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2 GP

[達人專欄] ◇倒影(奧莉安娜)(上)

作者:Cecil│2014-01-21 17:18:00│贊助:180│人氣:2852

〈倒影〉



  第一道晨光射入房內。
  然而,使妳「甦醒」的並非這道光──體內的定時發條喀噠作響,告訴妳,現在是早上六點三十分,妳必須從睡眠模式切換到行動模式了。
 
  頃刻間,妳將原本平躺的身體往上彎成九十度,睜著從昨晚十點躺上床時就沒有閉過的眼睛,看向床尾的球球。儘管和妳的外型風格十分相似,它身上卻沒有配置發條,因為它是一顆以電力而非發條驅動的球形機械。
 
  隨著妳的「甦醒」,球球也靈敏地隨妳的動作振動起來,伸出如同花朵莖柄、能自由轉動的金屬支架,它的尾端則有著初綻花苞一般、半瞇著的眼睛。
 
  妳把頭往右偏三十度,發出問候。
  「早安,球球。」
 
  妳很清楚球球不會回答,而妳絲毫也不以為忤。「早晨的問候」是人類的一種習慣,而妳知道爸爸會希望妳這樣做──這也是妳模仿人類行為的唯一理由。
 
  妳把手以不符合人體工學的角度伸到身後,開始一頓一頓地為自己上發條。爸爸說過,定期上發條可以讓妳運轉得更順利。對妳這樣的聯盟英雄來說,「運轉順利」就代表妳能更有效地殺死對手,讓他們更快「散落一地」。
  不過,如果現在有人在房內,他們一定會睜大眼睛、想說什麼又不敢說,像是看到什麼可怕的東西一樣。妳學過,這種反應叫「驚訝」。
  
  人們總是對妳感到驚訝,儘管理由各異,但反應幾乎無差。
  至於「可怕」究竟意味著什麼,妳全然不知。
 
  上好發條,妳的動作俐落得像是已經設定好軌道似地,往右旋轉上半身、接著旋轉下半身,下床。隨後,妳直直走到落地鏡前,打住腳步。
 
  鏡子裡映照出一個應該正值花季、模樣可人的少女──金色的頭髮挽作一束,往腦後高高盤起,綁成一個髻。妳的五官精緻到不真實:藍色玫瑰般的眼睛、圓潤精巧的鼻子、兩片厚薄適中的嘴唇,都置放在研究表示最適當的位置上──而這個堪稱藝術品的組合中,沒有傳達出任何屬於人類的情緒。妳的身上毫無一絲贅肉,舉手投足理應散發出充滿力道的美感;但妳沒有搔首弄姿的習慣,因此鏡中的妳直挺挺的,看來頗為僵硬。
 
  妳站在鏡子前面,罕有地停止運算長達數秒有餘。
  每次看著這個倒影,妳都會想起那個叫做奧莉安娜的女孩。
 
  但妳就是奧莉安娜。
  那麼,那個叫做奧莉安娜的女孩也是奧莉安娜嗎?
  
  每思及此,妳就會停止繼續詢問,因為這種想法很可能會讓妳的思考迴路產生錯誤。以前曾經發生過一次,之後爸爸就幫妳裝好了保險,讓妳自動停止疑惑自己的身份。
 
  妳就是奧莉安娜。
  此刻,好像有一個聲音阻斷妳的思考,驟然定下了結論。
 
  但鏡子裡的那個女孩,看著妳的方式,就像在看著一個偽物。
  而她──儘管她才是妳的倒影──看起來卻如此真實。
 
 
 
 
 
 
 
  皮爾托福,一個居民致力於科學,試圖研究出人類最終幸福的城邦,坐擁全瓦羅然最淵博的智庫,與最優秀的科技人才,並因此得名「進步之城」。這裡的科學家們,每天都埋首於浩繁難解的書卷當中,苦思著他們各自的問題,柯林.李維克自然也不例外。
 
  作為皮城科技魔法大學的前客座教授,柯林對科魔法研究熱衷到幾乎可說是癡迷:早上起床刷牙時,他會盯著鏡面上寫著魔力等式的便條發愣;吃早餐時他邊看幾乎堆到天花板的最新論文,邊心不在焉地戳著炒蛋;他泡在研究室的時間,是他睡覺時間的三倍有餘。許多人經常取笑說,不知道他寶貝的女兒奧莉安娜,是不是他在什麼時候偷偷製造的機器人──他似乎根本抽不出時間陪伴妻子,遑論和她生育子嗣。
 
  不過,即使柯林在認真研究時對周遭聽而不聞到一種詭異的境界,他對奧莉安娜呼喚他的聲音,卻沒有一次聽漏。從她幼時因為被器材割傷而發出的細小哭聲,到長大後希望他看她跳一支舞的邀請,柯林全都聽在耳中,並且將之當作最美妙的天籟。
 
  妻子因病過世後,柯林只剩下兩樣東西:一個是他畢生熱愛的科魔法,另一個就是他的女兒奧莉安娜;而且後者似乎比前者還重要那麼幾分。對他而言,奧莉安娜比科魔法更不可預測、更難以理解──魔力等式算不出她的喜樂悲傷;平板的機械無法模仿她微笑時出現在右頰的梨窩,也生硬到跳不出和她一樣的舞步;而儘管曾從中窺視到一些讓人屏息的真理,他卻明白,再龐大的數字都難以用來表示她的美好。
 
  對他而言,奧莉安娜是一道脆弱而珍貴的謎題,需要用一生去保護與研究。
 
  妻子過世後,柯林有些遺憾但毫無猶豫地辭去大學教授的職務,將研究工作盡數移往自宅進行,才不至於錯過愛女的成長過程。
 
  他在後院建造工作室,在裡面置放許多大型研究器材,並且鼓勵年幼的小奧莉和他一起待在裡頭,試圖讓她染上一些知性的氣息。然而,奧莉安娜喜歡和父親一起調製魔力溶劑、或是充滿興味地觀看色彩斑斕的溶液在試管中流動,但她對繼承父業並未表現出強烈的興趣。相對地,她遺傳到母親精緻的五官、天鵝般修長的脖頸,與纖細靈活的四肢,彷彿生來就該是個完美的舞者。
 
  她從走得動開始,便展現出驚人的天賦。柯林為小奧莉在工作室理出了一個空曠處,讓她跳新學的舞步給他看,每次她舞動起身體,他便會忍不住放下讀到一半的論文,並在她喘吁吁地結束時,大聲為她鼓掌。
 
  有時候她跳得太好,他還會衝向她,蹲下身緊緊抱住她,感動地說:「真不愧是妳媽媽的孩子,跳得太棒了!」
 
  「爸爸,你三天沒刮鬍子了,我的臉好癢!」小奧莉總是會發出近乎尖叫的聲音,一邊踢著短短的腿。
 
  「抱歉,抱歉,爸爸太激動了。」
 
  每當這時,他都滿懷愛憐地撫弄女兒柔軟的髮絲,心中某處有不安的藤蔓又開始纏捲──他很清楚,這樣的美好總有一天會展翅高飛,離他遠去。奧莉安娜該在舞台上、在群眾面前發光發熱,就像她的母親一樣,接受掌聲和喜愛而活。
 
  多年以後,奧莉安娜確實立下了相似的志向;然而,她滿懷自信向父親提出的要求,卻是「請送我到戰爭學院去吧」。
 
  「戰爭學院……?」柯林輕托著眼鏡,愕然地看著翹起小嘴,滿臉光彩的女兒。「奧莉,妳不是喜歡跳舞嗎,為什麼會想去那個地方?妳知道戰爭學院訓練的,都是些什麼樣的人嗎?」
 
  「我知道呀,」十五歲的奧莉安娜亭亭玉立,她穿著藍色的長裙,在原地悠然自得地轉了一圈。「那裡訓練的都是召喚師,還有精通魔法的人才。不過,我之前聽說那裡也有在訓練英雄呢!爸爸,你記得嗎?我之前跟你說過,警長和探險家都又強又亮眼,我也很想像他們一樣,在聯盟裡面戰鬥。」
 
  「但是,妳沒有問題嗎?奧莉,戰鬥是很殘酷的事情。」他招手讓女兒坐到自己身旁,憐惜地撫摸她的髮絲。「妳的腳是用來跳舞,不是用來閃躲那些刀槍子彈的。如果妳受傷了,爸爸會非常難過。」
 
  「我可以躲過的,況且爸爸,『聯盟裡面不會有真正的死亡』。他們是這樣說的哦。不管怎麼樣,我都會沒事的,拜託,讓我去嘛,好嗎?」奧莉安娜抱住他的手臂,懇求著說:「我會努力的。我想讓更多人看到我的舞蹈,也想和皮爾托福的英雄一樣,只要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就能為我們城邦爭光呀。」
 
  看著女兒期待的小臉,他說不出更多阻止的字句,只得沉沉地嘆了口氣。這天總是該來的,他還是盡早接受事實吧。
 
  「那奧莉,答應爸爸,只要妳受了委屈,就告訴我。妳在那裡需要什麼,也告訴我,我雖然不是個很靈光的爸爸,但也不會讓妳缺了什麼。要是他們對妳做了什麼不合理的要求,妳就寫信跟爸爸說,我會盡可能幫妳。然後、然後……」
 
  不管怎麼樣,都不要殺人。
  他原想這樣說,卻忽然意識到,那是不可能的。
 
  「然後什麼呀,爸爸?」
  「然後,好好照顧自己。」他再次撫摸她的頭頂,露出寵溺的笑容,把憂懼的情緒深深藏進心中。「爸爸永遠都會支持妳的。」
 
  奧莉安娜收到戰爭學院的入學許可後,兩人一起做了一桌大餐,歡歡喜喜地慶祝了一番。那晚,送奧莉安娜上床睡覺以後,柯林回到自己的房間坐在床邊,掩面無言,卻沒有哭泣。
  他無助地明白到,他珍貴的奧莉安娜,即將本著她自身的意志,踏上一條他不熟悉的道路;而他力所能及的,只有在遠方等待她。
 
  隔天,他在門口就和奧莉安娜分手了,因為他害怕他會忍不住在車站痛哭失聲。由於奧莉安娜堅稱「這就像離家參加營隊,只是時間稍微久了一點,我會常常寫信,所以爸爸你不用這麼離情依依的」,兩人便沒有特地道別。
 
  看著蹦蹦跳跳離去的女兒身影,他的心中充盈著不安,但他說服自己,這只是父親們的通病罷了。
 
 
 
 
 
 
 
  他每次看信時,都會盡量忍住淚水,免得染汙女兒細長、滿載喜悅的字跡。
 
  爸爸,戰爭學院裡面有好多厲害的人,不過我也不差哦。我會在聯盟裡面變成一個最棒的英雄,像警長跟探險家一樣,做自己最擅長最喜歡的事情,讓所有人都看到我哦!我要跳舞給他們看,讓他們知道,作戰其實也可以非常美麗的!──愛你的奧莉安娜。
 
  爸爸,我除了接受戰鬥訓練以外,也要研讀魔法的書呢。這個世界上居然有科魔法以外的魔法,真是太讓人驚訝了。雷茲教授好像也是聯盟裡的英雄,雖然他高高壯壯的,但他真的是魔法師呢,他身上的刺青來自於一種叫「荊棘魔法」的東西,我還偷偷摸了一下哦!我問他知不知道柯林.李維克,他說雖然他對科魔法還沒有太多的研究,但確實聽過這個名字。爸爸,你真的好厲害。能當你的女兒真是世界上最棒的事情了!──愛你的奧莉安娜。
 
  爸爸,訓練很辛苦,可是我覺得非常有勁哦。請不要擔心我,我會一直寫好消息給爸爸你看的。你的研究進行得怎麼樣了呢?下次我回去的時候,希望你除了研究有成果以外,烹飪的技術也有進步了,微波東西之前記得要先把包裝撕開。要記得吃飯、多睡覺、不要老是忘記戴手套就去碰藥水,手粗粗的我可不讓你摸我頭髮哦。──愛你的奧莉安娜。
 
  爸爸,冬天到了,戰爭學院的宿舍好冷。每次到這時候,我就會很想念我們家的科魔法暖爐,爸爸,你要記得把暖爐拿去工作室放,隨時開著,不然會著涼哦。然後,也不要做研究做得太晚,要是你生病了,我一定會知道的!再過幾周我們就能回去過聖誕了,我好想快點見到爸爸。──愛你的奧莉安娜。
 
  爸爸,安格斯老師告訴我,明天我們就可以開始練習攻擊防禦塔了。雖然防禦塔的攻擊很危險,但是安格斯老師總是會把它的威力降低,而且也會設定顯示它的攻擊範圍。不過,我希望能快點通過這裡的練習,和威力降低的防禦塔練習沒有挑戰性,就像一直練抬腿一樣。這段練習結束以後,終於可以參加模擬戰鬥測試了,安格斯老師告訴我,我目前是訓練生裡最有希望進入聯盟的一個呢,只要在模擬戰鬥測試裡拿到好成績,幾乎就能直接保送哦。爸爸,我一定會成功的!──愛你的奧莉安娜。
 
 
 
 
 
 
 
  柯林站在大雨中。
 
  剛才,他正轉頭檢視烹飪書籍,試圖確認「蒸」跟「燉」這兩者確實是不同的料理方式時,門口傳來一陣長而刺耳的電鈴聲,告訴他來客顯然欠缺耐性。他直覺奧莉安娜回來了,但不知何故用這種他相當不喜歡的方式按電鈴。
 
  怎麼了嗎?
  他連圍裙都沒來得及脫,便困惑著快步走去開門。
 
  打開門,離他有數公尺遠的人影,並不是他的奧莉安娜,而是一個穿著紫色斗篷、身材矮壯的人──他知道,這是戰爭學院的人員制式的穿著。那人淋著雨,看見他打開門,才抬起手示意,請他走出去,他原想請對方進來,對方卻沒有多作表示,他只得先步入雨中。
 
  他走近後,眼前任由兜帽遮掩面容的男子仍舊默然佇立,彷彿在等待柯林詢問自己的來意。他皺起眉,感到奇怪,這種感覺就像在通篇數學證明算式中,發現了一個細微但刺目的錯誤。
 
  冰冷的雨絲沿著他的頭髮流過,使他的臉和脖子都被凍得發痛;找不到女兒的不安卻有過之而無不及,他幾乎能感到血液從四肢末端逆流,使心跳加速到疼痛的地步。
 
  「那個,先生,你是從戰爭學院來的吧?」他右手死死抓著溼透的圍裙,扯出一個接待客人用的笑容。「奧莉怎麼了嗎?她這時候應該回家了,上星期她寫信告訴我你們要讓學生回家過聖誕……」
 
  那個人什麼都沒說,只是把兜帽又拉低了一點。
 
  他走向前,那個男人後退一步,仍舊一言不發。見狀,他更加著急。「先生,奧莉安娜呢?她是不是做錯了什麼事情,所以得留校察看還是……」
 
  那個人還是沒有回答。
 
  「──請問我女兒在哪裡?為什麼我的女兒沒有跟著你一起回來?她早上就該到了,我還在準備晚餐要跟她一起吃啊。」他忍不住伸手去搭那人的肩膀,卻被對方輕輕擋開。「奧莉安娜呢?為什麼她沒有跟著你一起過來?──奧莉安娜在哪裡!
 
  「──她目前還在戰爭學院。」
 
  傳入柯林耳中的嗓音生硬冷漠,卻立刻緩和了他心頭的憂慮;然而,那人的的下一句話,卻有如鋼鐵般劃開他的理智。
 
  「因為把屍體縫合完好和撰寫意外報告還需要一些時間。」
 
  刺骨的涼意從他的尾椎迅速竄向頭頂。
  雨還在下著,但他忽然聽不見雨的聲音了。
 
  在機器人研究領域當中,最困難的並不是製作它們的身體、調整內部零件相互制御的情況,或是研究應該使用哪些更能抗腐蝕鏽壞的材料──最困難的是讓機器人開口說話。它們腦中充斥著大量的字彙,卻對如何將它有意義地組織起來一概不知,一旦發話失敗,便只會產生咿咿唔唔,調不成調的話語。
 
  而這就是柯林現在的情況。
 
  「你說、屍體、那是、死?……不對、奧莉安娜怎麼,你說死掉不對我、半年前她才去、戰爭學院明明安全、上星期還寄信……她不是在受訓你們說過的那些安全條款還有保險機制──不對不對不對!──不對!
 
  「六天前,我們正在進行訓練生的越塔攻擊練習。輪到你的女兒練習時,防禦塔的自我防衛功能失去控制,我們及時發現,並立刻試圖關閉整個系統;但你的女兒沒有聽見我們的指令,試圖越塔而過。她被防禦塔攻擊數次後,傷重死亡。
 
  他楞了好像有一世紀那麼長,而實際上,也不過就是看見一台車從他視線的一端,開到另外一端的時間。忽地,他的視野昏黑一片,令他不禁抱住頭,緩緩蹲下,雙腿幾乎發軟,不成調的哀號和雨絲一起落到地面,卻沒有濺起任何水珠。
 
  「什麼……為什麼……
 
  這是玩笑,是個不合時宜到該被處死的玩笑。皮爾托福應該立法禁止人們開玩笑的,至少不要讓人開這種玩笑──他從來沒敢去想像奧莉安娜受傷,甚或躺在床上、陷入昏迷的模樣,而這個男人現在居然跟他說……
 
  「我們很遺憾。
  召喚師站在他前面,居高臨下地丟出這麼一句話。
  「但是你的女兒並沒有受到太多的痛苦,她幾乎是在幾分鐘內就死了。」
 
  聞言,他咬緊牙關,猛然起身,狠狠揪著對方的領子,瞪向他那隻沒有一分歉意的獨眼,彷彿要將他吞噬一般怒吼起來。
 
  「去你的遺憾!你以為跟我說這些無關緊要的廢話,我的女兒就會活過來嗎!你們為什麼沒有保護她!為什麼!」
  「在參加訓練前你們應該都已經讀過切結書上的條款。但我們很遺憾。」
  「去你們的條約!你們這些騙子!」他氣得口吐白沫,熱淚淌流而下,顯得他此刻並不像是一個教養良好的科學家,而是一頭狂躁的野獸。「你們應該要能夠保護她的!我相信你們才把女兒送過去,你們卻──
 
  聞言,那個男人冰冷的視線,深深刺進他的眼睛。
  「我可以理解你為何會這麼憤怒,柯林.李維克,但請用你那個聰穎至極的腦袋好好地理解,會發生這種情況實非你我所願,那是場意外。」
  
  他全身彷彿忽然凍結了。
  作科學研究最害怕的,正好就是所謂的「意外」。
 
  一加一永遠不應該等於三,而三色光相合永遠不應該是黑。
 
  意外是不應該存在的,因為它代表著沒有可供歸結的變因、沒有可供怪罪的人事物。不管準備得多充分、研究得多仔細,意外總是可以輕易抬手毀掉一切,然後在挫敗的科學家面前放聲大笑。
  一開始就錯了,他一開始就不該讓「奧莉安娜」和「聯盟」這兩個要素碰在一塊,因為這兩者相加根本無法產生他要的東西。
 
  「我們會在五天之內將你的女兒,以及事故影片的備份一併寄還。」
  「你給我、滾……」他踉踉蹌蹌地退後幾步,幾乎要發狂地抓亂自己的頭髮,仍然在怒吼。「給我滾、滾、滾、滾……滾啊!給我消失!該死的!
 
  召喚師冷冷地拋下淚流滿面的他,轉身離去。徒留他往後跌在大雨中,用冰冷、毫無知覺的右拳不斷敲擊地面,直到鮮血流出的感覺喚醒了他的感官神經,讓他知道右手受傷了。
 
  他仰面哭泣著,然後漸漸轉變為失去理智的哀號。如果現在不是在下雨,那他其實能夠聞到,他燒的菜已經焦了,並且逐漸變成一堆教人提不起食欲的焦黑物質;然而他就算聞得到,也不會多加注意。那些食物現在已經失去意義,沒有人會坐在餐桌前等著享用它們。
 
  他為自己體內的空洞不斷哭號,從那空洞當中不斷湧出一些他難以解釋的東西,將一切都化為沙塵般的虛無,卻又膨脹到彷彿要從他的皮膚穿刺而出,教他疼痛到難以思考。而外在世界中,彷彿有一匹無形的兇獸在撕咬他,要將他生生扯開,而打在他背上的雨水彷如銳利的冰錐。
 
  但奧莉安娜不在了。她不會蹲下來要他快點進屋換衣服、擦擦頭髮、洗個澡,也不會把那些失敗的成品都收拾了然後自己弄一桌好菜,一邊告訴他,戰爭學院究竟有多少有趣的事情。
  
  奧莉安娜不在了。
  他還活著,卻覺得有些東西已經跟著她一起死了。
 
 
 
 
 
 
 
  隨著屍體寄還的意外紀錄影片和學院的信函被他棄置在一旁,看都沒有看過一眼。他只顧著刨抓一般扯開蓋有戳印的紫色封條,絲毫不管木屑深深刺進他的指甲裡,滲出豆大的血珠。打開箱子後,他聞到淡淡的藥水味,而非奧莉安娜愛用的洗髮精淡淡的向日葵香味。
 
  奧莉安娜的屍體被還原到幾乎完美,彷彿她只是在沉睡。
  看見女兒已經被打理乾淨,沒有半點傷痕的屍體,他笑了。
 
  「如果能把她復原到這種程度,為什麼你們不能復活她!」
 
  他的嘶吼聲響徹奧莉安娜曾在當中翩翩起舞的客廳,隨著他的聲音被震落的是久未掃除累積的灰塵;而他的女兒還是緊抿著嘴,沒有出聲寬慰他。
 
  他希望這一切都只是個玩笑,而最好笑的部份,當然就是奧莉安娜坐起曾斷為兩截的身體,睜開沒有眼白的眼珠,用差點被扯離下巴的嘴唇,露出掉光牙齒的牙齦,對他說出這句話。
 
  爸爸,聯盟當中沒有真正的死亡哦。
 
  思及此,熱淚又積蓄在他數天沒睡而深陷的眼窩中,卻沒有淌落地面。
 
  失去愛女的空虛逐日蠶食他的求生意志。葬禮後,他把自己關在房中,不吃不喝也不睡,成天就只是看著奧莉安娜穿著舞衣的照片發呆。有時候,他會把她的照片擁在懷中,彷彿那樣就能重溫女兒將頭靠在他胸前的溫暖。直到他真的太過疲倦,才會毫無預警地昏睡過去,醒來後,他又繼續無聲的哀悼。
 
  直到第四天,他的大腦開始出現幻覺:他看見奧莉安娜打扮得和她離家那天一模一樣,站在房門口,衝他笑了一下,並穿過門離開。
 
  「等……」他張開嘴,發出乾澀苦悶的聲音。「等一等……!
 
  他勉力挪動幾乎卡死的關節,努力上前打開門,半爬半走地追了上去。奧莉安娜的影子一直在他面前幾步的地方,很同情似地轉頭來看著在地上匍匐前進的父親。直到他終於爬起身,她才腳步輕靈地輕輕跳下樓梯,並在原地轉了一圈。
 
  她露出一個蒼白虛幻,卻讓他懷念到心痛不已的笑容。
  最後,她站在門前,朝他比了比門外,再次穿門而去。
 
  他打開門想再看見女兒,卻發現面前除了自家雜草叢生的庭院外,什麼都沒有留下。冬日午後的風拂過他的臉,彷如安慰,抑或警示。
 
  柯林楞楞地看著庭院,眼淚滑過臉頰,很快就被風乾了。
  這時他終於記起來,自己還有一個任務。
 
  奧莉安娜要成為聯盟英雄。
  那是她的願望,也是他的悔恨。



To be continued.

這次覺得篇幅應該分成上下,所以先放出上篇看看大家的反應。

事實上,奧莉安娜的故事有很多值得探討的地方:機器和人類的差別、決定要以機器代替人類的決定的內涵、學習如何接受人類的愛的機械……
以及最單純的,一個父親失去女兒後的痛苦。

為了寫作這些東西,我花了幾天想像,或許結果是不夠真實的,但我也為奧莉安娜的死流過幾次眼淚(多虧了這個歌單),所以希望這些場景都能使人得到一些感動。

下篇應該今天或明天就可以寫好,敬請等待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31680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League of Legends|英雄聯盟|延伸|LOL|球女|奧莉安娜|維克特

留言共 19 篇留言

不透光
好棒,我想看大大寫黛安娜耶 XD

01-21 17:34

Cecil
草壁!有人要看黛安娜!上~工~啦~!
我寫黛安娜應該也是非常虛淵(你01-21 17:37
司令子
我發誓我的眼睛真的有模糊[e13]

01-21 17:38

Cecil
我都淚目惹01-21 17:38
不透光
是說該怎麼稱呼呢 XD
瑟斯爾?照英文翻(X

01-21 17:42

Cecil
本來叫西席利斯,但可以直接簡稱為Ce或C哦XD01-21 17:45
RegretRen
除了痛之外我找不到其他形容詞

01-21 18:25

Cecil
對此致上歉意,希望下篇可以讓你找到其他形容詞XD01-21 18:52
槭葉楓紅
不知道要打什麼,對屍塊無感

我還以為會直接用屍體做

01-21 19:54

Cecil
這樣就跟官方故事不合啦楓紅同學!
用屍體總覺得會變成其他風格的故事……(望01-21 19:58
槭葉楓紅
應該不至於走味吧

說到這個,妳不認為殭屍是被病毒感染很不合理嗎?

01-21 20:12

Cecil
你是說被病毒感染然後成為殭屍嗎?01-21 20:17
槭葉楓紅
沒錯

01-21 20:19

Cecil
我開個ㄅㄌ給你,然後再來討論這個問題吧XDDDDDD
不然人家會以為我把奧莉安娜故事寫成喪屍片……01-21 20:23
Cecil
開好了///01-21 20:24
RegretRen
我不是那個意思QQ。。。因為太痛了 所以無法形容

01-21 22:14

Cecil
哈哈我知道啦逗著你玩的(這樣好嗎
我也被自己痛到好幾次啊QQ01-21 22:17
RegretRen
Q_Q 逗我玩。。。((蹲角落

01-21 22:19

Cecil
記得回來看下篇啊!(對著角落喊
(不用去把人請回來嗎喂01-21 22:23
蛋哥
太感動了....別這樣丟催淚彈啊版主QAQ

01-21 23:22

Cecil
我都哭了你們不可以不哭啊!(任性01-21 23:23

不對阿 GP怎麼會那麼少阿

我真的沒有哭啊版主 QAQ

01-22 00:24

Cecil
你的表情洩漏了一切QQ01-22 00:30
白海奇
真的是太感動了(流淚

01-22 00:38

Cecil
嗯嗯QQ(擦淚01-22 10:15
杏仁口味的喵樣
版主是神啊QAQQQ...
要不是我MAIN球女我現在絕對不會說我的眼睛流汗了QAQQQQQQQ

01-22 23:11

Cecil
MAIN球女的喵樣大人需要衛生紙嗎(遞01-22 23:12
杏仁口味的喵樣
嚴重需要QAQ
我之前才在上網找有誰寫球女的小說 結果沒幾個QAQ
今天被我等到了QAQ

寫這麼好辛苦你了((拭淚

01-22 23:15

Cecil
我上次找一篇找到快崩潰結果原來在PTT根本感人Q_Q
你哭了對我而言是最大的鼓勵(拭淚01-22 23:17
眼球O
文筆勾勒出的情感未免太棒了[e13]

01-23 21:01

Cecil
讓你們哭是我的最高原則!01-23 21:43
虎鯨先生
好久沒來看C姐的文了
真的越來越長啦![e17]

01-24 16:33

Cecil
以前被寫過的英雄表示:失策!
(原本以為先被寫到是好事的意味01-24 17:19
閻雨晴
求女真的超棒的!男友跟球女我寧願選球女((飛撲
大大把球女寫得這麼好太令我感動了o(〒﹏〒)o
球女超讚 (〃∀〃)~♡

01-25 19:55

Cecil
謝謝你不過奧莉安娜永遠都是最愛爸爸的所以妳可能要屈居二位唷XDDDDDD
球女超讚加一,下一次存到IP就來買吧!01-25 19:58
閻雨晴
應該是第3..還有球球(。_。)
刺客舞者跟巫毒娃娃的造型超好看!一個帥氣一個可怕
一直拿不定主義買哪個@@
球女是我的本命<3 因為球女所以才玩LOL的~

01-25 20:22

Cecil
啊對XDDDDDDD
巫毒的造型圖很美,整體來說很有特色;刺客是很有氣勢,我覺得都很棒XDD
如果是我會買巫毒~(但我真的好愛刺客的回頭表情01-25 20:25
成高心
(召喚峽谷裡,蕭恩被奧莉安娜逼到死角去了)
奧莉安娜:系統指示~即將~會採取最後一擊,效果,可直接讓您生命指數歸零
親王:.....
奧莉安娜:訊息播放:有沒有...什麼遺言?
親王:..............


1除以0等於多少?


(現場沉默了三秒)


奧莉安娜:(滋滋)無法...(滋滋)計算循環錯誤...過載..(滋滋)...系統..@#(%)@!*@(#)WJLKS ERROR!!ERROR!!ERROR!!(藍屏)(紅屏)(黃屏)(彩虹屏)
(轟隆!)

系統: (親王) DOUBLE KILLED!! (奧莉安娜)

08-10 08:16

Cecil
說好不欺負電腦的RRRRRRRRRRRR(奧莉安娜: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204/1410c185f5ebe6ae2d8667a7173a342c.GIF
這難道就是所謂的智商壓制嗎!?(摩亞口氣08-10 23: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2喜歡★annmcecilis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20字微小說(嘉文四世、... 後一篇:[達人專欄] ◆ 倒影(...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ase880715所有人
小說 末世之聲 更新,歡迎來我的小屋坐坐並捧場指教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5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