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Vampire War】Suntem frați./活動二。

作者:冬將軍™伊薩│2014-03-09 17:34:39│贊助:26│人氣:367
  拖著有些勞累的身子回到暫時的居所,沿途經過的山中小徑隨著他踏出的每一步而從兩側地表竄出末端呈尖銳狀的筆直木樁,即使他一聲不吭,跟在他背後的自家兄弟與死黨也知道他的心情不好。不怎麼好,與其說不好還不如說差勁透頂。

  幸好他還是懂得控制情緒,等到他氣消了不少,那些木樁像是收到命令似的縮回地表下,徒留下為數不少的圓形坑洞。好不容易走到大門前,他伸手抵著木製的房門,後頭的兩道腳步聲也隨之停下。

  他像機械般僵硬的轉過頭,屬於歐洲人的白皙臉龐上寫著的是說不盡的煩悶與驚愕。他皺起眉頭,血紅色的瞳孔隱隱透出不耐煩,他低聲說道:「……你們跟夠久了。」

  有著金棕色髮絲與碧綠色眼眸的青年露出有些進退兩難的神色,而後頭另一名擁有茶褐色頭髮與即使是在歐洲人種裡也算是十分罕見的煙紫眼瞳的青年,則是幾乎細微到難以察覺的露出了沮喪的表情。

  具有金棕色頭髮與碧眸的青年輕巧的移動了腳步,抬起頭盯著他看。他皺起眉頭,自然的接受了青年的視線。雖然他不太清楚,但他能隱約從那雙即使出自同個血緣卻大相逕庭的翠綠中隱涵的情緒。

  他不甚友好的煩躁咋舌,太多不堪回首的回憶湧上腦海讓他幾乎無法保持現下這樣冷靜的態度。記憶中那些中東人的臉孔仍歷歷在目,他記得那些人曾三番兩次的來侵擾自己的國家與身為一國之君的父親。他的父親與大哥熬不過過於沉重的負擔及鄂圖曼土耳其的逼迫臣服,在走投無路之下將他與他的親生弟弟交給了鄂圖曼土耳其充當威脅瓦拉幾亞公國的人質。

  那年是西元一四四四年,他正好十三歲,而他的弟弟——即是眼前這位青年,當時不過才七歲。

  他以為這是惡夢,終究會醒,卻殊不知現實卻往往比他想像中的更殘忍。

  西元一四四七年,鄂圖曼土耳其的蘇丹,穆罕默德二世突然奉命派人將他與弟弟送回瓦拉幾亞公國,那瞬間他以為那就是人生的重新開始。豈料他踏上家鄉的那瞬間,放眼望去的卻只有遍地的血流成河與屍骨成山,他甚至不意外的在那些屍體裡面發現了父親與大哥,心窩都被插著木樁。他完全不記得當時自己是怎麼壓抑滿腔的哀慟與憤慨。

  他記得他那是對著正好年滿十歲的弟弟說著「不能哭」,弟弟盈滿霧氣並淚眼矇矓的碧綠色眼眸與瘦骨嶙峋的幼小身軀讓他看了也不捨,但他深知比起感到悲傷,他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不能哭,米爾查。在你二哥真正離開你的那刻以前,你都不能哭。』他隱隱記得那道與如今幾乎一模一樣的聲線這麼說,『記得你還有家人。

  在那個剎那,碧綠的眼瞳之中閃過的情緒是他無法熟知卻也無法忘懷的景象。硬要說的話,他大概只能形容,像是混雜了悲慟傷感的困惑不解。

  「哥哥,」他的弟弟——叫做米爾查的采佩什家么子,這是他從一九九一年到如今,事隔二十幾年後的第一聲叫喚。「你不能再這樣要求我們遵守你所說的一切。」

  弗拉德不甚了解的挑了下眉,米爾查盯著兄長的紅色瞳孔,不再像幼時那般充滿帶有憧憬的懼怕,而是尊崇與敬愛夾雜,難以分清的詭譎情愫。

  「你現在已經不是瓦拉幾亞的國王了。」米爾查握住他的手,語氣中滿是懇切,「放下那些在面對人民時才用得上的高傲與自尊。」

  「我們是兄弟。血濃於水,情深於海。即使我不曾體會過一國之君的感覺,但哥哥你可以向我袒露一些心事。一些些也好,只要是我能幫上忙的,我都願意傾聽。」

  弗拉德並不像以往那般撥開米爾查的手,而是抽動了下手,隨後抬頭直視著米爾查的臉。他罕見的露出笑容,即使那之中包含的溫暖遠少於嘲諷。

  「或許我該向伊沙承認你已經可以獨立自主。」弗拉德轉頭望向伊沙,即是那名有著褐髮紫眼的青年。青年接受到他的視線,習慣性的露出微笑。

  「然後,你們怎麼知道我會在那邊?」聽到弗拉德這麼詢問著的伊沙從大衣的口袋中拿出一個邀請函。



  「血族協會,」伊沙晃了晃手中的紙張,「無論你身在何地,它都能得知你的消息。」

  米爾查附和似的點頭,他沒有放開兄長的手,而是誠摯地看著他:「在哥哥你離開羅馬尼亞後我就跟著過來了,只是都找不到你在哪。」

  「所以你就去酒吧當了酒保?還是得經常調解酒客糾紛的那種?」「嗯。」面對米爾查不待猶豫的點頭,弗拉德揉揉眉心,似乎是對兄弟的作為感到頭痛,卻又沒有理由可以發怒。

  不知該如何接話的弗拉德開了門,待三人都進了門之後才鎖門。相較起米爾查看似好奇的左右張望,伊沙倒是沒有多在意室內的裝潢,直接在沙發上坐了下來。弗拉德走進廚房拿出紅茶茶葉放入從二手商店以低價收購來的茶具。在陶瓷的碰撞聲之中他沒察覺到米爾查走進了廚房。

  「哥哥,」米爾查細微到幾乎無法察覺的開口,但血族那異於常人的感官讓他能清楚聽到米爾查的聲音,「你想回羅馬尼亞嗎。」

  他清楚的聽到了米爾查的聲線中沒有疑惑,而是帶有懇切的肯定句。弗拉德沒有停下手邊的動作,只是拿起一旁早已準備好熱水的茶壺,倒進陶瓷茶杯之中,然後模稜兩可的回答,語氣中有不明所以的笑意。「你說呢?親愛的兄弟。」

  「我知道。」米爾查瞇起眼睛笑了笑,他從兄長手中接下了茶盤,說道:「如果可以,我想越早回去越好。」

— ※— ※ —※— ※— ※—

後記:

因為想趕快給兄弟團圓,所以打了舞會之後的狀況。

伊沙雖然出場機會不多,但他是個很好溝通而且人很好的角色,期待之後會有更多更多機會可以給他出場。

然後越悲劇的角色,我☆越★愛☆(不)。打那段回憶時我整個人嗨到炸掉,送啦!(拜託不要

最近的APH坑有點停擺,不只是因為VW,還有因為二二六事件讓我很苦惱究竟該怎麼寫。預計打完穿刺組兄弟的回憶篇就要繼續填坑了,噢對了,還有創作百題。

沒意外的話,兄弟的回憶篇是第二人稱。

順帶一提,標題的羅馬尼亞文「Suntem frați.」,翻成英文是「We're Brothers.」。

— ※— ※ —※— ※—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37055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影牙|伊薩克_I.z.a.c|自創|創作|Vampire War|吸血鬼戰爭

留言共 3 篇留言

楓玥
伊薩克的文都沉重向_(:3(###

03-09 17:45

冬將軍™伊薩
從國二開始就是這樣了,回不去了_(:3 」∠ )_03-09 17:47
銀風月希
其實兄控曾經登基過,雖然被鄂圖曼土耳其挾持上去的ˊ_>ˋ111
1462年,奧斯曼扶持其弟,與采佩什打倒的貴族,將采佩什趕下了王座。(來源維基)
沉重沒差、真的,因為那是個現實的故事˙_>ˋ

03-09 18:59

冬將軍™伊薩
兄控表示:因為沒有尼桑厲害,所以沒什麼感覺(搔臉頰
穿刺公表示:你給我下來!(怒吼
越沉重,我☆越★愛☆!03-09 19:02
綾采姬〞
沉重的期待著...

03-09 23:01

冬將軍™伊薩
期待著……什麼?(#03-09 23:0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g207700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Vamp... 後一篇:【Vampire War...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i555714qq路過郎君
小說更新了,路過歡迎內進喝杯茶~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4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