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天堂二】不回頭的路‧戒指(十一)

作者:冷鋒過境│2014-03-06 23:50:15│贊助:6│人氣:289
一種深不見底的恐懼從心底蔓延,安魯列德第一次感到如此的害怕,讓她下意識忘了那天恐怖的回憶,卻沒想到因為眼前的黑暗精靈,使得她又想起了那天可怕的事情,灼熱的濃煙,巨大的爆炸聲,還有過去與長老艾琳的回憶,全因為眼前的傢伙徹底毀滅過去安逸的生活。

 
「將大主教,菲德‧加爾巴特交出來。」那是她最後聽到的言語,之後便陷入昏迷,但安魯列德的內心卻無法相信原來那天來到矮人村莊的男人是……

 
「沒錯,就是大主教──菲德‧加爾巴特。」

 
安魯列德看著眼前名為崔因斯的黑暗精靈,恐懼又再度從胃裡翻攪而出,她腦海一片空白,一個踉蹌,又差點跌倒在地。
 

「唉!安魯列德,妳怎麼了?」烏魯克大聲嚷嚷,趕忙在安魯列德昏倒前,扶住她的肩膀,慌忙中,洛伊德的肩膀抽動了一下。
 

「不過那天雖然發生了不少意外,幸好最後達成了任務。」
 

「菲德和長老都被……」不等崔因斯說完,安魯列德有種不詳的預感,那天在廢礦坑的遇到的男人恐怕已經……
 

「你把艾琳長老怎麼了?」彷彿,安魯列德全身關節都因為過於震驚的情緒,喀吱作響了起來。
 

不甘心的把眼淚吞進肚子,絕望、憤怒、贈恨……各種不甘心的情緒彷彿在她那小小的軀體裡瘋狂的攪動,她聽不見其他人的呼喊,一股腦地就直往崔因斯衝。
 

「危險!」
 

「哼。」
 

黑暗精靈不以為意的反手一擋,抽出袖口暗藏的匕首,短短不到一秒的時間,就把安魯列德手上的短刀彈了出去,然後左腿一踢,安魯列德像洩了氣的皮球,頹然倒地。
 

但下一秒,洛伊德的右手已經拋出腥紅色的尖銳骨矛對準黑暗精靈,同時烏魯克也舉起了路旁的木桶直接往對方砸,讓對方絲毫沒有喘息的機會。
 

「哼,小意思。」
 

面對眼前的足以致命的武器接近,但黑暗精靈仍不為所懼,僅出了一刀,便將眼前的木桶和骨矛俐落的切成兩半,可惜卻沒想到切破的木桶竟噴了一地的番茄汁,還飛濺到黑暗精靈的眼中。
 

「活該,你這老是自以為是的黑皮。」看到黑暗精靈慌忙用手拭去臉上番茄汁的笨拙模樣,烏魯克感到得意極了。
 

「別大意,烏魯克。」洛伊德的手中又招喚出一把巨大的骨矛,不同以往的是漆黑如夜的黑色骨矛,隨著洛伊德口中的咒語,由無數魔法編織的咒語開始圍繞在骨矛四周,使原本漆黑的骨矛發出了黯淡的青色光暈,讓崔因斯不得不認真的擺好架式,迎接眼前的敵人。
 

烏魯克也收拾了以往玩笑的態度,舉起諾大的戰斧,準備好應付眼前的黑暗精靈。
 

「你們這些該死的鼠輩。」
 

崔因斯低聲咒罵,展開雙手,接下浮現而出的黑暗刀刃。深沉的刀刃沒有任何繁雜的雕刻裝飾,卻散發著不凡的混濁氣息,崔因斯露出陰冷的微笑,他的情緒很久沒有如此高昂,憤怒與興奮的情緒左右著他的身心,殘忍的情緒不斷激勵著他,無論是該死的死靈法師或是沒腦的獸人,對他而言都是褻瀆席琳女神的罪人,以死亡之名,他立誓贈予這些傢伙最深沉痛苦的絕望。
 

「死靈法師,我會讓你體會真正死亡的意涵。」
 

情況一度僵持不下,洛伊德遲遲沒有拋出手中的骨矛,而烏魯克雖然想要進攻,卻總是找不出對方的任何破綻。
 

「鏘!」一聲脆響,崔因斯早已迫不及待的朝烏魯克發動猛烈的攻勢,金屬碰撞的聲音也讓整個氣氛越來越緊湊,絲毫不給任何人喘息的機會,不間斷的攻勢讓烏魯克開始感到疲憊,但此刻崔因斯卻感到無比的興奮,他可以感受到死亡正逐漸籠罩在眼前巨大的獸人身上,讓眼前的獸人不得不開始往後退卻。
 

「只這點程度嗎?」崔因斯一個轉身,冷不防的跳轉到獸人的側邊,右手的劍刃瞬間刺入獸人的腹側,使得烏魯克哀嚎了一聲。
 

「黑皮?是你說的嗎?」看到面色難堪的烏魯克,崔因斯顯得得意多了,他自傲的靈魂怎能容許有人膽敢戲弄黑暗的種族,這筆帳崔因斯無論如何都會加倍討回。
 

但是崔因斯自大的態度卻也是他的致命傷,沉溺在羞辱對方的歡愉中,使他根本忽略了這裡還有另一個人。
 

黑色的骨矛居然從地上竄出,幻化出五指尖銳的利爪,刺入崔因斯的背部,讓原本欣喜的他頓時僵住了身。
 

「你的確不適合稱呼黑皮,先生。或者說垃圾應該更為合適。」洛伊德露出了戲謔笑容。
 

「無恥的傢伙。」崔因斯吐了一口血,趕緊退到陰影之中,雖然背部並無利爪帶來的傷口,但他清楚的了解,身體所受的傷口絕對不比被戰斧劈到來的簡單,他甚至可以感受到體內的能量正逐漸的削散,使他的身體越來越虛弱。
 

吸血鬼之爪,崔因斯也曾經在某位夥伴的施法過程看過。他很清楚這種法術會對敵人帶來什麼樣的傷害,還附帶吸取敵方能量以補足施法者本身的體力,是一種非常邪惡又折磨的黑魔法。
 

但崔因斯還不想認輸。
 

「好了,我想你也該知難而退了吧。」洛伊德依然微笑著。
 

洛伊德淺淺微笑,令催因斯感到更加憤怒,負傷的他早已失去原有的冷靜,如一陣疾風,猛然一躍,打算在死靈法師的身後給予致命的背刺。
 

但是這些些舉動,卻早已被人看透。
 

「所以說……」那人依然保持微笑。
 

一陣令人恐懼的狂風飛起,頓時令敵人感到莫名的恐懼。
 

論身手,論戰術,黑暗精靈是不可能處於劣勢,尤其是自豪的速度,在他的認知中不可能有任何人類法師得以閃避那飛快如風的匕首。
 

儘管精靈的親眼看到匕首刺中身軀,卻毫無得手的感覺。
 

「所以說,人不可以太相信眼睛,不是嗎?」
 

眼前的男子,洛伊德居然不知何時已經在黑暗精靈的身後,散發不詳氣息的魔杖,意味著某種法術即將釋放,催因斯飛快向後一躍,死靈法師的法術也同時完成,然而坐在遠方的安魯列德感到相當不安,冷汗頻頻落下。
 
(不可以,這法術帶有敵意)
 

「停下來!洛伊德!」
 

高分貝的呼喊,儘管風聲、嘈雜聲一直在四周喧鬧,但仍然清楚聽得見女孩高吭的嗓音。
 

有那麼些微的瞬間彷彿時間停止了一般。
 

喊叫還是令洛伊德些微動搖了一下,雖然僅差毫秒,卻給了催因斯機會,一把鮮紅的骨矛從他的頰邊削過,下一瞬間,黑暗精靈躍上了屋簷。
 

「混蛋傢伙。」儘管洛伊德失手了,但是黑暗精靈也無法保持暗殺者該有的冷靜,已經無法執行原本的任務。
 

「這次先放過你們這些殘渣,但下次不會失手。」留下沒創意的恐嚇,黑暗精靈再次沒入黑暗中,而原本暈厥的年輕女法師也失去蹤跡,僅留下一堆殘敗的瓦礫以及安魯列德一行人。
 

                                                  ◇◇ ◇
 
「真是沒梗的傢伙啊。」負傷的烏魯克緩緩起身,看起來傷勢已經回復了不少。
 

「精靈們老愛耍酷,不過卻只會說老氣的話,哇哈哈哈,啊!痛……」
 

「雖然半獸人能快速的回復傷勢,但是也不該在這時候大笑吧。」洛伊德將法仗收起,一派悠閒的走到烏魯克前察看傷勢。
 

「庵已經不要緊啦,免緊張。」說著說著,原本應是側腹的刀傷,已經縮小成表淺的疤痕。
 

「雖然曾經聽聞半獸人只要些許時間保持靜止不動,自身就能修復傷勢,沒想到這麼厲害。」安魯列德用指尖輕碰傷口的地方,已變回了原本緊實的肌肉。
 

「哈哈,誰叫我乃帕格立歐所生的戰鬥民族,沒點本事,哪敢有破壞者封號,想當年我在亞丁的時候……」不等烏魯克說起長篇大論,機靈安魯列德馬上轉移話題。
 

「看來不是閒聊的時候,古魯丁的衛兵好像要過來了。」
 

望向遠方,喧鬧的聲音伴隨著訓練有素的步伐聲響,顯然的原本巡視村莊各地的衛兵已離此地相當接近。
 

「原本以為公務員只會吃飽撐著,沒想到還有點效率。」
 

「笨蛋,拖了那麼久時間才來,是效率太差好嗎。」說歸說,顧不得剛才受到的撞傷隱隱作痛,安魯列德一個箭步,躍上了準備好的馬車。
 

難道你希望那群笨拙的公務員提升效率追捕我們嗎?」
 

「喂,你們小倆口沒時間鬥嘴了,快上車啦!」
 

不等洛伊德龜毛的撩起裙襬,笨拙趴在馬旁邊,烏魯克僅以單手之力,一把抓起纖瘦的法師,像是拋貨物般的把他丟到車上。
 

「我不懂為什麼娘娘腔的法師老穿著裙子,在戰場上跌個狗吃屎。」
 

「不說這些了,快點逃吧!」
 

「駕!」的一聲,老舊的車輪開始轉動,彷彿這一刻起,三個人的命運也隨著車輪開始轉動。
 

                                                  ◇◇ ◇
 
安魯列德不安的坐在烏魯克旁,老實說這是她這十二年來第一次乘著馬車,並且在這短短的數天之內,離開艾爾摩來到如此遙遠的南方大陸。
 

馬車漸漸駛離海岸的小鎮,原本帶有鹹味的空氣轉為濕潤青草的氣息,道路的四周,漸漸出現了些矮灌木林以及老舊的農舍。
 

「你確定走這邊就可以突破最少的兵力?」坐在車上的安魯列德,顛簸的路面導致乘坐在上面成了一種折騰,除了烏魯克仍神情氣爽的駕馭馬車,安魯列德則倚靠在圍欄邊,神情有些難受,而可憐的洛伊德則倒在貨物邊,陷入昏厥的狀態。
 

「當然啦,這樣的鄉間小路,除了老子和少數逃漏關稅的傢伙知道,很少有警衛知道啦。」
 

瞧這年久失修的路面,確實,大部分的商人是不走這種爛泥石的道路,但是反過來說,逃犯或是奇怪的人士,首選就是這種路線。
 

「給我停下!」
 

忽地,令人不安的喊叫,令安魯列德嚇了一跳,眼前是被約十名的衛兵團團圍住的情境。

「你不是說沒問題嗎?烏魯克。」安魯列德緊張的小聲質問。

「另一種說法,大部分在追捕逃犯的時候,通常會猜測鄉間小路最可能藏匿逃犯。」
 

「尤其駕駛者還是半獸人的時候。」此時,一位穿著嚴謹軍服,配著銀白色長槍的中年男子走向馬車前方,看起來像是警備隊長的人,而其他人則保持警戒,紛紛舉起了長槍。
 

「你這句話是誇讚嗎?卡瑞巴斯柏。」
 

「雖然是老交情了,不過你們這次惹的麻煩可不小啊,只好應上級命令來捉拿你們。」古魯丁的警備隊長,卡瑞巴斯柏露出滿臉無奈,舉起了長槍,示意對方趕快投降。
 

「別管那狗屁長官,反正你們抓到我也不會加薪。」
 

「但是放走逃犯,恐怕我的飯碗不保啊。」卡瑞巴斯柏露出苦笑回應,似乎也是頗不願意做這次的工作。
 

「那個……」微小的聲音打破了僵局。
 

「哦?這不是矮人嗎?」卡瑞巴斯柏稍稍驚嘆了一下,此時從烏魯克身後探出一位從未見過的矮人族女孩,可是他擔任這警衛生涯的十年時間未曾見過的面貌。
 

卡瑞巴斯柏,沒有出眾戰績,在武力的訓練也僅中間程度,十年來卻未曾出過差錯,並且晉升到警備隊長一職,其原因在於少為人知的記憶才能,讓他辨識任何見過的面容,清楚的知道每一位進出城鎮的身分。
 

「女孩,妳來自何方?為何我不曾在關口見過妳進入古魯丁城鎮?」
 

「我是自艾爾摩大陸的安魯列德。」
 

「艾……爾摩?」那是個令人難以想像遙遠的名字,傳說中被冰雪覆蓋的遠古大陸,這女孩的來歷令卡瑞巴斯柏開始產生了些許興趣,他打量了一陣子接著說。
 

「日前我聽說有一位陌生的矮人跑去銀行搗亂,然後一位發瘋的法師僅以一人就把數十名傭兵打成重殘,聽起來就像個笑話。」
 

「這件事情也無須勞師動眾,畢竟傭兵之間發生的爭鬥行為,原本就是無關正規軍處理的業務。」
 

「但奇怪的是消息傳到奇岩中樞,由奇岩城的軍官下令要捉拿矮人和法師。」
 

「我原本在想是不是哪邊弄錯了,看來似乎煞有其事啊。」
 

卡瑞巴斯柏語氣一派輕鬆,但聽者卻格外吃驚。
 

「這是什麼意思?安德娜妳做了啥大事啊?有勞驚動了奇岩城的將領們……」烏魯克望向了安魯列德,但安魯列德同樣也是一頭霧水,她不解,雖然那天發生爭鬥的新聞在古魯丁城裡鬧得沸沸揚揚,但就如隊長所言,一個偏僻的南方小鎮所發生的事情,有必要由大軍官下令捉拿兩個小角色。
 

「你們該不會和亞丁王城的紛爭有所關聯吧?」卡瑞巴斯柏似乎在思考,沉寂了一陣。
 

面對眼前十來把的槍戎,安魯列德的內心的恐懼佔據全身,面對眼前的敵人,她感到相當無力,但仍然堅持原本的計畫,對上了警備隊長。
 

「雖然說我只是一個連收集者都冠不上的矮人,不清楚亞丁城所發生的事情,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到亞丁王城去了解事情真相,一定要去組止某件事情。」
 

「看來事情不太單純,我開始有點興趣了。」卡瑞巴斯柏的眼神對上安魯列德,示意她繼續說下去。
 

「對不起,雖然現在仍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我有種不祥的預感,這件事情恐怕牽扯到艾爾摩、亞丁大陸甚至是其他的種族,事實上,在日前因為一些原因,被村長強制從艾爾摩傳送到了此地,我想或許那時候就發生了一些事情。」
 

「所以如果我抓了你們這夥人,似乎就可以阻止一些麻煩,這樣解釋也算合理吧。」
 

「不好意思,隊長大人,這位小女孩跟我有個私人的約定,我無法違反約定。」
 

不知道什麼時候,原本昏迷的洛伊德醒了,手握著骸骨魔杖正散發著不詳的魔力,似乎準備要和眼前十名的衛兵進行戰鬥,雙方展開了對峙。
 

「嘖,沒想到平日看你一臉渙散,怎麼這時候變得如此嚴肅。」
 

洛伊德露出了一抹苦笑:「如果沒事情當然還是悠哉度日的好,但時勢所逼,我還是會認真一下。」說著,馬車的四周颳起了些許的風勢,風勢逐漸增大。
 

「隊長大人,請下令吧。」警衛們也擺好了陣勢。
 

「……」
 

此刻的情勢,彷彿只要些微動作,馬上就會爆發嚴重衝突,由魔力所構成的風勢轉為狂暴,漸漸收攏包圍了一群人,然而,十多名訓練有素的警衛對上僅三人的逃犯,不知道為何,警衛隊長遲遲不作任何指示。
 

忽然,隊長說出了一句話。
 

「我們撤退吧。」
 

「隊長大人?」一位警衛不解的詢問,其他人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不覺得當個叛逆的角色,也很有趣啊。」警備長突然笑了。
 

「古魯丁,原本就是個自給自足的城鎮,位在亞丁大陸最南邊的偏遠之處,一直以來既不受關注,也不受其他勢力約束,又何苦被一位新上任的匪徒,趾高氣昂的命令我們古魯丁麾下士兵。」
 

「老實說,這幾年來被奇岩城、亞丁城那群匪徒們威壓、恐嚇做一堆煩人的工作,真是令人不爽。」說著說著,警備長放下了長槍,同時也下令其他人將長槍收攏,敞開道路。
 

「走吧,離開此地,接下來的路,我可管不著了。」(續)


<後記>

雖然我覺得幾乎無人看過這篇(還是OO高中生時)寫的小說,直到最近才又翻出來重修。
連我本人都看不太下去了,真的很感謝居然還有一個人給了我鼓勵。

我覺得如果沒有寫完這篇,可能這輩子也難以寫新的劇情。
想了想決定還是繼續寫寫看,只是不知道憑著我微弱的記憶能力究竟能寫到什麼程度。

最近找資料才發現天堂2在前幾年改名為新天堂2,老實說加一個2已經有點老梗,又加了個新...
真是頗為無奈,不論如何,雖然回憶依舊,地圖早已面目全非,似乎原本矮人的故鄉...艾爾摩真的變成了傳說中的極北之地,安魯列德這下可真的無法回家囉。

我覺得就當作回憶吧,這篇仍舊以"光彩盛年"版本為主,不會描寫三轉、四轉還是什麼覺醒之類的事情(我玩到第四章改版就沒玩了,也不懂那些),無論天堂2遊戲將如何更動,資料缺失的情況下,作者可能會採取腦部,但依然是以過去版本為主。

如果玩過以前的天堂II,可能有點相似的回憶,如果從未沒玩過天堂,希望是個可以讓一般人從文字中了解世界觀的奇幻小說。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36758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長篇小說|天堂|同人|冷鋒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a11721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覺得仿圖也很重要... 後一篇:一週一繪(塗鴉區)...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amage922嘻哈愛好者
甚麼!? 大謙和+Jamie foxx都在跳街舞..?Olamide - Wo!!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