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幻想入リ]《東方幻劍塵》93.打破規則才是魔法使,幻想詠唱對東武雙月

作者:萌筆│2014-02-11 13:44:56│贊助:0│人氣:403
後記:

凡是重大章節,鉛筆都會壞心眼把後記擺開頭~

9947個字(含標點),大概接下來的章節都會是這樣吧。

回到本文:

若這個世界都沒人遵守規則,那麼不就天下大亂了?

有的時候為了維持秩序,就必須犧牲一些重要的東西不是麼?

霜水月她並不像紫涵那般勇敢,為了保護仙武閣的規矩,她沒辦法去救雲遙。

詳細的往下看吧,最後還有驚喜唷~

關於文中的魔法論點出自於維基百科與東方wiki百科,有問題鉛筆會馬上做修改!



魔法是一種在現實中尚未經證實的一種催動並控制能量的神秘方法。

魔法大多是神秘的力量或是行為,並為想像中的產物。

但是在另一方面,又是人們最希望實現的非實存事物之一。

經由解釋但未被證實的超自然現象通常被歸類為科學的一個範疇,但不能稱之為魔法,所以目前魔法只會被認為是想像中的產物。

在古代,擁有能控制超自然能力的人我們通稱為魔法師,他們使用的能力就是所謂的魔法了,在古代人們對大自然的恐懼產生了名為惡魔的意念生物,他們擁有強大的能力,擁有自己的崇拜者,這些崇拜者獻上代價,以換取同等的力量,因為能力是由魔而來所以稱之為魔法。

魔法的研究中出現的產物有咒文、圖騰、魔紋、魔具、魔藥等。

魔法師又有分多種派系,西洋的魔法師發現咒文也就是惡魔文字,咒語就是這樣產生的,後來的
魔法師將咒語具現化出來,成為了所謂的魔紋,將魔法融入藥劑中就成為了所謂的魔藥,將魔紋繪畫或雕刻在器物上就成了所謂的魔具了。

西方的原始崇拜,薩滿教製作出了擁有各種神奇作用的圖騰跟西方的魔紋有異曲同工之妙。
 
然而能在外界習得魔法的人少之又少,就連歐洲的驅魔連合中真正可以稱為魔法師的也只有三人,其餘的都是最下層的魔法學徒。
 
現今的科學發展趨勢越來越全面,魔法能引發的效應漸漸也能藉由一般人類的手以科學來施展出來。
 
幻想鄉的魔法使大多數並不是人類,她們是以魔法做為原動力的妖怪,長期研究及使用魔法的一種存在。
 
由於相當接近於人類,外形與肉體與一般人類差不多,但魔法使確有先天與後天之分。
 
先天的魔法使在習得捨蟲魔法之後,肉體的成長才會停止,成為完全的魔法使,這種魔法使,人們稱之為魔女或者是魔導師。
 
由人類變成的魔法使要在習得捨食魔法後才能成為一般的魔法使,這種魔法使,人們大多數稱之為魔法師。
 
幻想鄉的有名的大魔法使,剛好分屬先天與後天各兩者,其中妖怪們最為熟悉的不是他人,正是愛莉絲.瑪嘉托洛伊德與霧雨魔理沙。
 
 
率先發動攻勢的乾坤螢月,一道巨大的劍光將愛莉絲跟魔理沙給分開。
 
流光那肉眼幾乎不法看見的斬擊軌跡引發了真空效應,一道可怕的劍罡朝著兩女而去。
 
倉促之及,魔理沙一把放開了愛莉絲,掃帚以迅雷不及耳的速度朝著霜水月的方向而去。
 
「愛莉絲,那個乾坤家的臭女人就交給妳了。」
 
「等等!魔理沙……妳!」愛莉絲一臉錯愕的在上海與蓬萊的攙扶下落地。



看著接下衝擊的霜水月被另外一個魔法使撞出去,乾坤螢月淡淡的看著愛莉絲開口:「妳們以為將我們分開就能各個擊破嗎?」
 
「不要小看魔理沙,她的魔法可是很強的。」愛莉絲冷著一張臉對著乾坤螢月:「小看她可是會吃大虧的。」
 
「是麼?那她可就選錯對手了。」
 
「……妳這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說到底魔法什麼的本來就是一種不切實際的力量!」低身閃過數個人偶的攻擊,乾坤螢月手中的流光疾刺。
 
愛莉絲立即奔走建築物之間閃躲數道閃光。
 
迅雷一閃的突刺貫穿了水泥牆壁,一個個窟窿出現在牆上,可怕的是每一個窟窿都沒有產生龜裂,顯現出了使劍的人對力道的可怕掌握。
 
上海拿著一挺騎士長槍,蓬萊拿著一把騎士大劍,兩個人偶彷彿像是忠心耿耿的護在愛莉絲身旁的小騎士一般。
 
手中的魔力絲連在數個人偶身上,愛莉絲氣喘呼呼的靠在牆壁上。
 
「好可怕的速度……」心有餘悸的撫著胸口,愛莉絲臉色難看起來:「那把劍的速度怎麼可能這麼快?」
 
「因為這是東武亞洲聯盟最強的五大劍之一的流光劍!」
 
冰冷的聲音從背後響起,愛莉絲臉色一變,手指一勾,一個舉著巨大盾牌的人偶瞬間跟她轉移位置。
 
原本她所靠的牆壁頓時刺出一道閃光,巨盾人偶直接被突刺給轟了出去,連結人偶與愛莉絲之間的魔力絲應聲而斷。
 
三角魔法障壁瞬間出現,擋下流光的突刺,愛莉絲手中的魔導書發出強大的粉色光芒。
 
乾坤螢月腳不停歇直接帶著愛莉絲往牆壁一衝,她相信以魔法師那脆弱的身軀一定無法承受這樣的衝擊。
 
「不要太小看人了!」愛莉絲嬌喝了一聲:「──上海!」
 
咒符「上海人形」

後退的瞬間,金髮藍衣的小小人偶出現在愛莉絲的肩頭,手中的騎士長槍發出粉紅色的光芒,魔力瞬間匯聚,一發魔砲朝著乾坤螢月的臉上轟了過去。
 
乾坤螢月臉色一變,當下撤劍閃身,千鈞一髮避開上海的魔砲,腳下一頓,整個人向後翻了個筋斗。
 
蓬萊帶著數個人偶從她上下往下疾刺,品字陣形的人偶們以蓬萊為首由上往下衝鋒。
 
乾坤螢月招架人偶們劈來的長劍,流光以肉眼難以看到的速度揮擊,剎那間所有的人偶的長劍被彈的高高揚起。
 
「──蓬萊!陣勢變換!」
 
『──伊呀!』紅色洋裝的蓬萊人形叫了一聲,隨著愛莉絲的操作下,帶著人偶們變換陣勢,一個輪盤的迴轉。
 
咒詛「蓬萊人形」

每一個人偶手中的長劍發出一道道魔砲,彷彿一挺格林機槍毫不停歇的轟擊在乾坤螢月身上。
 
乾坤螢月臉色頓時凝重了起來,要是被這密集的魔砲打中,她不死也得重傷。
 
「哼!讓妳見識見識一下乾坤家的無乾四劍!」從口袋拿出一張黃符貼上流光劍身,劍身上頭鍍上了金銀之色。
 
手中的流光發出一陣清鳴,強大的氣勢瞬間散開,乾坤螢月的瞳孔瞬間縮小,一股靈力瞬間爆發。
 
無乾劍「破乾坤」

中國道術門派多如繁星,各家道術各有所長,但一個傳承古老的家族卻將中國數百年的道術統合,創造了屬於他們家族的功法,那就是乾坤家。
 
乾坤家,這一代的只出了三個女兒,其中天份最高的莫過於大姐─乾坤螢月,她以不到二十五歲的年齡竟輕易的掌握了乾坤家的五坤境界,更繼承了家族最強的流光劍。
 
金系道術加持劍身強度,風系道術加強速度,配合著流光的異能,堪稱東武亞洲聯盟最快的一劍!
 
不變對萬變,以靜制動,以瞬間最強的刺擊破開攻勢,貫穿天下防禦,乃是無乾一式,破乾坤。
 
蓬萊的攻勢整個瓦解,平淡無奇的一道突刺造成真空的衝擊將她撞了出去,其他人偶還來不及反應瞬間在流光引起罡風中瓦解。
 
無數的房屋被這一劍洞穿,可怕的破壞力。
 
「……蓬萊!」愛莉絲心疼的看著其他人偶在罡風中瓦解,連忙將蓬萊給拉了回來避免了損毀。
 
咋舌的看著那一刺的破壞力,愛莉絲當下冷汗直流,無法想像這一劍如果刺在她的魔法障壁會怎樣?
 
她能不能擋得住?
 
「流光的異能是減輕重量、速度加持,雖然只是一個很普通的能力。」乾坤螢月緩緩的收劍:「但配上乾坤家最強的功法與劍技,它就是一把人妖變色的神兵。」
 
「不想妳心愛的人偶再度被我破壞的話,妳就乖乖投降的,魔法使。」高傲的看著愛莉絲,乾坤螢月冷冷的空揮一劍:「妳們兩個單憑這種魔法就妄想挑戰乾坤家,實在是太不自量力了。」
 
空揮的一擊,一道罡風從劍身上飛了出去,當下掀起了無數住家的屋頂擋住了魔理沙從一旁攻來的彈幕。
 
人偶們抬著頭看著自己的主人,蓬萊跟上海更是沒有絲毫退卻的站在愛莉絲的身前。
 
咬著下唇,愛莉絲的表情略顯痛苦。
 
如果真的要跟她想救的那個人相比,這一點痛苦根本不算什麼!
 
愛莉絲永遠不會忘記從古明地覺那聽到雲遙過去時的震撼,到底是要經歷怎麼樣的悲傷才會讓雲遙無心可言?
 
為什麼雲遙連在睡夢之中還會悲傷的流淚?
 
在愛莉絲的眼中看來,無心可言的雲遙就好似一個人偶一樣,毫無生命感可言的存在……
 
「……投降?」緊緊抱住魔導書,愛莉絲精緻的小臉蓄滿著淚水:「妳以為我會輕易放棄嗎?如果我在此放棄了又有誰站在他那邊呢!」
 
「魔法使,何必要為了一個罪人而讓自己失去性命呢?雲中子罪無可赦!死在他手中的人命可是不計多數啊!」
 
鬆開了綑綁住魔導書的皮帶,愛莉絲抹了抹淚水:「那我問妳……妳真的認為雲遙是兇手嗎?如果他真的是兇手為何還要自願被抓?」
 
「………那是因為他心有愧疚,他不但對不起我妹妹,也對不起他的師門!」乾坤螢月看著對面高漲的魔力,想也不想的從口袋抓出一把黃符灑開:「看樣子妳一點投降的意思都沒有,真是可惜了……」
 
瞬動,乾坤螢月消失在原地,側身一斬。
 
魔導書連翻數頁,左手五指操控人偶們散開,愛莉絲往後輕跳,上海與蓬萊瞬間截擊。
 
「我向來一向不輕易使出全力,妳知道為什麼嗎?」魔導書上浮現了強烈光芒,書的光芒映在了愛莉絲的臉上,面無表情的她淡淡的開口:「因為一旦用上全力,輸了就再也不能後退!」
 
上海與蓬萊捉住流光的軌跡,長槍與長劍雙雙封架。
 
乾坤螢月另外一隻手抓起半空飄落的黃符,一道深紅色的火焰從直接燃起黃符。
 
火坤「三味真火」

正要噴發而出的火焰頓時一歪,乾坤螢月的下盤遭受強烈踢擊,手上頓時不穩,三味真火朝著上空噴發。
 
愛莉絲一個箭步,連踢乾坤螢月的下盤,手中的魔導書狠狠的敲擊了過去。
 
鏗!
 
魔導書重重的敲擊在流光上頭,乾坤螢月手中一陣酸麻,看不出來愛莉絲那贏弱的身子竟有這般力氣。
 
連消帶打,愛莉絲流暢的動作一點都看不出來是擁有脆弱肉體的魔法使,左手一勾,一個人偶逼近到乾坤螢月的面前,連發彈幕近距離的發射,同時兩側的人偶持著長劍像陀螺打轉朝著乾坤螢月夾擊。
 
迅速拉開與乾坤螢月的距離,藉由連結在人偶們身上的魔力絲,愛莉絲整個身體往空中飄移,攤開的魔導書上浮現了一顆恐怖的魔彈。
 
魔操「歸與虛無」
 
魔彈從書本上朝著乾坤螢月的方向飛去。
 
高速的打掉所有的彈幕,一腳踢開了面前的人偶,乾坤螢月當下用立一個空揮,鋒利的罡風彈開了旋轉的人偶。
 
恐怖的魔力波動從她頭上落下,乾坤螢月臉色駭然,手中的流光閃現一揮。
 
劍刃觸及魔彈的瞬間,愛莉絲那可怕的魔力悍然爆炸,將乾坤螢月炸個措手不及。

強大的爆炸引起了一陣煙塵,乾坤螢月整個人被爆炸產生的威力給刮到了爆炸產生的窟窿內。
 
「沒有看過雲遙的淚水;沒有看到妳那妹妹對雲遙做了什麼樣的事……」
 
高漲的粉紅色魔力,人偶們舉著各式各樣的武器,在領頭的上海與蓬萊的帶領下在愛莉絲的身前擺開了浩大的聲勢。
 
「──所以雲遙並沒有對不起任何人!」愛莉絲尖銳的大叫:「妳們沒有那個資格斷定雲遙的罪!」
 
轟!
 
衣衫破爛的乾坤螢月站了起來,流光瞬間將四周的地面切開,駭然的靈力直接爆發。
 
五張不同的黃符形成五顆不同顏色的光球飄浮在乾坤螢月的身旁,坤極訣的護法珠形成在她四周。
 
「好…好……這一擊的威力還真不錯,妳有這個資格讓我動用護法珠。」乾坤螢月冰冷的道:「既然妳說一旦用上全力就決無後退的可能,那就全力擊敗我獲得前進的可能性吧!魔法使!」
 
(強烈建議啊!!!)

「如妳所願,這裡已經離她們兩個很遠了。」
 
霜水月用力的一推,掃帚上的魔理沙霎時往旁一落。
 
「……為什麼?」壓著魔法帽,魔理沙低沉的說:「我看過雲遙的記憶,小的時候妳們五個曾經那麼快樂的在一起修練,彼此互相扶持互相的幫助……」
 
「──為什麼妳們在雲遙出事的那一刻不站在他那邊!」魔理沙強大的魔力爆發開來,一手拿著八卦爐對準霜水月:「──回答我!雲遙的師妹!」
 
霜水月冷若冰霜的看著眼前的魔理沙:「我沒有必要回答妳的問題。」
 
下一刻,八卦爐發射了一發魔砲。
 
霜水月閃都不閃的被正面擊中,更正確的說是擊中了一面鏡子上,無數的激光在鏡面上散開。
 
「原來如此……是將魔力放射的砲擊型魔法麼?」霜水月毫髮無傷的看著震驚的魔理沙:「看樣子妳跟我的相性最差了,換另外一個魔法使來跟我打或許妳們的勝算會高一點,但是……」
 
霜水月舉起了戴著水藍色手套的手,地面上的水竟不可思議的朝她的手指集中,一道水劍朝著魔理沙劈砍了過去。
 
「妳們對上我們東武亞洲聯盟最強的除妖小組根本沒有半點勝算的可能。」
 
嘶嘶……
 
魔理沙直接用八卦爐的熱度將水給蒸發,肩起自己的掃帚,魔理沙笑了出來:「妳們還真有自信啊,雖然妳現在還能從容的分析我的魔法,但是這樣好嗎……」
 
「太過小看我們幻想鄉的居民,可是會吃太虧的哦!」
 
魔理沙朝著愛莉絲的方向放了無數星星,然後彷彿要印證她所說的話一樣,那個方向產生了劇烈的魔力波動,隨後產生了一個大爆炸。
 
「……狂妄。」霜水月皺著眉頭看著魔理沙,她雖然不擔心螢月會輸給另外一個魔法使,但是她心中卻盤旋著一股不安的感覺。
 
她們跟對面的魔法使之間好像缺少了一個決定性的差異,就是這一絲差異竟讓她感到些微的不安。
 
「妳的鏡子可以承受多大的力量呢?應該不會就只有這點程度而已吧?」魔理沙拉起了裙子,兩腿內側綁了無數的魔藥:「使出來吧……仙武閣的二重境極限,巔峰靈爆!」
 
霜水月的表情終於有了一點波動。
 
「妳說我們沒有半點勝算,那就證明給我看!」
 
「我沒必要用自己的生命來開玩笑,我不是雲師哥那般瘋狂。」
 
「──那又怎樣!我很不爽啊!」魔理沙兩手夾著無數試管:「我跟靈夢恨不得將妳們所有人狠狠打飛!哪怕用近我全部的力量!」
 
「將妳的全部力量一點不剩地全都擊潰,然後我要妳無法在維持那副撲克臉!」魔理沙憤怒的看著霜水月:「……竟然要處死一同長大的師兄,開什麼玩笑!」
 
「不管妳是出自什麼理由還是有著怎樣的藉口,都與我無關!」
 
激昂的情緒,高漲的魔力,魔理沙毫不保留的釋放自己的力量,黃色的魔力形成無數的星星散落一地。
 
「可是妳竟同那個女人一般要致雲遙於死地,難道妳也跟她們一樣絕情嘛!」匯聚強大的魔力,魔理沙憤怒的大喊:「快使出來妳的全力吧!顛峰靈爆!」
 
「──我會狠狠的將妳擊潰,然後跟愛莉絲一同將雲遙帶回去!」
 
霜水月的表情略顯無奈的嘆了口氣:「不管妳怎麼大聲囔囔,我的心意不會改變。」
 
水月鏡漂浮在身旁,神水手套凝聚空氣中的水分,霜水月冷著一張臉道:「錯就是錯,雲師哥跟妳的命運也是一樣,既然錯了就要接受與之相當的命運……」
 
「說什麼顛峰靈爆……」霜水月的表情越顯越發冰冷:「別太得意了,魔法使……就憑妳這種魔法也想讓我用巔峰靈爆來對付妳?別太高估自己了!」
 
靈武「神水一擊」

比之前相比更大的一道水劍凝在半空,隨著霜水月的一手落下,鋒利的水柱朝著魔理沙當頭落下。
 
魔理沙咬著牙根,手中的魔藥扔了過去,一尾巨大的流星毫無花巧的飛了過去。
 
光符「地球光」
 
神水一擊直接被流星給撞散,強大的魔力直接朝著霜水月轟了過來,水月鏡瞬間擋在她的身前。
 
「……什麼!」
 
水月鏡這次竟然無法反射魔理沙的彈幕,在鏡子後方的霜水月竟被連人帶鏡的往後一轟。
 
「將魔力進行再煉製進而形成超高密度的魔力彈幕,這就是我的魔法……」魔理沙拍了拍帽子上的沙塵:「我再說一次,雲遙的師妹……」
 
魔理沙再度將八卦爐對準霜水月:「──使出巔峰靈爆和我戰鬥吧!我絕對要打垮妳那張撲克臉!」
 
「好吧……看樣子我有些小瞧妳了,魔法使。」霜水月毫髮無傷的起身,一旁的水月鏡黯淡無光顯然受到了不小的損傷。
 
神水手套聚集大量的清水朝著鏡面流淌而下,鏡子漸漸又再度恢復光澤。
 
「既然妳如此強烈要求的話,我就成全妳!」可怕的靈力波動從霜水月的身上爆發開來,與雲遙相比毫無差別的靈力蓄勢待發!
 
那面鏡子竟然能用水就能修復了,話又說回來這是什麼樣的靈力啊,冰冷不帶任何生機……
 
魔理沙震驚的看著修復中的水月鏡,她本想藉由剛剛出其不意的一擊一舉打破那面鏡子,沒想到霜水月竟能靠水就能修復。
 
「不會讓妳後悔的……顛峰靈爆!」
 
仙武二重境「顛峰靈爆」
 
───轟轟轟!
 
魔理沙瞬間抓住掃帚騰空而起,靈爆的瞬間,四面八方的水柱成形朝她射了過來。
 
「───喝啊啊啊!」
 
高速升空閃躲水柱,魔理沙朝著霜水月狠狠的放出魔砲。
 
魔砲「究極火花」

「太天真了,我說過妳的魔法跟我的相性是最差的。」
 
神水手套一個牽引,大量的水以水月鏡為中心流動形成一面巨大的水鏡。
 
二重靈爆「鏡花水月」

魔砲打在水鏡上面竟還原成純粹的魔力,接著水月鏡閃爍著異樣的光芒,一模一樣的究極火花朝著魔理沙轟了回去,而且威力與大小是原本的兩倍!
 
「──竟然有這種事!分解與再煉成!難不成那面鏡子有刻畫鍊金術士的鍊成陣!」魔理沙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說道,眼看魔砲就要逼近自己的身前,連忙一閃……
 
「捉住了。」
 
神水手套控制的水柱在空中已將魔理沙團團圍住絲毫不給與她閃躲的空間,究極火花直接命中魔理沙產生強烈的爆炸。
 
「神水手套的材料是水魎的體內的薄膜及用無數的海妖的皮革煉製而成的,能操控大氣中的所有水份進行全方位攻擊……」霜水月抬頭看著冒著黑煙掉落下來的魔理沙:「至於水月鏡整體是用水魎內丹及千年海蛟的指甲煉製,足以彈開所有能量性質的攻擊……」

「妳的魔法的確有很強的破壞力,但是……」
 
重重的摔在地上,魔理沙身上冒著淡淡黑煙,衣服到處都有燒焦的痕跡,整件裙子被燒到接近大腿以上。
 
「單憑那笨重的攻擊,是無法打穿水月鏡與神水手套的二重技。」霜水月招來了水月鏡,鏡面上頭刻畫著無數小型陣法:「妳說對了,這的確是鍊成陣,而且還是雲師哥親自幫我刻上去的,沒想到今日竟用在來救他的妳身上。」
 
「可惡……還以為差一點就行了呢…」魔理沙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真是沒想到雲遙那傢伙也懂得鍊金術,救他回來之後我可要好好敲詐他一番……」
 
「不過也是啊……如果妳們只有這點程度的話,也不可能將雲遙逼到那麼深的絕望……」
 
「妳說話給我小心一點,說得好像是我們逼死了雲師哥一樣!」
 
「對!我就是這個意思!」魔理沙狠狠的瞪著霜水月:「──明明就有這麼強的力量,為什麼不去救雲遙救妳師兄!我沒說錯吧!愛莉絲!」
 
──磅!
 
乾坤螢月整個人騰空朝著霜水月的方向飛去,一個旋轉將流光插入地面止住勢頭,身上的護法珠駭然碎了三顆,全身都是大大小小的傷痕。
 
「……魔理沙,妳這個笨蛋怎麼搞成這個樣子?」愛莉絲的裙子開了一道缺口,精緻的臉蛋沾滿了血跟沙子混合的髒汙,身旁站著與她等身高的兩個人偶。
 
「愛莉絲不也是麻,全部的人偶竟然只剩下上海跟蓬萊,連臉蛋都變得髒兮兮了,而且竟然連實驗中的哥利亞模式都叫了出來……」
 
扶持著魔理沙,愛莉絲操控著上海與蓬萊瞪著對面的霜水月:「這種感覺是……二重境的巔峰靈爆?」
 
「是我要求她這麼做的……」魔理沙推開了愛莉絲的手站穩腳步:「因為沒有在她們使出全力的狀態下擊潰她們,我是不會甘心的!」
 
「唉……雖然我很想這樣罵妳笨蛋……」愛莉絲看著對面的兩女,手中的魔導書再次打開,兩旁的上海跟蓬萊發出紅色的光芒:「但是我的心情也跟妳一樣。」
 
站直了身軀,臉色十分難看的乾坤螢月看著霜水月一眼,接著視線又落到了對面的魔理沙與愛莉絲。
 
「那兩個魔法使出乎意料的難纏呢。」霜水月看了看好友身上的傷道。
 
「那兩個人偶非常棘手,話又說回來妳怎麼用巔峰靈爆了?」
 
「看對方的樣子,好像我不用全力擊潰她的話,她好像就不能接受的樣子。」
 
「是麼……對面另外一位也說過用上了全力她就沒有退路的這一番話呢。」乾坤螢月喘著氣艱難的道,雖然她身上的傷並不致命,但是流血過度加在上劇烈的動作,讓她的體力消耗到了一個地步。
 
雙方很有默契的扶持著身旁的夥伴,明明只是短暫過了幾秒,但對她們而言卻有如過了好幾十年一般……
 
「看樣子我們雙方都有一個受了重傷的同伴呢……」愛莉絲靜靜的對著霜水月道:「我們都……已經沒有太多的氣力去用下一個招數了,想必妳也是吧?顛峰靈爆消耗的靈力跟體力絕不是普通的快。」
 
「跟我們兩個用最後的力量分出個勝負吧,雲遙的師妹。」魔理沙搖晃的舉起八卦爐道。
 
霜水月看了一眼乾坤螢月的狀態,她們眼下的確沒有多餘的氣力解決眼前的魔法使再去對付其他的闖入者。
 
「……好!」
 
「……最後再讓我問一次行嗎?」魔理沙緩緩的看著霜水月那冰霜的表情問:「妳……為什麼當時不站在雲遙那邊?為什麼有那麼強大的力量不去救雲遙而是要處死他?」
 
「這個是雲師哥身上封靈鍊的其中一把鑰匙。」霜水月用水托著一把黑色的鑰匙送到了一旁的大樹上:「如果妳們最後一招可以擊敗我們,那麼我就告訴妳……」
 
「………嘖!看我怎麼樣把妳的撲克臉打垮!」
 
霜水月兩手合十,大量的水氣以水月鏡為中心,同時一旁的乾坤螢月將身上剩下的黃符全部灑開,無數的黃符貼到了水氣之中,被水氣浸濕的令咒發出金光。
 
「──水月!」
 
「我知道了!魔法使們就看妳們能不能接下我們仙武閣與乾坤家最強的一擊!」
 
水月鏡發出強大的光芒,藍光跟金芒交織在一塊,大量的水氣在坤極訣與顛峰靈爆的力量作用下,漸漸形成一把水銀色的劍刃。
 
乾坤螢月將流光插入了水銀劍刃,流光劍身發出刺耳的聲響,拖著劍身,乾坤螢月雙手握劍,無乾劍的第一劍的架式擺了開來。
 
「───呀啊啊啊啊啊!」
 
超速的一劍,畫破空氣的尖銳呼嘯聲,所有的村子瞬間被夾帶水刃的罡風絞碎,流光帶著水銀劍刃突刺!
 
顛峰靈爆「流光湘璃劍」

「──魔理沙!」愛莉絲高聲尖叫:「──就用妳的魔砲分出勝負吧!」
 
「──噢噢噢!我們上吧!愛莉絲!」
 
愛莉絲的魔導書發出粉紅色的光芒,腳下刻劃出一個三角形的魔法陣。
 
上海與蓬萊雙手持著騎士長槍與騎士大劍,腳下也跟愛莉絲一樣浮現三角魔法陣。
 
愛莉絲為頂點,上海與蓬萊為倚角,三個三角魔法陣連結起來,形成巨大的三角魔法陣擺開,其魔力的中心是……
 
旋轉向前的掃帚中安裝上八卦爐,魔理沙將身上所有的魔力集中在這一擊上,大三角魔法陣的中心,一顆星形魔法陣刻畫在內……
 
出發前……魔理沙曾經追問靈夢,為什麼雲遙要獨自一個人離開,為什麼雲遙不來拜託她們幫助他逃跑?
 
『如果他逃走了,那追捕他的人一定會把目標移到幻想鄉身上』
 
當時的魔理沙兩手緊緊抓著自己的帽子往下壓,她心中的懊悔不比靈夢差多少。
 
「───唔噢噢噢噢!八卦爐最大出力啊啊啊啊!」
 
魔莉絲砲「二重超究極火花」
 
掃帚的毛全部膨脹,八卦爐最大出力配合著魔法陣集中四周所有魔力,愛莉絲與魔理沙兩人最強的魔砲轟出!
 
流光湘璃劍的突刺瞬間受到了魔砲的轟擊,水刃罡風與魔力互相產生了衝突!
 
乾坤螢月的虎口爆出血花,眼看就要握不住劍柄,一旁的一雙纖手覆蓋了她的雙手。

她從來沒看過好友這麼不安的表情,沒錯她們不能輸,如果就這麼輸掉了,她們所遵守的一切可能都會被打破!
 
霜水月對著乾坤螢月點了點頭,兩人一同一步步的向前推進。
 
魔砲一點點破開,愛莉絲與魔理沙臉上毫無血色。
 
可惡!可惡!可惡!
 
───可惡啊啊啊啊!
 
她要是能有再強一點的力量的話,雲遙絕對不會什麼都不跟她們說就獨自離開。
 
魔理沙流著不甘的淚水看著被壓制回來的魔砲,要是她沒有受傷的話,現在的情況絕對會不一樣……
 
同樣慘白著一張臉的愛莉絲也盈滿著淚水看著被反撲的魔砲。
 
『若想不連累幻想鄉的話,他就不能逃跑,必須乖乖的束手就擒,讓對方除了審判他這個判徒外,無暇有多餘的念頭注意到幻想鄉上,別無他法』
 
『所以雲遙他才什麼都不說獨自離開,犧牲了自己的一切』
 
───嗡!
 
魔莉絲砲的魔力瞬間加強,乾坤螢月與霜水月不可置信的難著魔法陣中心的魔理沙。
 
魔理沙背上的光芒大作,一把潔白無暇的劍刃供給強大的魔力給她。
 
「───懺劍?」魔理沙回頭看著那雪白的劍柄:「……你願意把力量借給我們是麼?」
 
『嗡嗡!』
 
「「────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愛莉絲與魔理沙將自己一切的力量都灌入到了這一擊中,她們的想救雲遙的心情,無法幫助當時雲遙的心情的那份懊悔……
 
──一切的一切都融入在這擊魔莉絲砲中!
 
「───不可能啊啊啊!」乾坤螢月發出慘叫,崩潰的看著水銀劍刃被魔砲一步步的推回更甚至崩毀。
 
「螢月!」霜水月倉促的抱著乾坤螢月往旁邊一滾。
 
魔莉絲砲僅僅一刻就將流光湘璃劍的水銀劍刃給轟散,強大的魔砲貫穿的天空,天上的雲朵全都被這強大魔力的震散,蔚藍的藍天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煙塵散去,愛莉絲扶著魔理沙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她們一步步走向倒地的霜水月她們。
 
「……妳不是想知道嗎?」看著出現在自己上方那張蒼白的面孔,霜水月平靜的道:「我之……所以不站在雲師哥那邊的理由。」
 
魔理沙與愛莉絲顫抖著看著躺在地上喘氣的霜水月。
 
「犯罪就要受到制裁,決定刑罰就必須行刑,這是外界的規則。」
 
「就因為規則,就要殺麼?」愛莉絲緩緩的問道:「即使是有著十多年同門情誼的師兄也……」
 
霜水月緩緩的閉上眼睛:「同門之情嗎?我不是紫涵,沒辦法將這份情誼看的那麼重,或許是我太過無情也說不定吧……」
 
「但和支撐著這個世界的規則比起來,這種薄弱的感情毫無價值。」接過霜水月的話,乾坤螢月艱難的爬了起來:「我們乾坤家跟仙武閣都是整個東武亞洲聯盟的核心之一,必須要給全亞洲的異能者作個表率……」
 
「如果連我們都不遵守規則,那還會有誰遵守規則呢?」霜水月睜眼看著魔理沙的臉道:「這樣我們要怎麼去保護沒有力量的一般人呢,魔法使?」
 
「不好意思……我果然還是不懂。」靜靜的聽完霜水月她們的理由,魔理沙與愛莉絲對視了一眼後道:「我……就算我站在妳的立場上,我也一定會選擇與規則對抗!」
 
「───因為我們魔法使本來就是打破規則不受常理約束的存在啊!」魔理沙大聲喊著。
 
霜水月與乾坤螢月驚訝的睜大雙眼。
 
原來是這樣……
 
霜水月終於理解了她為何感到不安了,因為從一開始魔法使她們的敵人就不是她。
 
魔理沙她們從一開始就在跟仙武閣更甚至是整個東武亞洲聯盟的規則戰鬥著。
 
「魔法使小姐。」乾坤螢月搖晃的走向霜水月,畢竟比起身為劍手的她的身體素質比起霜水月的身子更加強了一些,更何況霜水月剛剛還用上了巔峰靈爆,所以她才有一絲力氣站了起來。
 
「我們的劍已經被妳們的魔砲轟碎了,這場戰鬥是妳們贏了,快去救雲中子吧。」撿起了掉落在地的流光跟水月鏡,乾坤螢月一把抱起霜水月淡淡道。
 
躺在懷中的霜水月靜靜的看著愛莉絲與魔理沙,手指微微一點,一道水柱將鑰匙送到了她們的面前。
 
愛莉絲顫抖的接過鑰匙,興奮的一把抱起身旁的魔理沙:「──呀啊!我們贏了呢,魔理沙!」
 
「等等……愛莉絲妳哪來的力氣啊!」被晃的頭昏眼花,魔理沙一陣難受的道:「……呀啊啊!別搖了!妳不是跟我一樣魔力都耗盡才對麼!」
 
慌亂之中魔理沙看著消失在村口盡頭的霜水月跟乾坤螢月兩女,心中終於放下心來,這次她們真的贏了……
 
「走吧!目標靈聖山主峰!我們去救雲遙!」
 

第二集全新的封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34154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東方Project 系列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kjkj319729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幻想入リ]《東方幻劍塵... 後一篇:[幻想入リ]《東方幻劍塵...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筆情報》 (1)
模型、公仔 (19)
輕小說 (0)

《筆芯得》 (25)
模型日誌 (4)
開箱日誌 (62)
敗家日誌 (23)
輕小說 (7)
動畫 (3)
遊戲 (1)

花騎士《草騎士》 (18)

女王之刃《純情魔王與色貓勇者》 (3)

薔薇少女《新薔薇騎士》 (0)
薔薇少女《新文》 (1)
薔薇少女《舊文》 (45)

鉛筆《機界萌娘系列》 (5)
《編隊少女》 (0)
《空戰舞姬》 (0)
《鋼鐵神姬》 (0)
《硝煙前線》 (36)
《仰望羽翼》 (2)
《陸娘自衛隊》 (0)
《一刀解決的指揮官是什麼啊!?》 (10)
《對兵器H什麼的是不行的啊》 (5)
《穿越!?我的機戰物語》 (2)
《我的提督哪有這麼厲害!?》 (285)
《我的提督哪有這麼厲害!?.外傳篇》 (7)
《我的提督哪有這麼厲害!?.番外傳》 (24)
《我變成連裝砲醬!?》 (3)

遊戲王《愛卡青年與決鬥皇女》 (0)
前傳《愛卡少年與決鬥皇女》 (6)
Online《愛卡青年與決鬥皇女》 (5)

偶像大師《偶像特務》 (9)

東方Project《東方幻劍塵》 (4)
第一部《博麗食客》 (14)
第一部《地靈保母》 (12)
第一部《太陽園丁》 (11)
第一部《跨越時空》 (34)
第一部《妖怪雜工》 (19)
第一部《勇闖魔宮》 (12)
第一部完結《幻想出擊,決戰仙武閣》 (16)
第二部《紅魔管家》《平行之人偶篇》 (38)
第二部《白玉廚師》《魂魄家之迷》 (32)

強襲魔女《空戰快遞》 (1)
超音速騎士《無限停載》 (5)
空戰快遞《新章》 (0)

永恆星語《歡樂酒吧》 (38)

鉛筆二創《魔娘x勇者》 (0)
1星魔娘《資料集》 (1)
2星魔娘《資料集》 (0)
3星魔娘《資料集》 (0)
4星魔娘《資料集》 (0)
5-7星魔娘《資料集》 (0)
魔娘x勇者《魔娘戀語》 (7)
魔娘x勇者《鉛筆的主線故事》 (0)

鉛筆的各式短篇 (8)
愛神餐館系列 (4)

Nokia手機主題 (3)

遊戲王卡片淺談 (1)

未分類 (1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