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RPG公會】倒數時刻

作者:清離│2014-02-10 08:08:13│贊助:12│人氣:256
  (時間點在離城後約三個月)
  (關於和調律師的相遇是這篇
  (本來想了很多東西想寫但考完試(ry),
   而最近又(ry)
   所以就像這樣以小短篇形式補完中間發生的事了m(_    _)m)





  好像不會乾涸的血河,殘破不全彷彿再過一會兒就會發臭爬滿蛆蟲的屍體。

  不應存於世卻確實存在的景象,只能確定這裡曾發生單方面的虐殺。

  有兩個人。他們位於此地獄般景況的正中央,正在談話。

  「毀滅對我們而言,可是重生呢。小娃兒,雖然不知道妳為什麼對我們懷有這樣的恨意,這年紀的妳竟還有本事殺了我們這麼多兄弟……啊!不,瞧妳這副恨不得把我千刀萬剮的樣子,用的又是這技術……或許,我知道也不一定。」

  男人停了下來,然後輕輕地笑了。少女聽不出那笑聲中存著的究竟是自信,還是因看透了她而起的藐視笑意。而退一步思考他的話,他是不是真的看透了她?她也不清楚,「信不信?我手一動就能馬上殺了你!」但,男人的行為令她煩躁,她因面對過往而顯得肅穆的神情更加冷冽。

  「當然信,妳都把我的手弄斷了,」聞言,男人聳了聳肩,沒有表露一絲驚恐,「小娃兒,妳或許的確很強,但光憑妳?是沒辦法的。我想想……妳,看看妳殺掉的弟兄們,如何?」

  男人使了個眼色要少女看看身旁,他的雙手被少女扯斷後又用線止血,只為問出情報,然而此時面容看來卻沒有任何驚懼,反倒像是個旁觀者,只是冷靜客觀地陳述所見的事實。少女這時確定了剛剛的笑聲是自信與自傲兼具,她姑且跟著看向男人目光所在的地方──

  她剛剛殺掉的人都是笑著的。就算身首分家,面容卻掛著笑;就算被斬成對半,就是只看一半也能看出那表情是笑容;就算頭顱上部因來不及逃開而被削去,剩下的下半部分也能看出微笑的嘴形。

  「瘋子!你們這些人都是瘋子!」不夠習慣殺戮和鮮血,她越看越不舒服,轉過頭來,用左手摀住嘴擋下反胃的衝動,她揚起右手僅消一秒就捻熄了男人的生命之火。

  「如果信奉『毀滅不是終結』的我們是瘋子,那麼,像這樣藐視生命、奪走他人未來的妳,又是什麼?」

  男人分成兩半的身驅倒地時,這樣子的聲音傳入耳際。

  「在旁邊!」這麼想著的她用最小的幅度轉身面對敵人同時向後跳躍,可是映入眼簾的卻是剛剛的男人,半透明的驅體,「可惡!魔法……」她見過,好友也會用。也就是說,現在存在於她面前的這個,只是幻影罷了。她沒有回答對方的問句,沒有必要。他們藐視的生命絕對比她多,而且那些遭到他們藐視的人都是無罪又無辜的。

  「正確答案!不過是低層人員做的工作,我們高層是不會親自隨行的,妳還太淺了!」半透明的男人張開嘴笑得開懷,雙手做出拍掌的動作,頗有挖苦的意涵,「嗯,再給妳看點東西吧,」然後,他舉起手,跟曾經的少女相同的動作,這是她的技術的初級起手式──只有她的師父才會這麼用、這麼教的起手式,「妳知道這代表什麼嗎?」

  少女瞪大眼,一時語塞。

  「這可不是我自己學來的啊,是另一個幹部教的,」男人說,這時的他跟被俘的方才截然不同,流露出了幾分少女熟悉的狂妄,只有這個組織的人談到組織的事時才會露出的張狂,「至今為止我們抹滅了多少人的未來,接受了多少人的怨恨,小娃兒啊,妳知道嗎?但是他們最後大多都成為了我們的弟兄,因為他們『了解』了我們的理念。」

  「我一點都不想跟你們這種人聊天,也一點都不想知道,更不想成為你們的一份子!」她將重心擺在左腳,用右腳敲了敲地板,裝置在鞋底下、近身戰用的匕首飛彈而出。握緊匕首後,她反手在自己的手臂上輕劃一刀,痛楚令她迅速恢復冷靜,同時並放下了抑止反胃衝動的手,動了動手指,做好攻擊的準備。

  「小娃兒,妳不會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妳絕對沒辦法。只憑妳一個人的話。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渾蛋!」少女大吼出聲,就算是魔法的幻象,只要能注入一點魔力打亂魔力流動,也能干擾施術者的身體狀況。她操縱如同自己身體一部分的線朝男人攻擊過去,剛經過一段虐殺,上頭還沾著未風乾的血。

  然而男人輕鬆寫意地躲開了,原來剛才「肉身」的受傷只是讓她誤以為他相當孱弱的障眼法。

  「不過,像妳這麼小的小娃兒自己來還是第一次呢,」男人用不似人的移動速度接近,最後到了少女身旁,「送妳一個秘密吧,妳剛才的問題的答案,」少女舉起手又要攻擊,然而卻被男人的「幻象」抓住手臂,說出下一句話前男人停頓了下,這頓點只有三秒,少女並未察覺,男人將嘴湊近她的耳朵,「妳的情報沒有出錯,在『那個地點』、『那個時間』,妳能和最恨的人見面。」

  「可惡,放……」

  「會放開的,小娃兒,」男人的聲音依然近在耳旁,說出最後一句話之前他挑了挑眉,「不過,妳……明明擁有前進的『本錢』,卻沒有選擇前進呢?為什麼呢?」



  ──過於精闢的話語,直接地衝擊了少女的內心。







  賽拉‧斯兌爾自夢境中醒來。

  睡在樹上的她因剛恢復意識而有些重心不穩,眼看就要向右跌落,她舉起左手彈射出絲線,綁住樹木上方的枝椏一拉之後,成功找回平衡。她並不是已經練就了一身不倚靠手套也能使線的好功夫,而是在離開自由之城後便一直穿戴著這雙黑色手套。就算沾染上血也不會多明顯的,已故師父連同「名字」一起給她的禮物。

  「呼,好危險,」移動右腳,原本跨坐的姿勢變成側坐,所朝著的方向正是她所要去的北方,目的地就快到了,時間也是。

  見太陽從稍早第一次醒來的的天邊移動到稍微偏上的位置,賽拉開始移動。她輕盈地爬下樹,小時候算是個野孩子,這還難不倒她,「總覺得作了很不舒服的夢呢。」站穩腳步,她伸了個懶腰後輕喃。

  昨天,她初初試了刀──或者該說是線──設好陷阱,等待獵物落網。雖然就理論上來說,她早就深知生命有多脆弱,真的實行時,才終於再次切身地體會到脆弱的定義。那些人的確都是那個組織的成員,但嚴格來說她該尋仇的對象並不是那些人。見到第一滴血之後,她的手法之殘忍竟連她自己都嚇了一大跳。就連現在想來,那都是令她想嘔吐的景象。

  她低下頭看向自己的手,這雙手已經回不到過去了。

  「假如是師父,一定會罵我的吧?那個女孩子,是叫作,調律師?她,說得真對呀……」她閉上眼睛,回想記憶中師父的容貌。在她就要被殺時突然出現擋在身前,「想被變成生鮮切片嗎?」這麼說了的,有點帥的師父、未曾逼迫過她,總是對她表示關心慈愛地,代替了爸爸的師父,被狠狠地殺害、再也說不出話、見不到面的──重要的……

  或許一直以來她是在找個生存的理由,然後發現用仇恨蒙蔽自己的雙眼才終於能讓自己生存於世;又或許早在那個晚上她的心就死掉了,所以她昨天才能做出那樣子的事情;也或許她在被「銀色」給沾染的那天就失去了最初作為孩子的純粹。現在想來過去的或許都已經毫無意義,一切都只是論點,究竟是什麼令她走上這條路已經再不可考。

  無論如何,選項已然被選擇,而結果正在漸漸鑄成,於是她能做的只剩下前行。現在後悔已經真的來不及,在這個時間點以前,她有許多分歧點可以停下腳步。譬如不要離開公會,譬如不要對「那人」動用私刑,譬如不要離開阿斯嘉特,甚至幾週前聽從那個女孩的說法都行──可是,現在,她在這裡,而那個組織也知道了她的存在。

  明明是想暗殺的,她現在所作卻是自殺般的行為。

  「啊啊,」賽拉重新抬起頭,天空很藍,一如既往;如她離村幫忙跑腿那天,如她離家到森林修練那天,如她加入公會那天,如「那人」對她坦白那天,「不管是哭是笑,下一次就是最後了。」


  雖然結果多半會是哭泣,又或者說連哭泣也來不及?


  這念頭只在她的心中停留了一瞬便閃逝而去。





  要開學了才驚覺考完近一個月這個故事的進度竟然是零。
  但是完全不知該從何補起,所以就寫一個算是中繼點的片段了。我的壞習慣又來了,一整個就,沒頭沒尾的。
  雖然我想沒追這系列故事的人應該會霧煞煞,就算是有追的人也還是霧煞煞吧
  對不起表現力不足OTZ

  隨著接觸的東西變多便越感自己不足越多。
  應該學習的事物還有很多很多,今後也請多多指教。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3402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sighi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BBT】恐懼之霧(只擺... 後一篇:【RPG公會】艾莉絲‧暮...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950404ㄈㄓ
快點來小屋投票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17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