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5 GP

[達人專欄] ◆ 倒影(奧莉安娜)(下)

作者:Cecil│2014-01-22 22:46:24│巴幣:551│人氣:2195



  高瘦的棕髮男人背靠書櫃,側過頭來看向柯林,眼神中淨是嘲諷。
 
  「這不是我們不世出的李維克教授嗎?能有你親自拜訪,還真讓寒舍蓬蓽生輝。從皮爾托福來佐恩可不像出門買菜,旅行肯定讓你非常疲倦吧?」
 
  「別客套了,我來是為了要跟你交換東西。」
 
  柯林環視維克特擺滿研究資料與試作品的工作室,同時發出沙啞、低不可聞的聲音,聽上去像是他的喉嚨曾被砂紙粗暴地磨礪過。而他凝結成條的頭髮以及身上散發的氣味,也讓人從遠方就能知道,他已經多日沒有洗澡了。為了盡早找到維克特,他搭火車搭到深夜,又在接近凌晨時馬上轉驛站的車,才得以在最短時間內來到這裡,途中根本沒有心思打理自己的外表。
 
  或者應該說,在奧莉安娜過世後,他就已經不再著眼於這等繁瑣的小事,而是全心全意地要完成她最後的願望。
 
  看見柯林現在的慘狀,維克特雙手叉腰──他的金屬義肢發出奇怪的啪噠聲──貌似同情又似譏誚地笑了。
  「我有什麼東西能和你交換?我可沒有一個十五歲大的女兒。」
  「……再讓我聽到你開這種低級的玩笑,我會殺了你。」
  柯林咬牙切齒地回應。
 
  他早該知道,他女兒所經歷的悲慘意外是戰爭學院少有的醜聞,這消息早就傳遍了瓦羅然,維克特會知道也不奇怪。
 
  「還是來談談交換的事情吧,顯然這是我們雙方都會喜歡的話題。」維克特聳肩,肩頭稍微觸及他的棕色短髮。「既然你都特地登門拜訪,應該也已經鎖定了什麼吧?」
 
  「你們用來製作布里茨的那個科魔法核心的技術。」柯林啞著聲音回應。
 
  聞言,維克特吹了聲口哨,眼神閃現精光。「你想要那東西,代表你想要製作一個自動化機械,對吧?」
 
  「我要製造『奧莉安娜』。」柯林說,提及女兒的瞬間,苦澀又像欲嘔的酸液湧上他喉頭。
 
  他看見維克特的表情瞬間變得非常複雜。
 
  「李維克教授,我研究的領域叫做『機械自動化』,可不是『復活死人』。」
 
  「我不是要復活奧莉安娜,我只是要作個能夠代替她進聯盟的、的……」
  「『的』什麼?」維克特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這不干你的事。」他很快理好情緒,若無其事地回答:「既然你知道我想做什麼了,那我們該開始繼續原本的話題了。」
 
  「如果要通過聯盟的考驗,那台名為『奧莉安娜』的機械,必須要具備非常強大的戰鬥能力才對──容我多說一句,如果真是那樣,那奧莉安娜可算不上是為了人類的幸福所製造的東西,充其量只是台殺人機器。」
 
  「我不希望你繼續用那種口氣討論奧莉安娜。」柯林瞇起眼,視線狠戾得幾乎切割起眼前頻頻出言不遜的男人。
 
  維克特又聳聳肩,手臂和肩膀接合的部份似乎有點卡住,於是他哼了一聲,用力一抬左臂,才讓它歸位。「行,這倒不關我的事。不過,我還是得跟你說一句,李維克教授,在《人與機械之分野》這本機械自動化理論哲學最重要的一本著作裡,開宗明義就說了『人不該扮演上帝』──你要製造的機械,在你的情感上顯然也佔了十分重要的地位,在這種情況下,你遲早會發瘋。」
 
  「夠了!」柯林握著拳,惡狠狠地瞪著維克特。「把你知道的東西都告訴我,這樣就夠了,剩下的你管不著。」
 
  「實際上,很抱歉,皮德利那個毫無操守的渣滓早就把我們的技術精華給──」維克特做了個投降的手勢,而儘管他裝得若無其事,臉上一閃而過的陰影卻讓人知道他其實憤怒非常。「──偷個精光。」
 
  「我只需要你們那個計畫大部分的資料就可以了,不完全也不要緊。況且,我需要的主要是你們對附魔學的研究紀錄,其他部份我不用。」
 
  柯林斜倚在工作台邊,感到強烈的疲倦如同撞針敲擊他的大腦,奏出荒腔走板的樂音。他只花了一天半就從皮爾托福來到這裡,旅途自然是教人疲憊非常。剛才和維克特的爭論消耗掉更多腦力,使他連站立都倍感艱辛。
  
  自從發現自己缺乏獨立開發「永恆魔導齒輪」──也就是讓奧莉安娜運轉的關鍵──的能力,他便回到皮城科技魔法大學蒐集資料,途中,他發現有一批來自於佐恩科技魔法大學的研究團隊,在和皮城魔法科技大學共同舉辦的研討會上,提出過相當引人注意的構想。儘管以附魔學理論來說還欠缺佐證,漏洞也太多;但當中幾處前所未有的概念,讓他馬上決定要聯絡這群人。
 
  聯絡完所有人,他得知當中的領頭羊,是製造出「蒸氣巨神兵」布里茨並一舉成名的教授,史坦威克.皮德利,以及另一位名為維克特的學者──照那些學生的說法,維克特其實才是布里茨的「父親」;只是皮德利偷走了所有研究成果,令維克特成日鬱鬱寡歡。
 
  確認這件事以後,柯林風塵僕僕地趕來佐恩,卻發現維克特似乎不像那些學生說的一樣,是個「對科魔法充滿熱情,而且親切溫和的好人」。維克特的眉頭總是深鎖,說話的口吻滿是譏嘲;而且他的兩隻手都已經換作金屬義肢,說是為了要「排除人類軟弱的部份」。而柯林也注意到,維克特的義肢其實運轉得不太順利,這似乎也使他的脾氣愈加生硬,宛如沒上油的機械關節。
 
  「那麼,你有什麼可以幫我的嗎?」聽了柯林的回答,維克特咒罵著拍打彎曲角度不對的機械手指,如此問道。
 
  柯林指著維克特剛剛敲過的手。「我可以幫你改良你的手。你對機械自動化或許很有概念,但你顯然沒有認知到,製造方面的美感和協調性對機械的運轉順利與否也十分重要;另外,材料的選擇同樣相當關鍵。」
 
  「喔?你說我對『我的手要怎樣才會運轉順利』這件事不夠瞭解?那請問你,高明的李維克教授,我可以怎麼改良它?」
 
  維克特冷笑著把手舉在他面前,柯林毫不客氣把它抓住,開始指出材料不對的零件位置,以及哪裡可以使用更簡潔的零件取代,從而使整隻手的活動比人手還要平滑。
 
  聽完他的話,維克特沉吟許久,隨即扭著嘴角笑了一聲。「或許和你交換技術確實很不錯。那麼,我把必要的資料帶著,跟你回去皮爾托福。我幫你開發你要的核心,你提供我改良機械身體的技術。」
 
  柯林伸出手,握上維克特冰涼的義肢。「一言為定。」
 
 
 
 
 
 
 
  天空中降下了一道光。
  那道光透過工作室中的天窗,照上奧莉安娜調整完成後曲線柔美、和人類幾乎沒有差別的身體。
 
  不是恐怖故事中賦予了怪人生命的閃電,而是雨後雲開的清明──月光投在即將被科魔法啟動的奧莉安娜身上,將她的面容照得十分柔和。這具機械的外表完全模仿小奧莉生前的模樣製成,而它的面容原先精緻得不似人類;現在,那張五官完美、以多次打磨的金屬組合而成的臉,因為月光的照耀,多了幾分如同睡美人般的寧靜。
 
  ──彷彿此刻躺在工作台上的,並非柯林投注了畢生心血的機械,而是他的小奧莉經過打理的屍體。
 
  除了這具機械外,柯林的工作室中,沒有任何乾淨或狀態良好的物品。如果現在有人給他一面鏡子,他一定會被鏡中的人給嚇著:好幾天沒吃沒睡而深陷的眼窩,當中嵌著兩顆滿佈血絲、充滿激昂情緒的狂躁大眼,缺乏打理的凌亂頭髮與充滿髒污的嘴角、執著到近乎癲狂的氣息,這些都再再證明,他已經為這具機械花了多少的心思。而他周圍充斥著半廢棄的零件、使用到一半的化學材料;丟棄在角落的麵包甚至根本沒有咬過幾口,現在已經全成了黴菌的大餐。
 
  他現在唯一關心的東西,只有亟待被喚醒的奧莉安娜。
 
  維克特剛剛才不屑地說,他不大想見證「死人的復活過程」,就這樣邁開剛做好的機械小腿離開工作室。柯林也不責備他依然沒有尊重自己的女兒,甚至沒有對他多加注意,只是從身旁的培養皿中拿出珍貴的「永恆魔導齒輪」,出神地凝視它有如人類的心臟一般鼓動著。
 
  奧莉安娜位於鎖骨中央的空洞正是為了置放這塊齒輪而存在的,他很快地將還滴著培養液的齒輪輕輕放進洞中,很快地,他的臉上出現一個不斷擴大的笑容。齒輪作用得非常迅速,幾乎就像一滴血溶入水中──以齒輪所在的位置為中心,奧莉安娜全身上下接連發出細小的振動聲,與金屬零件交相撞擊的聲音。隨後,她的全身就開始一上一下地微微彈起又摔落。
 
  這幾乎像是倒轉了一個人死亡的過程。
 
  在這詭異的景象面前,柯林從發臭的大衣內側拿出一張照片。那是奧莉安娜生前最後一次舞蹈發表會結束後,兩人拍的合照。她穿著深藍色的舞衣,緊抱著他的手臂,髮髻有些鬆了,幾綹金髮垂下,卻還是對鏡頭露出大大的笑容。
 
  看著女兒的殘像,他終於忍不住熱淚盈眶。
  幾秒後,一個聲音精準地擊中了他的意識,使他粗魯地抹去眼淚、抬起頭。
 
  「……我是誰?
 
  一個充滿機械感的聲音,從「甦醒」後便立刻坐直身子,直勾勾看著他的奧莉安娜口中發出。他的手指顫抖著,伸手去碰她的頭髮,發現那確實不再是如他記憶一般柔軟而溫暖的髮絲,而是溫潤光滑的金屬;即使如此,他依然感動地將她擁入懷中。
 
  「你為什麼要用手臂環住我,使我靠向你的胸口?」
  奧莉安娜在他懷中發出疑問,沒有掙扎。
 
  「這個叫做『擁抱』。」他啞著聲音說,感覺似乎有什麼哽在喉頭。
 
  他知道這跟他充滿信心所預期的情況有差距,奧莉安娜的動作流暢得不得了,對外界的認知卻低落得有如三歲小孩;但他很快說服自己,小奧莉只是欠缺教導,她很快就會像以前一樣蹦蹦跳跳又可愛了。不會太久,他還有點耐心,還可以等。於是他把湧上心頭的不安克制住,然後壓回意識深處。
 
  「那你,為什麼要,擁抱我?」
  「我是妳的父親。妳也可以叫我『爸爸』。我抱妳,是因為我很愛妳。」他低聲說,忍不住重複撫摸她頭頂的動作。
 
  「正確。『父親』與『爸爸』同樣能指涉給予我一半基因的男性。」奧莉安娜將頭靠在他的胸口,機械式地重複。「那麼,爸爸,我是誰?」
  「妳叫奧莉安娜,偶爾我會叫妳奧莉。妳是我的女兒。」
  「正確。如果我稱呼你為爸爸,而我為女性,那我確實是你的女兒。我叫做奧莉安娜,也是奧莉。對嗎?」
  「沒錯,沒有錯,我的奧莉真是太聰明了。」
  「什麼是『聰明』?」
  「聰明就是『理解力高』的意思。」他微微笑著,回答。
 
  「正確。我很聰明。」奧莉安娜一頓一頓地說:「你說你擁抱我是因為你很愛我,那麼,什麼是愛?」
 
  他原想回答,但忽然發現到,這個問題對奧莉安娜來說太困難了。
  「奧莉,這個問題很難,但是爸爸以後一定可以回答妳,好嗎?」
  「好。」
 
  不久,她又問:「爸爸,你的胸口裡面有鼓動聲,那是什麼?」
  他沉默了幾秒,才說:「那是我的心跳。」
  「什麼是心?」
  「心臟是一種器官,它跳動、把血液送到我們全身上下,讓我們得以活動。妳聽得到我的心跳聲,代表我活著。」
 
  「那麼,我為什麼沒有心跳聲?」
  奧莉安娜輕輕推開他,將手放在胸前,開口問道。
  「我不是,活著的嗎?
 
  「是!妳是活著的,不要懷疑這件事!只是,妳的心長得跟其他人稍微有點不一樣。」他急忙將手指放在女兒鎖骨前,向她指出永恆魔導齒輪的位置。「妳的心跳聲來自這裡,是滴答滴答的聲音。」
 
  奧莉安娜垂下頭,看著滴答作響的齒輪。
  「正確。我有心,也有心跳聲,所以我是活著的。」
 
  此時,維克特回到了工作室,看見奧莉安娜,便衝他搖搖頭,做出「終於啊」的嘴形,然後是「可惜了」。
 
  他不曉得維克特是不是聽見了他和奧莉安娜的對話,只是緊抱著她,不耐地擺擺手,要維克特離他們遠一點。見狀,維克特聳聳肩,抓了幾個工具後,就踩著順暢的腳步離去。
 
  他把奧莉安娜扶下台子,讓她站立著。她的上半身和下肢是分離的,而他此刻仍將她一語不發的上半身擁在懷中,懷念起女兒剛學說話時的事情。她的下半身有著模擬舞裙外型的金屬圓盤,此刻正滴答滴答地旋轉,彷彿正在倒數他和女兒所剩不多的相處時間。
 
 
 
 
 
 
 
  妳被製造出來後,爸爸經常讓妳做各式各樣的學習,試圖讓妳看起來更像人類。儘管與妳們同住的維克特常說「我再怎麼聽,她的模仿都還是蹩腳到讓我根本笑不出來」,爸爸依舊堅稱,妳會一天比一天更像人類,漸臻完美。
 
  「妳只是開始得比較晚而已,但妳一定很快就能像同年齡的女孩子一樣了。」爸爸總是摸摸妳的頭,輕聲說:「我的奧莉永遠都是最可愛的。」
 
  妳學習如何更加圓滑地說話。
  儘管進展不如預期,而且妳總是問太多問題,但爸爸總是會在練習結束時擁抱妳,說「我的奧莉今天也表現得好棒」,妳也會在猶豫幾秒後,說出一句「謝謝」。爸爸告訴妳,以後妳必須要到外頭,面對人群,懂得說「請、謝謝、對不起」的話,大家才會更快接受妳。不過,即便妳經常向維克特說「請」跟「謝謝」,卻總是只得到他的一個哼氣。妳一直不明白箇中原因。
 
  妳學習跳舞。
  妳的身體不知何為疲憊,所以能做出數十個轉圈都不用休息,或是連續跳五個小時都依然能用腳尖完美地站立。爸爸經常什麼話都不說地看著妳跳舞,然後有兩行透明的水痕會出現在他的面頰上。
 
  妳看見那個景象便會停下來,出聲詢問。
  「為什麼你的眼睛經常流出水來,弄髒你的臉?那是什麼?」
 
  「那不是……這、我只是太,太感動了。」爸爸會結結巴巴地用袖口胡亂抹掉水痕。「這是眼淚,我太開心了,所以才會流眼淚。」
  「正確。開心時會流眼淚,你正在流淚,所以你很開心。」妳點點頭。「那麼,我開心時,也會流眼淚嗎?」
  爸爸沉吟著。「妳比較特別,所以妳開心的時候不會流眼淚。不過,並不是所有人開心的時候都會流眼淚……這件事說起來有點複雜,妳還是繼續跳吧,好嗎?爸爸想再多看點。」
 
  得到請求後,妳仰著身子,再度跳起經過計算、永遠不需停歇的舞步。
 
  妳也學習坐在餐桌前。
  儘管不需要進食,爸爸卻還是會準備妳的餐具,並教妳如何使用長湯匙、圓湯匙、刀叉等。妳也學到,想要拿調味料罐子時,人們會說「請將鹽遞給我」,於是妳經常向爸爸說「請將鹽遞給我」或「請將肉湯盅遞給我」,然後將整個盤子灑得全是調味料。
  偶爾,維克特在妳之後拿鹽罐去用,卻發現妳早就把裡面的東西用光,這時他就會發出一連串的咒罵。見狀,爸爸總是笑得前俯後仰。發現這是個好笑的場面後,妳也學著爸爸嘴巴張開的角度跟手勢,拍著手咯咯輕笑。
 
  之後,只要爸爸問妳「開心嗎?」妳就咯咯輕笑著點頭,或是發出電視上的小女孩慣常做的歡樂尖叫。久而久之,妳也會練習判斷現在是否是個好笑的情況,並適時發出笑聲。看見維克特的新義肢又卡住時,妳會笑得「格外開心」。
 
  妳唯一做得不順利的是照鏡子
  第一次照鏡子時,妳問爸爸鏡子裡那個女孩是誰,他說,那是妳的倒影。妳看著她,問:「那也是奧莉安娜嗎?」爸爸說是。
  妳不曉得為什麼,照鏡子總是使妳感覺不對勁。鏡子裡的奧莉安娜長得和妳一模一樣,但她總是露出一種妳才是她的倒影的表情,而且她總是笑得比妳還真實。妳沒有告訴父親這件事,因為妳覺得爸爸或許會更喜歡鏡子裡的奧莉安娜。
  久而久之,妳不再和爸爸一起照鏡子。
 
  除了這些練習以外,為了理解人類的情感和說話的習慣,午後妳總是會在爸爸的工作室裡讀書。只要妳讀到什麼不懂的內容,便詢問他,而他也隨時都樂意為妳解答;至於偶爾出現在工作室的維克特,就不是個詢問的好對象,每次妳想問他什麼,他經常擺擺手,要妳少去煩他。
 
  近一週前開始,妳讀書時,爸爸都在妳旁邊敲敲打打,似乎正在製造某個東西,偶爾會發出咳嗽。整個星期以來,他成天泡在工作室裡,既不吃飯(爸爸說這是「人類的動力」)也不睡覺(爸爸說「這就像上發條,只是要久一點」,)維克特並沒有對此多做表示,妳也就不覺得奇怪──畢竟妳也不需要吃飯跟睡覺,只需要上發條。
 
  今天下午,妳在讀一本童謠集。學著裡面精確押韻的句子說話,會讓妳胸前的發條轉得比平常快上幾分,爸爸說過,那應該是妳「感興趣」的反應。
 
  What are little girls made of?   女孩是什麼做成的?
  What are little girls made of?   女孩是什麼做成的?
  Sugar and spice                            糖、香料
  And all that's nice,        和所有美好的事物
  That's what little girls are made of.  女孩是這些東西做成的。
 
  妳的手指撫過書頁,抬頭看向正在用手腕擦汗的爸爸。
 
  「什麼是、美好的?」
 
  妳向他比了比手上的書頁。他「嗯?」了一聲,放下螺絲起子,走來接過妳的書。他喃喃自語了一會,隨即發出像嘆氣又像咳嗽的聲音,最後衝妳笑了笑,把書還給妳。
 
  「美好的,嗯,就是『在各方面都使人喜歡』的意思。」爸爸說。
  「我是美好的嗎?」
  「妳當然是美好的呀,妳是我最最美好的奧莉安娜。」
 
  爸爸笑了,摸摸妳的頭頂。妳眨眼,將頭歪了十五度,跟著發出輕笑。
 
  「那麼,我的身體裡,有糖跟香料嗎?」
  「為什麼這樣問?」
  「如果我是美好的,那是因為我是一個女孩,對嗎?那麼,我的身體裡也有糖跟香料,對嗎?」
  「妳的身體比較特別,奧莉。」
  「什麼是、特別?」
  「就是和別人不一樣,非常不一樣。妳的背後有個發條,那是妳最特別的地方,奧莉;除此之外,妳的身體是鋼鐵做的。」
 
  「正確。女孩子是糖、香料,和美好的東西做的,而我的身體是鋼鐵和發條做的,所以我很特別。那麼,我不是女孩嗎?」
 
  「是!──妳當然是!我的奧莉、我的奧莉是世界上最好的女孩。妳只是和其他女孩有點不同罷了;但是,妳依然很美好,甚至比她們更美好。」爸爸大聲說:「我幫妳寫一首只屬於妳的詩,因為妳是個特別又美好的女孩。」
 
  妳看著爸爸,點了兩下頭。只見爸爸清了一下喉嚨,刻意放慢了聲音,凝視著妳,念起詩。
 
  What is Orianna made of ?    奧莉安娜是什麼做成的?
  A spring and nails                    一個發條、螺絲釘
  And the best steel,                      和最好的鋼鐵
  From me even death can't steal.   連死亡都無法將妳偷走。
 
  「妳喜歡嗎?」唸完以後,爸爸露出大大的笑容,看向妳。「抱歉,爸爸不大會寫詩,還是希望妳喜歡。」
 
  妳說:「我喜歡,因為這是給我的,對嗎?」
  「對,這是只屬於妳的。」爸爸咳了幾聲,摸摸妳的頭,又轉身去忙著組裝幾塊弧形的金屬板。「爸爸現在還在做另一個專屬於妳的東西,再一下就會好了。」
 
  他稍後告訴妳,為了將妳送往聯盟,他在妳身上裝置了許多功能;但他無法和妳一同前往聯盟,於是他製造了「球球」。
 
  「記得我說過,妳一直想養隻寵物嗎?」爸爸邊上螺絲邊說:「我一直都不讓妳養,因為如果牠們死了,妳會很傷心。但現在不用擔心了,球球永遠都不會死掉。它會是個能夠一直陪伴妳的好寵物。」
 
  爸爸又說,球球是一個以電力而非發條驅動的球形裝置,只需要從周圍的魔法粒子自動攫取、轉換能量,就能一直運轉如常。此外,球球防鏽防撞(事實上它能夠防止除了核彈轟炸之外的八成傷害,)也具備自動檢測、維修妳的機能。
  
  爸爸鎖好所有螺絲後,用手腕擦了一下額頭,要妳過去看看球球。妳依言走向他,一邊將頭轉向工作台──妳看見工作台上擺著一顆球形的機械,它有著如同花朵莖柄、能自由轉動的金屬支架,尾端則有著初綻花苞一般、半瞇著的眼睛。
 
  爸爸說它的外觀「非常可愛」,妳一定會喜歡。於是妳在爸爸面前緊抱著球球,學小女孩左右轉動幾下身體,說:「謝謝爸爸。球球非常可愛,我很喜歡。」
 
  「它有很多功能,妳可以慢慢發掘。它能夠辨認妳的聲音,這樣一來,它就能照著妳的命令來行動。」爸爸吐出一口長氣,好像終於鬆了口氣。「妳會很安全的,奧莉,球球會是妳『永遠的保護者』。」
 
  「什麼是永遠?」妳把頭轉了九十度,看向爸爸。
 
  爸爸想回答,卻忽然左腳一軟跪倒在地,並且將桌上的工具劈哩啪啦全跟著帶到地上;隨後,他整個人像發條轉到底一樣,就此不動。
 
  妳把球球放回工作台,並且彎下身去,翻看他的全身上下,試圖找到發條的位置,好幫他重新啟動──直到維克特咒罵著「吵死了,到底可以不小心到什麼程度」邊走進來,並馬上大喝著要妳住手為止。
 
  維克特找來了兩個穿著白袍,被稱為「醫生」的人,幫忙把爸爸搬到床上,之後,他便將自己關在爸爸的工作室內,沒有再出來。
 
  醫生把許多管線接上他的身體,完成以後,旁邊的儀器開始發出滴滴聲,跟妳的齒輪轉動時的聲音一模一樣。妳抱著球球,覺得很奇怪,因為妳以為爸爸跟妳不一樣,是不需要接管線的;更奇怪的是,妳俯下身,將耳朵貼在爸爸的胸口,卻沒有聽見心跳聲。
 
  妳想,或許爸爸的心跳聲被齒輪轉動的聲音給取代了。
  那麼,爸爸會變得跟妳一樣嗎?
 
  大部分時間,妳都抱著球球,直挺挺坐在爸爸的床邊。醫生對妳並未投以關注,甚至沒有問妳是誰。他們只是沉默地照料著爸爸,但他們的眉頭一直都緊緊皺著,讓妳想伸手將它們舒開。
 
  兩天後的清晨,爸爸床邊的儀器發出噪音,數字從五十五一下子掉到零,接著是一個細微而清晰的長音。
 
  妳叫來在客房中休息的醫生,以及被妳跑下樓梯的聲音吵醒的維克特。醫生進房後,很快地將新的管線裝上爸爸的身體,按下按鈕,爸爸的身體彈起又摔落,長音卻沒有恢復為規律的滴滴聲──這代表他的啟動失敗了
 
  妳伸手想再去按一次開關,卻被原本環著手臂、站在一旁的維克特阻止。
 
  「別碰,笨女孩。」他伸出手,手肘處有機關往指尖滑動,使指關節的空洞發出了一點蒸氣,增添警告的意味。屬於機械的眼光告訴妳,維克特在這兩天內為自己的身體裝了很多以前沒有的小裝置。那些東西,都曾經出現在爸爸的筆記上。但這並沒有讓妳推論出什麼,妳只想知道爸爸怎麼了。
  
  「爸爸怎麼了?」
  妳轉頭看向維克特,他抿著嘴,視線並沒有放在爸爸身上,而是窗外。
 
  「他要死了。」他又環起手臂,看都沒看妳一眼。「他每天都不眠不休地工作,也不聽我的建議,把身體換成機械,所以沒拿到永生世界的門票。」
 
  「什麼是、死?」
  「笨女孩。」他聳聳肩,用鼻子哼出氣,斜睨向妳。「死,就是不動了,再也無法重新啟動──如果真要用妳那套可笑的邏輯來說。不過,我想妳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理解人類的死亡。」
  「那麼,有方法可以重新啟動嗎?」
  「人類沒有『重新』這種選擇。笨女孩,真是笨得可以。」
 
  妳沒有回應維克特,看著穿著白袍的人對彼此搖搖頭,說了一句「早上六點五十二分」,並開始把管線拆掉。隨後他們轉向妳,說:「我們很遺憾。」
 
  「什麼是──」
  「夠了。
 
  妳又想發問,維克特卻提高音量制止妳。妳聽話地安靜下來,他才對穿白袍的人說:「你們走吧,剩下的事情快點找人來辦完,我很忙。」
  
  包括維克特在內,所有人都離開了房間。
  妳把球球放下,讓它自己漂浮。稍後妳靠向爸爸,低頭凝視他。
 
  爸爸閉著眼睛,看起來就像在睡覺。爸爸很少睡覺,但他只要去睡覺,都一定會先跟妳說「奧莉,爸爸睡一下,只要一下下就好」──妳伸出手去搖他,妳知道這個動作不出三下就可以叫醒他。
 
  但他沒有醒來。
  妳更加頻繁地搖動他的肩膀,直到一些液體從他的口鼻逆流而出、直到房間因為日出而變得明亮,又因為日落而一片黑暗、直到外面傳來狗兒對月長嗥的聲音、直到有蒼蠅繞著爸爸的身體飛翔,甚至在他的眼皮上休息。
 
  直到兩天後的早上,有人走進房內,看見妳,發出喔噁的聲音。
 
  「這裡怎麼會……嘿!孩子,妳在做什麼?這不是──
  
  妳把頭一百八十度往後轉,看向他們──兩人西裝筆挺,一個白髮、一個金髮──手上搖撼父親身體的動作並未停止。
 
  「你們好,我是奧莉安娜,柯林.李維克的女兒。你們找我爸爸有什麼事?他現在正在睡覺,我叫不醒他。你們能幫我叫醒他嗎?」
 
  「天啊,妳是什麼──住手!妳這瘋女孩!快放手!
 
  金髮男人衝向妳,想拉開妳的手臂,妳把這個動作判定為攻擊。而原本安分地漂浮在床邊的球也發出滴哩滴哩的警示聲,那個聲音彷彿是在妳腦中響起,並且直指一件事。
 
  「球球生氣了。」妳停止搖動爸爸,反手抓住那個人的左腕。「放手。」
  「妳說妳是李維克教授的女兒……」那個人瞪大眼看向妳,眼中滿佈血絲。「不可能,他女兒早死了!況且、況且妳……妳根本不是人類!
 
  「奧莉安娜是人類。」
  妳毫不費力地抓著那個人的手,把它舉高。妳聽見某種東西在他的皮膚底下啪地斷開,那個人緊皺眉頭,發出高頻率的吼聲。
  「我是奧莉安娜。
 
  白髮男人想退後,離開房間,卻撞上剛要進房的維克特。
 
  「看來我忘了先跟你們說,李維克教授的『女兒』脾氣有點差。」他聳肩,把手放在門邊那個人身上,指關節又噴出一些蒸氣。「你們真不走運。」
 
  「維克特先生,這個人不能幫我叫醒爸爸,還說我不是人類。」妳保持將那個手腕骨折的男人舉高的姿勢,如此說道:「他們要做什麼?」
 
  「他們要來把妳爸爸拿走。」維克特回答,瞇起眼睛,這次他沒等妳發問就自己解釋:「意思就是妳再也看不到他了。」
 
  妳的右手以油壓裝置產生的力量高速收緊,並感到手底下的斷骨變成一團亂。那個人似乎無力發出比剛剛更大的慘叫,而是就這樣頭一歪、昏了過去。聽見維克特的話,白髮男人原先「嘿!」了一聲,似乎想說什麼,卻被妳的舉動給震懾到不能言語。
 
  「嘿,我剛剛還在聽說你們想徵收這屋子裡的所有資料,看來你們不僅連李維克教授本人,就連他的研究成果都想拿光啊?」維克特死死按著白髮男人的肩膀,看著把金髮男人丟到地上的妳,似乎想表示什麼。「真是不應該,他的女兒不會喜歡你們這種蠻橫的行為的。」
 
  球球隨著妳的意志開始移動,往白髮男人移動的途中,也狠狠輾過金髮男人的臉,讓他的鼻子發出沉悶的斷裂聲,並且開始噴血。白髮男人似乎產生短暫的失語症狀,什麼都沒有辯駁,只是把手放在臉前面徒勞無功地試圖保護自己。
 
  「該是妳保護爸爸的時候了吧,奧莉安娜?」
  維克特背上伸出一隻金屬手臂,推得白髮男人一個踉蹌往球球跌去。
 
 
 
 
 
 
 
  妳丟下房內跟爸爸一樣停止運作的兩個男人,和維克特一起走下樓梯。他拿著從金髮男人的包包裡拿出的紙張,不發一語地端詳著。
 
  「顯然妳搞錯了,奧莉安娜。」維克特說:「他們只是來宣讀妳爸爸遺囑的律師。紙上寫著李維克教授的財產全部都會留給妳。這下可好,妳把樓上弄得一團糟。」
 
  「正確。我是奧莉安娜,是爸爸的女兒。而爸爸如果只有一個女兒,那他的東西都屬於我。」妳偏頭看向維克特。「我把樓上弄亂了,我會收拾,因為我是乖女孩。乖女孩會把房間收拾乾淨,對嗎?」
 
  「現在不是了。」維克特把紙張在妳面前揮動了幾下。「我必須告訴妳,妳剛剛殺了那兩個律師,這種行為在皮爾托福是嚴重的犯行。《機械管理條款》在〈可自主行動的機械〉的章節中清楚指出,妳所犯下的行為,在有我這個目擊證人的情況下,能讓妳在六小時之內被捕,並在最短兩天內被解體。」
 
  「那是什麼意思?」妳把頭歪了十五度,發出疑問。
 
  「妳該準備逃亡了,不然就會變回一堆廢鐵。」維克特聳肩。「雖然這對我是沒什麼差別,我已經拿到我想要的東西了。」
 
  「你想要的東西是什麼?」
 
  「科技革命。」維克特背上的機械手臂抓了抓他的頭髮。「而妳,我想妳沒有什麼想要的東西,妳只是個腦袋空空的笨女孩──抱歉,笨機器人。」
 
  「我有想要的東西。」妳說,身後的球球飄到妳面前,發出警示的滴哩滴哩聲。「我不是笨機器人。奧莉安娜是好女孩,我是奧莉安娜。
 
  「喔?」維克特走向妳,居高臨下地對妳露出牙齒,微笑。「妳想要什麼?」
 
  「爸爸總是說我要去聯盟。他說,這就是我被製造出來的原因。」妳抬頭看著維克特,平板地回答。
 
  「對,妳存在的意義就是被愛跟被恐懼,被妳那個可憐的爸爸疼愛、被其他人恐懼。妳看到剛剛那些人的反應了嗎?那就是妳以後遇到的人會有的反應。唯一不怕妳、而是愛妳的那個人──」他的右手跟背上的機械手臂一同比向爸爸的房間。「──已經死了。
 
  這句話讓妳停止運算長達數秒鐘。
 
  「爸爸、死了。」妳有點不靈活地說:「他希望我進聯盟,所以我要去英雄聯盟,因為那是爸爸的願望,也是我被製造出來的理由。」
 
  「妳被製造出來是為了要取代奧莉安娜。」維克特轉身走向客廳的書櫃,一邊說:「但我可不敢說妳父親完成了他當初的心願。」
 
  「我是奧莉安娜。」妳不斷重複,甚至想去抓維克特背上的機械手臂,但他躲開了。「爸爸說我是奧莉安娜。」
  「別碰我的手臂。無論如何,我都懶得跟妳爭辯了。過來,我告訴妳怎麼到英雄聯盟去,我已經看妳這笨女孩看到煩了。」
 
  維克特跟妳說完怎麼前往英雄聯盟後,便開始撥電話,妳聽到的片段像是「對,我親眼看到她殺了兩個人」以及「你們最好派厲害點的傢伙過來」。很快地維克特掛上電話,告訴妳妳最好快點動身,這裡離皮城警備隊的辦公室只有不到兩個小時的車程。
 
  妳聽話地和球球一起走出家門。
  春天就要到了,雪已經漸漸融化,露出底下未經修剪的草皮,整個庭院雜亂不堪。妳走了幾步,又轉頭看向維克特,他斜倚著門框,聳聳右邊肩膀。
 
  「妳爸爸會為妳感到驕傲的,不管妳表現得怎麼樣。」
  「謝謝。再見。」
  
  得到這個不算肯定的答覆後,妳才和維克特道別,並且無言地跟著球球越過被融雪弄得髒汙泥濘的庭院,往英雄聯盟的方向前進。
 
  此刻,妳的腦中已經沒了爸爸那副不動的身體的影像,而是想著,妳終於可以照鏡子了。鏡子裡的那個奧莉安娜再真實,爸爸也不會喜歡她,因為爸爸已經不在了
 
  現在,真正的奧莉安娜只有一個,那就是
  球球發出嗶嗶聲,彷彿也同意了這件事。
  
  What is Orianna made of ?   奧莉安娜是什麼做成的?
  A spring and nails               一個發條、螺絲釘
  And the best steel,              和最好的鋼鐵
  Only without a heart real.     只差一顆真正的心。



Fin.

來談談標題的含意好了。

倒影既可以指涉「奧莉安娜照鏡子時看見的自己」,也可以指涉奧莉安娜本身其實只是「作為人類的奧莉安娜死亡後,倒映在現實世界中的影子」,也就是被製造出來代替原本的奧莉安娜的替代品。

在下篇中,我試圖用無機質的口吻和帶有疏離感的人稱,來呈現機械的奧莉安娜在被製造出來後,所擁有的一些溫暖的時光(儘管她可能沒有意識到這點)和一些和常人行動不同的地方。在面對至親的死亡時,奧莉安娜的反應和柯林截然不同,可以說得上是無情,但我也試著寫出一些獨屬於她,或可稱得上是感情的舉動,以做參照。

希望下篇呈現出的剛好是一種和上篇截然不同的冷調,儘管柯林的話語甚至比較多,也比較溫暖,但奧莉安娜的反應卻是和期待中有落差的。

維克特的出現是意料中事,我似乎把他寫得有點壞,其實我想呈現的只是他無法認同柯林「製造女兒」的這個舉動,以及性格大變後有點為自己考慮而不多注意他人的行徑,之後我也會在他自己的延伸中再描述這點。可以發現到維克特一直都對奧莉安娜很冷漠,最後也逼迫她離家(和維克特有關的部份和官方故事應該是有出入的,請不要把這段劇情當作官方劇情哦)前往英雄聯盟。事實上要拿捏他嘴巴壞到什麼程度又不至於會害奧莉安娜暴走殺人這件事非常困難。

補充一下,文中出現的這段:

  What are little girls made of?   女孩是什麼做成的?
  What are little girls made of?   女孩是什麼做成的?
  Sugar and spice                            糖、香料
  And all that's nice,        和所有美好的事物
  That's what little girls are made of.  女孩是這些東西做成的。

來自於《鵝媽媽童謠》(不懂的自己拿這詞去餵GOOGLE),不是飛天小女警(飛天小女警也是引用人家的)。另外下面兩篇是我自己的改作,用以符合劇情需要,也有押韻。

寫完以後發現稍微有點多字,不過基本上也維持在原本的預定字數內完成,為此感到很高興。接下來稍微也得寫點自己的東西了,之後的延伸會是誰就恕我不預告囉。謝謝觀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31839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League of Legends|英雄聯盟|延伸|LOL|球女|奧莉安娜|維克特

留言共 9 篇留言

槭葉楓紅
沒接觸過的人很難理解這東東

01-22 23:03

Cecil
非常難理解,我不怪你(拍肩01-22 23:05
槭葉楓紅
事實上要拿捏他嘴巴壞到什麼程度又不至於會害奧莉安娜暴走殺人這件事非常困難。

傲嬌屬性??

01-22 23:10

Cecil
維克特可能是S!(不忍說我喜歡(捧頰01-22 23:12
蛋哥
這維克特各種嘴砲啊...,那教授偷他資料不是沒理由XDDDD,GP發射

01-22 23:20

Cecil
維克特:我本來做人沒這麼失敗!
不過我是故意把他寫成這樣的沒錯,等之後延伸看能不能洗白(嚼
謝謝觀看//01-22 23:22
不透光
白髮男人原先「嘿!」了一聲,似乎想說什麼,卻被"妳"的舉動給震懾到不能言語。

應該是她吧?文中有許多妳跟她的問題,CC可以自己潤稿一下哦!
我超愛球女的怎麼辦XDDDD
而且這篇的維克特個性莫名的合我胃口XD

01-22 23:22

Cecil
其實從中間開始我就把人稱換成妳了,跟一開頭一樣XD
雖然說是想透過這種方式營造疏離感,不過還要再研究一下怎麼樣呈現會更好呢!
維克特我自己寫自己覺得帥,生態系通常運轉~01-22 23:25
不透光
不換的話感覺比較好吧,畢竟剛開始的焦點完全是在於老爸身上 XDD
至於中間切換的話,還是有些地方太注重於老爸了,所以感覺看到人稱換了會有點怪怪的,因為讀者的視覺還停留在老爸的內心當中 XD

下一篇延伸到底是誰啊啊啊啊
我要黛安娜 QAQ

01-22 23:29

Cecil
感謝你的想法,之後會更加謹慎思量的///
下一篇啊……(看旁邊(不要看旁邊01-22 23:31
有求必應黃大仙
文筆好好哦…

01-23 07:04

Cecil
謝謝,希望你覺得奧莉安娜很可愛然後維克特很帥/\01-23 09:25
雲大人
QAQ可愛的安娜終於要前往英雄聯盟被召喚師蹂躪了

01-24 13:25

Cecil
只好抱緊、不對,報警處理了(?01-24 17:20
雲大人
有點好奇父親對於奧利安娜的暱稱,感覺上不論是用英文或是中文的念法,安娜似乎比奧莉來得順口(?

01-24 17:49

Cecil
這個暱稱是參考審判日誌中的翻譯,可能奧莉比較有個人特色?01-24 17:54
雲大人
一想到Ori Ori!這樣的叫法 不自覺就想到某巧克力餅乾(配牛奶好吃 (欸?

01-24 17:57

Cecil
轉一轉、泡一泡O∀O(嘎滋01-24 19:0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5喜歡★annmcecilis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倒影(奧... 後一篇:[達人專欄] ◇翅膀、黎...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EXTrance大家
地球觀察者 第十三章 AI技術與大自然 已經新增,本篇探討AI背後的問題,有興趣的可以來閱讀。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2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