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幻想入リ]《東方幻劍塵》99.狂風與微風的對決!守矢巫女的實力

作者:萌筆│2014-02-11 13:56:31│贊助:0│人氣:516
聽過了尹風所說的一切,早苗沉默了。
 
雲遙……
 
真的是她錯了嗎?
 
孤兒院中那個陪小孩子玩耍的雲中子真的是一個夢嗎?
 
為了滅殺妖怪,竟能將自己的人性給泯滅嗎?
 
『妳可曾直接見過妖吃人的慘劇嗎?』
 
『可曾救過被妖怪殺害所有家人的孩子嗎?』
 
『沒錯!妖吃人或許是理所當然的,更甚至是一種自然的平衡………』
 
尹風看著毫無動靜的早苗,張狂的大笑:「這下妳懂了吧!沒有必要為了雲中子那種人做那麼大的犧牲!」
 
「……因此…此生無心可言……」
 
「妳在說些什麼?」尹風的笑容凝住,他面前的早苗散發一股令他不能忽視的壓力。
 
「有一個巫女告訴我,雲遙落入幻想鄉之後,每晚都是伴隨著哭聲入眠。」早苗眼角含淚的抬起頭來:「直到我親眼所見之前,我都不曾了解雲遙心中的痛苦!」
 
這是一個矛盾……若真是無心可言,雲遙為何而哭?
 
為了拯救眾生,雲中子犧牲自己的內心,只願屠盡世間妖魔,那麼讓這樣的雲中子崩潰的理由是什麼?
 
縱使失去記憶,哪怕與自己最痛恨的妖怪生活在一起,雲遙心中的某一個角落始終都未曾忘記仇恨,淚就是從這而來。
 
「妳想說……雲中子的一切都是可以被原諒的?」尹風漸漸的面無表情:「別開玩笑了!就算雲中子有多麼想救人,但是卻殺害本來要救的對象,這不是本末倒置麻?」
 
「再這個世界上力量代表著一切,沒有任何人是不愛自己的,但是雲中子就是這樣的一個異類!」尹風重腳踏落,惡狠狠的怒視早苗:「巫女,一個不愛自己只愛世人的傢伙憑什麼可以得到救贖?誰有辦法為了別人而活啊!巫女!」
 
尹風一個突進,兇猛的拳頭盡數落下,尹風瘋狂的攻擊毫不停歇:「這個世界上每一個人都是為了自己而活下去!唯有力量才能改變自己的一切!自己才是自己的主宰!」
 
啪!
 
纖手接下這一拳,早苗毫不退卻的迎上尹風的兇惡的眼神。
 
「確實……為了別人而犧牲自己的傢伙,充其量只是想要自我滿足的笨蛋而已,但是!」
 
緊緊的握住,尹風的拳頭竟然無法再往前一寸。
 
碧綠的秀髮飛揚,強大的神力直接從秀髮上散發光芒,東風谷早苗內心最誠摯的吶喊。
 
「這不代表某個人為了某個人而戰是一件錯誤的事啊!」
 
這個道理直到來到幻想鄉,東風谷早苗才深深的理解到,以前的她為了守矢二神犧牲了許多東西。
 
她的童年、她的生活、她的青春……
 
直到出發來幻想鄉的前夕,神奈子與諏訪子抱住了她。
 
『早苗,不用在為我們做這麼多了唷!』嬌小的土著神這麼說著。
 
『我們可以自己照顧自己的,早苗就照自己的想法而活吧!』高大的大和神這麼說著。
 
但早苗依舊認為這樣的她並不是錯的,她最大的幸福是認識了兩位神祇,也醒悟了她不該為了兩位而自我滿足的活著,因為這麼一來就等於是背叛她們的期望。
 
東風谷早苗被博麗靈夢打敗之後才清楚的知道,她該為了自己而活,但這個大前提是有一個願意放開她去活的自由。
 
「靠別人的犧牲才活下來,怎麼可能快樂的起來!雲遙一直以來被這樣的惡夢纏繞著,所以他才寧願為了某個人而戰為了某個人犧牲!」
 
「那就是雲中子的異常!他的軟弱啊,巫女!」狠狠的揮開早苗的手,尹風一個犀利的踢擊過去:「所以我才無法忍受!什麼為了別人而活根本就是歪理,明明就是為了自己踩著他人的屍體才強大起來,他這樣就自詡是正義?」
 
「這就是雲中子的罪!我從來就不覺得他的強大就是為了拯救世人,他的罪就是為了自己的自我滿足,否定了他人為了自己而活的努力!」
 
速度!連續的五拳如同一個砲彈一般!
 
力量!周圍的空氣都被拳勁帶動,形成了一股小型的風暴!
 
「螺旋勁巔峰─螺旋轟擊!」尹風瘋狂的殺拳,這一拳不在憐香惜玉,一個替雲中子辯駁他的女人不值得要!
 
尹風沒有任何保留,全力施為的靈勁重重的轟在保護早苗的水泡護盾。


 
殺拳,螺旋般的靈力與力量合成的一拳,薄弱的水盾剎那間破開。
 
轟!
 
早苗纖細的身子承受不住的飛了出去,尹風一瞬間跟了上去,拳腳並用就是十幾下重擊,滿天的身影。
 
直拳就是任何武術中的基本,但是在截靈門那強大的技巧與力量的操控下達到了一個非人的境界。
 
早苗在水盾破滅的那刻就知道不妙,她還是太過於小看眼前的尹風,察覺的當下招出御柱擋住他的連番重擊。
 
漫天殘影去勢一帶,沒有思考,沒有猶豫,本能的轟碎眼前事物,尹風一個轉體,破空的迴旋踢當頭落下。
 
秘法「九字刺印」

早苗以御神簽迅速九字刻印為形的巨大格狀結界框住尹風,刺耳的聲音響起,結界一層層破開,重腳落空的轟在地面。
 
早苗膽戰心驚的退避一旁,根本無法想像這一擊究竟蘊含了多少力道。
 
「疊動勁,一道不行那就兩道!兩道不行再疊加三道。」灰塵散開,尹風瘋狂的表情出現:「螺旋、疊動、爆勁、柔勁以及最後一個一瞬九殺!妳不可能是我的對手!巫女!」
 
尹風狂熱的看著早苗,莫名的興奮,沒想到世界上除了雲中子以外竟然還有人可以硬接下疊動勁的一拳,尤其這個對手竟還是個女人。
 
「巫女,妳現在還敢說妳要為了雲中子而戰嘛!」尹風的本體如同消失了一般,漫天的黑色殘影,令人絕望般的速度。
 
嘎?
 
轟轟轟!
 
「喚風」、「起浪」、「星落」
 
喚起神風形成漩渦,喚出的河水沿著地面向左右奔走形成的波浪捲上天空,結印的同時,尹風的上方出現閃耀的群星朝著他當頭落下。
 
守矢的三種奇蹟瞬間圍住尹風讓他不得動彈。

早苗堅忍不拔的看著尹風,比力量或許她真的不如尹風,但是她有她的堅持她的驕傲。
 
東風谷早苗有著守矢二神的保護才能幸福的活到現在。
 
……但雲遙呢?
 
沒有人保護著那樣的雲遙,一昧替他人犧牲為他人而活,但卻沒有人去守護著那樣的他,或許曾經有過那樣的人,但自從眾人背叛雲遙的那刻起,他就是孤零零的一個人。
 
如果說靈夢是成為現在雲遙活下去的存在的話,那她──東風谷早苗就為了成為保護雲遙的存在!
 
因為她想保護那樣的笑容!
 
早苗想保護當時她看見的那個雲遙與孩子們玩耍的笑容!
 
從來沒有人可以在空中困住他,剎那間感受到一種屈辱及憤怒,尹風一聲狂吼!
 
他是天上天下的天之驕子,他從不認為他會比雲中子跟安培嵐霧差!
 
但是現實的一切都表明的告訴尹風,他各方面都比不上那兩人,為什麼每一個接近雲中子跟安培嵐霧的人都在不知不覺中受到他們的影響,進而認同他們那種可笑的夢想?
 
───為什麼眼前的巫女可以為了雲中子與他一戰?
 
「這是最後機會……巫女!」尹風的聲音有點沙啞,他知道接下來的戰鬥他絕對忍不住的痛下殺手,因為眼前的女人的一切作為都否定了他的認知:「接下來的五靈亂舞是我專為四傑準備的殺招,要替妳自己求饒的話就趁現在吧。」
 
「絕不!」倔強如早苗,毫不退卻的高聲喊道:「在救出雲遙之前,我不會走的!」
 
尹風沉著一張臉,身上的靈力不斷翻騰,骨骼發出一震劈哩啪啦的聲音。
 
吼──!
 
「五靈亂舞」
 
轟!
 
一拳!
 
有去無回,一往無前的直拳轟散了漩渦。
 
二腳!
 
能把山川大海都震碎的一腳!
 
早苗引發的奇蹟僅僅兩個照面瞬間崩潰。
 
尹風看似留在原位,但他的上方原本落下的群星以肉眼看不見的速度迅速破滅。
 
明明尹風的手只是慢慢舉起,但是早苗的直覺告訴她,那一拳奇快無比,是力量,沉重的力量再擠壓著周圍的一切。
 
快的極致──慢!
 
早苗纖弱的身子瞬間騰空,一個硬擋,守矢二神的力量拼了命的保護著她的身子。
 
一拳比一拳重,一腳比一腳快,前面四種不同的靈勁運用組合再一起,早苗的周圍形成一個真空領域,極限的尹風朝著她攻擊過來!
 
截靈「一瞬九殺」

此時的第一擊突破了諏訪子的神力防護,第二擊已經跟進轟擊在神奈子的神力上,無法想像接下來的七擊都命中早苗的身子上話發生什麼樣的慘狀。
 
……即使面臨生死危機,神力幾乎被擊至崩潰的情況下,早苗依舊沒有發出求饒的聲音。
 
腦海中停留的是恢復記憶的雲遙出現在宴會上的那一刻,明明是大家為了幫他慶祝的宴會,卻成為了雲遙跟她們之間決裂的場合。
 
……不對!
 
這樣的結局絕對不是她想要的,也不是大家想要的!
 
東風谷早苗認識雲中子也認識雲遙,她想保護那個人的笑容,想要給予他守矢的奇蹟!
 
──早苗想告訴雲遙,為了大家犧牲一切並不是救贖!
 
──活下去,才是對自己也是對大家最幸福美滿的結局!
 
所以!
 
 
 
──幻想鄉,守矢神社
 
「諏訪子……」神奈子難得的滿臉不安。
 
嬌小的土著神安慰著多年來陪伴自己的同伴道:「放心好了!早苗是很堅強的孩子不是嗎?」
 
守矢二神身上散發著強烈的光芒,那是信仰之力,也是一直以來支撐著她們的渺小力量,來自她們的家人。
 
「上啊!早苗痛扁那個男人一頓吧!」諏訪子對著天上大喊,雙手高舉將自己的神力傳送過去。
 
「早苗妳這孩子怎麼就這麼讓人擔心呢?諏訪子妳不要在那邊給早苗刺激啊!」神奈子無奈的跟著高舉雙手道:「既然都到了這種地步了,早苗!我不准妳輸!」
 
「「───讓那個傢伙知道我們守矢神社的巫女有多麼的強大吧!」」
 
跨越空間與空間的隔閡,早苗的祈求她們收到了,對此回應的是她們最誠摯的力量。
 
 
 
「…我是……」
 
一瞬九殺的致命攻擊打穿了早苗全部防禦的瞬間,一股無法忽視的強大力量至天上傳來降到了早苗身上,間不容髮的將尹風的攻勢給瓦解並彈了出去。
 
早苗絕不會放棄!
 
就像當初她想要幫助守矢二神一樣,她絕對不會放棄去幫助雲遙,因為她是……
 
目光堅定的看著尹風,東風谷早苗散發著強大的神力高聲大喊著:「──因為我是他的朋友,所以我會救他!」
 
信仰之山「風神的神德」
 
強烈的暴風在早苗的御神簽的指引下,團團形成一道道駭人的龍捲風,只有真正的神才能控制自然之力。
 
「…哈……哈哈哈!怎麼可能!一個小小的巫女竟然能成為人化神!我不相信啊!」
 
尹風癲狂的一喊,一年前他就被兩個人用同樣的自然之力狠狠擊潰,一個是雲中子的七劍絕殺,另外一個是西聖的天譴一斬。
 
隨著一聲轟鳴,龍捲風朝著尹風捲了過去。
 
尹風被瘋狂的風暴捲入其中,從地上墜地,在從地上捲到空中,早苗一聲嬌喝,緊跟著一聲巨響,尹風再度被風暴給捲了出去。
 
尹風不可置信的瞪著早苗,他看不懂她眼中所蘊含的意思,為什麼她可以為了他人發揮出這樣的力量?
 
尹風再次怒吼,超出極限力量的痛苦,徒手撕裂了風暴!
 
他不服!
 
──不服啊!
 
尹風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絕不能再輸給同樣的人第二次!
 
如果眼前的巫女成為神的話,那麼他就要向神証明,這個世界上不可能有為著他人犧牲無私的存在!
 
早苗與尹風同時誇進了一步,兩人的身影瞬間消失。
 
──轟!
 
尹風狂風般的一拳竟被早苗三度輕描淡寫的擋了下來,有如微風般的吹拂過早苗的秀髮。
 
「你輸了,尹風。」早苗一臉平靜的看著眼前的男人。
 
「呸……別太得意,巫女!」尹風搖搖晃晃的推開早苗的手,剛剛的最後一拳已經超過了他自身所能忍受的極限。
 
「……不要以為世界上的所有人跟妳還有雲中子一樣。」從口袋中掏出一把鑰匙,尹風不甘心的瞪著早苗:「人類都是自私的生物,每一個人率先想到的都只有自己,大爺我也是一樣。」
 
將鑰匙放到早苗的手中,尹風轟然倒地。
 
「……這次我就承認我輸了,擁有信仰的巫女。」
 
早苗緊緊的握住手中的鑰匙,成為短暫的神祉之後,她能感受到大家跟雲遙的所在,但是……
 
「……靈夢?」早苗不能理解的看向一個方向,那裡是靈夢的所在。
 
「……最後告訴妳一件好事吧,巫女!」尹風躺在地上咧嘴一笑:「……東武亞洲聯盟最自私對人最殘忍的可不是本大爺,而是那邊正在跟妳同伴交手的女人,也是現任雲中劍的持有者。」
 
「是這樣嗎?」早苗看都不看尹風一眼,緩緩升空朝著幽香等女的方向飛行:「那我就不必擔心了。」
 
「……什麼?」尹風皺著眉頭看著飛起的早苗。
 
「因為會替雲遙出一口氣的人不是我們而是那位博麗巫女,而且她是我們之中最強的唷!」早苗一聲輕笑消失在尹風的眼裡。
 
聽完早苗的話,尹風一陣目瞪口呆。
 
──難不成還有比眼前這個人化神還強的巫女?
 
 

看著眼前的滿目瘡痍,霜水月久久不能說出話來,受傷倒地的仙武閣弟子非常之多,一旁的瑩月也不知道該說出什麼話來。
 
「全都是只傷不殺?」瑩月看了看正在幫忙包紮的水月:「……看樣子,我們有些低估她們了。」
 
雖然曾與魔法使交過手,不是現在看著滿著傷患的情景,乾坤瑩月不禁慶幸自己跟好友遇上的是魔法使,眼前的傷患不外乎大多是嚴重的外傷跟挫傷,雖不致死,但短期內休想在動武。
 
「……這對仙武閣來說是一大打擊吧。」氣若游絲的聲音從傷患之中小聲傳來。
 
霜水月跟乾坤瑩月詢聲看去,兩人臉色微微變了變,躺在她們面前的不止有仙武閣弟子,安培嵐霧跟石恩靜靜的躺在一旁用樹枝緊急搭起來的擔架上。
 
半臥起身,安培嵐霧毫無臉色的看著霜水月,一旁的安培雨雪照料著剛沉沉昏睡過去的石恩。
 
「很驚訝你也被打敗了。」霜水月微吃了一驚,迅速恢復冷靜道。
 
從輕薄的毯子中拿出一台PSP,安培嵐霧默默的打開電源,響起的電子音效,然而下一刻來自妹妹的手將他的PSP搶走。
 
「哥哥,麻煩請安份一點養傷好嘛!你可是幾乎全身骨骼都斷了耶!」
 
抱怨著自家哥哥的舉動,安培雨雪一把掀開安培嵐霧的毯子,仔細搜索之後,連帶手機及數臺掌中電玩一同沒收起來。
 
正當霜水月及乾坤瑩月不知道該為眼前這個離奇的景象說些什麼才好之際,安培嵐霧已經從陷入打擊之中復原過來,眼神冷洌的看著她們。
 
「嗯?」對於安培嵐霧的眼神,霜水月不解的支了一聲。
 
「證明遙君清白的證據。」
 
一句話,在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看到了霜水月身上,包含著原本應該昏睡的石恩。
 
「──什麼?」相同的愕然低呼出自乾坤瑩月的嘴巴,所有的弟子的目光都集中在她們兩個身上,更正確的說是集中在好友的身上,因為這段日子一直以來都跟水月在一起,她根本就沒看到什麼證據。
 
「……你是怎麼知道的?」霜水月自認自己隱藏的很好,她所追查的事情應該只有她跟雷辛亞知道才對。
 
「用錢買的……比起這個,我更想知道妳掌握到什麼程度?」
 
霜水月雙眼半開半瞇,表情略微苦澀:「……那些村民的解剖報告及雲師哥當時的行蹤。」
 
「我這邊是雲遙從東武本部及日本魔宮支部逃出來之後的錄像。」
 
兩人的語氣雖然輕描淡寫,旁人聽來卻是藏不住的驚訝,尤其是石恩跟乾坤瑩月。
 
石恩身為仙武閣最忠實的弟子,怎麼樣都不會懷疑到自己門下竟有人在搞鬼,然而聽著兩人的交談的言詞,彷彿在說某件陰謀一般……
 
要不是伏侍軍受的傷比較重,他應該會起身壓制住石恩,不會讓他當著兩個人的面火爆的脫口而出。
 
玄鐵重重的轟擊在地面上,石恩吃力的撐起身子爬了起來,怒視著安培嵐霧跟霜水月。
 
「安培嵐霧還有大師姐,你們這番話我可不能當作沒聽過啊!」
 
緊緊咬住的嘴唇滲出了鮮血,石恩彷彿聽見什麼不能忍受的事情一般,手中的玄鐵重重的落在地面砸出一個大坑,還用著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霜水月。
 
「事實證明……我們仙武閣有叛徒……」表情十分苦澀,可是霜水月說得認真:「我收集到了不少證據,再加上安培嵐霧所提供的,我可以證明……師傅不是因為雲師哥而死!就連那些村民也有很大的可能不是雲師哥害死的!」
 
聽到霜水月的這番話,在場的所有仙武閣弟子都倒抽了一口涼氣。
 
石恩表情趨向崩潰,當場放開玄鐵,雙手緊緊的抱著頭道:「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那麼我們一直以來都在做些什麼狗屁事情啊啊啊啊!!」
 
想到這兒,石恩不禁看著自己滿是傷狠累累的雙手,他這一雙手至今傷害了他最崇拜的對象多少次?
 
沉默的聽完一切的乾坤瑩月不解的看著好友,她的眼中滿是猜疑與不信任。
 
「水月……如果妳所說的是事實,那妳跟安培嵐霧為什麼不早點說出來?」
 
「……因為對方做的太完美了。」代替一臉哀戚的霜水月回答,安培嵐霧靜靜的閉上眼睛道:「光是要搜尋這些線索就花了我們不少的時間跟力氣,我們原本只是打算替遙君死後做出個平反罷了……」
 
「沒想到雲中子竟然還活著是嗎?」乾坤瑩月對於這個事實,還是感到不可置信。
 
雲遙不但還活著,而且還認識了一群力量可怕的非人存在。
 
「距離行刑的時間不到一個小時了,那麼那群人趕得上嗎?」安培雨雪安慰的看著失神的石恩,回頭對著自己的哥哥及霜水月道:「如果……剛剛沒確認錯的話,尹風先生也敗了呢,那麼這下就……」
 
「她們的手中已經有五把鑰匙了!」乾坤瑩月倒抽了一口氣,難以想像她們東武亞洲聯盟的除妖小組竟然全數落敗。
 
霜水月不為所動的看著眾人,眉頭一皺的問向安培雨雪:「紫涵跟梅兒呢?她們應該也跟我們一樣沒有受到什麼傷吧?」
 
「咦咦?她們兩個剛剛還在這裡幫我包紮傷患的啊?」安培雨雪驚訝的四處觀看。
 
霜水月心中沒來由的有一股不好的預感,倒不是擔心紫涵的傷勢,而是她想到一向熱心助人的紫涵竟然會拋下受傷的同門師兄弟不管,這件事情本身就十分奇怪。
 
「不行……看樣子我有必要去那個地方一趟。」霜水月簡單的讓安培雨雪包紮了一下身上的傷口:「走了!瑩月。」
 
「……什麼?要去哪邊?」還在沉思意外的發展的乾坤瑩月呆呆的出聲,看著拉著自己同伴的手。
 
「去我師傅的靈堂,我有不好的預感!」
 
 
 
捲起的雲彩,空揮的劍柄,四周的草木一同被捲起劈碎。
 
「唔!」
 
冷洌的眼神,驟然的一劈!
 
雲劈劍「千刃一擊」

捲起的白雲化做聳天的巨刃,彷彿要連帶著天地一同劈來的白雲劍身重重的朝著紅白巫女落下。
 
無數的彈幕跟靈擊根本擋不下這霸道一劈,靈夢瞬間當頭挨中這一記。
 
轟隆!
 
刀刃劈擊的地面沙塵瀰漫,握著雲紋劍柄的乾坤蝶衣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博麗二重結界根本承受不了雲中劍最霸道的一劈,跟在地靈殿的雲遙所施展的千刃一擊相比,這一擊威力明顯強上許多,因為雲中七劍本就是以雲中劍為主創造出來的劍技。
 
乾坤蝶衣的表情瞬間凝結,手中的鐲子閃了一下。
 
「咳咳……這一招還真是恐怖啊,要是沒有愁雲緞的話,本小姐大概就吃大虧了吧。」
 
灰塵之中,同樣的有一道閃光一閃而逝,紅白巫女毫髮無傷的站在那邊,腳邊是一道深不可測的壑溝。
 
砰!
 
腳下一個發力,靈夢瞬間蹬起,身體一個流線的迴轉,昇天腳繞著弧線騰空一踢。
 
雙手撐在劍柄一個翻身而上,乾坤蝶衣閃過靈夢這一踢擊,背上的雲海匣瞬間打開一道口子,森森寒光朝著靈夢的背後飛射而去。
 
「哼!」乾坤蝶衣倒立的身子一同施力,巨大的劍身配合著突襲一同掃了過去。
 
藍白相間的圍巾飄起,愁雲緞自動的彈開飛來的飛刀,靈夢一個重腳踏落,扭身朝著白雲劍身重重一踢。
 
神技「天霸風神腳」
 
「無知,雲中劍的能力妳難道還不了解嗎?」乾坤蝶衣冷笑著道:「雲中劍!雲霧繚繞!」
 
踢擊接觸雲中劍的那一剎那,巨大的白雲劍身瞬間散去,大量的霧氣直接從靈夢身子上穿過去。
 
「凝結!」
 
白雲劍身再度化為實體,乾坤蝶衣雙手握劍再度從靈夢後方再度掃來。
 
啪擦!
 
卷緞「流雲袖」

看都不看自己的背後那近在咫尺的白雲劍身,藍白雲底的布巾緊緊纏繞在劍身上硬是將雲中劍給停了下來。
 
「雲中劍的可怕之處,妳以為我不清楚麼?」一手拉著愁雲緞的另外一端,靈夢轉身瞪視著乾坤蝶衣:「但妳不配使用它!」
 
「沒想到妳能將愁雲緞使用到這個地步,巫女。」乾坤蝶衣露出了笑容,那是無畏的笑容:「不過妳剛剛那句話我原封不動的還給妳,妳也不配使用愁雲緞!」
 
錚!
 
倏!
 
雲中劍與愁雲緞同時發出共鳴,兩樣出自雲遙的法寶同時錯開,乾坤蝶衣與博麗靈夢再度拉開距離。
 
分別手持著對自己而言最重要之人的物品,伴隨著兩種不同的信念,代表過去與未來的兩個人彼此對視。
 
她們並不是因為什麼特別的理由才戰鬥,僅僅只是雙方都看不過眼,但原因只要有這一點就足夠了。
 
「呵呵呵……我一定會把妳那張得意的臉給打誇!」
 
「我倒是不討厭妳那過度的自信唷,巫女。」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34155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東方Project 系列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kjkj319729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幻想入リ]《東方幻劍塵... 後一篇:[幻想入リ]《東方幻劍塵...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筆情報》 (1)
模型、公仔 (19)
輕小說 (0)

《筆芯得》 (25)
模型日誌 (4)
開箱日誌 (62)
敗家日誌 (23)
輕小說 (7)
動畫 (3)
遊戲 (1)

花騎士《草騎士》 (18)

女王之刃《純情魔王與色貓勇者》 (3)

薔薇少女《新薔薇騎士》 (0)
薔薇少女《新文》 (1)
薔薇少女《舊文》 (45)

鉛筆《機界萌娘系列》 (5)
《編隊少女》 (0)
《空戰舞姬》 (0)
《鋼鐵神姬》 (0)
《硝煙前線》 (36)
《仰望羽翼》 (2)
《陸娘自衛隊》 (0)
《一刀解決的指揮官是什麼啊!?》 (10)
《對兵器H什麼的是不行的啊》 (5)
《穿越!?我的機戰物語》 (2)
《我的提督哪有這麼厲害!?》 (284)
《我的提督哪有這麼厲害!?.外傳篇》 (7)
《我的提督哪有這麼厲害!?.番外傳》 (22)
《我變成連裝砲醬!?》 (3)

遊戲王《愛卡青年與決鬥皇女》 (0)
前傳《愛卡少年與決鬥皇女》 (6)
Online《愛卡青年與決鬥皇女》 (5)

偶像大師《偶像特務》 (9)

東方Project《東方幻劍塵》 (4)
第一部《博麗食客》 (14)
第一部《地靈保母》 (12)
第一部《太陽園丁》 (11)
第一部《跨越時空》 (34)
第一部《妖怪雜工》 (19)
第一部《勇闖魔宮》 (12)
第一部完結《幻想出擊,決戰仙武閣》 (16)
第二部《紅魔管家》《平行之人偶篇》 (38)
第二部《白玉廚師》《魂魄家之迷》 (31)

強襲魔女《空戰快遞》 (1)
超音速騎士《無限停載》 (5)
空戰快遞《新章》 (0)

永恆星語《歡樂酒吧》 (38)

鉛筆二創《魔娘x勇者》 (0)
1星魔娘《資料集》 (1)
2星魔娘《資料集》 (0)
3星魔娘《資料集》 (0)
4星魔娘《資料集》 (0)
5-7星魔娘《資料集》 (0)
魔娘x勇者《魔娘戀語》 (7)
魔娘x勇者《鉛筆的主線故事》 (0)

鉛筆的各式短篇 (8)
愛神餐館系列 (4)

Nokia手機主題 (3)

遊戲王卡片淺談 (1)

未分類 (13)

peggychen大家
小屋有BL小說,歡迎來捧場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9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