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1 GP

◆純粹(希瓦娜)(下)

作者:Cecil│2013-12-30 01:15:54│贊助:50│人氣:1550





  最近嘉文十分忙碌。

  之前他投身於將愛歐尼亞的南部三省從諾克薩斯的勢力中解放的工作,也對此發表了許多意見,無奈聯盟顧忌諾克薩斯的聲威,一直遲遲不願重開決定統轄權的審判之戰。直到最近,愛歐尼亞使用魔法網路,向整個世界轉播了武僧自焚的事件後,廣大的抗議聲浪才終於傳到聯盟官員耳中,試圖維持秩序的聯盟官員也才再次向諾克薩斯提出建議。最近,審判之戰終於在諾克薩斯高傲的首肯下準備重開,嘉文也表態,積極支持愛歐尼亞,表示蒂瑪西亞永遠會是他們在海外最可靠的盟友。

  而現在,她知道使嘉文煩心的,正是幾天後就要出發的卡拉曼達之行。

  這個位於莫格羅關口北方,原本默默無名的小鎮,因為鎮長公開發表「發現魔力蘊藏點和大量礦藏」的消息而聲名大噪,一舉躍上世界目光的中心。
  為了取得和這個城鎮簽署獨家採礦權的合約,瓦羅然兩大勢力,蒂瑪西亞與諾克薩斯,以及其他城邦,都紛紛表示強烈的意願,並派駐軍隊與礦工進駐,試圖展現自己的科技實力。也因為這樣,蒂瑪西亞和諾克薩斯的人民無可避免地在那裡引發了不少衝突,也讓有關當局十分頭痛。尤其是最近聯盟似乎也想介入,要求卡拉曼達將魔力蘊藏點交付聯盟,成為一個中立地帶,這點讓整個卡拉曼達的情勢越來越膠著,各方勢力也就越來越急躁。

  嘉文四世表示,和父親商議過後,他們決定一同前往卡拉曼達,在協議的過程中施予一些必要的壓力,讓順風能朝著德邦吹來。如果諾克薩斯得到了這個可說是無價的礦石蘊藏點,他們必定會和坐擁許多科魔法研究的佐恩合作,研發出對他們不利的物品,藉此提昇自己的影響力。儘管蒂瑪西亞已經透過和弗雷爾卓德的外交、以及幫助愛歐尼亞來提昇自己的名聲、鞏固在國際上的地位,但提防武力進犯亦不能有一時半刻的休息。

  她認為現在對諾克薩斯做出這麼多提防,似乎是有些過度擔心了,但還是乖乖地答應跟著他一同前往卡拉曼達。

  然而這次,儘管依然是騎著馬,他卻不再和她共騎了。跟在繪有光盾家圖樣的馬車後面,她忽然感覺到自己跟他的距離變得相當遙遠──話題和外交有關時,對此一竅不通的她插不上一言半句;和戰爭有關時,她又覺得他太過無情,看得太遼遠而寬闊,似乎克制著自己的私情,不把身邊的人放在眼中,也不把他們的死看得太重,只是一味地喊著「為了蒂瑪西亞」。

  初遇時,那個充滿熱情又憐憫弱小的他,還是存在著;但她已經很少看到了。
  ──如果不再一起戰鬥,或許再也看不到了。

  思及此,看著又要飄起雪的灰色天空,她感到有些冷。







  她在營地中狂奔著,想找到嘉文。

  剛才,她才在營帳中準備睡下,卻忽感一陣地動天搖,隨即有劇烈的崩塌聲從礦坑的方向傳來。整座蒂瑪西亞所屬的營地陷入一片混亂,她也顧不得自己只穿著貼身的皮甲和罩衫,就跑去嘉文所在的營帳,想幫他儘快前往安全的地方,卻發現他不在營帳中。自從來到卡拉曼達,他就常拋下她,偷偷跑去很多地方,不知道要做什麼。每次找不到他,她都會很緊張,但那些全都不比這次的恐慌。

  作為他的貼身護衛,找不到他的焦躁在她心頭攀緣而上,幾乎要盤據她的意識。她在被地震產生的煙塵所覆蓋的天空下、慌亂的人群中,逆著人流奔跑,一邊大聲呼喊。

  最後,她終於在一個能夠俯視礦坑的懸崖附近看到了他。

  嘉文沒有穿著盔甲,也沒有拿槍,而只是穿著平常的服裝,披著繡有光盾家徽的披風。他佇立著凝望下方的礦坑,沒有察覺到她靠近。

  她遠遠叫了他一聲。「殿下!」
  聽見她的聲音,他轉過頭來,笑了。
  她走近他。「殿下,請快點隨屬下前往安全的地方。發現您不見的話,大家都會很擔心的。」
  「希瓦娜,」他搖搖頭表示拒絕。「妳能聽我說一件事嗎?」

  「等會再說也──」
  「不,不能等會,一定要在只有我們在的時候說。」

  礦坑那裡開始打起了手持燈具的光,顯見救援小組已經過去檢查是否有礦工受困。嘉文轉頭看了看這個景象,又轉過來看她。她忽然發現,這是他們長時間以來第一次獨處,在國內時,她擔任他房間守夜的守衛、以及他出席各種活動時的貼身侍衛,卻沒機會和他說話,因為他們周圍總是有許多人監視著。

  「妳還記得我說過,要盡可能犧牲少一點人嗎?」他走向她,把手放上她頭頂,輕輕摸著。「我做到答應過妳的事情了。」

  她仰頭看他,月光映在他臉上,把他的臉照得像是天神──五官深刻而冷硬,英俊卻無情。她明白,他此時眼中又看不到她了,他的視線穿透了她,凝視著某個更遼遠而寬闊的東西,一個無人知曉的追尋。

  她沒再多說什麼,只是淡淡地回答。「殿下,我們該走了。」說完話,她自顧自轉身,環著肩膀。
 
  「別叫我殿下行嗎?只有我們在的話,別這樣叫我。也別叫我四世,也別叫我『您』,叫我嘉文就好。」他從後面搭住她的肩膀。「就只是嘉文。妳也就只是希瓦娜,不是『屬下』。」

  她沉默了。她自認心思不夠細,聽不明白這番話的含意。她不曉得他為什麼突然這樣說,來到卡拉曼達後,她總看他蹙著眉,像是這個地方的喧囂與利益爭奪的聲音弄得他頭疼。

  或許他只是累了,就像人累了總會想先靠著什麼;不累了以後,他們還是會挺身向前走去。
  
  「下次吧。」她又往前走去,斷然說:「該有人要來找我們了。」
  她走了好一段距離,才倚在山壁上,等著他從後面趕上她,他沒看她,她也沒看他。兩人一路無話,由她領著回到臨時的營地。

  隔天,可靠消息證實了地震引發礦坑坍塌,十二名蒂瑪西亞礦工被困在礦坑中,生死未卜。她抿著嘴,靜靜肅立在會議帳篷一隅,看著在桌上攤開卡拉曼達地圖的參謀與嘉文,暗暗希望這次坍塌跟嘉文昨天異常的行為沒有半點關係。

  搜救行動持續了數星期有餘,途中,各方勢力都伸出援手,組成了一個臨時營地,幫忙因為礦坑現場的魔力外洩而更加困難的救援活動。當然,因為所有人本來還處在劍拔弩張的狀態中,期間不免傳出了一些懷疑之聲:有人質疑引發礦坑爆炸的,可能是佐恩引進的採礦法所產生的易燃廢棄物;也有陰謀論者表示,這次爆炸可能是人為的,儘管他們提不出證據,表示為什麼有人要這樣做。

  最後,搜救隊終於將十二個虛弱但沒有大礙的礦工給全數救出,所有人都鬆了口氣。然而,就在隔天,地質學家推測可能是崩塌起點的位置,發現了一具諾克薩斯士兵的屍體,周圍還散落許多諾克薩斯秘法地震炸彈。這個發現震驚了整個營地──這件事幾乎直指諾克薩斯為最大疑犯。而營地也瀰漫起一股前所未有的緊張氛圍,在一次差點演變成械鬥的衝突後,諾克薩斯的救難小組人員迅速撤離了臨時營地。

  即使諾克薩斯高層表示這可能是不實指控,調查行動也如火如荼地開始,卡拉曼達議會依然根據諾克薩斯的過往紀錄迅速決定,要將獨占採礦權的合約簽給西方金鷹蒂瑪西亞。簽約典禮幾乎和調查行動同時進行,而諾克薩斯士兵的不滿情緒也逐漸升溫,他們佔領了一些過去曾屬於諾克薩斯,還在採礦中的礦坑,並停止了礦坑的運作,以表抗議;此舉卻沒能阻止卡拉曼達即將透過交出採礦權,得到蒂瑪西亞的貿易特許,並即將成為形同其境外省份的事實。







  簽約典禮前幾個小時,前來觀禮的嘉文站在用紅線圈起來的典禮區域中,穿著襯出他挺拔身材的正式服裝,披著用金線繡有紋樣的披風。她站在他身後,知道只要今天一過,他離那個理想世界又近了一些。

  紅線外滿是希望見證歷史的人們,會議廳外則有諾克薩斯的抗議人士,他們聲勢之大,幾乎讓人以為會議廳下一秒就會被拆毀。蒂瑪西亞國王,亦即嘉文三世,充滿信心地對憂心忡忡的鎮長與議會會長表示「進駐於此的蒂瑪西亞軍隊絕對能把此處和諸位閣下的生命保護得滴水不漏」,這才讓典禮如時開始。嘉文時不時看著會議廳的入口,看上去似乎對那些諾克薩斯人感到十分厭煩。
  她看著議會會長首先感謝蒂瑪西亞皇室與卡拉曼達鎮長萊德利的蒞臨、並開始朗讀合約內容、三世和鎮長握手、鎮長準備簽下合約……霎時間她對這一切感到疲倦,只希望一切能快點結束。

  「自己出去向你尊敬的王打個招呼吧。

  一個不大卻清晰的聲音傳入她耳中,她立刻轉頭看向人群,右手已然化作龍爪,燃放絢麗的紅光。人群當中跌出一個蒂瑪西亞士兵,被繩子綑得頗為嚴實,拉著繩子的是一個帶著半面罩的男子,他歪了歪沒有長半點頭髮的光潔頭顱,表情滿是嘲諷,就像一隻鎖定了獵物,正看牠一路竄逃的獵鷹。

  她咬牙。
  那是新上任的諾克薩斯將軍,「謀略家」斯溫。

  嘉文認出他,憤怒地大吼:「你知道你正在做什麼嗎──諾克薩斯人!
  他大步向前,每一步都像是要在地板上印出火焰的痕跡,似是想把被諾克薩斯軍隊和抗議者煩擾多日的情緒發洩在斯溫身上。

  斯溫放下繩子,看向怒視著自己的蒂瑪西亞王子,慢慢地拍起手。「不錯,演得非常好,可惜我從來不喜歡看戲──相信各位都很清楚,日前在礦坑發生的不幸意外,以及之後更加不幸的卑劣戲碼。這個男子已經承認他在礦脈裡面謀殺了諾克薩斯的善良公民,並且栽贓給我們諾克薩斯。」

  她瞪大眼睛。
  栽贓?蒂瑪西亞?

  「你這只會算計的小人膽敢宣稱──」嘉文暴喝,但隨即被他父親阻止。
  「夠了,你先退下。」嘉文三世起身,伸手阻止兒子。
  「但父親──」
  「我說夠了。

  已有年事的國王不像王子一樣高壯,但挺直背脊的凜然姿態,依然有著身為一國之主的架勢。他沒有理會斯溫,垂首看向倒地的蒂瑪西亞士兵,朗聲詢問他的姓名。他原先瑟縮著,不敢看向自己侍奉的君主,直到嘉文三世沉聲喝問,他才發抖著說:「湯姆……我叫湯姆.加爾文。」

  「看你這比雞還小的膽子,要獨力策劃這種為國貢獻的計畫肯定是不可能的。」斯溫冷笑著用助行用的拐杖敲了敲地面,說:「你為什麼不和在座可敬的諸位說說,是誰教唆你當這頂罪羔羊的呢?」

  「斯溫!我警告你──
  嘉文沈不住氣再次大吼,但士兵尖銳恐懼的呼喊蓋過了他的聲音。

  「是他!是王子殿下要求我這樣做的!」

  她死死握著右爪,幾乎是靠著這個動作才不至於摔倒。士兵恐慌的臉、國王凝重的神色、斯溫得意的表情,以及嘉文咬緊牙根,幾乎要衝上去活活把斯溫挑筋折骨的憤怒模樣,讓她幾欲昏眩。

  整個會議廳頓時炸開了鍋,簽約典禮也被迫中止。斯溫被請離場時,臉上那種猖狂的笑容,就好像是那些抗議者終於湧入會議廳,將他們所有人都抬上了絞刑架一般,教他爽快不已。她擠入洶湧混亂的人群中,看見那個叫做加爾文的士兵已經開始口吐白沫,並且被抓了起來,而蒂瑪西亞的皇室成員也被請離場。
 
  她看不見嘉文的臉,只能看見他寬闊的身形,迎著午後的陽光,在她臉上投落一道陰影。






  她和嘉文已經被困在離卡拉曼達有一段距離的這個小村好幾天了。
  
  自從簽約典禮被那樣難堪地打斷後,嘉文三世命令兒子不能對外發表任何聲明,為的是不要損害蒂瑪西亞的形象,或給予諾克薩斯攻訐他們的空間。但他也不許兒子回到國內,就這樣讓他們待在這裡,等待著審判開始。她原以為對那名蒂瑪西亞士兵──當然他現在已經被捕下獄,因此被稱為囚犯──的審判,應該會在近日開始,因為按常理推斷,這件事拖得越久,蒂瑪西亞就會顯得越可疑。

  事實上,嫁禍給諾克薩斯的好處實在太多了:由於這個惡名昭彰的城邦早就以各種下流手段聞名世界,因此在成為礦坑爆炸案件的嫌疑犯時,幾乎沒人會多作思考,而只會覺得他們這次手法不夠高明,終於被逮著了。而在剷除這個最大的敵人後,蒂瑪西亞幾乎不會再遭遇任何阻礙,而能順理成章成為卡拉曼達的合作城邦。推斷出這個事實以後,就連她自己都無法再那麼堅定地相信,蒂瑪西亞高層在這個問題上是全然清白的。

  而且嘉文根本沒有跟她解釋什麼。這可以看作他認為解釋是相當愚蠢的事情,但她現在更傾向把它當作一種默認──她不是在懷疑他的人格;相反地,以她對他的認識,他就算真的唆使加爾文引發礦坑爆炸,並殺害了路過的諾克薩斯士兵,她也不會覺得奇怪。當下她自然是震驚的,因為這種骯髒事不可能真的是出自他的手下,他可能會要求屬下去做這些事,然後宣稱這是「必要的犧牲」

  為了帶領眾人往未來前進,他不可能會就這樣髒了自己的手。
  她都明白。
  她只是不曉得,為什麼他以為她不懂這點。

  晚餐時間的鐘響了,國王今天依然沒有出現,這代表審判又延期了。

  用過晚餐後,她護送一語不發的嘉文回到房間,並站在房門外,等待又一個無眠的夜晚來臨。然而,一個不速之客出現在轉角,並快步走向她。

  她看見穿戴著連帽斗篷的人出現,便立刻將右手變作龍爪,預備出擊。但他一靠近就拉下兜帽,露出臉龐,示意她自己不是外人。

  「羅森克?你怎麼──」
  「現在沒空多說,請讓我進去找殿下。」

  回國以後,她意外發現羅森克並沒有在嘉文指定的護衛隊中,就這樣無聲無息地消失了。現在的他,只剩長相還和以前相類,氣質則完全不同了。他渾身上下散發出一種習於在暗處活動,簡潔而無情的味道,無論是緊鎖的眉頭、暗沉的皮膚、或是以往可稱作冷靜現在卻只剩冷酷的面貌,無一不讓他像是個地下活動者。要不是她認得他,恐怕會立刻將他殺死。

  「我問看看。」
  她輕敲身後的門,說羅森克求見,裡面沉默了會,便馬上傳來嘉文的聲音,要她讓他進去。她沒有得到命令,便繼續站在門外等候,不久,羅森克出來要她進去,一句話都沒說就立刻離開了。

  她走進房間,不曉得自己將會聽到什麼。

  嘉文坐在窗邊的椅子上,垂著雙肩,似乎非常疲倦。聽見她帶上門的聲音,他嘆了口氣。

  「殿下,您找屬下?」她輕聲問。

  「……如果我命令妳別那樣叫我,妳可以答應嗎?」他背對著她,抬頭仰望緊閉的窗戶外面的月光。「現在我們附近不會有人了,誰也不會在的。

  她放鬆了,他說的沒錯。「……嘉文。」

  他轉過來看她,苦笑了一下。「我確實不想命令妳。只有妳,從來都不需要我做得那麼強硬。」

  她扯著嘴角,也跟著笑了。「說得好像屬下、不對,我很聽話一樣。」

  「我還需要妳再聽話一次。」他起身,同時把手放在前額,彷彿那樣做就能緩解他的憂慮。「妳待會,要陪我去一個地方,我們做的事情,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就算是為了幫忙我,陪我去吧,希瓦娜。」

  「如果有人知道了呢?」她忍不住問。

  「這就是我找妳的原因。」他把手放在她的肩上,露出沒有防備的笑容。「如果真有那一天,可能要麻煩妳,毫不猶豫殺了我。







  卡拉曼達的鎮長萊德利向所有人承諾,沒有人可以在審判開始前靠近那個囚犯,除了他最信任的親信──而這自然包括了本應和他簽訂合約,成為貿易夥伴的光盾家成員。

  例如嘉文四世和他不言不語的強大護衛。

  走在通往地下囚牢的路上,偶然傳來的水滴聲,彷彿在敲擊她空蕩蕩的心。走在她前方的他套著一件深藍色的大衣,手一直放在口袋裡。

  「到了。」他抬手示意她停下。

  儘管被稱作囚犯,湯姆.加爾文卻沒有被上任何鐐銬,而是頹唐地坐在角落的木板床上,雙手掩面。他知道他昔日的殿下帶著人來看他了,卻不敢抬起頭來面對他們。

  「加爾文。」嘉文只說了這個姓氏,對方就馬上彈起來,跪到地上。

  「對不起、殿下,對不起,原本屬下是打算什麼都不說的!原本屬下在被抓到後想要直接自殺……」

  「沒關係,我是來幫你的。」嘉文諒解地笑了。

  她看著他的反應,當即意識到加爾文當日在會議廳哭喊出來的的確是事實──唆使他引發爆炸、嫁禍給諾克薩斯,使蒂瑪西亞得以取得獨占採礦權的,不是別人,就是所有士兵都願意獻上忠誠、欣然為其赴死的嘉文四世。
  他轉頭看她。「抱歉,的確是我要求他這樣做的。我可以讓下面的人去指示他就好,但我還是希望可以看看他,所以親自告訴他任務的內容,向他道歉。為了我的理想,他的未來──」

  「為了蒂瑪西亞、為了殿下的大義,我不會後悔。」加爾文抬起頭,表情很是難受。「若不是當天我被法術控制,我死都不會吐露半個字……就算是死!

  他激昂的吼聲迴盪在地下囚牢中。她看著加爾文,赫然發現她看見了當時發誓要對嘉文奉上永恆忠誠的自己。加爾文也聽了嘉文的話,也受到了他的激勵,然後決定為他赴湯蹈火。她看向他,好奇起為什麼即使認知到這個事實,她卻仍然決定要繼續待下去。

  然後她淒然地笑了。
  或許她早就已經沈醉在那個他追求的、純粹而光輝的幻夢當中。不管通往那個夢的道路多麼骯髒,只要觸及那個夢,一切都會被洗淨。
  那是他的夢。只要有這個理由,就足夠她跟著踏上這條路。

  「我父親已經沒辦法再說服萊德利延後審判了。」嘉文神色凝重地說:「聯盟那邊已經決定派人過來參與審判,確保你會如實回答所有問題。所以,我必須麻煩你帶著這些秘密離開。我很抱歉。」

  加爾文顫巍巍地站起身,行了一個軍禮。「遂行德邦意志!」

  聞言,嘉文從口袋拿出一個小藥罐子,裡面裝著一種透明的液體。他遞給加爾文,跟他說這種藥不好喝,但會讓他走得毫無痛苦。他接過藥,一飲而盡。

  直到加爾文眼睛失去神采以前,嘉文都一直透過一條手帕,緊緊地握著他的手。她倚著牆壁,忽然很希望一切都能快點結束。

  離開的路上,她看著天空,月光還是冷冷的,星星也像父親還在時,在同樣的位置閃爍。天空中的一切都沒有改變,日升日落、月轉星移,好像從沒有關注過它們所照亮的世界。

  「抱歉,妳當了我的共犯,希瓦娜。」
  嘉文忽然說,或許還是一樣地苦笑。她沒看他。

  「我不是你的共犯。」她反射性地回答。

  「知情不報就是共犯,這點,不是在《蒂瑪西亞刑法總綱》裡寫得很清楚嗎?」他故意開玩笑。「──如果妳自認為不是我的共犯,那就把我供出去吧。斯溫會很高興聽到嘉文的秘密的。」

  她轉過來,打了他的臉一下,不重,卻很響亮。

  「你太過分了。」她抖著聲音,惡狠狠看著她發過誓要效忠的人。「你為什麼要這樣?你明明就知道我不可能那樣做,你到底把我看成了什麼人!

  「妳是從那場戰爭中活下來的人的兩人之一。」他沒有去摸被她打了的左頰,甚至沒有顯得驚愕,只是繼續說:「只有妳和羅森克知道,我為了擊敗敵人,可以犧牲多少兵士而不崩潰。然後,現在妳是唯一知道,我可以為我的目標做到什麼程度的人。我這樣說,對嗎?」

  「那是什麼意思?」她咬著下唇問。

  「只有妳知道,其實我有多可惡。即使我已經犧牲掉了無數的屬下,卻還是能夠說服我自己,這一切都是為了大義。這樣的我,妳不覺得很可惡嗎?」

  她沒有回答,或許是不曉得該怎麼回答。她慢慢跪到地上,希望能像以前的自己一樣,無助時就哭泣,但卻發現她流不出淚水。

  「希瓦娜,妳是唯一一個知道我弱點的人。妳可以用來保護我、用來毀掉我、或乾脆遠走高飛,我不會攔妳。」他蹲下來,附在她耳邊說:「或許我只是覺得累了而已,我需要有人能知道我的秘密,否則那些東西會把我壓垮。在所有人面前假裝自己沒事,就好像要妳假裝是人類一樣,需要花很大的力氣。」

  「……嗎?」她幾乎把臉貼在地上,聲音聽起來悶悶的。
  他發出疑惑的聲音。「妳說什麼?」
  「我真的,是那唯一一個嗎?」她抬起頭問。

  「是的。」

  他笑了,近一年來,他頭一次笑得如同他倆初遇時,他的模樣。

  「而且在我即將行走其中的那個世界裡,是必要的。






  往後,她依然會跟著他走遍世界吧。

  往卡拉曼達的路上,她乘著馬,有些好笑地想。

  作為龍的那部份,和作為人的那部份,都被認可了;即使是這樣不純粹的她,也被接納了。如果父親知道這件事,一定會非常高興吧。

  活到現在,她已經不曉得什麼是真甚麼是假──或許從她的聖龍父親愛上母親那刻起,或從嘉文蹲下替她披上披風、跟她說了他的理想、逼她變成龍、跟她說「很抱歉」……從那些時候開始,她就註定跟所謂的純粹無緣了吧。

  作為一個護衛,她決定什麼都不多想。他要去哪,她就跟去保護他,張開翅膀為他擋下一切威脅和傷害,就像當初他替她擋下了那個原該覆滅的命運。就這樣信仰著他和他的目標,繼續活下去。那樣活著比較簡單。只要照著他的話做,完成所有他希望她做到的事,一切都會很簡單。

  畢竟,一切都是為了那個更加美好的世界



Fin.

看完以後,我想很多人都會跟我有一樣的感想--

這個嘉文壞了,50收。(別鬧

歐給,關於各位讀者可能會最有興趣,關於卡拉曼達事件的真相,真的就是我寫的這樣嗎?作為一個考據派,我還是希望各位不要太相信,因為後來事件的發展很明顯是走向了對聯盟有利的方向,即使嘉文真的做了這些事,之後也幾乎都是為聯盟做嫁。

我從禮拜五開始,整個週末只打了場(全形紅字粗體)一般。剩下的時間,我只要醒著就在打這篇啊!各位看到我這樣一個燃燒生命的寫手,難道不會非常感動嗎!(不會
好欠四個月是我錯了對不起我不該拿草壁的文墊檔的嗚嗚嗚嗚(精神崩潰

終於,在已經是禮拜一的現在,原本樂觀預估大概不會超過15K的字數就在我驚恐的注視下達到18K、20K,然後達到現在的近27K,WTF……
算你們狠,之前都默默不吭氣看我寫了一堆愛歐尼亞跟諾克薩斯,現在一出手就給我強佔單人最高字數(卡特蓮娜表示)
--算你狠、蒂瑪西亞人!

寫完以後我就要退休了……(等等

好吧,認真說,有滿多字數都在寫事件描述上的,我個人最愛的片段是兩人初遇那裡,嘉文你在帥幾點啊我不能忍啊!!!!!(自寫自萌是個完美的生態系
你這個可惡的插旗男(沒誤)還用苦肉計攻略不通世事的少女,

太、過、份、啦!!!!!

心被征服的話之後根本就是可以輕鬆地這樣那樣了啊,太糟糕了(你
不過這種情節我好喜歡哦<333333

好啦說認真,其實嘉文為了讓希瓦娜學會變形而激怒她,並差點受傷而死,這個舉動整體來看很感人,但事實上也是一種相當強力的籠絡手法(嘉文:有主角威能不會死的才可以用)所以他可以被看作是個單純溫柔過頭的人,也可以被看作是一個具有相當心機的人
--或二者皆然,你知道有個名詞叫「天然攻」(WTF

總之他們應該快點去結婚啊(痛哭
糾結的戀愛什麼的真的讓人又愛又恨呀

難得可以寫個HE,已開心。
對了,我這個週末唯一一場NG,正巧遇到了一隻霜翼冰龍希瓦娜,那場我們中路李星斷線,四個人合力反敗,我愛S4這個隨時都有反敗良機的一季啊!
把這篇文章也獻給你!你是個很殺的JG!

對這篇文章的後續和這CP有興趣的,可以參考〈重逢〉〈同居閒談〉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29209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LOL|League of Legends|龍女|希瓦娜|嘉文四世|Shyvana|Jarvan IV|蒂瑪西亞

留言共 28 篇留言

司令子
每次看完CE的大作都只有一個感覺啊~
看完別人(某些)的小說是不知道該說什麼
而看完CE的小說則是震撼到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樣形容購貼切了吧!!
哎~這次跪了三篇~膝蓋痛痛的[e5]

12-30 09:34

Cecil
來先說「這個嘉文壞了50收」(就說別鬧
分三篇可以賺三次!12-30 10:26
司令子
這個嘉文壞了50收[e18][e18][e18]

12-30 10:29

Cecil
乖!(欸
不覺得一邊說「這一切都是為了大家的幸福」然後一邊殘暴的人超萌嗎(沒有12-30 10:31
司令子
劇情方面的討論與心得~我想...
應該不是一時半刻能講完的XD
今晚有空再聊吧!![e2]

12-30 11:57

Cecil
好窩,專心上班//12-30 12:04
槭葉楓紅
寫到爆炸就要為俄羅斯那些民族鬥爭的犧牲者默哀(詳見新聞)

最後還是黑掉了,另外廢話區真的看不懂
結論只有騙巴幣

12-30 14:14

Cecil
哭哭,我有看到新聞,搭地鐵的人太悲劇了QAQ
不覺得一邊說「這一切都是為了大家的幸福」然後一邊殘暴的人超萌嗎(沒有
(抄上面(毆

你居然就這樣說它是廢話區!
套句時雨沢惠一的話,「正文就是為了後記存在的」啊!!!!!決鬥吧!

我寫了這麼多字沒拆成十章算很體恤你們了好嗎(痛哭
(拆十章也太多12-30 14:37
槭葉楓紅
俄羅斯地鐵爆炸案很常見,都有好幾個組織出來說明年要放煙火了
包含炸彈客都是悲劇

廢話也有分等級的

12-30 14:43

Cecil
嗯,新聞上很常看到,大家都不幸福QQ
你這樣說到底我的廢話是能不能賣錢啊這對我很重要(搖肩膀(等等12-30 14:52
槭葉楓紅
可以
-------------------------
不行

12-30 14:59

Cecil
不行就不行你就老實說唄還給我演圖像劇XDDDDDDDDDDDDDDDD12-30 15:01
槭葉楓紅
這跟楚河漢界一樣明瞭

12-30 15:00

Cecil
下一篇頭香我不許你搶!馬上寫在廢話區裡!(怒寫12-30 15:02
槭葉楓紅
人講話不能太直白
下篇就排最後看好了

12-30 15:05

Cecil
也不能太拐彎抹角啊XDDDDDDD
結果下篇又過了四個月(ㄍ12-30 15:08
槭葉楓紅
我等過下篇一年的
四個月還可以

12-30 15:10

Cecil
好我輸你了,我徹底敗了XDDDDDDDDDDDDDD
誰給你下篇一年來著的啊這個作者會被封殺吧(咦12-30 15:11
槭葉楓紅
我贏了嗎[e20]
那位時常失蹤,目前還在達人榜

12-30 15:15

Cecil
是的,YOU WIN[e26]
時常失蹤還能在榜上只能說果然是非常厲害,不過等下篇等一年這種事我做不到(爬行
待會出門去!12-30 15:18
槭葉楓紅
K版某篇已經從某年6月等到現在了
小心行人(???)

12-30 15:21

Cecil
感覺離人歸途還長得很呀(看遠方
好的!已經平安歸來了!12-30 20:56
槭葉楓紅
http://forum.gamer.com.tw/C.php?page=44&bsn=60084&snA=119157&subbsn=0
去年五月拖到現在的神(?)文

12-30 21:01

Cecil
看起來很混亂XDDDDDDD
嗯,以望穿秋水的人來說,你不孤單!12-30 21:07
拎杯主角(o‵ω′o)
嘉文:希瓦娜,妳是唯一一個知道我弱點(蘿莉控)的人

嘉文蘿莉控無誤

不過勒...羅克森有點可憐啊
在那之後他到底為嘉文做了多少骯髒事
雖說...要成就一個王者
不可能只有光明面
而必須要有人去做黑暗面的事
但感覺這嘉文也黑過頭了吧

01-01 11:59

Cecil
身為妹控的兒時玩伴(蓋倫表示),嘉文表示他是個蘿莉控也是很合情合理的!
你居然注意到羅森克我整個要大哭了!(用力握手
黑過頭的嘉文超讚的請不要不滿(別鬧
不覺得為了大家的幸福然後把部下犧牲掉的王者超棒的嗎!(沒有
感謝收看!01-01 13:49
RegretRen
可以25收嗎???((被打死

02-13 15:04

Cecil
你為什麼要半價收他XDDDDDDDD
用50收是江湖道義!02-13 15:27
RegretRen
因為壞掉了(?)

02-13 15:34

Cecil
說起來你們覺得他哪裡壞了呢?(遞麥克風02-13 15:39
RegretRen
我認識的嘉文好像不是這樣?!((到底

02-13 16:02

Cecil
你認識的嘉文是官方故事裡的、審判日誌裡的還是啦啦啦德瑪西亞裡的!?02-13 16:15
RegretRen
啦啦啦德瑪西亞。。。吧((被踹

02-13 16:17

Cecil
難怪!他在官方故事裡面有比較帥啦,帥一點點(你02-13 16:27
RegretRen
才一點點。。。((不滿

02-13 16:29

Cecil
被我寫得變很帥也有人會不滿啊OHO(不02-13 17:10
RegretRen
絕對不會有人嫌棄帥的!!!((握拳

02-13 17:18

Cecil
有你們的承諾,我會在剩下的賀文裡把他寫得更……等等不能再更帥了XDDDD(反省好嗎02-13 17:34
RegretRen
好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意味不明

02-13 17:37

Cecil
你是第五個支持我做這種事情的人,我感到信心倍http://emos.plurk.com/7b53a093c4ff749edd3397a000c2c79d_w48_h48.gif02-13 17:45
RegretRen
哈哈哈哈
我期待更新阿阿阿!!!((敲碗

02-13 17:47

Cecil
我也是,第三篇不知道為什麼好像又要超過一萬字了,請問我究竟都在做什麼呢(拍手大笑)那我待會先出門,回來再挑戰把昨天欠的債交出來……02-13 17:50
燎原火
成功攻略了希瓦娜了...
現在是共犯 以後就是老婆XD

03-10 23:06

Cecil
很快吼,十七年的寶貝兩萬七千字就攻略完畢(雖然實際算起來有兩年03-10 23:11
燎原火
真的...嘉文你真的是..(還沒說完被希瓦娜吞掉

03-10 23:12

Cecil
雛鳥組嘛沒辦法,破蛋的小鳥會對第一個人死心塌地,啊啊真浪漫~(環肩03-10 23:13
Keymind
來補GP嚕,這邊都有看過了,反而回去看星星會讓我更激動QWQ

08-18 09:47

Cecil
兩代的故事各有各的特色http://emos.plurk.com/e4bc05f78a868b743f249f73239d7f5c_w48_h48.gif08-18 23:04
成高心
事實的真相是這樣的,而且我有官方證據,不信去查
其實,蒂瑪西亞是清白的
但是斯溫,也沒有故意使謀

所以到底是怎麼回事?
真正的主謀,是戰爭學院

戰爭學院故意捏造這宗案件,想要利用斯溫的計謀腦,來同時嫁禍蒂瑪西亞和諾克薩斯,好讓兩者同時鬥爭,斯溫想利用這無頭案件,來指控蒂瑪西亞,但是他和德馬西亞其實根本被戰爭學院利用

但是全部人只有一個人知情,也就是杜‧奧卡克將軍,他立刻向正義周刊發出強烈聲明,譴責戰爭學院故意挑撥離間,但是隨即,度奧卡克將軍人間蒸發

不過之後,有一個人出現在蒂瑪西亞國境內,她不是別人,是卡特蓮娜,當無畏軍團要攻擊她的時候,蓋倫卻挺身保護她(果然是官配無誤!ww)原因是卡特蓮娜有一件急事,需要「暫時」借助於德馬西亞,蓋倫帶著卡特蓮娜去見嘉文,嘉文選擇相信她
於是嘉文向全國人民發出演說,一方面告訴大家幾件事情:
一‧卡特蓮娜前來的原因
二‧戰爭學院的陰謀被證實
三‧證據跟DSS號沈船有關,而且杜奧卡克將軍就是去調查的那個人
四‧德馬西亞並不會因此而跟諾克薩斯友好,但事必定會為此討回公道,有「暫時」跟諾克薩斯合作的「可能」

卡特蓮娜來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她的父親,也就是杜奧卡克將軍揭發戰爭學院陰謀,卻無故消失,而後來,她也無故波及,受到政治迫害,斯溫現在把矛頭指向她,塔隆為了尋找真相而消失,卡特蓮娜無處可逃,於是被迫來到德馬西亞,發誓要為父親討回公道,如今卡特蓮娜被蓋倫保護著(不會有事吧?www)

杜奧卡克將軍消失的時候,斯溫也趁機將眼光放到了諾克薩斯高層,他跟凱倫達克維爾進行了一場殊死戰,最後打敗了他,於是「順理成章」的成為了諾克薩斯的強權暴君(登基那天卡特蓮娜和塔隆都有回來偷看,也是那天,他們兩個才開始討論以後該怎麼辦的問題,於是卡特蓮娜才來到了德馬西亞,塔隆則從此消失無蹤)

戰爭學院的陰謀最後終於被揭穿,可惡的是,同謀者竟然還有一個是正義周刊的編輯,於是導致正義周刊被迫與讀者道歉,關刊大吉,德馬西亞是否會有可能跟諾克薩斯暫時合作,來一起對抗戰爭學院?這就不得而知,但是可知的是,沒有得到一個真相和答覆,卡特蓮娜是不會善罷干休的

所以,這篇就當作是,希瓦娜做的一個噩夢吧

我們的嘉文王子依然是很正值和光明的喔~~(但是沒黑化真是太可惜了(被滅龍一擊)www)

07-27 01:29

Cecil
好好我信你,不要激動XDDDDDDDDDDDDDDDDDDD
這個說法在我之前研究時也有找到,謝謝你幫我把他統整在一塊(合掌

應該說在這條世界線,我稍微修改了下劇情吧,在每次開頭都會附上的連結裡也有寫上這點,如果可以接受我會很高興,無法的話也可以選擇比較輕鬆的段落來看哦,沒有溫提(高音

但不能否認的是我在寫這段的時候沒有把劇情讀完,所以才會把J4寫成壞人(咦)對於這種安排引起的違和感在此稍微致上歉意哦,說起來在另一個系列《單戀三十題》裡面,也是採用了這篇文章中的陰謀論,可能結尾並不是那麼討人喜歡吧,在此先預告一下XDDDD

說起來正義期刊就這樣停刊讓人超生氣,我從第一期看到最後一期,知道主編原來還身兼主謀的時候可是超生氣的啊!

p.s.:黑化J4應該滿帥的(認真08-02 00:34
成高心
上則留言今日新增內容:
說聲抱歉,我上面打得有些錯誤,揭發戰爭學院陰謀的是卡特蓮娜,不是將軍本人,杜卡克奧將軍一直都是消失的

另外,補充一下,此陰謀的主謀者,被逮捕的名單有海文‧拉里瓦什和勞絲頓‧法恩斯力,他們被證實捏造了礦坑氣爆與嫌犯毒死事件,來同時嫁禍蒂瑪西亞和諾克薩斯,進而引發戰爭,好讓戰爭學院與聯盟可以控制卡曼達,這件事情由嘉文四世和卡特蓮娜兩人一起證實

08-01 20:12

Cecil
感謝你的補充資料ˋWˊ
作為雖然不算太懶惰的作者但是有人幫我整理點資料我還是感激涕零(咦08-02 00:47
巨像x古城x大鷲の核蛋
這篇也是好久以前就看過很有感覺.....可是潛水的文章之一.......

01-12 08:58

Cecil
這篇真的好久了[e17] 恭喜你終於上岸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202/78c6cace8ef4e228a4b55367d6b58f6b.GIF01-12 22:46
巨像x古城x大鷲の核蛋
是說剛剛看到樓上留言@@正義期刊會停止就是剛好順應那個礦場的事件喔@@?還以為是不做了.....

01-16 07:31

Cecil
應該是兩邊都剛好之類的?我們可能永遠都不會知道事實究竟是如何……如果想繼續,應該是可以派個新的記者才對,按照拳頭社後來的故事走向,正義期刊停掉應該不是劇情走向上的需要,而是因為不符合官方後來的世界觀吧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202/f2a967bdfdba04f893e80c3e3694bab1.JPG?w=30001-16 21:1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1喜歡★annmcecilis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純粹(希瓦娜)(中)... 後一篇:最近的寫作...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88931122所有巴友_歡迎來追蹤
全新獨立遊戲《宥蘿的奇幻冒險》已上架囉~快來跟蘿莉巫女一起冒險吧 :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4977784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5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