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幻想入リ]《東方幻劍塵》96.久遠的宿命之爭,鬼之四天王對安培兄妹-上

作者:萌筆│2014-02-11 13:50:04│贊助:2│人氣:488
──轟咚!

嬌小的身軀接下了來至兩旁的襲擊,萃香身子微晃,冷眼看向襲擊者。

獨角彎曲的高大女子一拳被萃香擋住,另外一個嬌小有著一雙大角的男孩的一踢被鐵球給擋住。

輕鬆擋住同族的攻擊,萃香咧嘴一笑:「喵哈哈!怎麼了怎麼了!就只有這點程度嘛!成為了人類的走狗就失去身為鬼族的榮耀嗎?」

「……酒吞大人,最好不要小看咱跟愚弟」高大女子面無表情的開了口:「雖然早已從家父家母哪裡聽說了許多有關您的傳聞,但沒想到您竟是如此的嬌小。」

萃香兇惡的咧嘴一笑:「妳們確定嗎?」

下一瞬間鬼族姐弟被打了出去,萃香瞬間放大的身子一拳將他們給掃了出去。
 
鬼神「失落的力量」
 
「喵哈哈!」萃香看著飛了出去的雙鬼,鬼族好戰的血液不斷的沸騰。
 
為了這百年以來最痛快的一戰,她跟勇儀可是刻意將所有仙武閣弟子打倒在地,結界措施更是萬無一失,畢竟她們兩個認真起來的拳頭隨隨便便就能把這座山給剷平了。
 
「……啊咧?」萃香頗為無趣的歪著小腦袋,跟她這邊充滿刺激的戰鬥比起來。
 
勇儀那邊顯得比較安靜許多,又或者說她根本就沒有認真的戰鬥,同樣對面的安培家兄妹也毫無動靜,只有一股壓抑的氣氛在她們之間。
 
轟隆!
 
二度席捲而來,半空旋轉落地的雙鬼踩裂了地面,毫不猶豫的衝向萃香。
 
勇氣可嘉,萃香用著欣賞的眼光看著自己的族人,雖然說成為了人類的手下這點讓她感到相當不滿,但是鬼族的壽命跟人類一比起來可是天差地別的,想到這一點她就有些釋懷了。
 
不愧是老朋友的後代啊,萃香的瞳孔狹長縮小,對面的鬼族姐弟的妖力只略遜她一籌。
 
「喵哈!如果我猜錯的話,就先說聲抱歉了。」萃香將雙手負載腦後,不以為然的往後一跳,剛好一拳重重轟在她原來的位置上:「什麼時候侍奉役小角家的前鬼後鬼竟然跑到安培家去了?」
 
鬼族姐弟詫異的停下動作,她們可沒想到萃香竟然識得自己的父母。
 
「家母家父正是前鬼後鬼,咱的名子叫絕鬼,愚弟則是叫壬鬼。」
 
萃香看著報出名字的鬼族姐弟,一時間感觸良多,雖然說鬼族一向喜歡找人決鬥,但她們那個時代真正敢於這麼做的卻沒有多少。
 
她跟勇儀不管再怎麼低調的生活著,到頭來也還不是被人類給討伐。
 
前鬼、後鬼是那個時候她們的朋友,為了構築人類與鬼之間的問題,之後去挑戰那個時代最強的陰陽師─役小角。
 
萃香沒有想到幫勇儀來這裡救雲遙的路上,竟會遇上了老朋友的後代。
 
「理由我也懶得多問了,竟然是那對傻瓜夫妻的後代,可就不要給鬼族丟臉。」戰意凜然,萃香對著鬼族姐弟勾了勾手:「在他們侍奉役小角那老頭子之前,他們可是一直與人類還有妖怪打架,而且可是全無敗績。」
 
「是的……我以家母家父自豪。」絕鬼雙手喀喀作響:「能在此跟酒吞大人戰鬥,是咱跟愚弟夢寐以求的戰鬥…但!」
 
接過其絕鬼的話,小個子的壬鬼板著一張臉道:「吾跟胞姐是不會讓大人您過去攪亂嵐霧與雨雪的。」
 
萃香誇張的大笑,她差點沒被兩姐弟嚴肅的表情給笑到肚子痛。
 
「──你們是不是對妳們的主人太高估了哈!」
 
地面猝然裂開,可怕的妖力肆虐著周遭的一切,萃香一拳緊緊握住朝著鬼族姐弟一比。
 
「雖然說一開始就沒有對妳們用上全力是我的不對,但是這不代表可以被妳們這種貨色任意小瞧哈!」狹長的鬼眼,身上的鎖鍊鏘鏗作響,萃香陰森的看著絕鬼跟壬鬼:「鬼是不喜歡謊言的,你們跟你們的主人真的認為對上我們兩個鬼族四天王會有勝算嗎?」
 
面對萃香那可怕的妖力,絕鬼與壬鬼臉上一陣煞白,他們跟萃香根本就不是同一個級別,鬼族四天王是站在鬼族中頂點的存在,哪怕是他們的父母與之相比也差了一個級數。
 
萃香跟勇儀不是怕八雲紫所說的對外界帶來影響,實際上她們所不想見的是外界再也沒有值得她們出手的人物,一群只是膽小鬼生活的世界,她們並不感興趣。
 
──這個世界上沒有鬼族所懼怕的事物!
 
「──別小瞧四天王啊!臭小鬼!」
 
──砰!
 
妖力炸開,赤裸裸的一個突進,萃香毫無花巧的一個直拳朝著絕鬼的臉面打了下去,同時另外一隻手用力的一甩,帶著三角鐵球的鍊子朝著壬鬼一砸。
 
鬼族姐弟立刻反應,同樣妖力爆起,絕鬼毫無花巧的正面跟萃香對了一拳,壬鬼雙手交叉撐住這一砸。
 
暴力的震波將三鬼所在的地面震裂,可怕的妖力波動在她們之間震開來,剎那間三鬼的鬼角泛著奇異的色澤,地面不斷的發生劇烈震動,由此可見萃香這一拳有多大的力道。
 
「哦?還有兩下子啊?」萃香臉色一冷的說著:「知道我們鬼族跟人類有什麼不同嗎?」
 
相比較吃力的鬼族姐弟,萃香卻是一副遊刃有餘的摸樣開口:「我們鬼族以力量自豪!也就是對值得挑戰自己的人一種持續的信賴關係!」
 
不能等萃香二度施力攻擊,絕鬼另外一隻手架開萃香的拳頭,妖力迅速匯聚,腳下頓時一個重踢,同時壬鬼也卸開了萃香的沉重力道,配合著絕鬼同時腳下一掃。
 
收起的左拳,力量不停的集中,萃香再次讓鬼族姐弟感受到力量差距。
 
醉神「鬼縛之術」
 
巨大的壓力讓絕鬼與壬鬼忽略了一個致命的事實,但也就是這個決定性的差異,讓他們瞬間落敗。
 
一直以來他們都一直警戒著萃香的拳頭跟踢擊,忽略了萃香一直以來束縛在身上的枷鎖。
 
伊吹萃香的雙手與腰部的都有著鎖鏈枷鎖,同樣的星熊勇儀也有一樣身上的束縛,但是與勇儀相比,萃香身上的枷鎖數量明顯的要來的多。
 
鬼族姐弟的雙腳同時被枷鎖的鎖鏈一繞,萃香咧嘴一笑,兩手使勁一拉,直接藉著鎖鏈上的勁道硬生生的震散他們的妖力。
 
萃香帶著絕鬼與壬鬼雙手用力的往上拋起,原地一個跳躍,鎖鏈迅速繃直拉回到她的面前,兩隻小手毫不留情的抓住他們的鬼角,萃香以岩石固定的姿勢投擲而下。
 
萃鬼「天手力男之投」

看似頭技實為打擊,萃香手放都沒放帶著這股墬下的勢頭,狠狠的將絕鬼與壬鬼的頭部給撞向地面,其力道之大不禁讓地面晃了一下。
 
「真是……跟人類相處久了,就會以貌取人了啊。」不快的拍了拍手,萃香看著壬鬼顫抖的身子:「人類與我們的道不同,所以力量和信賴無法共存,這才是我們隱居起來的原因,連這點都忘記,你們沒資格向我揮舞拳頭。」
 
想要力量……想要變強……
 
活在這個世界那麼久,萃香見過許多盲目追求力量的人們,其中雲遙是她見過最異常的一個。
 
雲遙追求力量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拯救世人維持這個世界的和平,這種荒誕可笑想法讓萃香感到噁心。
 
這個世界,沒有人可以拯救全部的人,也沒有絕對的和平,因為人類本身就是破壞和平的存在。
 
從勇儀那邊聽說了雲遙的事情之後,萃香默默萃離自己的一部分觀察他。
 
從異於勇儀的角度去看待雲遙,萃香才感到莫名的恐懼,之後又是異常的興奮,鬼族好戰的血全都被激起。
 
無心可言,一個沒有任何慾望只為救人的存在,一把只為殺妖而磨練極致的殺意,很難想像這樣的人類可以強大到這個地步,而且這還不是極限。
 
萃香想救雲遙的理由很簡單,幫助雲遙療傷的原因也是因為這個理由。
 
伊吹萃香,把雲中子視為一個對手,一個能讓她痛快一戰的好對手。
 
「喵哈……那邊怎麼還不開打呢?」解下腰間的酒葫蘆,萃香一副沒勁的看著被她擊倒在地的兩個式役神:「咕嚕……話又說回來,明明是鬼族還跟人類一樣,喜歡在戰鬥中有所顧慮呢……?」
 
萃香的小嘴離開葫蘆口,看著清清楚楚,在她的面前有一雙手撐在地面,接著就是地面裂開的聲音,一個滿是鮮血的腦袋從地面拔了出來。
 
那瞬間,萃香好像看到她以前的老朋友,堪稱鬼族之勇士的大鬼神。
 
當場噴出了一大口鮮血,絕鬼抓住一旁弟弟的腳踝使勁一拉,看著兩眼昏白的壬鬼沒有大礙後,她當場將自己的弟弟往旁邊一扔。
 
低沉的聲音從萃香的面前響起,暴漲的妖力強化的肌肉出現在她的面前,猙獰的容貌狠狠的瞪著她。
 
絕鬼的眼睛已經化作鬼眼,黑色的妖力籠罩了全身,不一會一處沉重的壓力籠罩在萃香身上。
 
……哦?
 
萃香慢條斯理的塞住葫蘆口,接著將葫蘆扔到了一旁,恰好砸到了壬鬼身上,剛剛清醒的他又砸得頭昏眼花。
 
絕鬼整個人都籠罩在黑色的妖力之中,她的臉上露出邪氣的笑容:「酒吞大人,咱得意忘形了請見諒,接下來咱是抱著殺死妳的打算揮舞拳頭的。」
 
說完,看似輕柔的一拳打了下去,剎那間,方圓數尺的地面整個凹陷下去,掀起了無數石塊,一個人影掠過,強而有力的拳頭落下。
 
轟!
 
萃香一陣搖晃,她正面接下了絕鬼的這一拳,嗜血的笑容出現在她臉上。
 
「喵哈哈!弟弟受傷讓妳有這樣的覺悟嗎?還是別的理由呢?」萃香的小手不斷的發力,同時一股淡色的霧氣從她身上竄出:「那麼就讓我好好體會一下妳那份憤怒吧!」
 
──磅!
 
絕鬼如同子彈的飛了出去,單論力氣萃香不只比她高上多少,拳頭被怪力揮開的瞬間,萃香的腦袋狠狠的撞在她的心窩上。
 
眼看落要落地,絕鬼單手一撐,整個人用更快的速度反彈回去,右手帶著黑色的光芒一轟。
 
萃香也一個突勁衝刺,小手纏繞著火紅的霧氣,間不容髮的迎上絕鬼的拳頭。
 
「羅剎鬼力」

「妖鬼.密」

雙拳相碰,沒有任何反應,但是一秒之後,強大的爆震朝著四面八方散去,地表彷彿產生爆炸一樣陷落下去,掀起震天的石塊之中,一大一小的身影快速穿梭。
 
轟轟轟!可怕的爆炸聲接連不斷的響起!


看著眼前勇於闖入東武亞洲聯盟最大門派聖地的星熊童子,安培嵐霧一陣恍惚,他想起了初次認識雲遙的事情。
 
星熊勇儀的逼問,不禁讓安培嵐霧回首過往,這在戰鬥之中是件很危險的事情,然而勇儀卻沒有打擾這樣的他。
 
安培雨雪恬靜的看著自己的哥哥與星熊童子,從剛剛開始這一人一鬼就陷入沉默之中,然而強大的氣勢形成的氣場又讓她不敢隨意動手。
 
眼看自己跟哥哥的式役神在那邊與酒吞童子陷入了苦戰,惱人的是自己卻毫無辦法。
 
「……妳為何要救雲中子?」
 
勇儀的嘴角高高的揚起,嘲諷的看著開口的安培嵐霧:「不是遙君,而是雲中子嗎?」
 
抓抓茶色的頭髮,雖然眼前的年輕陰陽師沒有給她太大的壓力,但不知為何勇儀總覺得安培嵐霧有些古怪。
 
「因為我們是朋友就這麼簡單。」勇儀看向了一旁正在跟鬼族姐弟大談鬼族之道的萃香一眼:「他把我當朋友,我也把他當朋友。」
 
安培嵐霧喃喃複誦著勇儀口中的朋友,曾幾何時他也是雲遙的朋友,但現在他卻親自將雲遙送上了絕路。
 
「……哥哥。」安培雨雪悲傷的握住安培嵐霧的手。
 
看著自己妹妹那悲傷的臉孔,安培嵐霧再次確定了心中的想法,他必須為他這個妹妹以及安培家作出決定,不為別的就因為他們複姓安培,是保護日本的陰陽師一族!
 
「差不多該開始了吧?」勇儀雙手活動手指關節,猙獰的姣好容貌看著安培兄妹:「你說過如果我勝了,你就要把理由說出來。」
 
「我是這麼說過。」
 
「看在你曾經跟傻瓜救出兔子跟厄神的份上,我會下手輕一點的。」
 
「哦?太小看我會吃苦頭的。」
 
「來啊!」無畏的大笑,勇儀對著安培嵐霧與安培雨雪擺了擺手。
 
勇儀自大的神情不禁讓安培雨雪皺著眉頭,反手往狩衣的袖口一抽,既然星熊童子這麼狂妄,她可不會對她客氣,一張刻畫著五芒星的咒符一扔。
 
「東海之神!南海之神!西海之神!四海之大神啊!退卻方圓之內百鬼!消除災禍!急急如律令!」
 
水龍「蛟龍昇水」
 
拋開咒符,安培雨雪迅速在空中畫出五芒星的圖案,大量的水氣凝結成一條莊嚴的水龍咆嘯著衝向勇儀。
 
面對水龍,勇儀揮出了右拳,正當安培雨雪以為勇儀將會直接被水龍給吞下去的時候,那種藐視天下的霸氣壓了過來,水龍竟被勇儀硬生生的徒手打散。
 
原本對自己這一擊十拿九穩的安培雨雪目瞪口呆的看著被轟散的水龍,憑著這一手攻擊她幾乎在以往的戰鬥中無往不利,就算被對手破解掉好了,對手往往也都會身負重傷,但這是首次被人用這麼霸道的方式破解掉。
 
洶湧的水形成的龍頭在勇儀的拳勁上炸了開來,一滴滴清水從空中落下淋濕了她的長髮。
 
「妳,最好還是拿出點像樣的本事,不妨告訴妳,幾百年的討伐鬼族的戰鬥中,真正的蛟龍昇天可是能把一座山頭給剷平的。」勇儀猙獰一笑道。
 
她跟萃香對安培家及役家的陰陽術再清楚不過了,不過眼前這個陰陽師少女的程度未免太讓她失望了,看來百年的時光也讓安培家變的不如以往啊。
 
「……哦?那再來一次如何?」這次換安培嵐霧開了口,同樣的動作同樣的咒符,唯一不同的是陰陽術的靈言:「東海之神!南海之神!西海之神!四海之大神啊!退卻方圓之內百鬼!僅此奉請!化做海之龍、水之凰!千水無垠,形殺!」
 
惡水「弱水三千之龍凰昇天」
 
三千弱水可不是普通的水流能比的,而且從形成的蛟龍與鳳凰的勢頭上來看,都說明了這已經是很強大的陰陽術,而釋放這種陰陽術的安培嵐霧依舊顯得輕鬆自在,很難想像以他這等年齡就能釋放此術。
 
弱水指淺而急的河流,人們不能泛舟只能用皮筏過渡,古人將這種贏在弱的河水,稱之為「弱水」。
 
後來,古人普遍用「弱水」來形容凶險而遙遠的河流,這種河流只能靠外力而渡,無法用自力之渡河。
 
三千,來自佛家所說的三千大世界,是眾生所居住的無邊無量的世間,泛指地平無垠之說。
 
安培嵐霧將水流化成弱水,水的不同形式和狀態化做三千龍凰撲向勇儀。
 
勇儀的眼睛一瞇,她竟然從對方身上感受到了危機,彷彿在安培嵐霧的身上感覺到當初失控的雲遙給她的感覺。
 
不過……強如雲遙的千刃一擊她都能徒手接下了,區區弱水對惡鬼來說算不了什麼。
 
──鬼比水還兇惡!
 
不閃不退,彷彿對三千龍凰是若無睹一樣大步朝安培嵐霧走了過去,一眨眼之間三千龍凰到了勇儀面前。
 
安培嵐霧展現出了可怕的控制力,海之龍的巨大身軀將勇儀環繞了起來並吞噬下去,不是張口咬碎而是用沉重的水壓去攻擊勇儀,水之凰從一旁化水而入龍軀,無術堪比鋒利的水刀朝著不能動彈的勇儀殺去。
 
安培嵐霧慢慢的握著自己妹妹的手往後退開,在安培雨雪不解的目光下,他淡淡的開口:「她認真了。」
 
三千龍凰湧向勇儀的時候,她身上的所有妖力猛地一收縮,合成一股螺旋的力量壓在拳頭上。
 
安培嵐霧默默的感知著勇儀那可怕的力量在一旁倒數著,安培雨雪則是臉色煞白的看著被三千龍凰撲殺的勇儀。
 
「一、二……三……」
 
──轟轟轟轟隆隆!
 
鬼符「怪力亂神」

如果是在幻想鄉,這一招就會以彈幕的方式呈現出來,但這裡是外界,這一招才真正爆發開來。
 
一拳,就只是高舉朝上空一舉的拳頭,釋放出的螺旋妖力扯動著三千弱水,霸道的捲起水流朝上轟開。
 
勇儀瞬間動作,十字排列開來的金刃投射在她身上,被轟散的水流化做短暫的大雨之中,十把金光閃爍著飛刀劃過水珠飛了過去。
 
一名惡鬼雙手夾著八把金刃,嘴裡更是咬住剩餘兩把,猙獰之笑無不讓人畏懼。
 
「妳的反應還真快。」攻擊被破解,安培嵐霧一點都不為所動,彷彿理所當然似的看著星熊勇儀的反應:「若不這樣,安培家跟役家就不會長年以來一直被妳們所擊敗。」
 
放開自己妹妹的手,安培嵐霧對著她道:「雨雪,妳下去佈陣,我來對付她。」
 
瞪大雙眼,安培雨雪不得不驚,因為身為陰陽師最顧忌近身戰鬥,多少年來因為這樣被妖怪殺死的陰陽師不計多數,而現在安培嵐霧卻說要獨自對付星熊童子。
 
「萬萬不可!哥哥!」
 
「放心,拖延時間我還辦得到。」安培嵐霧看著咬斷金刃的勇儀飛快道:「我們不能力敵就只能智取!用陰陽五行封印!」
 
安培嵐霧說完,一把用水流將自己妹妹給沖走。
 
吐開口中的金刀碎渣,勇儀高高一躍朝著安培嵐霧的頭部腳跟落下。
 
安培嵐霧念動靈言,後方的樹林開始一陣晃動,兩顆樹木逐漸形成人形傀儡,同時身子往後一跳,閃躲勇儀這一記腳跟落。
 
轟的一聲,地面揚起無數沙塵,木屐卡在龜裂的地面之上,勇儀徒手一擋,兩個木人傀儡咆哮著輪起拳來掃了一記,而安培嵐霧右手一揮,十把降魔金刃一字排開,同時朝著勇儀射了過去。
 
「金、木、水?應該還有兩行才對吧!年輕的陰陽師。」
 
勇儀血紅的鬼眼看著傀儡揮來的手臂,一個翻身而跳,單手撐在它的手臂上扭身一踢,一腳踢碎了另外一個木人傀儡的頭部,當下就用頭部擋下所有的降魔金刃。
 
「妳說對了,我跟初代安培一樣可以動用全部的五行之力。」安培嵐霧結出法印,五芒星的陣式出現在他身前:「…我……不比雲中子差!金木水火土,天地無極,五行匯聚!」
 
陰陽法咒「五行轟」
 
五張符咒之前連接起五芒星,五行之接相行相剋間產生的能量集中在一塊,從五芒星正中央轟出了一道光束連帶傀儡一同轟碎正中星熊勇儀。
 
從無數碎塊之中,勇儀冒著白煙從爆炸中竄了出來,白色的體操服被燒得破破爛爛,差點遮掩不住豐滿的上圍。
 
不容得勇儀分心,安培嵐霧第二次的攻擊再度襲來。
 
「歸命!堅固堅固!金剛金剛!定堅固!強金剛!此刃斷卻凶惡!摧破!」
 
一把體積超過之前數倍的巨大降魔金刃劈了下來,勇儀兩手只得交叉一擋,就像當初擋住千刃一擊一樣,被降魔金刃給轟了出去。
 
勇儀三度負傷,一是靈夢,二是雲遙,這次卻是眼前的安培嵐霧,流下的鮮血讓她不禁興奮了起來,一股想要把眼前渺小的人物給轟殺成渣的瘋狂念頭油然而生。
 
一步、兩步、三步!
 
拳頭帶著巨大的聲勢朝著安培嵐霧衝了過去,無差別的妖力影響著一旁的萃香的戰鬥及安培雨雪的準備。
 
一記最普通的正拳,明明兩人之間距離那麼遠,這一拳像是穿透了空間,安培嵐霧還沒來得及反應,就感覺到身前的空氣莫名沉重了起來。
 
安培嵐霧不得不用生平最快的速度結印,小型的五行結界出現在身前護住了一切。
 
結界當場就被洞穿,安培嵐霧纖弱的身子當場彎曲下來,一道拳勁霸道的轟在他的身上,身體彎曲著橫飛了出去。
 
──轟!
 
四天王奧義「三步必殺」
 
萃香咧嘴一笑停了下來,逐漸巨大化的身子下踩著的是絕鬼,周遭的地面滿是坑坑洞洞,好向經歷過無數的殞石落下般。
 
沉重的妖力翻騰著,同樣的四天王奧義,一擊必殺的豪拳與疏離撩亂的重拳,萃香跟勇儀走的是不同的方式。
 
絕鬼咆哮著掙扎而起,雙拳再度往萃香身上發起攻勢。
 
可是在看過勇儀那般亮眼的表現之後,萃香早已按捺不住的巨大化,攻擊的力道也越來越強一點都不給絕鬼出拳的機會。
 
逐漸巨大化的同時不斷出拳,一旦巨大化開始萃香就將自身的能力發揮到極致,很快,絕鬼就挨上了十多擊重拳倒飛出去。
 
萃香冷笑的用力握拳,在絕鬼身上十多道疏離的力量全都縱密成一點,只見絕鬼身上多處爆響之後重重的落地。
 
──磅!
 
四天王奧義「三步壞廢」
 
勇儀與萃香站在一塊,眼前是被她們打成廢墟一般的空地跟森林,安培嵐霧跟絕鬼了無聲息的躺在地上。
 
「喵哈哈!打的好過癮啊!」萃香滿足的說道,原本巨大的身軀正逐漸縮小。
 
「糟糕……那個陰陽師的身子比傻瓜還弱,三步必殺該不會把他給打死了吧。」
 
「死了就死了,弱肉強食,這不是鬼族一向的硬道理嘛?」
 
「萃,妳說的是沒錯,可是他還有問題沒回答我啊。」勇儀一副傷腦筋的道。
 
正當兩女要上前去看他們的生死之際,一個陣式突然將她們籠罩在內,強大五行之力直接壓制住她們。
 
「唔……是五行結陣!」
 
「該死!打得太忘我了都忘記那傢伙還有個妹妹跟一隻小鬼!」
 
痛苦的半跪在地上,勇儀與萃香不甘的看著扶起安培嵐霧跟絕鬼的安培雨雪主僕。
 

「……你在玩什麼?」
 
直升機上,兩名年輕人沉默的相對而座,沉悶的氣氛讓在前座的駕駛大氣不趕喘一口,因為他所載的是整個聯盟中天份最強的兩位年輕人。
 
從上機開始,身著狩衣的安培嵐霧就沒正視過雲遙一眼,自顧自的坐上登機的位子,同樣雲遙也只是輕描淡寫的看了安培嵐霧一眼。
 
兩人彼此誰都不服誰,在聯盟之中他們之間的競爭激烈是其他年輕一代望塵莫及的,同樣在搞破壞的程度上兩人也是讓聯盟頭疼的存在。
 
例如上次雲中子為了討伐被秦始皇祭天魔物的怨靈,而錯手打崩了萬里長城一部分。
 
隔天,安培嵐霧為了消滅一隻四處作亂的天狗,一招就把天守閣的屋瓦給全掀了。
 
本來閉目養神的雲遙聽到一陣電子音,冷漠的睜眼朝著對面看了過去,不看還好這一看讓他的嘴角抽搐。
 
安培嵐霧從頭上的衣冠帽拿出一台繪有卡通圖案的PSP玩了起來,戴上耳機全然不理會雲遙那詫異的目光自顧自的玩下去。
 
安培家未來的家主竟然在他面前打電玩,一瞬間雲遙的腦袋有點反應不過來,身體下意識的就動了。
 
愁雲緞瞬間從安培嵐霧手中捲走PSP,無心可言的雲遙很難得有讓他驚訝的事情:「堂堂的安培家少主竟然在任務前夕打電動?」
 
不為所動的看著雲遙,安培嵐霧淡淡的開了口:「還我。」
 
「……這種東西有什麼好玩的?不還!」
 
散發沉重的壓力,安培嵐霧的臉色越來越冰冷:「還我!」
 
語氣明顯比前一次來得強烈,雲遙同樣冷著一張臉不為所動的答:「不還!」
 
下一刻,直升機突然爆炸,駕駛欲哭無淚的抱著降落傘看著打起來的兩位。
 
雲遙與安培嵐霧在空中戰鬥著,雙方搶奪的東西竟然是一台PSP……
 
雙方停下動作,不知不覺之中他們兩個來到了任務的指定地點,倒楣的直升機駕駛在他們的面前被鳥妖抓走。
 
「看誰殺得多,贏了還你,輸了這東西永遠不要出現在我面前。」
 
「可以,你輸了就要給我向全世界的電玩迷道歉。」
 
雲遙與安培嵐霧同時點頭,目光同時看向殺過來的一群鳥妖。
 
不知為何鳥妖們覺得有點寒冷……
 
「對了…駕駛怎辦?」殺到忘我的安培嵐霧出聲提醒道。
 
「……我忘了。」雲遙臉色鐵青的朝著駕駛被抓走的方向掠去。
 
這是安培嵐霧與雲遙的初次合作,也是安培家少主與仙武閣最強的弟子第一次見面。
 
 
 
「哥哥……哥哥!」安培雨雪哭得淅瀝嘩啦抱起安培嵐霧。
 
半瞇著眼,安培嵐霧想起第一次跟雲遙出任務的情形,一手艱難的對著自己的妹妹搖了搖手示意自己醒著。
 
從那次跟雲遙打成平手之後,他每次都會跟雲遙索討PSP並給雲遙灌入一些遊戲知識,雖然雲遙每次都沒有給他好臉色看,有的時候更甚至給他視而不見,但是……
 
安培嵐霧知道雲遙都有在聽,他們之後的每次合作默契都越來越好……
 
檢視自己的傷勢,安培嵐霧藉著自己妹妹的幫助艱辛的站了起來:「咳……好可怕的一拳,我的肋骨幾乎都斷光了。」
 
看著壬鬼臉色蒼白的控制著五行結陣,陣內兩名惡鬼雖然暫時被制住,但不消多時隨著她們妖力的提升立即就會破陣而出,畢竟這只是倉促形成的陣式不足以壓制她們多長的時間。
 
「扶我到星熊童子的面前。」語氣清晰,但安培嵐霧面如金色。
 
安培雨雪咬著下唇使勁的搖頭。
 
「聽話……同樣的選擇我不想讓自己後悔!」
 
安培雨雪愣愣的看著自己哥哥,朦朧的淚眼瞬也不瞬看著自己哥哥:「哥哥……明明知道自己做的選擇是對的,為什麼還會如此的痛苦?」
 
「……因為我是他的摯友。」
 
安培嵐霧從來不曾忘記過最後一次見到雲遙的時候,逃向日本,雲遙沒有向他要求援助。
 
率領著安培家包圍住雲遙,安培嵐霧不解的開了口。
 
『很驚訝……你竟然會做出這種事!』
 
『嵐霧……是我天真?還是這個世界變了?』
 
無視包圍著自己的陰陽師,當時的雲遙默默從甩出一樣東西到安培嵐霧的面前。
 
愁雲緞包著一台機器遞到安培嵐霧的面前。
 
『你信我嗎?』雲遙正視著安培嵐霧的眼晴:『燃燒的村落,肢體不全的大人與小孩的屍體,無數的人畜散落在火海之中……』
 
每說一句,在場的陰陽師都顫抖了一下。
 
『我置身火海之內,手中的劍刃躺著鮮血,即使如此我還是說他們不是我所殺的……』
 
──你相信我嗎?
 
二度無聲的詢問,雲中子朝著唯一的朋友發出詢問。
 
安培嵐霧接過愁雲緞上的PSP,看著等待著他回答的雲遙:『……其實我相信你有不得已的苦衷才那麼做的,直到我看到被送來的屍體……』
 
『那麼小的孩子怎麼能承受雲中劍?那麼老的老人怎能受的了牙雷的轟殺?如果你真的是有苦衷!那為何還要用這種手段殺了他們!你瘋了麼!雲遙!』
 
『……所以你不信我?』
 
『到底死了多少人……?他們又是被你怎麼樣殺死的?』安培嵐霧將PSP一把砸碎:『告訴我!你看過嘛!』
 
『還是說將自己內心鑄成心劍,讓你成為一個喪心病狂的存在?這就是你無心可言的拯救嘛!』
 
『……是嗎?很高興能在最後在見到你,嵐霧』
 
壓跨雲中子內心的人不是別人正是他自己,安培嵐霧永遠不會忘記他當時看見的表情,雲遙那對世間絕望的表情。
 
……當時東武亞洲聯盟與安培家給了安培嵐霧一個選擇。
 
 
 
安培雨雪扶著自己的哥哥來到了星熊童子與酒吞童子的面前,隔著五行結陣,安培嵐霧看著她們道。
 
「我知道這個結界根本壓制不住妳們。」安培嵐霧看著勇儀與萃香那猙獰的表情道:「妳們為了突破這結界會消耗掉大量的妖力,這就是我的目的。」
 
從懷中將一把鑰匙拿了出來,安培嵐霧想也不想的扔了進去,一旁的安培雨雪根本來不及阻止。
 
「我……之所以那麼做,是不想看到妳們為了救遙君而殺害任何一個仙武閣弟子,尤其是那個人。」
 
轟轟!
 
五行結陣劇烈晃動,勇儀陰狠的開了口:「……你知道兇手是誰?」
 
「我沒有證據。」安培嵐霧看著星熊勇儀激動道:「──當時就算知道兇手是誰,也成為了空談啊!」
 
牽扯到傷勢,安培嵐霧吐了幾口鮮血,臉色更加的難看。
 
「……當時的我辦不到…辦不到啊!我無法拋棄家族去救遙君一個人啊!」安培嵐霧第一次流下悔恨的淚水:「我無數次的質問我自己如果時光重來,我是不是能站在遙君那邊?」
 
當時的安培嵐霧只能選擇,是一個把摯友送上審判,讓他為自己所做的罪孽而贖罪的世界或者是……
 
──把摯友殺掉的空虛世界!
 
全世界都與雲中子為敵的情況下,安培嵐霧無法承受要選擇家族還是選擇朋友的壓力。
 
「趁我還有意識的時候我想拜託妳,星熊童子。」安培嵐霧目光空洞的看向雲遙要被處刑的所在:「希望妳們可以不要過多的苛責雨雪,當時的事與她無關。」
 
「我是一個膽小鬼,我既無法拯救遙君也無法下手殺了他,所以我只能……」
 
「祈禱著遙君平安無事,然後出現一個能夠救他…他的人……」
 
安培嵐霧最後的選擇是放走雲中子,什麼都不能做的,無能膽小的他只能放走雲遙離去。
 
不知何時被解開的五行結陣,安培雨雪流著眼淚的拼命替自己哥哥療傷,絲毫都不理會出來的勇儀與萃香。
 
「雲遙在幻想鄉的每一天,大家一起歡笑、哭泣、怒吼……然後又歡笑。」撿起掉落在地上的鑰匙,高大的獨角鬼族從安培雨雪的身旁走了過去:「我慶幸自己沒有選擇殺掉那個傻瓜真的是太好了,夢想著這種日子能夠繼續持續下去會有多開心。」
 
「喵哈哈!勇儀妳把他的骨頭幾乎都打碎了耶!」萃香小手搭在安培嵐霧身上,小手一揮就把安培雨雪的符給打落:「放心!我幫妳救他。」
 
那個傻瓜真的是相當的愚蠢啊!
 
明明相當清楚自己還有一個交心的朋友,還自稱自己沒有活著的價值,是個無心可言的只為救人而殺妖的存在。
 
緊握著鑰匙,星熊勇儀邁開大步:「膽小鬼!你的理由與心聲我知道了!我們走!萃!」
 
「喵哈哈!要是就這麼讓雲遙掛了,我們可是會很寂寞的!所以不用擔心!」
 
朝著最後的決戰的方向而去,承接安培嵐霧的不甘,星熊勇儀與伊吹萃香勇往直前。
 
──雲遙!我們來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34155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東方Project 系列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kjkj319729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幻想入リ]《東方幻劍塵... 後一篇:[幻想入リ]《東方幻劍塵...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筆情報》 (1)
模型、公仔 (19)
輕小說 (0)

《筆芯得》 (25)
模型日誌 (4)
開箱日誌 (62)
敗家日誌 (23)
輕小說 (7)
動畫 (3)
遊戲 (1)

花騎士《草騎士》 (18)

女王之刃《純情魔王與色貓勇者》 (3)

薔薇少女《新薔薇騎士》 (0)
薔薇少女《新文》 (1)
薔薇少女《舊文》 (45)

鉛筆《機界萌娘系列》 (5)
《編隊少女》 (0)
《空戰舞姬》 (0)
《鋼鐵神姬》 (0)
《硝煙前線》 (36)
《仰望羽翼》 (2)
《陸娘自衛隊》 (0)
《一刀解決的指揮官是什麼啊!?》 (10)
《對兵器H什麼的是不行的啊》 (5)
《穿越!?我的機戰物語》 (2)
《我的提督哪有這麼厲害!?》 (285)
《我的提督哪有這麼厲害!?.外傳篇》 (7)
《我的提督哪有這麼厲害!?.番外傳》 (24)
《我變成連裝砲醬!?》 (3)

遊戲王《愛卡青年與決鬥皇女》 (0)
前傳《愛卡少年與決鬥皇女》 (6)
Online《愛卡青年與決鬥皇女》 (5)

偶像大師《偶像特務》 (9)

東方Project《東方幻劍塵》 (4)
第一部《博麗食客》 (14)
第一部《地靈保母》 (12)
第一部《太陽園丁》 (11)
第一部《跨越時空》 (34)
第一部《妖怪雜工》 (19)
第一部《勇闖魔宮》 (12)
第一部完結《幻想出擊,決戰仙武閣》 (16)
第二部《紅魔管家》《平行之人偶篇》 (38)
第二部《白玉廚師》《魂魄家之迷》 (32)

強襲魔女《空戰快遞》 (1)
超音速騎士《無限停載》 (5)
空戰快遞《新章》 (0)

永恆星語《歡樂酒吧》 (38)

鉛筆二創《魔娘x勇者》 (0)
1星魔娘《資料集》 (1)
2星魔娘《資料集》 (0)
3星魔娘《資料集》 (0)
4星魔娘《資料集》 (0)
5-7星魔娘《資料集》 (0)
魔娘x勇者《魔娘戀語》 (7)
魔娘x勇者《鉛筆的主線故事》 (0)

鉛筆的各式短篇 (8)
愛神餐館系列 (4)

Nokia手機主題 (3)

遊戲王卡片淺談 (1)

未分類 (13)

akinokaede84大家
小屋更新創作,富豪刑警最新一集check-4花費項目紀錄,8/7已更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5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