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安非他命

作者:冰翼羽蛇│2014-03-09 00:00:22│贊助:6│人氣:126
小蛇的胡言亂語:

之前某次練習的時候把這堆瑣事一股腦全丟出來
不過現在沒什麼時間也不知道要怎麼改 就先晾在這裡吧

=====================================================================

    一顆…兩顆…三顆…四顆…五顆…
    九顆藥丸,一粒粒配著溫開水吞下去。



   「綠豆從五樓跳下來會變成什麼?」
   「綠豆就綠豆,還會變什麼?」
   「吼,你真的是一點幽默感都沒有耶,當然是變紅豆啊!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肯定是噴血的啊。」
   「很爛耶,你這是從早餐店的飲料蓋上看的吧!」
   「不然你來想一個嘛!」

    原本氣氛靜謐的咖啡廳就這樣被吵吵鬧鬧的我們……應該說是他們,這裡變得一點都不適合過一段悠閒安靜的下午。

    中午參加完高中同學的聚會後,幾位同學提議還不夠盡興要再去找個地方續攤,結果就選了這間「不會被打擾」的地方,但明明就是我們打擾到其他客人,而且還給老闆惹麻煩。

   「不好意思,麻煩這幾位客人你們音量可以降低一點,」一位綁著馬尾、身著工作服、長的還算清秀的服務生來到我們的桌位附近鄭重的提醒我們:「不然會影響到其他客人的,不好意思。」

    服務生很有禮貌的說了兩次「不好意思」,但不好意思的應該是我們才對。服務生一離開,我們……應該是他們又開始鬧哄哄的聊開了。

   「真是的,我們聊一下又不會怎麼樣。」小維嘟著嘴抱怨了幾句:「對了,該換誰出題了?」
   「換你了啦,小巴。你拖很久了耶!」
   「好吧,那…」小巴思考了幾秒鐘後,脫口而出:「香蕉從樓梯上摔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拜託,這麼簡單,就變成茄子啊!」
   「你怎麼知道?」
   「啊這不就跟剛剛綠豆那題差不多,我看你也是從早餐店的飲料蓋上看的吧!」

    嘖,真是夠了,這無聊的冷笑話大賽還要多久啊?算了,要不是看在小雲的面子上,而且到下一個約會前還有一小段空檔。

    雖然說是同學,但我其實一直都無法融入他們,雖然說不會到交惡,但感情並沒有好到哪裡去。除了小雲以外,大概是高中唯一稱的上是朋友的同學吧。這次的續攤也是她拜託我陪她一起去,說是什麼人多一點才有趣。

   「喂,你從剛剛一直在滑手機是在做什麼?」
    
    坐我旁邊的小雲突然這麼一問,我頓時不知所措。
   
   「啊?喔!嗯……就是我實驗課的教授要我們每個人找一篇跟基因體學研究相關的資料並且下周就要上台報告,我現在正在在看。」

    「哇,你感覺好忙碌喔。」小雲歪著頭用一種半疑惑半安慰的表情看著我。

    「嗯嗯,還好……」我再度低頭回去忙碌。

    事實上,我也確實是很忙。我明天下午還有一門小組討論課,晚上還要接著開系上營隊的會議,再隔一天有一堂課要上台報告,而且晚上還有社團的社課要參加,結束之後還要開個社團幹部會議,再隔兩天我還有連續兩科期中考要考。還不只是如此,下周末輪到我要去醫院照顧奶奶,隔天一早還有另一個社團的聚會要參加。

    問我為什麼要把自己弄得這麼累?為什麼要把這麼多事情全部都攬在自己身上?

    老實說,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很久以前,大學指考放榜後,我爸爸有一天怒氣沖沖的拿著一張摺皺的紙,一瞥見我便破口大罵:「你考這什麼爛成績!我花錢讓你念了那麼久的書,結果呢?連個醫學系都考不上!」

    爸爸隨手拿起了那根平常用來教訓我的那根棍子:「可見你還是一點都不努力嘛!你哥哥好歹也學測推上了電機系,你呢?學測考不上,連指考還只能選上那什麼爛學系,真是不孝女,不孝女……」隨著情緒的起伏,爸爸揮舞著棍子朝我猛打,而媽媽與姐姐趕忙攔上去阻止爸爸的瘋狂舉動,但爸爸仍試著想掙脫她們,口中不停的說著「不孝女、不孝女……」。

    「孝」這個字似乎是爸爸一生的口頭禪,爸爸認為兒女一出生就是要盡孝道,做孩子的就是要孝順父母,只要不合他意就視為「不孝」,這個「孝」便從此無限上綱。我哭笑不得,覺得自己快起笑了。

    我後來一直在思考,一直以來為了要貫徹這種「孝」,我把所有時間都拿去念書或是處理家務事上,從來沒有為自己的興趣或喜好為自己而活過,我以為這樣至少能有好臉色看。

    但……天不從人願……

    我以前把所有的時間都拿來念書,我以為我至少還有念書這種才能,但現在才驚覺我什麼都沒有。

    我到底是為什麼而活?

    開學以後,靠著媽媽的資助以及我以前存下來的零用金到外面租了間雅房,以逃離那個稱不上家的家。沒差,反正我不管做什麼都被視為「不孝」。
藉此展開新的生活,我想找出自己的價值,像條狗一樣盡可能幫忙,攬著一堆是情在身上。

    我只想知道我還有活在這世上的意義。


   「喂,該你了!」
   「啊?」沉浸在回想中的我突然被現實中的話語敲醒。
   「發什麼呆,該你出題了!」小維雙手撐著那顆好像很重的頭顱,笑嘻嘻的看著我。
   「那…」我快速的在腦袋裡打轉一遍:「如果裝水的桶子叫水桶,裝飯的桶子叫飯桶,那馬桶裝什麼?」
   「裝馬的!」小巴立即舉手搶答道。
   「白癡喔,馬桶裡面裝的當然是糞便啊,這種陷阱題你也會被騙!」
   「那幹嘛不直接叫糞桶就好,叫什麼馬桶啊?」
   「我怎麼知道?你去問那發明馬桶的人啊。」

    連這種無聊的問題都能吵成這樣,唉!

    不過若照這邏輯來看,那我還真的是裝藥的。


    我從小身體就不太好,大小病不斷,感冒對我來說是家常便飯,醫院長尖的各種輕微病徵我都有,而在生理期的時候疾病症狀更是嚴重。為了製好這些症狀,我可以說幾乎每天三餐飯後都要吞好幾顆藥丸。我雖然也知道一直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對我的健康一定會有些危害,但我卻無可奈何,體質不好怪誰呢?

    然而,這個問題並沒有改善,反而隨著最近益發更嚴重了。

    我因為常常接很多工作,常常必須熬到半夜兩三點才能收工就寢,長期下來結果反而是在正常的時間內躺在床上會一直睡不著,腦袋會一直想起一些未辦事項停不下來,就這樣一直煎熬到凌晨,然後就會發生早上醒不來或是在課堂上打瞌睡。因此持續了好幾年日夜顛倒的作息,反而大大影響了生活。

    為了要改變現狀,我就在不久前去看了心理精神科醫生,請他定期開安眠藥給我,從此晚上又多了好幾顆藥丸陪我入眠。

   「我這裡有個更厲害的喔。美國的貨幣叫做美金,那陰間的貨幣叫做什麼?」
   「叫…叫做…」
   「冥紙啦!你想到哪裡去了!」
   「哪,各位,」就在同學對剛才的笑話仍捧肚笑不停時,我很不客氣的打斷這歡笑的氣氛:「我等一下還有約,有事情要先走了。」
   「啊?你要走啦?」只有小雲帶著些許惋惜的想要留住我,其他同學則多表示「慢走不送」。
   「嗯,我等一下要跟阿淵見面。」我用其他人聽不見的音量對小雲講悄悄話。
   「嘻嘻,那我知道了。」小雲用一種相當調皮的表情逗弄著我:「你們兩個要加油喔!」
   「嗯,說起來我也不能讓他等太久。」我簡短的回應著:「那我先走了。」
   「拜拜囉!」甜蜜的燦笑掛在小雲的臉上送我離開。

    說起來,小雲算是所有我認識的人裡面最了解我的朋友吧,雖然高中只是偶爾在課業上切磋,以及在同學聚會裡會私下小聊而已,她已經算是知道我最多「私事」的朋友,包括我與阿淵的事。

    阿淵是在幾年前參加系上聯誼的時候認識的,其實那時候並沒有對他有什麼特別感觸,只是覺得有點體貼、善良、好像還不錯,畢竟我以前從來都沒有交往的經驗,所以就在他幾次邀約我出來後,前年的聖誕夜他向我告白,我答應了。

    其實他對我很好,我知道,他常常會想辦法逗我開心,帶我去吃好吃的,我生日的時候還會把他親手寫下的生日卡片交給我,也永遠不會忘記附帶著禮物,不久前他甚至還邀請我跟他家人一起吃飯。

    他真的對我很好,也就是因為他對我太好,讓我覺得更慚愧。

    我常常因為學校或社團的事情常常忙不過來,必須臨時取消跟他約會的行程,我也不可能帶他去見我父母,雖然他了解我的難處,但還是會有所感嘆。我很慚愧,他能夠給我的,我卻無法回饋給他。中間因為需多事情我們三四個月沒見面,而中間他已經開口邀約了近十次了,我卻不得不拒絕。

    這次可不能再辜負他了。

    坐在公車上,我手上抱緊著上車前買來要送給他的見面禮。在路邊的風景飄過眼簾的同時,我思索著見面時該說些什麼。

    說真的,這次見面真的隔了太久,突然一時之間不曉得該說什麼才好,這幾個月一直都沒有約成,要怎麼跟他道歉才好呢?嗯,都看在我這次有帶給他最喜歡的餅乾份上,希望他會原諒我吧。

    希望……

    公車到站了,我正好要起身刷卡下車,但瞥見的一個畫面停止這一切的舉動。

    一位黑色短髮男子正在一家女裝服飾店的騎樓下與一位金色長髮女子接吻。這可能不是什麼了不起值得另人驚訝的事情,只因為我認識那名男子。
我隔著玻璃窗望著這一幕發生在眼前,我腦袋裡順時產生了成千上萬的想法,但是沒有一個想法是踏出這輛公車。等到公車關上門,駛向下一個目的地,我才意識到我與阿淵的距離已經越來越遙遠。

    是我讓你等太久了嗎?像我這種人根本就比不上「她」嗎?

    對不起,你累了,我卻什麼都沒注意到。

    對不起,我連當個女朋友都做不好。

    對不起……

    緊握著那份原本要送給阿淵的禮物,我哭不出來。


    22封未接來電。
    43個未閱讀的訊息。

    但我根本沒有心情去打開它們,沒有人知道我是怎麼了。我平常不會隨意告訴別人我自己的私事,我父母的事、學校的事、社團的事、還有失戀這件事,即使是感情比較好的小雲或是阿淵都未從提起。

    阿淵……到現在還沒有任何他的消息,手機裡的未接來電與訊息沒有一封是他傳的。

    果然已經放棄我了嗎?

    我現在才知道,我是有多麼的愚蠢,居然想不到自己努力的想活得這麼用力卻是遍體鱗傷。我果然什麼都沒有。

    我到底是為什麼而活?

    我只想知道我還有活在這世上的意義。

    但老實說,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已經到深夜就寢的時間了,雖然身體已經疲憊不堪,腦袋依然清醒著,那些畫面在腦海裡依然清醒著,父親抽出棍子猛打的畫面,同學嘲笑的畫面,還有那對男女的畫面,我永遠忘不了……

    這些畫面正摧殘著我的心靈,腐蝕我對於未來可能出現的憧憬,如今已全都不復在。破滅的願望,一切都完了。

    躺在床上,反反覆覆的,我暗自抽泣,害怕哭出聲音讓別人注意到我,我只想就這樣,到一個沒有人找的到我的地方。

    突然猛地起身想起,我吃藥的時間已經到了。

    一顆一顆,遵照醫師的囑咐將一粒一粒的藥丸含著淚水吞了下去,有幾天感冒的藥丸,調整生理體質的藥丸,以及最後一粒藥丸――治療失眠、幫助自己入睡的藥丸。

    不曉得為什麼,我停在這顆藥丸上很久,甚至不曉得到底要不要吞了它。直到最後……我才明白我在想什麼,我拿起另一顆同樣的藥丸,一起配溫開水吞下去。

   「算了,多吃一顆也沒差。」

    我躺在床上,等待著期待已久的睡意,我才感到安心,其實我還有堆積如山的待辦事項要完成。

   「隔天的事,隔天再說吧。」

    我從未抱著如此安穩的心情入睡。



    未來的事,以後再說吧……
    
    ……如果還有以後的話。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36973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darkflygo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實驗> D... 後一篇:<實驗> D...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irsky00各位讀者
小屋的小說更新囉,還請大家多多支持喔^_^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0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