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刀劍神域《至25層攻略紀錄》CH14

作者:翎天藍│2014-01-18 13:02:36│贊助:0│人氣:350
  • 霍嵐
他一個人被囚禁在又黑又孤獨的監獄中,這是個深幽的地下牢房,但卻比任何一間普通牢房還要來得更溫暖。
沒錯,它是很黑。走廊上的壁台掛著火炬,搖曳微弱的光線彷彿自遠古的故事裡頭照進來般,溫暖了他的身心,但囚房的後半部卻始終籠罩在深邃和黑暗之中。遊戲中的監獄終究無法真實的如同現實世界,這裡沒有半隻老鼠,更沒有令人難以忍受的臭味,唯一的缺點就是潮濕了點。
不過霍嵐卻始終無法抱怨寒冷。他不確定在冬天時會不會吹著澈骨寒心的風,但至少,在現在這個已經接近夏天的氣候裡,他甚至還會流得一身汗。
他一直認為牙王一定會為了發洩自己的怒火,把他丟在這裡任他自生自滅。不過,他很快就發現關於這件事他想錯了,就跟其他許多的事情一樣。他的伙食好得令人難以置信。他們給他送來大碗的大蒜肉湯,又過了幾天後,他發現湯裡又多了大塊的白魚肉,還有紅蘿蔔和洋蔥。然後,他發現這是在25層攻略以來,不管是他的身還是心,從來沒有比現在還要更強壯的時候。
他有兩名獄卒來照顧他,兩者都是穿著軍隊制服的玩家。一名身材略顯又矮又胖,有著寬闊的肩膀和粗壯的手臂。他的制服上頭多加了好幾圈的鐵環,以固定他的裝甲。他每天早上都會送一碗燕麥粥給霍嵐,有時在裡頭用蜂蜜增加甜味,有時則會在裡面加些牛奶;另一名獄卒年紀看來大些,瘦得像根竹竿,有著一枚胸章掛在他的制服上,在微弱的光線照耀下,霍嵐能看見那上面寫著「艾恩葛朗特解放軍榮譽勳章」。他會帶來一盤烤過的肉和馬鈴薯泥,有時是燉魚。有次甚至還帶了半塊以醬汁淋過的五分熟牛排給他。他狼吞虎嚥的吃完,忽然間意識到對於一名被關在監獄裡的階下囚,這的確是罕有的待遇。

他還記得他是如何被帶到這裡的。當時,他正在房間盥洗,卻突然聽見門外有人正在敲門。他打開了門,兩名軍隊打扮的玩家就站在他面前。
「霍嵐先生?」其中一名說道,「請跟我們走一趟,以好證明你的清白。」
「那至少給我一些時間收拾我的東西吧,」霍嵐面色凝重的說,「放心,我不會逃走的。」他知道,如果他現在逃跑的話,到遊戲被攻略前的那一天他都會被當作通緝犯追殺。而他壓根也沒有逃跑的念頭:他本來就打算為自己的行為負起責任。
兩名玩家左右夾著他通過傳送門的湛藍光芒,走在他早已熟悉的起始之鎮上。他原以為他們會直接把他帶去牙王的辦公室見他,但他們卻直接繞過了那棟軍隊總部,繼續往前進。又走了一段時間後,他發現他正在站一棟他毫無印象的希臘式建築前,他們倆二話不說就直接把他帶了進去。

他們沒有敲門,但門卻似乎知道他們的意圖。當他們走進不到2公尺的距離時,門便自動敞開,當下,他愣住了。
因為裡面正是一個他在現實世界時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畫面。
中央高高在上的三個人分別是;彤岡、牙王,和一位穿著第一層互助公會「MMOTODAY」服裝的男性。而兩旁的旁觀席擠滿了人,而他們把他帶向的位子正面對著牙王等三人。
說直白點,正是現實世界中執行審判的場面,其意味著「法庭」。

一股無名火突然在他胸中爆發,他用力甩開兩人的控制,冷笑著走向審判席一邊說:「喲......牙王先生,我還以為您會親自和我在您的辦公室裡用您所謂的『正義』來跟我談談呢。」
牙王不悅地揚了揚眉毛,道:「霍嵐先生,你現在可是被審判者呢。如果我是你的話,我就會明智點,少用咄咄逼人的口氣跟決定你命運的人說話。」
霍嵐還想繼續反駁,但想想繼續辯下去也沒什麼意義,於是作罷。牙王揮了揮手,示意司儀開始。司儀清了清喉嚨說:「那麼艾恩葛朗特法庭第21次的審判開始。審判者:牙王、彤岡以及辛卡先生。被告:霍嵐先生.........」
被指控的罪名一大串,又臭又長,但似乎都是事實。他必須非常努力才能讓自己不要打斷那司儀的話。當他終於唸完時,他問道;「請問被告是否承認以上這些罪名?」
霍嵐深吐了一口氣,下定了決心。「是的,我承認。」
全庭一時間鴉雀無聲,彷彿沒有人預料到他會說出這樣的話似的。所有人都屏息地盯著牙王等三人。
辛卡和牙王的爭辯非常激烈,到了後來牙王甚至一拍桌子對著辛卡吼,但彤岡的眼神和行為始終深不可測。
司儀眼見兩人的爭辯越來越誇張,他走上前拍了拍兩人的肩膀,兩人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直到這時候,他才發現這司儀是誰:目前攻略組第二大公會「英雄神輝」副會長──契特拉。看來連英雄神輝也不喜歡他的作為。

「那麼,我們請陪審團表決。」契特拉說道,「認為霍嵐先生有罪的請舉手。」
霍嵐的心臟險些跳出來。因為,贊成有罪的人看起來超過半數,而這些人多半是軍隊的人。
「看起來大多數的人都認為你有罪啊,霍嵐先生。」牙王咬牙切齒的說,並示意旁邊的手下把他架走,但這時霍嵐的眼中燃起了怒火,那神情足以讓人退避三分。
「如果繼續讓艾恩葛朗特解放軍掌權攻略組那麼我們永遠也無法通關這破遊戲!」所有人都嚇了一跳,牙王似乎也吃了一驚,不知所措的看著他。「難道捍衛我們的未來錯了嗎?難道因為你們!」他的手指向牙王,憤怒在他顫抖的齒間爆發,「難道因為你們的自私!自利!我們全部人都要跟著一起陪葬嗎?!睜開你們的被蒙蔽的雙眼,動動你們已經被僵化的腦袋吧!這幫人的慾望會拉著我們這些人一起下到無遠弗屆的炙熱煉獄!你們可以逮捕我,你們可以扭曲真相,但你們卻永遠無法改變這些已經是真理的事實!」
全場起了一片譁然,辛卡呆呆的望著霍嵐,不知是因為他的發言與他所聽說的大不同,還是他這才知道,霍嵐這個人一點也不簡單。
牙王卻比其他人更快恢復了鎮靜,他立馬指揮手下把他架出現場,儘管辛卡和其他人怎麼奮力阻止他,牙王都必須捍衛他所剩無幾的聲望。

接著,霍嵐就到這了。一個人孤單的留在黑暗中,極度渴望人說話的聲音。每當獄卒走過時,他都會和他們聊上幾句。他知道如果對他們說趕快獲釋或大發慈悲一定毫無用處,於是改對他們提出問題。「現在攻略的情形如何了?」「攻略組的情況還好嗎?」他還試著打聽判決的狀況,「今天天氣如何?」「夏季的蟬鳴開始了嗎?人們依然在迷宮區裡來去嗎?」
他問些什麼都沒有差別。他的獄卒從來沒有回應,雖然有的時候那個矮胖的獄卒會看他一眼,然後在半個心跳的瞬間霍嵐以為他就要開口了。老實說,他甚至連現在是白天還晚上都分不清楚了。他只能靠著獄卒來送餐的時間推測。

大概又過了三個白天和二個黑夜,有個人開了鐵欄杆外頭的門進來。他以為是他的獄卒,結果竟然不是。
「霍嵐先生,我想您的監獄生活應該過得不太好吧?」
霍嵐透過他的欄杆外瞧,那人就站在外面。他穿著一件斗篷,兜帽遮住了面孔。但他卻認得這個聲音。
「確實不太好,彤岡先生。不過我想已經比我預期得好多了。」
即使在微弱的火光下,霍嵐依舊能清晰地看見這不速之客臉上的笑容。
「沒錯,」彤岡笑道,「這的確是比當初牙王計畫給你待遇好太多了。」
他蹲了下來,這時,霍嵐突然發現他臉上的疲憊,以及他多日奔波的風霜。
「抱歉,讓你到這種地方。別說一杯咖啡了,我就連椅子都沒法請你坐。」他嘲弄的笑了笑。
「我無所謂,反正剛剛已經坐了夠久了。我不是個喜歡多客套的人,咱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吧。判決的結果幾乎已經出來了。」他一直盯著霍嵐,似乎是想觀察他臉上表情有沒有什麼變化。「牙王一派得到軍隊內部大多數人的支持,理智的聲音終究無法在軍隊中獲得共鳴。」
霍嵐露出了個虛弱的微笑,開口道:「那就表示牙王成功的煽動了大部分人的情緒,喪友、喪親、喪情......他一直都很能掌握人心最脆弱的地方。那你呢?這次來這種狗不拉屎、鳥不生蛋的鬼地方做什麼?肯定不是為了向我這種間接害死了20幾個人的冷血殺手哈拉吧?」

「確實不是。」彤岡笑了笑,「但我卻不同意你最後面的那句話。那些人沒有想到的是,你的確是間接殺了20幾個人,卻間接不知救了多少人。」
「少恭維我,彤岡。」
「唉,」彤岡嘆了口氣,「為什麼就是沒有人願意相信為了拯救一個烈士的性命而充當陰溝老鼠的人?至少,我希望他們在認清現實後就能恢復他們的理智。」
他收起玩笑般的笑容,他周圍的氣場突然充滿了壓迫感。
「牙王正準備給你個痛快。」霍嵐聞言,卻只是苦澀的笑了笑。
「他恨你,恨你入骨。你讓他好幾個月建立起來的功業毀之一旦,我想你應該瞭解吧。他對他的手下毫無情感可言,他們都只是他純粹的棋子罷了,他們的存在對牙王來說,僅是用完就丟。但為什麼還是有這麼多人相信他一言一行?你說的對,他一向都很擅長掌握人心的弱點。正是因此,你才要試著推翻他。他的聲音只會讓更多人盲從。但即使是最狡猾的狐狸,也都有大意的一天。你是他創會時就加入的老成員,你當時又對他忠心耿耿,他自然沒理由懷疑你那齣演得很真實的內心戲。到目前為止,我說的對不對?」
「完全正確,」霍嵐已經無法掩飾他心中的驚訝了,「你又是如何知道的?我記得我從沒跟任何人說過。」
「你不必知道,重要的是我接下來要說的話。」他的臉上多了一抹得意的笑容,「這就是現在整個軍隊對你的恨意。我是可以把你暫時送到其他有意願的公會避避風頭,但這又如何?這麼做的風險不但高,而且被發現的機率更高。聽著,霍嵐先生,你想繼續活下去嗎?即使眼前的路崎嶇難行?」

霍嵐不發一語,仔細思考著這段話的涵意。他不知該不該相信眼前的這個人。當你在軍隊裡待久了,你就會發現,這公會裡的人大部分都是該死的既得利益者。但現在似乎也毫無方法了。如果待在這是死路一條,那麼,即便只有1%的機會,他也應該試著賭賭看。眼前的這個瓶子裡裝的毒藥還是解藥呢?無論如何,霍嵐都必須鼓起勇氣,為自己的生命奮力一搏。
「我想,」最終,他緩緩的說。「但我不知該如何繼續活著。」
「非常好,」他伸出一隻手,兩隻手隔著幾根鐵欄杆堅定的握了握。「幾天後,我的人就會來了。不管發生什麼事,都絕對不要驚慌。請僅記,這些都是為了讓你保命的必要手段。」
======================================================================
霍嵐在熟睡中,忽然感覺到一股隔著牆壁都能感覺到的震動,接著,他立刻翻身起床。即便隔著監獄的鐵門,他也能清楚聽到外頭喧囂吼叫的聲音。
他馬上想起了彤岡與他的約定,走到水盆旁往自己撥水,試著讓自己清醒一些。除此之外,他好像也沒有別的事情可做了。

說時遲那時快,監獄區的大門被人用力踢開,好幾個身披彤岡那種斗篷的玩家踏著重靴衝進來。他們的動作非常快,且分工細膩,彷彿那已經排練許久似的。兩個人守衛著門口,三個人左右正開鎖的玩家。不到幾秒鐘的時間,鎖就被破解了。那三個玩家立刻上前,用非常粗魯的方式抓住他,他眼前最後的畫面是,其中一人拿著一個黑色的頭套往他頭上毫不客氣的戴上,手銬也沒給他拿下。霍嵐完全沒辦法抵抗,只能任由他們行動。
他們架著他,快步衝上好幾百階的樓梯。他甚至聽見了好幾次的爆炸聲,幾乎震耳欲聾,完全蓋過了其他人吼叫的聲音。根本沒有人或任何東西阻擋他們,直到強風吹著他的衣服飄揚時,他這才明白,他們已經出了黑鐵宮的大門。
不知道是因為頭套的遮光效果實在過於完美,還是現在真的是晚上,他完全無法分辨現在是白天還是夜晚。他寧可相信是後者,至少被發現的機率小一點。
到底要去哪裡呢?他不曉得。會不會是彤岡的秘密藏身處?或是彤岡的曾經說過的其他公會?不,不可能,他已經說過,風險太大了,這樣不只會害了自己,也害了別人。但即便他想破頭,也不可能在抵達前知道真相。
速度突然慢了下來,霍嵐以為已經抵達目的地了,沒想到他們卻用力把他往前摔了出去,霍嵐立刻跌在某個木製的東西上。他只感覺頭上被什麼東西撞了一下,霍嵐立刻失去了意識。是天還是地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31309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ws09125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刀劍神域 艾恩葛朗特外傳... 後一篇:刀劍神域《至25層攻略紀...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hh10120大家
奇幻小說更新!歡迎大家來看異界遊人談的最終篇章!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