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幻想入リ]《東方幻劍塵》94.主人願望就是我的願望,幻想侍奉對東武雙俠

作者:萌筆│2014-02-11 13:47:00│贊助:0│人氣:430
後記:

休假四天......第一天鉛筆被招喚回去開工,第二天弄第2集印刷排版....,第三天家裡大掃除(打書房)......

o"rz 抱歉鉛筆開天窗了,實在是很多事情要忙(因為過年),加上最後一章的章節實在是苦思很久,更新才會開了天窗XD,結果本來說好一次更新到底也沒更新完(被毆)。

這次只有上半部的妖夢對伏侍軍,同時也補完了蜀山派的心劍放意與萬劍訣的設定,或許大大會問,東武雙俠比東武雙月更強嗎?

對於這點鉛筆只能說不見得,畢竟東武亞洲聯盟的除妖小組各有千秋,只是東武雙月是一人主攻一人主守,而東武雙俠則是走不同的形式,伏侍軍跟石恩都是攻擊的強者。

回到蜀山派,文中所提的最後一人就是伏侍軍無誤,事實上文中設定的萬劍訣跟心劍放意本就是相當逆天的招數,要不是蜀山派肩負重任加脫離時代太久已至於沒落,不然早就成為跟一派二家並駕的勢力。

更不會因為出了一個龍殤而導致聯盟整個如臨大敵,所已看過文章之後,大大們應該會覺得雲遙對上龍殤那次真的只是走運而已XD,雖然說雲遙也沒有用上全力就是了,因為無限劍意的詠唱分兩個版本,一個是簡化(心劍放意),一個是全詠唱(詳情請看跨時空跟失控篇)的不知名力量。

關於這點會在下半部的咲夜跟石恩的戰鬥中補充說明完畢,而文中亂入的人你們都猜到了鉛筆也不提起了。

鉛筆之所以先更新的上半部的原因是因為鉛筆不忍讓大大們等太久,雖然說鉛筆會保證文中品質,但是等讓人期待太久也是不好的(不要打鉛筆),明日下半部更新!!

附註:喜歡妖夢的不要打鉛筆,看文章前請先三思。



靈聖山的某條小路,無數沒有實力參與戰鬥的弟子紛紛退走。

兩男兩女,合共四人,強大的氣場籠罩在整個小徑上,又或者說是整座山頭各地都發生強烈的爆炸。

離幻想鄉闖入靈聖山已過了一段不少的時間,小徑上的妖夢與咲夜彼此互看了一眼,確認雙方眼中的喜色。

對面的石恩跟伏侍軍臉上浮現怪異的神色,就在剛剛他們兩個感應到雙月的靈力反應突然小了許多。

「看樣子你們最自豪的除妖小組被我們打敗了。」咲夜微乎出了一口氣,斜睨著石恩一眼,嘴角揚起少許:「接下來該輪到你們了。」

被咲夜這一挑釁,石恩的臉色頓時難看起來:「別太得意,妳們只是一時僥倖罷了!」

「這不是一時僥倖。」

被夥伴的話給嚇到,石恩不能理解的看著伏侍軍,責怪的目光頓時朝著他望去,不過伏侍軍一點都沒有認為他說錯了,也以一種凜然的態度回望著他。

「看清了,石恩!」手中的雙劍輕顫,伏侍軍的話引起了石恩的愕然:「水月敗了!剛剛那一發魔砲你也看到了,那不是二重境可以擋得住的力量。」

石恩的表情越發的嚴峻起來,他雖然擔心霜水月的情況,但眼下他必須得面對兩女。

但是在進行這場幾乎會有喪命之危的生死戰鬥之前,石恩將心中最大的疑問說了出來。

「妳們說妳們是為了妳們的主人才來救雲師兄,但對妳們來說雲師兄究竟算妳們什麼人?」

這一個問題足以讓對面的兩女發出複雜的神色,咲夜跟妖夢彼此苦笑的對望一眼,只是這樣的表情只短暫浮現片刻。

「就只是普通的坐視不管吧,要說理由嘛……」自覺自己的說法太過牽強,咲夜連忙補充解釋道:「因為我也曾經經歷過相同的事情,所以看不慣吧。」

「呃……至於我嗎?」妖夢略微蹙著眉頭,她可沒有想過敵人竟然會開口問她這樣的問題:「我跟這位女僕的理由差不多吧,因為我也認識一個無心可言的人。」

「什麼都不在乎,什麼都無所謂,只是為了唯一的目的而活著……」妖夢頓了頓,語氣不忍的道:「無心可言,你們不覺得這樣的活著是件很悲哀的事情麼?」

「──這才是他的強大與過人之處啊!」

聽見兩女的話,伏侍軍本來陷入了沉思之中。

不過突如一句大喊讓伏侍軍回了神,只見一向吊兒啷噹的石恩一臉鐵青色的看著對面的兩女。

「妳們知道雲師兄的過去麼!妳們懂他的理想麼!妳們知道他之所以無心可言的理由麼!」

伏侍軍聽得出石恩的話是經過了很大決心的壓抑,否則這種話是說不出口的。

「我們都懂!更正確的說是仙武閣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石恩憤怒的說:「但也更因為如此,我們才更不能忍受他為何要殺死那些居民,害死了師傅!如果他真的是無辜的那他為什麼逃?為什麼要俯首認罪?」

「就憑這樣的理由跟想法就要來救人?」石恩手中的青龍刀重重的劈在地上:「妳們的決心跟我們相比不覺得太過好笑了嘛!」

不知該說是石恩的威勢過人,還是伏侍軍的平靜表現,本來抱持著救人念頭而來的妖夢跟咲夜頓時一窒。

咲夜與妖夢終於知道理解他們的理由了,盲目的崇拜過度的依賴,所以當雲遙做出了一件令他們無法接受的事情之後,這樣的感情就會化為厭惡。

石恩的這一席話,讓十六夜咲夜的思維混亂了起來。

正因為深深的了解無心可言的代價,所以才更不能接受這樣的事情。

「……妖夢小姐。」眼神完全冷了下來,咲夜單手持著一把飛刀,泛起一抹藏有怒意的微笑,與妖夢投來的疑惑眼神道:「雲遙的那個師弟可以讓給我麼?」

「……妳認真的?他手中的可是千年玄鐵,可以隨意的變化成重兵器,不是妳那銀製小刀可以輕鬆對付的。」驚訝於咲夜那隱藏的怒氣,妖夢複雜的看著她。

本來她是打算去對付石恩,而讓咲夜去對付那個叫伏侍軍的中國人,這本來是最理想的組合……

「我明白了。」魂魄雙刀橫舉,妖夢點頭說道:「妳可不能這麼輕易落敗哦,咲夜小姐。」

對於妖夢答應她的無理請求,咲夜微微含首致意。

對於對面兩女的討論,石恩兩人沒有多加理會,誰來當對手對他們來說沒有任何差別。

手中的青龍刀輕鬆舉起,石恩的腳下一爆,一陣沙塵頓時朝著對面的兩女捲塵而來,同時伏侍軍的身子一躍,整個人隱藏在沙塵之中。



截住了來自上空的飛劍,妖夢為了拉開伏侍軍與石恩的距離,同時也躍進了沙塵之中。

就在妖夢擊飛來襲的飛劍,還來不及細想一股可怕的劍意猛然從身前爆發開來。

心劍放意「天威道劍」

魂魄雙刀封架,伏侍軍腳踩畔刃,手中的決劍發力一揮,帶著霸道的劍意隨即落下。

妖夢驚叫了一聲,立即單膝跪地的落下,撞擊地面的強大力道讓她雙腳一軟,整個人俯首低頭。

不過讓她感到驚恐的是,入目的四周不知何時佈滿了大量飛劍,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應付。

然後,她就被從面前而來的第二道斬擊給揮了出去,她雖痛不傷,但整個人卻如同砲彈般斜線式往半空飛去,然後撞上一圈圈劍陣之內,順勢被圍攻,飛劍群猝不及防的發難,一把把飛劍接踵而至的襲向妖夢。

「抱歉,我不可能讓妳過去。」伏侍軍平靜的看著被圍剿的妖夢,本來他就不是什麼對女性殘忍無情之人,所以每一把飛劍的攻擊都很淺,只傷其皮肉罷了。

「一但戰鬥起來,除非有一方先倒地,不然這不算勝出。」複雜的招回飛劍,伏侍軍嘆了一口氣看著傷痕累累的妖夢:「蜀山沒辦法經得起再一次打擊了,別怨我……」

還沒來得及反應就遭受到飛劍圍剿,比之前在妖怪之山跟雲遙的無限劍意的心劍對峙大不相同,妖夢喘著氣,手中樓觀長刀插在地上,白樓反手持劍。

妖夢怎麼想都想不到蜀山派的御劍飛行之術竟然這麼厲害,厲害到連一絲反應的機會都不給她……

「咳咳……」將含在口中的血給咳了出來,妖夢打起十二分精神看著對面操控萬劍的男人。

雖沒因數次被飛劍打到失去意識,但她心中卻有股說不出來的憤怒,手中握著魂魄雙刀的她正不斷的顫抖。

再三確認已經遠離了咲夜跟石恩的戰鬥,妖夢撕開了裙襬包紮身上的傷口。

「你這是什麼意思,伏侍軍先生?」妖夢銀牙一咬拉緊布條,臉色不善的看著伏侍軍道:「手下留情麼?這是對一個武人最大的恥辱!」

「叫妖夢是吧……」伏侍軍收劍淡淡的道:「沒有必要為了雲中子喪命,請回吧,這是我最初也是最後的手下留情了。」

「有沒有必要不是你說了算!」白樓一指,妖夢身旁的半靈捲起樓觀形成一個人形的模樣:「身為一個武者我不能忍受手下留情這種事,給我使出全力!」

魂符「幽明的苦輪」

「……妳確定麼?」伏侍軍的靜靜的觀察妖夢的表情,確認她似乎不是開玩笑的,幽幽嘆息道:「說起來,雲中子的死活跟我沒有任何關係,我也沒有足夠的理由去阻攔妳去救雲中子。」

「只不過我一旦讓妳過去,先別說石恩會怎麼說,東武亞洲聯盟勢必會拿這件事作文章,本來已經陷入被動的蜀山派會更加被動,最後門派會漸漸衰退,接著就是消逝在歷史的洪流之中吧……」

「身為蜀山派最後一個傳人,哪怕不是為了我的門派,一旦決定戰鬥,我就絕不會手下留情!這是身為蜀山劍仙的尊嚴!」

「所以……絕無出鞘不見血的劍!」伏侍軍的靈力猛然竄昇,雙眼嚴峻的看著妖夢道:「所以再問一次!妳一定要去救雲中子?」

妖夢深深的閉上眼深吸了一口氣,對方身上傳來了沉重的壓力,跟她曾見過雲遙的靈力大不相同,可以明顯的感覺到對方紮實的基本功。

仙武閣的心法修練可以短暫的提升個人肉體各方面加強,但是蜀山派的心劍放意卻是截然的不同。

仙武閣的三重境界,先修身再修心;蜀山派的心劍放意,先修劍心再修其身。

甫一交手就落了下風,妖夢曾經見過無限劍意的強大卻沒真的跟雲遙交過手,也不曾跟外界的強者們戰鬥過,她的經驗值可以說是零也不為過……

伏侍軍顯然也看出了這點,所以一開始的攻擊才會手下留情,但這讓妖夢更加難以接受。

她跟咲夜跟其他來這的少女比起來,她們是跟雲遙最沒有交集的一組,她們跟雲遙只有在小徑上的一面之緣,當初的見面也稱不上多好。

但……

銀牙咬緊,半靈與妖夢同時持刀對著伏侍軍:「我還是那句話……救不救雲遙不是你能替我決定的!能決定的只有我自己!」

毫無花巧的衝鋒,妖夢與半靈同時一斬,白樓先劈,樓觀後至。

「烔眼劍」


伏侍軍瞬間單手架住白樓的一劈,右手的畔刃還沒擋下半靈,一道劍氣直接從樓觀長刀上一閃,由下往上一直線劈來。

「好劍法。」讚嘆了一聲,伏侍軍直接用畔刃給壓了回去。

──魂魄雙刀對判決雙劍!

兩人都是高速移動者,剎那間雙刀與雙劍在空中飛舞,半途中妖夢的連番斬擊殺出,緊跟著半靈的樓觀長刀反手一劈,而面對魂魄雙刀犀利的攻擊,伏侍軍竟然退都不退,雙劍迎了上去,不是技巧性的攻擊,而是劍法的對拼!

空觀劍「六根清淨斬」

斷迷劍「迷津慈航斬」

───刷刷刷刷刷刷!

──鏗!

一劍六花接下了六根清淨斬的六道斬擊,旋轉決劍的劍身,伏侍軍果斷的用著劍柄敲向樓觀長刀的刀尖。

妖夢本人退了兩步,半靈直接被這一擊打飛了出去,衝到喉嚨的血被妖夢生生的咽了下去,半靈受到的傷害全都反彈到自己身上。

「半人半靈?看樣子那個靈體就是妳最大的弱點吧?」伏侍軍二度嘆息:「那麼對上我的判決雙劍,妳就絕無勝算,更不用說蜀山的萬劍訣……」

「咳咳……不用你多嘴!」妖夢讓半靈恢復成靈體的摸樣,再度自己持著樓觀長刀:「……我一定會打敗你的萬劍訣!」

妖夢再度出手,身形全部都在高速移動當中,伏侍軍也跟著一動,不過這次他的手中只持著決劍,畔刃懸浮在他的頭上。

絕對高速攻擊之間的比拼,每一招都在玩命,如果攻擊躲不了,要麼是朝著對方的要害殺過去讓對手回防,要麼是想辦法讓自己受到最小的損傷,這樣戰鬥所付出的不單是體力,還有過人的集中力跟精神。

妖夢跟伏侍軍的情況非常相似,兩個人都是雙兵器,一個能用半靈控制長刀,一個能用御劍之術控制另外一把劍,但盡管如此兩人之間就用決定性的差異。

那就是戰鬥的歷練!

短短的數刻之間,妖夢二度被轟了出去,除了原本包紮好的地方外,赫然又多出了好幾道傷痕,綠色的裙裝看過去整件破破爛爛。

「……看樣子是該結束戰鬥了。」看向石恩的方向,一個女僕正巧被千年玄鐵給轟了出去,於心不忍的伏侍軍回頭看著妖夢:「這次的萬劍圍剿我不會再手下留情,就算妳能撐過去,妳也沒有任何戰鬥能力了。」

拋雙劍,捻劍指,一分為二,二分為四,萬訣劍的劍有萬劍成扇形懸浮再伏侍軍頭上,他距離蜀山派最高的境界也只差一步之遙,也只有最強的心有萬劍的境界才能堪稱劍仙!

萬劍訣「判決相生陣」

妖夢的身子整個繃緊,被氣機鎖定的她根本動彈不得,瞬間,只能用無以量計來形容飛劍的數量,一道道飛劍朝著妖夢襲來,魂魄雙刀以迅雷不及耳的速度打落近身的飛劍,只要精神稍微放鬆,就可能一直陷入被動挨打直到落敗的結果,這種狂攻所消耗的體內不是一般的快.

「怎麼會……難道說…」妖夢竭力的打斷襲擊而來的飛劍,乍一落地,兩把飛劍冷不防的圍繞著她,下一刻一劍化萬再度出現。
 
「太天真了,萬劍訣只要劍身本體沒有受損,否則妳是無法破陣的。」伏侍軍兩手成劍指一牽引:「萬劍訣的化形出來的劍刃之所以不是幻影,而是因為將劍刃本身的威力分化出去,其劍刃本體越強化形出來的飛劍也更強……」
 
「當然不是一般人也能這樣使用萬劍訣,重點在於能一心數用,所謂萬劍訣,本來就是以操控複數的御劍為前提的一種法門。」
 
劍指劃圈,判決飛劍一左一右開始正逆時針旋轉包為了妖夢,連一點死角都沒有,赫然就是當初重創妖夢的那招。
 
「與單獨一劍的威力不同,不管劍體本身如何強大,但無法將一擊的威力徹底發揮出來便是無用……」
 
兩手劍指交叉而下,伏侍軍的判決飛劍開始間歇性的攻向劍圈內的妖夢。
 
一決劍配十二畔刃,二決劍配十一畔刃,正反相生,從各個十三個角度飛射而來的飛劍,封鎖全方位的攻擊!
 
「該怎麼做才能一心數用操控這化萬把飛劍,又要怎麼才能將分化出去的力量匯集成一呢……」
 
「那就是心劍放意!將自己的意念放入飛劍之中即為心劍,當念頭與劍身合而為一時,萬劍訣才真正開始發揮它的強大!」
 
空中驀然交錯,金屬撞擊的聲音接連響起,判決雙劍的劍圈沒有過多的糾纏妖夢,一朵朵血花從妖夢的肩頭上爆開。
 
妖夢的身形有點踉蹌的衝了出去,肩頭泊泊的流出鮮血,她剛剛光是要保護自身要害及半靈就已經盡了全力,這次在有反應的情況下依舊擋不住伏侍軍的萬劍訣。
 
撲通,匡啷……
 
妖夢摔倒在地,魂魄雙刀脫手而出落在面前……

「所以……憑妳是無法擊潰萬劍訣的……」
 
符「個人空間」

石恩的眼神瞬間縮小,他的身子剎那間動彈不得,更正確的說是行動變得相當緩慢,好像他四周的時間凝滯不前的模樣,那一瞬難得的空隙,一隻黑頭靴子出現在他面前。

身上的懷錶嘎拉作響,銀色的錶面上一枝紅色的秒針慢速逆時針轉動,咲夜一手遮掩著沙塵不讓沙子進入雙眼之中,一手按著銀色時計,對著石恩就是一個重踢。

手中的千年玄鐵化成一面臂盾擋住這一踢擊,咲夜時計還沒解除的這刻,石恩遭受來自女僕的連番踢擊。

盪開的盾牌,映入眼簾的是咲夜那堪稱絕對零度的類藍色的灰銀瞳孔,石恩剎那間來不及躲開,雙腿遭受強烈踢擊。

咲夜瞬間俯低身子,一個鏟踢放倒了石恩,右手撐地,左手瞬間投射出四把飛刀,刀刀撞在玄鐵臂盾上發出清脆的金屬聲,石恩的上空瞬間大開,咲夜一個犀利的翻身。

石恩的下顎頓時吃了一記腳刀,整個人高高揚起飛出了沙塵之中,與此同時,時計的效果解除。

石恩連吃大虧,然而臉上的疼痛比不上心中的震撼:「……竟然是時間控制者!」

「……你說我的決心不夠?」旋轉的銀製小刀閃爍著寒芒,單手捻住刀尖:「那麼就用短暫的時間來讓你體會一下吧!」

──轟隆!

千年玄鐵精從青龍刀變化成一個巨大的鏈鎚,石恩一把撕開身上的黑色皮衣,身上露出了一身小麥色的肌肉,很難想像其中隱含了多麼強大的爆發力。

從鏈鎚上延伸出的鎖鏈纏繞在石恩身上,一重境巔峰等級的靈力緩緩的從他身上注入到手中的千年玄鐵精,迫人的壓力不斷的逼近著咲夜。

「決心?可笑的念頭!」石恩本來耐看面孔顯得有些扭曲:「妳們究竟了解到雲師兄的什麼?他到底是抱持著什麼樣的念頭才會變成無心可言?」

石恩永遠不會忘記初次見到雲遙的那一刻,家財萬貫的他什麼都不缺,什麼都不在乎,畢竟他想要的東西垂手可得。

金錢、權力、女人?

這對身為世界頂尖的軍武開發集團的石家而言,獲得這些東西在輕鬆不過,本以為他的一生就樣這樣的無趣的過了下去,直到那一個夜晚。

一個身穿藍衣白雲圖底袍子的男人出現在他的面前,那一晚他們家的工廠遭受恐怖份子襲擊,前去工廠視察的他就這麼不幸被捲入到裡頭,事後證明那也是魔宮的計謀。

但是石恩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天,那份無法言語的強悍,一個男人就這麼站在他的面前,毫無生機的冰冷表情,身上的任何一處沒有完好的地方,無數的鮮血噴濺在男人身上。

雲中子的身後的屍體堆積如山,他面無表情的看著石恩等工作人員一行人,再三確認無人傷亡之後,他就這麼逕自離開。

這就是石恩與雲中子的初次相遇,為了追逐那份強悍那份幻想,他千方百計打聽到雲中子的來歷,歷經千辛萬苦才找到仙武閣,也遇上了人生中的第一份初戀。

『你的名子叫石恩?』

『是!大師兄好,我是師傅最近收的弟子,我是韓國人!』

『……你喊錯了,我是二師兄,那個才是你的大師兄,旁邊那位則是你的師姐師妹』

那一年,仙武五子第一次見面,石恩十二歲,雲遙十七歲。

旋轉的鏈鎚脫手而出,閃電般的速度正面轟中咲夜。

咲夜整個人被轟了出去,不是什麼人都能像靈夢那樣無是重力的飛行,半空中的咲夜雖然有移動的技巧,可是石恩的無差別攻擊是無法躲過,完全命中。

巨大的鏈鎚在石恩手中彷彿沒有任何重量似的,他每次擲出便會重踏一步拉回,藉由離心力再加上玄鐵鏈鎚的重量,旋身的擲出一擊,速度與力量再度翻倍!

靈武「玄鐵碎舞爆」

啪搭,咲夜的飛刀一下斷開,銀製小刀顯然無法承受千年玄鐵的強襲,嬌弱的身子只來得及雙手交叉護在身前,咲夜硬接了一記,重重的飛了出去摔落在地。

擺開的萬劍,咲夜皺著眉頭看著妖夢,接著下一刻她目睹了妖夢被萬劍圍剿的過程,同時自己的身子也遭受巨力而騰空起來,根本沒有多餘的時間擲出時計。

石恩單手提著鏈鎚一步步的走到咲夜面前:「另外一個女人也已經敗給侍軍了,說到底妳們這種程度的決心根本不值一提,根本不懂我們究竟是承受著怎樣的感覺去處死雲師兄的!」

「無限劍意的全詠唱妳曾聽過嗎?」石恩將鏈槌變化成一把黝黑的鐵棍:「犧牲自己的內心成就世界的和平,將自身的一切心願化為諸刃,手刃邪惡……」

「這個世界沒有唯一的正義,每一分每一秒都有罪惡產生,仙武閣為了保護人類付出的代價妳懂麼?」

「惡流若真鐵,斬殺世間萬惡;心懺似碎璃,帶著殺戮生命的罪惡,跨越了無數的理想,只願拯救天下蒼生,不讓悲劇再度重演……」

「這樣的崇高的人不曾被他人認同,但也無人可漠視……」

淚水從石恩臉上滴落,咲夜蒼白著一張臉看著流下眼淚的男人。

「雲師兄為了維持自己的理想,對抗那般罪惡,不管多麼骯髒的任務他都接受,淪為一個殺妖如麻妒惡如仇的人……」

咲夜吃痛的撐起身子:「既然你這麼認為,那為何要處死雲遙……」

倏!

玄鐵棍停在咲夜的面前,石恩流著淚水冰冷的看著她:「妳有見識過地獄麼?當我們趕到村子的時候我們就見到一個站在無數死屍中的男人,雲師兄當時癲狂的笑容讓我永生難忘!」

沒錯……就在那一刻!

石恩對雲中子的一切崇拜一切推崇全都粉碎,擁有的只剩下深深的恐懼,他沒想到一直以來崇拜的對象竟是這般喪心病狂的人。

一個為了杜絕邪惡就能濫殺無數生命的男人,石恩當時才了解到是人們的過度依賴與崇拜才逼的雲遙變的無心可言般的瘋狂。

所以為了修正人們與仙武閣所造成的扭曲,雲遙必須要由他們親手處死!

「……話就說到這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石恩將手中的玄鐵棍高高舉起:「妳們就為妳們那天真的想法而後悔吧,沒有抱持著覺悟就想來救雲師兄,這是對他最後的一絲人性褻瀆的行為!」

──玄鐵棍揚起!


「想救雲遙的決心只是嘴巴上說說的麼?」

平地忽然像雷擊轟炸過一樣,兩把不同的飛劍從空中落下,長的朝著石恩而去,短的朝著伏侍軍劈去。

大的那把龍顎咬劍,單邊無鋒;短的那把鳳首含劍,尖銳異常。

石恩與伏侍軍臉色同時一變,用上了生平最強的力量擋住了這突如其來的一擊。

兩方戰鬥的中間地帶,一個男人慢慢的從樹林之中走了出來,過長的黑髮束成一尾馬尾,墨綠色的袍子隨風自動,冷傲的面孔挾帶著冷睨天下的目光看著兩女。

龍殤看都不看激動的伏侍軍及鐵青著臉的石恩一眼,喚回了參雌劍的他就只是平靜的看著咲夜跟妖夢。

「曾經雲中子讓我見識了一個奇蹟,一個不可能發生的奇蹟。」淡淡的開了口,龍殤看都不看朝他襲來的石恩與伏侍軍:「我不知道他當時是抱持著什麼樣的決心才回到這個世界,但是與當時的他相比……」

「──妳們太過可笑了!」龍殤暴喝了一聲,參雌劍左右開弓,心劍放意的霸道攻擊瞬間將石恩與伏侍軍給轟開。

兩人緩過氣來,哪裡還看得到參雌劍,龍殤的身影早已不在原地,要不是他們的手還在顫抖,不然他們兩個都會以為剛剛的一切都是幻覺。

──瞬間,異樣的戰慄感流竄了伏侍軍跟石恩的全身!

「是啊……我明明發過誓了,如果再度遇上了那般無心可言的人……」妖夢緩緩的柱刀而立,清秀的臉孔沾滿著血污喘氣道:「我不想再見到有任何人像幽幽子小姐般悲哀活著的人們。」

『現在的我不想隨著失憶前的身分而傷害妖怪……』

無心可言,妖夢一直以來就知道,何為無心就是沒有任何所求沒有任何慾望,只為單一目的而活著的一種存在。

幽幽子一直以來就不知道自己為何而活,哪怕是已經變成亡靈依舊不知道自己該如何走下去,這副模樣看在妖夢的眼中滿是不捨與痛心,所以妖夢發誓她有能力絕對不會讓幽幽子繼續下去。

直到了在一次偶然遇上了雲遙,同樣的無心可言,不旦沒有以前的記憶,空洞的內心充滿著無數的惡意只為殺妖而存在,這樣的雲遙朝著初次見面的她伸出了求救的手。

『……到那時就請妖夢小姐跟咲夜小姐阻止我吧!』

妖夢成為了半人半靈的那刻,在接受妖忌的教導那一刻起,她就發過誓,再也不會讓幽幽子孤單一人寂寞下去。

如果她沒辦法拯救跟幽幽子一樣的雲遙,她又有什麼資格去面對幽幽子的長久以來的痛苦,開始是為了自己的尊嚴,現在是為了自己的感情。

「───啊啊啊啊啊啊!」抱持著毅力與堅強的意志,妖夢站直了身軀手中的魂魄雙刀朝著伏侍軍一個衝鋒:「──我會救他!因為雲遙先生朝著我伸出了手!如果在此倒下……」

「──我又能用怎樣的臉去面對幽幽子小姐啊啊啊啊啊!」

幾乎是同時啟動,一向平靜的伏侍軍也一臉不可思議的看妖夢,加速,直線朝著對方撲去,眼看就要接觸,劍光四射,劍氣縱橫,兩人換位,只不過這次的受傷的卻是伏侍軍。

胸口挨了樓觀長刀的一刀,濺出鮮血映出了伏侍軍不可置信的表情:「……妳怎麼可能還有這種力量,剛剛的萬劍圍剿應該讓妳不能動彈才對!」

伏侍軍詫異的看著被破的劍陣,倒飛而回的判決雙劍握上的那刻,魂魄雙刀交叉向上空放出柱狀劍氣,來不及反應如此犀利的一擊,無法防住的伏侍軍終於臉色一變的被轟了下去。

魂魄劍舞「櫻花絢爛」

從來都是高速出刀的妖夢,這次緩緩的持刀而舞,相比劍法與力量,她是不如伏侍軍沒錯,但是唯有一點!

她絕對比伏侍軍要來的強大,就用她全部意志舞出的劍舞來結束一切!

慢速的舞姿漸漸加快,無數的櫻花飄零,道道櫻色劍斬閃過半空,無數的殘影出現在空中,地面上舞動的竟然是半靈,妖夢現身在半空中與半靈同步一舞。

一個俯下低頭,妖夢側身閃過萬劍從中縫隙穿過,向著前方高速移動,接著一瞬,櫻色劍閃從原地四面八方的斬出將萬劍全部擊碎!

「───不可能!」

蕩開的判決雙劍,魂魄雙刀一閃而逝,伏侍軍的胸口噴開了兩道血花重重落地。

妖夢喘著氣從空中落下,接著雙腿一軟的跪在地上,頭枕著半靈看著另外一邊的戰況。



──轟轟轟!

冷著一張臉,銀牙一咬的站了起來,咲夜頭低垂著,手中緊握的手發白。

不知為何看著咲夜站起來的那一刻,石恩的有一種很可怕的預感,事實證明他的想法絕對沒錯。

『你有這樣的決心的話,我不彷交你這個朋友』

相遇的那一幕歷歷在目,可笑的是她竟然直到現在才發現自己內心的真正想法。

『只要我還是妳們的朋友,我永遠都會保護這個幻想鄉!』

雲遙自始自終從來沒有背棄過她跟妖夢之間的約定,可是她竟然在雲遙恢復記憶的那刻不能諒解他,直到雲遙獨自一人離開幻想鄉回到外界之後,她才發現……

朋友比什麼都來得重要,咲夜竟然直到現在才發現這一點。

「身之極限,為我之意念……」

咲夜抬起頭來,全身的魔力朝著懷中的銀懷錶集中,一股沉重的壓迫感籠罩在這一帶。

Hopensato, una volta eterno
我之意念,時之永恆

Attraversamentodel corridoio di bobina di tempo e dello spazio
穿越時空的迴廊

L'incisionecapente del passaggio di secondi e di minuti
理解分秒流逝之刻

Neilimiti del mio tempo della spola, la volontàcammina a caso fra il futuro e la realtà
吾穿梭時間之內,遊走未來與現實之間

Sonoquando viaggiatore!
吾乃時之旅人!

侵蝕現實世界的禁忌魔術,咲夜內心世界的投射,無數的大鐘出現在空間之中,週遭一帶全都被捲入咲夜所創的世界之內

幻世「世界」

石恩整個身軀瞬間被籠罩在內,週遭的時間流動十分的異常:「───怎麼可能竟然是固有領域!」

「曾經……有一個少女被她的同伴所遠離,因為她擁有的才能與力量讓他人無不恐懼著她。」咲夜的瞳孔轉變為血紅色:「直到她遇上了一個嬌小的少女,從此她的一生變的不一樣……

銀製小刀投影旋轉!

知道時間控制者的可怕,但石恩從來沒有想過驅魔聯合的禁忌魔術竟然會出現在一個女人手上,當時間控制與固有領域兩者合而為一是什麼慨念?

頓時他也想起了雲遙的無限劍意,那也是相同的技巧……

「你們沒有資格把一切過錯都推到他頭上!」

將石恩的所有時間停止,咲夜投影出無數銀製小刀逼近著石恩。

「──所以你就認為是雲遙背叛了你們的信任,那只是你們盲目的崇拜轉化而成的惡意!」

對付石恩,無數小刀停止旋轉,頓時加速,一道道銀色寒光朝著他疾射而出。

石恩可沒膽大用身體去應接鋒利的飛刀,眼睛一睜,所有的靈力強化在身體的各部位,千年玄鐵移動緩慢的覆蓋在要害上。

激烈的痛楚,讓石恩頓時怒吼,他當然不會示弱,就算是固有領域與時間控制,他依舊有自信能破!

一重境巔峰級的靈力全力展開,千年玄鐵形成指虎與護膝,剎那間他獲得了活動的能力。

咲夜出手了,這次不是飛刀投射那麼簡單,一般情況下,咲夜的飛刀都是以時間加速為主,但這次卻是時間壓縮。

銀色飛刀極速消失,突破音速的一刀撞在千年玄鐵上,軌跡也很奇怪,並不是直線,而是以彈跳的方式攻擊著石恩的身子,且飛刀的數量越來越多。

幻葬「夜霧中的幻影殺人鬼」

「不可能!不可能!我絕對不會輸的!我怎麼可能輸給這種天真的傢伙啊啊啊啊啊!」

靈爆一閃,拳腳並用的彈開所有來襲的飛刀,石恩扭曲著朝著咲夜衝刺:「如果就這麼敗了,我又該何去何從!」

「過度的崇拜造成的壓力,不但逼的雲遙無心可言,也將你逼到這樣的地步……但!」咲夜冰冷的看著衝過來的石恩︰「──與我無關!」

「我只是來這裡救我的朋友!完成大小姐交代的事情!僅此而已!」

傷魂「靈魂雕塑」

一道、兩道、三道……

面對一個箭步衝鋒而來的石恩,咲夜雙手執匕首對著他實施連續斬擊,紅色的斬擊在固有領域中加快加強,瞬間將石恩也頂了回去。

金屬撞擊的聲音不斷的響起,石恩發出慘叫的被斬擊轟了出去。

銀懷錶的秒針再度恢復走動,周圍的空間的時間再度恢復,咲夜氣喘呼呼的看著過來的妖夢。

這一仗她們可是打的異常的辛苦,若是沒有那個男人的幫助,她們也不會重新找到戰鬥的理由。

「……我們輸了。」伏侍軍壓著傷口一拐一拐的走了過來,相比較全身傷痕累累的石恩,他所受的傷來的輕了些,這是妖夢手下留情的結果。

看了看昏迷過去的石恩,伏侍軍低頭向著咲夜道謝:「謝謝妳,沒有取石恩的性命,女僕小姐。」

「……他是個很可憐的人。」靜靜的說出了這一句話,咲夜看著有些驚訝的伏侍軍:「雖然我的記憶不是很清楚,但在我的生命中也有一個跟他很像的人。」

「……是因為同樣的情景嗎?」伏侍軍可沒忘記咲夜曾經說雲中子有跟她相同的經歷。

「……不知道,幫我轉告他一聲。」咲夜對著妖夢點了點頭,轉身背對著伏侍軍跟石恩,朝著主峰的方向走去:「盲目的崇拜只會造成無數人的痛苦,過度的依賴只會造就大量的悔恨!」

妖夢連忙派半靈上去扶住咲夜,禮貌的對著伏侍軍低頭行禮:「雖然說是敵人,但我還是要謝謝你,伏侍軍先生。」

經過這一次的戰鬥之後,妖夢覺得她的實力會有長足的進步,對此,她可是相當感激伏侍軍。

「……不用謝我,這個拿去吧。」苦笑了一聲,伏侍軍拋出了一把黝黑的鑰匙:「解開雲中子身上的七道禁錮之一。」

接住鑰匙,妖夢二度點頭致謝,在咲夜無聲的催促下,連忙跟了上去。

看著遠去的兩女,伏侍軍看著激戰過後的小徑發呆,他靜靜的待在昏迷的石恩身旁。

「醒了對吧?」

「……侍軍,我真的如那個女僕所說的錯了嗎?」

「真的錯了。」嘆息了一聲,伏侍軍苦澀的看著森林的方向道:「以前的我就像你一樣盲目的追逐著龍殤師兄,其實我很早之前就想跟你說,只是一想到連我自己都是這副模樣,就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是這樣麼。」石恩緩緩的活動四支:「……現在補救應該還來得及吧?」

伏侍軍驚疑的看著石恩,後者堅定的點了點頭,目光不再像之前那麼混濁黯淡。

「我們去找水月吧!」

沒錯……現今的一切都是他們造成的,如果可以他想跟雲師兄再見面一次,這次見面絕對不再是怒喝他的不是,而是想要將一直以來的心情告訴他。

謝謝雲遙可以跟他成為師兄弟,並不會把所有的責任再讓他承擔。

 

畫師草稿-嵐天: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34154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東方Project 系列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kjkj319729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幻想入リ]《東方幻劍塵... 後一篇:[幻想入リ]《東方幻劍塵...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筆情報》 (1)
模型、公仔 (19)
輕小說 (0)

《筆芯得》 (25)
模型日誌 (4)
開箱日誌 (62)
敗家日誌 (23)
輕小說 (7)
動畫 (3)
遊戲 (1)

花騎士《草騎士》 (18)

女王之刃《純情魔王與色貓勇者》 (3)

薔薇少女《新薔薇騎士》 (0)
薔薇少女《新文》 (1)
薔薇少女《舊文》 (45)

鉛筆《機界萌娘系列》 (5)
《編隊少女》 (0)
《空戰舞姬》 (0)
《鋼鐵神姬》 (0)
《硝煙前線》 (36)
《仰望羽翼》 (2)
《陸娘自衛隊》 (0)
《一刀解決的指揮官是什麼啊!?》 (10)
《對兵器H什麼的是不行的啊》 (5)
《穿越!?我的機戰物語》 (2)
《我的提督哪有這麼厲害!?》 (285)
《我的提督哪有這麼厲害!?.外傳篇》 (7)
《我的提督哪有這麼厲害!?.番外傳》 (24)
《我變成連裝砲醬!?》 (3)

遊戲王《愛卡青年與決鬥皇女》 (0)
前傳《愛卡少年與決鬥皇女》 (6)
Online《愛卡青年與決鬥皇女》 (5)

偶像大師《偶像特務》 (9)

東方Project《東方幻劍塵》 (4)
第一部《博麗食客》 (14)
第一部《地靈保母》 (12)
第一部《太陽園丁》 (11)
第一部《跨越時空》 (34)
第一部《妖怪雜工》 (19)
第一部《勇闖魔宮》 (12)
第一部完結《幻想出擊,決戰仙武閣》 (16)
第二部《紅魔管家》《平行之人偶篇》 (38)
第二部《白玉廚師》《魂魄家之迷》 (32)

強襲魔女《空戰快遞》 (1)
超音速騎士《無限停載》 (5)
空戰快遞《新章》 (0)

永恆星語《歡樂酒吧》 (38)

鉛筆二創《魔娘x勇者》 (0)
1星魔娘《資料集》 (1)
2星魔娘《資料集》 (0)
3星魔娘《資料集》 (0)
4星魔娘《資料集》 (0)
5-7星魔娘《資料集》 (0)
魔娘x勇者《魔娘戀語》 (7)
魔娘x勇者《鉛筆的主線故事》 (0)

鉛筆的各式短篇 (8)
愛神餐館系列 (4)

Nokia手機主題 (3)

遊戲王卡片淺談 (1)

未分類 (13)

joyce831同樣無聊的玩家們
來我家踩踩踏踏,不然最近上班好提不起精神阿~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2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