦兒的全部轟出來。

        真是的,明明是和平紀念日卻一點也不和平。

      「真是辛苦你了,不然我等一會兒下去的時候幫你稍微拖住他們好了。」

      「沒辦法,只好麻煩你了。」教授無奈地嘆了口氣。

      「不過我也不保證會不會有效就是了。」陳醫師說完後,消失在其他前輩前往的另一頭走廊。

      「教授,那個……」

      「你們兩位先上去幫我準備一下,我可不想要第一次就有出現任何差錯。」

      「好的,教授。」兩位助教收到指令後,踏入走廊旁的電梯裡面。電梯開門,澪走進去按下按鈕「13」,而杰則按下電梯關門鍵。

      「還有……」教授還有話要說,杰停止了電梯的動作。

      「小澪,小杰,這件事情其實跟你們無關,」教授一隻手撐在電梯門上,止住了話語但又馬上說下去:「這其實是我自己的事,雖然已經跟其他幾位同事連絡過,而且他們也會幫我的忙,但有些部分還是需要拜託你們幫我,可以嗎?我知道我這麼做很危險,如果你們現在想要退出還來的及,我不會怪你們的。」

      「別這樣,教授。」沒有絲毫猶豫,澪立即作出答覆:「我們都很希望能夠至少為學姊做點什麼,這是我們的意願。對不對?」

      「說的沒錯,」杰也表示同樣的答案:「身為學弟妹的我們,這點事情是我們應該做的。」

        聽見自己學生的支持,教授流露出欣慰的笑容感激他們:「謝謝你們。」

        教授望著漸漸關上的電梯門,轉身走向走廊的另一端。

        希望這段時間能夠平安順利啊!教授在心裡面暗自祈禱著,他忽然覺得自己又有力氣可以繼續做下去了。

        他最後站在另一間會議廳的門前,推開了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37120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darkflygo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安非他命... 後一篇:<實驗> D...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rant2600所有人
小屋不定期更新自己的東方塗鴉、原創短篇漫畫和女體練習養眼插畫,歡迎有興趣的讀者前來參觀.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3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