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14120感冒中&拖了好久的EP28

作者:真說異理│2014-01-20 23:38:15│贊助:0│人氣:103
《現實片段》
 
時間:晚上9點??分
 
「咳咳…」
 
這是某種詛咒吧?每逢來到寒假的這個時刻…
 
感冒已經5天的少年,雖然沒有第一天那麼嚴重了,但從原本的不舒服會吐,轉變成了咳嗽,而且比去年更加嚴重。
 
「咳咳…!咳咳…」
 
有一種無形的力量不斷湧了上來,每咳一次就盼隨著疼痛在喉嚨中擴散。
 
終於看不下去的男子說道:
 
「你又給我跑去喝冰的飲料了啊?真是的…你到底有沒有打算痊癒啊?」
 
望著桌上的麥當勞的汽水,已經不知叮嚀少年多少次要按時喝感冒糖漿,吃喉糖,由於他的藥已經吃完了,但卻還是很嚴重男子只好提議道:
 
「你要不要再去看一次醫生啊?」
 
「…不要。」
 
少年拒絕了,也許比起一直不舒服去看醫生讓他開藥,就能夠早點痊癒,但自己總是有個白目的心態期望自然好,但自然好的條件必須是自己有繼續按時保養才可能成立…
 
雖然自己是很白目地沒有一直積極的喝感冒糖漿,也很白目地一直喝冷飲,才會導致現在這樣要好不好的狀態…
 
「好吧,那隨便你吧~連鞋子兩邊一樣都分不出來的大、學、生。」
 
中斷此話題前,男子不忘把那件事搬上來挖苦一下。
 
「甚麼嘛!反正我就是少根筋嘛!」
 
那件事…真的讓我學習到以後買鞋要注意兩隻腳有沒有不一樣了…
 
上星期四就在我要把現在鞋子的鞋帶換上那雙鞋時,起先我注意到的是那兩雙鞋的裝飾品是在同一邊,接著我將鞋子翻了過來一看…兩邊竟然是同一個方向──!
誇張的並不是這個,而是我竟然已經買了1年多都沒發現,雖然是因為我幾乎沒拿出來穿。
 
更誇張的是這個,因為我竟然有穿去上2次有氧舞蹈課,而然我卻以為當時會腳痛是因為跳舞的關係,而不是鞋子有、問、題!
 
於是就請男子幫我打電話去詢問該怎麼辦,還好對方非常的好,雖然找不到我的這款鞋子,但說會請廠商讓我換一雙新的,就在我充滿感動的氣氛下時,他們卻…
 
──「請問…您的兒子多大了啊?」
 
──「哦,已經大學生了。」
 
──「啊?大學生了啊…」
 
──「是個少根筋的大、學、生。」
 
接著我只聽見一陣取笑聲…唉…
 
距離過年只剩下幾星期而已了,不知道那個傢伙,在那座島上過的怎麼樣了…
 
老實說能夠維持現在這樣,自己有一種說不上來「感謝」的心情…
 
雖然對那傢伙改觀了,但…如果要一起生活的話,果然還是不可能的吧?
 
我一定又會厭惡的討厭他回來的時刻,給彼此一些距離也沒有甚麼不好吧?
 
至少會比留在身邊時任性的厭惡,來得懂的珍惜的多了吧?
 
望著窗外,黑夜漸漸被耀眼的陽光給吞噬了…
 
 
《夕暗島episode系列》
 
為了尋找少年的親生父親,和少年一起來到島上的男子,卻因為一名女子的委託在夜裡去到了島上的資料館,然而不知被甚麼東西迷昏後,再次清醒看見的…卻是25年前的夕暗島。
 
不僅如此,25年前的一之瀨惠一之死卻在自己的眼前重現了…
 
而兇手卻是自己當初海灘上被人請託尋找的失蹤人口的母親──羽鳥美鶴。
 
這一座再現著25年前慘劇的小島,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自己真的跳躍了時空來到過去?
 
還有25年前的慘劇到底是…?一切都還是個謎啊…
 
坐在民宿內,男子回想起了昨天負責櫃台的沙織說的話:
 
──「根本不是像不像的問題,這裡就是夕暗島,這裡是25年前的夕暗島!那個男的就說了這些。」
 
一之瀨惠一這句話,到底是甚麼意思…?
 
就算自己在怎麼努力地想,也沒有半點結果,果然與其這在這裡浪費時間的思考,到不如直接行動還比較像自己的作風。
 
唯一提供自己線索的人也只有她了吧?殺死了一之瀨惠一的羽鳥美鶴。
 
她被龍平帶走了…能去的地方…應該是島上的碳礦工廠吧?
 
雖然不是很確定,但還是先去看看再說吧…
 
《選擇移動→夕暗島碳礦工廠》
 
 
陰霾的天空下佇立著一座令人不怎麼想靠近的工廠。
 
這時男子注意到工廠的煙囪並沒有運作時排放的黑煙,甚至也聽不見任何機器和人的聲音,莫非…今天是休息日?
 
太好了,這麼一來就不必擔心有甚麼人出來妨礙了。
 
這裡唯一可以囚禁人的地方,恐怕也只有那裡了吧?
 
《選擇移動→進入倉庫》
 
 
「我還以為是誰,還來是你啊。」
 
才剛推開了門,迎接自己的卻是個充滿諷刺的招呼聲。
 
面對羽鳥美鶴男子一臉正經地說道:
 
「羽鳥美賀小姐,有些問題,方便請教一下嗎?」
 
「……」
 
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
 
男子開口問道:
 
「你再現了25年前的慘劇,那你應該知道25年前的慘劇到底是指甚麼吧?能請你告訴我嗎?」
 
「25年前的慘劇?我不知道你再說甚麼…」
 
有那麼一秒她的眼神透露了驚訝,但很快的又裝出一副不懂的模樣掩飾過去。
 
「不知道?」
 
男子知道她在撒謊。
 
但就算追問她應該也不會說出真相,男子只好換個問題:
 
「那能把你殺害一之瀨惠一的動機,告訴我嗎?」
 
「誰知道呢…我已經不記得了…」
 
她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說著。
 
「…那麼,關於這座島我還有很多不清楚的地方,你能夠告訴我關於這座島的祕密嗎?」
 
「這座夕暗島沒有秘密,如你所見,這裡只不過是一座貧窮的碳礦之島。」
 
「…最後一個問題,你真的…不認識羽鳥美佐?」
 
「…」
 
又是這個問題,聽見這問題的瞬間,和剛才那幾個問題不同,她明顯有愣了一下的反應。
 
「你們不但名字像,就連樣子都很相似,我雖然從她的朋友那只看過不到幾秒的相片,但我記得很清楚,你和她簡直一模一樣…」
 
腦海又浮現涼子將照片遞到自己面前的畫面。
 
「羽鳥美佐…的確和我的名字很像,不過我可不記得我認識叫這個名字的人哦。」
 
她依然一副不肯認真回應的態度。
 
「…」
 
這時男子忽然沉默了下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這時換羽鳥先開口問道了:
 
「既然你認我和那位叫做羽鳥美佐的人很相似,你怎麼不問我…」
 
羽鳥向前走了起步,來到男子身旁直視著前方,模仿著男子的口氣說道:
 
「最後一個問題,你真的…不是羽鳥美佐?」
 
就像是故意要讓男子混亂而這麼說的,但這招對男子是沒有用的,因為…
 
「…因為她已經死了。」
 
「…死了?」
 
「因為被捲入了25年的慘劇事件中,被人給殺掉了。」
 
活生生的屍體,就擺在少年的眼前,就算不當場看見,自己也已經體會到那種感受了…
 
「…」
 
原本打算嘲諷男子的羽鳥頓時沉默了。
 
這時男子轉身走向門口,背對著向她問道:
 
「我要離開了,怎麼樣?要和我一起逃走嗎?」
 
「…比起拜託你,我還不如待在這裡。」
 
轉身背對男子,羽鳥如此回應道。
 
「是嘛?我知道了,那麼以後我還會再來找你的,到時候希望你能夠,好好地和我談一談…再見了。」
 
再次提起了羽鳥美佐的死,男子的心情顯得沉重,於是打算盡快離開這裡,轉換一下心情。
 
「……」
 
羽鳥美鶴不語的,聽著男子的腳步聲消失在關上的倉庫大門後。
 
走出了倉庫,望著黯淡的天空,究竟要怎麼做才能將夕暗島從25年前的詛咒解放出來呢?
 
一切就好像這片漆黑的天空一樣,無法掙脫所有的考驗,只能被困在憂鬱和絕望中…
 
待續。
 
 
以上的故事內容參考至:
 
DS《名偵探柯南 & 金田一少年之事件簿 2 大名偵探的相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3161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c448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14114在神人的面前我... 後一篇:14121的喃喃自語...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enpkpk5206大家
蒼藍雷霆外傳銀白鋼鐵X無傷攻略發佈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