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英雄的殞落(短文)

作者:KC│2014-02-04 23:51:13│贊助:6│人氣:115
  沒有月亮的夜裡,只有營火和些許的星光;四周潮濕的草木和搖曳的火光映襯者。
 
  老師的劍反照著營火的紅色,那劍身看起來更是銳利,即便早已白髮蒼顏,他的劍術卻從未生疏,不愧為擁有『英雄』美名的高手。
 
  劍在風中揮著,揮出的劍氣使樹沙沙地響,火光是閃閃爍爍的亮,可是老師的眼神不曾顫抖過,就像是一把沒有干擾的火炬。
 
  「怎麼又是這一招。」我無奈地道。
 
  老師在簡單的過了幾招後,就向後拉了些距離,向左跨一大步持著劍刺了過來。
 
  那兒是我唯一的死角-左眼。
 
  當我意會到並反應過來時,劍鋒已經在我的脖子前了,劍氣還不時觸碰著我的皮膚,冰冷的感覺從我的脊椎漫向上。
 
  「弱肉強食,只有勝者能為王,這趟出來可是要好好彌補你的死角,不然說不定哪天會因此失去生命。」老師說著,伴著他老邁的笑聲。
 
  劍峰在空氣中畫了個漂亮的圓弧,隨即劍便收回了劍鞘。
 
  我摸了摸左眼上粗糙的疤痕,從眉上延至我的頰上。
 
  大概是在十年前發生的事情,那是老師被譽為英雄的全盛時期。
 
  「小子,還不快去幫客人倒酒!」酒吧的老闆對著在角落的我吼著。
 
  我疲憊的身子很自然地在角落多停留了幾秒,剎那間,老闆一腳就踢了過來。
 
  這兒是整座王國中最混亂的地方,我和這兒的其他幾個小孩一樣,我們是孤兒,除了作為酒吧裡頭的小弟,這裡的主人還會不時叫我們去做些偷、搶等的低劣之事。
 
  還記得有幾個和我同齡的孩子,被叫去參與黑市的生意,買入大量的洋
  交易酬勞之雄厚,不僅能夠重回自由,還有一筆高額的錢財,足夠他們活上好些日子。
 
  「你真的不去嗎?這可是得到自由的機會喔!」「你這傢伙,就等著我們回來把你接走吧!」
 
  他們臨行前,高興地又笑又跳,還和我聊了好幾句;雖然我也曾經勸阻過他們,但看著他們的笑容實在令我難以說出真話。
 
  豐厚的報酬一定有相對的危險性,只是大人要欺騙小孩,有何困難可言?
 
  再不然利用暴力來強迫,大概也是不二法門。
 
  想當時那群孩子單純的笑容,不曉得是多少謊言堆出來的。
 
  一天、兩天、就這樣好幾個禮拜過去了,那容顏也就漸漸地印入了退色的淡黃回憶。
 
  這天酒吧的空氣依舊潮濕,我蹲在自己習慣的角落,它陰暗空間總讓我覺得能夠逃避這間酒吧。
 
  聽著客人們的聊天內容,是我唯一能夠放鬆的事情。
 
  近幾天最常聽見的話題,便是『英雄』的歸來;但他們的內容總是對英雄有所偏見的議論,完全不談論關於他的高雅事蹟。
 
  畢竟正邪不兩立阿-哈哈。
 
  一位穿著破舊袍子的旅人推開了門後,店裡的氣氛逐漸變得鼓譟。
 
  「我說小子啊,你有看到他脖子上的那條項鍊嗎?那可夠你們吃上好幾頓餐!」老闆陰險的說。
 
  他示意我等等最好要盯好那個貴重的首飾,因為整個酒吧的人都像是飢餓的豺狼緊盯著肥羊的動靜。
 
  「隨便給我來些酒吧!」旅人說道,隨即從一個小袋子丟出幾枚金幣。
 
  無知的羊絲毫不知自己走進了虎口,眼看有個大漢沉不住氣,便從木桌上往吧檯走來。
 
  他一手拿走老闆剛好送上來的酒,一口就喝了一大半了。
 
  「看來是位沒見過世面的公子哥呢,今天遇到我們真算你幸運!」大漢說道,順手把剩下的半杯酒往旅人的頭上澆了下去。
 
  整間酒吧因為這惡劣的行為開始熱絡起來。
 
  只見大漢把酒澆光後,直接伸手去拿走旅人放在桌上的小袋子。
 
  大漢咧嘴的笑著,哈哈哈的怪異笑聲和整間酒吧共鳴著。
 
  「碰!」一把劍鞘貫穿了木杯子,擊中了大漢的額頭。
 
  旅人單手使著一把未出竅的劍,便把大漢擊出了門外。
 
  一瞬間,像是響起了開戰的砲聲,
 
  酒吧裡頭沒有一個人不拿起刀劍衝出的。
 
  旅人的劍依舊沒有出竅,他只是轉了個身,向空氣做了一個橫斬。
 
  襲來的劍氣如颶風般強勢,大家的行動全停了下來,只有呼吸聲停在空氣中遊蕩。
 
  「我現在有點火大啊!對一個客人做了這種事情!刀劍可是不長眼的,況且我這個人一向脾氣不是很好的,你們不給我一個好理由,我可是不會原諒的-哈哈哈。」旅人用劍指著眾人說。
 
  坐上了吧檯桌,他絲毫不畏懼的拿起劍直直地敲下了木頭吧檯。
 
  刀鞘和吧檯相撞的聲音之清脆,不斷的環繞在酒吧裡頭。
 
  氣氛稍微冷靜了下來,頓時我才發現劍柄上掛著一塊令牌。
 
  那牌印我很熟悉,整座城市的都記得,是和這地方毫不搭嘎的圖案。
 
  英雄的牌印,萬分榮耀的身分。
 
  就在一切靜止的時間裡,老闆蹲在吧檯下方無聲無息的抽出一把短刀刺了過去。
 
  短刀才剛出現在眼前,旅人原本喜笑的眼神,變得警備。
 
  他握緊那把劍朝向後方一刺,擊中了老闆猙獰的臉,喀的一聲,大概是鼻樑斷了吧?
 
  短刀也隨之掉落在地上,這一招了擊潰了在這兒長駐的惡魔。
 
  其它人雖見狀不妙,但為了利益仍無腦的衝了上去;士氣薄弱的酒客們,連刀使起來都不夠俐落。
 
  一把沒出竅的劍在殺人如飲水的怪物裡頭舞著,那劍使的純熟,我幾乎是只感受到劍氣四竄,而不見劍在何處。
 
  雖然酒客們也不是省油的燈,但總過不到三招便倒地了,旅人並無意取他人性命,只是招招結結實實,那力道也夠他們躺上兩天。
 
  「小子,小子!」在激烈交戰中的酒吧裡頭,老闆微小的聲音進到了我的耳中。
 
  他摀著流血不止的鼻子,動作很謹慎,還不時關注著旅人的動作。
 
  「小子,你也知道我是個生意人。」
 
  是啊,販賣自己良心的商人。
 
  「我跟你做的交易吧。」
 
  我愣了一下,早就被榨取盡了的我,對他而言還有什麼價值可言?
 
  他看了幾眼和他一同倒在地上的短刀,很輕巧地拿了起來。
 
  「小子去殺了他,只要一刀就夠了,這一刀我可以讓你不愁吃穿!」
 
  我一時還接不下那把短刀。
 
  看來老闆也知道旅人的來歷了;身為正義的英雄一死,他們更可以橫行於整座城市中了。
 
  老闆大概也做過了數次這類的交易,他用著狡猾的微笑。
 
  他早已知道我會如何選擇。
 
  殺人可以活命。
 
  不動刀我就是個沒有自由的奴隸,更可能流離失所,露宿街頭。
 
  短刀落到我的手中,刀子的重量瞬間使我抬不起身子,花了一段時間從角落站了起來。
 
  我擠進人群之中,看著旅人每次出招的習慣。
 
  直斬會接斜砍,閃避會接腹部重擊,上揮會配下斬……
 
  我看見了唯一的空檔,那是以我的身高才能刺入的弱點。
 
  旅人在一記朝著頭部的橫劈後,會將劍下降至腰間,以雙手握劍做一個斜向上劍擊。
 
  他的腹部會有一個極大的空檔。
 
  那在他眾多招式裡頭算的上是頻繁的連擊,所以我打定主意等著旅人下次的出招便出手。
 
  我等著,時間特別的漫長,每一次出招的剎那我都格外緊張,因為機會很難再有下次。
 
  從小就是孤兒的我,沒有工作就沒有飯吃;我不像其他有家的孩子一樣,有了問題,睡醒了一切就會解決,在這兒學會了自食其力,做骯髒的事只為了一碗飯。
 
  我吞了吞口水,緊張的手出乎意料地緊握著短刀。
 
  這刀刺下,不再需要這麼辛苦了,從小到大吃的苦,做盡垃圾事的雙手,也終於能休息了。
 
  旅人的劍舞出了熟悉的動作,他劈向一個壯漢的頭,斬出的風是越來越強盛。
 
  我看準了空隙,準確地衝向他的腰間。
 
  我的短刀沒有旅人的魄力,倒也十分靈敏。
 
  忽然間旅人的眼睛往我這一瞪;他的瞳孔裡頭有如燃燒正旺的烈火,在直視之下壓力更是大的誇張。
 
  只聽耳邊「鏘」的一聲。
 
  旅人原先向上的劍,隨著他吸吐之間,轉向我並一劍擊中了短刀,木製的刀鞘粉碎了短刀。
 
  上半截的刀身和閃著微光的碎片朝著我飛了過來,不偏不倚的就在左眼前。
 
  時間又變得比剛剛更緩慢了,我看的見那斷掉的刀身緩緩刺入我的眼球。
 
  在我身體反應過來時,疼痛蓋滿了我腦中大部分的思考,只是我一聲也來不及叫出來。
 
  旅人雖然及時出手抓住了斷刀,但仍舊在左眼上留下了一條疤痕。
 
  想起那時還真是可怕,滿地都是我鮮紅的血。
 
  只模模糊糊的記得最後,旅人沒有戀戰,一手抱著我,擊退了幾個阻撓的大漢便離開了。
 
  自此,無家可歸的我也成了他的弟子。
 
  我睜開了眼睛,眼前的不再是鮮紅的血液了,而是升了一段時間的營火。
 
  樹葉間的摩擦聲頻繁的不太自然,我挺了身子起來,老師見我起了身則是一個手掌擋在我的面前,示意我確實有人在周圍移動。
 
  這次出來是為了根除山賊,如今人家也自動送上了門來,對我們來說不外乎是件好事。
 
  我和老師沒有抽出劍來,只是手都周旋在自己的武器附近隨時戒備,在還無法確定對方的情形時,按兵不動總會是最好的選擇。
 
  一聲鳴槍驚醒了我隨著疲倦下降的警戒心。
 
  我有些緊張,對方示意開戰的行為,不由得的將劍取了出來。
 
  劍和新世代的武器對峙,實在太不吃香了,況且我們更不佔有地利之便。
 
  老師冷靜的踩滅營火,幾個帶著武器的山賊衝了過來。
 
  黑暗中老師揮劍仍然不拖泥帶水,只是我就差多了,出劍就是少了一份魄力退敵。
 
  由於知道我們並沒有任何的優勢,我們只好和對方互相拉鋸著。
 
  雙方大概互戰過了十輪了,天色是越戰越暗,直至伸手都快不見五指。
 
  覺得我的體力已經有些透支了,至於老師的話,他果然是個老當益壯的怪物。
 
  氣氛因為周遭的視野暗了下來,變的陰森了不少。
 
  我甩了甩劍,試圖趕走疲憊。
 
  這次我一樣對上了三個人,但唯一不同的是他們迅速地衝向了我和老師。
 
  好不容易從三人包夾的局面中脫離,額頭卻傳來了一陣冰涼。
 
  是金屬的觸感,一把槍緊貼著我的額頭。
 
  雖然另一群人也打算如法炮製的抓住老師,但卻被銳利的劍氣擊退了。
 
  老師的劍指著其中一個被劍氣震倒的人,眼神瞄到了早已變成人質的我尷尬的站著。
 
  「唉-就因為你,搞的我現在得要在這個監牢裡面!」
 
  老師坐在一旁用斜眼看著我,心情似乎是非常的不開心。
 
  由於我被抓住的緣故,再加上槍口下的威脅,老師也不得不和我一起被抓來了這一個深山內的監獄。
 
  這裡是山賊們的巢穴了,現在大概是要上報山賊頭頭,然後才能處決我們。
 
  「老師別生氣,俗話說人總有失手啊!更何況槍這種新世代的武器,使劍總會受到拘束。」
 
  「等到我清光那群渾蛋,我回來便是揍你一頓!」
 
  老師每次生起氣來總都是這樣的,小孩子脾氣。
 
  監獄前的門被打開了,我們的牢房前便是監獄的大門,一眼就見到一個有些眼熟的人走到了監獄的鐵柵欄前。
 
  「想不到竟然能抓到英雄閣下呢。」
 
  他陰險的笑容,我想那是這輩子都難以忘懷的景象。
 
  酒店的老闆,他臉上滿滿的是時間的痕跡。
 
  複雜的感情湧上了我的心頭,恐懼、怨恨和害怕全都扭曲地擠在了一團。
 
  「我一直以為只有人會講話,沒想到今天竟然看見了狗在說人話阿-哈哈!」老師狠狠的回嘴。
 
  山賊的頭頭,因為老師的不屑,他臉上的表情也轉為了被鄙視的憤怒。
 
  無所謂的從腰中掏出了一把槍,沒有預警的射向了老師。
 
  老師卻只是晃動了直立的劍擋住了子彈的去向。
 
  頭頭變的非常不悅,接連開了好幾槍,都發生了同樣的結果。
 
  然後槍口突然轉向了。
 
  這是甚麼情形?槍口指向了我,頭頭變態的個性完全沒有改變,唯一有變化的是更加的惡劣。
 
  似乎不見到哀號和血液,他就無法壓制住自己心中的興奮。
 
  只是你是不爽老師,這甘我屁事啊!
 
  板機毫無留戀的扣了下去,我做了些動作閃避,但子彈仍落到了我的右手臂上。
 
  老師竊笑了幾聲,這種時刻真虧他還能這麼小心眼,不曉得是他的小孩子脾氣還是英雄的膽量實在過人。
 
  槍口又再度對準了我,看來這次真的會被搞死了。
 
  板機正要扣下的一剎那,老師的劍重擊了地面,飛起的煙塵阻撓了他的準心。
 
  他接連的射了幾發完全不知去向的子彈後,連我一點兒皮毛都沒碰到。
 
  頭頭就覺得無趣的離開了。
 
  「你這渾蛋!說好放我們離開!你怎麼可以食言!」
 
  在他經過其他的牢房時,好幾個黑影竄出,並不斷地拍打鐵柵欄。
 
  有幾個黑影甚至激動的伸手扯下了頭頭的衣服。
 
  「那你們怎麼可以相信我的謊言呢?哈哈-」
 
  頭頭隨手往試圖伸手抓住他的幾個黑影開了槍,哀號聲遍布了整個監牢裡。
 
  他帶著他令人不悅的笑聲離開了監牢裡。
 
  「為什麼那時候沒有聽從小子的話留在酒吧呢......」
 
  我聽見啜泣聲,那聲音有些像我之前酒吧裡的幾個朋友;那幾個再也沒有回來過的好友。
 
  我向他們詢問了酒吧的名字,那群人沒有回應,只是槌著地板,哀痛地叫著。
 
  「旁邊的旅人啊,聽你們剛剛吵吵鬧鬧的,應該不是酒店的人吧?為什麼會被老闆抓進來呢?」有一個人的聲音,從滿是後悔的哭聲中冒出。
 
  聲音很沉穩,雖然年紀和我差不了多少,音調卻足以穩重到撫平哭聲。
 
  我向他們解釋了我們的追緝山賊們的來意,以及我們師徒的身份。
 
  「想不到那老頭總算要受到制裁了,雖然遲來了很久,真的好久了,但能夠看見這世上還有正義的光芒,總覺得我的情緒也激昂了起來。」他咳了幾聲後說:「我想和你們借一把刀,就當作是正義的恩賜吧。」
 
  恩賜?我不太理解這句,但我依舊照著我的邏輯回答了他。
 
  「戰鬥方面的話交給我們就好了,況且槍也不是可以輕視的武器。」我回答。
 
  「你誤會了,我只希望能夠得到一個痛快。」在他穩重的聲音之下,這句話更是沉重不已,他見了我一句話也沒說,就接著說:「我是這兒第一群被關的人,我們明明達成老闆給的任務,卻被帶來了監獄中,在這兒我們的身體也成了他的商品,器官、行動、生命和人生都成了他們換取金錢的橋樑;如今不見天日的日子仍在,我的那群朋友卻都離我而去了,我的身子也因為失去了器官而日漸衰弱,為了不拖你們的後腿,我希望能夠先行和幾個朋友會面了。」
 
  我沒敢接下一句話,這裡的氣氛又再度沉入了深深的哀痛之中;我想對他們而言,生活只是一段又一段的惡夢罷了。
 
  「有氣魄的孩子。」老師的面無表情道,畢竟他的臉實在做不出任何適合現況的表情。
 
  老師扔了一柄短刀穿過了柵欄間的空隙。
 
  「謝謝,可以的話,我想要再拜託一件事。」
 
  我閉上嘴,寧靜的坐著,這是對生命的尊敬,老師也沉默著,整間牢房只聽得見他的自言自語。
 
  「聽到你的聲音時,讓我想起之前在酒吧裡頭的一個朋友,那小子很膽小,在我們去處理交易時,也不停的勸阻我們,可是沒想到這次被他說準了,我們出事了,在這裡也不曉得待了多久,當初我曾經和他說過會帶著他一起離開,希望你們能夠代替我達成這個願望。」
 
  神經不曉得被什麼觸動了,吐出了聲音打算阻止,但是聲音卻像是石沉大海,監獄裡又進入了無聲的黑暗。
 
  我無法止住眼淚,這兒的環境感染了我的情緒,因為人死、因為仍然不能理解死的意義、因為和記憶中的幾個好友訣別,這些想法在我的腦裡碰撞著。
 
  咬緊牙不發出一點兒嗚咽聲,只是我終究敵不過自己的情感,眼淚濕了衣襟,滴濕了地面。
 
  錯亂的呼吸,讓我無法吸入空氣冷靜。
 
  「老師,這次我會死嗎?」
 
  死亡的想法不停掠過我的腦中,這是過去不曾發生過的事。
 
  大概是情緒的失控吧,劍下已有不知道多少的亡靈,卻因為一個人的一句話或是生死使我陷入了迷惘。
 
  「孩子,先休息吧,明天就會沒事的。」
 
  老師伸手按在我的頭上,停止了我因為害怕的顫抖。
 
  「是的,抱歉……」
 
  我沒有再問下一句話,側身倒在地上。
 
  老師似乎還沒打算休息,他面對著監獄的門前莊嚴的坐著,看著老師的背影我有十足的安全感。
 
  情緒平復了下來,腦中的想法依然沉甸甸的,只是疲倦的到來,我也就睡去了。
 
  我睡得很熟,或許是因為剛哭完吧,直到耀眼的陽光照下來時,我才總算是醒了。
 
  陽光?
 
  我也很疑惑,黑暗的監獄中,哪裡來的陽光。
 
  也許是場夢吧?當我睜開眼時,疑惑也轉為了驚嚇。
 
  老師仍然在我眼前,用著和我睡前相同的坐姿,單手握著直立的劍柄。
 
  只是那把劍出鞘了,樸素的劍鞘被扔在一攤快要凝固的血中;老師的背上多出了不少的彈孔,血液完全沒有停下的跡象,老師的衣服也因此被染成深褐色。
 
  不僅如此,整個監獄血流成河的景象我畢身難忘,只有那把劍,鐵色的刀身固執地發著冷光,滴血不沾的屹立在可怕的畫面中。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的腦袋還清醒不過來,單手撐起身子,手卻一陣刺痛,才想到右手臂受傷的事情。
 
  左手下意識去按住傷口,卻發現已經被完整的包紮。
 
  再抬頭看看,天花板被打出了一個大洞,碎屑完全沒有觸及到我,至於鐵柵欄可以看見好幾道劍氣斬下的痕跡,不只斬斷了鐵柵欄,還一路延伸到監獄的門以及旁邊的石牆都破了。
 
  「小子,你醒了啊?」
 
  老師虛弱的聲音拉回了我的注意力。
 
  「老師!您還好吧!」我緊張道。
 
  我連忙攙扶老師,老師卻抬起了手,緩慢的動作示意道:「不必了。」。
 
  「雖然早就猜到那群傢伙會搞偷襲,沒想到人老了眼睛和身手也遲鈍了不少
,無法及時保護那些孩子。」老師深呼吸了一口,屏氣凝神的樣子卻像是奄奄一息。
 
  我打算趕緊帶他離開接受急救,但老師卻絲毫不想求生。
 
  他繼續道:「孩子們有的自殺了,有的被槍林彈雨掃死了,那群山賊根本沒有感情,開起槍來和吃飯一樣輕鬆,尤其是他們的頭頭。可是我的耐打程度也是出乎他的意料阿-哈哈!」
 
  老師的笑聲響徹了這間廢墟,隨後他擦去咳出的血。
 
  「身體要緊阿,還是先做些治療吧……」
 
  「身為英雄,早在消滅了惡魔後,就沒有繼續存在的理由了,而且這趟旅程的目標-除去你心中的弱點,也成功達成了。」
 
  老師呼吸變的錯亂,他抓著胸口,面色慘白了起來。
 
  「人類最大的威脅已經沒了,獲得了安穩過後,人們卻奢的求更多,衍生出了比惡魔還可怕的『貪婪』,那是我從沒想過的問題,為此我花了數年的時間消滅掉了其中最大的組織,好殺雞儆猴。」
 
  聽著老師話中的氣力越來越弱,眼淚也不禁落了下來。
 
  「孩子,劍會鏽蝕,人會死去,而意志也會消失,只有貪婪會繼續存在這安穩的人心中;你可得要好好的想想,在你接下來的日子裡,好好的想該如何生活吧,因為這世界已經不再需要勇者了。」
 
  老師把手放到了我的頭上,碩大的手掌蓋住了我整個後腦杓,他似乎沒有力氣能夠抬起手了,沉重的感覺讓我只好面對著地板。
 
  他看了我幾眼,在他最後的時刻雖然想露出些喜氣的表情,但眼睛卻不爭氣的大滴大滴地落下眼淚。
 
  「小子離開這裡好好的生活吧,這可是昨天那一個孩子用生命許下的願望阿。」
 
  老師的手臂垂了下來,像是失去電力的機械,聲音停止了、氣息和溫度也都消失了。
 
  一切停止了,只剩下感覺冰冷的太陽和一攤廢墟。
 
  我在附近挖了個墓,把裡頭的屍體全埋了起來。
 
  挖到指甲都流血了,卻仍然感受不到疼痛;我似乎堅強了起來,在埋葬老師時,我以為我會哭出來,但我卻用著莊重的態度埋下了他。
 
  我把老師的墳墓和其他人分開,找了個面對太陽的山頭,便把老師埋了下去,將一塊巨石做了個石碑,在墳前放上他的劍,以示對他的尊敬。
 
  一眨眼太陽也落下了,我想他那耀眼的光芒會永遠寫在每一個曾見識過的人的心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33350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Kia
這……只有我一個人覺得這個不錯嘛OAO|||

02-07 17:00

KC
謝謝>"<!!!!!
不過感覺畫面好像不太清楚Q^Q
你覺得哪裡可以改進呢OWO?!02-07 23:18
Kia
我不知道誒(我也是很弱地OAO

02-28 21:05

KC
那我們一起認真進步吧XD!!!!!!!!!!!!
可以的!!!!03-02 23:23
Kia
好吧,一起加油吧

03-03 05:05

神隱
蠻不錯的

03-20 16:06

KC
謝謝>"<!!!!!!!!好開心被別人誇講了!!03-21 20:3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may84051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死前(小短文)... 後一篇:【北海道】隨意小心得(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01-01 08:0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