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同人小說】《黑暗靈魂。無名者的故事》10-聖女與聖徒

作者:大理石│2014-01-20 20:51:07│贊助:54│人氣:175
※這是個篇幅稍短的回合,不過六千餘字左右,實際上本來是該放入09裡的,不過現在我把它獨立出來,一方面解說上一篇留下的幾個不太重要的伏筆,另一方面則詳細描寫聖女任務支線的開端。
※我大致上迴避掉了幾個既定的劇本對話,因為要接過去實在太勉強了,所以我打算把它們剪到其它地方加以應用。
※因為有很多東西都是大家將會知道發生的事,所以回頭看了這篇之後反而會有點戰戰兢兢,因為到這篇為止,一個既是故事外、又屬故事內的發展正式出現了。到底放入這樣的情節究竟是對是錯,我仍無法十分堅定地回答,但假如是以一個主角與遊戲的關係塑造來講,肯定有某種程度上的正面意義吧。


----------
10-聖女與聖徒

  索爾隆德,古老如山岩、神聖似朝陽,它是洛伊德的寵愛之地,亦是人們的心之棟樑。
  
  不過,被稱之為索爾隆德的土地何其廣大,直到亞斯特拉前還必須經過三個邦國,全境大小屬地無數,他們皆因主神的光輝而高揚旗幟;但當中只有白教之主所統領的城市才是真正的榮耀之地,坐落在豐饒平原上的它是如此高貴,不愧為信仰之都,不讓半點灰塵所汙染。
  
  但就算是白教教國也無法洗去眾人的原罪,縱使它被傳頌的如何神聖、是何等博愛與睿智,那終究是人類所創造的團體,在薄紗下包裹的是一個無法言述的曖昧個體,既不善、也不惡,僅僅是群矮人齊聚,正邪真偽、無所不容。其中,有至善者以公理行事,為義而戰、伸出義人之手救無依無助者於恐懼;但也有不義者,圖己身之利、假借真理之名行的罪惡之實。
  
  真者恆真、偽者恆偽,信仰也不過如此,再多的教義也觸及不了人類的本質,是煤渣就永遠不會是鑽石、是黃金就永遠不會是鉛條。
  
  "惡龍死於英雄之劍,從此世間和平,"他說,"要真是如此,我可就要失業了。"
  
  我躺在狹小的篷車內,雙眼盯著布棚上的星點破洞。車輪隆隆而走,細碎的咭嘎聲中混著馬蹄音,那是不知何時的白晝--我身上的傷口因震顫而發麻、四肢軟弱無力。那是索爾隆德與亞斯特拉戰役後的事情,流著弗雷米莫之血的我已死在浮卡雅的險地中,現在留在篷車上的只是個無名孤兒,未來將繼續與戰火共騎、應鼓聲而邁進;雖然所有曾屬原野的子孫都未曾忘記故土,但失去名諱的我們只能在邊緣徘徊,枯等夢醒時分。
  
  或是死亡。
  
  
  
  ("黑先生?黑先生?")
  
  古利古斯呼喚著我,當我醒來,只見那片恆久不變的青空等在前方。這裡是寂靜且溫暖的片刻角落:羅德蘭的傳火祭祀場,給歷劫者的虛無慰藉。
  
  「老天爺--你果然沒死,我的恩人!」下一刻,魔法師的臉龐跑進了視野,那張清瘦的面容看起來依舊蒼白,好像縮起身子的貓頭鷹一樣,不一樣的是他身上多了些許污漬,不知是油垢還是塵土,看起來似乎才搬過什麼髒東西一樣……唉,多諷刺啊。
  
  我說:「真虧你能搬得動我。」
  
  對方坐回了殘壁前的石塊,接著一臉心虛地回答:「不,大多路程都是你自己走的,我只是跟在後頭,一直到出了水道後才把你拉到了篝火這。」
  
  「真愚蠢,我為什麼要帶著你來祭祀場啊?而且我們不是在牆塔前就道別嗎?」我不禁皺起眉頭。
  
  「不,先生,你一直走在前頭替我開路……無論如何,事實就是你一直在保護我,」古利古斯把手杖放在腿上,接著說,「雖然我不明白你的性格,然而我知道,你一定是個高貴的人。」
  
  「嘿,你們!不安靜就滾蛋……篝火區可不是讓你們談情說愛用的!」突然,另一側傳來了一聲斥喝,彷彿即將沸騰的滾水。
  
  藍衣戰士似乎依舊如此憂鬱,就連發怒也這般不上不下,但說起話來倒是一如以往的諷刺。隔著篝火,我看見他不悅的容貌,那位戰士幾乎都要從坐位上跳起來了,然而他最後仍舊一臉苦悶地定在座位上,嘴巴嘀咕著一些埋怨話。他似乎在抱怨,抱怨為什麼這一陣子的人總是這麼多,屬於他的領域幾乎不復存在,過往寧靜的好日子即將邁入盡頭--後來,藍衣戰士的嘴角微微上揚,我猜戰士終於從混亂中冷卻下來了,就跟他的為人一樣,既消極、又怠惰。
  
  好詭異的傢伙。
  
  在我向古利古斯道謝並表明自己已無大礙後,那位魔法師便以避免衝突為由離開了篝火,另尋了一處安靜的場所靜思冥想。他就在往水道的懸崖路徑前,古利古斯似乎偏好那種那塊石臺與牆垣圍繞的小角落,盡管旁邊擺著一個掛著乾屍的古井,不過只要不去看,那地方肯定就要比藍衣戰士所在的地方還要讓人放鬆。這麼看來,就屬我臉皮比別人厚,但這也是事實,無論誰到了祭祀場都不願與藍衣戰士共處一地,唯獨我不願妥協,想多靠近火焰一點。
  
  此時戰士盯著我,那副眼神就跟當初我第一次來到祭祀場一樣,然而這次帶有更多嘲笑、更多可悲與憐憫的成份在;而在我重新整頓行囊的途中,我這才發現自己真是髒透了,皮帶與腰包內外都沾上發臭的惡魔血,木箱因此發黑、元素瓶亦難逃藏垢的命運,此外,這件鎖子甲護腿也破爛不堪,近乎報廢。
  
  那是我唯一的防具與衣著,要是不好好維護,就怕接下來我得裸體上陣了--在一陣徒勞地清理後,我又花了點靈魂去修補身上的裝備。羅德蘭什麼都怪,就連修理的方法都如此特殊,修補期間,我從來不缺材料,因為靠著靈魂,我能找回物品原本的樣貌,只是我仍得花費些許時間在補強上,然而光是如此就不知能省下多少功夫了。
  
  「我離開很久了嗎?」我一邊修補,一點問著戰士一些無聊的問題。
  
  起初他沒打算搭理,可是末約幾秒後,戰士突然開口回答:「還不夠久。」
  
  「真不幸?對吧?」其實我一直覺得藍衣戰士的為人不壞。當然,這不壞的定義在於能夠溝通,至於好不好相處就是另一回事了。
  
  「活屍,你這陣子是不是存心找我碴?」他露出苦笑,並說:「每次你一離開,就會帶著奇怪的傢伙回來……你就這麼想折磨我嗎?」
  
  我告訴他:「火焰在上,我心中沒有任何懷恨與惡意。」
  
  「哼哼……很好笑,」藍衣戰士朝我丟了塊石子,並以低沉至近乎虛無的語氣說:「高貴的大善人……你會後悔的,善良是毀滅的開端。」
  
  「我不善良,戰士,」聽起來很奇怪,但我必須鄭重地說明:「我從來沒做過好事。」
  
  戰士側眼一瞧,好像一點也不懷疑一樣。「好事,哼……也對,如果真的好,你還來這裡做什麼?」
  
  我反問:「好人就不會來這裡嗎?」
  
  「嗯?懷疑啊?會來這的都是些自私的笨蛋,再不然就是些無恥卑鄙的傢伙……你說好人?你在這看到過任何好"人"嗎?要是真好,他們就不會、也不該站在這塊土地上……在這段期間你不也應該早就見識到了,羅德蘭不容許半點憐憫。看看你自己,你難道以為自己真的能碰上什麼好人嗎?」他握緊了雙手,然而並沒有流露更多的激動之情,彷彿只是在讀著某段斑駁的文字,是如此空虛且無力。突然,戰士直視著我,他問:「你看看你,到底殺了多少來到此地、受困此地的人,難道其中有任何無辜的善人嗎?要是他們是善,那我們又是什麼?」
  
  「這只是你的謬論,戰士。」我想向他介紹安德烈與索拉爾,如果要說好,他們肯定是個十分具有代表性的人物,然而我卻有些猶豫,我不敢承認這種本質確實存在於羅德蘭;毋寧說,善與好本身就是件十分模糊的事情,按照戰士的論點,或許不只羅德蘭,就連整個人間都未曾出現過善人。但那只是偏見,我想告訴戰士,那不過只是他的固執……可是我就是說不出口,也許我也不相信他們的存在也說不定。
  
  「我的謬論?哈哈,心虛了吧?」
  
  算了,就讓他一次吧……畢竟,我又何必執著於這種事情?「你說是就是,朋友。」
  
  
  
  不久後,我聽見高台之後傳來一陣嘈雜,聽起來像是幾個活在在廢墟中散步一樣。隨著聲音越大,原來那是談論聲,似乎是在討論羅德蘭的狀況,當中有個人似乎正擔任嚮導,指導性的言語一字一句地解釋白教之城的現況與結果,不時還引經據典,以白教的故事比照整塊土地與世界的遭遇,並證明某些事情的急迫性。接著我看見佩特魯斯領三位成員從小拱門後走出,然而他們並不把篝火前的我們當作一會事,繞過一周後,便回頭轉往積水的舊殿堂過去,只是詫異的眼神從沒少過,好像不曾看過如此不堪狼狽的人一樣。
  
  此時戰士喃喃說道:「哼……白教的小姐還想多看看這個爛地方嗎?」
  
  我想他說的是緊跟在佩特魯斯身後的那位聖衣女子。我不禁問戰士,他們是誰?那些看起來就像是要來觀光的學生子弟們到底來這裡做什麼?但他並沒有回答,只是皺著眉頭,像等著某些必然的事情發生一樣。當一切整備完成,我所幸直接走道裡頭一探究竟。這時佩特魯斯一行人已回到廢棄教區前的小空間,似乎打算做最後一次的整備。
  
  剛才的那位女性跪在後頭默禱,纖弱的身姿不為外界所動搖,前面則由兩位身著聖職者戰裝的年輕人護衛著,他們其中一人拿著紙捲觀看,另一個人則睜大的眼警備著,然而我看得出來,他並不習慣這種工作;最後,佩特魯斯就在最外頭,看起來似乎有些疲倦,但還不至於原形畢露,也許是想給學生做個好榜樣吧?此時,留著金色短髮的年輕人見我朝他靠近,便匆匆走上前想確認來意,警戒的神情未曾少過,不過佩特魯斯舉手示意,沒多久,他就滿腹疑慮地回到了崗位,繼續先前的工作。
  
  「啊,是您啊。」佩特魯斯和顏悅色地說。接著,他看出我的困惑,於是解釋:「那些是我的夥伴,朋友,我終於和他們會合了--真是漫長的等待,可是一切都值得。在不久後我們就要啟程離去,想必留在祭祀場的時間也不多了吧?真可惜,畢竟這地方是如此意義深遠。諸神之土,這可是千萬眾生所夢想不到的地方!」
  
  「這不是挺好的嗎?」我說。不過我想這種講法好像有些不妥,所以又補充說:「你終於等到他們了。」
  
  「是的,謝謝您的關心。」
  
  後來佩特魯斯向我介紹了他的三位學生,金髮的文斯、帶著頭盔的尼可、以及專心於後頭沉思的蕾雅。佩特魯斯告訴我,他們三位同學、亦是摯友,不過他又悄悄加了個後話,好像暗示著幾位年輕人的關係充滿著曖昧。
  
  接著,佩特魯斯又禮貌性地請我去和他們聊聊,好分享這些日子以來的"探險經驗"。可是我還能談什麼?不知不覺間,我已走向了文斯與尼可,此時那兩位年輕人瞪大了眼睛看著我,好像眼前的人剛從糞坑裡爬出來依樣。
  
  ……喔喔……該死,好吧,我的狀況是很難堪,但你們不能強求我在這找地方洗澡吧?
  
  「看你渾身髒的要命……雖然說你待在這種地方,但這也太誇張了吧!你身上那是血還是泥巴?唉,不管怎麼樣,至少請不要以這身狀態接近小姐,她肯定會大吃一驚的!」名為文斯的短髮青年首先開口,那語氣就像個公子哥一樣。
  
  但對於那句疑論,我也只能聳聳肩,並直言:「你覺得我還能怎麼樣?」
  
  「至少把衣服穿上,先生……或是清一清身子。」
  
  「我盡量,小兄弟,我盡可能找地方"梳理打扮"一番。」
  
  他大概也知道自己是在強人所難,於是嘆了口氣後便不再多談我的衛生儀態。後來,他問:「佩特魯斯老師要你來跟我們談些什麼嗎?」
  
  「經驗,我知道你們很缺它,可惜我不是個好老師。」我試著抓抓頭髮,不過血塊把頭髮沾的都幾乎沒辦法抓動了。它們刺的像鐵釘一樣。
  
  「要是老師希望你這麼做,那肯定有他的用意在……」文斯苦思良久,突然,他改變的態度並語氣崇敬地說:「很抱歉我的無理態度,這位先生,請問你現在還願意傳授給我們在羅德蘭的生存知識與戰鬥的技術嗎?」
  
  真是個乖寶寶,這種一板一眼的人最適合當聖職者了。
  
  「老實說,我也在想自己究竟能教些什麼,你看了也知道,我過得並不好……。」啊、我想到有件事情肯定非常重要。我在箱中探索良久,直道尋得了那小袋綠花葉--這些東西是我在黑森林裡弄到的,數量還不少,作為保命之用是再好不過的東西了,至少它能讓人在為急的時候能增加點喘息的機會,所以就分一點給他們吧,年輕的戰士們肯定非常需要這些物品的協助。「雖然我沒有知識,但身上仍有些禮物,如果你們接著要到些糟糕的地方,那就請適當地使用它們吧。」
  
  文斯遲疑了一會兒,不過他仍接下了那袋藥草。
  
  「這是……綠花草?哇,真是謝謝你,先生!」那位年輕人有些喜出望外,很快地他也與一旁的尼可分享了自己的喜悅,也許是他從未料到我身上還真的帶了些有用的玩意兒吧。
  
  這時我覺得奇怪,為什麼另一位年輕人一直沒開過口,所以我便問了文斯這件事。他回答:「喔,尼可嗎?他有些口吃,所以不太敢說話。雖然他一向不吝嗇於表現,但對於說話這件事就是沒輒。」
  
  說到這,尼可把手中的文件放下,稍稍點了頭後又把紙給拉到了眼前。反正我也沒什麼能多說的事,有沒有講到話其實也沒差。「文斯,你們接著要去哪?」
  
  「抱歉,先生,我們不能告訴你這件事。」此時,文斯與尼可不約而同地挺起了胸膛,有如城牆般將這個問題阻絕在外。真是群默契的哥倆。
  
  「那能告訴我,那女孩跟過來是做什麼用的嗎?」我探頭望向蕾雅。實際上我是因為心中的不安趨使,那位女性的身份令我有些在意……或許說恐懼,我好像曾見過那樣的人。
  
  文斯也回頭看了一下,然後解釋:「小姐她也是為了完成巡禮而來的……我們三個不死人都是為此而來的,這很奇怪嗎?」
  
  「她的角色似乎很特殊。」為什麼我要問的如此迂迴?
  
  「是的,小姐的身份確實很特別,她在教會裡佔有一席之地,是火焰所選的聖女……所以,這次巡禮對她而言的意義更加重大,」文斯說,「實際上,我們倆不光是因為獲得使命而感到光榮,更值得我們所自豪的是能陪著小姐一起來到這,保護著教會的聖女即是保護著火焰的榮耀,我們將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聖女?是她嗎?……不,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我這下終於明白自己到底在彼海姆幹了些什麼蠢事。可是這有差到哪?我成日殺敵、是個正言順的殺人犯,還有有什麼罪值得我恐懼?
  
  不,這不一樣。戰場是戰場,但那不是戰場……該死,那是工作!我們只是受命於彼海姆的雇主,綁架你的是彼海姆而不是我們!
  
  一切工作至上,你跟其他人一樣,你並沒有比較特別……不,不對,我……我為什麼要這麼做?前輩?我們當時是為了什麼才接下那個工作的?她們之後又去哪了?跟其他失蹤的聖女一樣嗎?而且既然……既然彼海姆自己都能做到這種事,那又為什麼要雇用我們?
  
  我們把無辜人送入火坑了!
  
  「……您應該也是不死人吧?」對、我聽到了,那是她的聲音……聖女蕾雅,請聽我解釋,我鑄下了大錯--是?你還願意對我說話嗎?好得,讓我聽完,「既然如此,那我們也不用攀交情了,各自去達成彼此的使命吧……不然,我們永遠都無法脫離詛咒……不,請別再靠過來了!我不明白你的為人,但我感覺得出來,你心存猶豫……充滿罪惡。」
  
  「但……
  
  「先前不是跟您說過,我們沒什麼好談的了嗎?只有愚昧之徒的行為舉止才會這麼不懂禮貌,我並不認為你是那種人……」她輕聲斥喝著,我也不敢輕易靠近,只能在兩步之遙靜靜地看著,直到我再度試圖忘記人間的一切經歷,我才心存僥倖地……離開……
  
  
  
  我再次出發,朝著疾病之村邁進。去了又能如何?也許這趟路是我的贖罪之旅,如果真是如此……
  
  突然間,古利古斯叫住了我。彼海姆的魔法師又再度勾起我的回憶,令人煎熬的過往。是的,太具體了,我記得一切;在怎麼假裝也沒用,罪惡瀝青纏身……它是我羞恥的烙印。
  
  最初的犯行是在翠川附近發生的,我們隨同幾位魔法師埋伏在森林深處,準備劫走來自索爾隆德的某位偉大女性;下一次是在五指河河岸的小城鎮,趁著夜深,我倆借助靜音之法潛入修院,綁架了禱告中聖女--這段期間,那些魔法師如影隨形,既是協助者、亦是監視者,而我仍記得他們穿著黑色的行裝……那就跟、就跟古利古斯一樣!
  
  你,你是來滅口的嗎?不,別靠近我……我不想再和那件事有任何瓜葛了……從此也不再有牽連,這是約好的事情,全寫在你們的魔法契約上!
  
  「黑先生?」
  
  …………你們……
  
  「我們?黑先生,你沒事吧?哈哈--……請放心,我沒想過要做任何不利於你的事。我只是,嗯,我想要給你一點具體的答謝。」
  
  不,我什麼都不要……請讓我走吧,求求你!
  
  「你還好嗎?」
  
  ……牧師…………我背負著重罪……我也不過就是個愚蠢的殺人犯……
  
  「黑先生?喔,老天爺,你在做什麼?請別跪在那,我的朋友!我擔當不起這重量啊!」
  
  「…………古利古斯?」
  
  我看見他的眼睛,魔法師的雙眼是如此明亮,不讓陰霾所佔據……不,是我錯了,他不是那批人,古利古斯的本質與那些冷冰冰的特務們不同,是個潔身自愛的學者。但你的衣著又是怎麼回事?你不也是個在暗地裡做事的角色嗎?我看著他不發一語,滿心羞愧……剛才的我就像個瘋子一樣,這樣的失態看在你眼裡是不是正好符合了弗雷米莫人的形象?
  
  可是他卻說:「別怕,這裡沒有你的敵人。」
  
  「不,走開,魔法師……」
  
  這是我第二次逃離。然而就算避了一時的責難,至今我卻仍舊害怕,害怕到底還有多少個錯誤等著我,恐懼我所不願面對的真相究竟會將自己逼入何等困境。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31583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DarkSouls|黑暗靈魂|同人小說

留言共 1 篇留言

白白無恥的伸手牌寫手
劇情有連貫嗎?

06-27 16:28

大理石
有喔,不過在跑第二鐘前的故事線比較散,所以連續性略差06-27 18:2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blackto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同人小說】《黑暗靈魂-... 後一篇:溺水...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ikahana大家
來看小說……唔、神的那些小事情(*゚∀゚*)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2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