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第二章、脫離喵爪(B)

作者:里歐‧潘恩│2014-01-21 00:29:14│贊助:0│人氣:187
第二章、脫離喵爪(B)
 
  Leo將身下的斗篷撫平,很自然的盤坐在地上。雲豹也窩在旁邊,尾巴懶散的左右滑動。
 
  「那麼,就先從為什麼我會在大洋洲伺服器”開始喵。我14年前到澳洲念書,在語言學校的第一年朋友介紹了這款遊戲,這個角色就是那時所創。ID取英文並不是為了特立獨行,而是因為這個角色創於大洋洲伺服器。當時的大洋洲伺服器並不希望玩家取非英文的ID,英文ID對所有玩家都方便喵。那時候其實也想過很多ID,不過最後還是選擇用變化後的英文名字來作ID
  取得這個道具就是第一年所發生的事喵。在解一個很普通的殲滅任務的過程中,這個道具就從其中一個怪的身上取得。根據說明,這個道具是某一位傳說中發現此大陸(澳大利亞)的航海家所留喵。整套有好幾件,只要集齊其中的五樣便可取得轉職成〈海員〉的資格,據說整套收集完成就能取得進階副職業喵。」
 
  Leo說著,從包包中取出〈攜帶式日晷〉、〈望遠鏡〉、〈六分儀〉、〈24時沙漏〉等四件道具。
 
  「我本身對於船隻與航海就很有興趣,因此花了一段時間在收集這些道具上,也成功的轉成了〈海員〉、入手了幾艘小船喵。由於這些道具本身並不限制使用者的副職業,所以在玩家之間有一定的熱門度,取得道具而未轉職的人也不少喵。
  不過在所有的道具之間,〈攜帶式日晷〉應該是遊戲時代最沒用的道具喵。這個道具不像〈望遠鏡〉或是〈六分儀〉有著特別的用途,它就僅僅只是羅盤加上日晷的組合而已,所以它的兩項主要功能〈方向〉與〈時間〉都可被遊戲中的介面所取代,更別提它在白天才能使用喵。我會保留在背包中也只是因為覺得它很特別,倒是沒想到要在這種狀況下使用喵。
  至於其他幾樣,〈望遠鏡〉應該不需要介紹。〈六分儀〉的用途是定位,手中有地圖的話才有意義。但就算有地圖,沒有副職業〈海員〉的加成下,精確度不能保證喵。〈24時沙漏〉則是可以與〈攜帶式日晷〉搭配。在〈攜帶式日晷〉確定時間後,將〈24時沙漏〉重置,就可以在任何時候取出沙漏來確認現在時間喵。
  總之,取得這些道具的過程並不值得一提喵。除了打怪取得外,有幾樣可以在商店購買、有幾樣在沈船遺跡中探險尋獲。取得〈海員〉後,可以駕駛船隻在幾個較大的都市間移動,算是挺優閒的移動方式喵。船隻的持有證明在轉伺服器時有一起帶到〈福爾摩沙〉,不過由於外海有比較強的怪物在,所以沒什麼機會開船,於是就放在〈鹿野〉喵。」
 
  自錫霞見到Leo以來,完全沒聽過Leo一次說這麼多話,正想著“這傢伙居然也可以這麼多話”的時候。Leo的聲音突然停下,錫霞將視線拉回Leo時,注意到Leo的耳朵彈了幾次。
 
  「那麼,hime要不要試著連絡一下那位騎士?我想他們應該到這附近了喵。」
 
  「怎麼可能那麼快?」
 
  錫霞正要用密語連絡闇騎士的時候,雲豹鑽進樹叢發出了窸窸窣窣的聲音。錫霞回頭就看到整裝完畢的Leo向自己伸出右手,錫霞便藉著Leo的右手站起,撥出的密語也正好接通。
 
  「喂喂喂?是公主大人嗎?是在下,護衛闇騎士。在下要怎麼找到公主大人的位置?附近有沒有顯眼的標記?」
 
  「啊啊,咱在河邊的空地,汝順著河邊走應該可以看到。」
 
  「空地嗎?喔喔喔~在下看到了,先掛斷了。」
 
  不久後,一個身穿黑色斗篷(帶火燄特效),戴著兜帽的玩家便從樹叢中現身。在該玩家見到錫霞的那一瞬間,他衝到錫霞的面前,單膝跪下。
 
  「闇騎士護衛不力,還請公主大人降罪。旁邊那位便是公主大人所說的貓人族護衛騎士嗎?且讓在下會會他、探探他的底子。」
 
  Leo打量著自稱闇騎士的玩家,想要判斷對方的等級與職業。雖然他人的職業、等級與ID都可以靠原本遊戲所內建的介面取得,但是Leo似乎還不太能夠習慣〈大災害後〉的使用方式。
  而由於該玩家所裝備的黑色斗篷,Leo沒辦法靠對方的裝備來判斷職業,所以只好先將對方當作守護騎士來看。
 
  「花哈哈哈哈哈~半獸,報上你的姓名、職業與等級!」
 
  自稱闇騎士的玩家對著Leo的第一句話讓Leo不禁皺起了眉頭。先不說那個誇張的大笑,「半獸」這樣的詞通常只會出現在遊戲中對〈貓人族〉、〈狼牙族〉及〈狐尾族〉等種族有歧視的NPC口中。遊戲時,Leo遇到這樣稱呼自己的NPC沒什麼特別的感想,畢竟當時NPC針對的是螢幕中的角色,而“自己”只是坐在電腦前的玩家。然而現在聽到的「半獸」則是切切實實的針對“自己”而來,那個感覺自然不同。但是由於對方是錫霞所認識的人,看在錫霞的面子上也不好當場發怒,不過Leo可不打算就這樣放過對方。在Leo終於藉著介面看清對方ID之後,心生一計。
 
  「閣下身為騎士,難道不知道:“問別人名字前,先報上自己名號”的禮儀喵?」
 
  「唔,沒想到區區半獸也懂禮儀。好,吾便先報上自己名號。」對方說完便順勢提高音量,以響亮的聲音繼續。「吾乃錫霞公主麾下的護衛騎士,三世以來便時常伴錫霞公主左右,此世是以通過第79層煉獄試煉的魔法劍士-獄炎劍士的身分服侍錫霞公主。好好的聽著吾之名號,將其熟記於心中,並畏懼之。吾之名為
 
  闇騎士(自稱)說到這邊突然斷掉,既使隔著兜帽,也能感覺出臉色有些難看。
 
  「吾之名為
 
  闇騎士(自稱)對於念出自己的ID似乎有困難,理由也不難想像。拗口的ID就是會有這樣的問題。如果當初是方便而用複製貼上的方式取名,不會念也是正常的。
 
  「吾之名為那個叉闇騎士黑圓白晝之影叉」(乂闇騎士●白晝の影乂)
 
  隨著闇騎士(自稱),更正,“叉闇騎士黑圓白晝之影叉”(自稱)的聲音越來越小,Leo也越來越難以保持面無表情的樣子,直到對方說出了“黑圓”之後就實在忍不住。
 
  「喵哈哈哈哈哈~」
 
  錫霞注意到笑點之後,也在“叉闇騎士黑圓白晝之影叉”(自稱)的身後憋笑,不好意思笑出來。不過,身為當事者的“叉闇騎士黑圓白晝之影叉”(自稱)(下面將改回闇騎士)臉色可就隨著Leo的笑聲越來越難看。
 
  「請容我提醒閣下,雖然我不知道那個黑色的圓形要怎麼念,但是那個閣下念“叉”的字要念“意”;然後那個日文“要念“no喵。感情閣下取ID時是用複製貼上?」
 
  「你這該死的半獸,敢嘲笑吾?」
 
  「不敢。既然閣下說出了自己名號,那麼就輪到我向您作自我介紹喵。我是90級盜劍士,名為“Leo Wh. Peng”,如您所見是貓人族。請多指教喵。」
 
  「ㄔ闇騎士喔。咱要問汝件事。」不敢笑出聲的錫霞在開口時,差一點脫口說出連當事人都羞恥到不行的錯誤念法,最後還是改用習慣的稱呼。
 
  「靜待公主大人發問。」
 
  「汝是從〈新北〉出發的吧?有沒有聽說玩家死於衛兵劍下一事?」
 
  「請公主大人放心,據說該玩家不久後便在大神殿門口大喊 “耶!復活了!”。因此
 
  闇騎士的聲音漸低,引的兩人向前一步,想要聽得更清楚。這時闇騎士又再一次將聲音提高,如同宣布法律一樣的語氣。
 
  「因此,死亡不是回原本世界的方法。有不少玩家認為有找出錫霞公主問個清楚的必要。所以我才會在這邊,我來這裡是為了要將錫霞公主帶回〈新北〉。沒錯,我等級只有79,或許不是這個下賤的半獸的對手。如果只有我一個人的話。」
 
  「你不是一個人喵。」
 
  「沒錯,除了我之外還有三個夥伴!出來吧!不需要躲了!」
 
  隨著闇騎士的大喊,從Leo身後的樹林中傳出了窸窸窣窣的聲音。雲豹〈Kurone〉嘴上叼著一個黑色物體從樹叢中鑽出。不過,雲豹是唯一一個隨著大喊而從樹林中出現的生物。
 
  「出來啊!現在正是包圍的好時機,敵人只有兩個!」闇騎士又喊了一次。不過這次,只有舒爽的微風從樹叢中吹過,帶著樹葉唦唦的響。
 
  〈Kurone〉走到Leo身邊,頭部有力的一甩,將嘴上叼著的東西扔到了闇騎士的面前。
 
  是一隻包裹在黑色鎧甲中的右臂。
 
  「對了,我忘了說。你與你的夥伴們在距離我們300公尺時,我就知道你不是一個人。也知道你們肯定不安好心而來,要不然不會從不同方向靠近我們喵。」
 
  在空地東邊的樹林中,一棵樹上掛著昏迷的武鬥家,鮮血從垂下的雙手滴到地面;南邊,坑中有一個遭到燃燒樹幹活埋的暗殺者,傳出了不太好聞的味道;北邊,也就是河對岸的樹林裡,一個穿著煞氣鎧甲的黑色身影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所以,你現在要怎麼辦喵?知難而退的話,身為騎士,可以保證我不會追擊喵。」
 
  闇騎士似乎理解自己不是面前貓人盜劍士的對手,雖然不知道對方是用什麼方式解決原本不應該被發現的其他人,但是現在怎麼樣都不可能面對面擊敗他,將錫霞帶走。
 
  闇騎士點點頭:「進入一對一正面對決的話,我不可能擊敗你。我也只能暫時撤退。我先告辭了,公主大人。」鞠躬之後便轉身朝向樹林走去。
 
  「〈滑行城塞〉、〈強襲獄火〉!」
 
  正在他轉身走到樹林中的瞬間,闇騎士趁著Leo與錫霞鬆懈時,發動了瞬間移動技能,移到錫霞的背後,同時發動將短劍附上烈燄的魔法。似乎打算先將錫霞擊斃,送回大神殿,自己再利用回城魔法回〈新北〉。
  在這方面,不得不稱讚他在魔法的運用上與時機的掌握恰到好處。一般人會在警戒對象轉身離開時特別注意,一直到在消失於視線之外前都會保持警戒。由於距離的關係,在闇騎士走到樹林邊正要進入樹林時,錫霞的警戒的確鬆懈了。因此,這應該算是一個成功的奇襲。就算錫霞等級90,但是身為魔法職業之一,HP與防禦本就不會很高。而召喚術師在召喚出使徒之前也極脆弱,更別提在非警戒狀態下遭到奇襲根本來不及反應。
 
  (得手了!)在那瞬間,闇騎士用眼角餘光確認一邊的貓人族盜劍士沒有動作,似乎尚未反應過來。只要這一劍朝著錫霞的脖子揮下去,再怎麼樣都能夠重創她,甚至一刀斃命。沒有人少了腦袋還能活的,就算是〈冒險者〉也一樣,在會館大廳的那個煞氣鎧甲就是最好的例子。自己應該能在那個貓人族盜劍士反應過來前脫離。但就在短劍距離錫霞的脖子還有十公分時,闇騎士注意到一邊的貓人族盜劍士不是尚未反應過來的驚訝表情,而是以銳利的眼光看著自己,如同早以得知自己會在哪邊出現一般。
 
  這時,闇騎士的眼前突然一黑,劇烈的疼痛從下半身傳上來。仔細一看,自己深陷坑中,坑底的尖木樁就是自己疼痛的來源。
 
  「啊~好痛、好痛啊~這是什麼?救我!快救我出去!」
 
  前一刻腦中還是如何成功“解決目標”的闇騎士,在接觸到真實的痛覺後,不禁放聲大叫。這時候才知道自己剛剛是想要將更勝於此的疼痛施加在柔弱的女性身上。
 
  「咦?咦?咦?」
  錫霞聽到闇騎士的喊聲才反應過來,發覺自己在鬼門關前晃了一圈,雙腳撐不住而跌坐地上,全身發抖。Leo走到錫霞身邊,為她披上一件乾淨的天藍色斗篷。
 
  「給,這件顏色很適合妳喵。」
 
  Leo走到坑邊,冷冷的看著哀嚎的闇騎士。不經意的發現:闇騎士一直不把斗篷的兜帽取下,是因為他自己也是貓人族。
 
  「我也不想和你解釋什麼,你已經放棄了那個機會喵。作為騎士間以及同族間最後的敬意,讓我送你回〈新北〉喵。〈終劇〉」
 
  在解決了闇騎士後,Leo讓〈Kurone〉陪著錫霞,自己到樹林中將未觸發的陷阱全部收回。〈冒險者〉碰到的話,最多就是回大神殿。但是考慮到自己接觸過的大地人,自己實在不能再說他們是AI。為了避免真的有大地人再次使用這個空地時不小心誤觸陷阱死亡,也同時為了恢復已使用的陷阱安裝數量限制,Leo努力的避免有任何未觸發的陷阱留下。不過在收回陷阱的同時,藉著檢查攻擊者的屍體,他也認識到自己的副職業〈陷阱師〉在大災難後的可怕之處。
 
  (這些陷阱在遊戲時代最多都只有限制行動、麻痺或昏迷這類的功效。沒想到現在的威力這麼可怕,79級〈妖術師〉在〈尖刺落穴陷阱〉中喪失將近一半的HP。尖刺造成的穿刺傷還會不斷減少HP。)空地中的坑最好處理,掩埋起來就好。反正玩家復活時,屍體會自行消失。
 
  南邊:70級暗殺者。
  (70級暗殺者,陷於〈落穴陷阱〉中,遭到以〈火焰繩〉觸發、強化後的〈樹幹擊〉掩埋,受到物理與火焰的傷害死亡。真的有燒焦味。)Leo不禁皺了眉頭,完全不想把樹幹搬開驗屍,一樣就地掩埋。
 
  東邊:75級武鬥家
  (落入〈倒吊陷阱〉中的75級武鬥家在之前已經受到不少陷阱的傷害,手臂部分的傷大概是〈安置箭〉造成的,昏迷是〈安置麻箭〉的效果。如果沒有醒來或是醒來後沒有能力掙脫,應該是會流血致死吧。)Leo將武鬥家放下,親手了結對方,避免武鬥家利用自身HP多的特性撐過陷阱的傷害,在之後的旅途給自己與錫霞帶來麻煩。
 
  北邊:煞氣鎧甲,等級(?)
  (因為隔著河的關係,我原本沒料到他們會派人到對面。所以只放了幾個限制移動的〈足穴〉和〈捕熊陷阱〉,好在有〈Kurone〉的支援,在對方分神於陷阱的時候擊殺。)
 
  回到空地,錫霞似乎冷靜一些了,“貓咪果然很治癒”這麼想的Leo隨即受到〈Kurone〉的眼神攻擊。雖然現在給錫霞一些熱飲將有助於穩定心神,不過以目前所之的飲食狀況,給予“熱茶”大概只會陷入低潮。
 
  「My hime,請問現在有好一些喵?」
 
  「Leo為什麼闇騎士會攻擊咱?攻擊咱的都是什麼人啊?」
 
  回過神的錫霞望著蹲在自己面前的Leo,想要從Leo那邊獲得一些答案,一點也好。
 
  「我想先問一下,闇騎士與你認識的時間與地點是?」
 
  「〈新北〉的傳送門前,現實時間一個月前,換算成遊戲時間一年。」
 
  「那麼我也只能推論喵。My hime在現實時間一個月前認識了闇騎士,如果是在現實世界中認識的,那他“應該”不會認為hime是造成我們現在這種狀況的元凶喵。不過hime是與他在遊戲中認識,現實中並不知道對方的身分。在人心惶惶的狀況下,也只能挑自己想相信的事實來相信。當時hime在會館大廳的發言傳到他耳中的時候,他選擇相信你的發言,認為你真的該為這件事負責喵。
  至於攻擊hime的人,除了闇騎士以外還有三個攻擊者。北面是在會館大廳遭到衛兵斬首的煞氣鎧甲,東面與南面是當初把你押到〈新北〉城外的那兩隻喵。只能說〈福爾摩沙〉不,應該說〈新北〉真小喵。」
 
  「那他們呢?」
 
  「我已經確保他們回到〈新北〉大神殿喵。幾個小時內不需要擔心他們,不過還是要趕快上路,畢竟這塊空地的位置以及我們的前進方向已經被確認了喵。暫時要請hime委屈一下,與我共乘〈Kurone〉喵。」
 
  「好吧。」
 
  於是,兩人藉著雲豹的速度,在〈福爾摩沙〉的北部山區奔馳,並在夜幕降臨之前到了大地人村落〈坪林〉。路上值得一提的只有錫霞在那場攻擊之後,精神上過於疲勞,坐在Leo後方頻頻向後倒。沒辦法,Leo只好讓錫霞坐在前面,自己當她的靠背。Leo自己則一手抓著韁繩,另一手扶著錫霞的腰,免得她往前倒。
  兩人在村口落地,說是村口,其實不過就是條主要道路的一端罷了。為了不驚嚇到大地人,Leo先將雲豹收起。兩人便慢慢的走入村內,試著尋找或許可以借宿的房子。就在經過第二間房子時,右邊突然響起一個蒼老的聲音。

  「少年仔,坐啊。喝茶。」
 
〈警戒線〉
〈陷阱師〉的技能之一。拉起易斷的絲線,與空罐或木片組成的警報器連結。在生物經過時絲線的斷裂,使得警報器響起。警報器的種類很多,有容易發聲的、也有只有設置者聽得到的。最大距離是以設置者為中心500公尺左右。
 
後記:
  這次與上次的間隔很短,主要是因為原本打算把這兩篇寫在同一章,所以大致上都有想過要放什麼內容。但是想寫的東西越來越多,不小心就超過預定篇幅,因此將其一分為二。
  上一篇受到版友[duedanny27(渺羽)]在文章上的指正。這次嘗試著在使用標點符號上多加注意,不知道有沒有好一些。至於綴字的部分,我自己也還在重看中,每看一次就會修改不少地方。總覺得沒有修好的一天…orz
  另外,還是要請各位版友多多指教。沒有評論就不會進步,有注意到什麼應該修改的地方還請不吝指出。
  最後,附上首次正式戰鬥的區域地圖。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31620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wenxia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一章: 脫離貓爪(A)...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kinokaede84大家
我的小屋出了2020冬季新番的收視分析,要補番的可以來看看喔!歡迎留言提供建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3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