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14112那股面對2月8號的勇氣......

作者:真說異理│2014-01-23 00:37:05│贊助:0│人氣:155
《黃昏症候群》
 
時間:上午?時??分
 
一大早醒來,開始準備做早餐的男子,對於一切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感到不可思議。
 
到底那個時候的自己為什麼要答應收留他呢?
 
明明自己已經決定不要在多管閒事了…
 
煩躁,明明已經決定不要多管閒事的男子,現在卻得做出偉反他這項意志的舉動。
 
這並不是他的義務,但如果就這樣都放任不管的話…自己就只是個自私的大人吧?
 
時間回到昨天──
 
收拾著東西正準備踏出辦公室時,走廊傳來了這樣的對話…
 
──「老師,麻煩您勸勸我家兒子吧…」
 
──「██的媽媽這樣的事情,您還是自己向您的兒子說會比較好吧。」
 
正在對話的是一位婦人和某班級的導師。
 
原本不在意打算經過他們的男子,這時聽到了老師口中的名字…
 
好耳熟啊…那名字…
 
──「收留我好嗎?」
 
那張沒半點隱藏直接的表達出渴望的神情,少年的臉頓時浮現在男子腦海中。
 
一瞬間理解了,那便是少年的母親和導師吧。
 
「那個孩子怎麼了嗎?」
 
「嗯!?」
 
面對男子突然的開口兩人都感到錯愕,其實就連男子自己也感到錯愕,因為自己怎麼會沒事去多管這樣的事。
 
「請問你是…?」
 
少年的班導先開口問道。
 
男子沒有立刻回答,而是看相少年的母親說道:
 
「令公子目前就住在我這邊。」
 
「██嗎?他過得好嗎!」
 
少年的母親露出了擔憂的神情,不像是裝的,是真的很擔心。
 
無法想像眼前的婦人是像少年說得如此慘忍…
 
對他們而言眼裡就只有戰爭的父母,還記的少年是這麼形容他們的。
 
看來事實不是如此了。
 
「恩,很好,請不用擔心。」
 
男子的這番話,總算讓焦急的少年的母親安心了下來。
 
雖然不想多管閒事,但就目前的狀況,男子還是問到了:
 
「能請問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嗎?您和令公子…」
 
面對男子的提問,她回應道:
 
「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那孩子就越來越討厭他爸了,一開始只是說有事要忙老是在他爸要回來的那個星期,說為了要做專題而去同學家住,但沒想到隨至著時間久了,他出去住的時間就也越來越拉長,最後沒想到他卻沒有再回來了…打手機也連絡不上,平時他也沒有留給我們他同學的電話,因此也沒辦法聯絡,原本是打算是報警的,不過最後還是先來到這裡了…」
 
說穿了就是逃家吧?不過光從這句話是沒有辦法完全的判斷出那個傢伙,到底有沒有說謊,隱約好像察覺了甚麼事情,於是男子又問道:
 
「方便請教個失禮的問題嗎?」
 
「嗯…?您請說…」
 
感謝的點了頭,男子說道:
 
「您和尊夫最後一次爭吵是何時?」
 
這問題讓少年的母親瞬間定住了,沉默了好一會,才說到:
 
「██他…果然是因為這個原因哪…」
 
「嗯?」
 
「我和先生已經有好一陣子沒有爭吵了…██他是為了不想看見我們爭吵才逃走的吧?」
 
少年的母親露出憔悴的表情反省著。
 
「…關於令公子的事情,我會處理的,您放心吧。」
 
 
仔細想想…
 
就這樣唐突的答應得對方,就算自己後悔為什麼要多管閒事也來不及了吧?
 
明明就不關自己義務的事情…
 
將做好的早餐端到少年目前住在房間門口,男子禮貌地敲了敲門,之後開門進去,原本複雜的表情再進了房間後瞬間…
 
只剩下傻眼。
 
這裡何時變成了垃圾場啊!
 
才讓少年住進來一個星期而已,原本整起的書桌瞬間疊滿了雜物,有課本、上課的講義、餅乾、還有好幾瓶為了減少出來裝水次數的水瓶。
 
完全就把用來辦公的書桌,當作是雜務櫃了嘛,枉費自己還特地找了間有書桌的房間…
 
男子把亂堆在桌上的書本疊再一起後,好不容易終於免強有了位子放下剛才只好的稀飯,接著轉身望向少年正睡的床。
 
原本應該放在書桌附近的椅子,竟然變成床邊用來堆雜物的好幫手。
 
原本免牆可以塞得下兩個人空間的床,目前已經克難到只能一個人睡甚至連翻身的空間都沒有,全都是因為少年直接把放在小桌子上得筆電,因為懶得收的關係,就這樣讓它佔走了床的另一邊…
 
是有甚麼障、礙、嗎…?把筆電的桌子移動旁邊的椅子也可以啊,在不然地板也有空間啊…!
 
「…嗯?挖蛤~~早…早安?」
 
免強的從被窩爬了起來,少年睡眼惺忪的向男子打了招呼。
 
「恩──!」
 
伸展了雙臂,還在半夢半醒的狀態下,這時宛如強心針一般的話語,瞬間不知刺死了多少睡意…
 
「你,說謊了對吧,對我…」
 
「…嗯!」
 
伸展的動作頓時定格了幾秒,慢了幾拍後,少年才放下手臂,一臉疑惑的望像男子,只見他的表情,充滿了嚴肅…
 
「…」
 
少年立刻撇開了他的眼神,無法直視。
 
但在男子開口質疑之前,少年卻先下手為強開口到:
 
「直到現在…還是不打算相信我說的話是嘛?也是啦…看不見的人,怎麼可能會懂…那種被恐懼包圍的心情…」
 
「因為他們吵架,導致你可能會被殺死,這也是真的?」
 
「…嗯!」
 
緊抓住了棉被,方才的憤怒,瞬間消散而去,剩下的只有不安,不安這話題越陷越深…
 
「你說你父母根本就不在乎你,如果真的不在乎,又怎麼能會願意翹班,特地來到學校尋求老師呢?」
 
男子毫不客氣的問道。
 
而少年卻回嗆道:
 
「如果真的在乎就不要依賴老師啊,大可親自來找我!」
 
「那也得你願意見她。」
 
「…」
 
「正因為知道你…絕對不會願意出面,所以你的母親才會希望能透過老師了解。
 
父母吵架那本來就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何況據你母親所說她和丈夫已經也有一段時間沒有爭吵了。」
 
「一段時間…哼,那還不是因為我不再的關係…」
 
「嗯?」
 
面對少年的這番話,男子露出不解的神情,等待它繼續說下去…
 
「我已經受夠了…成為他們的導火線…真得不懂哪,吵架本來就沒有辦法的事?到底有什麼好吵的啊?如果是因為喝酒鬧事也就算了,但就算借了酒,也還是一樣啊!搞了半天根本就是他性格有問題啊!
 
我無法原諒他…再去年的2月8號,我永遠都不會忘記他讓我有多失望…我是那麼的信任他,多麼的相信他,但所有的一切,全都…全都被他給在一個瞪眼下踐踏了…
 
那3天簡直生不如死,我從沒感受過,一對夫妻可以分裂的如此冰冷。
 
我無法原諒他…!只要一見到他我救沒有辦法忘記那時候的事…
 
所以我開始試圖遠離一切,遠離一切,好讓錯誤不再發生,就算發生了,至少我也不會看見…」
 
這或許就是少年最後選擇離家出走的原因吧?為了不再看見父母吵架的模樣,所以逃走了…用了最不好的方式解決了,不…放棄了解決問題。
 
「…以一個外人的立場,我也只能說,他畢竟是你的父親,不管他讓你有多失望,他終究是你的父親,你不應該是在意那些傷害,因為越是在意,你只會越是自我暗示,然後傷害你自己而已…」
 
「自我暗示…?我?不應該在意那些傷害…?他到底憑什麼?就憑是我的父親?我真的…!只要一想到一切發生的前一天,我還強顏歡笑的和他一起下廚,卻因為我小心失敗,那時只要將就點把我的成品吃掉就行了啊…但他偏偏不要,甚至還硬要煮到他想要的結果,那次就算了,就連某一次又是我煮飯時…
 
「停、停、冷靜點!拜託你,不要再把舊傷口搬出來了行不行啊?」
 
男子雙手緊抓住少年的胳膊,用力的搖了搖少年,他才鎮定下來。
 
「…」
 
「…聽好了,那些事情已經過去了,已經過去的事,就該過去,你不能因為那個人所做的某件事,讓你留下陰影,從此就遠離他,甚至避開他。
 
認定著,只要接近他,就會再受傷一次。
 
我可以聽你抱怨,是希望可以減輕你的負擔,但不是讓你繼續越挖越深,將那些早該痊癒的傷口,又再復發潰爛…」
 
「…」
 
這番話,讓少年回想起了…
 
──「我明天學校有事,要去住同學家。」
 
對著昨天才剛回來的父親說道,即便對方露出了失落的神情,少年也寧可裝作沒看見。
 
我害怕他們吵架,所以只能不中用的逃走了。
 
因為討厭一切,終究要變的討厭…所以…
 
為了保護自己,只好逃走了…
 
就像那時一樣…
 
在高中時班上有位嘴賤的同學,明明自己沒什麼跟他接觸,但只要看見他,以及他對其他同學所做的無禮行為,自己就會不自覺的創造出了他傷害自己的記憶…
 
然而真正傷害了自己的不是別人…
 
而是自己…
 
本來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因為自己的自我暗事…將那些不存在的事情,在自己的世界實現了…
 
──如果在另一個世界預言傷害的話,現實世界就就能夠、不會發生了吧?
 
──「他一定不會理我的…」
 
──「就算說了也沒有用…」
 
──「真的很煩耶,我明明就已經忙道不行了!」
 
──「又不是皇上,為何什麼事情都得配合他呢!」
 
因為討厭、因為厭惡、因為煩悶,而變的甚麼都不願意說了,因為覺得說了也不會改變,因此什麼都不再說了。
 
隨意的發表意見,只會引來更多的傷害,所以寧可什麼都不說,寧可閉嘴、沉默…
 
但隨著不說、不講,那些名為恨怨的心結,也就越來越多層。
 
到頭來,真正傷害自己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
 
有問題的人,其實根本就是我吧?
 
是我在無形之中,把一切扭曲了…
 
一直無法遺忘的2月8號,以及自己的手藝被嫌棄…
 
「說穿了…我只是個沒用的膽小鬼罷了…」
 
「嗯?」
 
男子察覺到,少年的聲音…充滿了哭泣。
 
「我討厭…沒有辦法接受…他們在那一瞬間變成了如此冰冷的模樣…原本充滿歡笑的家庭,為什麼…為什麼…有一天卻會消失不見呢?
 
不再相愛了…甚至成了仇人…
 
就算還愛我又怎麼樣…他們不相愛彼此…就一點意義都沒有了啊!」
 
「…」
 
「哪怕只能選擇一邊,只要他們不要在…發生戰爭…就算要我選一邊都沒有關係…我真的不想再看見了…看見那些傷害…」
 
「…」
 
「就算要離開我,讓我自行美化都沒有關係…」
 
此話說完的瞬間,淚水滴落而下,明明是多麼的期望,期望這樣的結果,但…為何?只要聽見〝死〞從他口中說出了瞬間,自己還是刻不住沒用的淚水,低落而下…
 
「…」
 
男子不語的站起身,走離開了少年,沒有制止他哭泣,他只在離開前說道:
 
「就快過年了,至少回去和他們團圓吧…不管一切會變成甚麼樣子…如果想哭想逃…
 
我會在你後面推你一把的。」
 
「嗯…?」
 
「所以…儘管放心的回去吧,如果害怕…就讓我陪你去吧?」
 
抬起頭來,望向男子,他伸出了手,就像要把陷在深淵的少年,拉上來一樣。
 
伸出手,搭在男子的手上,那股暖意,能化作勇氣嗎?
 
那股面對2月8號的勇氣…
 
I Don’t Know……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31858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c448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14121的喃喃自語... 後一篇:14123小說語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hana963有緣的您
小屋收錄了超精彩的因果故事,可以改造命運、解決各種疑難雜症,有空可以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4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